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豹骑吧 关注:44,450贴子:1,470,007
  • 54回复贴,共1

虎豹骑同人第二期-从前的故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把楔子做出来了昂哈哈哈哈哈哈

之后,剑逸师兄的角色会很快登场,并且之后会作为主要角色之一贯穿剧情,就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6-05 17:27
    公元187年,经历了黄巾之乱的大汉帝国终于扫清了黄巾残余,迎来了短暂的和平。

    司洲-帝都洛阳

    汉灵帝刘宏惊愕的从床上坐起
    “咳咳,来人!速传王安睿来见朕!”

    “诺”门外一道人影行礼后退去

    汉灵帝在侍女服侍下穿好衣物,走出寝宫,吩咐侍女退下。望着这天子脚下冷清了不少的洛阳城,心中有些悲切,眺望远方,皇帝轻叹一声

    “大汉四百年的江山啊,朕有愧于先帝,有愧于列祖列宗啊……”

    “陛下,王剑师到了”
    远处一名内侍躬身行礼道

    汉灵帝转过身挥手示意内侍退下

    一袭青衣的束发青年从拐角走出,剑眉星目,丰神俊朗,整个人犹如一把出鞘利剑,气势非凡。
    ”安睿,朕的皇宫可还待的惯“

    青年微一皱眉行礼回道
    “回陛下,皇宫甚是奢华,但草民志在周游各洲,没有留下的意愿,辜负陛下一番好意,还请陛下勿要怪罪”

    汉灵帝闻言,摇了摇头
    “安睿不必如此拘于礼节,你想走,朕自然拦不住你,试问这天下又有谁能拦住安睿,不过安睿……朕希望你答应朕一件事。”

    青年抱拳施礼,一脸肃然
    “陛下尽管吩咐,王越必效死力!”

    汉灵帝上前拉起王越,双手按在王越的肩上,眼神中满是威严与期望,王越觉得搭在肩上并不沉重的双手在此刻也像泰山压顶一般
    “朕要你答应朕,帮朕保住朕的协儿和辨儿”

    王越正欲开口,汉灵帝又打断了王越

    “朕知道你想说什么,这天下要变了,朕昨夜梦见苍龙死于群狼之手。这苍龙想必就是我刘家的大汉江山……”

    王越眼中满是惊骇,似乎难以相信此话出自当朝皇帝之口。
    “陛下!”
    汉灵帝摇了摇头示意不打紧
    “朕知道安睿不擅溜须拍马,朕这一生虚假之言已经听了够多了,悔不当初。朕的身体朕自然知道,怕是没多久可活了,安睿,拿着这个,今日,就离开洛阳吧……”
    说完从身上掏出一卷锦书递给王越。

    王越接过后藏于身上,郑重的躬身行礼,似又想起什么,王越问道
    “陛下,若是大将军阻拦与我呢?”

    汉灵帝冷哼一声转过身遥望远方
    “且不说他拦不拦的住,只要朕还活着,容不得那屠夫在朕的天下放肆!”
    眼前暮年的皇者竟有如此气势,十八岁就独闯贺兰山阙的王越也不禁为之哑然,如此霸气王越也是生平仅见。眼前的皇者真的是民间流传的荒淫无度的昏君吗?
    王越想着,不知后人如何评论,历史终究是人来书写,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谁又讲的清楚。

    带着十足的敬意,王越又是一礼,缓缓退下,俊逸的脸上满是严肃。

    感觉到王越的离去,汉灵帝刘宏气势骤然散去
    “咳咳,咳……”
    扶着边上的墙壁,汉灵帝满脸疲惫

    时间……不多了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6-05 17: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6-05 17: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6-05 17:3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6-05 17:41
            包老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6-05 17:4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6-05 17:53
                包包大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6-05 19:41
                  你们猜猜长刀是啥剑啊~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6-05 21:02
                    洛阳城,东汉兴衰的见证者。宋代的司马光曾在《过洛阳故城》中写道:“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

                    洛阳城首门,来来往往的行人与马车络绎不绝,李富李仁两人把手城门已有年余,他们二人本是亲兄弟,借着溜须拍马的本事,哄得城门校尉开心,得以远离战场,得到看守城门的轻松差事。
                    今日李富休假,李仁与另一营中兄弟一起把门,帝都的守门官相比他处要严格一些,除了负责报警之外,还要排查携带武器进城的人员,遇到某些商人带着的护卫,还可以从中取利,个别任侠只要识趣也不是不能放行。
                    所以,仗着城门官的身份,李仁捞取了不少油水,正想着,远处便有一月白衣背剑的男子向着门前走来
                    李仁与另一个城门卫对视一眼,都是心中了然。

                    离得近了,看的也清楚了,那男子一身白色劲装,身长九尺,身后背一把红柄长剑,那剑竟也有七尺多长,腰间还别着一把像是匕首的短剑。
                    男子好似并非中原之人,头发短的像是蛮人,至于长相,李仁发誓,这辈子还没见过比眼前之人还要俊的,哪怕袁家本初公子与此人也是相差甚远吧。
                    如果李仁见过王越,他会发现,眼前此人长得竟与王越一模一样。
                    向着同伴打一个眼色,这是城门卫统一的暗号:“来人非富即贵,放行。”

                    洛阳小市,此处多为市井商人和百姓居所,一身白衣的青年拐入了一处无人的小道

                    刚进入拐角,青年便抽出腰间的短剑,握紧手中名为劳瑞亚坤的短剑,虽然在初见时觉得仅仅是装饰,但是用习惯了,竟然觉得异常的好用,那个如史诗一般的国度真是不可思议。

                    很快了,马上就能结束这一切,游戏就该有个游戏的样子,人工智能什么的,人类不需要啊!这样想着,劲装青年旋转手中短剑反握住,头也不回向着身后狠狠刺去,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不可思议的慢慢显现出一个身穿忍者衣服的身影,眼神中写满了不可思议,随着短剑的抽出向后倒去。

                    不敢放松,青年知道这仅仅是开始,逃亡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来到出生点,可不能在这里大意的被洗成NPC啊!

                    倒在地上的忍者尸体发出水煮沸的声音,缓缓化作一滩血水,化尸粉……青年见怪不怪

                    嗖嗖声中,小道两边的房顶又出现了六名忍者
                    “啧,阴魂不散”
                    将短刀重新插入腰间,缓缓拔出身后背着的长刀,冷冽的眼神一扫而过
                    忍者当然不会畏惧,纷纷拔出忍刀,以奇异的蛙跳姿势蹲身一个跳斩向青年砍去。
                    两个方向,六个人六把刀,青年并没有惊慌,短刀入手,长刀单持,后撤一步一个短刀蓄力刺向那唯一一名能攻击到自己的忍者
                    噗嗤,短刀刺中即收,青年后撤长刀前挥

                    “你们忍者,还真是不懂变通啊,还是说作为NPC,就仅此而已了啊。”

                    长刀轻易的取走了被刺伤忍者的性命,又是一滩血水

                    剩下五名忍者面面相觑,一名像是首领的忍者从中走出
                    “恐ろしい奴だがここまでだ”(可怕的家伙,但到此为止了)

                    忍者甩出四枚铁蒺藜,又掏出一个球扔向地下,嘭的一声,瞬间烟雾缭绕,当当,躲过两枚暗器,又用短刀挡下两枚,青年警惕的将刀前后持着,心中暗道糟糕,当…短刀挡住了身后的攻击,抓紧机会扭转身体,长刀狠狠向身后斩去,但,心中却暗呼一声大意了。果然,身后铁蒺藜随着嗖嗖声向自己射来,长刀保持挥砍,短刀尽力的格挡着射来的暗器,但终有疏漏,嗤,痛,深入骨髓的痛,强忍痛意,手中长刀压制向那忍者首领,蹲身借着刀力一个飞跃翻向首领身后,一刀刺向首领脖颈,首领尚未来得及适应压来的巨力,便被一击致命。深知不能久留的青年翻身跃上房顶,蹒跚着离开了此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6-05 21:21
                      哎?怎么感觉跑题了?忍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6-05 21:54
                        死は風の如し、いつも体にあるものよ ー剣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6-05 23: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6-06 00:16
                            与此同时,刚从皇宫离开的王越,正打算回到自己的宅邸收拾行装,今晚就离开洛阳。他心中隐隐预感到,今晚之后,洛阳城恐怕就不同以往了……
                            洛阳城某处宅邸,宅邸门前一个男人倒在那里,身上传来的疼痛让他并没有昏睡,摸了摸怀中的那卷皮书,心中很是不甘
                            我叫剑逸,王剑逸,是个略有名气的散人玩家。我喜欢玩游戏,但此刻,或者说知道那个消息之后,我从未如此讨厌过游戏,这一切,都是从我那个参加了这个游戏内测的哥哥王靖夷开始

                            ……靖夷哥,你在哪里啊!
                            终于,剑逸还是没有扛过那阵袭来的疲意,晕了过去。
                            远处,四名黑衣忍者从暗处走出,向着昏迷的剑逸走来,月光下,四柄忍刀闪着骇人的寒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6-07 22:57
                              气死我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8-06-08 00:28
                                我都没注意更新了……哈,靖夷哥完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8-06-09 00:26
                                  呲的一声,一柄黑铁长剑以刁钻的角度将四把忍刀都引向别处,心中一惊,四个忍者飞速退开,转身戒备的看向来者。
                                  来人一袭青衣,手持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剑,只是站在那不做任何动作,一股冲天剑意便向着他们压来,而且,望着那张与地面上躺着的人一般无二的脸,四人心中有些恐慌,难道是他?!不可能,那个人应该……

                                  王越望着对面惊惧的四人,冷冷的出声道:“某家燕山王越,尔等何人竟敢在皇城当街行凶?!”

                                  四名忍者面面相觑,随后一同点头,向着王越丢出一串铁蒺藜,随后跃向房顶,消失在夜幕之中。
                                  铁剑灵巧的挽了两个剑花,轻松的挡下铁蒺藜,本欲追上问个究竟的王越看着失血昏迷的青年,又有些犹豫,终究错失了机会,扶起青年正要开门,像是发现了什么,王越疑惑的望向一处房顶,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什么,摇了摇头不再理会便回到了房间内。

                                  在王越扶着剑逸进入房间后,原本空无一人的房顶上身穿黑红相间忍服的男子凭空出现在那里,忍服上张扬的绣着风林火山四个大字,
                                  “啧,感觉是比宫本武藏还要棘手的剑豪呢,似乎是这个时代的最强者啊,被发现可就死定了呀”
                                  这样想着,忍者转身正准备离开,眼前却突然闪过一抹寒光,几乎是本能的,忍者一个后跳离开了原地。

                                  不过,他快,一把长剑却比他更快,长剑化作长虹紧追过来,不待忍者再次反应已经横在他的脖颈之上。
                                  “汝是何人?”
                                  手持长剑,来人正是天下第一大剑师!王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8-06-09 16:00
                                    完了,感觉凉凉,你的贴吧大神也凉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8-06-11 20:28
                                      东汉三国对战日本战国~让我想起了无双大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8-06-13 19:24
                                        此时,猿飞佐助与赶来支援的半藏陷入了苦战,两人身上的忍服早已破损不堪,而对面那人竟然毫发无伤,虽然早已知道差距,但这样的局面真的出现在佐助面前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打击太大了。
                                        不论是从技巧,速度还是力量,王越完完全全的碾压了他们两人,之前因为那人会来建立的信心,现在已经完全瓦解在王越的强大实力之下。
                                        但,看着被一次次击退仍然向着王越攻去的服部半藏,佐助拿起长刀再次攻向王越!

                                        唯独,
                                        唯独不能,
                                        输给你啊!!!!半藏!!

                                        王越不屑的冷笑一声,手中长剑宛若游龙将两个忍者死死的压制,萤火之光,岂敢与皓月争辉,巅峰状态的王越,就是最强,技巧,力量,速度,甚至是玄之又玄的气势!
                                        王越闲庭信步一般游走在忍刀和飞廉之间,长剑每次斩出都是一抹血光,两人合力挡住黑铁长剑,飞退向一旁,看向王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两人的忍服早已像乞丐那般破烂不堪,身上都是触目惊心的伤口,猿飞佐助拿出两粒绿色药丸吃下一颗,另一颗扔给了半藏,一旁的王越也不打断,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直到……

                                        刺耳的刺啦声伴随着火花,那是铁器相互划过产生的声音,早已感觉到有人的王越长剑格挡住了来人的攻击,长剑挡住的是一双奇怪的臂铠,在被招架后,臂铠的主人并没有强行破解,而是收招借力一个后翻双手抱胸站在了两忍的前面,一双黄褐色的眼睛直视王越开口道

                                        “妄图破开混沌的强者吗?可笑的器量……”

                                        王越闻言一皱眉心中有些不解,不过倭国这种小国家竟然有这种强者,还真是有点让他惊讶,虽然在他面前,还是一样的可笑。
                                        “汝又是何人……”
                                        伸手虚抓,随即摊开,红发忍者用奇怪的口音说道
                                        “本忍乃风魔,狂乱之魔,且带来混沌之风……”

                                        不知为何王越竟然有种毛毛的感觉,心中莫名的觉得刚刚的对话有些羞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8-06-14 16:56
                                          似乎都快坐烂了


                                          回复(3)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8-06-15 20:26
                                            风魔褐色的瞳孔凝视着王越,打遍整个战国俱无敌手的风魔原本已经做好了隐世的准备,却发现原来九州的另一边有着一个更加强大无数倍的国度,这里众多的强者气息令风魔如痴如醉……
                                            “哼哼…有趣的世界……”

                                            借着特殊的发力技巧,风魔鱼跃而起,空中一个后翻笼手向着王越抓去,王越不慌不忙的举起长剑格挡住攻击,金铁交鸣发出刺耳的声音,风魔紧握长剑顺势落在了王越身后,从身后抓着剑拉向王越。

                                            王越不屑一笑,手腕反转,向下一拉,剑身被风魔拽着贴向腰间,借着腰部的力量,扭身扫开笼手,长剑贯日之势直指风魔,风魔后退间用笼手弹开长剑,王越顺势一个斜身侧翻,长剑借力又劈砍向风魔,刺啦声中,风魔身前软甲便被划开一道长痕。
                                            快,快到受伤的二忍都看不清动作,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两人你来我往已是数招,风魔身上伤痕越来越多,王越也不似先前那般轻松,虽身上仍然没有伤痕,却也是略带点狼狈。两人正斗得不可开交之际,一支弩矢带着破空声从远处袭来,所有人甚至王越都没有发觉,弩矢无情地穿过愣神的猿飞佐助,钉在墙上……

                                            喉咙被穿过的佐助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眼神渐渐涣散,倒了下去……
                                            一旁的半藏还是一副惊骇的表情,倒下的佐助眼中满满都是不甘,狰狞的转身望向弩矢射来的方向,那是一个正缓缓收着弩筋戴着一顶黑色牛骨头盔的男人,男人手中漆红的劲弩像是围绕着氤氲的鲜血,牛骨头盔遮盖下,半藏只能望见男人阴冷的双眼。
                                            那人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瞥了一眼望来的半藏,将弩背在身后,盯着半藏,两根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脖颈,便不再理会转身离去隐没在黑暗之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8-07-01 1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