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辞吧 关注:60,164贴子:630,590

【 皇城北丨学海无涯 】:女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女学由官中设办,延请女师在此授课,此处仅女子可就读。所设科目有《女孝经》、《女四书》、《孝女传》、《古今内范》、《幻学须知句解》、《内则衍义》、唐诗、古文字。读书写字之暇,兼习女红、图画、琴艺与棋道。
( 皇城北 / 女学,演绎场景 )


回复
1楼2018-07-04 20:33
    (都说春雨贵如油,理儿是这个理儿,可绵延不绝的春雨也着实恼人。从女学出来,哪知又下了雨,今晨走得急,也没听娉儿的话儿带上些雨具。下了学,婉拒了同门相邀共用一伞,左右不急着赶时间,便站在女学门口的檐下静候。)
    (春雨总会夹带着些冬日里残余的寒气,加之雨水湿润,总觉有股入骨的寒。烟雨朦胧,遮了日光,阴霾一片,叫人心情难免抑郁。)


    回复
    2楼2018-08-03 10:38
            清晨的雾气很重,但依旧能瞧见日光温和,谁知没多久竟是乌云夹杂着狂风而来。带着毓娟去街上溜达了一圈,买了许多糕点方才回府。却是想起了城北刘大伯家的芸豆卷,这风也吹了很久了,虽是黑压压的却不见雨点落下。让毓娟去厨房帮忙看着,小柒要给额涅炖的汤,随后一溜烟的窜进小巷子,寻着近道迅速去买了香喷喷的芸豆卷。正往回走时,却伴着一声雷响,大雨忽然而降。
        无处躲避,瞧着不远处的女学,便直奔而去,甩了甩身上的雨水,抬眸却瞧见一人。她?莫不是京城变小了?侧过身子,我假装一副没看到她的样子,望向地面越积越深的水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8-03 10:38
        (雨淅沥着,若得一悠闲的心,似乎这雨也没有那般惹人烦恼,及近小跑来一姑娘,手遮在头顶,浑身淋遍了雨,估摸着亦是个来避雨的,我并未往那儿瞧,只是被不远处一景吸引去了注意。女学侧的篱笆钻着个毛茸茸的玩意儿,还是个活物,似兔儿一般还会扑腾着。挪了两步细瞧了去,竟是只小奶猫儿,瞧着并非像哪家豢养的,倒像个野猫,身上灰白的绒毛被这不大不小的春雨一淋,更显得脏污,身子卡在了篱笆空隙处,不上不下的,滑稽倒也是个可怜的。)
        (顾不上被淋,冲入了雨中,将它从自困之境中解救出来,带至檐下,见它不知是害怕亦或是受冻,瑟瑟发抖,拿出绢帕替它拭去身上的雨水。)


        回复
        4楼2018-08-03 10:38
                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水洼,雨珠滴滴答答的滑落,四处溅起水花,有些泥泞的道路弄脏了过路行人的鞋袜。余光似乎看见身旁人有所动静,止不住有些好奇的望了过去,却见她冲入雨中,再回来手中多了一只脏兮兮的小猫崽。眨着一双灵动的眸子,见她用贴身娟帕为那猫儿擦干净,有些疑惑。一声软绵绵的猫叫,让小柒回了神,怪不得如此,这猫儿倒是可爱至极。
                “诶?这不是冷面鬼吗,变好孩子了?救流浪的小猫?”蹭了过去,不禁也多看了几眼那猫儿,确是可怜的小模样。再瞧她也被雨淋了,此时我二人倒是应景,都是顺着发鬓留着湿哒哒的雨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8-03 10:39
            (一声不讨喜的言语传入耳畔,那声儿熟悉得紧,我自小记忆便不差,过了目入了耳进了心的,总再难以忘却。替小猫儿擦拭的动作稍顿,头也不见抬起一二,依旧只顾着手里的活计。)
            (那小猫儿的声儿细如蚊蝇,还打着颤儿,可怜见的,肚皮还有一道不深不浅的印子,应是被方才那篱笆压出来的。小猫儿经方才一阵扑腾,早已筋疲力竭,如今除了叫唤一两声儿外,只能“任人宰割”。耳畔掐着嗓儿说出的风凉话,着实让人不喜,早知,方才说什么也不会待在这里避雨。)
            :我当是谁,不是那个自诩正义之士的姑娘。你既能替旁人抱不平,怎么见着个受难野猫便熟视无睹?


            回复
            6楼2018-08-03 10:39
                    她依旧是那副里以为是的模样,不过此时瞧着已比那日顺眼的多。她言语间,我侧过身看仔细了那只猫儿,身上竟还伤痕累累。想蹲下,却又不愿,便这样僵在那里。“你既然救了它,那就好人做到底呗。”她手中的绢帕浸湿,小柒缓缓将自己娟帕掏出来,递给她。
              “你别误会,我是怕你还没等救它,它就流血过多死了!”这猫儿倒真是可爱,小柒不愿与她一同,便只能杵在那里瞅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8-03 10:40
                (看不得她在一旁捻酸沾醋的模样,方才一言不过激她,倒是稀奇,未见她像上回那般炸毛挑衅,扭扭捏捏,分明关心着自个儿怀中的小猫。同她也不客气,接了她递来的绢帕,包扎在小猫肚皮上,在腰身那儿绕了两圈,回到背上扎了个蝴蝶结算大功告成。摸了摸那小猫儿毛茸茸的脑袋,怀里的小东西咕噜咕噜地叫唤着。)
                :京城这么大,每日不知要死多少野猫野狗,你我又能救得其中几只。
                (看出她想凑近却死撑在那的模样,也是个倔丫头。她要倔,便让她倔着,抓心挠肺的人反正不是我。)


                回复
                9楼2018-08-03 10:40
                        垂着眼眸,半响两人都是沉默着,看着她小心翼翼的给猫儿包扎起来。想起前年从家门口捡到的那只,养了不到一个月,就因为小柒的一个疏忽,让它误食了东西。傅衣哥哥安慰我,等小柒有能力去保护别人的时候,才可以养些小东西。她忽然开口,小柒微楞,仿佛此时抱着小猫的冷面鬼,似乎没那么讨厌了。
                        “是啊,但你救了这只,可要好人做到底才是,它们都很脆弱的。”随着那猫儿小声的呜咽着,小柒也蹲了下去,好奇的看着那一身灰白的绒毛。离近了才发现它眉间有着一撮不起眼的黑毛,不自觉伸手去摸了一下,但那猫儿却像受了惊一样往冷面鬼的怀里钻去。“喂,好歹我的娟帕都给你包扎伤口了,竟然都不喜欢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8-03 10:40
                    (我从未对她的性子有过甚期待,忍得了一时,又能忍得了多久,果不其然,许是当真熬不住了,蹲下身子凑了过来,伸手便是摸向怀里小猫儿。野猫天生警惕,心存戒备,方才我能顺利捉住它,不过是因着篱笆困住它身形,叫它只能“任人宰割”,后替其包扎许也瞧出我并无恶意这才乖顺下来,兀地被一陌生人凑近,自然是亲近不得的,紧抿的唇角扯了扯,似乎是微笑的模样。)
                    :你凶神恶煞,谁会喜欢你。
                    (轻轻挠着怀里小猫儿的下巴,安抚着它,也为它肯这般亲近自己,打心里眼儿里的软乎。)


                    回复
                    11楼2018-08-03 10:41
                            “你..你说谁凶神恶煞!那是它没有瞧见你凶神恶煞的时候,可比我厉害着呢!”小柒一听她言顿时炸毛,蹭的站起身来,气鼓鼓的小脸望着她。雨点滴滴答答的下个不停,似乎没有要放晴的准备,手里的芸豆卷怕也凉透了。不经意间看着一旁抱着小猫的冷面鬼,侧脸嘴角微微上扬,倒是有些..可爱?!晃了晃头,我在想什么,确是不愿承认,这冷面鬼长的很标致。
                            毓娟拿着伞往我这来了,想来也是看到雨大,我垂眸看了看她。随手将竹伞放在她身旁。“别误会,我是怕这小黑毛太冷了,你还是赶紧带着它回去吧!”说完也不管她,拽着毓娟消失在雨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8-03 10:41
                        自从那日别了贤娍于蹴鞠馆回来,便下定决心日日去城北女学上课,练琴,如此十几天下了琴技也长进了不少。
                        上午学了《古今内范》整个人昏昏沉沉,午饭用了些清粥小菜却不想再看任何与字那些有关的书。
                        又想到女学这里有画室,于是便去了女学画室,摆好宣纸,备好颜料,挥毫作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05 17:06
                                这几日额涅抓得紧,也怪小柒玩心太大,往外跑的勤了些。今儿早早的便被马车直接运送到了城北的女学,额涅说若再偷跑出去,怕是要告诉阿玛了。
                                入门,那一摞摞的书卷,吓得小柒蹭的抱起画纸钻进了画室。躲在某个角落,随手在纸上乱涂乱花着,没多久便是困得睁不开眼。忽而门外进来一位女子,很美,熟练的落座摆放纸笔。小柒偷偷的蹭了过去,瞄着那纸上的山水。
                          “哇!漂亮姐姐,你画的真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8-05 17:06
                            大体描绘出轮廓,扭头看到一个粉嫩的小姑娘,听她甜甜的声音,像是奶糖在口中化开,又香又甜。平日和家中几个姐妹都不算亲近,瞧着这位陌生的小姑娘反倒多出几分怜爱。
                            “那请问这位可爱的妹妹要不要跟姐姐一起画呀?”
                            放下笔,从那沓宣纸中抽出一张给她铺好,“诺,给你笔和纸,你喜欢什么就画什么罢。”
                            见她画了几笔便不再继续画开口问道,“怎么不画了?是不喜欢吗?不然你告诉想画什么我教你好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05 17:07
                                    双眸精灵的看着她,闻言点了点头,小柒的琴棋书画应该说……画算是好一点的了。若被哥哥听到了,估计会笑很久。看着这位姐姐为自己铺平纸张,小柒心想定要好好画一副,小手握着狼毫毛笔,少有认真的开始描绘。
                                    呃,这两个圈圈好像有点方。小柒本想画两个桃子的,有些犹豫的不敢下笔。却闻身侧声,有些羞涩的抬起头。“姐姐,你看我画的是不是很丑……”这应该是明知故问,露着一对小虎牙也掩饰不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8-05 17:08
                                “不丑不丑,你若想画桃子,再添两笔就好了”
                                深知学画抑或是学习其他东西,最重要的便是旁人的鼓励,若当时学琴的时候旁人多给我些鼓励说不定就能学好了。
                                想了想挑了藤黄和曙红给她,“诺,全笔用藤黄,笔头沾曙红,试试看。”
                                拿出一张白纸,用笔沾了藤黄与曙红,笔尖沾了胭脂两三笔下,一只桃子跃然纸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05 17:08
                                        女学这种地方,若不时额涅唠叨,小柒真的难得来一趟。从前还未感受到画画的乐趣,但此时瞧着这位姐姐,随意几笔竟然画出个桃子来。满脸惊奇的盯着纸张,手里的笔也学着她染色,一点一点的,或许连哥哥都没看过小柒这般安静的模样了。“是这样吗?..这样对吗姐姐”耐心的描绘着,终于照葫芦画瓢的画出一个歪歪扭扭的桃子。兴奋的站起来,哼哼,回家可以炫耀一下了。
                                        “姐姐,我姓富察。你可以叫我小柒,该怎么称呼你呀?我可以拜你为师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8-05 17:09
                                    “啊,师傅可我不敢当”
                                    虽然学过几天画,可若给人当师傅,怕是要耽误了人家。
                                    私心不想扫了她学画的兴趣,“姐姐也从前跟着一位师傅学画。”那师傅教的极好,极有耐心,跟着他学到不少东西。只是他偏爱风景,我们来京城时他便留在风景更佳的杭州。
                                    “只是那位师傅留在杭州,不过,京城这里也有多的是书画大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05 17:09
                                            双眸盯着画纸,一遍遍不厌其烦的画着同一个桃子。听着身旁姐姐的画,若有所思,小柒以后也要成为画师。长大以后的我每每想到此时,都会微扬嘴角,儿时的梦总是那般简单美好。
                                      “那也好,我还是叫你姐姐吧!你还没告诉小柒还怎么称呼你呢?”
                                            满意的看着又一个成型得桃子,似乎比刚刚画的更好了点。等回去定要送去给哥哥瞧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8-05 17:10
                                        “盛氏明兰,日月明,兰花的兰。”
                                        看着她认真画画的样子,不觉嘴角上扬,眼瞅着一会功夫她便画了好几个桃子,拿笔沾了花青画上几个桃叶。
                                        “你瞧,这样是不是更像了”
                                        和她各自画了一会,瞧着时间不早了,“小柒今日画的我瞧明明不错,以后若能多加练习,我相信会画的更好,只是今日时间不早了,该回家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8-05 17:10
                                                看着她随意的添了几笔,那几个桃子便活灵活现的。惊喜的握着笔,学着又画了一阵子。小柒可甚少有如此安静的时候,临走时将画包好,满意的抱在怀里。
                                          “兰姐姐,那我们改天还一起来这里吧!”
                                                拉着她的衣袖,心里头高兴,今儿真的很有成就感呢。蹦蹦跳跳的与她道了别,一路飞奔的往富察府的方向而去,后话不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8-05 17:10
                                            -
                                            月娘时常打这儿路过,偶尔能闻一二书声,从前也是会惋惜的,叹命无常恨世道艰,但又想想自己也不是个能读进书的性子就不在意了。老头子日日上心的是我店里的活计做了多少,才不会像别家阿**着去念书识字刺绣下棋,也算祸福相依。塞翁失马的故事,我上说书馆偷听的时候曾听过一回。
                                            这回儿我立在这私塾门坊前,可还真不是能有那个程门立雪的功夫来求学,不过是在周遭瞧见了一本手摘的诗词集录,许是哪位大家小姐的,我留着也无用,对她许还能是个宝贵东西,遂就在这儿等等,许还能遇着失主回来瞧一瞧。


                                            回复
                                            24楼2018-08-28 21:38
                                              【自古女子无才便是德,只是到了如今,这样的话儿已然都不是什么事儿了。府里的长辈们也不兴这一套。所以我萨府女子从来都是四书五经一样不落的学的。】
                                              【这会儿从私塾回去的路上,竟发现自己那诗词集录竟是不见了,自己想着可能是落在了私塾里,本想着让婢女去拿回来也就罢了,只是又想着她又不知道是什么样儿的,想想还是自己回去吧,好在自己从私塾出来也还没有多久。如此便折了回去。】
                                              姑娘,你这手中的诗词集录,可是在私塾这儿捡到的?


                                              回复
                                              25楼2018-08-28 21:38
                                                -
                                                开春了便带着生机新意,这儿无甚风景倒是月娘瞧见枯木放了新叶攀上绿意,其间还有些许星点胭红,看久了觉得冷风瑟,萧索意味总能更浓些。一时无趣,足尖点着脚旁的小石块,直到没控制好力道,它翻滚出去好远,这是消磨时光最好的办法了。
                                                正叹气欲走,才瞧见远来的妙影。她问起,但还不能确定,可不能让别人冒领了去,那册子仍旧好好地护在怀里。
                                                “是你的么?”
                                                “那你且说说,这是本什么书?书里又有些什么内容?”


                                                回复
                                                26楼2018-08-28 21:38
                                                  【那本诗词集录本就是自己无聊之时随意摘写的,虽然没什么特别的,但是终究是自己一笔一笔写下来的。不然自个儿倒也不至于特地跑回来寻了。眼前女子好好的将它护在怀里。自己也莞尔一笑】
                                                  是。姑娘且看看这本诗词集录每一页右下方。是不是都写着一个妤字,而且你翻开第一页。是不是写了宁楚格,第一页摘录的。是李白的诗。
                                                  【那本诗集自己再每一页都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本来不过是心血来潮。如今倒是成了证明了】


                                                  回复
                                                  27楼2018-08-28 21:38
                                                    -
                                                    她说得有来由,颔首瞧了果然也是那么回事,这才放了几分戒备心。月娘自小读书少,好在还能认得几个字,不多不少,酒馆里记账是够了。而她那娟秀小楷落得清秀,不由得抬眸去细细打量几眼,人说是自随人性,眼前这位算是妙人,柳眉杏眼语间能估摸几分温婉的性子。
                                                    “既是你的,便完璧归赵。你也仔细瞧瞧可有什么书损掉页的,但这儿定然也就不是在我这儿处坏的了,我不读书自然不窃书。好比你说的李白,我也只晓得一二句,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罢了。”


                                                    回复
                                                    28楼2018-08-28 21:39
                                                      多谢姑娘。
                                                      【自己在外人面前跟在家人面前。这性子总是不一样的,闹得额娘常说自个儿。如果在府里时也这般安静那就好了。自己每回听到也从未放进心里。她让自个儿检查一下这是否有损伤。自己也不过莞尔一笑并未真的这样做。左右即便是有损伤。那也是自个儿的问题。若不是自己粗心。倒也不至于再跑这一趟了】
                                                      李白被誉为诗仙, 姑娘所说那两句诗出自李白的静夜思。我倒是喜欢李白的将敬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总让人觉得有一种大气磅礴之感。


                                                      回复
                                                      29楼2018-08-28 21:39
                                                        -
                                                        月娘不认得她所谈到的这篇文章,但却晓得这两句诗,勾起些故事来,小酒馆里鱼龙混杂的总能见些奇人怪事。思及趣事,笑意攀了眉梢眼角。
                                                        “可是真巧,我记得这几句,是不是后文还有——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上回子有个落魄书生到店里来喝酒,引天长啸闹了好一番阵仗。我还真真是难忘呢。原这也是李白的诗句,今儿个可算学到了。”


                                                        回复
                                                        30楼2018-08-28 21:39
                                                          是。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也是将敬酒中的句子。
                                                          【听她说什么之前有落魄书生到店里喝酒。自己也没想别的什么。只当是可能遇见了,只不过自己是真的喜欢李白的诗句。李白是唐代浪漫主义诗人,诗中也多以醉时所写。所以与别的。也是大有不同的。也许这就是吸引自己的地方吧。】
                                                          姑娘若是不嫌弃。这本诗集便赠与你吧,左右也是有缘,若不是这本诗集,倒也遇见姑娘你呢。


                                                          回复
                                                          31楼2018-08-28 21:39
                                                            -
                                                            若说是不曾想过能入学堂读书习字,是断然不可能的,到底是自己不能触及的,家室出生就摆在那儿,生生地告诉你这儿就不是一路人。今日她赠书,忽而还有几分感怀,唇畔勾弧也怔着瞧了一会儿她递过来的书,思量一二还是伸手去接了,复又和煦了容色抬眸,正是四目相对。
                                                            “萍水相逢的缘分,十分感谢。”


                                                            回复
                                                            32楼2018-08-28 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