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的气象预报员吧 关注:917贴子:906
  • 6回复贴,共1

第二章 14 連名字都不知道的藍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佔 最遲明天發


回复
1楼2018-06-12 12:57
    谢谢翻译看看男主日常也不错


    回复
    2楼2018-06-12 16:51
      谢谢翻译看看男主日常也不错


      回复
      3楼2018-06-12 16:51
        可爱的男孩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13 08:56
          當夜深人靜的時候,一所古老的房子裡點起了小小的燈光。
          那個獨特的光的顏色,是使用轉移魔法道具的時候所發出的光。


          「嗯,你回來了艾倫」


          從那道光的中心出現了一個少年。
          老人從舊木造的房子裡走出來,戳着一根手杖。
          從二樓下來的一位女性,翡翠的頭髮在身後綁着並迎接少年的歸來。


          「我回來了。這一次我沒有弄壞任何東西喲」


          少年——艾倫・諾埃爾得意洋洋地坐下並炫耀着那兩個魔法道具。
          走下樓梯的女性,盧克西亞臉上泛出微笑地說「最近艾倫君進步不少了呢」。
          因為濕了的翡翠頭髮看來剛剛洗完澡了吧。卷在頭上的毛巾或許吸收了水分變重了呢,一下子掉落在盧克西亞的肩上。
          福洛伊德望着艾倫遞出的魔法槍還有直劍,狠狠地點了點頭。


          「你不是用了背上的武器嗎?」


          福洛伊德所指的是艾倫背着的武器。
          艾倫露出了苦笑,否定了師父的指摘。


          「我沒有用喲。不是說過這是『護身符』嗎?只要有了這個,我就能隨心所欲地走下去了。感覺能近距離親眼目睹我的成長」


          「范吉歐是死人嗎?」


          「這又不是遺物來的!?」


          如此深入的艾倫,把從背上提着的一柄插在刀鞘裡的直劍放在桌上。
          不是魔法道具,而是貨真價實的直劍在桌上咕咚地滾了下來。
          對艾倫來說,從范吉歐那裡得到的直劍就像護身符一樣。
          從那以後,每次任務,艾倫都背負着從范吉歐傳下來的直劍。
          艾倫自己本身也是不怎麼想使用那把直劍。
          但是,直劍的重量對艾倫來說是微不足道的。


          「......嘛,只要你振作起來就好了。話説回來艾倫。這次任務完成確實是下級任務突破四十了嗎?」


          「這次是三十八喲」


          「呼嗯.......一天三Pace(步調)嗎?是不是有點High Pace (快速)了?」


          「大丈夫喲(我沒事喲)。再怎麼走也感覺不到魔法力的界限。能走多少就走多少吧」


          「那倒是挺好的,不過今天不是挺早(回來)的嗎」


          福洛伊德一歪頭,艾倫就隨聲附和道「算是吧」。


          「現在一點風也沒有。現在開始到晚上可能就要起暴風雨了。本來在晚上接受任務就受到了限制。要是我在這裡受了傷,我就不會原諒自己在晚上做任務了」


          「吼吼吼........。這樣啊這樣啊,嘛不用太著急。如果按照這個Pace(步調)的話.......」


          這樣的福洛伊德喃喃自語地低下了頭。
          「如果一天三步的話,就很快過百了——也就是說,這就滿足了奧特爾高等部的考試資格的.......」咕嘟地嘟囔着。


          「明天也要很早出門的,所以我要洗完澡就去睡覺了.......喲都」


          艾倫將放置了一次的直劍再度拿回手中,然後往二樓走去。


          「你辛苦了,艾倫君。開水換了,請暖和地盡情享受吧!」


          盧克西亞就像是在支持艾倫一樣,雙手握緊了拳頭。


          「嗯,謝了盧克西亞桑」


          「那把劍,要我把它放在艾倫君的桌子上嗎?」


          盧克西亞圍在肩上的毛巾上冒着微弱的熱氣。
          她身穿淡綠色薄薄質地的睡衣,一邊揉着紅眼珠,一邊問艾倫。


          「不,我自己拿吧」


          「這樣啊,那麼,晚安了~」


          臉上浮現笑容的盧克西亞,突然消失了踪影。
          據說精靈(Elf)族這種種族,不會就此長久現身於這世上。
          根據艾倫之前聽説回來,在深層心理中存在的每一個人都擁有着一個被稱為『精靈之大樹』的地方,會帶着身體和心,努力地恢復身心。
          對於不需要基本睡眠的精靈族來說,『心』比『身』更重要,而精靈之大樹可以稱得上是心靈據點的地方,盧克西亞這樣說道。


          「風,不要變强啊.......」


          突然間,在木造牆壁被風吹得嘎吱地發出小小的悲鳴聲中,艾倫抱着父親傳下來的直劍向前邁步前進。
          艾倫他還沒有注意到他右手的腕帶上有裂痕。


          ○○○


          「~~好!」


          麻雀在外頭有精神地歌唱起來。
          福洛伊德和盧克西亞還沒起來,艾倫將直劍扛在肩上。
          接受任務是有着某種限制。
          那就是完成一項任務後,至少需要有六個小時的休息時間。
          因此,實際上一天內能接受任務的只限於三個。
          上次接受任務的是昨天晚上八點。因為結束任務的時間是下午九點半,所以這個限制是Clear的。


          艾倫像往常一樣確認了向魔法槍和魔法道具的直劍中注入魔法,然後拿到了接受任務的紙。


          「.......今天.......總之,現在先走吧」


          什麼事都沒有,只是捕獲在草原上偶爾出現的大鳥龍鷲。
          他這次任務是,將在王都周圍的天空上滑翔的龍形的龍鷲擊落,將那優質的肉交給對方了不起的大人物。
          在接受任務的紙上註入魔法力後,紙張就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兩個轉移魔法道具。
          是去的份兒和回來的份兒。


          「今天第一發,景氣會順利嗎?」


          將魔法力注入作為轉移魔法道具的石頭結晶後,艾倫的周圍被淡淡的光芒包圍着。
          這時,突然在艾倫的視野中出現的是戴在右臂上的腕帶。
          在該腕帶上確認到縱向有小小的裂紋。


          「........嘛,算了。等我回去後,再找福爺交換吧」


          ○○○


          突然間,艾倫睜開了眼睛,發現那裡是王都郊外。
          眼前林立着許多建築物的王都街道。
          與此相反,艾倫站立的地方,是像一排藍色花朵站立着的花圃一樣的地方。
          不知是不是像花蜜一樣,甜蜜的香氣在艾倫的鼻腔裡呼嘯而過。


          「.......啊,是那傢伙啊」


          艾倫抬頭望向斜後方,只見那裡群聚在一起行動稀稀拉拉的大鳥兒。
          艾倫認為為了吃聚集在這裡的蟲子正在群捕食中,在場時那鳥很有可能不會降落,於是開始穿越大自然的花圃。


          「這個顏色........」


          那朵輕飄飄搖曳着的花朵的顏色,讓艾倫覺得很眼熟。
          看到那朵花的顔色好像被風吹成一串似的,露出了苦笑。


          「是愛特爾・米哈伊爾來着吧」


          艾倫腦海中浮現的,是一名少女。
          四歲時在王都中央管理局進行了華麗的自我介紹,而且在十五歲生日時糾纏不休的那個少女的髮色,與艾倫眼前綻放的花朵的顏色太相似了。


          「就來一朵吧」


          不知是出於什麼想法,艾倫在自然的花田裡割了一朵連名字都不知道的藍花並拿在手上。


          「——現階段,不知道做什麼好呢」


          艾倫無意中喃喃自語着——就在下一個瞬間。
          從天空向艾倫一直線延伸的是光的一閃。


          ピシャッ(霹沙)


          突然襲擊艾倫耳朵的是短而尖銳的聲音。
          艾倫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情況下,就被一團耀眼的光芒包圍着——。


          收起回复
          5楼2018-06-13 12:05
            感謝 停在這 吊人胃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6-13 1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