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玄女吧 关注:1,777贴子:5,090

回复:下一世《玄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十一、越矩
“你……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炙热的目光快要把玄女的侧脸融化了,看得她很是不自在!
“好看!”戏谑又扣人心弦,玄女转眼看到的是明亮的眼睛又深情款款的脸,那让她无论七万年前还是七万年后都控制不住去迷恋的脸!那双眼像是有吸引力一样!
“莫要再拿本宫开玩笑,后果你承担不起!”七万年前他对她的勾引没有拒绝,那时她以为他心里跟她所想的别无二致,终是负了她!
“你……”
“放肆吗?我就是放肆,你想如何处理我?”顺势将她的细腰搂紧,两人几乎贴在一起,呼吸打在对方脸上!她虽年长了十几万年,这脸皮却是薄得很,温怒的小脸上一片红晕,看得他甚是欢喜!
“乖,别动,现在可是在腾云,小心摔下去!”不再逗她,爽朗的笑声看向前方!
不知为何,玄女总觉得刚才被他调戏了!却总是发不了火,下到大紫明宫,便用力的推开他来,他倒是放开了些,却是没松手!玄女心里很是抓狂!又不得不控住自己,那么多翼兵看着,她得端着!
“见过翼君……”
“见过……翼后……!”翼兵和宫娥有些惶恐!却不敢多想!
“退下吧,本君想和翼后走走,不必通传小公主接驾!”难得她对自己不排斥,他得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两人交握的手却都在按自较劲!
“是!”
“你放开我,离镜……你要做什么,放开本上神!阿!”玄女想甩开他,却是敌不过他!‘他的法力为何长了这么多?以前怎么没发现!’没想到他突然停下,一头撞进他的胸膛!他倒好,顺势搂着她!
“玄儿这么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了吗,你知道对你我可是没什么定力哦!”
邪魅的话语,见她害羞的小脸勾唇一笑!
“谁投怀送抱了,我叫你放开本宫你听不……唔……离……”突如其来的吻,玄女一惊,推锤他的胸膛却是无济于事,那人没有放开她的意思,甚至将他抵在石柱上,防止她乱动!
“我好想你……阿玄……玄儿!”不知过了多久,离镜终于离开了她的甜美,她有些呼吸不畅,托着她的身体怕她站不稳!她还是那么害羞!他很满意!
“你……!”玄女很生气,居然被他强吻了,更气的是自己居然没有抗拒这个吻!鼻子突然一酸眼眶一红,倔强的不去看他!
“对不起!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以后不会了,玄儿请务必给为夫一个机会,让我向你证明,在以后的岁月,生生世世,只爱你一人!”这样深情的告白离镜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哪怕跟司音的情最浓时,也没有如此想过,以前他想守护司音,活在当前,而现在对阿玄,他想的是永远!
玄女活了数十万年,离镜是她唯一爱过的人,若是七万年前听到如此的情话,定是欢喜的,可现在,她已经不是当初的玄女了,她后怕,有了太多的顾虑!
“别哭,以后再不要流一滴眼泪,我舍不得!”抚上她的脸轻拭那滴晶莹,情话一套一套的,却也是真心!
“离镜……,你现在跟我说这些,不觉得晚了吗!”她是忘不了他没错,但现在的她,已经不能跟他在一起了!也不想赌了!
“不……阿玄,不晚,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一定……”
“一定什么?就算我还爱你,我也承认我忘不了你,只是时过境迁,我不是当初的玄女了,我们终究是回不去了!”急忙打断他,怕再听下去自己会动摇,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装作风轻云淡!
“我不信,你骗我,你一定还在气我,怨我对不对?”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强迫她面对着自己,离镜不相信,他只求她给他一个机会,他们一定可以永远在一起!
“你忘了,我现在是天族的战神,九天玄女,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就算婚配,也是天族人,又怎会嫁给异族,前世我什么都不是为了你背叛了天族换不来你的爱,而今,我贵为尊神,受四海八荒敬仰,你又怎会相信我会为了你放弃如今的地位?让自己从天族的骄傲变成耻辱?”说清楚也好,狠心不去看他,就一次把话说清楚,好过纠缠!
“呵哈哈……哈哈,离镜啊离镜,真是可笑,把心爱的女人伤害透了又奢求她能回忆转意!”看着眼前的玄女,离镜突然觉得好遥远,比当初她离开时更甚,她就在眼前却不能拥有!
“离镜,我们都忘了吧,回不去了,你只是我玄女漫长生命中的过客,我历劫时的过客,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就算不是你也会是别人,唯一的意外就是应儿,她本不该出生,是我强行将她生下,这本是逆天而行,大逆不道,你且好好将她抚养长大!慢慢的你会从我记忆中消失,遗忘!”那么伤人的话,玄女故意说此重话,想快速断了他的心思,只是不想在纠缠,放过彼此!
“唔唔唔……”离应听说娘亲来了,开心的等了好久也没见娘亲来看她,便出来寻,却亲耳听到这样的话!
‘应儿……!’
站在不远处的孩子抽泣不停,小脸满是泪水!
离镜没有过去抱她,眼眶猩红的看着玄女,他无法相信刚才听到的话!她说要忘了他?连他们的孩子她也不要了吗?
“娘亲……孩儿以为娘亲很忙,所以没空来看孩儿,竟不知道娘亲如此不喜欢孩儿!”离应受到伤害,不愿让任何人哄抱!哭红的眼睛直直看着玄女!剜心不过如此吧!
“应儿……对不起,娘亲对不起你,你原谅娘亲好吗?”
“娘亲怎么会不喜欢你,娘亲好爱你!”蹲下想要去抱她,孩子却往后一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8-06-28 01:38
    这个尺度大家能接受吗,不行就改改再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8-06-28 05:47
      十三、崆峒印
      “父君父君!娘亲怎么了,为什么不起来呢!”小离应以为娘亲还在睡觉,便乖乖坐在旁边,也不说话!
      “娘亲只是累了,应儿出去玩吧,一会娘亲醒了父君带她去看你好吗?”对于这个掌上明珠离镜也疼到骨子里,她可爱的样子跟阿玄一样!
      “生生世世…………”
      玄女梦呓般一直反复这句话!却好似并不开心!
      ‘阿玄……阿玄,你究竟怎么了,可否让我为你分担!你愿做翼后我便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你若舍不得天族尊神的地位,我便舍了这翼君之位随你而去,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拒我于千里!对不起,过去伤了你的心,对不起!我爱你!’
      “崆峒印?可那是东海氏人族的瑰宝,又怎会拱手交出呢?”折颜有些想不出有什么办法!
      “…………”
      鸦雀无声!一阵沉默!就知道是这样!
      “如果不行,只有硬抢了!”眼中露出危险的光芒,在离镜心里,六界会如何他不关心,他只有阿玄好好的!
      “这……其实这也不防是种办法!值得考虑!”东华帝君表示赞成!
      剩下折颜和墨渊面面相觑!也没否定!
      “阿玄不肯说,一定是因为她不敢说,又或者她也不清楚!”东华只能想到这些了!
      “她前些日子在十里桃林,举止异常,我猜想她是忘了,只是要想找到心魔根源所在就必须借助崆峒印,否则别无他法!而且,时间不多了,她发作次数越来越多,如果被人利用,恐怕又是一场危害六界的灾难!”倘若心魔不醒倒不用担心,只是心魔如果强大到控制意志,恐怕阿玄就不是阿玄了!
      “你们几个在这嘀咕什么呢,该不会又在商量怎么害本宫吧!”玄女爽朗的端着果子,手拉这小离应!
      “…………”
      这都被她猜到了!几人心虚的低头喝茶!
      归墟之国
      “王!真的要抓那翼界公主吗,那翼君……!”
      “**,让你去就去,待本王重生之日便毁了这天地六界,一个翼君,本王根本不放在眼里!”
      “是,属下就去!”
      “九天玄女,我们很快就要再见面了!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看着黑色海水里的倒影,他很是满意!
      “不过你这倒是挺快啊,这才多久不见,孩子就这么大了!看来你这后娘当得还是很开心的!”棋子落下,摇摇头调侃!
      刚要反驳一翻便听到身边奶声奶气的小离应上前跟折颜讲道理!
      “我娘亲才不是后娘,我是娘亲亲生的!是吧娘亲?”说完还拉着玄女的衣袖求证!
      “呃……对啊,应儿别听这个老凤凰瞎说,你当然是娘亲亲生的了!”蹲下捏捏离应粉嘟嘟的小脸蛋!满眼笑意!
      “今日是人间七夕,你准备一下,我们去游玩一下!”走近宠溺的替她整理耳边凌乱的青丝!
      玄女也乐得自在,既然两情相悦,便也不在扭捏!
      “哎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是啊,也不考虑下我们这下孤家寡人的感受!”一向专心下棋的东华帝君也不禁打趣道!
      “哦?我说怎么近来帝君怎么如此清闲,原来是被青丘那位小殿下甩了,这活得久了,真是什么都能见到,谁能想到我们曾经的天地共主,活了近三十万年的帝君,居然被一个几万岁的小孩子……!哎呀,还真是丢我们上古众神的脸!”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玄女近来心情甚好,抬脚踩在两人的棋局上,还边说边摇头,一副欠揍的样子看把东华帝君气的!
      “要不要我亲自送你们一家下凡间?”丢了颗白色棋子过去,被玄女一把接住!
      “别,我怕被雷劈!”完了带着孩子走在前面,不知道走到哪里又把那棋子扔了回来!
      “有劳翼君了!看好她了!”
      两人换了刚才调侃打趣的样子凝重道!
      “阿玄是我的妻子,我定护她周全!二位上神放心!”拱手见礼便追上妻子女儿,前面开心交谈的两人是他最重要的人,他一定不会让她们再陷入危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8-06-28 12:36
        沙发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8-06-28 14:06
          哎呀,不够看哪,都想养肥点再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8-06-28 14:06
            有的有的楼楼快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8-06-28 22:07
              (⊙_⊙)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8-06-29 09:26
                今天白天没时间,可能晚上十点以后更,估计两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8-06-29 13:17
                  没看见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8-06-30 03:31
                    发了被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8-06-30 05:36
                      好烦,我没来得及备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8-06-30 05:37
                        又得重新码,烦死这破百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8-06-30 05:37
                          十四、
                          “慢些,娘亲都追不上你了!”纯白色的百褶裙,外罩广袖轻纱,一身凡装却也遮不住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尤其是那一直在她身后的男子,暗青色的装束,星辰般的眼睛甚是明亮,宠溺的眼里只有那一抹白色,是写不尽的深情,路经之处无不艳羡这一家三口!
                          “娘亲,父……阿爹,孩儿第一次随父母游玩,可否多在凡间逗留几日呢?”吃着糖葫芦,小手拉着玄女的衣角,轱辘着无辜的大眼,仿佛她也知道只要娘亲答应,父君就一定也会答应!
                          “娘亲自是乐意,可是你阿爹有很多公务……”
                          “无妨,我已经处理好了公务,这几日为夫就专心陪伴妻儿!”说着又把那爪子抓到桌边的柔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玄女总感觉这次回来后这离镜情话是信手拈来,说得颇为拿手!倒是自己这张老脸总是被他撩得红透!
                          被他看得很是不自然,转移视线摸摸小离应!
                          “以前除了姑姑都没人愿意跟孩儿玩,这下好了,娘亲和阿爹和好了,那娘亲什么时候再生个小宝宝来陪孩儿玩耍呢?”
                          “噗……咳咳!”突如其来的话让玄女猝不及防呛到内伤!
                          “可还好?”连忙放下碗筷拍拍她的背,又倒了杯水!
                          “小孩子不好好吃饭,谁教你这些古怪的问题啊!”玄女觉得是不是自己活的太久跟不上现在小孩子们的思维了!
                          “阿离说的呀,他说孩儿不能耍赖让娘亲抱,要让父君抱,说是会动了,对,胎气!”小离应萌萌哒交代,懵懂的样子甚是可爱!
                          “你这个蒜苗高的小娃娃懂什么叫胎气阿,别听阿离乱说,他那是话本子看多了!”伸手擦了擦她的嘴角,一脸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样子,心想以后不能让她总去天宫了,免得被阿离和那成玉带偏了!
                          “帝君说,娘亲就是太保守才活了几十万年才遇到父君,说是……对铁树开花!让我千万不要那么大年岁才寻真爱,不然四海八荒全都只剩下儿孙辈的了!”小离应越说越起劲,觉得很是新鲜!
                          离镜倒好也不制止,倒是一脸含笑暧昧在看着玄女,瞟了一眼她平坦的小腹,在心里下了个决定,‘阿玄,我要将你永远绑在我身边,再添个孩子好像也不错!’
                          见他一脸阴谋的样子玄女感觉背后凉凉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咳……咳那个,娘亲跟你父君,你看啊,你一个孩子就够了,是吧,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说,快吃饭吧!”东华这个老不要脸的,居然说我是铁树,看本上神回去可不得好好整你!
                          “阿嚏……”
                          “哎呀……让你平时厚道些,看,也不知是哪位仙家在背后诅咒你呢!”折颜不改一如既往的毒舌本性,摇摇头偷笑!
                          “你去通报王上,翼君和九天玄女一直贴身跟着那小公主,我们没机会下手!”暗处几道目光紧盯着饭店里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
                          夜晚
                          将熟睡的小离应抱回房间,又设了一道法障离镜才离开!
                          “这初云山甚是美不胜收,却被你设了一道道法障,怎么?有本上神在,你还怕有人敢闯不成?”坐在窗边,手里拿着酒杯,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借着月光,今夜她甚是风情!与之前神圣不可侵犯的时候不同!
                          “有如此貌美的娇妻,为夫实在担心有人将你看了去!”说着将她拉下拦腰抱在怀里!
                          “你?可是想我了?”见他眼底藏不住的情欲!玄女自是知道他想些什么!
                          “自是想的,从大紫明宫那一夜,你我很久没有亲热了,你难道就不想为夫吗?”暧昧的在她耳边有意无意的吹着热气!引得她全身一僵!他自然察觉到,只是她活了近三十万年却还是如此宛若处子,他何德何能,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连应儿都知道按年岁你都是我孙辈了,你竟如此对待长辈?”调笑的搂着他的脖子,柔夷轻抚他俊美的脸庞!
                          “想不到玄女上神竟是喜欢在夫妻闺房趣事中提这些,莫不是想添些乐趣?”离镜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将她放在床榻欺身而上!
                          “你……”
                          热烈的吻将她剩下的话吞入腹中,变成暧昧的呓语!施法变走两人身上的衣服!
                          “离镜……!你……”
                          大手顺着而下摸向那平坦的小腹,似是做了什么决定!
                          “玄儿,再为我生个孩子!”不等她的答案便继续低头埋入那片温柔乡!
                          小木屋在一片祥和,屋里却一点点升温,一道道法障,却也挡不住百花齐放,似是庆祝!一夜淤昵!明日又是一个好天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8-06-30 07:14
                            先发一章,但求不要再被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8-06-30 07:15
                              加油,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8-06-30 12:12
                                等待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7楼2018-06-30 22:5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8-07-01 13:01
                                    十六、重生的人王
                                    “应儿并不知道人王的事,她说那天有个人说带她去找娘亲,便跟着去了,后来人王把她送到翼界,让她先回大紫明宫!”从无恨海回来后玄女就没说过话,总是一个人发呆,也不愿见人!唯一让她有点反应的便是应儿!离镜纵使再气,见她被悲伤笼罩,终是不忍心质问于她!能做的便是静静地陪着她!
                                    “谢谢你!”谢谢离镜没有逼她,谢谢他照顾好女儿,纵容她的任性!这样的日子只怕是不多了!第一次她有了无力感,谁说神仙就能为所欲为?
                                    “你我既是夫妻,早就是一体的,又何必言谢!”心里的气被爱压过,将她圈在怀里,是什么让她如此悲伤他不知道,却必然与那蚩尤有关,阿玄!无论发生什么事,我必不会丢下你让你一人承担!冰凉滴到玄女肩窝,不知为何,这样的啊玄总让他回忆起七万年前初见,越是久远的记忆越是清晰!想来我们从昆仑墟山下第一次见面便注定纠缠不清了!吻了吻她的青丝将她搂得更紧了些!
                                    “哈哈哈哈……!墨渊!本王以为你也会像其他天族人一样焦急的想着如何将我封印,看来!是本王低估了墨渊战神的耐心!”蚩尤得意的来到昆仑墟,笑声回响整个山上上下!
                                    “我为何要焦急?邪不胜正,你一定会像二十万年前一样,不会有好下场,就算不是我,也自然会有人将你封印,灰飞烟灭!”墨渊在大殿上打坐,他早就知道蚩尤到了昆仑墟,弟子们不是他的对手,想必今日来昆仑墟是宣战的!
                                    “邪?什么是邪?天族就是正?本王不信,你们天族下旨屠尽人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苍生?现在你跟我说邪不胜正?那天族为何能维持着这数十万年来的和平?呵……!也许你说得对,邪永远是邪,所以我回来了!因为这个天地需要新的领导者,需要我人王,人类的第一个王!”蚩尤愤怒的质问着墨渊,他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天族无法回答的感觉,这能证明天族当年的错!
                                    “当天祭落日下去,天将不会再亮!”扔下这句话便消失了!
                                    “师父……!”叠风带着众师弟们冲进殿中!确是只看到师父一人!
                                    “人王蚩尤!这一天终是要来了!”墨渊没有回答弟子们的话!径直走到殿外,看着即将落下的落日!
                                    九重天
                                    “众爱卿,人王蚩尤再一次重生,必然为锅六界,不知众卿家有何良策?”天君为了人王蚩尤的事焦头烂额,而这四海八荒众神也拿不出办法!只能看向一边的东华帝君!
                                    “距天祭只有三日,蚩尤如今已不是当年的人王,他法力无边,若找不出他的弱点,只怕六界在劫难逃了!”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东华也确无更好的办法!
                                    “阿……!这可如何是好!这……!”引得众神一阵恐慌骚动!
                                    “却也不是没有办法,天君可还记得崆峒印!”墨渊想起崆峒印能通古今,或许能够一试!
                                    “上古神器崆峒印?”天君站起,若是崆峒印能对付蚩尤他倒是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去寻!
                                    “是,前些日子我辗转东海,终于找到,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也未可知!”将崆峒印变了出来,一时透亮了九重天!
                                    “这便是崆峒印?只是我听说想找到蚩尤的弱点还需知他二十万年来的心历,要他将手放到这崆峒印中,这谈何容易?”这上古神器自是威力不凡,只是要如何能让蚩尤放手于崆峒印才是要事!夜华问出问题所在,只是东华和墨渊也答不上来!
                                    “翼君离镜!你就惊讶我为什么可以出入你这大紫明宫吗!”一身白衣,对于离镜的反应蚩尤有些意外!
                                    “你恐怕太高估了自己,你不过是元体,真身怕也是在那永不见天日的黑海之中!”是,离镜早就料到蚩尤会来,因为阿玄!
                                    “看来是本王小看了翼君!”走到玄女画像前,蚩尤伸手拿下,满眼嘲讽!还有一些愤怒!
                                    “你就不问问,我为何来找你?”
                                    没有了往日里风流倜傥的痞气,多了些阴沉稳重!离镜走过去拿过蚩尤手里的画!
                                    “人王今日来,不是来告诉本君当年的事的么?”
                                    “你爱九天玄女?”蚩尤也不介意,随意一坐!
                                    “这是本君与阿玄的私事,没必要向你交代!”离镜有些不高兴他总三句话不离阿玄!语气自是重了些!
                                    “若是没有别的事,本君失陪!”
                                    “你就不好奇吗?”蚩尤恢复一本正经,眼里的光芒变得锋利!
                                    “当年九天玄女凭一己之力将本王打败,你就不想知道她与本王的关系吗?”离镜虽表面平静,捏紧的拳头却出卖了他,蚩尤得意一笑!
                                    离镜想立刻离开,只是却抬不开脚步,他太想知道阿玄的过去了,他太想替她分担,究竟是什么让她二十万年还无法释然!在蚩尤与阿玄见面的那一刻开始,他似乎明白了!只是今日得到了证实!
                                    “她是本王的未婚妻!当年天族以卑劣的手段赢得了战争,是她!九天玄女骗了我!哈哈……我是第一批人类,灵魂不死不灭,本王用了二十万年!这一次,我要天族血债血偿!”一声巨响旁边的桌椅化为泡影,蚩尤现在只有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8-07-01 19:0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8-07-02 00:06
                                        十七、离间
                                        “本君不知道你与天族的恩怨,也不想知道,左右阿玄是我的妻,我在乎的也只是一个她而已!”离镜心虚的反驳,是阿,他从未了解过她的过往,她虽与他终日交颈而卧,却好似从未走进她的内心!
                                        “天族早就忌惮翼族,灭族是迟早的事,他们是决不会让天族的战神下嫁给翼君,她才元神归位便这么快与翼君你在一处,难道翼君就没有怀疑过吗?”吃定离镜的弱点,他一定会因为青玄而方寸大乱,就像当年的自己一样!
                                        “人王今日若是为了离间我与阿玄而来,那真是让你失望了,我爱阿玄的心尤其坚定,不管她是为了什么而与我在一处,我都不在乎!翼族与天族会如何也不用人王费心!请吧!”阿玄为何与他在一处他自己最清楚!天族和翼族如今交好,还需共同御敌,就算天族有意吞噬翼族只怕也是数万年后,离镜从未担心过!
                                        “你就不担心她不爱你吗?亦或者她更爱本王,本王遇上她的时候,她天真烂漫,她第一次下凡,对所有东西都好奇,她说我们相识的那段时光是她最开心快乐的时光!后来,天族要屠尽人类,他们觉得人类是他们所创造的,所以必须被他们控制,凭什么?人类应该有自己的想法,也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本王向天族发动战争,只要赢得那场战争人类便可以摆脱天族的控制,本王没想到,天族派来应战的居然是她,天族的战神九天玄女!九天玄女,她骗了我!”从平和到愤怒,蚩尤依然记得伏魔剑挥下时她决绝的样子!
                                        离镜从未像今日这般在意他与她的年岁!更多的是在遇上他之前她孤单的走过十几万年!明知她与蚩尤之间……!她却从未告知,他可以容忍她的任性,她的隐瞒,即使她心里还有别人,只要她愿意在他身边,却不可容忍她不爱他!
                                        “本君相信阿玄!”
                                        “是吗!若是你真的相信她,又何必动气?承认吧,你在害怕!害怕她离你而去,害怕她的心里还有我!哈哈……!”达到目的后蚩尤得意的离开大紫明宫!
                                        握紧了拳头,全身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冷!离镜被激怒了,蚩尤知道阿玄是他的软肋!
                                        化作一团烟便离开了大紫明宫!
                                        十里桃林
                                        “话说大战在既,你不……!翼君?”话说到一半,折颜便见离镜似乎有些怒气的出现在他这十里桃林!平时他都会让人先通传再进来!
                                        夜华同白浅来找折颜商量蚩尤的事便也在此,见离镜到来,径直朝玄女过去!
                                        “他说的可是真的?”抓起她的手,比往日力道重了些!眼睛通红的紧盯着她!
                                        “告诉我!他说的不是真的!”他不相信,他不知道是怎么了,越来越受不了她与别的男子有任何关系!
                                        “什么真的?”玄女本就心思涣散,面对他突如其来的质问有些莫名其妙!
                                        “今日蚩尤来找过我!”想来可能有些吓到她,看她无辜的神情确马上就想相信她!
                                        “什么?你说蚩尤找过你?”听到的蚩尤白浅就不淡定了,自从听了他的故事不禁好奇,她确想见识见识这传说中的人王是何等人物!却又见两人不太对劲,干笑着走到一边!
                                        “听到他来见我,你却是一点都不担心吗?玄女!在你心里,可有我离镜半点位置!”悲凉的放开她的手,自嘲笑着,眼里更多的是深情!
                                        听说蚩尤去找他她是有些意外的,只是一愣,他便如此在意!他从未如此严肃认真的与她说过话,见他眼里满是受伤,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想抱抱他,却最终没上前,什么也没说!他终是失望的转身离开!
                                        “唉,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这样的事折颜也算见得多了!明明相爱的两人非要折磨的你死我活!
                                        “罢了,刚才说到哪了?”
                                        看着离镜离去的方向,折颜若有所思!
                                        “我奉旨在轮回中保护并且帮助未来天君!父神之子!直至他元神成熟转世归来,我便算历完这劫!至于为什么会成为玄女并陪了未来天后有这么一段荒唐的的过去,我也不知道!”玄女对于这七万年来的恩怨早已放下,除了离镜!
                                        “那这么说来还真的误会一场!夜华不识冲撞了娘娘。还望娘娘勿怪!”夫唱妇随夜华行礼白浅也跟着!
                                        “罢了,都过去了!或许是因为我逆天行事,所以才出了这诸多连我都无法预料的事!也许就是天意呢!”敲打着手中的玉萧!若有所思!
                                        “今日夜华前来,还有另一件事,当年娘娘与蚩尤大战,可知他有何弱点?”想起了最重要的事,此事迫在眉睫便想着碰碰运气!
                                        “弱点?没有!”玄女歪头思虑再三并没有想到什么!再细想便觉得心口疼得紧!
                                        “阿玄,阿玄……!”折颜紧张的叫醒她的思绪!
                                        “王……?折颜?”不知为何,突然一阵晕厥,有看到折颜紧张的神情!
                                        “折颜,娘娘怎么了!大战在即……!”白浅难得的正经!都知道九天娘娘与蚩尤是最了解的对手,这战神都病倒了谁去应战蚩尤阿!
                                        “可能太累了,你们就先回去了吧!”折颜回屋看着昏睡梦呓的玄女,阿玄,早知会如此痛苦,当年便不该让你一人迎战人王!究竟发生了何事!
                                        刚才他好像看到了心魔,却又不像,更像少女时期的啊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8-07-02 19:05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8-07-02 23:59
                                            十八、心魔
                                            “一、二、三!哦呵呵……!”飞舞的蝴蝶慢慢停在手上,青玄在桃林飞舞玩耍!天真烂漫!确是吓坏了折颜!发现房间没有阿玄的身影,出来才看见!……准确来说是刚成上仙的玄女!
                                            “折颜?你去哪里了!我怎么会在这里?”见折颜愁眉不展的样子青玄不明所以,总感觉哪里不一样,却没有多想!
                                            “没……!我去向父神请安,你……没事吧?”试探着问道!难道现在的……这个才是阿玄的心魔?太多问题想不明白,或许得马上告诉墨渊和东华才行!
                                            “折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青玄突然的认真让折颜一楞!生怕自己哪里露了破绽!
                                            “我怀孕了!你为什么不说!”青玄用力一排折颜的肩膀!笑的甚是开心!只是她不明白,她什么时候跟蚩尤哥哥有了孩子了!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偏头无辜的样子让人担忧!
                                            折颜本想等她醒了再告诉她,毕竟大战在即,这个孩子来得确不是时候,所以也只有他一人知道,现在看来,更加不能说了!免得激怒了心魔!
                                            “墨渊这次陪父神征战北荒得到一样稀奇东西甚是有趣,我们一起去瞧瞧如何?”折颜想着只能先把她骗到昆仑墟在一起想办法,免得她又跑了!
                                            “好啊!我也好久没见到墨渊哥哥了!”青玄的笑让折颜心虚,便拉着她向昆仑墟而去!
                                            “还请墨渊上神务必替离镜保密!阿玄如今神思涣散,不能再让她分心了!”
                                            “翼君为何不能亲自告诉她呢,或许她更加希望与你一起……”
                                            “墨渊哥哥!”阿玄俏皮的跑上前!离镜墨渊皆是一楞!阿玄从未叫过他哥哥!
                                            而离镜见是她眼神一亮,见她似乎不认识自己,神情单纯没有波澜!连忙转头询问的看着折颜!
                                            “你是……?”青玄努力的回想确是始终想不起来!
                                            “你不认得我?”离镜眉头一皱!心口猛的一阵疼痛!
                                            “折颜说你此次去北荒得一稀奇宝物,可是这面镜子?”青玄被一样漂亮的东西引开注意力!女孩都喜欢这些东西,她也从未见过如此清晰透亮的镜子,一时高兴便想伸手去摸摸看!
                                            “不要碰……!”
                                            墨渊还没来得及阻止!便见她已经将手伸了过去!
                                            “嗯?墨渊哥哥好生小气!”
                                            “我以王的名义起誓,生生世世,只爱青玄,若有食言,人神共愤,魂飞湮灭!”镜面发出强光,瞬间后暗淡,青玄的过往出现在上面!
                                            “我以神的名义发誓,生生世世……!跟随人王哥哥,永不分离!”轻纱白衣,头戴花环面向黑海,甜蜜起誓,相忘而笑!
                                            “她……!好像忘记了,记忆回到了二十万年前!”面对两人担忧的表情,折颜只能压低声音简单的说道!
                                            随着画面转向别处,皆是两人相处的美好时光!
                                            有人欢喜有人愁,青玄开心的看着自己蚩尤的过往!丝毫没注意一直在她身侧痴痴紧盯着她炙热目光!
                                            离镜终是吐了口鲜血!有些窒息的感觉,原来你真的……!即使失忆了也只记得与他的过往!原来蚩尤说得都是真的,当年的你年少单纯,竟与他有这样一段过去!你梦里总念着的竟也是他!或许真的像你说的,我离镜只是你的劫,你在我身边也只是因为应儿!现在他回来了,你选择忘了我与应儿吗?
                                            “我要去找人王哥哥,我要告诉他,我们有孩子了!……!”青玄抬起手,那里的若隐若现的红光,是怀孕后才会显现的!
                                            折颜急忙转头看向离镜,此时阿玄说出的话只怕会让他如凌迟!
                                            “你怀孕了?”听到这个消息离镜激动的上前扶着她的双肩,哭笑不得!以为就要失去她了,这个消息又让他欲成全的心重新燃起,或许他们还有可能呢!或许这个孩子的到来就是天意,不忍他的父母分离!
                                            “是啊!是人王哥哥的!我得快点告诉他!”青玄没有躲开他,或许是因为他是墨渊的好友,手轻轻抚上小腹!脸色娇羞如花!
                                            “好!但是人王哥哥他有事,等他忙完了我们再去告诉他好吗?”离镜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如今的阿玄如孩童般天真,哄着她让她先答应不去人间!将她扶到一边坐下!
                                            ‘阿玄,这是我的孩子,我离镜的孩子,我知道!’忍住拥抱她的冲动,蹲在她面前直直的盯着她的还平坦的小腹!
                                            “翼君!有件事我们必须要告诉你!”安抚好青玄,墨渊和折颜将离镜叫了出来!
                                            “我知道!她不完全是阿玄对吗?”离镜早就看出来了!
                                            “本来我们很担心崆峒印会让她被激怒,只是你也看到了,上面只有她与蚩尤的过往!所以,她并不是阿玄!准确来说她是阿玄的心魔!如今阿玄的意志怕是被她吞噬了!”墨渊担心离镜会带着她远走,离开这六界,若是如此,阿玄怕是再也回不来了,心魔迟早会识破的!
                                            “也许蚩尤的弱点就是……!”
                                            “不行!我绝不会让她涉险!更何况她现在还有了我的孩子,我便更不会让她去出战!”离镜从未如此坚定的对天族说过不!倘若阿玄清醒他却也相信她,只是如今,阿玄怀了他的孩子,便只是他离镜的女人!天族的事他通通不在乎!蚩尤要屠尽这四海八荒与他何干!他只要她!
                                            “她是阿玄的三魂之一,就是分身,三魂本是一体,或许当年打战蚩尤她用了分身去接近过他,没想到分身居然有了自己的思想!人魂不一便出现如今的情况,亦或许是因为蚩尤的重生刺激了青玄,所以她在这时候醒了!好在青玄只记得属于她的那部分记忆!”折颜梳理了近来阿玄的反常,只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8-07-03 14:47
                                              下集预告:“你们天族就是一群卑鄙无耻之流!”
                                              “想知道吗?盘古开天劈地以来,神人魔的第一个谎言!是她!你们的九天玄女娘娘,天族的战神!是她让所有人变得越来越虚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8-07-03 15: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8-07-03 17:13
                                                  写了我心里想的故事,期待下文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8楼2018-07-03 22:59
                                                    楼主今天没时间,明天下午争取更两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8-07-05 00:45
                                                      楼楼,说好的两章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8-07-07 11: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8-07-07 1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