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修吧 关注:13,790贴子:406,453

◆◇黑白半音键◇◆=半原创=《山中妖》(子不语au)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烟云深处

散尽后显现的是何物?

————《山中妖》








老梅新坑,欢迎新老读者观看

不定期更新x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7-01 10:27
    第一章 老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7-01 10:35
      对不住流量党了,发了半天也不知道哪有敏感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7-01 10:3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7-01 12:01
          天,你终于出来,新粮啊


          回复
          8楼2018-07-02 21:35
            又开新坑了x哦我是露子x这是我的小号x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7-03 18:08
              啊啊啊顶翻审核帖时就发现惹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03 18:39
                司机老湿您看过来啊!我是审文组的墨鱼!有事找您!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2)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7-04 14:0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7-04 21:05
                    upx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7-11 14:5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11 19:1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7-11 21:40
                          up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8-07-13 17:25
                            第二章 老妇


                            布莱克在在镇子里已经呆了有一阵子,大多数人也都认得他了,虽然不清楚他的来意,不知道他的过去,但这个古朴的小镇以她特有的热情容纳了这位客人。

                            人们和他打招呼,称他作“住在老屋的小伙子”。

                            “你是……那个人的孙子?”布莱克被人叫住,那个有些怯懦的老妇抬着头看他,眼神中有种飘忽不定的光。

                            “不是。”

                            干脆利落的,不着痕迹地将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挥开,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布莱克迅速转身抬腿准备走人。

                            老妇人迟疑了,又突然冲上前去抓布莱克的胳膊,力气出奇大,语气急切:“不!你是的!那么像……你知道他在哪吗?”

                            “认错了。”布莱克再一次甩开,这次足够用力了,把那看着弱不禁风的枯枝一般的手甩开,连带着让那妇人也退了三四步才稳住身子。

                            当老妇再次抬头时,人已经不在。

                            “呀,遇到老熟人了?”卡修斯倒挂在树上,啃着李子,他出现得突兀,就嚯的一声从树上窜出来,嬉皮笑脸地看着着布莱克。

                            布莱克不抬头,即便对方就在离他不到一寸的头顶,即便说话时不看着对方并不礼貌:“不,不认识。”

                            没趣。卡修斯撇嘴,在心里暗暗吐槽着这个干什么都像个老人那样淡然的年轻人,他是生来活跃的,那些气息淡漠的魂魄总是不讨他喜。

                            “你知道附近有什么寺庙吗?”布莱克抬头了,他伸出手,只是轻轻一拽,树上的人就给揪了下来。

                            枝叶发颤啊,落得一地,在满地的翠绿中点缀些许枯黄。

                            “哎呀呀呀,你这人!”

                            卡修斯身手是不错的,轻轻松松就翻了个跟头落了地,动作那么轻盈,不发出一点儿声响,或许他真的不是人呢。

                            “算了算了,不和你计较,”少年模样的人挑了挑自个头上的落叶,那还未古稀的脸上却顶着头耀眼的白发,虽说斑白却又不失生机,“路有点儿远哦,不知道你这人类身板,能不能撑得住。”

                            “走。”明明不是带路的那个,布莱克却先迈了步子,甩了身后的卡修斯几个人的距离,在后面认追上来后又听了几段唠叨,佯装没听到的样子,任由那孩子气的家伙跑到前边去了。

                            “在前面了……左转……”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在林荫石阶、在泥泞小路,在那片弥漫着未知幽香的林子里,卡修斯给布莱克讲那些被妖怪掳去的书生,换来后者嗤之以鼻的哼声。

                            “有个老人家……”卡修斯拨开灌木丛,那些总是不安生的杂草总和他亲密,又或许它们也是有生命的吧,“很长一段时间了,每天都在。”

                            “什么?”跟在后面的人不能看清前面的状况,布莱克在身高上是比卡修斯高了不少,但那些掩映的树叶也比他高了不少,层层叠叠。

                            他看到了绿色,满眼的郁郁葱葱,还有那颗奶白色的、毛茸茸的头。

                            “你自己看看呗。”

                            卡修斯先窜出了林子,又把手伸进去把布莱克也一并拉出来,那些灌木丛发出沙哑的沙沙声,像是某种痛苦的呻吟。

                            那是个真君庙呀,白墙青瓦的屋檐有些破败,跨越年代的砂纸窗上又数个破洞。

                            那个老太太就站在那里,穿着青花瓷色的衫衣,遮不住单薄的身影。

                            她撺着佛珠吗?在真君庙里,跪在红垫子上。

                            “要上去吗?”卡修斯的声音在耳畔回响,带着回音,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那个老人的儿子去参军了呢,和她的丈夫一样——很久了,很久没有回来……”

                            “嗯?”

                            布莱克远远地望着那个老人,他的视力何时这么好了?他看见红垫子上的泪痕,颜色有点深,带着湿意。

                            布莱克想到母亲,但他不记得在自己的过往中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女人。他的过去,那些幼年时期的故事从不曾被提及。

                            “在想什么?不上去看看吗?。”

                            那个似真似幻的声音在提醒他呢,卡修斯像一阵风、一缕烟,蛊惑着他上去前去。

                            老人听到动静了,丛林间的沙沙声,布莱克衣服和叶子的摩擦,她抬头望着他,他看到她在微笑。

                            这下就必须去了呢,这倒遂了某些人的愿。布莱克扯了一下嘴角作为礼貌,他慢慢走过去。

                            “你是那个年轻人吧,村里最近都有聊到你。”老妇人站起来了,她看起来还是很矮、很瘦小,颧骨上的肌肉凹陷下去,眼袋看起来黑紫黑紫的。

                            “是,是的。”

                            布莱克点头,他用余光去瞟桌子上的贡品,水果是新的,蜡烛是刚刚点燃的,飘出缈缈白烟,烛芯的淡黄色光辉略显微弱。

                            “你不是来参观的吧,”老人露出狡黠的笑,用一种能看破一切的眼光打量布莱克,这让他觉得自己被看穿了,心里发麻,打了个寒战,“你去了那个老房子,要小心啊年轻人。”

                            布莱克看到老人的眼神与他错开,好像在望着他身后,那里站着卡修斯。

                            “别让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骗去了。”

                            卡修斯笑嘻嘻地贴着布莱克的耳朵低声说:“老人家眼神不好,我可是个货真价实的人呢。”

                            布莱克没在意这个,他的注意力自始至终都在那些贡品上,那些蜡烛的烟雾中,和檀香的烟混在一起,依稀形成一个人脸。

                            模糊的五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8-22 13:09
                              模糊的五官根本无法辨认,张着嘴,散着发。

                              “老人家,”布莱克附身和老妇人并肩,伸出手,“您有个儿子吧。”

                              他指着那团烟。

                              老人点头,看起来似乎并不恼火:“是啊……参了军……”

                              “很久没回来了。”

                              “很久了。”

                              布莱克还想说下去,被忽略了的卡修斯突然高呼一声:“别说话!”他伸出了一只手,死死捂住布莱克的嘴,那些长得过分的指甲闪着银光,明晃晃的。

                              布莱克瞪大了眼睛,他看着老妇人一点点地托起人类的外皮。

                              “什——”

                              卡修斯又遮住了他的眼睛,用另一只手,他又一次贴上布莱克的耳朵:“不要说话,不要睁眼。”

                              “捂住耳朵、闭上眼睛和嘴巴,快点逃。”

                              “快!”

                              布莱克也不知为何,他就鬼差神使地转身狂奔,一路跑,顺着来时的方向,在被突然散开的迷雾遮住了南北的林子里,无止尽地跑下去。

                              他觉得眼前发黑,脑子昏昏沉沉。

                              然后他栽倒了,栽进黑暗里。

                              ——————————————————

                              布莱克醒时躺在床上,卡修斯靠在床边,闭着眼,纯白色的睫毛在颤抖。

                              “你带了我回来的?”布莱克察觉到卡修斯的眼睑在抖动,他知道人已经醒了,那是装睡。

                              “呀,果然骗不过你。”卡修斯跳起来,提了提腰间的腰带。

                              “不过我可没有救过你哦,你从早上回来后就开始睡了,怎么也叫不醒呢,”卡修斯笑嘻嘻地指着被布莱克的脑袋压得凹陷的枕头,“我还以为,你醒不来了呢。”

                              “那个老人!那座庙!”布莱克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起来,冲到紧闭的门前,用力推开木门。

                              “哎呀呀什么老人什么庙啊……”

                              卡修斯匆匆赶上跑起来的布莱克,他在后面追着前面的人,喊着对方的名字。

                              “那个,那个……”

                              布莱克一口气跑到记忆中卡修斯带他去的那条路,那里还哪有什么路啊,丛生的杂草有半个人高,随风摇曳、东倒西歪。

                              “这里……有过真君庙吗?”

                              布莱克盯着地上乱石间的野花,不回头。

                              “真君?那可不是普通人啊,劈山救母的大孝子呢……”

                              “我问你有没有!”

                              卡修斯的喋喋不休被打断,略微惊讶地看着似乎生气了的布莱克:“没。”

                              “我说你……不会是睡糊涂了吧?”

                              卡修斯跟在准备离开的布莱克身后,他现在得小跑才能追上对方,在这家伙身旁,令人感受到一种压抑的气息。

                              “没什么,回去吧。”

                              布莱克伸出手拉住卡修斯的袖子让人跟上。

                              一白一黑的人影渐行渐远,而两人刚刚站过的地方,一个老妇人举着蜡烛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卡修斯眨了眨眼,对着走远了的布莱克高声询问:“呀,话说你认识真君吗?”

                              “什么?”布莱克猛地回头,依稀看见卡修斯身后有一个一闪而过的影子,“不,我不认识。”

                              卡修斯露齿一笑,追了上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8-22 13:09
                                比之前的短一点,下一章估计就会添入新人物了👌(话说大家比较喜欢盖雷还是盖缪?喜欢希缪还是米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8-22 13:11
                                  欧!是群里的梅劳斯太太我们认识一下吧!
                                  我的话就选盖雷和希缪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22 13:30
                                    隔了一个多月的更新【手动笑哭】x给老朋友打call


                                    回复(4)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8-22 18:57
                                      大大更新了!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22 19: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22 20:58
                                          更了!天哪!梅劳斯更了更了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8-23 19:5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8-24 13:09
                                              难道没有凯兮缪斯吗那我选希缪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28 08:51
                                                第三章 战场






                                                布莱克在结束了他的日常瞎转悠之后便带着一个鼓鼓的塑料袋回到了老屋。

                                                卡修斯正坐在那张不知道多少岁数的八仙桌上,他一向不喜欢乖乖坐在椅子上,在他看来,靠在树上和坐在桌子上比被小面积的板凳束缚着手脚要舒服得多。

                                                “哪来的荔枝?”

                                                布莱克接住卡修斯丢给自己的那粒荔枝时警惕地问道,来了村子这么久,他还不知道这儿哪里有种什么荔枝树,鬼知道卡修斯给他的东西到底能不能吃。

                                                卡修斯见布莱克迟迟不肯吃还表现出不信任的神色,觉得对方扫了自己的兴趣,糟蹋了他的好意,便有些生气地从桌子那边跳过来,一下子落在布莱克面前一把抢过荔枝:“哼,谁会浪费时间去害你啊。”

                                                便说着,卡修斯熟练地给荔枝剥皮,露出白花花的果肉伸到嘴边一口吞了下去,咀嚼了一阵子后吐出一颗个头极小的籽。

                                                布莱克全程默不作声地看,也许是那果肉看起来真的令人馋涎欲滴,又或者是卡修斯津津有味的样子提起了他的兴趣,布莱克走到八仙桌前从桌上的那串荔枝上摘了一颗。

                                                剥皮,吞食,吐籽,布莱克用味蕾仔细回味了一下那酸中带甜的味道,这可比他过去吃过的任何一中荔枝都要美味得多了。

                                                “怎么样,好吃吧。”

                                                卡修斯见布莱克显露出满意的意思,得意洋洋地搭着布莱克的肩膀把人往屋外拖:“走走走,带你去个好地方,那儿可有吃不完的荔枝。”

                                                布莱克自然知道自己拗不过对方,也就不去挣扎地跟上了卡修斯的步伐。

                                                穿过后山的树林,行走在被雾气笼罩的草丛间,这里是布莱克不曾来过的,倒不是说他不想,只是之前几次的尝试都因为他最后的险些迷失而停止了。

                                                村里的老人对这里从来都是绝口不提,父母们总是极力阻止自己的孩子涉足此地,所有的动物在接近这里时都会绕道而行,这是村子每个人心照不宣的“禁地”。

                                                山风凉极了,比林子外的气温要低许多,没有一点人气,一切都是死一般的寂静。

                                                走着走着,布莱克却猛地止住脚步,心底某个声音在叫他停下,耳畔也逐渐出现未知的呼喊声,偶尔还夹杂着钢铁的撞击声。

                                                “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卡修斯在前边愣了一下,他没有很快转身,而像是在思考什么,过了好几秒才慢吞吞地把头扭过来,对着布莱克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没有啊,这里平常都没什么人的。”

                                                布莱克皱起眉头,他觉得卡修斯抓着自己的手有些不大对劲,其力道之大令他无法很快挣脱,他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对对方根本就一无所知,只是长时间的相处让这个本该与他毫无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1-29 23:38
                                                  wodema更新了(´・Д・)」


                                                  回复(4)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11-29 23:38
                                                    布莱克皱起眉头,他觉得卡修斯抓着自己的手有些不大对劲,其力道之大令他无法很快挣脱,他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对对方根本就一无所知,只是长时间的相处让这个本该与他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渐渐融入了他在这个村子里的生活,在那双澄亮眼睛的注视下他开始慢慢消除了心里的防线——

                                                    但他们始终不是熟识啊,他连卡修斯到底是什么也不曾知晓。

                                                    必须跑。

                                                    这大概是布莱克清醒后的第一个念想,但是他没有立刻挣脱卡修斯,而是静静跟在对方后面,任由白发少年带着他向前走。

                                                    “这可不是普通的雾,你们人类管它叫什么来着了?我的天,我又忘了,反正不是什么好名字,”卡修斯好像在自言自语的样子,实际上是在唠唠叨叨不断给布莱克交代一些奇奇怪怪的事项,“也不知道你家里人有没有跟你讲过这个,但凡进了这种终年被雾气笼罩的林子,就不要乱跑,没了人引路迷失了可就不好了——”

                                                    布莱克当然有在听了,但这不代表他愿意遵守。

                                                    耳畔的轰鸣声越来越清晰了,甚至能听清楚一些断断续续的字眼。

                                                    “杀……杀……”

                                                    布莱克在幻觉中以为他回到了某个古战场,血腥味变得浓郁,空气也不再是白蒙蒙的了,而是填了几分猩红,又被迷雾淡化成浅红色,随着他们走的路越来越长,颜色也越来越浓……

                                                    “喂!”

                                                    因为一时疏忽而被布莱克甩掉钳制对方的手掌,卡修斯再一转身已然不见了那个黑色的身影。他只能站在空无一人的血色迷雾中,他们已经走了太长的路,而布莱克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候跑掉……

                                                    至于我们跑掉的那位人类先生,他也是第一次切身感受这种迷雾。

                                                    “像是一种……障眼法之类的东西,”布莱克挥了一下手,搓了搓手指却意外的没有感觉到湿润,“看样子不是雾气,应该也不是烟。”

                                                    “是魂。”

                                                    周围的气瞬间全部散尽了,展露出被掩盖的原野,不是绿色的草,是一望无际的枯黄,还有深秋的凉风,拂过枯草发出沙沙的声响。

                                                    再看左右两边,远望是旷野的边际,还有飘起的狼烟,细看有金甲,反射阳光,兵矛的尖端闪着凛冽的寒光。

                                                    “杀——杀——”

                                                    布莱克再一次听到击鼓声,还有号角,还有喊叫……他看到两方人马开始冲向彼此,最前方的步兵将长枪刺向敌人的盾牌。

                                                    还有火枪的火光,和可以移动的火炮——如果认真回忆历史的话,这由东方的火药演变的西式武器大概是从南宋开始盛行的吧——炸起小面积的土块,泥块溅到被炸伤甚至被炸死的士兵的盔甲上。

                                                    喷洒的鲜血,滚落的头颅,以及残缺的躯体。

                                                    布莱克后知后觉的想起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1-29 23:38
                                                      布莱克后知后觉的想起寒冷,在几分钟前,他还身处盛夏,而现在的天气已经转凉,根据温度算算时间可能正值深秋。

                                                      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将这战场上唯一置身事外的生人淹没,即将掩盖掉布莱克身上最后一点人气。他想逃,却只觉得胸口如压石,双脚如灌铅,身体像是被冻住了,僵硬在原地。

                                                      突然,远处飞来一支冷箭,直穿布莱克的眉心。

                                                      血,如漆的红色顺着煞白的皮肤流下,在鼻骨出分成两路,又顺着左右两侧鼻翼继续向下流向下颚。

                                                      “嘛,又得我来善后。”

                                                      布莱克觉得他在倒下前被人架住了,某个白晃晃的影子伸出手粗暴地拔出他额头上的箭。

                                                      “又没要求你一定要救我。”

                                                      这大概是他晕过去之前最后一句了吧。

                                                      ————————

                                                      布莱克自己大概是记不起,这是自他来到这个鬼村子之后第几次晕倒了,就好像在这儿中了什么邪,每每和卡修斯出去总没能遇到什么好事儿。

                                                      “嘻嘻嘻,都说了老林子里别乱跑,山里湿气大,普通人容易着凉的。”

                                                      卡修斯趁着布莱克感冒的劲儿还没过,捏着对方鼻子强行撬开嘴巴把那一大碗看似漆黑如墨、散发恶臭的液体给灌了进去:“乖,喝药。”

                                                      大半的药估计是顺着布莱克嘴角流掉了,但至少那苦味是一点不剩全给灌进了他的嘴里。

                                                      “你等着,等我起来——”

                                                      布莱克背靠着床头艰难地爬起来准备坐着,谁料卡修斯眼疾手快地把他给按了回去,还顺手从桌子上不知道拿了什么塞进了他的嘴里。

                                                      冰凉在舌尖化开,还有一丝甜味,当那东西被整个儿吞进嘴里时,布莱克感觉到腻死人的甜:“这什么?”

                                                      “荔枝。”

                                                      卡修斯拿着一颗红皮荔枝在布莱克面前晃了晃眼,那艳丽的颜色比他上一次见到的还要红得多了。“多吃点,补血呢。”

                                                      “嗯?我怎么不知道荔枝还有这个功效。”布莱克不情不愿地吐出嘴里的籽,深棕色的荔枝籽正好滚到了地上,害得卡修斯不得不弯腰去捡它。

                                                      “切,”为自己得给对方善后而觉得不爽的卡修斯起身伸手去把捡起的荔枝籽放进桌上一个样式精致的小盒子里,“浪费,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随便吐呢。”

                                                      “明年还能种更多荔枝呢。”

                                                      卡修斯把盒子的盖子盖上,突然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扭过头看着床上的布莱克:“有了上等的原料,明年的荔枝一定可以更红了。”

                                                      布莱克只感觉一阵恶寒,他架起身子,看到卡修斯抱着盒子,一蹦一跳地跑出了门,荔枝籽在盒子里碰撞陶瓷制的内壁,发出响亮的叮当声。

                                                      突然间,一种恶心感从小腹迅速涌上喉头,血腥的味道逼得布莱克扶着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1-29 23:39
                                                        突然间,一种恶心感从小腹迅速涌上喉头,血腥的味道逼得布莱克扶着床沿猛的抠吐。

                                                        吐出来的竟是些暗红色的粘稠液体,里面的荔枝肉更是血淋淋的,格外恐怖。

                                                        “他到底给我吃了什么啊……”

                                                        布莱克捂着嘴,盯着呕吐物内心。

                                                        看样子可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11-29 23:40
                                                          其实本来早就写好了的,就是一直忘了发出来(试图辩解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11-29 2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