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玄女吧 关注:1,777贴子:5,087

下一世《玄镜》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下一世《玄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6-24 10:56
    七万年,是我历的最长最刻骨铭心的劫,一切都是因果,当我重新活过,终究明白得太晚,亦或者,又是另一劫?离镜,我为玄女一世,对不起众生,唯独没有对不起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6-24 11:01
      一、神祉归来
      “恭祝上神历劫归来……”
      在一片又一片九天玄宫喜庆恭迎声中,白鸟争鸣,随着一丝又一丝心旷神怡的仙气临聚在青鸾殿上,玄女临聚元神逐渐睁开眼,月白华服淡灰披纱,那精致不可一世的气场耀眼得让人不敢直视!
      “哈哈哈……本天君恭候多时,历经二十万年,我天族战神荣归,值得庆贺三十三日啊!”天君领着众神侯在九天玄宫大殿中!上古神祉回天没有谁有他更高兴了,有这位连他都没谋过面的上神在,这四海八荒的平定自然更加稳固,各方自然不敢轻生狼子野心!
      “有劳天君亲自迎候,玄女领情!”玄女空灵有气场的淡淡回应,这数十万年了,除了慵懒靠在一旁的东华帝君却没见到熟悉的面孔,初醒的伤情也实难过多话语!
      “参见上神……”
      天君身后的两位想必是夜华的父母亲,自然还有四海八荒众仙家,全都捐手行礼,无一人抬头直视!
      “免礼!”
      玄女眼神坚定直视前方慢慢走下大殿,二十万年了,恍如隔世,玄女还是玄女,只是二十万年这场劫似乎留下了太多,又仿佛什么都没有!
      “玄女……?”
      惊讶的不只白浅,离镜三百年来没有如此失态过,上一世玄女因历劫刻意封印了容貌,又因少上这天宫,旁人自是不认得,但离镜和白浅却比谁都清楚,眼前这个夺目的上神便是’玄女’!
      “放肆!”
      堂堂上古神祉九天玄女岂容他人直呼其名,对其不尊?东华帝君看到当年携手同行的老友归来自是心愉,却也不容谁对她不尊!
      “帝君……”
      凤九欲言又止,她的姑姑也是上神,东华从没如此呵斥过任何人!
      “浅浅是夜华未过门的妻子,一时失言,还请上神容我代妻请罪!”夜华也曾一时神,却也很快反应过来,此玄女非彼玄女,就算是恐怕也不是他们所识得的玄女了!天君更是为他们捏了把汗,倘若这位上神发怒,他是没有理由袒护的!
      “青丘白浅向上神赔罪,还请上神责罚!”白浅欠了欠身,虽有疑惑,却也没在众人面前问起,而这位一直活在传说中的的上神居然是……玄女!她有些愣神!
      时隔三百年,很短却又仿佛过了好久好久,离镜原以为再也不可能见到她了,她犯下大罪,即使坠入轮回只怕也是……!他日日懊悔,倘若当初他对她多些柔情,他们这夫妻也不至于做的如此悲哀可笑,只是,他万没想到他所期待的成了真,会是这样一种场合和身份!’玄女,有些话我想问你’!
      “罢了,本上神寂灭了这二十万年,今日老身元神归来不想大动干戈!起来吧!”
      ”天君,待玄女调息两日便亲上九重天拜见,今日本宫有些乏了,让他们都散了吧!”玄女本就从来不会多与小辈们计较,更何况今日她却没有心思处理这等事!而大殿中一道炙热目光着实令她不自在,转而向天君婉约下了逐客令!
      ”是……如此便不打扰上神了!”天君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九天玄宫!玄女便顺势靠座在台阶上!百鸟依旧环绕这天宫直至三十三天!
      “想必这二十万年过得甚是丰富,这一回来就带了桃花!”东华也是明白人,那离镜欲言又止和直勾勾的眼神……
      “东华……这数十万年来可是发生了很多事!”一睁眼玄女就知道,他法力尽失!
      “自是太多,阿玄,那翼君……”
      “东华,我现在真的感觉不太好!”没待东华问出口,玄女便已红了眼眶,却又强撑着不让那晶莹滑落,脸上的笑让人心疼!
      看到昔日骄傲不可一世的九天玄女,这天地间的战神,他的生死之交,第一显现如此伤情的一面!他想他能做的也就是在她身边,让她有个依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24 12:57
        二、昆仑墟
        “想要见你一面还得看看黄历挑个良辰吉日,最重要的还要有缘分,否则还真是难于上青天啊!”人没见先闻其声,折颜去九天玄宫扑了个空,转而又才来到昆仑墟!
        “呀!你……”折颜刚到后山莲池旁,便看到桃树下靠着一个酒鬼!而墨渊和东华只是在一旁默默地陪着!
        “你这是怎么了,这二十万年不见,一见怎么这幅德行!”折颜看了看旁边的散财童子般存在的两人问道!
        “老凤凰,你来了,数十万年不见了,你这身打扮还是那么风 骚,呵呵呵……隔……”玄女自顾自的接过他手上的桃花醉,也不知道没有没看清折颜!
        “白真见过上神……”有折颜的地方当然少不了白真了,听闻他今日要去见那位威名赫赫的战神,他便跟着,没成想却是如此,倒也随和许多!只是那天听小五说起这位上神和玄女有多像,这样看来确是神似!
        “免礼!”
        “老凤凰,你不厚道啊,带了人来也不说一声,老身好歹也是上古神祉,不要面子啊!”好似酒话又似一本正经,甚至都没有动身起来!
        “你这是喝了多少,你们两也不管管!”从一开始的戏谑到神色担忧,折颜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我现在法力尽失,实在是管不住啊,你来了便好,我也好下去休息休息!”东华从台阶上起来,眼里充满了担忧却还是什么也没说!
        “这二十万年,她必是过得比常人艰辛,她醉了,我们还是先送她去休息吧!”墨渊也实在看不过去,便施法让她睡去!
        “想想数十万年前,盘古开天地,我们几人随天地而生,而后随父神征战四海八荒,本想能清静了,却不曾想……”看着睡去依然痛苦的玄女,再想到当初……其余几人无不感到心疼,人类有求上苍,神庇护,可神从来没有帮到过自己!
        “想要查她这二十万年来的经历怕是连司命星君都没办法说清楚,只有等她自己开口了!”折颜拿起自己带过来送玄女的桃花醉无奈道!
        “阿玄元神归位那天,在九天玄宫我见那翼君好像知道些什么,只是当时阿玄并没有跟他说过话,如今看来,有些话得好好问问离镜了!”东华撑着头悠悠开口!
        “只是,我们都是亲眼看到过他那翼后,却是没有一丝有关阿玄的仙气阿!”折颜看向玄女,如今她确是当初的阿玄,她与那翼后虽神似却完全不同,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不成!
        而墨渊至始至终也没有多发一言!
        三个月后
        “又是好时节,今日天气甚好,老凤凰可愿陪本上神人间一游啊?”一觉睡了三个月的玄女醒来像是变了个人,正所谓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这一觉睡醒却也想通了许多事!
        “哎!别,我可没空,为了你老人家我是许久没见到真真了,既然你也恢复野性了,我也得回我那桃林了!”折颜可是一点不客气的表示拒绝!
        “见色忘友,世态炎凉啊!”玄女霸气侧漏的坐在石椅上把玩着扇子。
        “少来,去人间一趟别玩野了,我想此刻已经有很多人等着拜会你这尊大神了!走了……”折颜可得赶紧溜之大吉,他家真真可是在桃林等着他下棋呢!
        “折腾了这些日子,你倒是过来了!”不知何时,墨渊出现在背后!
        “放心吧,我是谁啊,九天玄女,战无不胜的战神,岂有能难住我的事!今日我去凡间看看,二十万年了,归位后一直浑浑噩噩,难得心情不错,去转转!”玄女没有回头,只是把酒瓶放下便向外走去,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起她这二十万年来的经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6-24 14:18
          男女主马上要见面了,你们希望轻虐还是使劲儿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6-24 14: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6-24 15:25
              四、前尘往事
              “我交代你的事,可是查清楚了?”太晨宫中,除了那小帝姬,东华帝君好久没有为一件事如此上心过了!
              “额……这关于上神的前尘往事因太遥远,实难详探,司薄上只是留着寥寥几笔,想来二十万前,有人刻意隐去上神轮回的轴线!”司命星君惋惜之余尚还有些遗憾,这上古神祉的八卦可不是谁都能探听的,利用职务之便本想能满足自己的好奇之心!
              “能如此悄无声息隐去此事,只怕是父神有意而为之!罢了,此事万不可宣扬,若是有人前来问……”
              “帝君放心,司命明白!”司命也算一点就透的明白人,恐怕这些时日得闭关潜心修养了!
              “参见上神!”
              白浅一来,小仙娥们恭敬行礼!
              “免礼,我今日来有些事想要问问司命星君,你们带路吧!”白浅是未来天后,本没有她去不了的地方,奈何这九重天她来无数遍却依然会迷路!
              “上神……司命昨日便已闭关,奴婢们不知道他在何处!”小仙娥们战战兢兢,深怕说错一个字!
              “闭关……我知道了,下去吧!”把玩着手中的玉清昆仑扇,白浅若有所思!
              “浅浅,近来你总神思不定,可是为九重天上神的事烦忧?”夜华放下手上的事务揽她入怀!
              “我有些放心不下,倘若她真是我识得的玄女,为何没有丝毫往日气息,若不是,又为何如此相像,虽我与她之间恩断义绝,绝不可如从前,却因师傅与团子,我实在不能将她如平常人对待!”白浅这些天便是为此事伤神,若她是一般小仙也算作罢,只是现如今她摇身一变成了这天地间最尊贵的上神,实难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更何况那玄女的心性她是知道,只怕她……
              “我大约查问了些许,却是少有收获,天君也知之甚少,只知她二十万年前平定神与人王的战争后便消失了,司命想必也不会知道更清楚!”夜华倒没有过多担心,倘若她真是那翼后,前尘往事,怕也只是随风一场!
              “嗯,我去过九重天了,司命闭关,想必也是有意为之,只是想来……折颜与师傅还有东华帝君,天史中记载,当年最早随父神征战的便是他们四人,折颜近来忙着跟四哥下棋种树,也是多说无用,便自己查问,却是一无所获!”也罢,既是战神,又是天族,想来也是自己多疑了!
              大紫明宫
              “二哥,你怎么又在这喝酒,当初你不珍惜,现在二嫂不在了,你又是何苦!”胭脂一回来便到这找离镜,想告诉他今日之事!
              “我知道是我明白的太迟,我追寻司音七万年,却是没将心思停在她身上过,现在她回来了,我的目光再也无法从她身上移开来,却也是四海八荒都众神都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她……再也不会追在身后叫我一声……君上!哈哈哈哈……”离镜含泪失笑的靠在这昔日她住过寝宫内,这是他七万年来最厌恶的地方,却又是如今他唯一能寻到一丝属于她的味道的房间!
              “你都知道了?”
              “今日我在凡间看到二嫂了!”胭脂在一旁坐下,看着外面漆黑,这大紫明宫越发的寒冷了!
              “嗯?……你遇见她了,她可与你相认?可曾问起应儿?”听到有关她的事,离镜瞬间清醒了几分,急切的拉着胭脂问!
              “没有,她说她是天族九天玄女,什么也没问,却留下了这个!”胭脂摇摇头说道,便又拿出今日她买的风筝!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二嫂为什么回来了却成了天族,但我想,二哥你如果还爱着二嫂,就应该去找她,将她带回,应儿很是想念她的娘亲!”说完胭脂便带着风筝去见应儿,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收到娘亲的礼物,想她定是开心的!
              “可她根本连看我一眼也不愿,我还能如何将她带回?”说来何其可笑,自己七万年的妻子,现在他却没办法将自己的翼后带回来!
              “既然来了,何必又不出来相见呢!”折颜小酌一口道!
              “老身是怕打扰了您老人家清修,故而才默不现身的!”接过刚倒下的一杯酒,石桌前坐下!
              “你可想清楚了,这一杯喝下去,可就彻底忘却前尘往事!你当真放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6-25 00:43
                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6-25 02:14
                  六、天宴
                  “上神,翼君又来了!”
                  “你转告他,本宫没空,让他回去吧!”这离镜怎么回事,吃错药了吗,这天宫他是跑的越来越勤了!天君都不拦的吗!
                  “上神,这次他带了一个小孩,他说您务必相见!”谁也不敢得罪,小仙娥只好原话转告!
                  “让他进来吧!不……本宫这就去!带他们到银河等我!”那日在十里桃林,玄女终是没有喝下那杯酒!摇了摇头,随即起身前往银河,不是不想让他们进来,只是这里充斥着酒气,实在不适合小孩看到!
                  “父君!娘亲真的会来吗?”应儿眨巴着大眼睛,甚是可爱,手里紧紧拿着风筝,姑姑说,那是娘亲送给她的,她格外爱护,睡觉也要放在最近的地方!
                  “会的,娘亲最疼爱应儿了,不会不见你的!放心吧!”蹲下刮了刮她的鼻子,将她抱在怀里!
                  “娘亲她会喜欢应儿吗,娘亲和画像像吗……”
                  ‘应儿……’
                  小小的身影站在离镜身边,天真可爱的拉着他问东问西!她手里的风筝有些破了,笑得甚是无邪,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心口绞痛难忍,我的女儿!娘亲对不起你!
                  “翼君!”
                  整理好情绪走到他们父女身后!有孩子在玄女尽量面带柔和!
                  “娘亲……”挣开离镜飞快向玄女跑来,玄女只觉得一个小小的团子向自己扑过来,紧紧抱住自己的腿,当初离开时她还在襁褓中,三百年过去,她都会叫娘亲了,那双明亮的眼睛与离镜一般无二!
                  “你是翼君的女儿吗?为何叫我娘亲呢!”玄女蹲下拉起她的小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娘亲何出此言,应儿也是你的女儿呀,娘亲是不是不喜欢应儿!故此不认孩儿了!”离应委屈的质问,小脸挂着两行清泪!
                  “哎,你别哭啊……”玄女有些手足无措,她从没带过孩子,不知道手该放哪里!
                  “娘亲你是不是生父君气了,故而不再回大紫明宫,也不来看孩儿!娘亲你不要孩儿了,可是孩儿舍不得娘亲,不想与娘亲分开!娘亲你原谅父君吧,这样孩儿和父君都不用整日里看着娘亲的画像过了!”
                  应儿甩出一连串的话,玄女只想将她哄好,不忍看她哭,从而也没否认!心中苦涩也努力平息,不想让离镜看出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像个小花猫!”
                  “娘亲不要孩儿了,孩儿心里难过的紧!”人小鬼大的离应趁机给自己的娘亲挖坑!
                  玄女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罪魁,似笑非笑的看着,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敢情这不是他的孩子一样!见她求救的眼神还故意清咳着装没看见!
                  “怎么会呢,娘亲最疼应儿了,你这么可爱,娘亲不会不要你的!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摊开手心变出一串糖葫芦,温柔的递给小哭猫!捏了捏她的小脸!
                  “娘亲给孩子买的吗,这九重天上也有吗?”小孩子最是容易满足的,看到糖葫芦瞬间便停止了哭泣,兴奋的接过!
                  “是方才……娘亲去凡间买的,喜欢吗?”也不管离镜那炙热的目光,见到女儿开心,便开心!
                  ‘阿玄,纵使你再不承认,却是瞒不了我,你看应儿的眼神跟从前一样,即使你有意克制,我也知道,你跟所有母亲一样,面对孩子总是散发出不一样的光辉!罢了,你不承认便不承认吧,我自己知道便好!’看着玄女拉着女儿指着银河边的星星,一股暖流穿过身心,原来心被填满只需如此简单!离镜不自觉的勾起嘴角,满眼温柔!
                  “孙儿见过天君!不知有何事吩咐!”接到紧急传唤,夜华风尘仆仆的赶来!
                  “刚刚接到若水河神的奏章,进来有鲛人出没,已经有多名神君失踪,怀疑与鲛人族有关,你这两日便下界去查看一下!”天君一脸担忧道,只希望真的只是一场单纯的事件!
                  “孙儿领命,孙儿告退!”
                  “阿玄,我们谈谈吧!”将熟睡的应儿抱到玄女的寝宫睡下后,离镜来到玄女身后!
                  “翼君贵为一方之主,近来我天族与翼族交好,但规矩还是摆在那里,本上神大你十几万岁,按辈分你该唤我一声上神!”玄女随意往桌上一坐,看不出任何情绪!
                  “哦?你我成婚七万年,如今孩子都这么大了,阿玄觉得,我是应该唤你上神还是夫人呢?”她没想上次那般呵斥,微小的变化离镜怎会没发现!阿玄,你不认是你还气我,如此也好,说明你心里终是有我的!
                  “翼君怕是又糊涂了,你可看清楚,我可是你那翼后?本上神今日心情不错,便不与你计较,老身累了,翼君若是没有其他事便退下吧,让别人知道你在我九玄宫呆这么久,怕是会惹来不必要的流言!”喝下最后一杯,玄女起身欲走!
                  “阿玄……”有些话越拖只会让彼此越来越远,离镜从后面将她抱住,眷念的将下巴靠在她的肩窝,就算自己的举动会被她出手所伤也不会松手!
                  “放……放肆……”
                  “离镜,你可知轻薄本上神是多大的罪?”玄女没想到离镜竟是如此大胆,却也恨自己,明明说过要忘了,却还是沉醉他的怀抱!
                  “若是你真的讨厌我,以你的修为想挣开是如此简单,阿玄,你为什么不承认,你没有否认应儿唤你作娘亲,却是如此躲避我吗?”轻松将她转过来,只是依然没有放开距离!紧紧的盯着她!等她回答!
                  “离镜……!”
                  “上神,小仙奉旨前来……,小仙什么都没看到,小仙一会再来!小仙没看到……”司命忍住内心的震惊与八卦,更担心这位上神因被人打扰而迁怒于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6-25 15: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6-25 16:39
                      没人吖,我一个人的独角戏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8-06-25 19:14
                        发不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8-06-27 14:58
                          屡次三番被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8-06-27 14:59
                            能看到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8-06-27 15: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8-06-27 15:04
                                图片献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8-06-27 15:11
                                  瓦特?连图片也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8-06-27 15:19
                                    我不活了,发不出来,,图片也吞,这可如何是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8-06-27 15: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8-06-27 15:28
                                        再吞就不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8-06-27 15:32
                                          十一、越矩
                                          “你……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炙热的目光快要把玄女的侧脸融化了,看得她很是不自在!
                                          “好看!”戏谑又扣人心弦,玄女转眼看到的是明亮的眼睛又深情款款的脸,那让她无论七万年前还是七万年后都控制不住去迷恋的脸!那双眼像是有吸引力一样!
                                          “莫要再拿本宫开玩笑,后果你承担不起!”七万年前他对她的勾引没有拒绝,那时她以为他心里跟她所想的别无二致,终是负了她!
                                          “你……”
                                          “放肆吗?我就是放肆,你想如何处理我?”顺势将她的细腰搂紧,两人几乎贴在一起,呼吸打在对方脸上!她虽年长了十几万年,这脸皮却是薄得很,温怒的小脸上一片红晕,看得他甚是欢喜!
                                          “乖,别动,现在可是在腾云,小心摔下去!”不再逗她,爽朗的笑声看向前方!
                                          不知为何,玄女总觉得刚才被他调戏了!却总是发不了火,下到大紫明宫,便用力的推开他来,他倒是放开了些,却是没松手!玄女心里很是抓狂!又不得不控住自己,那么多翼兵看着,她得端着!
                                          “见过翼君……”
                                          “见过……翼后……!”翼兵和宫娥有些惶恐!却不敢多想!
                                          “退下吧,本君想和翼后走走,不必通传小公主接驾!”难得她对自己不排斥,他得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两人交握的手却都在按自较劲!
                                          “是!”
                                          “你放开我,离镜……你要做什么,放开本上神!阿!”玄女想甩开他,却是敌不过他!‘他的法力为何长了这么多?以前怎么没发现!’没想到他突然停下,一头撞进他的胸膛!他倒好,顺势搂着她!
                                          “玄儿这么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了吗,你知道对你我可是没什么定力哦!”
                                          邪魅的话语,见她害羞的小脸勾唇一笑!
                                          “谁投怀送抱了,我叫你放开本宫你听不……唔……离……”突如其来的吻,玄女一惊,推锤他的胸膛却是无济于事,那人没有放开她的意思,甚至将他抵在石柱上,防止她乱动!
                                          “我好想你……阿玄……玄儿!”不知过了多久,离镜终于离开了她的甜美,她有些呼吸不畅,托着她的身体怕她站不稳!她还是那么害羞!他很满意!
                                          “你……!”玄女很生气,居然被他强吻了,更气的是自己居然没有抗拒这个吻!鼻子突然一酸眼眶一红,倔强的不去看他!
                                          “对不起!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以后不会了,玄儿请务必给为夫一个机会,让我向你证明,在以后的岁月,生生世世,只爱你一人!”这样深情的告白离镜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哪怕跟司音的情最浓时,也没有如此想过,以前他想守护司音,活在当前,而现在对阿玄,他想的是永远!
                                          玄女活了数十万年,离镜是她唯一爱过的人,若是七万年前听到如此的情话,定是欢喜的,可现在,她已经不是当初的玄女了,她后怕,有了太多的顾虑!
                                          “别哭,以后再不要流一滴眼泪,我舍不得!”抚上她的脸轻拭那滴晶莹,情话一套一套的,却也是真心!
                                          “离镜……,你现在跟我说这些,不觉得晚了吗!”她是忘不了他没错,但现在的她,已经不能跟他在一起了!也不想赌了!
                                          “不……阿玄,不晚,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一定……”
                                          “一定什么?就算我还爱你,我也承认我忘不了你,只是时过境迁,我不是当初的玄女了,我们终究是回不去了!”急忙打断他,怕再听下去自己会动摇,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装作风轻云淡!
                                          “我不信,你骗我,你一定还在气我,怨我对不对?”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强迫她面对着自己,离镜不相信,他只求她给他一个机会,他们一定可以永远在一起!
                                          “你忘了,我现在是天族的战神,九天玄女,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就算婚配,也是天族人,又怎会嫁给异族,前世我什么都不是为了你背叛了天族换不来你的爱,而今,我贵为尊神,受四海八荒敬仰,你又怎会相信我会为了你放弃如今的地位?让自己从天族的骄傲变成耻辱?”说清楚也好,狠心不去看他,就一次把话说清楚,好过纠缠!
                                          “呵哈哈……哈哈,离镜啊离镜,真是可笑,把心爱的女人伤害透了又奢求她能回忆转意!”看着眼前的玄女,离镜突然觉得好遥远,比当初她离开时更甚,她就在眼前却不能拥有!
                                          “离镜,我们都忘了吧,回不去了,你只是我玄女漫长生命中的过客,我历劫时的过客,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就算不是你也会是别人,唯一的意外就是应儿,她本不该出生,是我强行将她生下,这本是逆天而行,大逆不道,你且好好将她抚养长大!慢慢的你会从我记忆中消失,遗忘!”那么伤人的话,玄女故意说此重话,想快速断了他的心思,只是不想在纠缠,放过彼此!
                                          “唔唔唔……”离应听说娘亲来了,开心的等了好久也没见娘亲来看她,便出来寻,却亲耳听到这样的话!
                                          ‘应儿……!’
                                          站在不远处的孩子抽泣不停,小脸满是泪水!
                                          离镜没有过去抱她,眼眶猩红的看着玄女,他无法相信刚才听到的话!她说要忘了他?连他们的孩子她也不要了吗?
                                          “娘亲……孩儿以为娘亲很忙,所以没空来看孩儿,竟不知道娘亲如此不喜欢孩儿!”离应受到伤害,不愿让任何人哄抱!哭红的眼睛直直看着玄女!剜心不过如此吧!
                                          “应儿……对不起,娘亲对不起你,你原谅娘亲好吗?”
                                          “娘亲怎么会不喜欢你,娘亲好爱你!”蹲下想要去抱她,孩子却往后一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8-06-28 01:38
                                            这个尺度大家能接受吗,不行就改改再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8-06-28 05:47
                                              十三、崆峒印
                                              “父君父君!娘亲怎么了,为什么不起来呢!”小离应以为娘亲还在睡觉,便乖乖坐在旁边,也不说话!
                                              “娘亲只是累了,应儿出去玩吧,一会娘亲醒了父君带她去看你好吗?”对于这个掌上明珠离镜也疼到骨子里,她可爱的样子跟阿玄一样!
                                              “生生世世…………”
                                              玄女梦呓般一直反复这句话!却好似并不开心!
                                              ‘阿玄……阿玄,你究竟怎么了,可否让我为你分担!你愿做翼后我便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你若舍不得天族尊神的地位,我便舍了这翼君之位随你而去,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拒我于千里!对不起,过去伤了你的心,对不起!我爱你!’
                                              “崆峒印?可那是东海氏人族的瑰宝,又怎会拱手交出呢?”折颜有些想不出有什么办法!
                                              “…………”
                                              鸦雀无声!一阵沉默!就知道是这样!
                                              “如果不行,只有硬抢了!”眼中露出危险的光芒,在离镜心里,六界会如何他不关心,他只有阿玄好好的!
                                              “这……其实这也不防是种办法!值得考虑!”东华帝君表示赞成!
                                              剩下折颜和墨渊面面相觑!也没否定!
                                              “阿玄不肯说,一定是因为她不敢说,又或者她也不清楚!”东华只能想到这些了!
                                              “她前些日子在十里桃林,举止异常,我猜想她是忘了,只是要想找到心魔根源所在就必须借助崆峒印,否则别无他法!而且,时间不多了,她发作次数越来越多,如果被人利用,恐怕又是一场危害六界的灾难!”倘若心魔不醒倒不用担心,只是心魔如果强大到控制意志,恐怕阿玄就不是阿玄了!
                                              “你们几个在这嘀咕什么呢,该不会又在商量怎么害本宫吧!”玄女爽朗的端着果子,手拉这小离应!
                                              “…………”
                                              这都被她猜到了!几人心虚的低头喝茶!
                                              归墟之国
                                              “王!真的要抓那翼界公主吗,那翼君……!”
                                              “**,让你去就去,待本王重生之日便毁了这天地六界,一个翼君,本王根本不放在眼里!”
                                              “是,属下就去!”
                                              “九天玄女,我们很快就要再见面了!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看着黑色海水里的倒影,他很是满意!
                                              “不过你这倒是挺快啊,这才多久不见,孩子就这么大了!看来你这后娘当得还是很开心的!”棋子落下,摇摇头调侃!
                                              刚要反驳一翻便听到身边奶声奶气的小离应上前跟折颜讲道理!
                                              “我娘亲才不是后娘,我是娘亲亲生的!是吧娘亲?”说完还拉着玄女的衣袖求证!
                                              “呃……对啊,应儿别听这个老凤凰瞎说,你当然是娘亲亲生的了!”蹲下捏捏离应粉嘟嘟的小脸蛋!满眼笑意!
                                              “今日是人间七夕,你准备一下,我们去游玩一下!”走近宠溺的替她整理耳边凌乱的青丝!
                                              玄女也乐得自在,既然两情相悦,便也不在扭捏!
                                              “哎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是啊,也不考虑下我们这下孤家寡人的感受!”一向专心下棋的东华帝君也不禁打趣道!
                                              “哦?我说怎么近来帝君怎么如此清闲,原来是被青丘那位小殿下甩了,这活得久了,真是什么都能见到,谁能想到我们曾经的天地共主,活了近三十万年的帝君,居然被一个几万岁的小孩子……!哎呀,还真是丢我们上古众神的脸!”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玄女近来心情甚好,抬脚踩在两人的棋局上,还边说边摇头,一副欠揍的样子看把东华帝君气的!
                                              “要不要我亲自送你们一家下凡间?”丢了颗白色棋子过去,被玄女一把接住!
                                              “别,我怕被雷劈!”完了带着孩子走在前面,不知道走到哪里又把那棋子扔了回来!
                                              “有劳翼君了!看好她了!”
                                              两人换了刚才调侃打趣的样子凝重道!
                                              “阿玄是我的妻子,我定护她周全!二位上神放心!”拱手见礼便追上妻子女儿,前面开心交谈的两人是他最重要的人,他一定不会让她们再陷入危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8-06-28 12:36
                                                今天白天没时间,可能晚上十点以后更,估计两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8-06-29 13:17
                                                  发了被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8-06-30 05:36
                                                    好烦,我没来得及备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8-06-30 05:37
                                                      又得重新码,烦死这破百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8-06-30 05:37
                                                        十四、
                                                        “慢些,娘亲都追不上你了!”纯白色的百褶裙,外罩广袖轻纱,一身凡装却也遮不住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尤其是那一直在她身后的男子,暗青色的装束,星辰般的眼睛甚是明亮,宠溺的眼里只有那一抹白色,是写不尽的深情,路经之处无不艳羡这一家三口!
                                                        “娘亲,父……阿爹,孩儿第一次随父母游玩,可否多在凡间逗留几日呢?”吃着糖葫芦,小手拉着玄女的衣角,轱辘着无辜的大眼,仿佛她也知道只要娘亲答应,父君就一定也会答应!
                                                        “娘亲自是乐意,可是你阿爹有很多公务……”
                                                        “无妨,我已经处理好了公务,这几日为夫就专心陪伴妻儿!”说着又把那爪子抓到桌边的柔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玄女总感觉这次回来后这离镜情话是信手拈来,说得颇为拿手!倒是自己这张老脸总是被他撩得红透!
                                                        被他看得很是不自然,转移视线摸摸小离应!
                                                        “以前除了姑姑都没人愿意跟孩儿玩,这下好了,娘亲和阿爹和好了,那娘亲什么时候再生个小宝宝来陪孩儿玩耍呢?”
                                                        “噗……咳咳!”突如其来的话让玄女猝不及防呛到内伤!
                                                        “可还好?”连忙放下碗筷拍拍她的背,又倒了杯水!
                                                        “小孩子不好好吃饭,谁教你这些古怪的问题啊!”玄女觉得是不是自己活的太久跟不上现在小孩子们的思维了!
                                                        “阿离说的呀,他说孩儿不能耍赖让娘亲抱,要让父君抱,说是会动了,对,胎气!”小离应萌萌哒交代,懵懂的样子甚是可爱!
                                                        “你这个蒜苗高的小娃娃懂什么叫胎气阿,别听阿离乱说,他那是话本子看多了!”伸手擦了擦她的嘴角,一脸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样子,心想以后不能让她总去天宫了,免得被阿离和那成玉带偏了!
                                                        “帝君说,娘亲就是太保守才活了几十万年才遇到父君,说是……对铁树开花!让我千万不要那么大年岁才寻真爱,不然四海八荒全都只剩下儿孙辈的了!”小离应越说越起劲,觉得很是新鲜!
                                                        离镜倒好也不制止,倒是一脸含笑暧昧在看着玄女,瞟了一眼她平坦的小腹,在心里下了个决定,‘阿玄,我要将你永远绑在我身边,再添个孩子好像也不错!’
                                                        见他一脸阴谋的样子玄女感觉背后凉凉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咳……咳那个,娘亲跟你父君,你看啊,你一个孩子就够了,是吧,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说,快吃饭吧!”东华这个老不要脸的,居然说我是铁树,看本上神回去可不得好好整你!
                                                        “阿嚏……”
                                                        “哎呀……让你平时厚道些,看,也不知是哪位仙家在背后诅咒你呢!”折颜不改一如既往的毒舌本性,摇摇头偷笑!
                                                        “你去通报王上,翼君和九天玄女一直贴身跟着那小公主,我们没机会下手!”暗处几道目光紧盯着饭店里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
                                                        夜晚
                                                        将熟睡的小离应抱回房间,又设了一道法障离镜才离开!
                                                        “这初云山甚是美不胜收,却被你设了一道道法障,怎么?有本上神在,你还怕有人敢闯不成?”坐在窗边,手里拿着酒杯,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借着月光,今夜她甚是风情!与之前神圣不可侵犯的时候不同!
                                                        “有如此貌美的娇妻,为夫实在担心有人将你看了去!”说着将她拉下拦腰抱在怀里!
                                                        “你?可是想我了?”见他眼底藏不住的情欲!玄女自是知道他想些什么!
                                                        “自是想的,从大紫明宫那一夜,你我很久没有亲热了,你难道就不想为夫吗?”暧昧的在她耳边有意无意的吹着热气!引得她全身一僵!他自然察觉到,只是她活了近三十万年却还是如此宛若处子,他何德何能,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连应儿都知道按年岁你都是我孙辈了,你竟如此对待长辈?”调笑的搂着他的脖子,柔夷轻抚他俊美的脸庞!
                                                        “想不到玄女上神竟是喜欢在夫妻闺房趣事中提这些,莫不是想添些乐趣?”离镜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将她放在床榻欺身而上!
                                                        “你……”
                                                        热烈的吻将她剩下的话吞入腹中,变成暧昧的呓语!施法变走两人身上的衣服!
                                                        “离镜……!你……”
                                                        大手顺着而下摸向那平坦的小腹,似是做了什么决定!
                                                        “玄儿,再为我生个孩子!”不等她的答案便继续低头埋入那片温柔乡!
                                                        小木屋在一片祥和,屋里却一点点升温,一道道法障,却也挡不住百花齐放,似是庆祝!一夜淤昵!明日又是一个好天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8-06-30 07:14
                                                          先发一章,但求不要再被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8-06-30 07:15
                                                            十六、重生的人王
                                                            “应儿并不知道人王的事,她说那天有个人说带她去找娘亲,便跟着去了,后来人王把她送到翼界,让她先回大紫明宫!”从无恨海回来后玄女就没说过话,总是一个人发呆,也不愿见人!唯一让她有点反应的便是应儿!离镜纵使再气,见她被悲伤笼罩,终是不忍心质问于她!能做的便是静静地陪着她!
                                                            “谢谢你!”谢谢离镜没有逼她,谢谢他照顾好女儿,纵容她的任性!这样的日子只怕是不多了!第一次她有了无力感,谁说神仙就能为所欲为?
                                                            “你我既是夫妻,早就是一体的,又何必言谢!”心里的气被爱压过,将她圈在怀里,是什么让她如此悲伤他不知道,却必然与那蚩尤有关,阿玄!无论发生什么事,我必不会丢下你让你一人承担!冰凉滴到玄女肩窝,不知为何,这样的啊玄总让他回忆起七万年前初见,越是久远的记忆越是清晰!想来我们从昆仑墟山下第一次见面便注定纠缠不清了!吻了吻她的青丝将她搂得更紧了些!
                                                            “哈哈哈哈……!墨渊!本王以为你也会像其他天族人一样焦急的想着如何将我封印,看来!是本王低估了墨渊战神的耐心!”蚩尤得意的来到昆仑墟,笑声回响整个山上上下!
                                                            “我为何要焦急?邪不胜正,你一定会像二十万年前一样,不会有好下场,就算不是我,也自然会有人将你封印,灰飞烟灭!”墨渊在大殿上打坐,他早就知道蚩尤到了昆仑墟,弟子们不是他的对手,想必今日来昆仑墟是宣战的!
                                                            “邪?什么是邪?天族就是正?本王不信,你们天族下旨屠尽人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苍生?现在你跟我说邪不胜正?那天族为何能维持着这数十万年来的和平?呵……!也许你说得对,邪永远是邪,所以我回来了!因为这个天地需要新的领导者,需要我人王,人类的第一个王!”蚩尤愤怒的质问着墨渊,他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天族无法回答的感觉,这能证明天族当年的错!
                                                            “当天祭落日下去,天将不会再亮!”扔下这句话便消失了!
                                                            “师父……!”叠风带着众师弟们冲进殿中!确是只看到师父一人!
                                                            “人王蚩尤!这一天终是要来了!”墨渊没有回答弟子们的话!径直走到殿外,看着即将落下的落日!
                                                            九重天
                                                            “众爱卿,人王蚩尤再一次重生,必然为锅六界,不知众卿家有何良策?”天君为了人王蚩尤的事焦头烂额,而这四海八荒众神也拿不出办法!只能看向一边的东华帝君!
                                                            “距天祭只有三日,蚩尤如今已不是当年的人王,他法力无边,若找不出他的弱点,只怕六界在劫难逃了!”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东华也确无更好的办法!
                                                            “阿……!这可如何是好!这……!”引得众神一阵恐慌骚动!
                                                            “却也不是没有办法,天君可还记得崆峒印!”墨渊想起崆峒印能通古今,或许能够一试!
                                                            “上古神器崆峒印?”天君站起,若是崆峒印能对付蚩尤他倒是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去寻!
                                                            “是,前些日子我辗转东海,终于找到,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也未可知!”将崆峒印变了出来,一时透亮了九重天!
                                                            “这便是崆峒印?只是我听说想找到蚩尤的弱点还需知他二十万年来的心历,要他将手放到这崆峒印中,这谈何容易?”这上古神器自是威力不凡,只是要如何能让蚩尤放手于崆峒印才是要事!夜华问出问题所在,只是东华和墨渊也答不上来!
                                                            “翼君离镜!你就惊讶我为什么可以出入你这大紫明宫吗!”一身白衣,对于离镜的反应蚩尤有些意外!
                                                            “你恐怕太高估了自己,你不过是元体,真身怕也是在那永不见天日的黑海之中!”是,离镜早就料到蚩尤会来,因为阿玄!
                                                            “看来是本王小看了翼君!”走到玄女画像前,蚩尤伸手拿下,满眼嘲讽!还有一些愤怒!
                                                            “你就不问问,我为何来找你?”
                                                            没有了往日里风流倜傥的痞气,多了些阴沉稳重!离镜走过去拿过蚩尤手里的画!
                                                            “人王今日来,不是来告诉本君当年的事的么?”
                                                            “你爱九天玄女?”蚩尤也不介意,随意一坐!
                                                            “这是本君与阿玄的私事,没必要向你交代!”离镜有些不高兴他总三句话不离阿玄!语气自是重了些!
                                                            “若是没有别的事,本君失陪!”
                                                            “你就不好奇吗?”蚩尤恢复一本正经,眼里的光芒变得锋利!
                                                            “当年九天玄女凭一己之力将本王打败,你就不想知道她与本王的关系吗?”离镜虽表面平静,捏紧的拳头却出卖了他,蚩尤得意一笑!
                                                            离镜想立刻离开,只是却抬不开脚步,他太想知道阿玄的过去了,他太想替她分担,究竟是什么让她二十万年还无法释然!在蚩尤与阿玄见面的那一刻开始,他似乎明白了!只是今日得到了证实!
                                                            “她是本王的未婚妻!当年天族以卑劣的手段赢得了战争,是她!九天玄女骗了我!哈哈……我是第一批人类,灵魂不死不灭,本王用了二十万年!这一次,我要天族血债血偿!”一声巨响旁边的桌椅化为泡影,蚩尤现在只有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8-07-01 1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