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玄吧 关注:10,163贴子:122,780

{Rosa°}【原创古风】归梦不知山水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Rosa°}【原创古风】归梦不知山水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6-10 21:10
    高考后默默回来履行更文诺言啦
    希望大家还在(๑•ั็ω•็ั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6-10 21:11
      先自己悄咪咪更一点(ฅ>ω<*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6-10 21:13
        宣德十年,冬。
        京郊。
        灰蒙蒙的天,细细的雪花被风扬起,如撒盐空中。雪下的并不大,可若是长时间立于雪中,任谁也得抱怨几句。
        听到身后隐隐骚动,玄月回身淡淡扫了一眼,那些按捺不住已经开始窃窃私语的官员们瞬间噤了声,天地间重归于寂静。玄月拢拢袖口,望向遥远的天边。
        空无一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10 21:22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6-11 03:3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6-11 06:37
              ……高考后的我连文都写不出来了!被应试教育荼毒的我〒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6-16 20:44
                咦?文怎么没发出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6-16 20:45
                  宣德十年冬,玄月丞相率百官于京郊迎沧月将军回京述职,原定于申时到达的沧月将军至酉时仍未到达。
                  被玄月淡淡扫过的一眼吓得噤声的官员到底年轻气盛,捱了一会忍不住轻声嘀咕道:“沧月将军好大的架子,也不知有甚可取之处,竟值得玄相如此苦等…”
                  身边资历较老的官员吓了一跳,忙扯扯他的袖子:“噤声!沧月将军也是你敢在背后编排的?!”
                  望着年轻官员迷茫的眼神,这位老成的官员有心卖弄自己的资历,于是压低了声音:“沧月将军可是了不得啊!你不知道,几年前她…”
                  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打破了寂静,也打破了这位官员的卖弄。
                  “沧月将军!!”
                  “是沧月将军!她终于到了!”
                  官员们又骚动起来。
                  在官员们激动的呼声中,他只得无奈地一摆手:“罢了罢了,回京再讲。”
                  年轻官员一边抓心挠肝的想知道沧月的故事,一边又不敢造次,只得先悄悄瞥了一眼故事的主角。
                  沧月一袭白衣,冰蓝长发倾泻而下,如上好的锦缎。常年驻守边关,在风霜雨雪的磨砺下,她显得愈加英气逼人。整个人就好像一把锋利无比又寒光湛湛的剑。
                  她任凭快马冲向玄月,又轻提缰绳,险险在玄月面前止住了马,扬起的雪尘撒在他的狐裘上。她漆黑如墨的眼眸里闪过挑衅的光,想从他的眼中搜寻到一丝惊慌。
                  但她失败了。玄月长身玉立,一双红眸古井无波。
                  两人几乎同时行礼,同时开口。
                  “玄相。”
                  “沧月将军。”
                  一清脆一低沉的声音碰撞在一起,竟是说不出的和谐。
                  而后两人并辔前行,身后的官员开始慢慢移动脚步。
                  这便是回京了。沧月暗想。几年未归,她心中隐隐泛起一股近乡情怯的酸涩。
                  转头看向玄月,却见他的嘴角微微下撇,正伸手掸去狐裘上的雪尘,带着漫不经心的嫌弃。
                  嘁,到底京城里泡大的,瞎讲究。沧月不屑地想。
                  可她难得的好心情却突然荡然无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6-16 21:09
                    啊…又打了一遍发出来了…所以刚刚为什么没发出来…【哭唧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6-16 21:11
                      冒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6-17 22:12
                        最近在打工…所以更文时间不定…可能还会很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6-21 13:38
                          刚刚考完试回来冒个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6-21 15:3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6-21 20:24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6-26 12:20
                                话说那年轻官员早已等待许久,一散朝便迫不及待的跟着他的同僚,一迭声的问:“沧月将军到底有何经历?你们竟如此敬畏她?”
                                那资历较老些的便矜持的拂拂袖子:“这可说来话长了…”
                                宣德五年,邻国卡伦卡亚大举进犯,驻边的沧月率兵反击,卡伦卡亚军大溃而归。
                                这是…自宣德元年起悉兰国的首次大捷。
                                而那时的沧月,刚过了十六岁生辰。
                                捷报传到京城,皇帝大喜,封沧月为大将军 ,命她整顿沧家军残部。沧月用了五年的时间,将在宣德元年大溃的沧家军重整为自己手中的一把利刃,重拾沧家的辉煌。
                                ……即使沧家只剩了她一人。
                                “那为何沧月将军近几年都未回京?明明战绩辉煌,皇上器重…"年轻官员嘀咕。
                                他的同僚笑笑:“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你可知为何所向披靡的沧家军在宣德元年惨败?甚至沧月将军的父亲,那位战无不胜的大将军也殁于此役?沧月将军追查了很久,终于揪出了一件大案…"
                                宣德七年,沧月将追查的所有证据都移交皇帝,扑朔迷离的战争真相至此清晰明了——朝中身居高位的莫相暗中勾结卡伦卡亚,在宣德元年设计拔掉了沧家,清除了自己走向皇位的障碍。
                                可惜当年这只老狐狸千算万算,却偏偏漏了因父亲出征而暂时寄养于玄府的沧月。
                                本就对父亲之死抱有怀疑的少女,带着灭门的惨痛记忆,蛰伏了七年,用最小心翼翼的姿态调查着盘根错节的真相,而后,露出了尖锐的爪牙。
                                得知真相后皇帝大怒,莫相及其亲属几乎被杀了个干干净净,独留了莫相的独生女——莫莉安。她并没有被问斩,而是被流放去了蛮夷之地。
                                并非皇帝大发慈悲,而是因为她还有一层特殊身份——玄月的未婚妻。
                                玄月深得皇帝器重,又在皇帝面前拼命为莫莉安求情,甚至表示愿意舍弃官位以换得莫莉安一命。皇帝索性顺水推舟,留莫莉安一命,待一两年过后这件事逐渐被人们遗忘便秘密将莫莉安接回玄府。反正他也不信莫莉安这个娇滴滴的大小姐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可惜他千算万算,又独独漏了因家门惨案而恨透了莫相一府的沧月。
                                沧月在得知莫莉安并未被斩后,未惊动任何人,飞马赶上流放的队伍,将莫莉安斩于剑下。
                                她就是要杀光莫府的人。即使她杀的人,是自己少时朋友的未婚妻。
                                她面无表情的擦掉剑上的血迹,扔下银两嘱托领头的人将莫莉安好生安葬,而后拍马直奔京师请罪。
                                在她抵达京师的时候,正值早朝。莫莉安的死讯也刚刚传到。
                                满朝官员正在讶异,罪魁祸首便推开了正殿的大门,扔了剑,直直走到皇帝面前请罪。
                                玄月看着白衣上犹带血迹的沧月,当即暴怒,当着皇帝与满朝文武的面,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耳光。
                                极脆,极响。
                                之后玄月奏请皇帝赐死沧月,以抵莫莉安的枉死。
                                皇帝再器重他也不会杀掉自己保家卫国的大将军,于是罚了沧月一年的俸禄。玄月心不甘情不愿的接受了这个故事闹剧般的结尾,而沧月在大仇得报后便回到了边疆,整整三年未回京师,就连每年的述职也是派手下亲兵去。沧家军的规模扩大了,胜仗打了一场又一场,京师却再也不见了传说中以两千骑踏平敌军驻地的沧月将军。直到今年,皇帝一催再催,她才肯回京师述职,才肯暂时放下龃龉,见一见玄月。
                                “原来沧月将军与玄月丞相中间还隔了一段仇呢!可…皇上为何让沧月将军暂宿于玄府呢?不怕他们打起来么?”年轻官员笑道。
                                “听闻两位年幼时是极好的玩伴,可惜…唉,皇上大抵也是想看将相和吧。”资历较老的官员叹道,突然脸色一变,收住了话音,行礼道:“沧月将军。”
                                沧月正站在华丽的马车边等玄月一同归府,瞥见两人也只是颔首,精致的脸庞始终笼了一层冰霜。
                                两人有些心虚,便加快了脚步,很快消失在了沧月的视线中。
                                唔…将相和吗?她不屑的想。
                                简直痴人说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7-09 05:55
                                  悄咪咪更一波(。・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7-09 05:55
                                    到~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7-09 07:28
                                      d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7-10 13:13
                                        dd,笔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7-11 18:55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7-13 23:26
                                            沧月又等了一会,玄月才飘然而至。
                                            他并不瞧她,只是淡淡道:“走吧。”
                                            在马车的颠簸中,两人一路无话。
                                            玄府。
                                            跟随着玄月穿过游廊,花影摇曳,树影婆娑,鸟声低喃。
                                            沧月腹诽,也不知这人当上丞相后收了多少贿金,竟把原来略显破落的府邸变得如此雅致,气势竟隐隐压过了之前的沧府。
                                            沧府…她的心又是一抽。她的家… 她已多年未打理了,自己孤身一人,大漠饮酒,醉卧黄沙,自在逍遥,却无依无靠。
                                            “母亲很是挂念你,现在应当正在正厅候着。不如先见她一面,留宿之事稍后再作安排?” 玄月冷不丁开口,把沉思中的沧月吓了一跳。
                                            “……嗯 。”她从思绪中抽身,胡乱应了一声。
                                            “那便走吧。”
                                            正厅。
                                            玄母一见沧月,赶忙把她拉到身边,握住她的手絮絮叨叨的问些小事。没说几句,便忍不住落泪了:“你这孩子在边疆这么多年,也不晓得多回来看看…你看你手上的茧子和伤口…边疆如今已平,为何不挂印请辞,找个好人家嫁了,过过太平安乐的日子呢?”
                                            沧月无言,听着玄母的念叨,忍不住心中一涩。原来…还是有人挂念着自己的。她好容易压下了泪意,挤出一个笑,道:“您可真会说笑,嫁人是容易的吗。像我这样整日舞刀弄枪的,怕是想嫁也没人敢娶呢。”
                                            玄母被她逗笑了,捏捏她的脸说道:“可不能妄自菲薄。倘若…你也会被安安稳稳的养大,做你的千金小姐去呢。”
                                            沧月敏感的听出了玄母省略的条件。
                                            倘若沧家未遭重创,她就不会被迫走上战场,她就会在父亲的宠爱中长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逗逗画眉养养花,平生最擅长的是女红而非杀人,娇娇柔柔的,像莫莉安一样。
                                            像玄月喜欢的莫莉安一样。
                                            她呼吸一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14 12:08
                                              sf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7-14 19:37
                                                b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7-14 20:04
                                                  dd,楼主不要虐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7-15 23:18
                                                    “你一路奔波,想必也是累了。不如先好好沐浴一番,换身衣服,再做开宴打算?”玄母温柔道,“我们的接风宴不在意礼数,主要是得让你舒服啊。”
                                                    面对如此周到的安排,沧月只得应声:“好。”
                                                    雾气氤氲,淡淡的甜香弥漫开来,让浸泡在水里的沧月有种眩晕感。玄母的周到与温柔为她织了一个细密坚固的茧。她就像在沙漠中奔波跋涉了许久终于望见自家庭院的旅人,疲惫却安心。
                                                    …就是这个庭院里有个让人糟心的玄月…
                                                    她自嘲的笑笑。她杀莫莉安时,也曾犹豫过,想着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突遇事变,流放边疆,已经够惨了,自己为什么还要拿走她的性命呢?
                                                    但莫莉安对着执剑的她尖叫:“我爹爹根本没有做错事!你为一己私欲,就要杀我全家,你才是普天之下最狠心最恶毒的人!”
                                                    沧月微怔,利剑晃了晃。
                                                    “哪怕你父亲勾结域外强敌,觊觎皇位,并因此害得沧家几乎满门尽殁吗?”她低声道,“你也依旧觉得他没有做错?依旧觉得我是为一己私欲?”
                                                    莫莉安理直气壮的声音传入沧月的耳膜,几乎撞击出毁天灭地的轰响:“ 那是你沧家技不如人!我爹爹只是要拿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已!你们拼不过我爹爹,便说他做错了吗?!”
                                                    巨大的失望感如潮水一般淹没了沧月。
                                                    那时,她的失望感甚至压过了愤怒, 整个人都有些乏力。
                                                    她想,原来这就是玄月要娶的姑娘吗?他喜欢的人,就是这样的?
                                                    她轻笑一声,眼中的软弱犹豫像太阳下的雾气一样飞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坚硬冷漠,如万年不化的寒冰。
                                                    剑光与日光碰撞,折射出一缕嗜血的光芒。沧月的剑出得极快极稳,血色自莫莉安胸口蔓延开来。
                                                    “我本想放你一条生路。”沧月垂眸看着软倒在地的人, 扔下了几块银子,对着早已被吓傻的官差道:“把她厚葬了吧。”
                                                    雾气弥漫,沧月拨弄了一下长发,把自己从久远的记忆里拉出来。
                                                    大概是在那时,她便知道,她要与玄月分道扬镳了吧…曾经拉钩承诺一同守护悉兰国,可当她驻守边疆,尝遍艰辛之时,玄月早已在京城被荣华富贵泡酥了骨头,甚至…他要娶奸臣的女儿?
                                                    所以,倘若有天自己挡住了玄月的路,她敢肯定,玄月会毫不犹豫的动手除掉她。
                                                    所以…还不如早日撕破脸皮,若两人真的相斗,她也不会贪恋过去的种种温暖。
                                                    沧月穿上玄母准备的衣服,在窸窸窣窣的声响里,她突然想到,自己杀掉了莫莉安,玄月恨自己有情可原。可…为何玄母依旧对自己如此温柔?
                                                    这实在不应该是面对杀掉自己准儿媳的人的态度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7-20 06:53
                                                      我以为自己已经写的很多了…然鹅…
                                                      开头的铺垫还没写完啊啊啊啊啊啊…
                                                      我这是短篇啊…为什么时间拖的这么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7-20 07:15


                                                        回复
                                                        33楼2018-07-22 21:27
                                                          催催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8-07-22 22:4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7-27 1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