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武士历史吧 关注:525贴子:12,720

【重发】六部曲之五《烈火焚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上个贴子不幸被锁QwQ


回复
1楼2018-06-22 21:58
    备用


    收起回复
    2楼2018-06-22 22:00
      再次在被百度锁的危险边缘试探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6-22 22:07
        上一贴:https://tieba.baidu.com/p/5690008862


        回复
        4楼2018-06-22 22:10


          截止至第二章结尾
          今天发第三章,争取爆肝完


          回复
          5楼2018-06-22 22:19
            雷族 |
            族长 |
            黑莓星:琥珀色眼睛的暗棕色虎斑公猫
            副族长 |
            松鼠飞:绿眼睛、暗姜色母猫。有一只白爪子。
            巫医 |
            叶池:琥珀色眼睛、娇小的浅棕色虎斑母猫,胸脯和爪子是白色的
            松鸦羽:蓝眼睛、灰色虎斑公猫
            赤杨心:琥珀色眼睛、暗姜色公猫
            武士 |
            蕨毛:金棕色虎斑公猫
            云尾:蓝色眼睛的白色长毛公猫
            亮心:白色掺杂姜黄色斑点的母猫
            刺掌:金棕色虎斑公猫
            白翅:绿色眼睛的白色母
            桦落:浅棕色虎斑公猫
            莓鼻:乳白色公猫,尾巴残缺一节
            鼠须:灰白相间的公猫
            罂粟霜:浅玳瑁色和白色相间的母猫
            狮焰:琥珀色眼睛的金色虎斑公猫
            玫瑰瓣:深奶黄色母
            荆棘光:天蓝色眼睛的暗棕色母猫,后腿残疾
            百合心:体型娇小、蓝色眼睛的暗色虎斑母猫,身上有白色斑点
            黄蜂条:极浅灰色和黑色相间的公猫
            樱桃落:姜黄色母
            鼹鼠须:棕色和奶黄色相间的公猫
            琥珀月:浅姜色母
            露珠鼻:灰白相间的公猫
            暴云:灰色虎斑公猫
            冬青簇:黑色母
            香薇歌:黄色虎斑公猫
            栗条:暗棕色母
            叶荫:玳瑁色母
            云雀鸣:黑色公猫
            蜜毛:白色掺杂姜黄色斑点的母猫
            烁皮:橙色虎斑母猫,长得很像火星
            猫后 |
            黛西:长毛奶黄色母猫,来自马场
            炭心:灰色虎斑母猫(小猛-金色虎斑雄性幼崽、小点-斑点虎斑雌性幼崽和小飞-条纹虎斑雌性幼崽的母亲)
            梅花落:玳瑁色和白色相间的母猫,身上有花瓣状的白色斑点(小茎-姜白相间的雄性幼崽、小鹰-姜黄色的雌性幼崽、小梅-黑姜相间的雌性幼崽和小壳-白色雌性幼崽的母亲)
            藤池:深蓝色眼睛、银白相间的虎斑母猫
            长老 |
            灰条:长毛灰色公猫
            米莉:蓝色眼睛的银色条纹虎斑母猫


            回复
            6楼2018-06-22 22:23
              天族 |
              族长 |
              叶星:琥珀色眼睛、棕色和奶油色相间的虎斑母猫
              副族长 |
              鹰翅:黄色眼睛的深灰色公猫
              巫医 |
              斑愿:脚上有斑点、毛色斑驳的浅棕色虎斑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烦躁爪(黑白相间的公猫)
              洼光:白色斑点的棕毛公猫
              武士 |
              雀毛:深棕色虎斑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花蜜爪(棕色母猫)
              麦吉弗:黑白相间的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露爪(结实的灰色公猫)
              梅柳:深灰色母
              鼠尾草鼻:浅灰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砾爪(棕黄色公猫)
              哈利溪:灰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边爪(棕色斑点的白色母猫)
              梅花心:姜白相间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鳍爪(棕色公猫)
              沙鼻:健壮的亮棕色公猫,腿是姜黄色的
              所指导的学徒是枝爪(绿色眼睛的灰色母猫)
              兔跃:棕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浅爪(黑白相间的母猫)
              贝拉叶:绿眼睛的浅橙色母
              所指导的学徒是芦苇爪(小个头的虎斑母猫)
              花楸掌:姜黄色公猫
              褐皮:绿色眼睛的玳瑁色母
              所指导的学徒是蛇爪(蜜色虎斑母猫)
              杜松掌:黑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涡爪(灰白相间公猫)
              击石:棕色虎斑公猫
              石翅:白色公猫
              草心:浅棕色母
              焦毛:暗灰色公猫,双耳伤痕累累
              所指导的学徒是花爪(银色母猫)
              紫罗兰光:黄色眼睛的黑白相间母猫
              薄荷毛:蓝色眼睛的灰色虎斑母猫
              荨麻斑:浅棕色公猫
              猫后 |
              微云:小个头的白色母猫(小鹌鹑-鸦黑色耳朵的雄性幼崽、小灰鸽-灰白相间的雌性幼崽和小阳光-姜黄色的雌性幼崽的母亲)
              雪鸟:绿色眼睛的纯白色母猫(小松果-白色雌性幼崽、小鸥-灰白相间雄性幼崽和小蕨叶-灰色虎斑雌性幼崽的母亲)
              长老 |
              闲蕨:浅棕色母猫,双耳失聪
              橡毛:小个头棕色公猫
              鼠痕:暗棕色公猫


              回复
              7楼2018-06-22 22:23
                风族 |
                族长 |
                兔星:棕白相间的公猫
                副族长 |
                鸦羽:暗灰色公猫
                巫医 |
                隼飞:斑驳的灰色公猫,带有隼羽般的白色斑点
                武士 |
                夜云:黑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纹爪(斑驳的棕色母猫)
                金雀花尾:蓝色眼睛、极浅灰色和白色相间的母猫
                叶尾:琥珀色眼睛的暗色虎斑公猫
                烬足:灰色公猫,有两只暗色爪子。
                所指导的学徒是烟爪(灰色母猫)
                风皮:琥珀色眼睛的黑色公猫
                云雀翅:浅棕色虎斑母猫
                莎草须:浅棕色虎斑母猫
                轻足:黑色公猫,胸前有白点
                燕麦掌:浅棕色虎斑公猫
                羽皮:灰色虎斑母猫
                鸣须:暗灰色公猫
                石楠尾:蓝眼睛、亮棕色虎斑母猫
                香薇条:灰色虎斑母猫
                长老 |
                白尾:小个头的白色母猫


                回复
                8楼2018-06-22 22:23
                  河族 |
                  族长 |
                  雾星:蓝色眼睛的灰色母
                  副族长 |
                  芦苇须:黑色公猫
                  巫医 |
                  蛾翅:金色斑点母猫
                  柳光:灰色虎斑母猫
                  武士 |
                  薄荷毛:亮灰色虎斑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柔爪(灰色母猫)
                  暗毛:棕色虎斑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斑点爪(灰白相间公猫)
                  鱼尾:暗灰色母
                  所指导的学徒是微风爪(棕白相间母猫)
                  锦葵鼻:浅棕色虎斑公猫
                  甲虫须:棕白相间的虎斑公猫[注 1]
                  所指导的学徒是兔爪(白色公猫)
                  卷羽:浅棕色母
                  豆荚光:灰白相间的公猫
                  鹭翅:暗灰色和黑色相间的公猫[注 2]
                  微光皮:银色母
                  所指导的学徒是夜爪(蓝眼的暗灰色母猫)
                  蜥尾:亮棕色公猫
                  湾皮:黑白相间的母猫
                  喷嚏云:灰白相间的公猫
                  蕨皮:玳瑁色母
                  所指导的学徒是金雀花爪(灰色耳朵的白色公猫)
                  松鸦掌:灰色公猫
                  枭鼻:棕色虎斑公猫
                  冰翅:蓝色眼睛的白色母
                  长老 |
                  藓毛:玳瑁色和白色相间的母猫


                  回复
                  9楼2018-06-22 22:25
                    引子
                    温暖的微风轻轻摇荡着草丛,带来猎物和新鲜绿叶的气息。蓝天之上,缓慢飘动的白云之间,日光闪耀。一条小溪沿着平缓的斜坡哗哗流淌。底部,溪水汇聚成潭,岸边灌木丛生。
                    一群猫坐在潭水边缘,另一群猫沿着起伏的岸边走来。他们皮毛上闪烁着如霜般的光芒,眼睛里闪耀着星光
                    “我不敢相信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一只奶油色母猫哀叹。“我努力去恢复影族并献出了生命,”她声音颤抖地继续道,“但我从没想过影族竟会不复存在。”
                    一只毛发蓬松的白色母猫的口鼻轻拂过她的肩膀,黑色的耳朵抖动着。“我明白,曙皮,”她喃喃道,目光悲伤的掠过她的族猫们。“大概是我们的错吧。可能是因为我们生前没能尽全力为影族而战。”
                    一只修长苗条的银毛猫轻蔑地嘘了声,焦躁的走向池水边缘,然后停住,面向其他猫,前爪愤怒地撕扯草叶,“你错了,蜂鼻”她咆哮道,“我们可没法去拯救一个不想继续生存下去的族群。我们应该去指责该负这个责任的猫:花楸星。他现在自称为花楸掌了。”
                    “说的倒轻巧,针尾。”毛发凌乱的灰色老母猫用琥珀色的眼睛怒视着她,坐在两条尾巴远的圆石堆上。“可不是只有花楸星一只猫误判了暗尾的真实目的。你们有些猫不也称自己为暗尾的‘至亲’么?”
                    “当然了黄牙,你总是知道所有事,”针尾回击道,语气中充满讽刺。
                    “我所见过的可比你们这群年轻猫多多了,”黄牙的声音在胸腔深处隆隆作响。,“我曾因为没什么能比断星领导我们的族群更为糟糕了,但我错了。”
                    “我相信过花楸星,”一只白色公猫加入谈话,他坐在黄牙下面,原石的底部。他在一只黑色的前爪上猛舔一下,并用此清洗耳朵,“我以为他能在我之后成为一个好族长。而当半个族群前去追随暗尾时,他又做了什么呢?”
                    曙皮悲伤的点头,“你是对的,黑星。我知道我们都错了。”
                    “而剩余的影族猫加入了天族,”蜂鼻喃喃道,“但是叶星和其余的天族猫会真的信任他们吗?在我们还掌有机会时,我们应当更努力的!”
                    “一堆老鼠屎!”针尾喵道,眯起绿色的眼睛。“一个强有力的族长能凝聚整个族群。不论是还不是暗尾,我们被暗尾蒙蔽双眼而去盲目追随他是因为花楸掌的软弱无能。现在暗尾死了,一个强大的族长已经在重建族群了。花楸掌从星族领取了九条命,然而现在他却说‘非常感谢你们,但我再也不想要这些东西了’什么猫会这么做啊?”
                    黑星叹了一声,摇头,“没有猫应该……最后也没有猫站出来。”
                    “现在整个族群都在遭受折磨,”针尾嘶声道,“那疥癣毛——”
                    “够了!”一个新声音响起。
                    所有猫转身。一只猫站在斜坡上,在天空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显眼。众目睽睽之下,她迈着优雅的步伐穿过草丛走上前来。星光如水,倾泻在她厚重的黑色毛发上。
                    “谁啊?”针尾嘀咕着,瞪着外来者。
                    “不知道,”黑星回答,也疑惑的看过去,“我没在所见过的影族猫中看见过她。”
                    陌生猫站在猫群前面,丝毫不为他们竖起的颈毛和抽动的尾巴所动。
                    “你大概是没看见我吧,”她平静的对黑星说,“但我见过你很多次。我是影星,你们的第一位族长。”
                    每只猫本能的退后一步,曙皮倒吸一口气,惊讶的低语声四处响起。黄牙充满敬意地低下头,就连针尾也流露出敬畏的神色。
                    “你们不应该随意指责,”影星继续道,严厉地看了眼针尾,“影族的终结比花楸掌的失败和你们领土的丧失更为严重。自原初以来,影族注定是五大族群之一。”
                    影族猫迟疑地互相张望。
                    “为什么来告诉我们这些?”最终,黄牙提问。
                    “我和其他几个开族族长曾带领自己的猫们找到了高沼地、森林、河流和沼泽这些顺从各自喜好,契合自身能力的环境。然后五族联合起来,为了所有猫的生存。”影星解释道,“只有五个相互独立而彼此联系的族群互相团结起来,就像燃烧之星的五片花瓣一样,才能让我们生存下去。现在,不只是影族所有族群的武士祖灵们都必须将这个讯息传递给活着的猫们,”她的眼睛闪耀着阳光下新鲜绿叶的色彩,“必须有五大族群!影族一定要得到拯救!”
                    “但是为时已晚,”曙皮丧气地喵道。
                    “我们传递了预言,”黑星指出,“而他们却忽视了。”
                    影星猛地一挥尾巴,“如果地五个族群没有得到拯救,比风暴更为可怕的事情即将来临,”她喵道,“最终则意味着所有族群的覆灭。而如果失去了所有活着的猫,那就意味着星族也将不复存在。。”
                    星光武士中一片死寂,没有猫曾想象到星族也会有灭亡的一天。
                    针尾率先打破了沉寂,“既然这样,”她说,举起爪子捋了捋胡须,“那还是赶快去送信吧……”


                    收起回复
                    10楼2018-06-22 22:26


                      回复
                      11楼2018-06-22 22:37
                        死活发不出去了,绝望


                        回复
                        12楼2018-06-22 22:39
                          “啥啊?”鳍爪问。“猎物吗?我饿了耶!”
                          “不是,”枝爪回答,“是雷族的气味标记。我们快到了,快来!”
                          她跳上前,鳍爪竖起毛发,精力充沛地跟在她身旁。临近边界,雷族的气息愈发浓烈。当他们到达气味标记时,枝爪辨认出另一股熟悉的气味,并且只有一只猫。
                          “是烁皮!”她喊。“天族还在雷族营地时你肯定见过她,她是赤杨心的姐妹。她就在这附近。烁皮!”她呼喊,跳上一块边界上的石头。“嘿,烁皮。‘’
                          一丛蕨叶沙沙作响,分为两束,烁皮冲出来。
                          枝爪惊愕的看见烁皮橙色虎斑皮毛竖起,她停在边界上,拱起背部,深处爪子,如临大敌。
                          “枝爪!这里怎么了吗?”她询问。“为什么你们远离营地,而且没有导师跟随?天族受攻击了吗?又来了更多泼皮猫?”
                          “没没没,一切平安,”枝爪安慰地喵道,几乎被烁皮急迫的询问逗笑了。“天族没有麻烦。”
                          烁皮稍稍放松些,她竖起的毛发顺服些。但她眯起眼睛,怀疑地来回打量枝爪和鳍爪。“所以,你们来干什么?‘’
                          枝爪再次感到将要发生的事情的沉重,就像块巨大的乌云压在她头上,酝酿着风暴。没有回头路了她想。
                          “我想回家,”她回答,跳下石头。她发现组织话语是如此的艰难,就像嘴里装满了吐不掉的猎物一样。“我想重新成为雷族的一员。”
                          “我是跟她一起的。”鳍爪欢快的补充。
                          烁皮的耳朵抽动,“就这样?”她轻蔑地喵道。“无论什么时候,猫都不能不是想去哪个族群就去背叛原族。事情可不是你想像的那样。你已经做出选择了,枝爪。现在就必须坚持下去。还有这只是天族猫——与雷族毫无瓜葛,他想干什么?”
                          痛苦就像只巨大的爪子,深深刺进枝爪体内。不论她曾如何设想过将要发生的的一切,可却从没料到是这样彻底的拒绝。我以为烁皮是我朋友呢。她头沉了下去,挣扎地让声音不颤抖,说:
                          “我明白我选择加入天族一事一定伤害到雷族、让你们失望了。”她开口,祈祷能寻找到正确的词句。“这是个巨大的错误,我也不应该这样离开。但是我相信你能明白,我当时内心混乱不堪。”
                          烁皮没有回应,但她尾尖抽动了一下又一下。
                          “在天族生活让我彻底明白我是只雷族猫,”枝爪急切地继续,“这里是我的归属。”
                          “我不知道黑莓星会不会这么想。”烁皮咆哮道。
                          “我需要和他谈谈,”枝爪笃定的向她说,“我只想要个机会向他阐述我的感受。如果黑莓星不允许我回来,那么我接受他的决定。”
                          星族啊,如果黑莓星真的不准,那可如何是好。
                          黑莓星才不会赶走一只像枝爪一样的猫呢!”鳍爪喵道,如他一往般机灵,活力四射。“枝爪是只超级好的猫。”
                          烁皮瞪向小个头棕色公猫,“再问一遍,你是谁?你来这干什么?”
                          “我是鳍爪,”烁皮充满侵略的态度似乎丝毫没对他产生影响。他面对雷族武士,头高高抬起,短尾竖立在空中,“你还记得吗?天族第一次来到湖边时,我们见过的。”
                          “现在我想起来了,”烁皮眯起眼睛,“这仍然没告诉我你为什么来这。”
                          “我来这里是准备和枝爪一起成为雷族的一员的,”鳍爪自信地宣称,“雷族所有猫都是英雄——这是湖边所有都知道的事情。而你是最厉害的!我希望能和你们一起探险!”
                          烁皮似乎一点也没被鳍爪的赞扬所动,“好,很好。”她喵道,暴躁的弹了下耳朵,“我会带你们去营地的。现在——你走在我前面一条尾巴远处,这样我就能用一只眼睛来盯着你们了——一根须子都别想跨过线!”


                          回复
                          13楼2018-06-22 22:40
                            “我们不是敌人!”枝爪皮毛愤怒的竖起。“你以为我们会干什么?”
                            “把你的毛收起来。”烁皮回击,“我只是做些适当的预防措施。”
                            那刺猬都会飞了。枝爪愤恨地想。
                            鳍爪站在她身边,她跨过边界,离开空地,走在熟悉的方位上。烁皮怀疑的视线令她如芒在背,她尽力忽视腹中正在生长的沉重感。但是烁皮的敌意对她来说依然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回到营地就会好些的,她安慰自己。黑莓星会理解的,他肯定会!
                            当他们到达荆棘屏障时,太阳已经落山。荆棘屏障横跨营地入口。黄昏带来了早期落叶季的寒冷。烁皮挤过两名学徒,带领他们进入通道。
                            “跟着我。”她简略地喵道。当枝爪进入石头山谷时,似乎整个雷族都在这里了。她看见许多熟悉的面孔,心里感到一阵温暖。樱桃落和鼹鼠须在新鲜猎物堆旁分享一份猎物,育婴室前,梅花落坐在炭心身边,她们的孩子欢快地在她们爪子旁边玩耍打闹,灰条和米莉在他们睡觉的地方、一丛榛子前懒洋洋地伸展着,叶池松鸦羽在掩护他们巢穴前的黑莓屏障旁认真地讨论着什么。
                            烁皮嗖地挥了下尾巴,在营地中几步远的地方示意他俩 让他们在那里停下,“在这等着,”她命令道。
                            枝爪看着她跃过空地,爬上通往高岩的碎石,消失在黑莓星的巢穴中。
                            “希望一切顺利,”枝爪喃喃道。
                            “一定会的,”鳍爪口鼻部轻触她的腹部,“黑莓星肯定是脑子里面进蜜蜂了才会不接纳你进雷族的。”
                            在枝爪回答前,栗条溜出武士巢穴,走向荆棘屏障。突然间,她停了下来,认出是枝爪和鳍爪。“嘿!”她喊,“枝爪在这里!”
                            她的惊呼声让营地中所有的猫都听见了,空地中的猫站起身,更多猫从武士巢穴中的爬出来,聚集在枝爪和鳍爪的身边,直到枝爪感到难以呼吸——她身处无数明亮疑惑的眼睛和抽动的胡须中。
                            “我想我闻到了熟悉的气息,”蕨毛友善地向枝爪点点头,“见到你真好,枝爪。”
                            “你为什么来这里呢?”香薇歌问。
                            “天族遇到麻烦了吗?”狮焰伸出爪子,“需要帮助吗?”
                            枝爪喉头艰难地滚动一下,皮毛因紧张而刺痛。每只猫都期待地看着她,“不,天族一切安好,”枝爪回答,“不过我离开那儿了。我来回家,来雷族生活。”
                            迎接她的是彻底的寂静,两个心跳后,寂静被一声惊诧的号叫打破,“回家?现在你家在天族。”
                            “那你的亲属呢?”
                            “这只跟着你的天族猫是谁?”
                            莓鼻站在猫群前,轻蔑地看着她,耸动胡须,“你当初选择离开,现在有想回来?”他问,“我们能再相信你吗?”一些猫发出赞同的低语声。
                            枝爪希望地面能裂开道口子把她吞没,知道她注意到巫医巢穴中有动静。她欣慰地喘息一声,认出赤杨心挤进来,站在她身边。
                            感谢星族!赤杨心几乎算是将我养大的,他会明白的。
                            “我们当然能信任她,”赤杨心喵道,他暗姜色的皮毛炸开。
                            “我们当然希望她回来!她在雷族抚养长大,自然是我们中的一员。”他看向她的琥珀色眼睛里充满温暖和支持。
                            当听见赤杨心称她为‘我们的一员’时,枝爪感觉阳光又从云层背后照耀下来。不过意识到仍有一些过去的族猫对她怀有敌意时,她尽量把突然涌现的兴奋藏匿于垂下的头和收束的爪子中。但是赤杨心的评价让她从耳朵到尾尖都感到温暖。


                            回复
                            14楼2018-06-22 22:41
                              自从我离开雷族后,我一直都非常想念赤杨心。
                              “枝爪!”威严的吼声响彻营地。枝爪抬头看见黑莓星站在高岩上,烁皮则站在他身边。他用尾巴示意枝爪,“过来,”他命令,“我们两个需要谈谈。”
                              枝爪和鳍爪交换了个不确定的眼神。我离开后,他自己在这能行吗?
                              赤杨心温柔地推她一把,“去吧,”他喵道,“我会照顾鳍爪的。我们去找点新鲜猎物,”他面向年轻公猫,又说一句,“你一定饿了吧。”
                              “快饿死了!”鳍爪热切地赞同道。
                              枝爪放下心来,匆匆穿过营地,爬上碎石。烁皮从她身旁爬下,她没说什么,但不友好地看了她一眼。
                              “到我巢穴来,”当她到达高岩时,黑莓星请她进来。
                              跟随他走进巢穴,枝爪感到一阵不安。她还不配和雷族族长进行私下谈话。让她稍稍宽慰的是,黑莓星似乎不生气。他站定,低头看她,眼睛仍有担忧之色。
                              “烁皮告诉我你想重新加入雷族,”他说,“你必须意识到,枝爪。对于一只猫来说,对自己的归属感到困惑可不是一件寻常事。”
                              他话语中某些东西点燃了枝爪的反抗心理,“那又有多少猫像我一样长大?”她回击,“还有哪只猫失去了父母和整个族群,被迫和她的姐妹分离,但之后又找到了她原本以为早已死去的父亲呢?但我现在知道我属于哪了。我的回来难道没有向雷族证明自己的忠诚吗?我已经准备成为一名雷族武士了。”
                              黑莓星平静地回答:“如今我并不质疑你对雷族的忠诚。”他喵道,“但这远没这么简单。武士守则要求我们忠于一个族群。而如果你在族群中摇摆不定的话,哪里又才是你心之所向?”
                              他停顿下,坐在自己窝里,用一只爪子示意枝爪坐在他对面。
                              “我记得我还是学徒的时候,在旧森林中,”他开口,“发生了件类似的事情:灰条离开雷族前往河族,因为他与一只叫做银溪的河族母猫有了孩子,然而她死了。当河族声称拥有这些孩子的抚养权时,灰条认为他有责任一起前往河族并抚养他们。”
                              “灰条……”枝爪叹一口气,几乎想象不出那位强壮忠诚的长老竟会和来自另外一个族群的猫结为伴侣。
                              黑莓星点头,“之后,当河族入侵并试图夺取太阳石时,灰条发现他难以与我们为敌。河族驱逐了他。蓝星,当时的族长让他回来了,但那是个紧张而窘迫的时期,没有猫知道该相信谁。”
                              “但后来化解了,对吗?”枝爪指出,“现在每只猫都信任灰条。而且,”她补充道,脖子上的毛开始竖了起来,尽管她仍在努力保持冷静,“天族又不会攻击我们!这太鼠脑子了!”她几乎没加思索就冒出话来,枝爪才想起学徒不该称族长为鼠脑子,我是不是搞砸了这次回来的机会了?但是黑莓星只是抽抽耳朵作为回应。“我知道他们不会,但你仍表现得这么愤怒,这表明你仍对你亲属的族群持有忠诚。你身体里流淌着天族的血脉。”
                              “但我已经彻底厌烦天族了!”枝爪辩解,“现在我知道我不属于那里。”
                              黑莓星停顿,若有所思地叹口气,“我知道你确实如此了,”他最后喵道,“我会很高兴欢迎你重新回到雷族,但是……”他声音拖长。
                              听到族长第一句话时,枝爪心中瞬间闪过一抹乐观,但随后又变回了不确定,“但是?”
                              “这就是你与灰条故事的不同之处了,”黑莓星告诉他,“他是以一名武士的身份转换族群的。而你在武士典礼前选择离开雷族。枝爪,我希望能相信你会忠于雷族,但我认为你还是最好再经历一段短时间的学徒训练……作为试用期,确保你是真正想成为一名雷族武士。”
                              起初枝爪感觉肚子里积攒了团热辣辣的怒气,她已经在雷族完成了学徒训练,又在加入天族后完成了天族的学徒训练,她还以为黑莓星能马上让她成为武士呢。
                              继续当学徒?她想,我敢打赌肯定是没有猫去为长老们抓虱子了。


                              回复
                              15楼2018-06-22 22:42
                                但是枝爪知道她必须控制自己的怒火,她十分感谢黑莓星能给予她这次机会,她也知道没得选择。叶星不会再欢迎我回去了。再者,她想,与我余生都能生活在雷族相比,区区再多几月的学徒生活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好的,黑莓星,”她同意。“很高兴能再与藤池公事,”欣慰之情舒展全身——尽管被迫再次成为一名学徒,但是黑莓星没有让她离开的表示,“哦,不行,藤池不能担任你的导师,”黑莓星喵道,“她搬进育婴室,怀着香薇歌的孩子。不行,我得再给你找另外一名导师。”
                                枝爪等待着,爪子不耐烦地瘙痒。樱桃落可能是名好导师,或者白翅……
                                “对了……”黑莓星满意地呼噜出声,“你会从烁皮那儿得到很好的指导。”
                                哦,星族啊,不要!枝爪勉强控制自己不大声讲出来。我知道烁皮不想让我回来。但随后她意识到黑莓星可能已经在测试她了,“好吧,”她喵道,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热情些。“我保证会尽我最大努力的。”
                                “好。”黑莓星抬起爪子,用尾巴示意枝爪跟他走到高岩上,然后走下那些碎石,大多数的族猫仍在等待,当看见他们的族长出现、并且枝爪跟随在身后时,他们以黑莓星和枝爪为中心聚集成个大圆圈,黑莓星召唤鳍爪来加入他们。
                                “雷族的猫们,”他们的族长开口,“如你们所见,枝爪重新回到我们中来。我做出决定,她可以继续在雷族的学徒任期。”
                                环视四周,枝爪看见大多数的族猫对她的回来感到高兴。她松了口气,虽然仍有些猫眼睛中闪烁迟疑之色。
                                “她还是一名学徒?”露珠鼻嘀咕。
                                与此同时,黑莓星转向鳍爪,“我们该如何对待你呢,鳍爪?”
                                枝爪感到一阵后悔,她甚至没有问黑莓星该对鳍爪怎么办。但黑莓星一定会把他送走吗?
                                鳍爪无畏的站在族长前,迎向他的目光,“我想成为一名雷族武士,”他宣布,“我听说过许多火星的故事,你们都非常地勇敢可敬。这里是森林中最好的族群,我迫不及待地想成为它的一份子了。”他激动的小跳一下,“j请让我加入吧!”
                                鳍爪热情四射的话语让枝爪听见周围发出欣赏的低语声,“让他加入吧,黑莓星。”灰条大喊,“我们急需像他这样的年轻猫。
                                “没错,我们可不能把这么有前途的猫送走,”松鼠飞加了句,她的目光停留在鳍爪身上,半是愉悦半是钦佩。
                                “我不知道……”刺掌看起来有些迟疑,“我们真应该接纳每只猫吗?毕竟不是所有猫都适合雷族。”
                                “不错,”云尾轻弹尾巴,“看看自从族群开始收留每只猫后营地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听道这名高级武士的话,枝爪不禁想起暗尾和他泼皮猫带来的破坏——当然也有她带领天族进入雷族营地时带来的混乱。她想知道云尾是否在含沙射影地意指她,尽管这只白色公猫的目光直直地锁定在他族长的身上。
                                “也许天族猫并不明白跨越族群意味着什么,”亮心语气严厉。“鳍爪,你必须确定。”
                                鳍爪睁大眼睛,“我确定,”他诚挚地说,“我想成为雷族的一员。”
                                “那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时刻,”黑莓星若有所思地说,“在各族经历了如此多的变化后,我们必须要去做些改变了。星族可能有足够的原因让我们欢迎鳍爪来到雷族……而他也确信雷族就是他的归宿。”
                                “现在我们应该让他留下,”樱桃落开口,“让我们给他一个试用期,看看他能否表现良好吧。”
                                “嗯,我会努力的!”鳍爪自信地睁大眼睛,扫视全场,“我保证!”
                                黑莓星颌首,“非常好。鳍爪,现在我们欢迎你以一名雷族学徒的身份加入雷族,但是你必须向雷族展示你的忠诚,能做到吗?”
                                鳍爪看起来受宠若惊,没开口来得及就匆忙点头作为回应。


                                回复
                                16楼2018-06-22 22:46
                                  “那么鳍爪,从此以后你将是雷族的一名学徒,”黑莓星宣布。“云雀鸣,你是一只忠诚且信守承诺的猫。你将成为他的导师,向他传授你的技巧与经验。”
                                  年轻公猫被族长突如其来的赞美和被选为导师的荣誉惊呆了,他走上前,尊敬的低下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黑莓星。”鳍爪跳着经过过猫们围成的圆圈,站在云雀鸣面前,伸头和他鼻子相触,“这太棒了!”他宣称。
                                  “鳍爪!鳍爪!”雷族猫欢呼他的名字,枝爪能看见他正变得受欢迎起来。她心中不受控制地嫉妒地刺痛。比起我回来,难道他们更乐意看到鳍爪加入吗?
                                  黑莓星转向她,她的心脏猛地跳了下,“我也需要学徒仪式吗?”她问,“我的意思是,这有什么意义呢。我已经有一次了。不,是两次。”她添了句,最后一句比呼吸更轻。
                                  “叫你怎么做,你就应该怎么做。”烁皮严厉地打断她,站在两条尾巴远处。
                                  哦,别啊。枝爪想她肯定不会在发觉黑莓星想法后感到高兴的。
                                  “是的,你已经与藤池举行了一次学徒仪式了,”黑莓星喵道,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现在你需要和新导师再举行一次。”
                                  “这太激动啦!”鳍爪脱口而出,“我们可以一起进行训练。”
                                  “我们会的,”枝爪回答,希望能分享些朋友的热情。她转向黑莓星,希望她她先别太过抗拒。我不想有个太过艰难的开头。
                                  “那么接下来,”黑莓星开口,“枝爪将成为一名雷族学徒。烁皮,”黑莓星继续,“你是一只勇敢忠诚的雷族猫。我知道你会对枝爪倾囊相授。”
                                  “什么?”烁皮目光看向枝爪,睁大眼睛,抖松脖子上的绒毛。但她十分理智地不抗议她族长的决定,尽管族长就是她父亲,“我会尽我所能,黑莓星。”她接着又叹了口气。
                                  枝爪走向前,迎着她新导师恼怒的目光和她碰了碰鼻子。“我会向你证明!”她下定决心,我会成为有史以来导师所能有的最优秀的学徒。
                                  仪式结束,黑莓星回到他的巢穴。余下族群解散开来,大多数猫走向武士巢穴,在夜色中把自己安顿在窝里。
                                  枝爪发觉独自处于营地中央。突然的,她感到一阵小小的失落,好像她并不属于这里似的。
                                  我坚信回来这里是个正确的决定,她坚定信念。但我从未想过会是这样,我以为会更好……
                                  几条尾巴远处,云雀鸣正与鳍爪谈话,安排明天参观领地的事宜。鳍爪兴奋地上窜下跳,几乎不能控制自己。莫名其妙的,她朋友的热情让枝爪内心更不确定。盯着他,她等待着那一小团膨胀的期待回到心中。但相反,取而代之的是奇怪的平淡。
                                  哦,星族,这里现在是我的家了,为什么我就不为回到我的族群中感到高兴了呢?
                                  第二章
                                  紫罗兰光夹紧嘴里面蕨藤,把一捆蕨叶拖进了天族营地,走过经黑莓藤条加固的香薇墙中的通道。现在几近日高,她自从黎明时分就开始一直为影族收集铺垫了。
                                  这是学徒的工作,她自己抱怨了下。但有太多事情要干了,而新学徒又太年轻……
                                  她从未想过让影族适应天族的生活会这么艰难。
                                  为新来者扩大武士住的洞穴只是待解决的事情之一。她的父亲鹰翅的耳朵中满是报上来的问题,为了解决它们。他鼓励天族猫和影族猫一起工作。而他们经常会被彼此的爪子绊到。
                                  我想抱怨。她阴郁地想。但我又能像谁抱怨呢?又没有猫会听。
                                  有时她想责怪影族带来了这些额外的工作,但随之想起不单单是影族或天族,湖边所有猫一齐打败了暗尾和他的泼皮猫。她明白她应该去做任何事情来帮助影族适应新生活。因为湖边需要全部生存下来优秀可敬的武士。
                                  但再次和影族生活在一起,这感觉有些怪异,她想。再次猛地扯了把她的那捆蕨叶。这使我想起在影族中作为一只遗失的幼崽和学徒的时候,那时我的姐妹生活在雷族。
                                  不是我们的选择。发现我们的猫决定将我们分开,分别和他们在不同的族群中抚养。


                                  回复
                                  17楼2018-06-22 22:47
                                    曾经,当她们还年幼时。花楸星把枝爪拘留在影族营地过几天,当时她非常高兴能与姐妹分享一个巢穴,最终生活在一起。她以为枝爪也有同样的感觉。但随后枝爪选择回到雷族。而不久前,在她们一起加入天族后,她又一次选择回到了雷族。
                                    枝爪作出了她的选择……
                                    紫罗兰光不愿去想枝爪。这让她感到悲伤,她的手足两次在她和雷族中选择了雷族而不是她。她摇了摇头,紫罗兰光坚决地抛开这些阴暗的想法。取而代之,她继续拖着她的那捆蕨叶穿过营地。
                                    但是当她辨认出阿树在溪边一块平坦的石头上无所事事的闲逛时,一阵怒意从她体内升起。阳光闪耀在他黄色的皮毛上。他睡眼惺忪地望向空中。
                                    我想他整个早上就没下来过!
                                    由于太累,她扔下蕨叶,直接不客气的说:“什么时候你能动弹下后腿做出点贡献的话,”她对阿树嘶声道,“你会更受欢迎的。”
                                    阿树转头看向她。紫罗兰光马上就感觉自己对他的态度太粗暴而感到后悔了,阿树琥珀色的眼睛里充满迟疑。
                                    他仍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她意识到。是待在天族,还是继续独身生活。
                                    “听我说,阿树——”她尴尬地开口,不知该讲些什么。
                                    紫罗兰光松口气的是,叶星的声音打断了她。“阿树——请到这里来,我想和你谈谈。”
                                    紫罗兰光转身看见叶星站在她的巢穴外面——一棵位于营地尽头的空心老杉树。当阿树抬起爪子时,紫罗兰光扔下她的那捆蕨叶不管了铺垫跟他走向族长。她小心地在独行者的身后保持着礼貌的距离,不想让他觉得她正给他施加压力,还有不想让叶星觉得她在多管闲事。
                                    尽管她就是在多管闲事。她自己不得不承认。
                                    当她走进的时候,紫罗兰光注意到一些猫也在靠近,包括斑愿,天族的巫医。她可以看见她自己好奇的神色反映在他们的眼睛里。
                                    “好了阿树,”叶星开口,“你已经有思考过一段时间了是否要在天族安家了,而且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你决定了吗?”
                                    阿树摇摇头。“我十分不确定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他回答,紫罗兰光能察觉到他的声音处在紧张的边缘。“确实,我很喜欢你们天族猫——”他停下来,简略地暼了眼紫罗兰光,“但是我一直都是作为独行者生活着。谁能说我一定能适应族群,像一只族群猫生活呢?”
                                    失望戳中了紫罗兰光,仿佛她的爪子毫无察觉地踩在了根刺上。她紧紧盯着叶星,想知道族长的表情是否会流露出恼怒,或者更糟,彻底对阿树失去耐心了。
                                    叶星仍然保持冷静,“我们十分感激你对我们的帮助,但我们不能让你以参观者的身份永远呆在这里。你需要做出决定。也许你应该尝试成为一名武士学徒。”她建议,“如果你喜欢,并这么去做,或许随后你就可以真正加入天族了。”阿树在胸口处的毛发上迅速舔了两口。“我觉得我不会想做这个。”他喵道,“成为一名学徒听起来不有趣。”
                                    我们在这里生存又不是为了有趣不有趣的。紫罗兰光想。她看过去,叶星似乎和她同样想法。尽管她仍表现出理解,紫罗兰光可以在她抽动的胡须和不断伸缩的爪子中看出失望。
                                    “尽管我们非常喜欢你,阿树。”她告诉他,“但如果你在营地中不像其他成员一样做出贡献的话,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公平的。我希望你能理解。”
                                    紫罗兰光突然莫名其妙地在胸膛中感到一阵紧张。为什么当叶星建议阿树应该离开营地时我会感到那么紧张不安呢?我几乎又不了解他。但他知道自己确实在乎他,虽然不在乎才是更加明智的选择。
                                    阿树回答前,斑愿走上前来,向叶星尊敬地低下头,“还记得阿树曾有过幻视吗?”她向她的族长喵道。“也许他的命运是成为一名巫医?”
                                    虽然湖边已经有够多的巫医了,紫罗兰光想。叶星仍面露迟疑,随后她转向阿树,耸了耸肩,“或许斑愿是对的。星族选择一些猫成为巫医,而且,你既然有过幻视,也许他们选择了你。你愿意用些时间和她一起共事,看看你是否能在此安身成为一名巫医学徒?我确信星族会让你知道他们为你安排了什么样的道路的。”


                                    回复
                                    18楼2018-06-22 22:50
                                      “好吧,我会试试的,”阿树回答,紫罗兰光仍然觉得他听起来不是特别热切。“实话说,叶星,”他继续,“我真的没有在利用天族的好意。”
                                      他的话让叶星满意地点了下头,然后挥了挥尾巴遣走他。阿树转身,朝他的巢穴走去,紫罗兰光走在他身旁,准备捡回自己的那捆蕨叶
                                      “你觉得斑愿是对的吗?星族是想让你成为一名巫医吗?”她问他
                                      阿树摇了摇头,“不确定。”他承认。“巫医谈论些超自然的东西。我得熟识所有的药草和治疗方法,还要做好接触病猫的准备。”他皱鼻子,“这有点恶心……我不确定这是我的生活。我还是选择把自己晾在充满阳光的岩石上吧。”
                                      难道我们都不是吗?紫罗兰光疑惑,虽然她感到一股奇怪的释负感,就像大热天第一次走进一汪清凉的池水。
                                      她半转向她扔下的那捆蕨叶,但马上又转了回来,“阿树,”她喵道。“我想问下你幻象的事。”
                                      “问吧。”阿树亲切地回应。
                                      “你这些天看见松针尾了吗?”紫罗兰光急切地等待他的回答阿树曾帮助过影族猫看见并于这些被暗尾杀死的族猫交谈。紫罗兰光最终也放下对松针尾死亡的内疚。松针尾没有责怪她,一次也没有过,沉重压在紫罗兰光心上,但她仍思念她的朋友。
                                      阿树思索片刻,然后摇了摇头,“没有,我有段时间没看到她了。也许现在她在星族了。”
                                      紫罗兰光向阿树告别,开始拖着那捆蕨叶走向武士巢穴,紫罗兰光想知道刚才对话的可信性。我希望如此,我喜欢松针尾正在守望我,也许卵石光也在守望我。
                                      这个念头抚慰了她,仿佛她母亲和朋友仍离她很近,仿佛她们仍是她生活的一部分。但另一个想法潜入她的脑海,她垂下尾巴。
                                      如果我和枝爪生活在不同的族群中,卵石光能同时守望我和枝爪吗?
                                      break


                                      回复
                                      19楼2018-06-22 22:51
                                        “你把药草晾干在石头上。”斑愿喵道,“你还想怎么做?”
                                        “当然是把它们挂在树枝或叶子上啦,”洼光回应。
                                        紫罗兰光逗留在巫医巢穴——一棵老杉树根下的洞穴——的边缘。晨光流转,涌入营地,一阵凉爽清新的微风拂乱了她的毛发。看着她的族猫,她看见斑愿的须子恼怒地抽了下。
                                        “很好,这是我们的做法。”斑愿坚持。
                                        洼光看起来有些困惑,“我不见得就不能按我们自己的方式做。这是黄牙告诉我的,她是只星族猫。这也是湖边猫常用的方法,流传了许多岁月。”
                                        斑愿的颈毛开始竖起,“你总是不会懂得更好的,就是因为你是黄牙教的,”她嘶声道,“你现在是一只天族猫了,你就要按照天族猫的方式去做。”
                                        紫罗兰光认出阿树,他坐在斑愿一尾远外,且已经受训于斑愿四分之一个月了,虽然紫罗兰光不觉得他特别高兴。
                                        “等一下,”他喵道,打断两名巫医,他们正生气地瞪着彼此,“这有关系吗?也许效果都一样啊?”
                                        两名巫医同时把愤怒的目光转向阿树,阿树却看起来完全放松,他的毛发平坦,尾巴静止不动,似乎根本不知道这有什么好争吵的。他真的不在乎斑愿和洼光正在争论什么吗?纵使阿树的幻视意味着他是一名天生的巫医,但也许他仍然没有准备成为一只族群猫。
                                        他可能会选择离开吧,她告诉自己,试图忽视胸膛中空洞的感觉。只是再多一只离开我的猫而已,无论他走不走。
                                        洼光和斑愿重新开始他们的争吵,让紫罗兰光的毛发烦恼地生疼。她再也不想听下去了,转身离开,想知道有没有捕猎队她能加入。当她朝武士巢穴走去,看看能碰见谁时,她的父亲鹰翅拦住了她。
                                        “一切还好吗?”他问她,看起来有些担忧,甚至有些小怀疑。
                                        “嗯,我很好,”她向他确定,“我只是有些累了。刚才营地里发生很多事。我肯定你也也注意到了。”
                                        鹰翅朝巫医巢穴看了一眼,点头,“让两个族群合二为一不是简单地让他们搬进同一个营地而已。”
                                        这时,叶星从她布满苔藓的窝中溜出来,占据入口处纠结杉树根上的一个位置,“所有大到能捕猎的猫来到[高根](原文Highroot,和高岩统一画风所以译为高根)下参加族会。”她号令。
                                        猫们从武士巢穴中走出,绕着树根围坐成个参差不齐的半圆形。学徒们比他们快上几个心跳,蹦跳着从他们位于低矮的杜松丛下的巢穴中出来。洼光和斑愿放弃争吵,从他们的巢穴入口处走到长老旁边坐下。最后,阿树漫步加入鹰翅和紫罗兰光。
                                        当所有猫集合后,叶星的目光游走过这个合并和族群,停在前任影族族长身上,“花楸星,你想和我一起站在这里吗?”她问。
                                        所有猫几乎整齐划一的转头看向花楸掌,等待他会如何回答。
                                        这只姜黄色公猫低下他的头,“我不想走在你的尾巴后面,叶星,”他喵道,“我只是一名天族武士。还有我再也不是花楸星了——只是花楸掌就好了。”
                                        随着他开口,一名前影族武士发出一声深沉惊愕的叹息声。然而当紫罗兰光转过头想辨认出是哪只猫时,她突然失去把握了。
                                        叶星感激地向花楸掌点了下头,开始安排这些天的任务。紫罗兰光想知道她为什么不把这个任务留给她的副族长,随之又意识到在这种这么混乱的情况下还是族长下命令更好。
                                        花楸掌,”她喵道,“我想让你带领一支队伍前往影族的旧营地。当你们到那时,可以收集遗留在那的巢穴垫料。”
                                        “什么?”褐皮!花楸掌的伴侣,弯曲她的爪子,蓬起她玳瑁色的皮毛,绿色眼睛中闪烁着暴怒,“那是学徒的工作,花楸掌可是前任族长!”
                                        “这不是怠慢花楸掌,”叶星坚定的对她说,“只是因为你们两个对你们的旧营地十分熟悉。”
                                        “我没关系,”花楸掌补充,尾巴放在褐皮的肩膀上,“我不再是族长了,我也想作出贡献帮助族群,和其他猫一样。”
                                        紫罗兰光注意到甚至是对褐皮讲话时,花楸掌也依稀面露愧疚,避开她的目光。她好奇他让伴侣饱受失望的是不是解散影族这一最糟糕的决定。
                                        “谢谢你,花楸星,”叶星喵道,“我很感谢你能这么想。褐皮,你可以和他一起去。还有紫罗兰光,”她继续,转向紫罗兰光,“你曾和他们生活过,也很了解影族的领地。”
                                        “没错,叶星。”紫罗兰光回答。
                                        “我也能去吗?”鹰翅询问。
                                        紫罗兰光瞥见父亲眯起了眼睛。我现在是武士了!可以不用任何猫看护参加巡逻队了!


                                        回复
                                        20楼2018-06-22 22:51
                                          但她什么也没说。短暂地一顿,叶星点点头。“当然可以,鹰翅。这对你是个很好的机会去习知我们每步的领地。”
                                          花楸掌竖起尾巴,集合他的队员。四只猫朝营地外走去,留下叶星去组织其他队伍。
                                          不久后他们来到森林中,鹰翅略微放慢脚步,朝紫罗兰光折了下耳朵,让她到自己身边来。
                                          “让花楸掌和褐皮走在前面,”他低语。
                                          “你不想和他们一队吗?”紫罗兰光问,惊讶父亲会对他的新族猫显露敌意。
                                          “不是,完全不是这个。”鹰翅回答。“但他们是伴侣,所以一定想私下谈论事情。”他停了下,又说道,“你再大些就会明白的。”
                                          紫罗兰光紧张起来。我最不想与之谈论伴侣的猫就是我父亲了!
                                          但是鹰翅没在说什么。他的注意力分散到一棵桦树下的植被碎片中,他向前去,随后再次站直,嘴里衔着一只老鼠。
                                          “很棒的捕获,”紫罗兰光大喊,很高兴能谈些别的。
                                          花楸掌和褐皮继续走在前面,紫罗兰光等待鹰翅埋起老鼠等随后带走。然后继续赶路,直到两只前影族猫再次出现在视野中。
                                          当他们走入影族的旧营地时,紫罗兰光走的更近些,移到父亲几步前,想听听前面两只猫在说些什么。意识到自己不完全信任他们,她不惊讶会听到他们抱怨叶星,或者甚至密(hexie)谋反(hexie)对她。
                                          花楸掌和褐皮并肩走着,一齐大声讨论,毫无意识到还有其他猫在窃听。紫罗兰光尽可能待远些,不想被抓到她在偷听。这里的松树生长地更密集,她的爪子在覆盖着厚厚松针层的地面上毫无声息地移动。
                                          “这真是你想要的吗?”紫罗兰光匍匐到听力范围内时,她听见褐皮正在问花楸掌。“永远终结影族?我们是五个族群之一,记得吗?我确信如果你向其他猫宣布你犯了个错误时,我们剩余的族猫肯定会支持你的。”
                                          花楸掌看起来好似勉强才能对视上她的目光,“没有虎心,就没有办法,”他回答,声音中充满悔恨。“我不是那个强壮的太阳。洼光告诉我他看见它,在一个幻象中,虎心离开之前……所以我不见得影族就能生存下去。”
                                          很高兴见到两只猫对叶星都不抱有敌意,紫罗兰光动了动尾巴,心绪在听到他们谈话和厌恶自己强加于他们的敌意观点中撕扯不定。花楸掌的话语将她的影族情怀鲜活地唤醒在脑海里。现在她除了成为一名天族武士外别无所求,但她不能假装自己不为影族的失落感到悲伤。她知道一些年轻的影族猫的感受更加强烈,最少她在天族还有亲属。
                                          但如果花楸星不愿领导,他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紫罗兰光感到云层在她的视野中聚集。突然间她感到一阵寒冷,就像寒霜组成的爪锋刺进了她的皮毛一样。这让她隐隐有种事情变糟的感觉。森林突然间看起来这么的陌生和不祥。
                                          她转了回去,认出鹰翅正绕着一棵松树树干转圈。“我们已经巡逻过了,所以我们可以回营了吧,对吗?”她喵道,鹰翅走向她。“花楸掌和褐皮可以去他们的旧营地找铺垫,如果有剩的话。”
                                          鹰翅好奇地看了她一眼,“我们还没完成巡逻,”他说,“叶星让我们与花楸掌和褐皮一齐前往影族的旧营地,记得吗?”
                                          紫罗兰光的皮毛尴尬地刺痛,“对,”她喵道,“只是……”
                                          她意识到父亲的目光紧盯着她,“所以你为什么这么着急呢?”他问。
                                          不知怎么地,紫罗兰光不能抬起头看他。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尽管对问题的答案已经心知肚明。当她想起天族的生活多么的不安定,一些猫也看起来过的很艰难时,她突然担心阿树会不会离开天族。
                                          也许我回到营地他就走了呢?


                                          回复
                                          21楼2018-06-22 22:52
                                            支持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6-22 22:58
                                              dd(望天度受万恶,要封我大号到猴年马月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6-22 23:37
                                                第三章
                                                赤杨心分开深草,走向标志着与风族交界处的小溪。刚刚下过一场雨,他的皮毛因水珠变得沉重。他几乎没听见森林中的声音,因为此时他为肆虐雷族营地的疾病——肚子疼——担忧着。上四分之一个月里有几只猫发病,昨晚又有几个加入了蕨毛、白翅小梅的行列。赤杨心特别担心那只强壮的小幼崽;她是很强壮,但是太过幼小以致难以长久与疾病抗衡。
                                                他也在担心炭心的其他幼崽:小猛、小点和小飞。他们刚刚开始准备离开育婴室展开整一天的探险、并热衷于探索营地的每一处。但如果他们患上了疾病,很可能难以有力量去抵御。
                                                星族啊,让我今天能找到水薄荷吧,赤杨心祈祷。我们真的需要它。
                                                但当他到达边界处的小溪时,看起来这儿好像一点水薄荷都不剩下了。可能风族也流行这种疾病。他试图不为隼飞再次带走如此多分量的药草感到恼怒,而不是他们与河族共享的边界处,那里也生长着水薄荷。
                                                兔星不想和河族扯上任何麻烦。自从河族关闭边界并抛弃和其他族群的联系后,没有猫知道雾星和她的猫在想什么。
                                                赤杨心缓步岸上,走向上游,最终发现了一些这些珍贵药草的茎秆。它们生长在溪水边缘,他颤巍巍的在溪流上方倾斜身子以去采摘它们。
                                                在颤抖地全身而退后,他转回营地,携带着这微少的一捆枝条。头顶上方,乌云又再次聚集成块,赤杨心抬头看见它们,皮毛不安地作痛。第一滴雨溅落在他的头上。
                                                好像最后一次真正见到太阳是半个月之前,他想。我以前没见过这种情况。
                                                他的巫医意识告诉他这些乌云不仅仅是预示着降雨而已。正在黯淡的天空是预言的表象成真吗?云彩看起来比以往所见更加黑暗密集,膨胀地蓄满雨水,赤杨心未被迫近的厄运感动摇,灾祸盘旋在族群的头顶上,就像这些云层压迫森林
                                                什么事情正在到来。我能感受到……

                                                “你为啥要嚼山萝卜根啊?”松鸦羽问,用爪子在赤杨心的肩膀上猛地戳了下。“病猫需要水薄荷!你还是学徒吗?”
                                                赤杨心把山萝卜根吐在片叶子上,忍住一声叹息。自从这么多猫被感染后,松鸦羽变得比以往更暴躁了。但是赤杨心足够了解他,并不为此生气。
                                                “我们没有水薄荷,”他冷静地指出。他已经把那几小片找到的药草喂给小梅了。“你是指望我从耳朵里掏出来么?”
                                                “不,”松鸦羽咕哝,“我指望你找不到不回来呢。”
                                                赤杨心斜瞄了眼覆盖在入口处的黑莓屏障。外面,雨水在淅淅沥沥的下落;赤杨心仍然愿意彻底浸湿到皮肤以如果能够找到他们迫切需要的药草
                                                “别表现得像只幼崽一样啦,”赤杨心揶揄松鸦羽,“只是因为我们还有一堆事情要干啊!”赤杨心思索片刻。“你知道边界处的小溪几乎没有任何水薄荷了。我们需要找到其他补给。”他补充。
                                                “还有你需要把这个山萝卜根嚼地更仔细点,”松鸦羽暴躁地加了句,用一只爪子戳了下那团药糊。“这块太大了。你觉得你能掰开白翅的嘴巴把它塞下去吗?所有学徒都懂的!”
                                                赤杨心憋住自己想指明是松鸦羽打断他咀嚼的话。“我们应该谈论下预言了,”他谈些别的,希望就算是有这么多猫在等待治疗的情况下,松鸦羽也或许没有迷失自己,而且最终也能来点有用的讨论。“没有了影族,河族又关闭了边界……”星族应该说清楚点他们需要五大族群的话。
                                                但是松鸦羽不屑一顾地挥动尾巴。“现在我不在乎这个,”他回答。“让所有猫好转更加重要,以致于他们能重回自己的职责。”
                                                叶池躺在小梅的旁边,当她肚子疼而发出低声的叫唤时温柔地舔舐她。现在巫医抬起头。“赤杨心,这场疾病传播的太迅速了,我想我们应该吧荆棘光搬到育婴室去。如果她也患上疾病,这将危险的多。”
                                                荆棘光正在自己巢穴里打瞌睡,此时被叶池的话吵醒。“别操心我了,”她喵道。“我很好。”
                                                “不,叶池是对的,”赤杨心坚称。“是个好主意。”
                                                甚至他正说着话,他也没法不住想着白翅,她是病情最严重的猫。她已经和女儿鸽翅失联一个月了,以致她都没法有足够的力气与疾病作斗争。日复一日,赤杨心必须鼓励她来吃下药草
                                                “育婴室正在变得很拥挤,”松鸦羽指出。
                                                自从巫医巢穴没有足够的地方安顿病猫后,赤杨心把除了小梅外的的所有病猫都送到了学徒巢穴中,并让枝爪和鳍爪搬到了育婴室。
                                                “仍有地方,”他低语。“学徒会在那帮忙,不管怎样。还有如果搬走了荆棘光,我们就有空间把白翅搬来这了。我想留只眼睛密切观察她。”
                                                松鸦羽只是哼了声作为回应。
                                                赤杨心从黑莓屏障后探出头,又被冰冷的雨水给浇了回去,他认出狮焰正走过,他金色的皮毛黯淡无光,身侧沾满泥巴,一只松鼠吊在他嘴里。
                                                “嗨,狮焰!”赤杨心叫他,“我需要你的帮助。”
                                                “好的,”狮焰透过满嘴的猎物挤出话来。“不管咋样,我都湿得不能再湿了。让我先把它丢到新鲜猎物堆上去。”
                                                “再找只别的猫来帮忙,”赤杨心在他身后喊道。
                                                不久后,狮焰带着荆棘光的弟弟黄蜂条回来了,赤杨心猜测他也是和狮焰同支巡逻队的,因为他看起来和狮焰一样湿。
                                                “你们想都别想再这儿抖皮毛,”松鸦羽大喊。


                                                回复
                                                25楼2018-06-23 03:49
                                                  “我们怎么帮你呢?”狮焰问赤杨心,不理睬松鸦羽带刺儿的腔调。赤杨心解释荆棘光需要搬到育婴室。黄蜂条马上就警觉地瞪大了。
                                                  “你是说她正极度危险中?”他问,然后急切地没等回答就又说道。“是啊,她不应该身处于病猫中。我们现在就搬走她!”
                                                  星族啊!”荆棘光像她的弟弟嘶声道。“没必要拧巴你自己的须子。虽然我后腿是不能动,但我还是只强壮的猫。想要结果我,还得比这点小病更严重才行。”
                                                  “不管怎样我们都准备搬走你,”赤杨心喵道,希望能让两只猫都冷静下来。“宁可事先谨慎有余,不要事后追悔莫及。”
                                                  狮焰的帮助下,赤杨心把荆棘光提到黄蜂条的背上。然后,在两只公猫稳定她同一侧的情况下,黄蜂条走出巢穴,噗通噗通地踩着水坑就朝着远在营地另一侧育婴室前进。
                                                  “你应该感谢我,”荆棘光在她弟弟耳边呢喃。“我在帮你挡雨呢!”
                                                  育婴室里确实看起来相当拥挤,赤杨心想,当他和其他猫抬着荆棘光走下隧道来到黑莓灌木丛的中心时。梅花落和炭心身边围绕着她们的幼崽,藤池独自一猫,她的肚子肿胀,几近临盆,黛西一直住在育婴室中帮助猫后照顾幼崽。两名学徒不在这里,赤杨心猜他们和导师不知上哪训练去了。
                                                  “她当然要和我们在一起!”在赤杨心解释后,黛西回应。“荆棘光,我们非常欢迎你。看,这有个为你准备的巢穴。苔藓舒适厚实。”
                                                  “是啊,你呆在这太好了,”荆棘光的妹妹梅花落喵道。“我们的幼崽可以帮助你训练。”
                                                  “是啊我们会的!”小鹰激动地尖叫。
                                                  “我们会擅长的!”小飞赞同。
                                                  所有的幼崽向荆棘光猛扑过去;黛西把尾巴挡在荆棘光和幼崽间,在幼崽爬满她前拦住了他们。“轻点,幼崽们。”她喵道。“你们每一个对荆棘光来说都有些太大了。”
                                                  “没关系,他们还好。”荆棘光告诉她,“来吧,幼崽们。谁想和我玩苔藓球啊?”
                                                  “我!”
                                                  “我!”
                                                  “还有我!”
                                                  这大概是叶池这些月来出的最好主意了,赤杨心想,有些愉悦。
                                                  荆棘光被安顿后,赤杨心跟着黄蜂条狮焰走出育婴室,梅花落抬起只爪子拦下他。
                                                  小梅怎么样了?”她问。
                                                  “正在好转,”赤杨心告诉她,希望这是真的。“我走时她正在睡觉。”梅花落在她窝里艰难的改变下姿势。“我应该和她一起的。”
                                                  “不,你最好不要,”赤杨心温柔地喵道。“你想感染疾病再带回育婴室吗?”
                                                  梅花落战栗一下。“那就太可怕了。你说得对,赤杨心,”她又叹了口气,“但很困难。”
                                                  “我懂得。但是她尽可能得到最好的照顾,”赤杨心宽慰她。
                                                  他朝巫医巢穴走去,赤杨心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最好的照顾就是有水薄荷服用,而现在连片叶子都没留下来。
                                                  “赤杨心,”赤杨心一回到巫医巢穴,叶池就像他喵道。“我们真的非常需要更多的水薄荷。这是最好能治愈这种疾病的药草。”
                                                  她和赤杨心的想法不谋而合,但他仍然充满疑虑。“这意味着要前往河族,”他回应。“我所知道的除风族边界外唯一生长的地方就是风、河边界的溪流处。而河族现在完全也不是群友好的猫了。”
                                                  “我全知道,”叶池反驳。“但我们的猫病情一直没有好转,我们需要水薄荷,如果想遏制病情和停止传染的话。”
                                                  赤杨心知道她是对的。让自己思考片刻后,他甚至为要去河族的想法有点激动地浑身酸麻。
                                                  我可以察视他们到底在干些什么了。也许我甚至可以说服他们重新回到族群中。那样我们就再也不只是三个族群了。
                                                  “我会去找黑莓星的,”他喵道。
                                                  赤杨心在新鲜猎物堆旁找到了他,黑莓星对于他要去河族收集水薄荷一事思考很长一段时间。
                                                  “行吧,”他最终同意。“但带要两名武士跟你去。雾星非常坚定的要独自休养。”
                                                  “但是巫医是被认可自由地跨越边界的,”赤杨心指出。
                                                  “就算如此,”族长喵道。“我们需要完整的你,赤杨心,不是被河族巡逻队撕成的碎片。你不能单独去。”
                                                  “我要去。”
                                                  赤杨心惊讶的听见姐妹的声音,转身看见烁皮站在他身后。她和枝爪刚刚接近新鲜猎物堆去丢下猎物。
                                                  “这样行了吗,黑莓星。”她添加一句,把她的田鼠丢向猎物堆。
                                                  当看见黑莓星同意时,温暖的感觉拂过赤杨心。能和他的姐妹一起旅行前往河族自然很好,特别是这意味着枝爪也会和他们一起去。
                                                  我一直在担心枝爪。她看起来一直很伤心又焦虑。现在我可以看她是不是和烁皮相处的怎么样,以及是不是感觉好些了。
                                                  “我们走吧。”烁皮说,向她的族长尊敬地低下头。“赤杨心,你可以把这件事情在路上讲给我们听。”
                                                  ————————————————Break——————————————————


                                                  收起回复
                                                  26楼2018-06-23 03:50
                                                    up
                                                    心疼狼眸姐……度娘总是抽风orz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6-23 08:45
                                                      dd度受是真的欠收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6-23 10:13
                                                        upup
                                                        度娘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8-06-23 11:40
                                                          度娘日常抽风…心疼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6-23 11:56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32楼2018-06-24 02:02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