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猫吧 关注:408,020贴子:9,451,870

【同人】【REMASTERED】【大雄与天使之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写在前面】


1:本文画风与哆啦A梦原著严重不符。可能出现严重OOC的情况。请各大吧友凭喜好食用。


2:本文可能会出现毁童年桥段,但绝非为毁而毁,而是不得已调用某些可能比较鬼畜的桥段引发必要剧情。


3:故事年代与水田版一样设定在当代,但时间线是大雄等人的高中时代,原先为了不毁原著曾经想过用小学时代的主角团,但考虑两天后还是放弃了。理由是高中生的年龄段,人们的心智相比小学已成熟了很多,但心中那股少年的热血依旧未曾褪去,或许会为了心中的感动,敢于去做更富有冒险精神的事情,因此也更加适合本文的画风


4:不定期更新,可能两三天一更,可能周更,极小可能日更


5:如果看的不舒服可以随时提意见,咱会考虑每位读者的意见的。但请勿乱喷楼主,不然楼主会非常难过哦





回复
1楼2018-06-17 13:23
    【本章码字BGM】【EXEC_FLIP_FUSIONSPHERE./】【有意者可欣赏一下哦】


    【前言】


    “梦想,并非仅存于少年心中之物。


    倘使千万载岁月虚度,未来依旧充满变数。追悔莫及之事早已随风飘逝,若生命之火不熄,则追寻之路不止。


    此乃不归的旅途,除梦想外,没有光明与你同行;而这梦想之光,与寂寞相伴而生,正如种子破土而出时,必将忍受黑暗的折磨。


    你要用梦想浇灌自己、用黑暗试炼自己,在我们必然不会知晓的遥远之地破土生长、灿烂地绽放。


    因为,你是我们播撒的最后一颗种子。”


    ——来自家园星的最后通讯;年代与日期资料已损坏。


    【序章】


    永夜极寒,星空渺远,对黑暗中的一切冷眼旁观。


    星系间空空荡荡的真空与暗物质中,一座巨城若隐若现,飘行于黑暗,间或微光闪烁,如幽灵一般。


    硕大无朋的半球形基底上,矗立着望不到顶的高塔;其规则式凹凸而起的外墙则不住地内外伸缩,呼吸一般地搏动着。


    而以这座高塔为中心,无数高大建筑呈螺旋状无限延展,无论是穹顶还是外墙皆一尘不染;它们直达被高山环绕的圆形边际,倘若近距观看,当真如无垠的大地一般。在被黑暗完全吞噬的山巅之上,成群林立的楼宇间充满着拜占庭式的奢华美艳,呈现出几近完美的几何结构,远远望去,神似永无止境的三维分形。


    倘若亲眼目睹,则无人不会静默深思:这座巨城的建造者动工时,究竟怀着怎样的宏图匠心。


    “以太聆听台,一号报告。”


    “星风聆听台,二号报告。”


    “尘云聆听台,三号报告。”


    不辨性别的合成音,在空旷的人造大气内幽幽飘起。声波急速传递,在护盾的边缘回响震荡。


    “已捕捉到协议讯息,编号80002S。”


    短暂的停顿后,三座沉默了无数个纪元的聆听台,开始广播从深空中传来的希望之音。


    “开始检测位置讯息。来源:方向编号3356;距离二十九万光年,正负修正:三千光年。位置推测:银河系,猎户座旋臂。”


    合成音到此戛然而止,一片死寂再度降临。


    这片死寂持续许久,直到一阵音乐似的设施运作声响起,方被打破。


    这惊天动地的喜讯,并非没有人听到。


    因极度低温而白汽四溢的池内,气泡疯狂冒起,瞬间沸腾至极高的温度。泛白的液面褪了色,苍霜般的模样顷刻间完全透明了。


    遮罩敞开,少女模样的人形生物攀扶着池缘渐渐坐起。她寸缕不着、肌肤发红,意识尚不清醒,浑身正打着颤。


    外表看来,少女正当豆蔻,眉眼清秀纯真,五官完美得如梦似幻;但她肌肤全无血色,身板单薄纤瘦、弱不禁风,举手投足间轻得有些病态,好像连骨骼都是中空的一般。她及腰的秀发和水润的眸子全是了无生气的银白,神情黯淡无比,细看之下甚至显得些许老态,向外散发着忧郁而压抑的气息。


    “被唤醒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少女轻轻呢喃,在空无一人的大厅站立起来。


    “家园城……您的一切,还是那么亲切啊。”


    厅中伸手不见五指,周围杳无人影;不加遮掩的身体,毫不顾忌地暴露在黑暗里。


    孑然一身遗世独立,或许说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但一切都还非常熟悉。熟悉到她能为每个构成这座城的夸克都起个诗一样动听的名字。


    名唤家园城的巨城,在这银发少女的眼中如同母亲一样可敬。意识和回忆清晰起来,少女回想起了启程时的哀痛、横跨星海时的惶恐、历尽黑暗时的绝望,和陷入沉睡时复燃的希望。


    点点滴滴的回忆涌上心头,像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不知多久以前的往事,如今再度触碰时才知道那是刻在心中的烙印,深刻至骨、不可忘却。


    家园城自家园星启航的那段历史,早已成了尘封的传说。但在这座千万族人同住的城中,这段传说正是他们使命的根源。


    那就是寻找新的家园。


    而如今,长久以来奉命探索的新乡,终于有了可靠的消息。


    银发少女在空中展开全息的镜子,眨了眨双眼,调动自己脸上虚弱的肌肉,勉强挤出一丝苦笑。


    飘飞的淡蓝色光粒子缠绕在少女身旁,织成一件柔软坚韧的长袍。


    少女叹了口气,赤足走上塔外的广场,抬头仰望,眼里的星光几乎要满溢出来。


    “感谢您!家园城啊!”


    少女双膝跪地,开口呼喊,声音虽甜美无比,端庄威严仍旧尽显。


    “万古以来未醒的梦中,我们不止一次地祈祷!”


    似乎在回应少女一般,巨城发出一阵阵微弱的轰鸣声,以此证明自己仍在运行。


    “所有的族人都应心存感激!家园城,您是我们唯一的母亲!在这最最重要的日子里,求您不要将我们抛弃!我们无法报答,但无论如何,面对苦难后的希望,请您再度、再度让我们乘风前行……!”


    少女感觉到了一阵阵的震动,她的五脏六腑也随之颤抖。

    震动贯穿了整座家园城的基底,古老庞大的引擎似乎同少女一起呼喊起来,在一片死寂的永夜里,大声宣告着无言的铁誓。


    于是少女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气力呼喊出声,她高昂着头,银色的发丝反射起微弱的白光,眉眼间的压抑散去了大半。


    原先幽灭不定的光辉、似近似远的乐声,在眨眼间便已注入城内所有未被唤醒的空间。


    少女极目远眺,从家园城边缘的山巅,再到几步之遥的舱室,无数低温池闪烁起来,疯狂的气泡从池中冒出、破裂,沸腾的汽化液体融入空气,丝丝甜腻的气味飘飞逸散。


    无数的少年少女从沸腾的池中站了起来,修长的双腿支撑着他们苗条的躯体,展现着摄人心魄的古典之美。


    银发少女登上塔顶,观望着满城复苏的同胞,眼中满是无可言明的震撼。


    陆续苏醒的人们起先同样地迷茫,但当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定格在银发少女身上时,无数双眸子中闪耀的光芒足以盖过太阳。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个银发的娇小少女,从万古开端之时,就已注定是带领他们乘风前行之人。


    “家园城!”


    所有人,成千上万的人,数以百万千万计的人,齐声欢呼,声震山海。


    第一声。


    “为了心中的希冀!”


    第二声。


    “为了崇高的征途!”


    第三声。


    “生命无上!!”


    第三声欢呼归于寂静时,整座家园城彻底地苏醒了过来。


    半球护盾的顶端,阵阵强光打来,令银发少女不禁抬手遮目,洁白的圣光自上而下,将家园城映成一片全白的世界。


    那是他们的太阳,城中一切生命的源头,代表孤独黑暗中唯一光芒的圣物,在无数个纪元的时光之后,终于再度熊熊爆燃


    而此时站在城中的人们,带着满怀期望的美丽笑容,双手合十、无一例外,因为他们的祈祷终被应允:他们即将消亡的种族,终于在绝境中求得了一线生机。


    被广播的坐标清晰地展示在天幕上,那是猎户座悬臂边缘一颗绝美的蓝星,绕着自己的恒星稳定旋转,安全、舒适而温馨,唯有天堂能够形容。而那就是这个将死文明的救命稻草、迫切追寻的目标,家园城即将朝向那里再次启航。


    于是以银发的蓝袍少女为首,他们凌空跃起,背后炫光流窜、大放异彩,足有身体三倍大的羽翼,如爆发的超新星一般,在空中卷起飓风,俨然一群圣洁的天使,在不绝的欢呼声中飞翔。


    回复(2)
    2楼2018-06-17 13:28
      @高wbks德信丶 @心天天好 @哆啦小A @_iceblacktea @大雄neo是我 @相约棉花糖 @怪盗4368 @我不会难题 @秋ヅ雨靈 @遗韵冉雨


      收起回复
      4楼2018-06-17 13:36
        路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6-17 13:3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6-17 13:42
            先……自己顶贴一下……


            回复
            10楼2018-06-17 21:56
              来支持了哟,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6-17 22:15
                哟,楼楼修成后功力大增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6-17 23:22
                  话说雄静什么情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6-17 23:22
                    超棒


                    收起回复
                    14楼2018-06-18 00:19
                      路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6-18 22:26
                        强势顶


                        回复
                        16楼2018-06-18 23:29
                          【本章码字BGM:溢爱 - 上松範康 】
                          【强势推荐网易云音乐!】


                          【003:矛盾的过往】

                          大雄抬起头,发现静香正坐在自己旁边,双眼里满是害怕和忧虑。


                          大雄移开目光,双眼迷离,仿佛仍在梦中,尚未醒来。


                          “我这是在哪?”


                          现下气氛的尴尬,就算是大雄也有所知觉。


                          大雄并非有意打破沉默,但他依旧对此刻的两人独处感到不适。先前矛盾的记忆和梦境的狂乱涌来,内心千万缕思绪缠绕起来,实在混乱不堪。


                          “这是保健室啊。你中了暑,出木杉特意背你过来。还对我说,要我稍微照看你一下……”


                          静香双手搭在胸前,像是在极力抑制着自己疯狂的心跳。她的脸颊红一块白一块,此时也并不冷静。


                          ……时间在沉思中凝固。


                          梦中巨大的人影。


                          大雄在那一瞬间承受的,如同哀悼般的记忆。


                          沉重至极,让他无法呼吸。


                          “那是什么……是天使?”


                          大雄低着头,静香的声音在身旁如幻境般消散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呢喃自语。


                          可是,不对。只是个梦而已,为什么那么在意?


                          为什么完全不像是梦?


                          虽说梦中人都不觉得自己做梦,但真实至此,没道理吧。


                          “大雄?”


                          静香轻唤。


                          “……天使……”


                          低头呢喃着的大雄太过专注,甚至没听到静香的声音。


                          “大雄!你在自言自语什么?从来没见过你那种表情……”


                          直到静香刻意拉高分贝,大雄耳边才响起静香温和又有点沙哑的嗓音。


                          再度抬头,大雄才发觉,静香的情绪波动不太对劲。


                          “大雄,我从来不记得你会这样!”


                          静香紧抿双唇,牙齿上下紧压,嘴唇血色尽褪。不知天气太热还是激动过度,一张瓜子脸本只是微见血色,此时却鼓得像仓鼠,憔悴的苍白下透着丝丝赤红,仿佛摸一把都要烫手。


                          “大雄!!”


                          静香瞪着大雄,两汪清泉似的眼里,眼泪隐约打转。


                          “我……?”


                          这时,大雄还没意识到静香为什么会这样反应。因为刚才梦境的缘故,大雄的大脑几乎宕了机,现在可能连烧都还没退。


                          “你是不是中暑太严重了,脑子烧掉了!”静香泪汪汪地瞪着大雄,“我说话都不理睬了!”


                          情势转变之快令人无法接受。刚从纷乱的梦境和思绪中脱身出来,又猛然面对静香莫名其妙的抱怨,已经宕机的大脑再次温度骤升,高烧的感觉顿时袭上额头。


                          静香扭过头去,和在赌气一样。


                          “出木杉很明确地说过,”静香的声音小了点,眼睛却不知在看哪里,“就算天气很热,就算是你,稍微跑跑就倒下,也是几乎不可能的!”


                          大雄赶忙反驳静香:“他太抬举我了——”


                          ——没成想静香转过身来给了大雄一耳光。


                          火辣辣的痛感,在大雄的脸颊蔓延开来。甚至另一边脸的肌肉,几秒后也酥麻了起来。这一记的力量不容小觑,甚至,静香可能用的是全力。


                          “大雄!!为什么我们越走越远,你不知道吗?!”


                          这句质问,声嘶力竭、直达心底。即使来由不明甚至莫名其妙,静香心中焦灼的恐惧、忧虑和痛苦也毫无保留地宣泄在外。此时即使迟钝如大雄,也不免狠狠地挨上一记重击,仿佛一柄巨锤,在胸中猛烈地四下冲撞。


                          此时第一时间涌现在大雄心中的想法,竟不是为自己开脱、解释。更令他惊讶的是,这想法竟也不是安慰、不是劝解。这从虚无的潜意识中猛然跳脱而出的想法……是罪恶感。


                          属于背叛者与辱命之人的罪恶感,像大海一样深邃。


                          大雄用手捂着脸颊,竟半晌没作得出声来。


                          “大雄。”静香的声音终于低下来了,“拜托了,看着我的眼睛,好吗?”


                          一阵凉凉的触感,覆上大雄热辣的双颊,仿佛烈火湮没于霜雪,剧烈的疼痛慢慢淡去,寂静的房间中仅留下怒气剧烈燃烧后、名为悲伤的灰烬。


                          静香的双手攀上大雄的脸颊,一双水灵的眸子闪烁着渴求后者的注视,仿佛那里面的灵魂囚禁在凄凉的躯壳之中,孤寂了万年之久一般。大雄的视线模糊了,他恍惚地望向静香渐渐凑近的面庞,淡淡花香钻入鼻腔,宛如沙仑玫瑰、谷中百合……


                          大雄再一次从半真半假的幻境中惊醒,眼前的静香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而方才的花香,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能是严重中暑和纷乱梦境的缘故,大雄开始感觉阵阵头痛。最终,他还是从静香的双眼前移开了视线。


                          “静香……”


                          大雄低着头,轻轻念着静香的名字,却早忘了自己刚刚想说些什么。


                          静香的双手从他脸上慢慢滑落。


                          “果然你还是没意识到……”


                          听语气,静香似乎没那么生气了。但大雄却更觉得这是放下了某种希望后的失落,一种他尚且不明白原因的失落……大雄反而开始希望静香能像刚才那样生起气来,而不是这样露出一副绝望的表情。


                          “我们刚刚走近的那段时间……你对一切都很满足。”


                          静香的声音里没了大起大伏,变得平淡冷静起来;然而这冷静在大雄耳中则更像是冷冽绝情,让他如坠冰窟。


                          “我还记得,以前的你对我的事情特别上心。”


                          静香也将视线从大雄的脸上移开,不抱什么希望似地垂下了眼睑。


                          “但是……时间一天天、一月月地过去,我发现你变得冷淡了起来。你的热情越来越淡薄,你的黑眼圈越来越重。你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和我在一起的时光感到厌烦了一样。”


                          大雄涣散的瞳孔骤然收缩,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在静香面前,他宁愿装作对一切都冷静对待,也不愿意再向外表露自己的软弱。可是这句话,着实戳痛了大雄本就在抽搐的心。


                          于是他暗暗握紧拳头,努力绷起脸想向静香辩解:“静香,那不是……”


                          又一个耳光,毫不留情招呼过来。只是这一次力道轻了很多,也不带什么过激情绪了。


                          大雄默默受了下来,没用手去捂,也没移开视线。但静香只甩甩手腕,动作漫不经心,她甚至没看大雄一眼。


                          “大雄,你不要说话。我知道,你那不是冷淡,不是厌烦。我知道,我刚才说的,一样都不对。”


                          静香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声音毫无起伏,继续平静地叙述着。


                          “你只是对现实的一切失去兴趣了而已。你丢了你的勇气,活在回忆里……我成了你回忆里的牺牲品。”


                          大雄本感震惊,但他再次强行压抑住了自己的反应,咽回肚子里。他静默了好久,才沉痛地问道:“从何说起?”


                          “从哆啦走的那时说起。”


                          终于,一道晴天霹雳。


                          大雄的拳头攥得更紧了。他表情绷得快要扭曲起来,脖颈上青筋暴起。他感觉得到,体内一团剧烈的火焰在燃烧他的五脏六腑,在他的胸腔里到处乱窜。他的牙齿已经咬得吱吱作响,浑身却还是不受控制地抖若筛糠。


                          那是初中时的事了。哆啦A梦没有与他道别,没有任何预兆。在寂静的夜晚,他沐浴着月光穿越了隧道,一夜恍惚,竟已相隔百年。清晨的阳光洒下时,留给大雄的只有空荡荡的壁橱和抽屉。


                          当真是来去如风。来时如梦似幻,去时无影无踪。


                          大雄记得很清楚。他记得自己早晨醒来,满家疯找,却没有一丝踪迹可循。爸爸和妈妈发现哆啦A梦已经不见,自然没有比大雄好受到哪里去。


                          他记得那天是考试,自己却依然请了假。


                          他记得自己流着泪,从早晨,到半夜,在自己的抽屉前长跪不起。


                          他记得自己那时的无助和迷茫,撕心裂肺的剧痛。


                          但他明白无论自己怎么做,也再等不到哆啦A梦回来了。


                          次日的补考,他还记得自己拿了全科的满分回家,却呆立在抽屉前不知所措。


                          最值得自己炫耀的人,早就不在自己身边了。那,考这几个破分数,拾起那点不起眼的自信,又有何用?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从那时起直到现在,没有几个夜晚是在安眠中度过的。


                          回忆被窗外的阵阵微风打断。大雄扬起视线,恳求地望着静香,无声地恳求着她,别再说下去了。


                          但静香依旧看都没有看他。


                          “……唉。大雄。哆啦还在的时候总是说你要坚强点、坚强点。你现在看起来是对什么都淡然了,对什么都不抵触不抗拒了。但那真的是坚强,而不是刻意为之的逃避么?”


                          “静香……”


                          大雄徒劳地呢喃着她的名字。


                          静香站了起来,依旧别过头去,不看大雄一眼。然而大雄察觉到,她并非是真的不想见到他,而是在努力抑制着想要扑进他怀里大哭一场的冲动。


                          她抑制得很成功,直到走前,她也只是回过头与大雄淡淡对视了一秒钟而已。只有一秒钟。


                          但这一秒钟足以让大雄发现,静香早就哭成了泪人儿。


                          “真的很抱歉对你说这些话。但是,大雄,从现在的你身上,我真的看不到一点坚强。”


                          静香夺门而出,而大雄瘫倒在床,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


                          收起回复
                          17楼2018-06-18 23:56
                            前排支持


                            收起回复
                            18楼2018-06-19 00:01
                              求求你快点更新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6-19 20:41
                                顶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6-19 23:16
                                  静香抽了大雄两耳光,画面感好强的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6-19 23:18
                                    还有大雄在回忆里追寻哆啦,让人心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6-19 23:29
                                      好文,马克


                                      收起回复
                                      23楼2018-06-19 23:39
                                        进步神速


                                        收起回复
                                        24楼2018-06-20 19:55
                                          说起哆啦A梦,胖虎的眼睛闪烁起来。


                                          藏在记忆深处的那些东西,总有一天要重回脑海。


                                          毕竟从前的那些回忆,无论是否想要忘记,它就烙在心底。


                                          不过最终胖虎还是没像大雄那样多愁善感起来,他还是那一脸轻松的表情,似乎整个人的内心真的像那一身肌肉一样结实。


                                          “得了吧,要不是哆啦A梦让你变自信了,量你也不敢再打静香的主意。”


                                          胖虎伸出一根手指,在大雄眼前摇了摇。


                                          “那时候,我还觉得遗憾咧,你是我最合适的妹夫人选哦。现在其实也是……你和技子挺般配的。”


                                          “哪有。”


                                          大雄惭愧地低了头。


                                          “我根本配不上她。有梦想的女孩子,我对她而言根本不值得接受。”


                                          “我懂你什么意思,”胖虎站了起来,两臂抱在胸前,“不过这可不是借口啊。”


                                          “但是,”大雄抬头与胖虎交目,“日子一点点过去,我才发现技子是个多好的姑娘。我这家伙很感性,一直以来都觉得,能拥有一个艺术梦并为之努力,是件幸福又伟大的事。”


                                          “意思是你现在不讨厌她了,就和不讨厌我一样?”


                                          “我从来没讨厌过你好吗。”


                                          大雄扮个鬼脸。


                                          “抱歉胖虎,我刚说错话了。其实我对技子说不上讨厌,只是对她无感罢了。”


                                          胖虎挑起一边眉毛,似乎是想听听大雄接下来要说什么。


                                          “但是现在我每次看见她都会觉得很敬佩。我们都爱看漫画,也知道画漫画有多不容易吧。”


                                          胖虎脸上,本就渐渐消失的轻松表情,现在再也看不见了。


                                          “嗯。上月她放了学就趴在桌前,我叫着喊着让她睡觉她都不要。连爸妈出马都不好使。”


                                          胖虎两臂依旧抱在胸前,但是从笔直立着的动作换成了半靠着门廊。


                                          “结果就是,天天都熬到后半夜。黑眼圈都熬出来了,看着太心疼。我几天不见她笑一次,看她吃饭吃不下,睡觉睡不着,据说是截稿日快到了偏偏灵感枯竭。”


                                          出木杉有点担忧:“那她的学业功课怎么样?”


                                          “成绩不能说太好看。但是每一次都是在学校里就把作业做完了,好腾出空来回家画漫画。你敢说她不用功吗?反正我是不敢。”


                                          似乎是对出木杉只在意课业成绩感到不满,胖虎回答出木杉的语气明显生硬了很多,甚至可以说是不悦。大雄察觉到了胖虎的态度变化,而出木杉也自觉失言,不再作声。


                                          “……胖虎,我想见见她。”


                                          一方面为了缓解尴尬,一方面为了缓解愧疚,大雄从矮凳上站了起来。


                                          “……可以吗?”


                                          胖虎没答话,只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


                                          上了些年岁的木楼梯,走起来难免吱嘎吱嘎响。噪音不大,但穿透力超强。三人缓步其上,但即便如此依旧担心会影响技子的创作。众所周知,若是精神欠佳,那只消些微风吹草动,思路即刻会断掉。


                                          技子房门紧紧关着,寂静无声。


                                          技子。”


                                          门声咚咚,在房间里轻轻回响。


                                          没有回应。


                                          技子?”


                                          做哥哥的有些担心里面的状况,又敲了一次门。


                                          还是没有回应。


                                          “……我进来了哦?”


                                          吱地一声,房门被轻轻推开。


                                          丝丝油墨香气钻入鼻孔,恬淡微薄,一盏小小的护眼台灯亮在桌头,大小漫画整齐摞在角落,确是充满创作氛围的小地方。


                                          唯一称得上美中不足的,就是原本应该负责创作的少女,在桌前静静睡着了。


                                          回复
                                          26楼2018-06-20 21:10
                                            已阅,写的不错,支持


                                            收起回复
                                            29楼2018-06-20 21:19


                                              收起回复
                                              33楼2018-06-22 00:29
                                                为什么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吞咱的楼……


                                                回复
                                                34楼2018-06-22 00:30
                                                  连发图都不好使了……


                                                  回复
                                                  35楼2018-06-22 00:31
                                                    写的很好,继续加油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8-06-22 20:31
                                                      【005:梦中羽翼】

                                                      那一晚睡得并不舒服。

                                                      大雄记得自己做了梦,不过醒来时,对梦境的记忆只余下零散的片段了。


                                                      记得在梦里,眼前花白的幢幢虚影破碎成沙、化作漫天粉尘。


                                                      还记得在梦里,细碎的粉尘遮天蔽日,于午夜行将消弭的月光中飘飞舞动、滑落地面,顿成一片无际的深蓝花海,盛放在黑暗里,光华四射、堪比白昼,美丽得摄人心魄。

                                                      花海中花香飘逸,令人不禁想起谷中百合、沙仑玫瑰。


                                                      而大雄记得最清楚的是,在这片花海的中央,泛着白光的身影茕茕孑立;那是银白头发的少女,身着浅蓝花瓣编成的长袍和头冠,在渺远之处与他对视。


                                                      她身后一对羽翼轻轻拍动,掀起阵阵清风,携着花香,将他围绕其中;继而,少女对大雄开了口,呵气如兰、声若天籁。


                                                      只可惜梦醒后总是恍若隔世,那些话语的内容,也早就不记得了。


                                                      “唉…又是这种怪梦…么…”


                                                      大雄望向窗外,天很阴,大概是要下雨了。不过好在明天就是周六,这种坏天气,也不必在外面忍受太久了。


                                                      没有多说什么,大雄草草地吃了早餐,拿起书包出了门。


                                                      “妈妈。我出门了。”


                                                      “一路平安。


                                                      果不其然,天气依旧酷热得不似春季,哪怕今天几乎没有阳光。大雄走在路上,朝着灰暗的天空放眼望去,能看到的除了片片阴云和几丝微光若隐若现,就空无一物了。


                                                      不过天气会这么热虽然不合常理,也姑且在意料之中;到了中午还是没有下雨,倒也是在意料之中。


                                                      今天让大雄感到意外的只有一件事,而且是到了学校之后才知道的。


                                                      “静香她……今天真的没有来上学吗?”


                                                      炎热的天气下,教室和走廊简直像蒸笼一样,让大雄觉得头昏眼花,脑袋几乎要冒出热气来。


                                                      因而为了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大雄少见地向出木杉问了第三遍。


                                                      “课间我打过好几次电话了,都没打通。个人号码和家庭电话都是。没有事先请假,也没有通知老师。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出木杉给出了三次否定的答案,等于在大雄心口上刻上了三个大大的问号。


                                                      两人都很不解,尤其是大雄。从小学就是这样,如果没有极特殊的情况,静香是绝对不会在学校缺席的;即使不得不如此,也一定会事先向老师请假,至于像不良少年那样,不经同意就自己四处乱跑的情况,在静香身上是没有一丁点发生的可能的。


                                                      所以一定是出了什么意想不到的状况,她才会不辞而别,甚至连电话都不接。大雄拿捏着两个想法,亲自给她打几通电话……或者干脆放学后到她家里拜访。


                                                      然而经过了昨天那些事,大雄也不太敢肯定静香现在愿不愿意见他。


                                                      大雄深沉地叹息一声,低沉到没有任何人听得见。


                                                      闷热的室内环境让人烦躁不堪,思绪像条滑溜溜的鲶鱼似的不受控地到处乱窜。


                                                      大雄强忍不适,仔细地在心里琢磨着可能的情况,但最终没说话;而出木杉看起来也很困惑。就这样,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大雄和出木杉两个人望着窗户沉默了许久,就像两个傻子一样。


                                                      “她会不会是……”


                                                      大雄忽然打破沉默。


                                                      “不会。”


                                                      没等大雄说完,出木杉就率先做了回答。


                                                      “上月不是这个日子,周期没有那么短的。”


                                                      “我还什么都没说啊。…不过确实没错就是了。”


                                                      “啊哈……如果我哪里冒犯你了,那对不起,”出木杉大概是觉得自己失言,有些抱歉地赔笑,“只是排除一个可能性而已。”


                                                      “你没冒犯。”大雄靠得离窗框近了些,“你只是回答得太快了让我有点——”


                                                      一句话没说完,和出木杉的对话就突然被一阵嘈杂声打断。


                                                      迎面跑来一个满头大汗的男生,连眼角和发际都挂着足有绿豆大的汗珠;而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满脸一副兴奋难掩的神情,一身汗湿的夏季制服被挤得皱皱巴巴的,脸上表情给人的唯一感觉就是这家伙在看热闹不嫌事大,一看就是B班特产奇葩。


                                                      他一跑过来,就开始冲着两人大呼小叫。


                                                      “——大雄!还有C班的小哥叫什么来着?”那家伙指着出木杉支吾了半天没想起名字来,“算了不管了!隔壁A班出大事了,有人精神失常了!”


                                                      “精神失常了?”大雄皱起眉头,“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A班一个名字不知道叫什么的女生,一步踏出教室就恍恍惚惚跌在地上!”


                                                      似乎是觉得用说的不够过瘾,他还手舞足蹈地拼命比划。


                                                      “还硬要说自己看见了天使什么的,这不就是典型的精神失常吗!或者说,是中暑中得太厉害,已经出现幻觉了?”


                                                      考虑到这种奇葩小题大做的个性,大雄原本只是将信将疑;但听到此处,已经心中暗惊。


                                                      精神失常?看见天使?


                                                      那他自己也差不多快疯了。


                                                      一天之内做了两次梦,生着巨大羽翼的人影、花海里的少女。


                                                      如果和这些梦有关系的话……


                                                      “这位同学请先冷静点,”出木杉及时打断,指了指自己,“我姓出木杉,名英才。你刚说A班有人精神失常,她现在在哪里?”


                                                      “就在自己班的教室门口!”奇葩一手指过去,“你看,就在那边!”


                                                      回复
                                                      37楼2018-06-23 12:11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38楼2018-06-23 12:11
                                                          路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8-06-25 20:49
                                                            段落之间空一行比较合适,空两行就多了


                                                            收起回复
                                                            41楼2018-06-27 1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