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27吧 关注:105,886贴子:2,403,029
  • 25回复贴,共1

【原创】虹之间(彩虹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
理论上每个彩虹之子都会出场,和纲吉相处的小插曲
感觉里包恩贯穿全文,最终赢家没跑了
因为是官配党,所以会有伽玛X尤尼和可拉(可能)出现
O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6-07 13:09
    玛蒙
    ——
    结束一天的忙碌后,泽田纲吉倒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为接下来的周末感到期待。

    “明天就周六了,去哪里玩呢?”泽田纲吉翻身,忍不住笑起来。

    “哼,小小的周末就高兴成这样吗?真是蠢纲。”这种时候里包恩也不忘调侃泽田纲吉。

    泽田纲吉毫不在意,倒不如说已经习惯了:“里包恩你就别说我啦,难得明天没有你的补习……啊。”

    听了泽田纲吉的后半句,里包恩眼中精光一闪:“哦?看来你对我的教育有很大成见啊。”

    “哪有?怎么会呢?哈哈哈……”

    “下次作业翻倍。”里包恩呷了口咖啡,淡淡道。

    “No——”

    “扣扣”

    这时,细微的敲击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拉开窗户,玛蒙飘了进来。

    “玛蒙?这么晚你来做什么?”

    玛蒙喝完一杯泽田纲吉端来的咖啡,吐出一口气:“再来一杯。”

    所以说你来到底是干什么的啊!泽田纲吉叹着气又给玛蒙倒了一杯。

    “阿纲,我也要。”又一个空杯子递到面前。

    泽田纲吉无语地看着里包恩:“怎么你也来啊?刚才一起给不就好了吗!”

    里包恩理直气壮:“因为我才喝完啊。”

    泽田纲吉叹气,认命地又去到了一杯。

    “来,你的咖啡。”

    “嗯哼。”

    “所以,”泽田纲吉在桌前坐下,“玛蒙你怎么会来这啊?”

    斗篷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婴儿说:“boss他们又打起来了,很烦。”

    “啊啊,难怪。”想起瓦里安特别的相处模式,泽田纲吉忍不住笑起来,“他们还是住那个酒店吗?下次去拜访一下吧。”

    玛蒙说:“我们是来出任务的,又不是出来玩的。”

    “那你干嘛来我家啊……”

    “不用给钱又舒适的地方可不好找。”玛蒙无视一旁里包恩别有深意的目光,径直飘到泽田纲吉怀里,“我困了,睡觉吧。”

    泽田纲吉瞪大眼:“咦咦?现在吗?我还想再玩一会儿呢!”

    玛蒙抓住泽田纲吉的领口,重申:“我困了。”

    “好吧好吧,那就睡觉了哦。我去给你准备床铺。”

    “不用,我和你一起睡就好了。”

    泽田纲吉眉头微蹩:“和我一起?可能不太舒服哦?”

    玛蒙抓紧了些:“这点你不用在意,我觉得舒服就行。”

    “好吧,那就一起睡吧。”

    目睹全程并保持沉默的里包恩躺在吊床上,感受到玛蒙隐隐得意的目光一瞬间想暴·起·杀·人。

    别太得意了,毒蛇。

    你在说什么呢,想要的话拉下脸让他抱着睡啊。

    ……呵。

    列恩在里包恩手臂上爬来爬去,犹豫着要不要变形。而泽田纲吉的声音让接下来将发生的暴力事件完美消弭。

    “晚安,里包恩。晚安,玛蒙。”

    “晚安阿纲。”

    “晚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6-07 13:10

      ——
      红袍的婴儿端坐于垫上,优雅地喝着茶,一举一动都体现着良好素养。

      风先生真的很厉害呢,从各个方面来说。泽田纲吉看着风,忍不住想。

      “茶还合适吗?”泽田纲吉问。

      风温和地笑笑:“偶尔尝尝日·本茶也是别样的感受呢。”

      “这样吗……不知道中·国的茶叶是怎么样的。”

      风勾起嘴角:“相较之下,日·本茶味道更清淡圆润,而中·国茶的味道就要更浓厚些。”

      泽田纲吉被勾起了兴趣:“是吗?真想试试啊。”

      笑意更浓,风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小盒子,明明全身上下都没有能装下的地方:“正好此次拜访我带了茶来,不如由我沏上一壶?”

      “风先生亲手泡吗?”泽田纲吉愈发期待。

      可惜的是,泽田纲吉翻遍了家里也找不齐茶具,风看着一脸抱歉的泽田纲吉笑着摇头。

      “不必这么麻烦,只是简单的冲泡罢了。”

      “好,好吧 ”如果只是简单的冲泡的话……

      然后泽田纲吉看着风从洗茶、冲泡到封壶、奉茶,行云流水般的美感,让泽田纲吉觉得一直以来真是糟蹋了他经手的茶。

      呷口茶,泽田纲吉打赌他真的努力去品味了,但是……

      “好,好像是浓一点?”泽田纲吉打哈哈,“不过不愧是风先生,真的很好喝。”

      风也给自己沏了一杯:“你喜欢就好。”

      兀的,蓝波从窗户跳进来,大吵大闹:“阿纲!一平她不陪我玩!哇啊啊!”

      “蓝波!”泽田纲吉见蓝波直接往桌上跳吓得赶紧去接他,生怕小牛把一桌茶全部弄翻。

      风放下茶,不知怎么就抓住了蓝波。轻飘飘地转了一圈,蓝波呆呆的站在桌旁,不知发生了什么。

      “蓝波,很危险的!茶洒出来烫到了怎么办?”泽田纲吉叹气,歉意的笑笑,“抱歉,风先生,我先带蓝波下去。”

      “无妨。”

      待泽田纲吉离开,里包恩就从房顶跳了下来:“真难得,你竟然会在一个地方停这么久。”

      风盯着门,不变的笑容看不出心中所想:“因为那孩子真的很有意思。”

      “能让一平做出那种改变,还有那种气质和实力,真的很有意思。”

      “哼,你对他评价很高啊。”里包恩走到一旁坐下,“蠢纲对你印象也挺好的,似乎比我还好,说不定只要你开口他就同意了。”

      风无奈地笑了,摇摇头:“但他最依赖的是谁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哼……”压低帽檐,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包恩眼底翻涌,“这可不是好事。”

      风深以为然:“任何过分依赖都不是好事。孩子总是要长大的,有些事必须一个人面对。”

      里包恩挑眉:“你是在教育我?”

      “我只是给你提个建议。”风喝了口茶,笑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6-07 13:1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07 13:11
          威尔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6-07 13:17
            诗琪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6-07 13:42
              @Badia◆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6-07 15:4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6-08 03:44
                  好萌的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6-08 18:24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6-08 21:52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6-09 07:23
                        史卡鲁
                        ——
                        “**里包恩!”泽田纲吉看着那个戴着头盔的家伙在他的床上上蹿下跳还大声嚷嚷,生怕对方一个不小心把床给毁了。

                        床“吱呀吱呀”的声音让他实在看不下去了,泽田纲吉一把把史卡鲁捞过来抱在怀里:“好了好了,别发牢骚了,为什么被里包恩欺负了要跑我这来啊。”泽田纲吉看了眼空荡荡的吊床,“你该庆幸里包恩出去了。”

                        史卡鲁头一扬,趾高气扬地说:“哼!史卡鲁大人才不怕那家伙呢!”

                        “是是是……”这人真是跟蓝波他们一样啊,明明据说已经是成年人了……

                        “喂,”史卡鲁突然停止骂骂咧咧,头盔里的眼睛瞪着泽田纲吉,“你刚才是不是在想什么失礼的事?”

                        “没,没有啊!”

                        “你果然在想什么失礼的事吧!”

                        “真没有!说起来史卡鲁先生为什么要画这么浓的妆啊,明明是小婴儿!”深知如果继续纠结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泽田纲吉赶紧转移话题。

                        “因为这样很帅啊!”史卡鲁调整了姿势,让自己在泽田纲吉怀里躺得更舒服,“再说我可不是普通的小婴儿,你不是明明知道嘛!”

                        泽田纲吉哭笑不得:“就算这样你也还是小婴儿的身体啊……还老是带着头盔,不闷吗?”

                        史卡鲁说:“我可是史卡鲁,最强的彩虹婴儿!”

                        “不,所以说这和你是不是婴儿——”

                        “史卡鲁大人可不是那些弱者!”

                        “是是是……”

                        “蠢纲你别太惯着他了,”突然出现的里包恩一脚把泽田纲吉怀中的史卡鲁踹到一边,自己缩进了那个位置“区区一个跑腿的别太得意忘形了。”

                        “里,里包恩!”泽田纲吉看看怀里的里包恩又看看一边脸着地的史卡鲁,犹豫着要不要把史卡鲁抱起来。

                        察觉到泽田纲吉的想法,里包恩逗弄着列恩,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敢帮他你就等着后悔吧。”

                        史卡鲁对不起!泽田纲吉屈服了。

                        “混……**里包恩——”史卡鲁跳起来,指着里包恩大声嚷嚷——这个举动看得泽田纲吉心都提起来了。

                        里包恩只是淡淡的瞥了云之阿尔克巴雷诺一眼,拉长声音:“嗯?”

                        “噫——对,对不起里包恩前辈!”史卡鲁跪下了。

                        “嗯……我有点渴了,你给我买咖啡去。”

                        “什么——里包恩你不要得寸——我这就去!”史卡鲁怒了并在看到里包恩眼神后立刻认怂跑出房间。

                        啊,好没骨气。泽田纲吉忍不住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6-10 17:08
                          很有意思的文啊!楼楼加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6-10 23:28
                            加油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6-11 16:19
                              剩下的一起好了
                              ——
                              “你毕业了。”

                              继承式后,里包恩丢下这么一句话从此便音信全无。泽田纲吉试着去打听他的下落,但第一杀手的踪迹谁也找不到,唯一能确定他活着的只有每月十四号发来的风景照。

                              连句问候都没有。

                              可乐尼洛安慰道:“放心吧,里包恩那小子没那么容易挂,他命硬着呢!”

                              “我知道,但是……”泽田纲吉自然明白里包恩的实力有多恐怖,但有的事并不是知道对方性命无忧就能安心的,“也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末了,他不甘心的问一句:“你们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拉尔哼了一声:“他谁都没告诉。”

                              泽田纲吉叹气,从此也就断了去找里包恩的念头。

                              他亲爱的老师不想见他,所以谁也找不到。至少知道他还活着以后也会好好的活下去,这样就够了吧。

                              泽田纲吉真的怕里包恩烦了连照片都不发了。

                              他把每一张照片都好好收起来,还上网查了当地风俗和特色景点。说不上什么想法,只是觉得这样是不是可以离那位近一点——他也只能这样了,家族首领可不能随便乱跑。

                              要不要抽个时间去旅游呢?泽田纲吉有时候会这么想。

                              起码在那段时间他是真的很放心,没有脑子一热跑去见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第一杀手。

                              直到他发现某彩虹之子去寄照片并且几天后相同的照片躺着了自己的桌子上,而以往照片寄出的地址和当时某些彩虹之子的任务地诡异地重合。

                              “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泽田纲吉微笑。

                              “呃,你听我解释。”可乐尼洛汗都要流下来了。

                              “我听着呢。”

                              “……我说不出口啊!”这么大喊着,可乐尼洛跳窗户跑了。

                              “……”

                              拉尔扶额:“那个笨蛋。”

                              “为什么要这么做?”泽田纲吉叹气,“就算不这么做我也不会去找他的。”

                              “我们只是不希望你想太多。”拉尔说,“有个念想至少看起来不那么可怜。”

                              泽田纲吉苦笑:“你难道不觉得我这样更……可怜?拿着假的照片傻了吧唧的当块宝,还真以为里包恩把我这个不成器的徒弟当回事,还跑去查资料……不提了,越想越憋屈。”

                              他要真不在意你就不会要求我们不要向你透露他的行踪了,也不会有事没事向我们打听你的近况。拉尔摇头:“起码你各地人文还了解地不错。”

                              “拉尔,别提了……”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拉尔撩了下头发,“下周五彩虹之子在德伊小屋聚会,你可以——”

                              “拉尔,你怎么告诉他这件事!”可乐尼洛从窗外探出头,一副打排位被坑了表情。

                              “原来你没走啊。”

                              拉尔摊手:“我和里包恩说过了,泽田会去这件事。所以,如果他真的不想见泽田,泽田去了也没用,反之——”她看向泽田纲吉,难得的笑了,“不用我多说了吧?”

                              泽田纲吉露出感激的笑容:“拉尔……谢谢。”

                              一边的可乐尼洛趴在窗台上,委屈地指着自己:“喂喂,那我呢?我这算什么?”

                              “我这就去把那天的行程空出来。”

                              “别无视我啊喂!”

                              一周时间转眼即逝,泽田纲吉早早地来到德伊小屋,发现尤尼、风和玛蒙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只有你们三个吗?”泽田纲吉把外套放到一边,“话说伽玛没跟着你?我以为他不会这么放心你一个人。”

                              尤尼笑了:“他当然不放心,不过我让他待在家里了,毕竟我偶尔也想一个人出来呢。而且大家都在,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想来伽玛现在一定在角落哀怨吧。摸摸尤尼的头,泽田纲吉在女孩左边的座位坐下。他一直把这个温柔坚强的女孩当作妹妹,发自内心的想要呵护她。

                              见泽田纲吉有些疲惫,尤尼问:“在担心吗?”

                              泽田纲吉笑笑:“是啊,如果里包恩不来该怎么办呢?彩虹之子很难聚到一起吧。”

                              尤尼摇头:“请不要误会,这次聚会本就是为了泽田先生的,大家都觉得里包恩叔叔太过分了,这才举行这次聚会。”

                              “大家……?”

                              “没想到连威尔帝这样的家里蹲都肯出来,平时如果不是为了实验他根本不会动呢。还有玛蒙,史卡鲁也是……啊。”风竖起一根手指,“这种事可不能让他们知道,不然又会大吵大闹的。”

                              一旁的玛蒙黑了脸:“我想你应该没忘记我还在这。”

                              风点头:“我当然没忘。”

                              “你这家伙——”

                              “你们干什么呢?这么热闹。”可乐尼洛走进来,拉尔和威尔帝也依次进入。

                              威尔帝咋舌:“运气真差,路上竟然遇到了笨蛋。”看见泽田纲吉,他自觉走到青年身边坐下,“算了,看在我现在心情还不错的份上就不计较了。”

                              “喂喂,这我可不能当作没发生啊!”

                              “别太聒噪了,可乐尼洛。”

                              “为什么就说我啊拉尔!”

                              “哈啊?”

                              威尔帝推了推眼镜,一个球状金属物就这么出现在手上:“正好,就拿你试试我最新的实验成果吧。”

                              “等等,威尔帝——”泽田纲吉脸色一变,连忙阻止,但物体已然脱手。

                              “哇啊啊,什么啊这是!”好巧不巧的,球形物完美避开了可乐尼洛,正中刚进门的史卡鲁。

                              史卡鲁变成了章鱼,微缩版的。

                              “这是……”

                              瘫在地上的章鱼张牙舞爪,但奈何体型太小只能被放在桌上被人围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6-12 17:07
                                尤尼同情地看着章鱼史卡鲁,忍不住戳了几下:“真可怜……史卡鲁叔叔一定很不安吧。”

                                威尔帝撇撇嘴:“真可惜,下次加个定位吧。”

                                可乐尼洛立刻反驳:“我才不会这么轻易被打中呢!”

                                拉尔敲了下可乐尼洛的头:“你少说两句吧。”

                                风笑而不语,而玛蒙一直致力于消灭面前的食物。

                                泽田纲吉看着被各种揉捏的史卡鲁,还是劝道:“威尔帝,把史卡鲁变回来吧,这么久没见还是整整齐齐的比较好吧。”

                                威尔帝说:“没事,这个是试验品,效果还不稳定,过个一小时就变回来了。”

                                还要一个小时啊……泽田纲吉汗颜。

                                不过,里包恩到现在也没出现,会不会真的不来了?泽田纲吉看了眼挂钟,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威尔帝注意到,推了推眼睛,说:“泽田纲吉,之前给你的邀请还做数,你可以考虑一下。”

                                泽田纲吉没反应过来,呆呆愣愣的:“什么邀请?”

                                “离开里包恩到我这来——如何?”

                                “喂,你——”

                                “威尔帝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玛蒙在可乐尼洛之前提出了质疑,斗篷下的目光可谓不善,“我可真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心思。”

                                威尔帝冷笑:“这种事你知道又怎样?在座的怕都是半斤八两——尤尼不算。”

                                “哈?不只是威尔帝,玛蒙也?”可乐尼洛感觉有些不太好。

                                拉尔摇头:“迟钝的家伙。”

                                风放下杯子,笑容依旧:“实不相瞒,我也是。这情况,是打算在这里一较高下吗?”

                                “风你也?”

                                桌子上被无视有一会儿的章鱼愤怒地挥舞着腕足。

                                泽田纲吉不知所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到底,什么情况?

                                结果好端端的聚会变成一场闹剧,所幸到最后他们也没打起来。只是同样,里包恩到最后也没出现。

                                谢绝了可乐尼洛他们送自己回去的想法,泽田纲吉一个人走在街上,让夜风带走身上的热度。他感觉脑子清醒些了。

                                “大晚上一个人毫无防备的走在街上,看来我教你的都忘完了是不是?”兀的,一个声音自身后传来,泽田纲吉猛地转身警惕着四周。

                                他明明没有察觉到任何气息,此时却突然多出一个人来……不过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一个漆黑的人影自黑暗中走出,欣长的身影在路灯下站直:“ciao,蠢纲,看来你还是没什么长进啊。”

                                泽田纲吉瞪大眼,不敢动弹:“re……里包恩!”

                                男人笑了:“傻站着干什么?我以为你哭着会扑过来?”

                                “才不会哭啊!”不过会扑过去倒是真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6-12 17:07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6-12 17:08
                                    ……哎!完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6-12 17:15
                                      有点懵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6-12 17:15
                                        里纲里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6-13 10:26
                                          r27讚


                                          回复
                                          24楼2018-06-15 01:07
                                            好棒,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10-05 10:5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0-16 19:49
                                                少见的彩虹,好想看后续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12 20:40
                                                  好看呀 還有嗎


                                                  回复
                                                  28楼2019-07-22 1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