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役转生但是为什...吧 关注:3,107贴子:3,016
  • 13回复贴,共1
先占个坑,我发现几件事情。
首先是英译和原文比起来真的是超乎想象的随意,虽然我日语基础为0看不是很清楚,但这是我那个会英语和半吊子中文的日本同学对比了原文和译文告诉我的。
其次就是我多年0日文基础靠vnr强啃galgame锻炼的机翻脑补能力和原文好像也没多大偏差(也是那个日本同学对比后说的,虽然丫中文也是半吊子就是了)。
综上所述接下来大概会选择日文机翻脑补+英译对照作为后手的方式来进行翻译。但是这样会大大延长翻译时间,纯英译大概2小时一篇的换成日文机翻+英文对照的方式,所需时间估计至少五六小时,好死不死学生狗学习压力大,所以更新频率大概会偏慢- -。
不过自说自话这么多其实我也怀疑这吧有几个活人就是了= =


回复
1楼2018-06-29 15:03
    路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6-29 18:23
      學習空檔來冒個泡,教你個偷懶法,英文雞飯後看著日文雞飯和原文翻快很多
      ps怎麼就不把10也順手翻了呢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8-06-30 02:15
        很喜歡這個小說 感謝樓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30 19:10
          发了两次都被吞了,有毒


          回复
          7楼2018-07-01 07:22
            回王都把山贼交给皇家军团后,我前往特雷西亚伯爵的宅邸。此去的目的是了解在我离开王都的时候所发生的事,以及报告领地里的事情并进行情报交换。
            “嗯,你回来了。”
            “是的,伯爵大人。”
            “领土内的被害确定只有內紮村的两名女性受圌害圌者?”
            “遭受山贼的直接损害是这样,再考虑到匀在搜索上的斯鲁族人手,多少还是有些影响。”
            如今特雷西亚伯爵的健康状况似乎不太好,会面是在他的卧室里进行。
            被睡衣包裹圌着在卧室床圌上的伯爵,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两颊比记忆中更加松圌弛,虽然我自己有所成长,但过去看起来如此高大的伯爵现在却显得那么瘦小......让人觉得脆弱。
            “你的身圌体状况......”
            “这只是单纯的疲劳,没有问题......毕竟岁月不饶人啊。”
            原本应该先询问身圌体情况才对,但是伯爵一旦和我说话基本会像现在一样以工作为优先,把个人事项大幅推迟。
            这就是使得老人被疲劳所击倒的原因吗?——嘛,我们是互相工作,虽然不知道对他而言我的立场是部下还是雇主,但是伯爵的身圌体管理和工作分配都不是我该插嘴的。
            “王都内有事发生吗?”
            赶紧结束关于伯爵身圌体的对话,进入正题。一瞬间伯爵原本就皱巴巴的脸皱得更严重了(译:大概是指皱眉吧)。似乎发生了相当重要的事情,我不禁挺圌直了脊背。
            “几天前举办了王家主办的降临祭。”
            “那个我也知道,要不是山贼的事情,我也预定参加的......”
            “这方面你错过了重要的社交场合,降临祭是本季最大的事情,话说回来,在这个降临祭上,国王发表了某样东西。”
            意料之外的话语让我不禁的眨了眨眼。国王对不特定多数臣民为对象直接说出的语言,会左右国圌家的走势。虽然国王并没有独断决定国政的权力。
            阿库西亚的国王有着国圌家运营和统圌治有关的所有权力,但是一个人所能做到的事情终究有限,因此王将自己的权力分给领主们,形成这样的统圌治体圌系。
            最近贵(emmm)族院应该没有向国王提出议题才对。
            “是关于王子的事。”
            “...啊,原来如此,王家的事情不在贵(emmm)族院的讨论范围内。”
            渐渐跟上步调并且附和,关于王室关系和教圌会的情况我还在学习中,需要一点时间理解话中的信息。
            前几日在马蕾莎夫人的讲圌座里学到,关于国政有两个权力体圌系不受贵(emmm)族院影响。
            其一是外交的事情,另一个则是与王室有关的事。
            外交是由国王和上圌议圌院决定,而王室的事情则是由王室,教圌会和上圌议圌院共同决定。
            “现在王室内有数名男孩,但是你知道国王的直系男孩是哪几个吗?”
            “是的,王妃朵尼西亚的儿子,阿尔伯特王子,以及中宫妃伊娃丽兹的儿子阿尔弗雷德王子这两位。”
            这也包含圌着确认的意思,特里西亚伯爵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现在正在进行关于王室关系的授课吗?”
            “是的。”
            “简而言之,王妃朵尼西亚是殿下是普拉纳特斯的公主,而中宫妃的伊娃丽兹则是梅尔利亚家的公主(没找到出处,但是谷圌歌是这发音),王妃和中宫妃的身份没有差别,无论哪边的儿子都可以当上王太子。”
            伯爵如是说。这和我上的最后一节讲课的内容相同,话已至此,接下来会说什么大概有数了。
            “那么在降临祭中,国王选择了哪位王子?”
            “实际上,王太子的桂冠落到了中宫妃的儿子,二王子阿尔弗雷德头上。”
            “是阿尔弗雷德大人?不是阿尔伯特大人吗?”
            预想中完全相反的名字出现,不由得确认了一下,伯爵点了点头,看来并不是我听错了。
            急忙从记忆的底层挖寻相关信息。
            王妃和中宫妃的地位,在阿库西亚的法圌律里没有差别。然而现在的王妃和中宫妃,身份上有着明显差异。
            中宫妃伊娃丽兹是来自梅尔利亚家,也就是王族出身。梅尔利亚家和现王朝的图勒(译名里没找到,谷圌歌发音是这个)家同为圣阿哈尔(译名同上)家的直系王室血统,在国内视作与大公家相同对待,但是除了是王族的一员以外不能有其他身份。
            另一方面,从普拉特纳斯远道嫁来的王妃朵妮西亚,在结婚时并未放弃在普拉特纳斯的地位。换言之,她既是阿库西亚的王妃,同时也是普拉特纳斯的公主。
            而且王子们出生的顺序也有差异,虽然阿库西亚并没有制定绝对性的嫡长子继承制,但即使这样,基本还是由长子继承。
            在讲课中听到的是母亲地位更高,出生更早的阿尔伯特王子,被理所当然的视作下一个王太子。
            “所有人都深信不疑。阿尔伯特大人的聪慧在王城中也很有名,身为王太子的器量可以说是完美无瑕。”
            “......那为什么?”
            “不知道。正是因为不知其理由,现在王都充斥着动圌摇和不安。”
            原来如此,我点头整理信息。
            几乎板上钉钉却没有成为王太子的第一王子,而第二王子成为了王太子。将第一王子视作下圌任王太子的贵圌族们感到不安......只是这样不会达到如此紧张的程度。
            稍加思索,想起第一王子母亲的出身。
            “我们当前警戒着林达尔(译:所以这地名是哪儿,没有印象),贵圌族们担心是否又会招致普拉特纳斯的怨恨。”
            “就是这样,现在刺圌激普拉特纳斯不是上策。”
            所有人都这么想,王自然不会考虑不到,上圌议圌院也在思考立王太子的决定。
            “嘛,说出来也无济于事,我等贵圌族只能在一旁观看。”
            虽然感到困惑,但是特雷西亚伯爵说得没错,王家和宫中的事情,对我们而言就如同云端般遥不可及。
            “那么,能告诉我你从盗贼团里打听出了什么吗?”
            这原本就是更加优先的,与领土相关的事情。就像要把思绪也一同转换,我改变了话题。


            回复(2)
            8楼2018-07-01 07:24
              這時候提到太子的話題是要進入王太子篇了吧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01 11:32
                琳達爾王國/リンダール王國
                曾支配北大陸東邊的國家。現在只是持有王都的都市國家。


                人名確實是第一次出現


                回复
                10楼2018-07-04 17:55
                  英翻已经看完了,回来对比一下,大意能了解就可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7-05 13:09
                    感謝翻譯


                    回复
                    12楼2018-07-06 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