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回复贴,共1

风华燃尽指尖砂 txt 君晏清 风霓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6-14 10:20
    第一章 伤絮
    “君晏清,你这个疯子!我不要,你放开我……”疼痛已经**了神经,她被桎梏住了双手,压制在暗牢的寒柱之上。“不要?”他邪肆的勾起唇角,那张如魅如惑的俊脸缀着阴寒与冷戾:“风霓裳,你都湿了,还真是敏感,告诉我,我与那鬼帝比起来,哪个更让你欲仙欲死?”她粉嫩的小脸一片柒白,十六年无人造访的密地被男人大掌肆无忌惮的玩弄,那让人羞恼的手指,狠狠地劈进了她的身子,痛的她牙关直打颤!“君晏清,你杀了我,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想要我屈服,你做梦。”她惊骇的剧烈挣扎着,手腕,肩胛骨,一阵阵尖锐的扎心般的疼痛让风霓裳倒吸了一口凉气。“杀了你?风霓裳,若是你死了,茗雪身上之毒又该何解?”茗雪……茗雪……风霓裳面容扭曲的呢喃着这个如梦魇般的名字。十六年前,冥帝麾下数十万生灵在枉死城遭遇鬼族的埋伏,灭魂阵中,除了君晏清身边判官逃出生天之外,其余尽数被诛杀。听闻,当时血流遍地,流经枉死城的冥河被染成了鲜红。很显然,冥界出了奸细,与鬼族之人里应外合。而,她……风霓裳,本是一株天地应运而生的金莲,是冥帝君晏清身边最宠爱的帝姬。近千年的时光,她日日伴君侧,却不曾料到,鬼族之祸,她被冠上了‘奸细’的罪名!时至今日,风霓裳才不得不承认,西王母座下的那只小仙狐果然是狠毒。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甚!风霓裳只怪自己瞎了眼,曾经竟还推心置腹的与她姐妹相称过。如今,她被推入深渊万劫不复,而她曾以为的好姐妹,将阴谋诡计权术玩转于手掌之中。“君晏清,这辈子,你休想,我若是死了,那只小妖狐必然陪葬!”她黯淡的眸底满是倔强,那张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脸,带着决然与痛恨之色。她铿锵之语落下,男人脸上闪过一丝愤然,反剪住她的双手,他粗暴的撕下她身上沾着血的衣料,将她捆绑固定住之后,掐住了她的喉咙,厉声道:“风霓裳,当年茗雪知晓你与鬼帝的阴谋,你为杀人灭口,下了倾衣蛊?此毒这天下间只有身为神莲的你才可解。你莫不是想让我放干了你的血,剥离你的神魂,用你金莲之身,替茗雪解毒?”风霓裳笑了,凄冷的笑声回荡在空落落的暗牢之中,甚是瘆人!“君晏清,你如此薄情,我诅咒你,余生不得所爱!”“风霓裳,这十六年,看来还是太过优待你了,既然你骨头硬,我便敲断了你的骨头,冥界的刑罚一一试过之后,我想,你会迫不及待的替茗雪解毒!”他冷寒的话语,让风霓裳背脊发凉,心底发憷!“呸,你做梦!”心抽搐的痛,昔年对他有多爱,于今便是多么失望,多么的生恨!那个,曾对她许诺一辈子只爱她,宠她,护她一人的男人终于便的面目全非。“是吗?我现在就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说完,君晏清大掌挥过,将她的襦裙撕烂,瞬间雪白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之中,肌肤上布满了阴瘆的伤痕,君晏清的眸光扫过,深邃阴暗的眸底闪过复杂的光色,可想到那些鲜血淋漓的背叛,男人脸上的‘狠’更甚了些!她落得如今的下场,咎由自取,他无需心生怜惜,更不该心软!架起她的腿儿,勾住了他冷硬的腰,粗鲁的跻身进入她娇嫩的身子。撕裂一般的疼痛骤然间袭来,生生地将要厥过去的风霓裳又拉了回来,她面色苍白着,浅浅地呼吸红唇微启,断断续续的声儿响起:“不……君晏清,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放开我!”“鬼帝有没有这么干过你?”男人清冷的眸光落到她脸上,身下动作愈发的凶猛起来:“昔年,我日日宠幸你时,你心底想的到底是谁?”他的眸光像是要把她吞入腹一般,折磨到了破晓时分,男人这才偃旗息鼓,在她耳边缓声道:“我允许你活着,除了替茗雪解毒之外,便是留你容我玩弄!这往后万年时光,你就慢慢地受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6-14 10:22
      第二章 她说,她会死……
      三个月后昏昏沉沉中,风霓裳似乎看到了埋藏在记忆中的一幕……天山之巅,银装素裹,白雪皑皑!滴着冰雪的溶洞中,男人英俊如神邸的侧颜布满着狰狞的血痕,那诡异的血痕一路的蔓延,最终一点一点的没入女子的体内。“小妖,你救了我,待来日,我君晏清发誓,必娶你为妻。”男人带着倦意的话语在她耳边轻咛,女子虚乏不堪的美眸微睁,动了动唇:“晏清……”他缱闂迷离的眸光紧紧地注视着她,温柔的大掌摩挲着她背脊,她微敛眉宇,男人连忙将她搂进怀中:“很痛吗?阿音,对不起,此生,我绝不会再让你痛了……”……这三个月以来,她时常会梦见,那些个被封锁在时光里之事……她伸出瘦弱无骨的手臂,想要抓住那让她魂牵梦萦的温暖,可触手的却是让灵魂都颤粟的冰凉。思绪渐渐地清醒,凤眸微睁,视线终于落定在‘暗牢’门口那身穿锦袍男子之上……“这销魂蚀骨刑罚的滋味如何?”他眉宇轻敛,俊逸不凡的容颜刻着冷寒,飘离的烛火中,风霓裳垂着的头微抬起。那个曾向她允诺过‘此生,绝不会让她再痛了’的男人,如今却是恨不得拆了她的骨,饮她的血……柒白的脸色带着空洞与绝望,嘲讽的嘴角微微地勾起,她悲凉的声儿缓缓响起:“君晏清,还有什么招儿,尽管使出来,我受着便是!”男人果然是剐毒之极,那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刑罚,一一的在她身上试了一遍。她痴笑的盯着眼前这个清冷高贵的男人,她的爱情,低贱入了尘埃。如今,他磨灭了她心中所有的爱,若说先前,她还挣扎着想要活下去,那么时至今日,风霓裳是真的活够了!琵琶骨被生生地洞穿,锁上了销魂链,脚腕,手腕,锁骨各个关节被折断,她修为与神力被封印。这三个月,风霓裳尝遍了世间所有的痛楚……“君晏清,你难道忘了,天山之巅,当年是我……”用半条命作为代价,救了你。“住嘴!事到如今,你还想来诓骗我?昔年之事,亦是你与鬼帝同谋的一出戏!鬼帝利用你替我解并蒂诛心之毒,当做是将你送到我身边的契机。风霓裳,这一笔笔帐,我会慢慢与你算……”她神情一阵恍惚,痛心疾首,从未想到过,自己拼了命救了他,如今却被扭曲成了心思不纯。心,痛到了麻木,她孱弱的身子终于支撑不住,跌倒在地。“茗雪之毒,需要动用神力,而我最后的一点神力封印着并蒂诛心之毒,若是动用,我会七绝魂断,魂飞魄散……我会死!”就算是如此,你也非要如此么?她会死……这天下便再也没有一株叫风霓裳的七彩温神莲,难道你也不在乎?可下一刻,男人薄情之语,将她再一次推入了深渊。“那又如何?”他影影绰绰的身影陷于黑暗之中,明明灭灭的烛火中,脸上冰鸷的神情透着刺骨的冷,缄默了许久,他动了动唇:“将这个贱妇拖出来,替茗雪解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6-14 10:22
        111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6-14 10:22
          11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6-14 10:23
            dd:
            dyy_woaini2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6-14 10:24
              11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6-14 23:00
                谢谢楼楼,已领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6-14 23:00
                  爱楼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6-15 07:29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