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508贴子:1,361,117

【原创】白衣染尘 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对不起看过的亲们,今天,真的发现有几个又怎么会连不上,然后翻看了一下存稿,都是楼楼的错。重开一个贴,改一下。。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占了我的二楼
――――

寂静的夜,是那么的宁静。静到,连烦躁的心情都平静了下来。
寂寥的夜景,是那么的美。美到,连伤痛的内心都不在痛。
倚座在大树旁,暮云迷恋的吹奏着《追惜》想着和兰茵在一起的日子。
天空的星辰,仿若如痴如醉的斟酒。
沉沉的醉去。
·
恍然间,一个稀疏的声音让暮云提起警戒。
封泉明日剑利落的架在来人的脖子上。
“深夜搅扰,实在不好意思。”
一个温柔的声音,让暮云握着剑的手有些松动。兴许是来人偏蓝的发丝,让他想到了自己。
“半路惨遭追杀,不知,小友可否让某再此避一避?”
暮云听着男子温柔的声音,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介于心里就没有过多的抵抗,便同意了此人的留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6-24 23:23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6-24 23:24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24 23:24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6-24 23:25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6-24 23:25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6-24 23:26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6-24 23:26
                我来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6-24 23:33
                  来报到,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8-06-25 01:18
                    2018-07-22 01:24 广告
                    楼楼,最近我有事,可能不怎么上来,不过,我一有时间,会上来看看的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8-06-25 01:19
                      “你的白发,有想过恢复吗?”男子似乎是觉得太无聊,便问起了暮云。
                      “……”暮云并没有回答,那男子温柔的笑了笑,“没关系,我只是有点无聊。我叫羽幽,你可以叫我幽。”原来这发丝偏蓝的男子叫羽幽,暮云看着羽幽温存的脸庞,熟悉感更亲切,“我叫暮云。我们见过吗?”
                      “我也想问你呢,没想到,你既然先问出来了。”羽幽无奈的笑着,完全不觉得和平时的自己有什么差别。
                      看了一下天色,由衷的向暮云邀请着,“要不,你和我一起回我那吧?我的弟弟妹妹们,已经好久没有交到朋友了。”暮云自然有些心动。点了点头,就跟了上去。
                      在回去的期间,羽幽也交待了自己的身份。
                      尧汉十杰之首,“暮云应该是骁月的人吧!不过没关系,交友本来就不分哪方的。”
                      暮云的内心却有一些难过,不过,羽幽的话,让他安心了。
                      “过不了多久,我们十杰也就解散了,到时候,我们只是江湖人。”羽幽本来就没有发现暮云失落的眼神,但是,根据目前的形势,只能先脱离尧汉的限制。
                      ·
                      邽岭山道密林深处
                      “没想到,这里竟有此等场景。”暮云看着眼前的环境,不禁被吸引了。
                      只见进入深处,隐约间可以看见几颗桃树。在往深处走进,一大片桃林和远处传来的瀑布声吸引了暮云的注意。往里走,可以看见大大的池水,还有宽大的石桌和石凳。
                      来不及在观赏,就被一个女子打破。
                      “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怎么了?阿瑶?”
                      看着眼眶有些湿润的阿瑶羽幽的心头一紧。
                      “小白兔死了!”
                      羽幽挑了挑眉,“人家小白兔是大白兔,而且,寿命也就那么长,你已经给大白兔延长了三年的寿命。你还想给它延长寿命吗?”一旁听着的暮云瞬间被吸引。
                      “欧哟,阿瑶这不是想让它多活久一点嘛!唉,现在只能放到冰窖里以后当肉吃了。”阿瑶越说越委屈,趴在石桌上悼念着大白兔的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6-25 09:50
                        改成死了只兔子,这操作可以有


                        番外·羽幽的过去
                        ⒈晴朗的天空,朵朵的云彩,让人极其的舒心。
                        花朵的盛开,飞在空中的蒲公英,还有各种各样的蝴蝶,飞在花丛中,是那么的美。
                        水上的荷花,水中的鱼儿,异常的活跃。是那么的舒心,愉快。
                        神奇的是,但凡是花,无论在哪个季节会开的,都盛开了。空中弥漫着阵阵花香,仿佛世外桃源。
                        但是,却被一阵啼哭声打破。
                        “真乖,我的宝贝。”一位长相美艳的女子抱着怀中的孩子走在花丛中。蝴蝶都环绕着婴孩飞着。
                        “这么招蝴蝶?你可是男孩子呢!”女子说着说着就笑了,没办法,看着自己的儿子被蝴蝶缠着后,那鼓鼓的小嘴,心里就很开心。这是她的儿子。
                        “那娘以后叫你羽幽好不好?幽是你的名字,羽是娘的姓氏。”
                        .
                        三岁的羽幽完全是活泼开朗的小孩子。长相犹如玉娃娃的他,让他娘异常的喜爱。
                        一次钓鱼中,小羽幽放走了一条鱼。他的娘亲问他为什么,他说,“那只鱼儿说,他生病了。我们不能吃它。”
                        “儿子,这话不能乱说!”
                        “我真的听到了!幽不骗娘!”
                        ·
                        不知何时,两人的谈话被听到,羽幽从三岁开始第一次被别人叫怪物。原本不明白的他,在五岁时终于知道了。
                        五岁时,他因为娘亲差点失足使用了法力,被自己的娘亲亲口说了一句,“你是怪物,怪物。你迟早有一天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怪物。”
                        “娘,为什么?我……”做了什么吗?
                        最后一句还没说完,就被他的娘亲拉倒崖边。
                        “我不能让你变成你爹,不能。唯一能做的,就是杀了你。”
                        “为什么?你真要杀了我?”羽幽的眼泪不断的落下,在他被扔到崖底的那一刻,他看到他娘亲亲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原来,你还是爱我的。”
                        .
                        闭上眼要感受生命结束的那一刻,却被断一截的树给救了。
                        “哈哈哈,连老天都不要我死。哈哈哈,既然如此,娘,我会留着你的那一份活下来。”我唯一的亲人,再见。
                        .
                        在崖底生存几乎快一年多的时候,羽幽救下了倒在崖底的一个比自己小的弟弟。
                        “长的可真好看,怎么这么不珍惜自己呢?”轻笑一声,将男孩放到其他小妖给自己造的房子里,便开始做起了饭菜。
                        将做好的饭菜端去后,就见小男孩醒了。
                        “唔,好漂亮的哥哥啊!”
                        “告诉漂亮的哥哥,你叫什么?”
                        “我叫……云?暮?”
                        “忘了吗?”
                        “没有,漂亮哥哥,我叫尘。”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6-25 11:05
                          2.尘的到来,让一直不怎么开朗的羽幽慢慢的有了笑。
                          这天,羽幽带着尘一起在外玩耍。可是,因为几个外来人的闯入打破了。
                          “你们是谁?”羽幽坚强的站在尘面前。
                          “你是谁?把我儿子还来?”其中之一的女子看到尘很激动,第一时间推开羽幽抱起尘,“暮云,真好,你没死。”
                          来人就是皇甫一家。
                          “你是谁?放开我,我要哥哥!”
                          羽幽听到尘的呼唤,本想起身的他被一个声音打断,“暮云,哥哥在这。”
                          “你不是哥哥,我要哥哥!”
                          “你这孩子,他就是你的哥哥朝云啊!”皇甫夫人迫切的想要唤出尘的记忆。羽幽完全没听到皇甫夫人的话,他沉浸在尘有亲哥哥的事实。尘因为哭的难过,没过多久就睡了过去。
                          “对不起!”
                          皇甫丈夫惊讶的看着这里的环境,一口咬定,“你拐走我家孩子,又在这里弄出这样的地方。你是怪物!”
                          皇甫丈夫看着皇甫夫人抱着昏倒的尘,不,是皇甫暮云。窃窃思语道,“把这烧了吧!看起来就不吉利。”
                          羽幽听到那个大人叫自己怪物,母亲一事在脑海里又重新播放了一遍,“我不是怪物!我有母亲!”
                          皇甫丈夫和皇甫夫人完全不听劝,支走皇甫朝云带走皇甫暮云,就随处点火。
                          羽幽的眼里充满了仇恨,一道很强的吸力从身体内穿出,将那些火全部吸到体内后,已经看不到他人了。
                          哭泣的声音一直徘徊在崖底,只有被烧过的木材能证明刚刚发生的一切。
                          .
                          羽幽度过了半年后,也知道尘是回到自己家了,“你过得还好吗?应该很幸福吧!”
                          沉迷于回忆的他,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每当他要去村里买菜时,总会有人说他是怪物,一开始大家都不信。可是,一传十十传百,所有人都开始不待见他。他就再也没出过门。
                          村里的大家都看在他是小孩的份上没有在计较。
                          .
                          骁月兵的突袭,意想不到。
                          听到外面传来惨叫声的羽幽,很利落的跑了出来,“出事了,尘,尘怎么办?”话虽这么说,可是看到凶神恶煞的骁月兵,心里有些打退堂鼓。
                          心里想着,“尘,坚持住。我找人来救你。”
                          羽幽恋恋不舍的跑走了,当他发觉自己跑了很远后,才发现自己放弃了解救的机会。懊悔的自责,让他哭了很久。
                          “谁在那?”
                          一个雄厚的声音吓到了羽幽,羽幽打着哆嗦看着那穿着盔甲的男子,“我……我的……村子被入侵。死……死了……好多人!”
                          “你叫什么名字?”
                          “幽。”
                          “你是羽露的儿子?你知道你的父亲是谁嘛?”
                          羽幽完全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我,我是你的父亲。幽这个字,还是我和露一起想的。”男子着实开心,笑得也很猖狂。
                          “你是叫焉幽?”
                          羽幽摇了摇头,完全不答话。
                          “难道叫羽幽?”男子见羽幽既不答话也不摇头,便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唐唐男儿,取这个名字太过寡断,既然我们在这里相逢,以后你就叫焉逢吧!想来,露应该不在了。不然,你也不会孤身一人在这。我叫焉胜,一名将军。以后,是你的父亲。”男子二话不说的带着羽幽回到了军营。
                          唐云龙看着焉胜,疑惑的问了一句,“这孩子?”
                          “我儿子,怎么样,和我很像吧!”
                          “确实很像,只是,这孩子你是怎么找到的?”
                          “有缘自然相逢了。”
                          唐云龙也不在多说什么,看着羽幽,眼里充满了赞赏。
                          而羽幽则是看了一眼唐云龙后,眼底充满的芥蒂。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6-25 11:06
                            3.“你给起名字的时候,怎么没有好好想想呢?”
                            回到军营,唐云龙便领着几个将士把情况都报告上去了。可是,当说到要成立的队伍时,焉胜的脸都黑了。
                            只听丞相说,“这新队伍就叫飞羽,昵称都按照古天干排序,首领焉逢,接下来是端蒙、游兆、强梧、徒维、祝犁、商横、昭阳、横艾尚章。组成飞羽的两个部分:飞之部、羽之部。”
                            “丞相,实不相瞒。小的有一个儿子,因为名姓焉,小的叫他焉逢。”焉胜为难的看着丞相。丞相点了点头道,“给孩子换个名吧!或者,给他一个队伍,做个补偿。”
                            焉胜有苦说不出,苦涩的眼神诉说着他的无能为力。
                            “谢丞相!”
                            退下后,唐云龙责怪着焉胜取名的鲁莽。
                            “我这不是想给孩子补偿吗!谁会想到……”焉胜越说越懊恼,就在两人陷入沉思时,羽幽走了进来。
                            “你……在戏耍我?”羽幽疑惑的看着焉胜,刚刚听到新队伍的事后,他就觉得焉胜很奇怪。明明不熟,却愣是拿父亲这两个字告知自己。
                            “没有,我怎么可能呢?不如,我叫你焉幽?”焉胜期盼的看着羽幽,可是,等来的是羽幽的冷淡,“不用了,我叫羽幽,永远。”羽幽说完就跑了出去,完全不在乎这些带自己来到这里的人。毕竟,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他只想尘陪在身边就好。
                            这次的出走,是那么的任性。唐云龙没有在劝焉胜,道,“这孩子看着挺聪颖,却不会做事。既然你相信缘,他迟早有一天会回来的。”
                            .
                            时间流逝的很快,羽幽是在十四岁的时候,再次和焉胜遇到的。
                            这时候,飞羽已经成立。
                            那所谓的焉逢,也在唐云龙身边待了一年。
                            这时候的焉胜,已经显得格外苍老。“孩子,答应我吧!回到家里,我们一起好好的生活。”
                            “我过得挺好。”已经长开的羽幽这时候非常好看,长长的睫毛使他的眼神显得很深邃。还未褪去稚嫩的娃娃脸,让他异常的吸引人。
                            可是,期盼亲情的他,终究妥协了。
                            回到尧汉,看着眼前比自己大一岁的焉逢,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这是首领的徒弟,当时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破了。”焉胜温柔的介绍着。
                            “自己生存都照顾不好自己,能成大事吗?”羽幽学着唐云龙的语气,眼神看着唐云龙充满了杀气。
                            “胡闹,怎么可以这么看前辈呢?”焉胜敲了敲羽幽的脑袋,表示对这个儿子很无奈。
                            而唐云龙的脸都黑了。
                            焉逢看着羽幽,就想到好久之前被抓走的弟弟。心里想着要对羽幽好一点。
                            “我是焉逢,你叫什么啊!”
                            “……”羽幽不怎么理会,他现在很不想和这个抢了他名字的人说话,明明知道自己就叫羽幽,但是,焉胜给他起的名字他也好喜欢。因为是他的亲人给他的名字。
                            焉胜看着羽幽没回话,温柔的教导着,“哥哥跟你说话呢!”
                            “哦!”
                            羽幽轻描淡写的回话,让焉胜很无奈。焉胜虽然很想让羽幽变得开朗。但是,他不敢凶。因为,他并不了解羽幽。可是,看着羽幽暗淡的眼神,也知道羽幽是真的很喜欢自己给他取的名字。
                            和唐云龙还有焉逢告别后,便带羽幽回了府上。“以后,这就是家。”
                            “希望不会是梦!”
                            又是一句轻描淡写。焉胜听着就像扎近心里的针一样。
                            “不会是梦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6-25 11:08
                              4.唐云龙是在焉胜牺牲后的第二天收羽幽为徒的。收羽幽为徒后,只是教羽幽学了保命的武功和一些零碎的兵法。好让羽幽长大后可以谋一点职务。
                              羽幽很聪明的为自己谋得组队的权利,自己取名叫十杰。
                              再一次被屠村的事件中,羽幽救下了其中之一的孩子,因为粮食紧缺,很多人都反对。羽幽就带着孩子离开了。今后,再也没出现。
                              ━番外·完━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6-25 11:08
                                羽幽摇了摇头,看着暮云一脸期盼的看着阿瑶,赫然说着,“暮云,这是阿瑶。医神,也是毒神。话说,暮云,你是有已逝的亲人吗?”羽幽最终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的爱人。”
                                羽幽觉得自己不该问,但是,还是不忍暮云流露出难过的表情。
                                阿瑶就有些耿直了,“你应该很想让她复生吧!但是,逝者既已不在,真正应该做的,是让逝者安息才是。”
                                “死丫头,不说话会死啊!”
                                “二哥!”阿瑶埋怨的看着从身后走来的蓝衣男子,委屈的捂着头。
                                “笛箫,别把我们的妹妹打傻了。”羽幽淡笑的走上前,与暮云坐在二人对面。阿瑶是敢怒不敢言。
                                几人并没有因为暮云的加入而尴尬,反而跃跃欲试的要和暮云畅聊一番。
                                阿瑶心智尚小,请你莫跟她见识的好。”笛箫温柔的解释着,希望暮云别跟这小丫头计较。暮云也表示没关系,原本就清冷的他,在几人面前,也只不过是没有多大的孩子。
                                “你叫暮云对吗?我叫阿瑶,你可以叫我瑶,或者和他们一样叫我妹妹。”阿瑶花痴脸的看着暮云,让暮云瞬间不好意思起来。
                                羽幽再次挑了下眉,见怪不怪的摇了摇头。
                                笛箫就有些看不下去了,再次敲了敲阿瑶的脑袋,“啊!二哥太坏了,大哥,你管管二哥。”
                                “咳,笛箫,真敲傻了就难办了。”
                                “唉,也罢。阿瑶,你只会叫你大哥。”笛箫作出一副委屈的表情走了,留下的是阿瑶调皮的表情。
                                看着笛箫朝着前方硕大的房屋走去,暮云最后还是问了一下这里。
                                “这是呢,是我们十杰和朋友一同建造的。有很多房间,以后若是有空可以来这里住一段时间。”羽幽走到厨房门旁边,拿出木材就用戟枪劈开了。“这里,是我们的家,以后,也可以是你的家。就看你愿不愿意了。”羽幽笑得很开心,虽然,没能等到自己要等的人,但是,家里能多一个成员,也是很开心的一件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6-25 11:12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6-25 12:30
                                    暮云还记得小时候那个漂亮哥哥吗


                                    暮云不知如何回答,因为,他有义父义兄。但是,明明刚相处没几个时辰的几位,让他恋恋不舍。
                                    羽幽看着暮云迷离的眼神,轻笑道,“没关系,我们可以等。就算你不加入我们,我们不也是朋友了嘛!”
                                    暮云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话语。有的,是几个刚认识不久的人,坐在一起吃了一顿及其开心的一顿饭。

                                    回到云舞阁,天色也蒙蒙亮了。
                                    羽幽的话,一直在心头回荡着。
                                    想着想着,竟想到了兰茵,还有兰茵的死。
                                    原本平静的心,瞬间加剧。剑气的狂躁,更是肆无忌惮的猖狂着。暮云立刻打坐了起来,与之抗衡。
                                    这时,商睿走了进来。
                                    “唔!”暮云终究撑不住剑气的狂躁。
                                    “暮云,你的剑气又发作了!”商睿手搭在暮云的肩上,毫不在意的为暮云克制着剑气的发作。
                                    暮云的气息稳定了,整个人恢复了清明。
                                    “义兄,暮云是不是又差点伤着你了。”暮云明显是知道自己剑气发作的情况,很是担心的看着商睿
                                    “没事暮云,只是你的剑气怎么忽然发作了?”
                                    听着商睿的疑问,暮云自然不会隐瞒,但他也不会说出今天发生的事,只是半真半假的说,“今天是兰茵的忌日。 义兄,兰茵真的可以复活吗?”暮云边问边想着今天阿瑶说的话,他心有余悸。
                                    “为兄什么时候骗过你,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让兰茵,完好无损的回到你身边。”商睿并没有看出暮云的哪里不对,因为,暮云眼里的担忧和无错,并不是装出来的。
                                    暮云不在思考这些让人哀伤的话题,却忽然想起商睿来到自己这,一定有自己的理由,“义兄,你突然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为兄知道你不喜欢世俗的斗争,所以向来不问骁月的事务。可是这次的情况有些危机。尧汉飞羽,已经出现在幽山。飞羽十杰,以古天干为序,每人都有其独特本领。暗中为尧汉执行秘密任务,逐渐名扬天下。其中带头的名叫焉逢,此人天资聪颖。被名将唐云龙看中,收为关门弟子。不仅在武艺上尽的唐云龙真传。兵法造诣,更胜于蓝。有以一敌万之能。所以为兄不得不向你开这个口!”商睿说出了自己的来意,表示自己没有人可以用了。
                                    暮云则是很奇怪,飞羽十杰,与十杰到底是何等关系?但是为了十杰,他并没有问出自己的疑惑。便坚决的回答着,“义兄,你放心。我即可前往流马渊,不为骁月,只为义兄。”
                                    商睿把手暮云的肩上,只听暮云说。
                                    “有我在,焉逢必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6-25 16:19
                                      流马渊

                                      毒蝴蝶来的很突然,焉逢庆幸自己提前发现。便开始阻挡着毒蝴蝶。飞羽其他人也纷纷注意了起来,一起齐心协力对付着外来的敌人。

                                      暮云看着这些飞羽成员,奇怪的发现,这里并没有羽幽等人的影子。但是拒他了解,羽幽等人的实力,和这帮人比起来要好多了。

                                      来不及多想,便立刻化为剑气之龙,冲向焉逢
                                      “哪里来的剑气之龙?”艰难的接下迎面而来的剑气之龙,难免的心惊,暗叹自己挡住了攻击。

                                      与剑气搏斗一番后,剑气恍然间变成一位白衣少年。焉逢被打到一旁。

                                      “铜雀竟有此等白衣高手。”

                                      “好一个焉逢。”

                                      两人的内心都在肺腑。

                                      两人再次动身打了起来,直到多闻使出现。暮云觉得不能再拖了,便震开焉逢的钳制,飞到多闻使旁边,击退士兵,将剑放在多闻使脖子上。 离多闻使远的士兵,纷纷举起箭,并不敢有风吹草动。

                                      “白衣,你若伤他,我定将你碎尸万段!”

                                      “飞羽焉逢是吧?只要你斩断索道,我就放了他!”

                                      焉逢本想说什么,多闻使却插口道,“焉逢,不用管我。马上放箭。”

                                      暮云和焉逢都觉得双方难缠,本想智取。却被多闻使一句话打破,“放箭啊焉逢,执行命令!流马渊一旦失手,军粮尽失。幽山之战,必将失败。”
                                      暮云觉得这个人很烦,便将剑多闻使更进一步。 多闻使瞬间安静了。

                                      焉逢则是看到了商横的到来,立刻决定放箭。与横艾一起救下了多闻使

                                      而暮云在放箭的同一时刻就将多闻使打下悬崖,自己则是跑到悬崖另一边跳下去,幻化出剑气之龙,连同索道一同斩断。
                                      令飞羽等人着实吃惊。

                                      流马渊失守,立过军令状的多闻使即将要被处斩。羽幽等人也收到了流马渊失守的消息,听到是白衣所干的,便赞叹着暮云的实力。

                                      多闻使催促着屠夫行刑,屠夫快刀斩乱麻,刀刚下去就被两股碰到一起的能量波动给弹开。

                                      横艾灵鸟身上下来,看着看热闹的阿瑶,问,“你想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我就是要让屠夫斩了多闻使,难道不对嘛!多闻使看管粮食不力,流马渊失守。死罪一条。我阻止你犯下了罪,你应该感谢我才是!”阿瑶的一番话,让飞羽几人异常的愤怒。阿瑶完全不像昨晚的样子,整个人充满了霸气。
                                      飞羽等人完全不知该说什么,横艾见此,便说道,“丞相说不可杀!”
                                      阿瑶完全不把这句话看在眼里,轻佻的笑了一下,就离开了。
                                      祝梨疑惑的问着,“这是谁啊?那么拽?”
                                      焉逢皱眉道,“不知道!”
                                      飞羽众人疑惑的看着多闻使,多闻使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人,是丞相请来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6-25 21:19
                                        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6-25 21:21
                                          我来了,楼楼想我不?


                                          系统又秒删,,好气哦!截图开启。。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6-25 21:24
                                            加油加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6-25 23:22
                                              羽幽追着阿瑶和笛箫满院子的跑,等几人跑累了,才发现天色快要黑了。便各回各的房间做自己的事去了。

                                              夜晚,羽幽习惯性的出门散步,却看到横艾身上隐约散着金沙的样子跑过。
                                              “这不是仙子爱上凡人才有的状况吗?难道……那目的是什么……不行,一定要弄清楚。”羽幽缓步的赶上去,看着沉静在伤痛的横艾,心里还是有一些同情的,拿出衣兜里装着的内丹,扔给了横艾,“吃下这个,你将不再是仙子。也不会有沙化,东西已经给了,要不要是你的事。”羽幽说完就走了。
                                              横艾似乎没有发现有人跟着自己,羽幽的出现,着实吓到了她。她看着手里的内丹,想着那人说出了自己仙子的身份,那一定是愿意帮她的,就吃下了内丹。
                                              一直观望着的徒维感激的看着羽幽离开的身影,如果他没有看错,那个内丹因该是一个拥有千年力量的内丹。而且,可以改变体质。看到横艾吃下后,心里一丝开心让他不经意间笑了一下。离开后,去了采药的地方,便看见研究药材的阿瑶
                                              “嗯,对,就是这个。嗯……可是,这样弄就成了药,不是毒了。哎哟,制毒不容易啊!”阿瑶手拿远古的药方纠结着,“喂,看了这么久,也不来帮帮忙嘛?按理说,会来这里的都是会点医术的吧!”
                                              徒维点了点头,便开始帮阿瑶研究药方。实话实说,徒维彻底被刷新了三观,阿瑶的医术,是及其精湛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6-26 22:11
                                                我来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8-06-27 02:31
                                                  羽幽晃来晃去,晃到了笛箫房间。
                                                  “还没睡?”
                                                  “那么多声音,怎么可能睡得着。”笛箫苦涩的笑了笑,“好想旭。”
                                                  “那要不,密林那里吧!”羽幽看着笛箫想睡睡不成的样子,心里泛着担忧。不过,想到是夜晚,便和笛箫去了邽岭山道的密林处。期间,阿瑶与徒维告别后,见到他们,也跟着来了。
                                                  “我还以为你们不会来呢?”
                                                  一位身穿银衣,带着遮着上半脸的面具的人道。
                                                  羽幽轻咳了一声,道,“是啊!没有你,我们是真的怎么都睡不着啊!”
                                                  笛箫激动的抱了抱旭,道“兄弟啊!想死我了。”
                                                  旭笑了笑,丝毫不觉得笛箫夸张。
                                                  阿瑶完全没有说话,眼神金光闪闪的盯着笛箫和旭的互动。羽幽无语的捂着脑袋。
                                                  ·
                                                  几人又聊了几句,旭体贴的找了几个舒服的树枝,让几人躺了过去。
                                                  “大哥,你累吗?”笛箫望着唯美的夜景,忽然想到了曾经。
                                                  “能收获到你们对我的好,不累。”羽幽淡淡的说了一句,嘴角微扬。
                                                  “以前,你救下了我。带着我离开了你那丰衣足食的生活。我渴了,你找水给我喝。热了,第一想到的也是我。那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愿一个毫无相干的人出事。”笛箫越说越心酸。
                                                  羽幽不知道笛箫提这个到底是要说什么,只是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认识你。”
                                                  “后来,你来到这里。被身为树妖的旭所伤,却还是用坚强打动了他。在这里寻找各种资源,创造了现在的家。用执着的心,为家里添了那么多成员。大哥,二弟很想告诉你。很希望暮云可以加入我们,我们也会一直一直帮你寻找尘。”笛箫不会忘记羽幽做的一点一滴。
                                                  .今天,看到飞羽一群人的相处,笛箫觉得,他应该表示一下自己对羽幽心甘情愿的服从。
                                                  一旁的阿瑶用眼神,不断的告诉着两位兄长,还有我。
                                                  “虽然三哥和弟弟妹妹们在秘密行事,但是,他们也一定会支持大哥的。”
                                                  ·
                                                  旭很满足的看着笛箫的睡颜,体贴的用树枝固定着笛箫的身体。其实,他会接受这么多人来这里,是因为笛箫。
                                                  笛萧,原本发现你是崆峒印时,本想把你弄会原型。但是,现在我不想了,只想好好的守护在你身边。”
                                                  旭手拿着笛箫先前忽然不见得箫,心里一种满足感用在心头。
                                                  .
                                                  本来打算只享受这一刻的他,忽然发现有人在靠近密林。不过,那人似乎只是将路线用幻景掩盖了。看着那通近密林的路,也知道这是其他人的恩怨。但是,想到还在休息得笛箫和羽幽还有阿瑶。便想着如何把这些人赶走。
                                                  .
                                                  羽幽在管轼出现之时就醒了,看到被护的死死地笛箫,按按鄙视着旭那见色忘友的行为
                                                  笛箫第二个醒来的,发现自己被护的模样,小小的说着,“我不是小孩子了。”着实把阿瑶给弄醒了,阿瑶一睁眼,就看着笛箫,道,“二哥,你们虐死狗了!”
                                                  笛箫脸刷的白了,“老四,想打架吗?”
                                                  阿瑶委屈的收起刚刚略显兴奋的样子,冷哼了一声,便去到了旭那里。
                                                  等她到的时候,羽幽已经到了。
                                                  “既然那是你们的朋友,那我就把他带过来。其他人,我必须赶走。”旭谈判的说着,羽幽赞同的点了点头。
                                                  “那老头的寿命似乎没有多久了,不如……”
                                                  “随你开心吧!我们又不是心慈手软之人。”羽幽平淡的说着,似乎不觉得一句话决定他人的生死有何不可。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6-27 11:29
                                                    最近灵感少的可怜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6-27 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