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辞吧 关注:60,159贴子:630,577

【 皇城北丨妙手回春 】:同仁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同仁堂始创建于清初,初时为宫廷供奉御药。同仁堂古训:"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其药材以"配方独特、选料上乘、工艺精湛、疗效显著"而著称,与济南“宏济堂”、杭州“胡庆余堂”并誉为三大名药堂。
( 皇城北 / 同仁堂,演绎场景 )


回复
1楼2018-06-30 11:04
    秋已暮,晓禽霜满树。暮雨生寒,令人瑟瑟不禁。原是观音头一个病了,还未大好却忧心清徽成日在外跑,难免受风。今儿便强撑着起了个早,用过膳后,裹了件缎面儿夹棉斗篷,乘软轿往同仁堂去,心想着,抓些石斛/杏仁和着菊花,回头教他房里人煎给他喝了,总也能抵御半分。


    回复
    2楼2018-08-04 01:02
      (上了秋,大家都活动起来了,也开了院门,打算出去走走。本是约了桃子,奈何昨儿桃子那边传了话来说染了风寒,不能一同出府了。平日里玩的好,免不了多惦记几分。想着不如带茹茹去了同仁堂给桃子抓些药回来,做些姐姐该做的。
      (手里提着药包往同仁堂走,寻摸着让同仁堂的老先生看看,还要陪些什么药才成。


      回复
      3楼2018-08-04 01:02
        及同仁堂门外,落软轿,侍女挑开盘金丝狮子滚绣球轿帘,轻声言,小姐,同仁堂到了。观音身子尚不利落,扶着那侍女的柔荑下了轿子,本欲凌波而入店,却不想和对面迎上来的人撞了个满怀。观音向后踉跄两步,定了定神,方瞧见——是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关切,扬唇,
        :“小妹妹,可还好?”


        回复
        4楼2018-08-04 01:03
          (忙着往店里跑,与对面的人撞了个满怀。一下坐在了地上,把药包撒了一地。看了看撒了的药包,放声大哭了起来。什么弄坏了不好偏偏把这个弄坏了,可是我花大价钱买的川贝,好几个月的零花钱呢!
          :不好不好,给洮儿买的药都被你撞碎了,你赔!里面是川贝,好贵的,你害我白白花了几个月的零花钱,你赔!


          回复
          5楼2018-08-04 01:03
            眼见那小娃娃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虽是人满为患的地界儿,还是难免惹人侧目。观音忙向侍女递了个眼色,侍女见状,蹲下身拾掇起来。不大一会,便全部拾在了原本的桑皮纸中,只是碎碎糟糟的一捧,沾染上地上的灰土,若想再吃,是不可能了。那娃娃哭的伤心,直说这些玩意价值几何,但依观音看,却全是次品,有的甚至连川贝也不是,但稚子无辜,想来也不是谎话。观音俯下身,问道,
            :“我赔你可以,你只消告诉我,这些你是从哪儿买来的。”


            回复
            6楼2018-08-04 01:03
              (小孩子哭闹本是寻常事,只是樱樱还没在大街上哭闹过,也不太在意旁人的眼光,只等自己哭够了,抹了眼泪,抬起头来看了看。样貌似是不错,樱樱从小就有个毛病,只听长的貌美的说话,也就把这话儿听了进去
              :你说的,可当真?这川贝都是从东边那个在外面摆摊的郎中哪儿买的,他说是从同仁堂里拿的,我才买的。只要你赔我药材,我就不和你计较


              回复
              7楼2018-08-04 01:04
                聆其言,细观桑皮纸上,便察觉这娃娃定是遭了骗子。只怕她不信,便拉着她的手,进了同仁堂,教伙计包上二两川贝,引她瞧。启唇道,
                :“陶弘景说因其形如聚贝子,故名贝母,所谓川贝,便是因出产蜀地而得名。你方才买的这包混有山慈姑,外形与川贝母相似,但表面呈黄白色或黄棕色。光滑,不分瓣。莫说其价格远不及川贝,这种东西只可外用,若是食多,怕是药石无灵。这二两川贝便是我的赔礼,可我必须再赠一言,同仁堂这样的店绝不会做以次充好的事儿,外面若有打着其招牌做生意的一概不可信。你今日既买了假川贝,又教人坑了许多钱财,不是糊涂?”


                回复
                8楼2018-08-04 01:04
                  (眼前的漂亮姐姐似是个对药理及其了解的人,拉着樱樱进了同仁堂,包了川贝,又说给自己听这药材之间的不同。是自己方才太着急了才误会人家的一片好意,好感油然而生。
                  :樱樱晓得了,以后不会啦,谢谢漂亮姐姐不计前嫌,还教我这么多东西,方才是我太心急家妹的病。不知姐姐可愿意做我师父?


                  回复
                  9楼2018-08-04 01:04
                    (拜师父只是同这漂亮姐姐开得玩笑,两人都心知肚明。不过若是能趁着这个机会,学会认各种草药在满堂誓的那片空地上栽上一些,以后家里的姊妹病了,旁的没有,这些基本的都在,也省了功夫。
                    :我自是有心的,那赶明儿我来找宋姐姐之前差丰嘉府的人来送信儿,姐姐可万万要想起我呀。
                    (让茹茹拎着宋姐姐包的药材,回了府去


                    回复
                    11楼2018-08-04 01:05
                      (今日太医院休沐,带着孟九预备上街逛逛。可逛了半天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干脆就去我最在行的地方——同仁堂。到了同仁堂,却没想到兴许是盛夏酷暑之季,来同仁堂拿药的人络绎不绝。左右也挤不进去,干脆就在外边儿候着,待人少了些才进去。)
                      (候了半天儿,人也不见少。心中暗暗腹诽,这同仁堂一天得赚多少银子啊,干脆以后叫弟弟也来开个药馆,就立在这同仁堂对面,与它平分秋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11 22:51
                        【 今天也是不用进宫陪公主的一天,快乐。 】

                        【 午时小憩后,榻上躺尸,神游天外时愈发觉得最近秦禹这人,神神叨叨,躲躲藏藏的。可要说起来,近日也并无听闻他又招惹了哪家小女儿爱慕,为他殉情云云,这个事情的走向不太对劲。叹了口气,一个鲤鱼打挺,决定还是得去咨询一下。 】

                        【 至了同仁堂,这摩肩接踵间,暗叫不好。甫一偏首,又是熟悉身影。 】

                        济哥!


                        回复
                        13楼2018-08-11 22:51
                          (正百无聊赖之际,蓦地听见有人唤我的名儿,循着身影望去见是一女子,再定睛一瞧原是辉罗家的四姑娘。辉罗家同丰嘉家虽算不上世交,但也是彼此认识。这四姑娘从前两府宴请的时候见过一次,是个惯会说笑的主。应她一声,随后几步上前,精神百倍,脸上挂着亲切和蔼的笑容,充满热情地问道)
                          泫泫啊,怎么自个儿上街了,不怕走丢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11 22:52
                            走丢了才好呢……

                            【 自个儿嘟囔着,府里头不见秦禹人影,丽莎也成天睡得跟猪似的,要数辉罗家最勤快的那个还是我珠泫姐姐了。本还想侧着身子往济哥那头去,碍于这人流庞大,挤上三挤还怕是越挤越远了,叹了口气,干脆退到一旁去,招了招手,要他过来。 】


                            回复
                            15楼2018-08-11 22:52
                              (好奇地看着她,人潮涌动我也听不清她嘴里嘀咕的什么。又见她向我招手,于是赶紧上前站在她身旁。鉴于好歹她管我叫一声哥,因此也将她视作是自个儿的亲妹妹一般。看她满脸不高兴的样子,靠近她的身侧轻声地询问)
                              怎么了,感觉今儿个咱们四姑娘心情似乎不佳?
                              (我发誓,我可不是八卦,这是实打实的关心,是将她作为亲妹妹一般的关心。这样想着,心头胸有成竹多了,就连挺起的背脊也直了许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11 22:53
                                【 瞧他近身来了,才好好的打量了一番,果然就是人逢做官精神爽啊,比他从前顺眼了许多,再也不是什么傻憨样,总算是放下心来。】

                                【 闻他问起缘由,这才是今日重点,将他拉至一旁落座,万分郑重,泫然欲泣。 】
                                唉,济哥,你说这心里头要是出了问题,还有救吗?


                                回复
                                17楼2018-08-11 22:53
                                  (她这话一出我心里就咯噔一下。自打进了太医院我就成天忙得脚不沾地,还不容易休沐一会出来散心还能碰见前来咨询的人,真是欲哭无泪。振作精神,认真思索了一番后回道)
                                  要看是哪方面的问题,还有程度的深浅。若是小问题,就跟咱们平时得个伤寒一般,很快就能好的。但若是得了不治之症,那恐怕就有些为难了。
                                  (话说完,有些狐疑地看着她)你这话是给谁问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11 22:54
                                    【 面上一白,沿着他话滞了些许片刻,心中权衡这小问题与不治之症其中区别。带着秦禹这阵子的举动思忖,怕现下是神色有变。 】
                                    这为难……是怎么个为难法呢?

                                    【 与济川相觑,我这还没风流到头的哥哥,就这样判了后半生了? 】
                                    还能有谁呀,不就还是我那不争气的哥哥,成天装神弄鬼的,甚让人觉着是后头的不治之症。


                                    回复
                                    19楼2018-08-11 22:55
                                      (听了她的话瞠目结舌,辉罗家的那位少爷我也见过一两次,长得倒是眉目清秀,可听她的意思像是有些难言之隐?不过这话可不好说,因此迟疑道)
                                      兴许是这正值暑气之季,他不是中暑了吧?你再观察些时日,若是秋冬时节他还这样,就有待商榷了。不过,你还是对他好一点,让他心情保持舒畅!让他开心就对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11 22:56
                                        【 聆言,确是有几分道理,颔首示意。但尾巴上那句我还是对他好一些,这句我便是摸不着头脑了,难不成我在济川心里还是个成天欺负哥哥的姑娘不成。没舍下脸,心里赠了他白眼。 】

                                        谁知道呢,又兴许是在外头顽的过了吧……今日我看是没机会了,改日要济哥上辉罗府来瞧瞧就好了。

                                        【 余下不提。 】


                                        回复
                                        21楼2018-08-11 22:57
                                          (见天儿下雨,刮风又急,玛嬷病了。要喝的药一碗一碗的端进玛嬷的院里,纳穆的身上都是草药的味道。病榻上的玛嬷翻来覆去难受极了,我见着心疼,主动请缨去给玛嬷买药材。)
                                          (麻黄、白芷、荆芥、防风。我希望玛嬷能好起来。陈大帮着提着药材,我抬头一看,熟悉的身影,有气无力喊了一声。)哥哥。


                                          回复
                                          22楼2018-08-27 11:07
                                            (从宫里回来,便被阿玛差使着来至同仁堂寻彦川,玛嬷病倒了,彦川这小子平日里虽是皮实了些,可待玛嬷却是十足的挂心,也不枉玛嬷平日里娇惯着他。外头风劲,才从外头回了府,若非出来寻他,只想歇在府里。甫一入同仁堂,便正巧同他打了个照面。)
                                            :东西都买齐了?
                                            (对着药方清点了一遍,倒是毫无错漏,揉了揉他脑袋,不吝赞溢。)
                                            :彦川懂事了。怎么了?无精打采的。


                                            回复
                                            23楼2018-08-27 11:07
                                              精心打理的头发丝儿被哥哥弄乱了,蓬蓬散散的,要多丑有多丑。向来要俊,此时却顾不得。脑海里又回忆起妈嬷那张脸,蜡黄的,病恹恹的,教人看了心痛。
                                              “哥哥,你说女子是不是都有不再青春的那一天。妈嬷会,额涅会,姐姐们也会。”
                                              前几日混进阿玛的书房,瞧着檀木书案上摆着的一张画,那是豆蔻时期的额涅,“聘聘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比现在……好看多了。


                                              回复
                                              24楼2018-08-27 11:07
                                                (本是以为他愁眉苦脸的,要么是想要什么求而不得,要么是被长辈斥责了,听他说起缘由,竟是有些微怔,什么时候彦川也能说出这般有深意的话儿来了,虽用不免稚嫩的言词说出,可内里蕴藏的醒世之理却是不可小觑。)
                                                :那是自然,何至女子,你我也会,你在长大,老人们便在变老,这可是亘古不变的轨迹。
                                                (“袅娜少女羞,岁月无忧愁”固然是世上最美的年华,可到底也有“白发催年老”的感慨。)
                                                :许多年后,我们便成了我们阿玛的模样,再然后便入土为安,寿终正寝,谁人都改变不了的。


                                                回复
                                                25楼2018-08-27 11:07
                                                  (我总爱给妈嬷额涅簪花,不待看一眼的就夸一句好看,却未从想过花和人一样,都是会开败的。听罢后言,沉默良久。空气里那点药材的味道,苦苦的,钻进鼻腔,直冲最后的清醒,忍不住哭了起来,直直扑到哥哥怀里,小手攥着他的手,紧紧的,谁也不能分开。)
                                                  哥哥,可是……纳穆不想。纳穆就想和妈嬷玛法和阿玛额涅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我不愿意,不愿意长大的,我只愿意,围炉夜话,承欢膝下。)


                                                  回复
                                                  26楼2018-08-27 11:07
                                                    (话说完,他的眼眶里就蕴湿了,红红一片,像个兔子一般,他扑进我的怀里,哭得伤心,周遭路过的人偶有朝着望来的,我亦浑然不自知,轻拍着他略显瘦弱单薄的背脊,并未如何出言宽慰他,因为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儿,这些不过是必经之路,任谁都绕不开去,我再多的宽慰之词,不过是苍白无力。)
                                                    (这时日,最疼他的妈嬷病倒,平日里再也瞧不见彦川调皮捣蛋的模样,整日似个小大人愁眉苦脸,我知晓他是压抑着,如今放肆哭出声儿来,便也由着他了。)
                                                    :若时间停滞不前,彦川便无法长大,便无法用一己之力照拂自己所爱的人,永远只能躲在别人的荫庇之下,你愿意吗?


                                                    回复
                                                    27楼2018-08-27 11:08
                                                      哭的伤心,一抖一抖的,泪珠子一颗一颗的掉,打湿了深青的衣襟,洇成一团,糊在身上,不适的抖动了一下。
                                                      西席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只因年纪小,平日里只听浓艳之词,对长篇大论,仕途经济向来是嗤之以鼻的,如今也只听下去了一点儿。纵是这一点儿,亦让我冷静了许多。从哥哥肩膀上起来,带着泪珠的睫毛扑闪一下。
                                                      “哥哥,那你不想回到小时候,玩小蜻蜓捉蛐蛐儿吗?”


                                                      回复
                                                      28楼2018-08-27 11:08
                                                        (我不知我算不算得冷情的人,人都说丰嘉少四少爷是个流连花丛的风流公子,怜香惜玉却又饱富情趣,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冷情的人,可是对于旁人我向来吝啬我的怜悯和同情,甚至,从不会以善意揣度人心,我想我此生所有的温柔和柔软都给了冠上丰嘉姓氏的人们。)
                                                        :不想,玩儿小蜻蜓捉蛐蛐儿哪及得上主宰自己的肆意人生。
                                                        (这倒是发由内心的一句实诚话儿,我从未怀念过幼时,许也实在没什么可怀念。我蹲下身子,就这么用手掌替他面上的泪痕揩去,指了指前方。)
                                                        :人都是向前看的,蜻蜓和蛐蛐儿,某一日会觉得,好生无聊。


                                                        回复
                                                        29楼2018-08-27 11:08
                                                          满人成婚早,妈嬷也不过五十几岁的样子。即使容颜依旧,身体却大不如前,终日砂锅陶器相伴,熏得人身上都是一股子苦味儿,顺带着心都是苦的。
                                                          女子青春消逝的快,男子却每每在在中年神采奕奕。我心疼妈嬷,心疼额涅。哥哥说的我都懂,可是我还小,我念叨我的蛐蛐儿,记挂着午后的蜻蜓,心心念念的是糖葫芦外层的厚厚的糖衣。
                                                          “哥哥,那你现在又喜欢什么呢?”


                                                          回复
                                                          30楼2018-08-27 11:08
                                                            (好不易将彦川哄得止住了泪珠,蹲在他面前的我徐徐起身,眸光清远一瞬,霎时又恢复温润笑意。)
                                                            : 我啊?自然是喜欢一切肆意潇洒的事物。
                                                            (我向来不愿将内心所志展露于人,反而藏匿心底。是,潇洒肆意,本是我心之所向,可年岁渐长,潇洒肆意的人生注定与我无缘,可我却希望,这样的人生,彦川,我的弟弟,可以拥有。)
                                                            :彦川也喜欢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吧?


                                                            回复
                                                            31楼2018-08-27 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