燕洵吧 关注:4,036贴子:78,322

[燕倾灵心]世子和郡主的爱情故事(原创女主,有点苏,不喜勿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05 00:52
    这篇文章是我和朋友打赌输了写的,基本没过脑,渣文笔,不好意思,辣各位的眼睛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7-05 00:53
        女主:元灵筠
        身份:瑞王之女(瑞王:魏帝的弟弟,瑞王妃:魏贵妃的妹妹),元淳元嵩、魏舒烨、魏舒游的表妹
        特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是不会刺绣,喜欢射箭骑马,武艺一般,武器是鞭子
        相貌:大魏第一美人
        喜欢的人:一开始以为自己喜欢宇文玥(小时候宇文玥救过落水的女主),后来喜欢的是燕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05 00:55
          "燕洵,你给我站住"我气呼呼的追着他。"灵儿,别这么小气嘛,不就是个帕子吗"燕洵露着他那口大白牙笑着道。
          "那是我绣了一个月才绣好的,是送给阿玥的,你真的是气死我了"
          燕洵眼眸闪过一丝黯然,只是我光顾着生气没看到。他勾着我的肩"哎呀,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连个帕子你都要计较,再说这第一块就当练手嘛,这个样子的你好意思送给宇文玥"说着,他举起手中的帕子,只见帕子上歪歪扭扭的针脚,惨不忍睹。
          "好吧"我低下了头,"那就给你算了,不过……"我眼里闪过狡黠,"陪我去找淳儿,它就是你的了",我指了指帕子。
          "不是吧,你明知道我在躲淳儿,你还让我送上门"燕洵苦着脸,"哎,你这个人,淳儿哪里不好,对你一心一意的,要是我是男子我就娶了,真的是跟阿玥一样不解风情"我拉着燕洵的手就往门外走。"那我哪里不好,你为什么就看不见我"燕洵低声道。"你说什么呢,嘀嘀咕咕的,说我坏话吗"我回头看着他。"怎么敢阿,我的郡主大人,不是要去找淳儿吗?走吧走吧"说着就拉着我走向皇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05 00:57
            "淳儿,你的燕洵哥哥来找你了"
            我走进芷云殿就喊到。"燕洵哥哥,燕洵哥哥,哪呢,哪呢?"只见一个穿着黄色宫衫的女子跑来
            "我说,淳儿,我这么大个活人在这你看不到,合着就看到你的燕洵哥哥了是吧"我不满道。"哎呀,灵儿,我这不是没注意吗,嗯?不对,我说了多少次了,要叫我姐姐"元淳对着我笑道。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呐,我今天的月老任务完成,你们聊,我先走啦,我先去给姑母去请安"我尴尬地岔开话题,才比我大两个月就想叫姐姐,才不要。
            "我说,灵儿,你就把我撂这了啊"燕洵戏谑地看着我。
            "美人相伴还不乐意啊,美吧你。"我嘟着嘴,看着淳儿羞红的脸,转身走了。
            子衿宫
            魏贵妃慵懒地坐在贵妃椅上,绣着一件衣袍,女装,看样子应该是给元淳的。
            "姑母安好"我走进殿中,向她行了个礼。
            魏贵妃抬头看了看我,笑着朝我招手,打趣道,"今天怎么有空来看姑母啊,怎么没去青山院啊。"
            "姑母"我害羞地叫道
            "好了,来坐姑母边上"魏贵妃笑了笑
            "表妹,你来宫里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元嵩从外面跑进来,对着我"傻傻"笑
            还是姑母人好,看出了我的尴尬,替我解围,"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好了,这下,元嵩又只好对着他的母妃撒娇了。没等我松口气,又来了。
            "表妹,前些日子你总是没空,今日总有空了吧,随我出去走走吧,好吗"说完,一脸期待地看着我,我也不好拒绝,点了点头"当然可以,既然如此,姑母,灵儿就先告辞,下次再来向姑母请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05 01:02
              "灵儿,热闹吧"元嵩和我走在大街上。呵呵,在热闹也看厌了好吧,我又不在宫里,天天看,好吧,大哥,心里暗想,嘴上却说道"嗯,元嵩表哥说的是"
              "灵儿,你看这个,可爱吧,喜欢吗"元嵩举着一支玉簪问道。
              "喜欢,不过我已经有很多了,表哥不用破费了"我敷衍道,大哥,这种簪子就几文钱,我好歹也是个郡主,这个簪子给了我我也带不出去啊,不然不被阿娘骂死,腹诽道。
              "郡主,裕王,你们怎么在这",回头,咦,赵西风,不管了,是个人就行,这么想着,我对着他笑了笑"赵家哥哥,你是来找元嵩表哥的嘛,你们有聚会是不是,那我就不好打扰你们啦,我先走啦",转身就走。赵西风还没从我的笑容中回过神来,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就这样看着我走了。
              我兴高采烈地回到了瑞王府,"阿爹,阿娘,我回来了"。
              "成天嘻嘻哈哈的,哪里有个女儿家的样子"娘亲徉怒道。"夫人,消消气,我们家女儿,倾国倾城,可是公认的大魏第一美人,怎么会没人求娶呢。"爹爹在一旁笑道。"对嘛,我和阿娘一样漂亮,怎么会没人要,只不过我的未来夫君一定没有阿爹好,阿娘的福气真真好。"我拉着娘亲的衣袖撒娇。
              "得了,得了,就知道贫嘴"娘亲笑出了声,"今日又和燕洵出去了,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我尴尬笑笑,本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偷偷去向姑母请教刺绣,给阿玥绣个好看的香囊,谁知道中间突然跑出来个捣乱的啊,"这不是想阿娘了嘛",我甜甜道。
              娘亲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额头,笑了笑。"那我呢,合着就想阿娘,阿爹不要了啊"爹爹在一旁附和着。"怎么会,阿娘和阿爹在我心里都是最重要的"我看着爹爹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05 01:06
              女主相貌参照三生三世的白凤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7-05 01:10
                就是喜欢这大白牙,九幽前的暖男世子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05 01:12
                    清晨,淡蓝色的天空洁净得没有一丝杂质,淡淡的颜色一直延伸,蔓延了整个天空。远远只见猎场上一个红色的身影在骑马,近看见那名女子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红色骑装,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大魏郡主,元灵筠。
                    "灵儿,怎么一个人在这骑马"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元淳兄妹和长安五俊。看见阿玥,我眼睛一亮,策马靠近。只见一行人眼里划过惊艳,怔怔地看着我,"灵儿,你好漂亮啊"元淳打破安静,说着用手盖住了燕洵的眼睛,"燕洵哥哥,你不能看。"
                    "哈哈"一群人笑道,"看来我们燕世子,是被公主管得严严的"宇文怀戏谑道。我不管众人的调笑,正准备悄悄靠近阿玥,没想到被人一把拉过,"你想去哪啊?我的郡主大人"一口白牙晃花了我的眼,我瞪着燕洵,不说话。
                    "好好在我旁边待着"燕洵看着我说。我低声道"凭什么,一会阿玥误会了怎么办,还有淳儿。"
                    "好了好了,今天本少爷,带你们去玩一个新游戏,让你们听听惨叫声。"宇文怀得意地说。
                    "不要,你有什么好主意啊,本公主不去,灵儿也不去。"啊,我懵懵地抬头,怎么还有我的事。燕洵一看我这个样子,笑出了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05 11:34
                      我恨恨地盯着他,伸手在他的腰间掐了一下。"嘶"他疼的吸了口气。"燕洵哥哥,你怎么了"元淳问道。"没事,没事。"燕洵咬牙切齿地说。
                      "那我们走吧,灵儿,让他们自己去玩去。"
                      "啊?这就要走啊?"我不舍地看着宇文玥道。
                    "走啦,走啦"说着,拉过我的缰绳。
                      画面一转,我和淳儿猎场上漫无目的的逛着,"淳儿,今天怎么不跟着你的燕洵哥哥啦"我调笑道。"哎呀,我们跟着他们肯定玩不尽兴,我们要偷偷去,看看他们到底做什么怪"淳儿狡黠地说,"我们换上侍卫的衣服,快跟上。"
                      我一脸的"原来如此,你厉害"的样子,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就这样我们两个换了侍卫的衣服,偷偷来到人猎场,站在猎台下面。只听道一声"开始",就见许多狼从闸门放了出来,追着一群穿着白衣的女孩子,台子上面还一直放着箭。
                      我和淳儿看着一个个倒下的身影,脸色苍白,"不行,再这样下去,她们都会死的。"我抢过一个侍卫的马,骑向猎场深处,一箭箭射向狼群。"灵儿,不要,快停下。"淳儿在身后喊到。高台上的人看到我,立马停了下来,纷纷骑上马向我赶来。"该死。"看见一匹狼向我撞来,我摸了摸空的箭盒,有些惊慌,连忙抽出腰间的鞭子,向它抽去。"小心"我转头一看是一匹狼的尸体,抬头看见一个满脸污垢却不掩气质的女生,她身上的衣服写着"玥"。"谢谢"说完就和她一起看着群狼,精神紧张。
                      猛然间,两匹狼从侧面向我袭来,我有些力不从心,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只听得两声箭响,"噗通"尸体落地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松了口气,后怕地拍了拍自己,只见一个人影向我重来,抱住了我。我听着他噗噗噗快速的心跳,好一会才放开我,上下地打量着我,看到我没事,才看向我的眼睛,冲我喊道"元灵筠,你不要命了,就你那三脚猫功夫充什么英雄啊,你有没有想过受伤了怎么办,有没有想过刚刚我和宇文玥那箭没射中怎么办,你出事了,我,我们怎么办?""燕洵,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我讨好地笑了笑,"再说,我不是没事吗?你和阿玥那么厉害,我怎么会有事啊,对不对。"
                      这是元淳也赶到了"灵儿没事吧。"
                      我冲她点了点头,眨了眨眼睛,"没事,我多厉害啊。"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燕洵刚刚缓和了的脸色又黑了"你厉害,是厉害,一点脑子都没有。"燕洵咬着牙。
                      我反驳道"关你什么事,你才没脑子呢。"说完,我就有些后悔了,人家在关心你诶,干嘛呢你。
                      "是,不关我的事,我是你的谁啊,瞎操心。"说完,转身骑上马就走了。
                      诶,我拉不下面子,看着燕洵离开。"灵儿,你怎么能这么说,燕洵哥哥是担心你才这样的。"元淳嘟着嘴看着我。
                      "表妹,你没事吧"元嵩走上来说道,"宇文怀,看你出的好主意,要是表妹出了什么事,看你怎么办?"
                      宇文怀几人也是一脸担忧地看着我,"郡主,都是微臣的错,请郡主降罪"宇文怀拱手施礼。
                      我不满看着他道"这次本郡主可以恕你无罪,但是日后不得在如此拿人命开完笑,还有我要你放了剩下的这些奴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7-05 11:39
                        "是,臣遵旨"宇文怀恭敬道。
                        "诶,我说表妹啊,你这可是不公道,这两个人可是有主的,你看她们衣服上的字"魏舒游一句话打破尴尬的局面。我看了看剩下的两人,衣服上都是玥字。侧头看了看阿玥,"阿玥,把这两人给我好不好"我向宇文玥撒娇,"郡主客气,郡主若是喜欢便是她们的荣幸。"
                        "谢谢阿玥。"我蹭到了他的身边,拉着他的衣袖笑道,但是因为刚刚的打斗,双手有些脏,在他雪白的衣袖上留下了痕迹,我尴尬的放下了手,冲他歉意地笑了笑。宇文玥脸上没什么反应,只是眼里隐晦地闪过一丝笑意。
                        "好了,你们就随本郡主走吧"我连忙岔开话题,"对了,你们有名字吗?"我问道,"奴婢荆小六","奴婢卷毛头"略小的那个孩子尴尬笑笑。"嗯,荆小六,你是家里排行老六吗"。"是的"。"啊,那这样我就不给你改名了毕竟是父母给的名字。""谢郡主"荆小六(后文都楚乔)回道。"卷毛头终究不算正经名字,我给你改一个吧,我的贴身侍女叫侍书,那你就叫弄棋吧"。"谢郡主。"卷毛头(后文叫弄棋)感激道。
                        五天了,整整五天,燕洵都没有再来找过我,真的是,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啊,"唉"我趴着亭子中的石桌上叹了口气。
                        "郡主,您如果想燕洵世子的话,可以去世子府找他啊"侍书戏谑地说道。
                      "好啊你,竟敢调侃本郡主,早晚有一天把你嫁出去,哼!"
                      侍书羞红了脸,"郡主~。"弄棋在一旁笑着看着我和侍书的玩闹,真好,这样的日子真好!
                        "哼,本郡主决定了,不管那个小气鬼燕洵了,我们去青山院阿玥去。"我拍着桌子决定道。
                        青山院
                        "阿玥,阿玥"我边喊着宇文玥的名字边跑向他的书房。
                        "得,小郡主又来找你了。"燕洵酸酸地对宇文玥说,活生生像个怨妇。
                        我笑着推开书房的门,一看见燕洵,就立马敛了笑容。
                        怎么,看见宇文玥就满脸笑容,看见我连笑都没了,燕洵心里暗道,脸上却分毫不显。
                        "小六,侍书,你们自己去逛逛吧,一会儿再来找我。"
                        "是。"两人答道。
                        "阿玥,你在做什么呀"我故意无视燕洵的臭脸,对着宇文玥笑的灿烂。
                        宇文玥冷着一张脸,"郡主。"
                        "哎呀,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郡主,叫我灵儿灵筠也行啊!"我卖萌似的眨了眨眼。
                        "是,郡主。"
                        我看着他不说话,"灵儿。"宇文玥妥协道,带着些许无奈。
                        "哼"燕洵在一旁哼哼。
                        "干嘛,生病了啊,要不要给你叫太医。"我调笑着。
                        "关你什么事,病死我活该。"燕洵愤愤道。
                        "诶呦,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呢,亏我给你花心思准备了那么好的生日礼物,哼!你还这么对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就不能让我一下吗?"我假装难过,声音带着哽咽。
                        燕洵一听就慌了"哎,你别哭啊,我错了还不成吗"拿着衣袖想给我擦眼泪。
                        我一下子就躲开了,瘪着嘴,抬头看着他,得寸进尺地说道,"那你错哪了。"
                        "我哪都错了,我不该吼你,不该生气,不该惹你哭,好不好。"燕洵看着我满脸泪痕的样子,一脸心疼,想着:我真的是被你吃的死死的。
                        "嗯,这还差不多。"我猛的扑向燕洵,抱着他的腰,在他怀里,蹭了蹭不存在的眼泪,偷偷笑了笑。
                        燕洵感受着怀里的柔软,动也不敢动,整个人僵在了那里,上次抱着她是在那种生气的情况下,也没什么多余的心思,可是现在?唉,看了眼怀中的小姑娘,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幸福的苦恼!
                        "你们在那干嘛呢,元灵筠,把你的手撒开,撒开。"元淳突然从外面跑了进来,指着我喊到。
                        我忙从燕洵怀里跳开,开完笑,晚一点,就要被淳儿撕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7-05 18:48
                          "淳儿"我讨好地笑笑,"你别误会,刚刚你燕洵哥哥安慰我来着呢。"
                          "安慰什么,不管怎样你都不可以靠我燕洵哥哥那么近。"淳儿还是带着怒气。
                        "原来淳儿,你的心中只有燕洵,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就这么对我。"我一脸"委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7-05 19:11
                          "那,那什么,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本公主帮你报仇。"淳儿害羞地看了燕洵一眼,拍拍胸口,一脸"我很讲义气"地看着我。
                          看着我对元淳的"委屈样",想起来自己又上当了,真的从小到大被这丫头用同一招骗了多少次,燕洵笑着摇了摇头,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我怎么应对淳儿的问题。
                          "我,嗯,我"我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回答,偷偷给燕洵使眼色,示意他帮帮我。
                          燕洵见状,一脸笑意,两手摊了摊,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我气呼呼地看着他,咬了咬牙,算了,求人不认求己。眼神四处打量着,突然看到了一旁的阿玥,笑了笑,有了,"还不是阿玥,刚刚我让阿玥花灯节陪我,他不同意。"我委屈道。
                            "哎,我说冰坨子,我表妹可是大魏第一美人,花灯节多少人想陪着我表妹都没机会,现在她让你陪还不乐意啊,现在,本公主命令你,花灯节陪着我表妹,寸步不离,听见没,这是命令,不许推辞。"元淳看着宇文玥"一脸正气"说道。
                            "是,玥领命"宇文玥拱了拱手。
                            "真的。"我惊喜地看着宇文玥,哇塞,还有意外收获,哈哈哈哈哈哈。
                            燕洵看了看空落落的怀抱,和满面笑容的我,心里有些苦涩,为什么你的心里只有宇文玥,难道你真的只是把我当一个玩伴?灵儿,我该拿你怎么办,心里想法百般变化,脸上却是分毫不显,说道:"怎么,我刚刚安慰你没报酬吗,花灯节我也要去。"
                          哎呀,你干嘛,我要和阿玥独处,独处,我给燕洵使眼色。
                            凭什么,我不干,燕洵用眼神回我。
                            诶,我这个暴脾气,噌,一下就要起来。"灵儿,喝茶。"宇文玥端着茶杯递给我,我一听到阿玥的声音,真的是什么脾气也没有了,"嗯,喝茶,喝茶。"我坐下回道。
                          "燕洵哥哥,我也要喝茶。"元淳嘟了嘟嘴示意燕洵给他倒茶。
                          我幸灾乐祸地看着燕洵,怎么样,轮到你了吧,哼哼,现世报来到真快。
                          燕洵看着我得意的样子,一脸无奈。
                          "燕洵哥哥,你看灵儿干嘛呢,我,要,喝,茶。"元淳一字一顿道。
                          燕洵心里有些厌烦,也有些难受,在自己心爱的姑娘面前被别的女子纠缠,心爱的姑娘却没有丝毫反应,反而把满满的心思放在人别人的身上,烦躁地开口,"要喝茶,自己倒。"
                          "燕洵哥哥,你,怎么了?"元淳看着莫名生气的燕洵,小心翼翼道,"燕洵哥哥,我给你倒,你喝茶,消消气。"
                          "燕洵,你发什么神经,淳儿不就让你倒杯茶吗?"我看着他说道。
                          燕洵也觉得刚刚自己的情绪不对,有些愧疚地对元淳说:"淳儿,对不起,刚刚是我的错。"
                          "没事,没事,燕洵哥哥没有错。"元淳看燕洵恢复正常,又开始叽叽喳喳起来,"燕洵哥哥,你知道吗?新开鸿云楼里桃花糕可好吃了,淳儿下次给你带啊,燕洵哥哥,燕洵哥哥……。"
                          我天,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这么恐怖的吗?我看着元淳"乐在其中"的样子,难道我以后也要这样吗?那阿玥会不会嫌弃我,我默默抬头看了眼宇文玥
                          宇文玥像是习惯了这种场景,平静地看着,还对我举了举杯。
                          嗯~,我的阿玥就是好看,我一脸花痴地看着宇文玥
                          这丫头,看着我的样子宇文玥笑了笑,嘴角弯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燕洵哥哥,燕洵哥哥,燕洵哥哥……"
                          我天,我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元淳,希望她能接收到我的信号,消停会儿,但是淳儿一脸无所知的样子,继续缠着燕洵
                          我慢慢将眼神挪向了燕洵,燕洵,勇士啊!
                          终于,在阿玥的美色都无法拯救我的耳朵的时候,我毅然决然地走出了书房。出了书房,我长长地舒了口气,唉,淳儿真的太聒噪了,燕洵,苦了你了,走好。
                            欸,是小六,我看见站在拐角处的小六,走上前去,"小六,你怎么在这?"
                            "郡主,奴婢,遇到了自己的家人。"
                            "欸,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转头看了眼那些人,友好地打招呼,"你们好啊,你们叫什么啊?"我问道。"奴婢汁湘。""奴婢荆小七。""奴婢荆小八。""奴才临惜。"
                            "干嘛呢,都聚在这里,不用干活吗?"身后传来叫骂声。
                            我转过头"宋大娘,脾气怎么这么大啊?"
                            "郡主,奴婢不敢"宋大娘战战兢兢。
                            "我有这么可怕吗,",看着她害怕的样子,我忍不住问道。
                          "没,没有。"宋大娘抖了抖。
                          "嗯?说实话。"我眯了眯眼,"不然,我就把你交给阿玥,让他看看青山院的奴才是怎么以下犯上的?"说着作势就要喊人。
                          "奴婢不敢,郡主饶命啊!"宋大娘跪在了地上,磕头求饶。
                          "那还不如实说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7-05 20:02
                            "郡主,是世子,还有玥公子还有怀公子交代过,不能冒犯了郡主,如果郡主有什么闪失,我们不止要以命相抵,还会牵连家人。"宋大娘一脸恐惧。
                            "行了,行了,下去吧"我挥了挥手,嘛,阿玥还是蛮关心我的嘛。
                              "诶,等等,看见没,这些人是小六的家人,小六呢,是我的朋友,所以以后她们要是有什么闪失,本郡主饶不了你,听清楚了吗?" 我指了指荆家人 。
                            "是,郡主。"
                            "嗯,没事就下去吧。"

                              "谢郡主"荆家一行人对我行礼。"没事,举手之劳罢了,再说了,你们是小六的家人"我摆了摆手,不在意道。
                              "郡主,我想和我的家人在一起。"荆小六看着我说到。"这有什么,我和阿玥去说,把你们都带回去。"我说道。
                            "不用了,郡主,我不能这么麻烦你,我希望可以自己保护我的家人了,我想留在青山院。"小六说。
                            "好吧,既然这样我尊重你的决定,我会和阿玥说一声。"我笑了笑。
                            "郡主,多谢,还有郡主最近我想起了一些事情,我叫楚乔。"小六,不是,是楚乔笑着对我说。
                            "好,那我以后叫你阿楚,你就叫我灵儿,怎么样?"我期待地问道。
                            "好啊,灵儿。"楚乔抿嘴笑了笑。
                            "嗯,那阿楚,你们慢慢聊吧,我先走了","哦,对了,以后你要是想我的话,你再回王府来看我,以后我也会经常来看你的。"我转头说道。
                              "好。"阿楚温暖地笑了笑。我也笑了笑,转身离开,我在这她们也不好说话,还不如先去逛一逛。
                              "郡主。"我走在花园里,听到后面有人叫我,回头一看,"宇文怀,你怎么在青山院?"
                              "我听说郡主来了,便想来看看。"宇文怀温柔地笑道。
                              温柔,我去,我有点害怕,"呵呵,你有什么事吗?"
                              "郡主,再过几个月,你便要及笄了,微臣恋慕郡主已久,想……"
                            "你想干嘛"燕洵突然走过来打断道。
                              "燕洵,这与你何干,我是在和郡主说话"宇文怀有些狰狞。
                              "怎么和我没关系,瑞王妃让我看好灵儿,我怎么能让一个小人走近她。"燕洵盯着宇文怀,互不相让。
                              "你"宇文怀气急。"干嘛呢,你们,本郡主还没说话呢"我忙打断,"宇文怀,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啊,下次聊,下次聊。"我拉着燕洵就走。
                              "燕洵"宇文怀握紧拳头,恨恨道,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等着。
                              "你是不是傻,宇文怀那样的人你和他说什么,他要求娶你,你怎么不躲啊,还下次聊,聊个屁啊"燕洵气急败坏地看着我。
                              "你别生气嘛,还说脏话,真是一点风度都没有,再说我又不会答应他,除了阿玥我才不会嫁给别人呢。"我一脸向往道。
                              燕洵眼神黯淡下来,是啊,除了宇文玥,你还能看见谁。再有风度又有什么用,在你心里不还是比不上宇文玥。
                              "行了,一个女孩子成天嫁不嫁的,羞不羞人。"燕洵转移话题道。
                              "那淳儿也是成天粘着你不是,怎么不见你说她,好歹我没她那么明显"我不服道。
                              "怎么,吃醋了"燕洵盯着我,有些紧张。
                              "是啊,吃醋了,明明我们都是一起长大,为什么阿玥不能像你对淳儿一样对我温柔一点呢"我叹气。
                              前一句,燕洵还是蛮高兴的,后面一句又打回了原型。不行,不能让她在想着宇文玥了,必须让她想想别的。
                              "灵儿,你不是说给我准备了生日礼物吗?是什么啊"燕洵看着我。
                              "不告诉你,那样到时候就没惊喜了"我看着燕洵,眨了眨眼睛,"对了,淳儿呢,她居然放过你了?"
                              "我把生日宴交给宇文玥办,淳儿生气了,回宫去了。"燕洵无所谓道,咦,不对,我怎么又提到了宇文玥,失策失策。
                              "诶,你这个人真是不解风情,淳儿就是喜欢你,你还推辞,而且我都还没有让阿玥给我办过生日。"我不满道。
                              果然,眼里就只有宇文玥,我就不信了,我头顶雄鹰,胯下骏马的燕北男儿还比不过一个冷公子。
                              "好了,不说这个了,灵儿,看看,有什么喜欢的,我给你买"燕洵站在一个摊子前,想通过一些小东西来让我暂时忘了那个宇文玥
                              "诶呦,公子您和您夫人的感情真好。"小贩笑道。"那是,还能怎么办,只能宠着啊"燕洵露着口大白牙笑笑。"臭不要脸的,谁是你夫人啊?本郡主有那么老吗?我还尚未及笄呢"我扭着燕洵的耳朵。
                              "疼疼疼"燕洵拉着我的手,龇牙咧嘴。
                              "活该"话虽这么说,但我还是给他揉了揉。
                              "小洵子,送本郡主回府。"
                              "喏,我的郡主大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7-05 20:49
                                燕洵生日当天
                                燕洵不断往门口张望,这丫头怎么还不来,莫不是生气了,想到那天,摸了摸嘴唇,嘴角弯起了个弧度。
                                那天带着小姑娘骑马回来时,天都已经黑了,"燕洵,你快点,感情一会我阿娘骂的不是你啊"小姑娘不断催促到,"好了好了,急什么这不是到了吗"燕洵说道。
                                "哎呀,遭了遭了,门都关上了,阿娘肯定生气了,都怪你,我要被阿娘骂了啦!"小姑娘生气地张牙舞爪,朝燕洵扑去。燕洵担心这小姑娘站不稳,急忙上前两步,准备扶住她,没想到这时小姑娘绊了一下,突然朝燕洵脸上贴去,这时燕洵微微转了下头,本来应该落在脸上的吻,落在了唇上,小姑娘一下子愣住了,呆呆地站着。
                                燕洵感受着唇上的柔软和小姑娘的甜糯,双手慢慢环上了她的腰,小心翼翼地撬开了她的唇,想要索取更多,这时,小姑娘一下子反应过来,推开了燕洵,转身就往府里跑。
                                看着落荒而逃的小姑娘,燕洵傻笑着摸了摸唇,"灵儿,你是我的。"
                                "燕洵哥哥,燕洵哥哥,你在想什么呢?"元淳突然的询问打断了燕洵的回想。
                                "没什么,淳儿,我只是在想,灵儿还没来,该不是想逃了这份礼吧"燕洵有些脸红地笑了笑,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一声"永乐郡主到!"
                                燕洵听到这声,立马起身,向外走去,"燕洵哥哥真是的,也不等等我"元淳抱怨道,"哥哥,我们也去看看灵儿带的礼吧"转头对着元嵩说。
                              没想到转头早就不见了自己的哥哥,只看见自己的傻哥哥笑得惨不忍睹,朝外走去,"重色轻妹,真是的,灵儿又不喜欢你,哼╭(╯^╰)╮"元淳咕哝道,说着也迈开了脚步。
                                青山院外
                                "人墩子,"侍女喊到。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我伸手撩开帘子,扶着侍书的手,自己跳了下来。
                                门外众人只见一女子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这等美人让一个个都被惊在了原地,连冰冷的宇文玥愣了一下,眼中忍不住划过一丝惊艳。
                                可惜此时我已经顾不上阿玥了,只是羞恼地看着燕洵,"燕世子,祝你生辰快乐啊!"我恨恨地咬着牙,祝贺道。
                              燕洵看着我这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一下子乐了,故意舔了舔嘴唇,满含深意地看着我,"那就多谢灵儿咯。"
                                看着燕洵的暗示,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了,这无耻之徒,我扯了扯衣袖,深吸了几口气,好容易压住了怒气。
                                "侍书,上礼",只见侍书提着一个食盒上来。"这?"众人皆是一脸疑惑。魏舒游问道:"表妹,你这是什么礼啊?生日送膳食吗?"
                                我心里想着当然为了出气啦,不然谁有空去做这个啊!说:"这可是我亲手做的呢,花了我好长时间才做出一份好看又好吃的点心,这才迟到了。燕洵哥哥,你可要好好品尝啊!连我阿爹阿娘都没有吃过我做的东西。"我特意加重了"燕洵哥哥"和"好好品尝几个字",笑得一脸乖巧。
                                闻言众人脸色各异,有羡慕,有嫉妒,有不解,有高兴,有憋笑。羡慕的自然是元嵩,我也好想吃表妹做的东西啊!嫉妒的是魏舒游,赵西风和宇文怀等人,凭什么连灵儿/郡主也对燕洵那么好!不解的自然是元淳、魏舒烨和宇文玥,什么时候灵儿对燕洵态度这么好了,连燕洵哥哥都叫上了?高兴的是燕洵,这丫头莫不是终于看到了我的心意!憋笑的是侍书和弄棋,毕竟她们可是亲眼看见我往里面加了什么料的,哈哈哈哈哈,郡主好可怕,嘤嘤嘤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06 00:05
                                  "燕洵,你尝尝啊"我坐在他的旁边,热情的催促着。燕洵在众人的注视下,吃了第一口,我去,这丫头往里面加了什么,怎么这么辣,这么苦。
                                  我看着燕洵的脸色变来变去,肚子早就笑抽了筋,"怎么样啊?燕洵哥哥,嗯?"我不怀好意地问到。
                                "甜,香甜可口"燕洵不甘示弱,反过来调侃我,盯着我的唇,坏笑道。
                                  无赖无赖,气度气度,阿玥在,我不能暴躁,本郡主忍,忍,忍不了啦,伸手就掐住了燕洵的腰,转了个圈,让你调戏我。燕洵倒吸一口气,我去,这丫头还真下狠手啊!在桌子底下拉下了我的手,用手指在我的掌心里勾了勾,认真地看向我的眼睛。我忍不住脸一红,有些恼羞成怒地抽回了手,起身向淳儿走去,趁机转移话题,"侍书,上礼。"我坐在了淳儿身边,示意侍书把礼送给燕洵。
                                  "表妹,你这怎么还送两份礼啊"元嵩好奇问道。
                                  我去,这让我怎么说,难道让我当众承认之前只是在捉弄燕洵,那我不是面子里子都没了,呵呵呵,我尴尬地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还好燕洵及时给我解了围,"这份礼我很喜欢,多谢灵儿",燕洵举着一块玉佩说,只见那块玉配莹润细腻,入手升温,正面刻着燕北回回山的景象,反面刻着一个洵字,只是这个洵字有些粗糙,一看就和前面的景物雕刻不是出自一人之手,这种手工能被刻在礼上,怕是只有永乐郡主亲手所做的了。
                                  傻丫头,当真有心了,这让我怎么舍得再放开你的手燕洵温柔地看着我,我低着头,回避着他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点心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7-06 11:11
                                    "好了,礼送完了,现在宴会也该开始了,来人,上酒"淳儿拍了拍手,"这可是玉浦酒,世间仅此一坛。"我一脸懵逼看着元淳,这不是在我府中吗?咋跑这里来了。元嵩问出了我的疑惑"淳儿,这酒当初燕洵不是给了灵儿吗?怎么到了你这里。"
                                    我也是点了点头,看向淳儿,"灵儿,你忘了,之前你不是说要是我帮你约冰坨子出来,让你们独处一天,这酒就是我的了吗?"淳儿大咧咧道。
                                    我的脸噌一下红了,大姐,就算我忘了,能不能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提醒我,我不要面子的嘛!"什,什么时候的事"我咽了口口水。
                                    "两年前啊,那天我们不是划拳来着,你喝多了,说冰坨子不理你,还哭来着,我就和你打了个赌,说我帮你喊来冰坨子,你把燕洵哥哥的酒给我,然后呢,冰坨子来了,酒,就归我了,话说你两年都没反应过来,酒没了啊"元淳看着我,一脸惊奇说道。
                                    呵呵呵,叫你嘴贱,问什么问,这下好了,阿玥知道了,尴尬了吧。我求助般地看下燕洵,只见他脸黑了大半,额,不对,我好像在他面前说用他送的东西打赌来着,呵呵呵,好了,这下完了。
                                    "好了,好了,不管这酒是谁的,总是用来喝的嘛!来宇文玥,尝尝这酒。"谁,是哪位天使,我转头一看,宇文怀,好人呐,我以后一定对你好一点。
                                    "这酒,我不喝了。"宇文玥闻了闻,就放下了酒杯。
                                    "怎么,这可是公主的酒,你都不喝。"宇文怀坏笑道。
                                    "要不然我们就效仿古人石崇吧,不喝酒就杀美人。"赵西风接道。
                                    啥玩意,怎么就要杀人了呢,不就一杯酒嘛,我有些跟不上他们的节奏。
                                    "宇文玥,这可是郡主为了你打赌输的酒,你可不要辜负了郡主的一片心意啊。"燕洵看着我一脸深意道。
                                    哎呀,我错了还不成吗,我可怜巴巴地看着燕洵,眼神示意求饶。
                                    "噗"燕洵看着我的样子,一口酒喷了出来,眼神回道,一会再找你算账。还好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劝宇文玥喝酒,没有看到我们"眉来眼去"的一幕。
                                    阿西,小气鬼,我示意到。
                                    另一边也是热闹,一席人敲着碟子,"杀美人,杀美人"
                                    我一看,咦,美人有点眼熟诶,那不是阿楚的大姐吗?我看向阿楚,只见阿楚就要出手了,我示意侍书,拦住阿楚。自己向阿玥那边走去,"这杯酒,我喝了。"说着,举杯而尽,没有给他们阻拦的机会,"今日,是燕洵的生辰,打打杀杀算什么,所以此事到此结束,明白了吗?"我看着宇文怀。宇文怀不甘地看着宇文玥,道"是,郡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06 11:20
                                      喝了不少酒,我偷偷地出了席,准备到花园休息一下。
                                    "灵儿"燕洵从后面走了过来,拉着我的手。"你怎么出来了,今天你可是寿星啊"我打趣道。
                                      "我来找你算账啊,你个小没良心的,我送你的东西转手就给我送了出去"燕洵用手划了划我的鼻子。"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喝醉了,又不知道"我努了努嘴。"那我收点利息不过分吧。"燕洵突然想要看看小姑娘脸红的样子,拉过她的手,环住了她的腰,向小姑娘的唇凑去。
                                    我一下偏头躲过,推着他的胸膛,"燕洵你不要给我得寸进尺啊!上次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上次,上次什么事啊?"燕洵装糊涂道。
                                    "就是,就是那个啊!"我想到那个吻,脸色有些泛红,扭捏道。
                                    "哦?可我记得不是你投怀送抱抱的吗?"燕洵一脸戏谑。
                                    "你,你个无赖。"我一脸气愤,"少颠倒黑白了,本郡主要投怀送抱也只对阿玥投怀送抱,哼!"
                                    燕洵脸色黯了黯,突然不想再忍了,直接和小姑娘摊牌道:"灵儿,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是我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要守护的人,所以不要在我的面前表达你对宇文玥的心意,我会很难过的,你能不能看看我,在心里给我留一个位置。"
                                    我有些不知所措,"怎,怎么可能,你,你总是欺负我,燕洵,你是不是又想到了新办法来,来骗我",我有些结巴道。
                                    燕洵握住我的肩膀,看着我的眼睛,认真道,"灵儿,在我刚刚来长安的时候,我其实很害怕,是你的笑容明媚了我的心,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我一生的劫,可是你却看不到我对你的好,甚至整天躲着我,去讨好宇文玥,所以我只能欺负你,让你对我生气,每次看到你张牙舞爪的样子,我都会很高兴,因为你只会在我面前露出这一面。"
                                    "燕洵,我,我喜欢的是宇文玥。"
                                    "灵儿,你总说我对淳儿残忍,你对我又何尝不是。"燕洵一脸苦涩。
                                    我有些愧疚地看着燕洵,"对不起。"
                                    "我要的不是对不起,灵儿,我不会放弃的,我会带你回燕北,你若是不愿,就算抢我也要把你抢回去。"燕洵坚定道。
                                      "我,我"面对燕洵的表白,我有些手足无措,我不断告诉自己,我喜欢的是阿玥,阿玥,阿玥。我深呼了口气,抬起头,刚想说话,就看见燕洵向**近,堵住了我的唇,辗转悱恻,带着酒气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我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两人好像慢慢沉浸在这暧昧的气氛中。良久,他才放开我,"看,你也不讨厌对不对,灵儿,你也喜欢我对不对"燕洵收紧了他环在我腰间的手。
                                      "我,我不知道。"我猛地推开了燕洵,"你让我想想,让我在想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7-06 12:58
                                        花灯节
                                        "阿玥,我想吃糖葫芦。"
                                        "好。"
                                        **着宇文玥,四处张望,找着一些有趣的小玩意。
                                        "灵儿,这,我在这儿"我听见一声叫唤,看了过去,是元嵩、淳儿和燕洵。不知道为什么,在燕洵的目光下,我有些心虚,拉开了和宇文玥的距离。自从上次从青山院回来,我就一直躲着燕洵,任凭他怎么说,就是不肯见他,今日要不是为了之前和阿玥的承诺,估计还躲在王府里。
                                        这下可好了,刚刚光在想事情了,一下子脱离了宇文玥的保护,距离一下子拉开了,怎么找也看不见阿玥的人影了,我有些慌张,愤愤地咬着糖葫芦,"臭燕洵,臭燕洵,哼。"
                                        "我怎么就臭了啊?"扭头就看见燕洵笑着向我走来。
                                        他拉住我的手,亲了亲我的嘴角,"真甜。"我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想挣开他的手。
                                        "别动,我这么久没见你了,让我抱抱。"燕洵闷闷道。一听这话,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疼,安静了下来。"真乖"他奖励似的亲了亲我的头发。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么多人呢,我哼哼道。"我想放花灯。"不想在想那些烦心事,扯开话题道。

                                        "好。"他笑得一脸宠溺。
                                        放完花灯,他拉着我走在长安街上,"灵儿,再过几日,我的母亲就要来长安了。"
                                        "白笙姑姑要来了"我高兴道。
                                        "是啊,她要来接她儿子和儿媳回燕北啊。"燕洵打趣道。
                                      听了这话,我脸又红了,这个燕洵真是太不要脸了,谁答应嫁给他了。"燕洵,你让我再好好想想可以吗?"
                                      "好,不管不管你的答案如何,我一定会带你回燕北的。"
                                      "真是霸道。"我赧赧道,却觉得这样的燕洵很好看。
                                        "燕洵,我们这么回去要不要告诉阿玥和淳儿他们一声啊"我止住了自己的想法,岔开话题。
                                        "不用,我把风眠留在那了,他会和宇文玥他们说的,我送你回去吧。"
                                      "嗯,好吧,本郡主就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
                                      瑞王府门口
                                        "好了,我到了,你回去吧"我看着燕洵说道。
                                        燕洵笑着看着我,悄悄地伸出手臂,把我圈进了怀里,低头看着我,眼神晶亮得恍若夜空中闪烁着的星辰,说“我想亲你。”我顿觉脸上一阵燥热,想起那天在青山院里的吻,心不可抑止地狂跳起来,想逃开却发现自己早已被他牢牢捆住,还没来得及开口,温热的唇已经覆了上来。
                                      我的心怦怦的跳,有些沉醉,燕洵,我好像有些喜欢你。
                                        良久,他才放开,"好了,回去吧。"他摸了摸我的头,露着那一口白牙笑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7-06 14:04
                                        瑞王府花园
                                        "灵儿,我们去青山院看看冷公子吧?"燕洵提议到。
                                        "嗯?你怎么会主动让我去青山院,有阴谋,不对劲。"我奇怪地看着燕洵。
                                        "灵儿,怎么我在你的心里就是这么一个心胸狭隘的人吗?再说你现在喜欢的是我,我怕什么?是吧,是吧"燕洵靠着我。
                                        "啧,不要脸。"我转过头,不想让燕洵看见我羞红的脸。
                                        "走吧,走吧。"燕洵拉着我出了门。
                                        青山院
                                        "冷公子,我们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7-06 15:22
                                          我有些奇怪地看着院中的一众女婢,问道,"阿玥,你这是要做什么。"
                                          宇文玥表情难得地出现了尴尬,沉默不语。可是这并没有什么用,燕洵替他解答了我的疑惑,"自然是挑选侍寝婢女啊!"语气洋洋得意。
                                          我闻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先是奇怪,然后是看好戏,最后是有点失望,失望,我不应该难过吗?难道之前我对阿玥的喜欢只是一个乌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7-06 15:56
                                            我看了看燕洵,又看了看宇文玥,原来这样啊,阿玥,对不起了,缠了那么久,燕洵,对不起了,以后我会更加爱你的。想通了这个问题,**近燕洵,和他一起调侃道,"阿玥,你可真有福气,那么多的美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7-06 16:45
                                              "灵儿,"燕洵一脸惊喜地看着我。
                                              我冲他颔了颔首,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燕洵高兴地抱住了我,语无伦次道,"灵儿,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等母亲来,我就和母亲说。"
                                              我拍了拍燕洵的肩膀,示意他放开我,"你做什么,丢不丢人呐,"说着看了看旁边的人。
                                              "丢什么人,让他们看去吧,最好所有人都知道才好,你,元灵筠是我燕洵的。"燕洵笑得一脸灿烂。
                                              我被他大胆的话弄的不知所措,脸红的滴血,"你要在不放开,我就后悔了啊。"
                                              "放,放,放。"说着燕洵放开了我,转而拉住了我的手,还看着我笑了笑。
                                              灵儿,你终于看明白了自己的心,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会那么痛呢,宇文玥苦涩地扯了扯嘴角,连对这场戏继续演下去的心情都没有了。
                                              "你们,开始吧。"我被燕洵弄的没办法,只能岔开话题。
                                              接着,婢女开始就位,准备第一场考验。
                                              "咦,阿楚?"我疑惑地说道。
                                              "什么阿楚啊?"燕洵离我很近,听到了我的话,问道。
                                              "是我之前人猎场救得那个姑娘,小六,她怎么回来选侍寝婢女?"我想不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8-07-06 20:04
                                                "很简单啊,当了冷公子的侍寝婢女就有很多特权啊。"燕洵把玩着我的手,似乎对这件事并不关心。
                                                "怎么可能,阿楚不是这样的人"我反驳道。
                                                "灵儿,我伤心了,你居然为了一个外人反驳我,不行,我需要补偿。"说着,将脸贴近了我。
                                                "你想的美,离我远点,否则下次不让你进王府。"我用手指点开了燕洵,掐了掐他的脸。
                                                燕洵看着我一脸委屈,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8-07-06 20:26
                                                  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8-07-07 14:14
                                                    第一场考验
                                                    我看着阿楚站在人中有些无措的样子,有些为她着急,也是,阿楚怎么会学过烹茶呢。
                                                    燕洵看着我抓耳挠腮的样子,煞是好笑,"怎么样,亲我一下,我就帮帮你。"
                                                    我嘟了嘟嘴,可怜兮兮地拉着燕洵的衣袖,讨好的笑了笑。
                                                    "好吧好吧,这次就放过你。"燕洵揉了揉我的头发,指了指一旁的草木,示意我看向那边。
                                                    咦,银丹草,有办法了。
                                                    我假装咳嗽,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给了阿楚一个暗示,示意她去打新鲜的井水,然后用上银丹草,她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点了点头。等我回过神来,发现众人目光还在我身上,尴尬地摸了摸头,"没事没事,你们继续,继续。"
                                                    "噗"燕洵看我一脸吃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微微侧了侧身,挡住了别人的目光,暗里一把掐向了燕洵的腰,嘴上说道,"阿玥,继续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宇文玥颔了颔首,示意继续。
                                                    燕洵看见没人注意这边,忙龇牙咧嘴,低声说"你这丫头怎么下这么狠的手,这可关系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呢。"说着还朝我坏笑。
                                                    我一开始没明白他的意思,一脸迷茫,燕洵凑近我的耳朵,一阵低语。我听到他的话,脸"腾"地就红了,下流,无耻,想着,加重了手中的力度。
                                                    (比赛过程不想写了,跳过啊,反正和男女主没多大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8-07-08 00:16
                                                      就这样,在我和燕洵的打闹嬉笑中,三场考验已经结束了,果不其然,阿楚夺得了侍寝婢女的资格,我看着站在阿玥面前的阿楚,两个人一样的面无表情,嗯,性格相符,爱好,武功算吗?嗯,相同,咦,这么一想,好像有点配,想到这,我的表情有些古怪。
                                                      可是在众人的眼中,就是永乐郡主吃醋了,一些人便幸灾乐祸地看着楚乔,等着郡主找她麻烦。燕洵也是误会了,一把拉过还沉浸在自己想法中的小姑娘拉走。
                                                      宇文玥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悲伤,灵儿,你应该会和燕洵回燕北吧。
                                                      青山院外
                                                      "呀,燕洵,你做什么,我还没看完呢?"我挣扎着,试图从他的手挣开。
                                                      "看什么,要看不如多看看我。"说着将脸凑近了我,一脸委屈的开口,"你说好了以后只喜欢我一个人的,才一会你就要变心嘛!"
                                                      什么鬼,我一脸搞不清情况,"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那你刚刚一直盯着宇文玥看,我吃醋了,我生气了。"感觉自己好像误会了小姑娘,却装无辜,扭过头一脸傲娇,等着小姑娘来哄他。
                                                      "我刚刚是在看阿楚好不好,我只是突然觉得阿楚和阿玥其实挺配的。"我讨好的拉了拉燕洵的衣袖。
                                                      般配?只要宇文玥不和我抢你,他和谁都配,燕洵这样想到,脸上却没有什么反应。
                                                      我见状,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么大个人怎么和小孩子一样啊,我们两到底谁大谁小啊。
                                                      这样我只能直接来一个终极大招了,"燕洵哥哥。"我眼里泛泪,委屈巴巴地看着他,拉着他的手晃了晃,"燕洵哥哥,我只喜欢你,真的,真的我以后只会喜欢你一个人,没有别人。"
                                                      燕洵看着我这小可怜样,叹了口气,真是拿这小姑娘没办法,"你呀,每次都是同一招。"说着宠溺地捏了捏我的鼻子。
                                                      我一看,成了,嘛,招不在老,有用就行嘛。"燕洵,我饿了,我想吃鸿运楼的芙蓉糕。"
                                                      "怎么不叫燕洵哥哥啦?"戏谑地看着我。
                                                      "哎呀,燕洵!"我有些恼羞成怒。
                                                      "什么,什么,芙蓉糕,王妃要吃芙蓉糕,那一会给你带到王府吧。"燕洵一脸夸张的表情。
                                                      我的表情僵在了脸上,为了本姑娘的甜食,我忍了。"阿洵,好不好吗?"
                                                      "嗯?你叫我什么。"
                                                      "阿洵啊,以后我就这么叫你好不好。
                                                      "
                                                      "好,以后这个称呼只有你能叫,走啦,我的世子妃,我们回府吃芙蓉糕去,想吃多少有多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8-07-08 00:55
                                                        嗯,后面一些日子就是郡主和燕洵的幸福时光,你们自己想象吧,或者等我写完后补番外。
                                                        后面我会直接写到白笙到长安,请谅解,写不来狗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8-07-08 01:03
                                                          皇宫
                                                            "母亲,孩儿是不是打乱你什么计划了。"燕洵看着白笙问。
                                                            "没有,皇上要是不愿意放人,怎么都会有借口,再说一个月后再回燕北也是一样。"白笙慈爱地看着燕洵。
                                                            "不过,我儿,快回燕北了,你在这长安可有什么舍不下的人。"白笙笑着问道。
                                                            "孩儿心中倒真有一人舍不下"想着心中的那个姑娘,害羞地抿了抿唇。
                                                            "燕北好男儿胯下骏马,烈酒豪情,心中自有乾坤。我儿,长大了,也知道害羞了。"
                                                            "母亲,说的对,孩儿心中,有乾坤。"说着害羞低了低头。
                                                            "我儿,心中的那人是谁?淳儿吗?我看她好像很喜欢你。"
                                                            "淳儿?我只当她是妹妹。孩儿心中那个人母亲也见过。"想到那日听到母亲要来长安,小姑娘高兴的神情,不禁笑出了声。
                                                            "那是,灵儿?"白笙试探着。
                                                            闻言,燕洵害羞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那,人家姑娘是怎么想的?"白笙打趣道。
                                                            说到这,燕洵想起了前些和小姑娘在一起日子,笑眯了眼,露出了那一口白牙,"那丫头自然也喜欢我啦,我们燕北男儿可比长安那些纨绔子弟好多了,她又不是傻。只不过她没事长那么漂亮干嘛,总是招风引蝶,"想起宇文怀和一众纨绔对小姑娘的觊觎,燕洵撇了撇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8-07-08 01:11
                                                              "既然如此,那我儿可要看紧了,到时候带她回燕北,灵儿那丫头我也是喜欢的紧,母亲可就认准了这位儿媳了。"
                                                              白笙话音刚落,燕洵立马应到"自然,孩儿认定了她,她此生只能嫁给我,母亲,你就等着喝儿媳妇茶吧。"
                                                              白笙看着燕洵调侃地笑了笑。
                                                            瑞王府
                                                              "白笙姑姑,白笙姑姑,你来了。"我蹦蹦跳跳地来到她身边。
                                                            "这么大的人了,还让你白笙姑姑看笑话"娘亲笑骂道。
                                                            "没事,这是灵儿啊,高了,瘦了,也变漂亮了"白笙笑着看着这个小姑娘--儿子的心上人。"姑姑这次来,也没带什么别的,喏,这个就当做姑姑给你的及笄礼吧。"说着褪下了手上的镯子。
                                                            "诶,白笙,这个可是"娘亲向着白笙姑姑示意道。
                                                            "没事,早晚的事。"白笙笑了笑。"那淳儿呢"娘亲问道,"洵儿的心,这么多年来,你还不明白吗?"白笙看着娘亲。我懵懵地看着两人打着机锋,说啥啊这是。
                                                              "来,孩子,收下吧。"白笙说着就给我带上了,我看了看娘亲,娘亲点了点头,我也只好收下。
                                                              "母亲,王妃"燕洵来了,他看见我手腕上的镯子,笑得见牙不见眼。
                                                              "好了,你们年轻人自去玩吧,我们两个在这聊聊天。"娘亲打趣道。
                                                              "是,王妃"说着,燕洵就拉着我的手往外走。
                                                              "呀,你干嘛呢,在我阿娘面前你,你真的是,就不能收敛点吗?"我结结巴巴道。
                                                              "你都收了我们家的镯子,怎么还想赖账吗?"燕洵笑着看我。
                                                              "我,我,我才不嫁给你呢"我转头就走,这么简单就想娶本姑娘,想的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8-07-08 01:1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