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之御子吧 关注:2,773贴子:2,773
  • 14回复贴,共1

【永恒的花火】第三十六话 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百度又升级了。原本“关注”的页面显示是关注的人,现在好像成了关注的吧。这可让关注150的那位怎么办啊。原本想说还有点用,这又废了一个功能】


回复
1楼2018-06-11 19:02
    前排围观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6-11 19:21
      這不是飲酒即死的那篇漫畫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11 20:52
        第36话街


        波尔尼斯是位于霍尔梅亚国最西端的城市。
        原本是为了便于监视北方的索尔比安托平原,在河旁边建立了城砦开始的。在这个城砦下,害怕兽人的农民们,和他们做生意的商人和工匠们自然地聚集在了一起,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城市。
        人们聚在一起为了防备兽人的袭击,高为五梅尔特(一梅尔特长约一米),厚三梅的坚固的砖瓦的城墙便围绕城市建成了。因为新建了城壁,原本城砦那边,从军事设施变为行政设施,如今也作为城市的中心留下了。
        然后,发生了很大变化的城市,现在不仅仅买卖着从北方索尔比安托平原带来的农产品,而且从这里开始以西的海洋国家杰波亚到霍尔梅亚国首都的商队也在此中继。这里作为商业城市发展起来了。
        载着苍马的霍普金斯的幌马车抵达这样的波尔尼斯大门,是稍微过了中午的时候。
        “好,下一辆马车!”
        检查造访城市之人的士兵说道,霍普金斯慢慢地向前推进了幌马车。
        “你是,哪里的谁,为何来这城市?!”
        “是。我是从杰波亚来的,在这一带的开拓村的行商结束的行商人的霍普金斯。”
        这样说着,霍普金斯指示了在幌马车上挂着的商人公会的旗帜。
        商人公会是,商人们为了保护自己而聚集在一起的组织。
        每年,必须上缴规定的金额作为组织费,挂上商人公会的旗帜的话,可以得到各种各样的便利。而且,商人公会决不容许盗贼袭击加入了的商人,谁都知道会花大价钱悬赏其首级,并且追赶到天涯海角。直接从盗贼中保护商人们。
        “确实,是商人公会的旗子。那么,要检查货物。”
        “请,请。虽然说货物,多亏神的加护,值钱的东西全都卖出去了,空着呢。”
        架着枪的部下跟着分队长,确认着幌马车后面的挂帘内部。
        “喂!这不是兽人吗!”
        发现了榭穆尔的分队长喊着,部下们之间感到了紧张。
        “等下!那是外甥的奴隶!”
        “外甥?!”
        分队长再次看向幌马车中,发现了坐在榭穆尔旁边的苍马身影。苍马的手上,握着挂在榭穆尔项圈上的锁链。
        “嫁到远东国家的妹妹的儿子,想在这里从事行商的工作,就这样跟着我来工作了。”
        分队长重新看幌马车里面,发现确实是没见过的发色。脸上的凹凸也太平了,感觉不像是这一带的人。
        “不过,最近这一带兽人们的活动很活跃,即使是奴隶也不好把兽人带到城里啊。”
        “队长大人,这个好说嘛。特地从远东国家带来的外甥很中意啊。”
        这样说着霍普金斯塞了几枚青铜币。塞得太多反而会被怀疑,这是正好够这个场所的士兵们完成工作后喝一杯的钱。
        “嗯。这样的话就没办法了。但是,别惹麻烦啊。进来吧!”
        掂量着手中青铜币的重量队长说着,站在幌马车前的士兵们也分开了道路。
        “呼。让人紧张啊……”
        进入城里,确认远离了门后,霍普金斯擦掉了冷汗。
        “给您添麻烦了。”
        苍马很抱歉地低头。然后转向旁边的榭穆尔。
        “榭穆尔,项圈不会辛苦吗?”
        “嗯。没问题。”
        虽然这么说,但果然还是有违和感呢,榭穆尔不停地调整着项圈。
        虽说是为了潜入城里,但让榭穆尔上戴上项圈,必须握着这个锁链,对苍马来说是很痛苦的事。
        “话说回来,城市,真是个很臭的地方啊……”
        对此苍马也有同感。
        进入城里后,有一种难以名状的臭味扑鼻而来。污物的臭味和腐败臭味和迷之刺激臭等等混为一体,是一种强烈的恶臭。
        从幌马车挂帘的缝隙看去,道路旁边就这样放置着恶臭的污物和动物的尸骸。然后,被污垢和泥染作漆黑的孤儿们满不在乎地就坐在上面。
        现在是几乎没有都市卫生概念的时代,这也没办法,但即便如此,这也是太恶劣的环境了。
        如果是比人类嗅觉更敏锐的兽人的话,那会相当辛苦吧。
        “不止恶臭很厉害,沙尘也很厉害呢。”
        道路也不是石板,只是踩实的土。到了不下雨的干燥时期,尘土飞扬起来整个城市都会被染成黄色。那个景象与道路两旁的日晒炼瓦的房屋相结合,简直就像是位于大陆中部的荒野城镇。
        苍马乘坐的幌马车缓缓地前进着的,是在连接东西门的城市主要大街上,这里也能看到行人通过。
        这样的城里的人的服装,几乎都是相似的。
        男性的话,是穿着下摆到膝盖上方的连衣裙一样的上衣,用皮绳绑住腰边,在下面穿裤子。如果是女性的话,连衣裙的下摆会长及小腿附近。虽然苍马看不到,但是裤子是只有男性穿的,女性在那下面什么都没穿。
        “这里,有多少人类?”
        “听了别吃惊啊。说是超过一万。怎么样,很厉害的城市吧。”
        霍普金斯夸耀地说着,但苍马只能回以复杂的笑容。
        在现代日本,人口一万只不过是小镇或村庄的规模。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是相当大的城市。
        苍马之后要攻打这个城市,所以必须先确认士兵们的身影,但是却看不太到。
        “士兵的身影比想象中见的还少啊。”
        “就是这样的。因为士兵们几乎都安排在门和城墙上。
        “有多少士兵呢?”
        “是呢。有四百到五百人吧。”
        “意外的少啊。”
        “是吗?感觉就是那样的程度吧。”
        士兵是非生产者。
        因为他们自己不生产一粒小麦,所以要确保士兵作为常备军,其他人必须养活他们。当然的,相对人口,士兵的比率太高的话,负担也会变大。
        另外,能成为士兵的是壮健的年轻男性,正是应该承担生产和物流的人。增加士兵不仅仅会增加负担,也会夺取承担生产和物流的人才,使生产力低下。
        因此,在这个世界中能成为常备军的士兵数量,相对人口来说是大约是百分之二到四。这座城市的士兵绝对不是稀少的数量。
        “霍普金斯先生,接下来怎样?”
        “对于我来说,好不容易来到了城里,想在哪里的酒馆里喝一杯,然后再去公会打招呼。”
        听说了酒馆,苍马的好奇心很重。
        在苍马所知的游戏和幻想小说中,城里的酒馆就是信息交换的场所。在酒精的臭味和香烟的烟雾飘荡的昏暗酒馆中,厉害的冒险者们讲述着冒险谭,梦想着一获千金的商人们会交换信息。
        “我也可以跟着酒馆吗?”
        “我不会密告你们的,监视就不必要了。这边也是商人。既然收到了钱,也要贯彻义理。因为也不想失去妻子和儿子呢。”
        “不。只是对这里的酒馆很感兴趣。”
        “那样的话倒没关系,那边的大小姐可带不了啊。”
        因为霍普金斯的话,榭穆尔有些不愉快,苍马慌忙说道。
        “榭穆尔,能帮忙看管这个军资金吗?这如果被被偷走的话,会很糟糕的。”
        绝对不是治安好的地方,把从城砦拿出来的军费放在马车上谁也不在,简直是放着人去偷。
        必须这样做,榭穆尔也理解的。
        但是,不知什么时候会被人类的士兵发现自己的正体,在不熟城市中分开,虽然只有一会儿也不情愿和苍马离开,榭穆尔抱怨着。
        “苍马。你,是不是越来越擅长应付我了?”
        苍马,不由得让视线飘往空中。


        回复
        5楼2018-06-11 21:23
          雖然蒼馬內心充滿了期待地進入酒場,但那與期待的東西不同。
          在狹窄並排的粗糙桌子上,食物亂撒著,喝著酒的是和在街上看到一樣的人,期待著的攜帶武器和身著鎧甲的強悍戰士或者帶著魔法之杖的奇怪魔法師的冒險者的身影,並不存在。
          霍普金斯發現了空著的桌子,和蒼馬一起坐在椅子上。
          “喂,來這邊吧!”
          霍普金斯為了不輸給酒場的喧囂而大聲喊女招待。“歡迎光臨”一句話也不說的傲慢態度的女招待,霍普金斯首先交過去了一枚青銅幣。
          “喝的和食物”
          “喝的是一迪納斯。食物的話是二迪納斯。”
          然後霍普金斯在桌子上再加上了三枚青銅幣。
          蒼馬尋找著餐單而在酒館裡打量著,但好像沒有這種東西。總之,蒼馬也拜託了同樣的東西,拿出了3枚青銅幣。
          但是,女招待就這樣俯視著蒼馬,站著不走。
          然後,想起了剛才霍基斯首先交出青銅幣的事。在電視上聽說過,在現代沒有小費風俗的日本人,在外國的店裡會感到困惑這樣的事的蒼馬,慌慌張張地再拿出一枚青銅幣。於是,女招待將其收起來,什麼也沒說就去了廚房。
          現代日本人的蒼馬雖然不太熟悉,但是在這個世界購物的時候,小費是不可或缺的。
          實際上,這種女招待,店裡是不給工資的。從客人那裡得到的小費就是她們的收入。店方面是提供給女招待們收小費的場所而換取對店的幫忙。
          “這裡沒有冒險者嗎?”
          在料理到來之前,蒼馬對於沒有冒險者樣子的事詢問了霍普金斯。
          “冒險者?”
          “那個……拿著錢消滅怪物,接受委託,在洞窟中尋找寶物的人。”
          “在說什麼有趣的話啊。那是日薪的工人嗎,還是山師?”
          對霍普金斯的回答中,蒼馬感到期待落空了。
          雖然是難得的幻想世界,但是像遊戲和小說一樣的冒險者,似乎在這個世界上沒有。
          “要委託日薪工作的話,把錢交給酒場的主人,那樣就可以貼廣告了。”
          看往霍普金斯指示的方向,在曬乾煉瓦的牆壁上有一塊樸素的木板。木板上,用釘子釘了幾張像是廣告的紙。
          紙上畫著“在山上揮鶴嘴鋤的人”和“拿木箱的人”等插圖,下麵有幾根豎棒。插圖表示工作的內容,豎杆表示要求的人數的意思。
          “莫非,這個世界的識字率相當低嗎?”
          “識字率?能讀寫字嗎?如果不是學者或官員,讀寫什麼的就是不會作的。我也知道一些做生意的簡單單詞吧。”
          在廣告上畫的不是文字而是插圖,所以覺得,這個世界的識字率還是很低的。
          剛才的女服務員無口地,把器皿和壺放在桌子上就走了。如果是現代日本,什麼待客態度!是會像這樣震怒的態度,但霍普金斯沒有在意的樣子,在這裡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來,吃吧。”
          在蒼馬面前擺出的,是之前的圓麵包切了三分之一,和一隻手能握住的小壺、放了湯的木制碗。
          窺視壺裡的話,那是表面上浮滿了像泡沫和碎渣一樣東西的褐色液體。
          碗裡,是雜煮的湯。煮到幾乎沒有保留原型的魚和野菜的碎塊,浮在如泥水般顏色的湯裡。
          “……這是什麼?”
          “麵包、麥芽酒和湯。”
          說到麥芽酒,是幻想作品中最熟悉的酒。使用了大麥麥芽,是用酵母發酵的啤酒的一種。在現代日本,說起啤酒就是拉格啤酒【lagerbeer】,但是在拉格啤酒普及之前,說起啤酒一般就是指麥芽酒。
          “怎,怎麼吃呢……”
          在幌馬車中也想到的,這個世界的麵包太堅硬了。表面像煎餅一樣硬,裡面只是過火了的小麥粉塊一樣破破爛爛。
          “麥芽酒將表面的垃圾吹開再喝就好了。麵包要放在湯裡,泡軟了吃。
          正如霍普金斯所說的那樣,用吹開浮在表面的垃圾,戰戰兢兢地將麥芽酒湊向嘴邊。。
          “……!”
          蒼馬口中有一種難以名狀的味道擴散開來。
          蒼馬在祝賀的時候,父親也有偷偷讓他喝啤酒,但完全不是一回事。硬是要比喻的話,就像是有酸味,有臭味,有藥味,再去了碳酸的生啤酒。【硬要比喻的話,可以從嗜血殘虐的殺意往深處挖——碟型世界】
          這個世界的麥芽酒,因為釀造後的雜質過濾技術不夠充分,所以更有發酵的酸味和雜質的臭味。
          另外,藥味是為了抑制雜菌繁殖而便於麥芽酒保存放入的藥草。
          沒有碳酸的感覺,是因為還沒有在啤酒裡加入碳酸的技術,因為發酵而產生的碳酸,只有稍微溶進去而已。而且保存狀態也不好,那點碳酸也幾乎都出去了,自不用說。
          至今為止在很多的幻想小說中,都有著主人公們與同伴們一起喝酒的場景,對麥芽酒憧憬,在蒼馬心中發出了崩潰的聲音。
          儘管如此,這次要挑戰麵包和湯。
          但是,想把麵包放在湯裡,但還是太堅固了。看向霍普金斯,他用勺子把麵包整個泡了進去。
          蒼馬也想模仿著把麵包整個泡在湯裡,但是在碗中身體融化了只剩下骨頭和頭部完整的小魚,與它白濁的眼睛視線相對,感覺噁心了。
          “庫……。在這裡不能退縮!”
          被不明所以的使命感所驅使,頑固的蒼馬把麵包泡進湯裡。
          雖然吸了湯後麵包變軟了,但是那個情景並不是很能引起食欲。
          但是,即使如此,也下定決心把它放進嘴裡。
          “……”!?
          在這個世界的酒館裡出現的標準的湯,只是雜煮。
          把當天市場上買到的食材切成塊,再加上鹽味熬煮。不存在固定的菜譜。因為是根據當天料理人的心情而使用買到的食材,根據日期的不同味道也會改變。
          而且,湯不可能會每次都重新製作。湯鍋裡面的內容少了的話,就只會添加水和食材繼續使用。
          經過漫長的歲月各種各樣食材的湯汁都煮了進去,有著複雜的韻味,再加上從食材中出來的灰汁的澀味、苦味和雜味,不適合慣于現代日本細膩料理的蒼馬的舌頭。
          “幻,幻想的夢想崩潰了……”
          蒼馬在麥芽酒和湯之前,忽然垂頭喪氣起來。
          遺憾的是,在這個世界上說到豪華料理的話,充其量是烤全豬(野豬)的水準。原來的世界,是對食物竭盡全力的時代,面對這種東西這樣也沒辦法。
          但是,反正要被召喚的話,真心希望是料理發展的更好的世界,蒼馬認真地悔恨著。
          ========
          雖然是幻想世界卻沒有冒險者,料理也沒有發展,識字率也很糟,城市環境也是最惡,夢想的碎片都沒有,誰能猜到這樣的展開呢,對不起。

          PS:關鍵字追加“女主角是真實系獸人”。
          【關於獸人的獸化程度,不是有那麼一張圖嗎】


          回复
          9楼2018-06-11 21:45


            回复
            10楼2018-06-11 21:46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6-11 22:41
                更了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6-11 23:17
                  辛苦了,这,这到底是什么世界啊,比中世纪还不如的感觉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6-12 00:16
                    辛苦了,难得的真实系异世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6-12 06:04
                      没有冒险者的异世界。感谢翻译。


                      回复
                      15楼2018-06-12 08:50
                        发个会被查水表的图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6-12 2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