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尽头的游泳池吧 关注:253贴子:30,409
  • 14回复贴,共1

【原创】这个故事画风不太对(起名废orz)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作者有屁话——
  呃,作者,高考完了,成绩的话,还是可以的吧……所以就愉快的回归了圈子,前不久由于成绩未定啊报志愿什么的一直在忙,所以现在算是正式回归吧!^o^
  这篇文大概是高二下学期写的,现在看来有很多问题,可也有很多亮点啊!我最喜欢的果然还是【因为你的心里没有迫不得已】吧。所以很艰难的用手机把它打了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01 18:47
    【很重要的事情】
      1.全文基调受《悟空传》影响,算是低劣的模仿与致敬,文末一句改编自悟空传。
      2.打毛衣的魔王灵感来自于薄暮冰轮的《欢迎来到噩梦游戏》里那个喜欢用颜文字的毁灭魔王。
      3.桑梓控制花的灵感来自于《万万没想到》大电影某一片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7-01 18:48
      【还有】
        由于一些原因,贴吧已经渐渐失去了当年的气氛与氛围,我也一直对贴吧吞楼的事情很烦òᆺó,不喜欢它越来越靠近抖音快手的视频栏目以及一些低俗无聊的推荐,和无处不在的喷子……以后呢,我可能不会经常上来这里,但偶尔还是会回来的,如果要找我的话,欢迎来【lofter】找我,印怀宿,就是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01 18:48
        第一章 浪漫的相遇
          桑梓遇见闻十七的时候,是一个极其潮湿的雨天。
          据闻十七说。
          他坐在路口处的巨石上,手中名为断水的巨阙隐隐震颤,他淡淡的扫了一眼这片广袤的土地,眼中是身为一个勇士该有的骄傲与炽热,他握住剑柄,遥指着远方黑色的天际,沉声道,“我的朋友,你的敌人是遥远之地的魔王,这里并非你的战场……”
          此时他耳边传来的一阵悦耳的铃声,随着声音他遥遥望见一个身着白裙的少女,带着天真的笑容朝他走来,她赤裸的脚踝上系了一串晶莹剔透的铃铛,随着她的走动发出悦耳的响声。
          “那是我的同伴。”他想。
          据桑梓说。
          她穿着久未清洗而有些油腻漆黑的袍子,手里捏着一只鸡腿,一边走一边享受,脚丫踩在泥水里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走过的地方浑浊一片,泥水溅起老高。
          隔了老远她就看见一个**举着一根烧火棍一边对着天空指指点点一边自言自语,时不时还会傻笑几声,她暗道这人八成有病,这条路还是不走为好,刚准备转身就走,身后就传来了一句——
          “美丽的少女啊,你愿意与我一同走进黑暗,击败邪恶的魔王,为天空与世人驱散阴霾吗?待我将魔王的鲜血献给神,那些闪亮的珠宝将会作为你的回报。”
          桑梓内心是拒绝的。
          然而。
          “好啊。”
          what the ****!!!!!
          这是什么操作?!!!
          在那片淹没脚踝的淤泥里,闻十七反手提起了破破烂烂的断水竖在胸前,面对着桑梓,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道,“我的公主,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孩,我愿意……”
          “轰!”
          桑梓诧异的看了一眼几十步外被雷击倒的歪脖树,回头道,“你继续。”
          “……保护你。”
          桑梓哈哈大笑,顺手一掌拍在闻十七肩上,结果他脚一滑就滚到了烂泥地里。
          闻十七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道——
          “多么温柔的安慰,多么美丽的牧师,多么完美的相遇。”
          侧过头,闻十七坚定的推开了那坨因为被雨水冲刷而变软的牛粪。
          
          
          有了勇士、公主、宝剑,接下来当然是要去杀魔王了。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稍微做一段前情提要。
          闻十七,十里屯牛家村的孤儿,以中二闻名全村,唯一的志向是杀掉国境边界的大魔王,功成名就后迎娶公主,受封土地,成为第一勇士,然后让自己的事迹在大陆上流传八万年,激励每一个中二的少年……
          在他第一百二十六次对村里著名的傻子认真的叙述自己的志向后,傻子沉默了一会儿。
          “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01 18:50
          闻十七抹掉一脸的唾沫,坚定的走向牛家铁匠铺。
            据闻十七回忆,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哗啦……”案上的工具杂乱的散落在地上,造成这样场面的,正是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锻造师,壮.尼古拉斯.肯德拉.牛,他脸色苍白,惊慌失措的指着年轻人手里的材料,言语中透露出无限的惊讶及震撼,“难道,这,这就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十万年了……已经十万年了……没有谁能够……”
            目光沉静的年轻人打断了他。
            年轻人手中那块一尺多长的黑色陨铁,正是已经绝迹了十万年的星火陨铁,在十万年前,一块指甲大小的陨铁就足以令人疯狂,只要在锻造时加入一点,那件器具就足以成为最昂贵的宝物,被国王赐给最英武的勇士,而现在,这个年轻人居然拿出了如此巨大的一块陨铁!
            陨铁发出黑色的光芒,如同年轻人深邃的黑色眼眸。
            “我要用它打造一把剑,剑名断水。”
            年轻剑客挺拔的脊梁如同淮水奔流三百里而不改的河道,他的清澈目光是河道上的波光。
            窒息一般的沉默后,锻造师咬了咬牙,勉强移开自己的目光,强忍任何一个匠人都无法忍受的诱惑。
            “我做不到。”
            “不,你做得到。”年轻剑客一字一句到,“我说你可以,你一定可以。”
            “你的名字,将与这把剑永远一起为人所传颂。”少年的话仿若龙语,剥出他心里最深的渴望,而后渴望迅速生根发芽。
            正如史书上所记载的一样。这一场在后世流传了八千年的会晤,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
            “八千年后,人们仍会记起你的名字。”
            但是。
            “你让老子给你打把剑?”
            牛壮光着膀子,肩上扛着一把巨大的铁锤,鄙视的看着地上几块破锄头,一块破马蹄与半把烂镰刀,“你让老子熔了吃饭的家伙给你打把剑?”
            面对闻十七坚定的眼神,牛壮扭过身从通红的火炭上取出一块铁锭,挥起大锤砸下去,砰的一声火星四溅,牛壮抹了一把因为热而流下的汗水,“我能打菜刀,打锄头、镰刀,还能打铁盆,但我就是打不了剑。”
            铁锭逐渐在敲击中成型,隐约可以看出是把斧头。
            “我要去杀魔王啊牛哥!”闻十七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牛壮顺手抄起了一块通红的火炭就要丢他裤裆。
            “整天少想些有的没的,有那么多闲心情不如学门手艺,赚几个钱找个婆姨,生几个孩子玩玩。整天哭着喊着杀魔王杀魔王,你以为魔王是只鸡啊!我给你说——”
            “牛哥,我要把你偷看沈家姑娘洗澡的事说出去。”
            “——你牛哥我最擅长的就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01 18:51
            “——你牛哥我最擅长的就是打剑了!”牛壮掷地有声地抛下了这句话,把手里的斧头又丢进了火里。
              “不就是把剑吗?多大点事啊!”
              牛壮眼神很真诚,“牛哥现在就给你做啊!”
              ——至于怎么打?嗯,和烧火棍差不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7-01 18:52
              第二章 勇敢的勇士与浪漫的吟游诗人
                
                “你身为一个贱客,不,剑客,你说你没有钱?”
                “……”
                “没钱当个屁的剑客,吃屎去吧你。”
                “……”
                闻十七哀怨的看了她一眼,“我要是有钱还当什么剑客?要当就当土财主啊!”
                桑梓沉默了一会儿,道,“我怎么就真的和你出来了呢?”
                她很忧心,她很惆怅,她很后悔。
                “谁给你的勇气去杀魔王?村头的母猪吗?”
                闻十七双手捧起他的大宝剑,目光真诚诚恳,“因为我想当英雄。”
                对方忽然叹了一口气,接过他的宝剑,“碰”的一声砸在路边的石头上,石头完好无损,宝剑的剑尖摇摇欲坠。
                迎着闻十七的慢眼泪水,剑尖坚定的掉了下去。
                “当啷。”
                “你哭什么?用502粘一下好吧。”
                桑梓随手把断剑抛回来。
                “你该庆幸你的大宝剑断了,不然我肯定拿它削你脑袋。”
                闻十七很委屈,一边擦眼角一边把剑往背后藏,“昨天你也是这么说的……我才粘好……”
                他默默地掏出一个小本子,不知道打哪抽出一支炭笔,在本子上写到——
                英勇的武士为美丽的牧师挡下了攻击,他宽阔而又坚实的背影是她永远的依靠,而这一份信仰,将维系到二人生命的尽头。
                闻十七心满意足的合上书,破烂的扉页上用小木棍拼出了歪歪扭扭的三个字——《游侠志》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一阵嘹亮的喊声差点把二人吓得从树上一骨碌滚下去。
                “妖怪!妖怪!”闻十七举着大宝剑,兴奋的转着圈找妖怪。
                “哪!哪!”桑梓扯着嗓子跟着他转圈,足足转了十三圈才回过神来,定在原地沉默了许久,桑梓抬头看了看天上稀稀落落的几颗星星,决定放过闻十七。
                他智障,不是一两天。
                当她打算再接再厉地接着睡时,闻十七一把把她揪了回来,指着十步开外那个一脸胡茬敲着个小破锣的老头儿,“你造他是谁吗?”
                看着闻十七兴奋的颤抖的指尖和他闪闪发亮的眼睛,桑梓给面子的犹豫了半晌,迟疑到,“你失散多年的老父亲?”
                桑梓看清了他眼里赤裸裸的鄙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01 18:53
                第三章 这个故事画风不对
                  “等一下,你不觉得我们的画风很诡异吗?”
                  “何以见得。”
                  “比如你和我,用着东方玄幻的设定走着西方玄幻的套路。”
                  “……”
                  “再比如那些奇怪的名词。画风,502,套路,东方,西方,我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呢?”
                  “……一个会给自己编故事的中二少年本来就画风不对。”
                  “还有永远打着斧头的牛哥,只会说三句话的疯子,日复一日重复的事情……”
                  闻十七难得的正经了一会儿,望着遮蔽了大半片天空的黑色阴影,沉默了好半晌,才继续道,“听说打到魔王就可以知道一切,我想知道为什么。”
                  “知道的太多反而是一种痛苦,既然你活了十七年,你为什么不这样继续活下去呢?所有人都这样。”
                  “可我不是所有人,我是闻十七,我只想做自己。”
                  桑梓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于是她也只好沉默。
                  
                  “啧,啧……”咂着一根人骨头的小魔兵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一双圆溜溜的大眼里似乎写满了“接着说”三个字,但他开始不断拔剑的动作暗示着他内心的欲望。
                  眼看着那块人骨上最后一丝血肉也被舔舐干净,桑梓打了一个寒颤,道,“我和你说过!和魔谈哲学是没用的!”
                  “啊?是吗?”闻十七双手平稳的举起剑,“那就只好动武了。别怕!”
                  “……”
                  桑梓一脚踹他小腿上,“别抖。”
                  闻十七一屁股坐在地上,努力了半天涨红了脸依然站不起来,而对着魔族鄙夷而又匪夷所思的眼神,闻十七有点不好意思。
                  “那什么,扶我一把。”
                  桑梓无言的看了他许久,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一把把他拎了起来,思考着怎么找条活路。
                  尽管二人的脚程连条狗也追不上,但他们仍旧在连续十多天的赶路下到了边境,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他们就不得不去面对战斗,而这个最低等的魔族,就是他们的第一个对手。
                  杂鱼对菜鸟,看似很公平。但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01 18:54
                  看着一边抖成触电状的闻十七,桑梓感叹自己真是瞎了狗眼的同时,对人生感到了绝望,但哪怕是在绝望的间隙,她依旧想起了那个困扰她多日的问题——闻十七的脑袋究竟是被门夹过还是被驴踢过?
                    但不管是哪一个选项,现在意义都不大,毕竟闻十七不能伤害共享,不然桑梓绝对会找出一扇门来拼命夹他脑袋。踢他的驴也不可能是一个绝世强者,突然杀出来一蹄踹死这个魔族。
                    啊!苍天,你玩儿死我吧!
                    “我有两个办法和两个问题,解决了说不定我们还有一条生路。”
                    桑梓用沉痛的目光示意他——说。
                    “首先。”闻十七指了指在西风里不停擦鼻涕的魔族,“我们两个能不能怼死他?”
                    “那大概和你走一步踢一块金子的概率差不多吧。”
                    闻十七思考了一下这件事的可操作性,果断的放弃了这个选项。
                    “其次……”
                    “如果跪下叫爸爸有用的话,我早就跪了。如果需要我滚的话,我真的不介意滚着离开。”
                    桑梓无情的戳穿了他的最后一丝希望,然后一脸严肃的表示了自己【真的不要脸】和【尊严是个狗屁】以及【不要脸我是专业的】。
                    闻十七挂着【老子年纪轻轻就要被魔日了】的微笑举起了大宝剑。
                    桑梓觉得但凡是当主角的,一定有套路,而这份套路的流传一般是这样的。
                    首先。
                    “你有什么能激发潜力,越级杀敌的技能吗?”废半条命也无所谓,后面的套路他只会因祸得福,奇遇连连。
                    面对着同伴充满了希冀的目光,闻十七闭上眼,坚定地摇了摇头,“我只是个农村孩子。”
                    其次。
                    “你有什么压箱底的宝贝么?用处来秒天秒地那种。”
                    闻十七很坚定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宝剑,悲伤到,“难道你不知道我全身上下只有这一件宝贝吗?”
                    “破铜片烂玉片?”
                    “没有!”闻十七坚定到,“如果有,我前几天就当了!”
                    “你是什么世家的子嗣吗?败落的也算。”
                    闻十七羞涩的笑了笑,“我可以肯定我家往上数八代都是种田的,我做大宝剑用的锄头就是我爷爷留下的。”
                    “……”
                    “隔壁王大妈给我接的生。”
                    那你能不能在家好好种田出来作什么妖啊!
                    最后。
                    “你认识什么世外高人吗?一副**兮兮的样子,但是神出鬼没的也算。”
                    想了想村头的疯子每天被人追着打,闻十七否决了这个选项,然后又仔细地想了想,灵光乍现。
                    “哦!”闻十七竖起食指,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村里杀猪的李伯算么?他一刀能杀一头猪。”
                    桑梓心说你就是那头猪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7-01 18:55
                     桑梓心说你就是那头猪的脑子吧?
                      “太棒了!”桑梓笑的十分灿烂,“现在我可以确定,我一定会死了,让我们坦荡的迎接死亡吧!”
                      闻十七闻言,眼泪哗的一下就飙了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7-01 18:55
                      Wow,一口气发了三章,so爽,剩下的,待会儿再发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7-01 18: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7-01 18:57
                          可以下载一个极速版的贴吧,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模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02 11:59
                            大家好,我是二九,16年七叔蓝糖任吧主时我有幸担任本吧小吧主。后因为一些事情原吧吧务团队更换,我们努力过但无济于事,导致原吧没有吧主,形成现在这种混乱局面。
                            现在得此机会,我代表原吧务团队竞选吧主,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
                            ————
                            竞选人员中,三号竞争者及他的支持者大多数为在贴吧各处发布小说资源的人。大家可以查看他们的发帖记录。
                            如果原创小说吧被这些人占领,以后的发展不可想象。
                            ————
                            希望原吧的老人们和新人们!能够支持我们!重新建立一个认真写作积极交流的贴吧!
                            ——————
                            希望大家可以给我投票!我的竞选链接发到楼下!
                            投票要求:等级>4级,关注贴吧超过30天!
                            http://tieba.baidu.com/p/6145789415?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0.2.8.2&st=1559397946&unique=F9B516D8C9402C0AD4BB7ED9500C02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01 2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