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聂吧 关注:1,286贴子:4,146
  • 24回复贴,共1

【政聂天下·文】面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发lofter

看到这张图之后的产物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6-18 01:57
    大概是去韩国路上发生的事。

    武侠风

    可能会有点OOC

    -----------

    清阳曜灵,和风容与。

    客栈的小伙计伸了个懒腰,走下楼来准备迎接新一天的生意。他来到大堂,伸手拉开门闩,然后轻轻推开了大门。却在看清外面的一刻,微微愣住了。

    院子中站着一个身着深蓝披风、云纹白衣的少年剑客,眉眼如画,身姿如松。他一手持剑,一手拿着一个浅蓝色的包裹。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刚刚从外面回来,还带着一身浓重的湿寒露气,站在熹微的晨光中,周身朦朦胧胧的,像是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柔光。

    他本身正抬头盯着二楼的窗户,在大门打开的一刹那刚好把视线移了下来,深潭般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茫然。

    “啊……是聂公子!”小伙计看着面前这张脸,一下子回忆起是昨天投宿的客人。这样的天人之姿,就算只看过一眼也不会忘记的。

    “嗯。”盖聂应了声,对伙计微微一点头,然后侧身进了客栈。

    小伙计挠挠头,“咦?聂公子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他昨天一直在大堂忙碌,并不记得看到他出门啊。



    盖聂快步上楼,绕过拐角,直往最里面的一间走去。

    他正打算敲门,轻轻一推,门却开了。盖聂眉头一皱,竟然没有锁门吗?

    他一只脚刚踏进屋内,忽觉一阵凌厉剑风破空袭来!

    盖聂眸光一缩,身体已经先于意识做出了反应。他将手中包裹抛至床上,同时迅速下腰,以手撑地,眼看着那剑势从他刚才上半身的位置划过。

    趁着这个空当,盖聂迅速挺身,一跃而起,在空中翻了一周,脚尖在那剑尖轻轻一点,拧腰转到了屋内。

    这才看清了面前的袭击者。只见这人一身白衣白鞋,长发尽梳在脑后,面上覆着一个银色的云纹面具,只露出一张如刀锋般的薄唇。

    面具人被他的力道震的后退了两步。深呼吸之后,剑锋一转,又向他刺了过来。

    这一招非常巧妙,虽然看起来只是普通的刺出,但盖聂却看出其中暗自隐了十种变化,似乎任他怎样拆解,那人都能接上后招。

    盖聂眉眼间蕴起了笑意。他径自站着,任由那人刺来,不闪不避。

    那剑尖直到了他眉心三寸,他才倏然出手,仅仅伸出了两只手指,便夹住了剑尖。

    面具人只觉面前似乎突然出现了一座大山一般,任他如何使力,剑尖都不能再移动分毫。



    他唇角一弯,撤去了力道。

    盖聂掉转剑尖,将剑还入嬴政腰间的剑鞘。“这招孤云出岫,尚公子大有进步。”

    嬴政哼了一声,“这两天我悉心想了想,在你的基础上又添加了两种变化,原以为能在你手上走过五招,看来又是高估了。”他的声音闷闷的,似乎含着一丝委屈。

    “武学一道,天资心思时间,一样都不能少。尚公子政务繁忙,学剑两年,有此成就,已是很难得了。”盖聂诚恳道。

    “多谢小先生夸奖。”嬴政拱手一礼,语调中带着笑意。“不过话说回来,阿聂刚才是怎么认出我的?”

    “尚公子出招的第一剑永远是向右腰往上三寸位置刺去,”盖聂比划了一下,“感知到剑风的时候,我就知道是您了。”

    嬴政恍然,“原来我还有这样的习惯……“

    “另外,”盖聂幽幽的望向他的面具,“尚公子的面具也只遮住了一半脸。”

    “是吗?”嬴政伸手去摘面具。

    他此时正站在窗边,清晨的阳光刚好照在他脸上,面具轻轻移开的同时,宽额长眉一点点展露出来,他在短暂闭目之后又重新睁眼,万里朝霞尽入他眼中,熠熠生光,令人不敢逼视。

    盖聂只觉呼吸似乎都停止了一瞬。



    半晌,他才想起来要向嬴政禀告的事。“禁卫军的人我已经安排好了。他们会一直远远跟在我们身后,但不会出现在我们身边。”

    嬴政点点头,“此地已经是秦国和韩国的交界。我此去韩国乃是微服,人多反而会暴露行踪。”他看向盖聂,“我身边只你一人便已足够。”

    盖聂郑重道:“在下会以性命相护,定保王上此次韩国之行周全。”



    盖聂拿起刚才被扔到床上的包裹,“这是我刚才在外面买到的干粮,此处离新郑还有两日路程,且路上不一定能遇到城镇歇脚。恐怕接下来的两日,要委屈尚公子同我一起吃干粮了。”

    嬴政“嗯”了一声,“阿聂吃得,我自然也吃得。”

    “既如此,我们便出发吧。”盖聂背起包裹。

    “现在便走?”

    “尚公子还有何事?”

    “我没有事。”嬴政走到盖聂身边,“但是阿聂为了禁卫军的事奔波了一夜,怎能直接就赶路?你休息好了我们再走。”

    “我……”

    “勿要推辞。”嬴政将包裹拿了下来,“看你眉眼间都泛黑了……快去睡会吧。去韩国……也没有那么急。”

    盖聂默然,他确实累的眼皮打架了,既然嬴政这么说,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他环视了一下屋内——他睡在哪里呢?

    自从来到秦国,为了保护嬴政的安全,两人在外的时候一直是住在一间房,嬴政睡床,盖聂打地铺。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昨日投宿之后,等到入夜安顿好嬴政休息,他便从窗户跃出,处理一路随行的禁卫军之事,直到此时方归。所以,房间中并没有他的地铺。

    盖聂正准备去喊店家来铺,嬴政突然一把拉住了他。“阿聂睡床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6-18 02:01
      然后他又径直走到床边的桌子边坐下,从行李中拿出一卷竹简,“我看会书。”

      盖聂站了一会,想到不麻烦店家也挺好,又看嬴政确实看起了书不再理会他,于是走到床边,躺了下去。



      床铺上尽是醉人的龙涎香。盖聂恍惚的想,原来王上才刚起床没多久。

      在这样令他安心的味道中,他黑沉沉的睡了过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6-18 02:02
        床铺上尽是醉人的龙涎香。盖聂恍惚的想,原来王上才刚起床没多久。

        在这样令他安心的味道中,他黑沉沉的睡了过去。



        盖聂是被一阵清甜的粥香唤醒的,他睁开眼睛,越发觉得饥肠辘辘。于是他坐起身来,看到嬴政坐在桌边正看着他,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约摸着你也该醒了,我让店家送了点吃食上来。”

        “谢尚……”

        “阿聂不必言谢。”嬴政眨了眨眼,“这几日在外面都是你忙前忙后,我也没对你说过谢字。”

        盖聂本想说那是自己应该做的,但他明白嬴政的意思是不喜欢自己与他见外,于是只乖巧的“嗯”了一声,便不再多言,低头喝起粥来。

        他们相交两年,虽名为君臣,但志向相投、年纪相仿,又每天雷打不动的在一起练剑,私下里比一般君臣要亲近许多。对于这个年纪轻轻身负鬼谷绝学、却又一板一眼少年老成的“小先生”,嬴政在很多国事政事上也颇为倚仗,久而久之,两人相处越发无拘无束起来。

        待盖聂吃完,两人便收拾好行李下了楼。



        盖聂昨日已托店家找来两匹马,此时正在楼下相候。

        两匹马一黑一白,虽并不神骏,但好在体格健壮,四肢修长,已经是这边境小城能找到的最好的马了,盖聂向店家付了银子,道了谢,牵过白马来,扶嬴政上了马,自己则翻身上了黑马。

        两人并辔徐徐而行。边境小城虽然人烟稀少,但为防生变,嬴政还是一直戴着面具。此时他白衣白马,面具遮颜,左看右瞧,俨然一副出游逛街的优雅贵公子模样。

        这样的体验对于他来说是新鲜的。自从十三岁回到秦国以来,他几乎日日操劳,何曾有这样闲庭信步、信马由缰的机会。此刻心境放松下来,看看小城中的一草一木,路过的少年少女,感觉前所未有的愉悦和美好,只盼这条路永远也走不完。

        他转头向盖聂看去。盖聂的姿态并不如他放松,虽然外表看起来也是缓辔徐行的闲适模样,但嬴政知道他正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四周,如果稍有异动,少年就会像出鞘的剑一样,立刻锋芒毕现,挡在他面前隔开所有危险。

        他总是这样让人安心。

        嬴政心想,也许除了他,再也不会有人能让自己如此全身心放松了。



        “尚公子。”

        嬴政回神,刚好对上盖聂转过来的目光。“怎么了阿聂?”

        “前面有家茶肆,我们去休息下吧。”盖聂勒住了缰绳,“再往前走,就要进山林了。”

        嬴政点了点头。



        山道边的茶肆很是简陋,茶水也很粗粝,嬴政喝了一口便不想喝了,悠然坐着看四周来来往往的茶客,倒是颇为惬意。

        茶肆中大多是暂时歇脚的过客,此时正逢乱世,义侠频出,一眼望过去大多数人都佩有兵器,大碗喝茶,熙熙攘攘,倒是很有江湖气息。

        嬴政看着盖聂熟捻的给两个水袋注满水,又去温言询问茶婆婆接下来的行程,一切妥当后才回到自己身边坐下,一切举动都轻车熟路,宛然就是这江湖中最常见的少年剑客。

        “阿聂,身处江湖与居于庙堂,最大的分别是什么?”他解释道,“身处江湖可以随意的——行侠仗义?”

        盖聂对他突然的发问有些疑惑,顿了一瞬才回答:“并无多大分别,仗义行侠,全凭一心。”

        嬴政正要再问,突然茶肆中传来了一阵吵嚷声。



        几个凶神恶煞的壮汉出现在茶肆内,直奔着茶婆婆而来。“喂老婆子,这个月的供钱迟了三天了,你的这个小破摊子是不想要了吧!”

        茶婆婆只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连忙哀求着讨饶。

        壮汉并不听,只是一味恶骂。周围有些客人听不下去,有的起身离开,也有人似乎已经看惯了这个阵仗,已经无动于衷了。

        茶婆婆哀哀的哭了起来,反复说着最近生意不好,希望能再宽限几日。

        壮汉不耐烦起来,举起桌子便要砸。这些桌子是茶肆中仅有的东西,茶婆婆急得伸手去拦,被壮汉猛地推开,眼看着桌子和人一起飞了出去!



        一阵衣袂翻飞,一道剑风闪过。

        几乎是同一时间,盖聂伸手接住了桌子和惊魂未定的茶婆婆,而嬴政的剑已经架在壮汉脖子上。

        茶肆中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这两个人看去。

        嬴政沉声道:“你们收的供钱,是什么东西?”

        壮汉受制于他,全身战战兢兢,“啊……大侠饶命!……我们是秦国人,他们交了月供以后,秦国和韩国打仗,我们就保证不打他们!这、这就是供钱!”

        盖聂安顿好茶婆婆,向他走了过来。“尚公子——”

        嬴政沉默半晌,最终还是放开了面前的人。



        从茶肆出来之后,他们一路无话。

        盖聂本就不多话,嬴政心事重重也不说话。最后放走壮汉的时候他们撂下了几句狠话,谅他们应该暂时不会来找茶婆婆的麻烦。但是以后会怎样,他们也没有办法了。

        进入山林时,已经暮色西沉。

        “尚公子,看来今夜就要在林中露宿了——什么人?!”

        盖聂突然感到有一丝异样,手已经按在青霜剑柄上。他感觉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可是目之所见皆是一片漆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6-18 02:03
          他一提缰绳,想要挡在嬴政前面,突然意识到了异样的来源——

          他低头望去,马头下面的林中小道上,站着一个穿着大红百褶裙、扎着长长辫子的女孩。她大约只有七八岁年纪,身量未足,是以盖聂一开始没有看到。

          她楚楚可怜的站在路中央,一张小脸红红的,看起来很是无助。

          “两位大哥哥。”他对他们伸出手,“我迷路了,大哥哥可以送我回家吗?”

          盖聂直觉这个女孩十分诡异,正想下马问清楚,女孩却走到了嬴政的旁边。

          “我要面具哥哥抱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6-18 02:03
            嬴政没有说话,回头望向盖聂,正对上盖聂望向他的目光。双目相交,已知其意。

            盖聂翻身下马,走到女孩身边,蹲下身子与女孩平视,温言道:“天已经很晚了,小姑娘为何在这里?”

            “我一个人出来玩,不小心跑到了这里……”女孩说着呜咽了起来,“大哥哥送我回家吧。”

            “你家在哪里?”

            “就在这林子中,往前面走半个时辰就到了。”

            盖聂犹豫了。他一靠近这女孩就知道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并没有特殊之处,但嬴政身份实在贵重,如果要带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同行……确实有些托大。但现在即将天黑,如果把一个小女孩就这么扔在山林中不管,他也绝对做不到。

            思量再三,他最终还是对女孩伸出手,柔声道:“上马吧,我们来送你回去。”

            女孩却往后退了一步,又看向嬴政,“我要面具哥哥抱。”

            “为何?”嬴政来了兴趣。

            “面具哥哥……”女孩盯着嬴政脸上的面具,似乎想伸手去摸,可是她根本够不着,“……好看。”

            嬴政看着盖聂停在半空中的手,忍不住想笑。一直以来,盖聂虽然闷闷的不爱说话,可是他面相柔和,所以相比而言都是他更讨小孩子喜欢一些,难得此次竟然反了过来。

            嬴政伸手抱了女孩上马,放在自己前面。又扭头对盖聂道:“没关系的,走吧。”

            盖聂上了马,三人继续前行。



            女孩缩在嬴政怀中,也不说话,只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身后的人。

            嬴政被她看的久了,忍不住道:“你在看什么?”

            “我想看看面具哥哥长什么样子……”说着她伸出手,想去摘嬴政的面具。

            “不行。”出声的是盖聂。他声音严厉了一些,小女孩感到害怕,连忙把手缩了回去,这才注意到盖聂一路眼也不眨的盯着他们。她再也不敢乱动,只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转来转去。



            没多久便到了女孩所说的家。那是一个破旧的小茅屋,门口正站着一个提着灯的老婆婆,正往林道中张望。看到他们骑马过来,连忙跑了过去。

            嬴政正要把女孩放下,女孩却突然伸出胳膊环住他脖颈抱了他一下,趁着他一愣神的功夫,女孩已经又放开了他,调皮的一笑:“谢谢面具哥哥。”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怀中陡然一空,盖聂面色一寒,已经将女孩从马上拎了下来,塞到了老婆婆手里。老婆婆口中称谢,两人又交代了两句,便绝尘而去。



            待得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刚才还乖巧躺在老婆婆的怀里的小女孩突然面色一凛,一把推开老婆婆便跳了下来,走到小道上凝视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嘴角漾起一丝诡异的笑意:“得手了。”

            老婆婆躬身道:“百毒王出手,任他是什么鬼谷传人、秦国第一剑客,也是在劫难逃。”

            “传令下去,调集人马,可以行动了。”

            “是。”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两人又行了一阵,终于找到一处还算干燥洁净的山洞。盖聂将里面微微清理了一下,找了些枯枝燃起了火堆。

            嬴政抱臂坐在火堆边,一边添柴一边抚摸着颈部。那里感觉有些奇怪,麻麻痒痒的,但又没有疼痛之感。他只当是山林中飞虫众多,不小心被虫子咬到了,并没有特别在意。

            盖聂铺好了一层枯草,又从行李中拿出些衣物放在上面,便道:“王上,可以歇息了。”

            嬴政依言过去,除去外袍和靴子,正准备躺下来,突然站住不动了。

            他只觉从后颈处猛地生出一股透心的寒意,从上往下向四肢蔓延开来,他在一瞬间感觉全身的血液像是被冻住了一般,身体僵的连动一下都是勉强。

            突如其来的寒冷使得他的大脑都有一瞬间的晕眩,等清醒过来时只听得到耳边盖聂焦急的声音:“王上,您怎么了?”

            嬴政深吸了一口气,回忆着之前盖聂教过的内息流转的法子,将体内寒气微微压了一压,这才勉强开口道:“阿聂,好冷。”

            盖聂此时完全顾不住什么君臣之别了,他忙将嬴政的头转过来,除去他的面具,待看清他的脸色时,大吃了一惊。

            只见面前的人脸色铁青,嘴唇乌紫,牙齿不断的打着颤,目光也远不如往日清明,尽是混沌之色。盖聂的脑中飞速回忆起今天经历的所有事,终于想起了问题所在——

            “是那个小女孩?”

            七八岁的小女孩……穿着大红百褶裙……扎着长长辫子……

            是百越人!

            此地乃是秦国和韩国的交界,韩国已经吞并百越,在这里出现百越人,并不奇怪。

            而百越人,并不擅长使刀弄剑,用蛊,才是他们的强项。

            他怎么没有竟然没意识到这一点!

            只看对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便觉得不会有危险,竟然忘记了除了武力以外的卑鄙手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6-18 02:04
              看着嬴政的样子,盖聂痛悔到了极点,急忙扶着他坐下,手搭上嬴政的脉象,感觉到他体内一团寒气萦绕,於结不散,像是中了寒冰蛊的迹象。他心中焦急,努力回忆当年在鬼谷时师父所讲的关于蛊术的内容,却因为思绪烦乱,一时竟什么也想不起来。

              嬴政全身发抖,已经冷的有些神志不清,他躺在地上,全身缩在了一起,紧紧闭上双眼,睫毛不住颤抖,连牙齿都打着颤,不住喃喃着:“好冷……”

              盖聂只觉手中触感如同冰一般寒冷,心想这蛊发作起来这么厉害,不由得更加焦急了,他拿出行李中的全部衣服,都盖在嬴政身上,却似乎一点作用也不起。眼看着嬴政一直在发抖,盖聂连自己身上的披风和外袍都脱了下来,全部覆在了他身上,自己仅着了一件里衣坐在他旁边,却看嬴政的面色还是一分一分差了下去。

              盖聂伸出手去摸他的脸,比刚才更冷了,触感如同死人一样。此时,嬴政连喊冷的声音都弱了下去,盖聂心急如焚,将耳朵贴在他唇边,才听到他细碎的话语:“阿聂……”

              盖聂感到心口似乎被揪了一下,下意识便搂住了嬴政。下一刻,他就被嬴政猛地拉住,后者全身的重量欺了上来,将他紧紧圈在怀里。

              嬴政在混沌之中,只觉得自己刚才还身处万丈寒冰之中,突然有人塞给了自己一只火炉,于是他便本能的死死抱住,并把全身都贴在火炉上了。

              他一下子抱得太紧,盖聂差点喘不过去。适应了一会,他伸出手环住嬴政,尽量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他,他将自己的内息运转到四肢,又传递到嬴政身上。运转了几个周天之后,才感觉身上的人渐渐平静了一些。

              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一起,身上覆盖着一层层的衣物。嬴政在迷糊之中感觉舒服了很多,身体不自觉的放松了一些,手上却将盖聂抱的更紧,将那人整个都按在自己胸前,似乎这样就能完完全全抵御住寒冷。

              两人虽然已经相识日久,但以这样亲密的姿势紧紧搂在一起,却还是从未有过的。嬴政神志迷糊,盖聂却非常清醒,只觉得嬴政身上的龙涎香排山倒海般萦绕在他的周围,不禁脸颊都有些发烫,心跳也不由加速了几分。

              “阿聂……”

              盖聂整个人缩在嬴政怀里,听到他声音才猛然抬头,这才注意到嬴政紧闭双眼,眉头紧锁,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盖聂心中大为懊恼,没有保护好王上已经是自己的失职,此时王上危急,自己心中竟然生起了旖旎之意,实在是非常惭愧。

              他定了定神,手上继续为嬴政传递内息,心里却在默想着师父说过的除去蛊毒的办法。他回想了一下那个女孩的举动,如果是直接与嬴政接触的话,只有——

              他伸出一只手抚上嬴政后脖颈,终于摸到了一丝小小的突起。他心中明了,毫不犹豫的咬破自己的手指,将流血的手覆了上去。

              TBC

              借用了一下天九的百毒王设定,但不想用那个糟老头子的形象,于是自己搞了个小女孩当反派==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6-18 02:06
                期待期待


                收起回复
                9楼2018-06-19 14:4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6-26 14:11
                    更文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6-27 09:37
                      飘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6-27 16:21
                        敲门!快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7-06 18:15
                          下文呢!!!求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7-07 08:00
                            楼主文笔真好。赞一个~\(≧▽≦)/~


                            回复
                            15楼2018-07-08 21:54
                              啊对不起各位我一直没更。。我偷偷放个番外来吧别拍我

                              ——-

                              【政聂】 凯旋

                              唔……难受……
                              头很晕……胃里翻江倒海……不会要吐了吧……
                              勉强拉住缰绳,不让自己从马上掉下去。他微微晃了晃脑袋,想尽力让自己清醒些。
                              他已经快撑不住了。

                              在四公子府上喝下那三杯酒时,他喝的太猛了,所以第一下的反应其实不是装的,他确实是有些站不稳了。但是想到后面的计划,他强压下身体的不适,硬是顶着一张潮红的脸和一双雾气蒙蒙的眼睛,胁迫韩宇将他们送出了城。
                              此时危机解除,一行人徐徐回秦,他精神上放松下来,竟是一下子抵不住这滔天的醉意。

                              “阿聂!”
                              有人在叫他?
                              盖聂忽而清醒了一瞬,茫然回头,这才发现马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嬴政拉开车帘,正对他招手,“来马车上吧。”
                              “……嗯。”
                              盖聂点点头,正打算翻身下马,突然一阵烦恶犯上心头,一个头重脚轻天旋地转,竟然摇摇晃晃的栽了下去。
                              然而意料之中的触地并没有发生,他感觉到一阵清风拂过,自己好像被什么人扶住了。
                              盖聂用一只手撑住额头,勉强睁开眼看过去——只见自己正靠在嬴政的肩膀上,那人稳稳的撑住了自己,目光中透着关切,面色却有些不善。
                              “醉的这么厉害吗?”嬴政手上不由得更加使力,将盖聂全身重量撑住,以免他滑下去,“虽说是为了脱身,但也没必要跟那人喝那么多吧?”
                              “哎呦呦……”李斯也从马车上走了出来,“盖先生现在这样,可是真的失礼了哦……”
                              “你……”盖聂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你又胡说。”他此时面颊红的不像话,一双美目泛着水汽,顾盼间波光流转,语调又带了些醉后的慵懒,于是这话说出来一点气势也无,反而带了一丝娇嗔薄怒。
                              嬴政不动声色的望了李斯一眼,后者立刻知趣退下。
                              下一刻,他便伸长了一只手臂揽住了盖聂的肩膀,另一只手穿过那人膝弯,直接将他抱了起来。
                              盖聂微惊,轻挣了一下没有挣开。
                              他头晕目眩,抬头看着嬴政,只觉得他似乎有两个脑袋。正茫茫然间,嬴政已经将他抱上了马车。

                              “还难受吗?”
                              盖聂摇摇头。
                              “下次不可逞强。”嬴政看着怀中人乖巧的样子,突然发觉他的脑袋圆圆的很可爱,忍不住揉了揉。“万一真的在那里醉倒了怎么办。”
                              “不会的。”莹润的眸子里带了一丝坚定,“事关王上安危,我自有分寸,不会做没把握之事。”
                              嬴政无声的笑了。

                              “王上。”车帘外响起一个哑哑的声音,“您要的东西到了。”
                              嬴政掀起一角车帘,接过了那隐秘的东西。
                              一个绢布卷轴。
                              嬴政慢慢将卷轴展开,怀里的盖聂也探出脑袋去看。
                              那是韩都新郑的城防示意图。各处兵力、驻守情况标注详尽,一目了然。
                              “不虚此行。”嬴政唇角一弯,将卷轴收入怀中。
                              “……那位九公子没有答应王上吗?”
                              “他是个千古之才。”嬴政冷声道,“却不识时务,终归不能为我所用——可惜了。”
                              “不必可惜。”
                              嬴政低头望去,怀里的人正定定的看着他。
                              “王上莫要忘了我。”盖聂的目光似乎看到了更远处,“我愿作王上的铸剑之人,为王上铸一柄天子之剑——将这七国的天下,为您拿下一百。”
                              “同进同退,同生同死。”

                              窗外绿意盎然,苍翠欲滴。清新的风直吹进马车里。
                              盖聂清醒了许多。“新郑的风景不错。”
                              “阿聂喜欢的话——伐韩之后,凯旋之日,自有再赏之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7-08 23:13
                                为楼主打call


                                回复
                                17楼2018-07-09 00:02
                                  萌新来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7-10 13:33
                                    楼主写的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7-10 13:33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18 11:35
                                        没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9-22 19:32
                                          dd楼主快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0-29 10:09
                                            楼楼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04 23:36
                                              妙哉!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9-07-09 1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