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尔吧 关注:113,045贴子:2,102,607

【Yes.My Lord.】〖原创〗Another guy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女主原创~男主夏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6-22 00:31
    楔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6-22 00:32
      “他要结婚了。”
      精美的白色请柬掉落在地上,漆黑的房间里,约瑟芬的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虽然早就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只是没想到会这样快。
      本来就不该和他有纠葛,而自己又不自量力地爱上了他。
      他说他不会说谎,他的确做到了。同时地,他也不会给她任何承诺。
      无数个旖旎的长夜,她柔若无骨的手臂环绕着他的肩,卷曲柔软的黑发散落在枕边,她喜欢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一次翻云覆雨后,夏尔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突然说:“乔,你知道的,我们不会有任何结果。你可以随时离开我。” 约瑟芬没有作声,他以为她睡着了,便调整了一下姿势,亦闭上眼睛沉沉睡去。感觉到身边人的呼吸逐渐变得缓慢而均匀,约瑟芬轻轻地仰起头凝视着他的睡颜。他们认识已经八年了,夏尔不再是以前那个孩子的模样,他脸庞的轮廓变得锋利而清晰。很少晒太阳而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纤长的睫毛,还有那双紧闭着的眼睛,睁开的时候是大海的颜色,她看见它们的第一眼就陷了进去,情愿溺亡在里面。还有薄薄的嘴唇,吻起来柔软又细腻,仿佛带着蜂蜜的味道。
      他一直都有未婚妻的,甜美的、天真的、可爱的。她知道。那自己呢?自己应该算是人人唾弃的第三者吧。
      “夏尔·凡多姆海恩” 约瑟芬呢喃着他的名字,声音轻柔得仿佛是一声叹息。
      “我该怎么办?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不要离开我。”
      “我......我爱你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6-22 00:32
        加油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22 00:52
          Chapter 1 婚礼

          约瑟芬·德·加洛林伯爵,来自法国,今年十九岁。黑色卷发棕色眼睛,精致得像伦敦老街上贵妇百货橱窗里的陶瓷娃娃,因为家族企业的原因经常往返于英国法国。同时也是出了名的高岭之花,从未被采撷,甚至连能接近她的人都寥寥。
          “看那边,是加洛林伯爵呢。”
          “没想到她居然和凡多姆海恩伯爵有交情。”
          “真人和画像上一样漂亮啊。”
          ......
          大厅里人们三五成群地聊着天,贵族小姐们都不约而同地换上了色彩明亮轻快的礼服,约瑟芬轻轻打开羽毛折扇半掩着面庞退到一个角落里,但卓然的气质依旧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今天是他的婚礼。她花了一整个礼拜的时间整理情绪,才得以用现在这副没有破绽的样子出现在宴会上。“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呢?” 约瑟芬盯着大厅地面正中央绵延的红丝绒地毯发呆,一会那个女孩就会穿着白纱踩在这条地毯上,被自己的父亲牵着,然后把带着漂亮蕾丝白手套的手轻轻放在他的手心。
          他会对那个女孩温柔地笑。
          然后他们会宣誓吧。
          然后他们会在众人面前接吻。
          然后他们会接受在场所有人的祝福,包括她的。
          没有人知道她和他的关系,之后也不会有了。
          他们在人前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陌生人。
          ......
          在她晃神的功夫忽然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然后缓缓响起了轻柔的音乐。约瑟芬转头看向红毯的尽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夏尔已经站在了那里。是白色的西装啊,他以前从来不穿白色,没想到他穿白色也这么英俊好看。他的目光温柔而专注地看向前方,那里有什么呢?约瑟芬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红毯的另一端,大门缓缓打开,外面的阳光像打翻的牛奶蓦地倾泻进来,今天是伦敦连月的阴雨后难得的晴好天气。接着雪白纱裙的一角露了出来,然后是整条纯白如新雪的婚纱。年轻的新娘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就像希腊神话伊阿宋战神阿瑞斯那偷来的黄金羊毛一样。她也有一双碧绿的眼睛,那双眼睛总会眯成弯弯的月牙形状。
          “听说婚纱是凡多姆海恩伯爵亲自设计,交给巴黎的裁缝精心缝制了大半年呢。”
          “没想到伯爵是这样用心的人,好感动。伊丽莎白小姐也太幸福了。”
          巴黎吗,那里是自己的家。约瑟芬想,自己和夏尔打交道的时间里竟然丝毫不知道他还设计了婚纱,还真是用心呢。约瑟芬在脑海中回忆搜索着过去的细节,企图找到什么他为她做过的特别的事情,也好说服自己她对他来说是特殊的,却一无所获。“All in vain.” 她不禁苦笑了一下。
          米多福特侯爵先生把自己女儿的手郑重地交到了夏尔的手里,伊丽莎白脸上腾起幸福的红晕。
          “夏尔·凡多姆海恩,你愿意娶伊丽莎白·米多福特作为你的妻子吗,与她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爱她、安慰她、尊敬她、保护她?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她永远忠心不变?”
          “我愿意。”
          他回答的毫不迟疑。
          “伊丽莎白·米多福特,你愿意嫁给夏尔·凡多姆海恩吗?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是的,我愿意。”
          新娘的声音娇柔而坚定。
          “好,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新郎新娘结为夫妻。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周围响起一片惊呼,夹杂着掌声和口哨声。不用想也知道是他们接吻了。
          约瑟芬缓缓地转身从侍者的托盘里取了一杯香槟。
          也许是时候该离开了。她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6-22 13:17
            都没有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6-22 19: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6-22 21:01
                分享一首歌吧 小众的歌
                hanging on a lie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6-22 21:47
                  Whatcha' hiding?
                  你在躲藏什么
                  Where you running?
                  你要逃去哪里
                  Baby you've been up to something
                  宝贝你一直心事重重
                  Don't you tell me it's not what it looks like
                  别再跟我说 不是你想的那样
                  Had my heart but you tore right through it
                  你就这样 将我的心撕碎
                  Had your chance but you went and blew it
                  得到了你 又失去了你
                  I might have been naive but I'm not polite
                  我曾太过天真 我不会继续如此
                  Done me in, oh, you done me wrong
                  我曾太过投入 我做了太多错事
                  Got me good baby good as gone
                  我竟还在奢望 被你善待 一如既往
                  Don't you know you should know better than this
                  这些你都不知道 这些你都应该知道的
                  Then to cover up the truth with your poisonous lips
                  你有毒的双唇啊 它们曾将我迷惑
                  I'm not falling for it this time
                  但如今的我 不会再蠢第二次了
                  Try and try to little too late
                  一切都太迟了 你要做的不是一点点
                  Better open up your mouth if you got something to say
                  你要是有什么要交代的 那就快说吧
                  Don't keep me waiting
                  不要让我再等了
                  Don't leave me hanging on a lie
                  不要让我再被谎言折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6-22 21:47
                    一开始写这篇文的时候纯属冲动,草稿都没打。然后发现代入感太强,现在有点迷茫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6-22 21:48
                      Chapter 3 早安
                      “早安,少爷。”
                      温柔低沉的男声响起,床上的人缓慢慵懒地睁开双眼。
                      “今天没有准备红茶,为了配合今天要见的客人,为您准备了蓝山咖啡。”穿着黑色燕尾服身材修长样貌英俊的执事动作优雅地倒好了一杯咖啡递到床上的人面前,整个卧室都弥漫着苦涩而芳香的味道。
                      “今天要见什么人?”夏尔漫不经心地问道。
                      “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昨天刚跟您说过今天要见安德雷亚波拿巴子爵。”
                      “波拿巴?法国佬?拿破仑的后代?”夏尔饶有兴趣地问。
                      “是啊,和约瑟芬小姐一样,都是法国人呢。”塞巴斯蒂安嘴角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
                      “哼。都已经是共和国了,海峡对面的那些贵族明明都快生存不下去,脑子里还是只有美酒和宴会。难怪会第一个被革了命。”夏尔冷冷地说道。
                      “不过说到约瑟芬小姐,她倒是个有趣的人呢。明明是贵族小姐出身,却偏偏沉迷于保险业。”
                      “英国目前在世界的航运业都处于垄断地位,海上保险和火灾保险自然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她不是个只知道吟诗跳舞的草包。”夏尔自己都没意识到说这些的时候嘴角竟然微微上扬。
                      “那是自然,约瑟芬小姐的舞姿和您一样,让人不敢恭维呢。这样看来少爷和小姐很般配。”
                      “不要乱说,你忘了我已经结婚了吗?若是传出去成何体统?”夏尔不满地责备道。
                      “抱歉,是我失言了。”塞巴斯蒂安恭敬地歉了歉身,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歉意。
                      “哼。”夏尔冷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地下床走向卧室门。
                      “对了少爷,刚刚忘记了跟您说,约瑟芬小姐今天会启程回巴黎。”
                      夏尔的脚步没有丝毫停顿,他就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向外面走去。身后的塞巴斯蒂安脸上是玩味的表情。

                      “夏尔~~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了呢。”
                      甜美的声线仿佛掺了蜜糖,但一大早听见难免心生甜腻之感。
                      夏尔入座,执起餐刀往烤的焦脆的面包上仔细涂上黄油。
                      “早安,伊丽莎白。”他头也不抬地说。
                      “讨厌,说了多少次了要叫人家莉兹,毕竟…毕竟人家现在是你的妻子。”伊丽莎白的脸上挂上了害羞的红晕。
                      “好的莉兹。”他不假思索地回应。
                      “昨晚的雷雨好吓人,人家自己一个人都没有睡好。”
                      夏尔没有说话。伊丽莎白等待了一会,见自己的丈夫无动于衷,恨恨地低下了头。人人都道凡多姆海恩伯爵夫妇天作之合郎才女貌恩爱异常,只有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在昨晚的新婚之夜以公事为借口是和她分房睡的,而她却没有闹脾气的勇气。
                      我一定会让他爱上我的。毕竟我们是青梅竹马不是吗?而且,那么多贵族小姐,他偏偏只娶了我,这说明我对于他来说是特殊的。伊丽莎白这样想着。
                      她回巴黎了?应该是和以往一样是例行公事往返于英法两国吧,不久之后还会回来的。毕竟她全部的事业都在伦敦。夏尔心里想着。他也没有意识到一向独来独往自私又冷漠的自己居然会在一大早为一个女人走了神。
                      一旁的塞巴斯蒂安看着这对各有心思的新婚夫妇,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6-22 22:32
                        卤煮期末考试周了 好难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6-22 23:13
                          之前的章节序号错了,上一篇应该是Chapter 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6-23 15:21
                            本章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6-23 15:23
                              好像最近开车开得有点密集 应该适当清淡点了 毕竟是要去幼儿园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6-23 15:34
                                有没有人呀~
                                大家对人物刻画和剧情走向什么的有什么期待可以告诉我~
                                这篇打算像韩剧那样随着观众的意愿可以弹性调整的~
                                谢谢大家~
                                希望米娜桑喜欢~
                                比心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6-23 19:41
                                  宴会结束回到宅邸,夏尔抱着伊丽莎白下了马车。怀里的人已经醉得一塌糊涂。
                                  “梅林,送夫人回房休息。”夏尔吩咐。
                                  “好的少爷。”女仆正欲上前,却被伊丽莎白打断。
                                  “我要夏尔抱我回去!”也许是喝醉了,伊丽莎白的声音有些大。
                                  夏尔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好吧,梅林你先去忙别的吧,我来照顾夫人。”
                                  感受到伊丽莎白在不停地扭动着,夏尔有些担心她是不是不舒服,便低下头查看。忽然他的嘴唇被一个温热柔软的东西贴上,他一瞬间就意识到是伊丽莎白在亲吻他。夏尔不动声色地往后躲开。
                                  “夏尔,我终于亲到你了。我们青梅竹马这么多年,这还是我第一次亲你。”伊丽莎白的目光因为醉酒而有些迷离。
                                  夏尔快步走到伊丽莎白的卧室,将她放在床上。刚松了一口气,却猛然发现
                                  伊丽莎白开始笨拙地解自己裙子背后的缎带。
                                  莉兹你在做什么?别闹!”夏尔连忙开口制止她。
                                  以往若是夏尔说了这句,伊丽莎白都会很听话地顺从。但今天不知是不是因为醉了的缘故,她没有停下。
                                  “我没有闹。”她咬着下唇,嘴唇被用力咬出了苍白的颜色。说话间她已经褪去了外裙,仅剩了贴身的一条薄纱。同时她伸长手臂试图解开夏尔的衬衫纽扣。
                                  “伊丽莎白,停下来!”夏尔大步向后退,声音抬高冷冷地喝止她:“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像个什么样子?还有半点伯爵夫人该有的矜持吗?你是淑女不是吗?”
                                  “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你是我丈夫!我为什么不可以这样!”伊丽莎白失控地哭喊。
                                  “你喝醉了,好好休息。我不会让仆人打扰你。”夏尔恢复了平静的语气,转身离开带上了卧室门。
                                  “夏尔,我是你的妻子啊。我怎么会不知道什么是淑女的礼节,只是我…我没办法顾得了那么多。我想要你啊,我想要你爱我!”
                                  ……
                                  “夏尔……”
                                  伊丽莎白带着满脸的泪珠沉沉睡去。

                                  夏尔从来不是一个禁欲的人,但是也不是离不开女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个月来面对着娇媚可爱的妻子始终提不起兴致,居然守身如玉了一个月。不过想到自己已经一个月禁欲,不免感到心里有些痒。
                                  “我在想什么呢。”夏尔不禁摇了摇头,好像这样就能把那些荒唐不切实际的想法从脑海里赶走。
                                  “她最近在忙着算她的那些数据吧?不对,那个讨厌的安德雷亚说她在和一个德国佬交往?那人叫什么来着?路易?腓特烈?噢管他呢!我究竟在在意什么。我一定是喝醉了!”夏尔心虚烦乱地走进了书房。
                                  塞巴斯蒂安,帮我倒杯黑咖啡。”夏尔回到书房,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
                                  “好的,少爷。”执事恭敬地鞠躬转身去准备咖啡。
                                  少顷,夏尔啜饮着苦涩的黑咖啡,缓缓开口吩咐:“明天我约见了轮船货运总公司的经理,你提前安排好,不要有差池。”
                                  “哦呀少爷,您要涉足货运的保险业务了吗?”
                                  “啰嗦。”
                                  要知道,保险业做得最风生水起的人,可是那位小姐呢。这样一来,想必不久以后自家少爷就会和这位小姐又见面了呢。
                                  只是少爷已然是已婚人士,他会怎么处理呢?
                                  “少爷,您也有今天。”恶魔执事幸灾乐祸地眯着深红色的眼睛,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回复
                                  19楼2018-06-23 22:01
                                    It hurts me every time I see you 每次见到你我的心会阵痛
                                    Realize how much I need you 察觉到自己有多么需要你
                                    I hate you I love you 我恨你 我爱你
                                    I hate that I love you 我恨我 爱着你
                                    Don't want to but I can't put 我并不想这样 但我再也无法
                                    Nobody else above you 将别人放在心上


                                    回复
                                    20楼2018-06-23 22:05
                                      我们亲爱的约瑟芬小姐在正常的时间线上已经很久没粗线了哦~是不是在忙着和路德维希大公交往着呢~


                                      回复
                                      21楼2018-06-23 22: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6-23 22:24
                                          约瑟芬小姐姐什么出现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6-23 22:26
                                            大大加油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6-23 22:51
                                              先更新一个番外吧~
                                              番外——《安妮和蓬巴杜》

                                              【安妮·博林,接受到法国上流文明社会的熏陶,学习法国文化与礼仪,妆扮,音乐,舞蹈,编织,缝纫;还学习了家族谱系、算数、阅读、写作、历史、社交。除了和一般名媛淑女一样擅长针线刺绣、烹饪厨艺、操持家务和唱歌跳舞外,还会玩纸牌、下象棋、赌骰子、骑马、打猎、射箭、驯鹰。所以安妮很有文化和艺术修养,还精通多门语言,穿着打扮上也很时髦,深得法国宫廷之道。】

                                              都铎王朝亨利八世时期,英国历史上最糜烂的那段历史。安妮王后的生平,约瑟芬已经读过了无数遍,几乎能背下来。
                                              很久以前,她曾半开玩笑地说自己是安妮博林,夏尔只漫不经心回道不,你更像蓬巴杜夫人
                                              “为什么是蓬巴杜?”约瑟芬以为夏尔懂她的心思。
                                              “啊,因为你和蓬巴杜的气质更像,安妮太过野心勃勃。”
                                              不是这样的,她不是这个意思。算了,还是不敢跟他解释,说出来只怕夏尔会笑她悲秋伤春吧。

                                              “乔茜,你又偷偷看别的书了。我给你安排的今天的学习任务你完成了吗?”夏尔严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约瑟芬慌忙将书本藏在袖子下面,却显然为时已晚。
                                              “我还是不擅长那些经商的学问,他们对我来说太难了。对不起夏尔,你说我是不是很笨。”约瑟芬有些沮丧。
                                              见她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像极了被责备的小动物。夏尔不禁放柔了声调:“每个人都有各自擅长与不擅长的事情,没什么的。乔茜的话,更擅长技术层面的数据分析呀。”
                                              约瑟芬从椅子上站起来缓缓走到夏尔面前,轻轻抱住他。
                                              “还好我有你。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跟那些商人打交道。”她的声音柔柔的,像是新摘的棉花的感觉。
                                              “也是因为乔茜,才能有那么多完美的保险商品,能非常好的适应各种不同情况。”夏尔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长发。忽然他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定睛一看是一个珍珠发夹。这是上次他们欢好的时候他顺手别在她头上的,不是什么名贵的首饰,没想到她还留着。
                                              其实这个发夹是之前一位生意上的合作人送给他未婚妻的小礼物,他拿到以后莫名觉得约瑟芬的黑发配上莹润的大西洋海水珍珠会更美,就鬼使神差地留给了约瑟芬。
                                              “夏尔,夏尔给我讲讲安妮·博林王后的故事吧。”
                                              “安妮王后吗?她的结局很不好。你怎么对她感兴趣?”
                                              夏尔发现约瑟芬的神情有一闪而过的悲伤,但很快她便掩饰了过去。夏尔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因为……没什么,就是好奇而已。对了夏尔!你看今天是难得的晴天呢,我们去外面走走吧。”
                                              也许真的是我看错了?夏尔暗暗想到。她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应该没什么事情。若是有什么事情她会说的。她一向对自己知无不言不是吗?
                                              夏尔温柔地牵起约瑟芬柔软的手向花园走去。

                                              【1531年亨利八世将凯瑟琳王后驱逐出宫廷,而安妮住进了王后的房间。此时安妮已经成为实际上的王后,但英国人民讨厌她,并且同情着凯瑟琳王后。】

                                              “夏尔,我到现在还是经常念不好Phantomhive的ph这个音呢。法语里面没有这样的字母组合呀。”
                                              “你看这是什么?”夏尔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卷轴。
                                              约瑟芬打开卷轴发现是一张表单,上面印着很多家公司的名字。她顺着表单一行行看下去,惊讶地发现凡多姆公司的名字变了,变成了Funtom。
                                              不光改掉了ph,甚至一并变成了fun。这还真是充满了他恶趣味的个人风格。约瑟芬感到难以言表的喜悦,目光灼灼地看向夏尔。
                                              “可不是为了你噢,我们公司名义上生产玩具和糖果,改成这样也有利于迎合客户群体。”夏尔不自然地别开头。
                                              “好的夏尔,我相信了。”约瑟芬脸上带着促狭的笑意,接着突然转身,裙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然后她跑向白蔷薇花丛和灌木深处,转眼间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天边的夕阳西沉,橘色的光线让一切都笼上了温暖的色调。夏尔微笑着亦走向花园深处,去寻找那个和他玩捉迷藏的调皮姑娘。
                                              早知道当初就不把花园按她的喜好设计成法式的了,虽然富丽堂皇精致有余,但也太过繁复容易迷路。
                                              “乔茜,要是让我抓到了你,就要答应我乖乖地把我布置给你的课业完成哦。”
                                              仲夏傍晚的凡多姆海恩公馆宁静而美好,微风送来阵阵花香。

                                              【5月2日,安妮由驳船带到伦敦塔,轻度精神崩溃。5月14日,克兰默宣布安妮和亨利的婚姻无效。5月15日,在伦敦塔里,安妮被指控通奸,乱伦,和叛国罪。 5月19日,安妮·博林等被被处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6-24 01:08
                                                有图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06-24 01:09
                                                  其实最近一直在想 约瑟芬小姐姐应该长什么样子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6-24 13:39
                                                    有点想写一个安妮和亨利的番外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6-24 15:18
                                                      约瑟芬小姐姐终于出现啦
                                                      情敌也碰面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6-25 00:20
                                                        楼楼没事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6-28 20:41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7-02 2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