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世歌吧 关注:9,920贴子:308
  • 0回复贴,共1

第二卷第二十章 男人间的承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篝火、跳舞的妖怪,英俊的少年。

这是沈飞第一次感受避难所间晚夜的美好,前一天,因为阿腥的捣乱,他没能体验到夜晚的真实。

身边的一切都很友好、包括大起大落的阿野,和变得呆呆傻傻的阿荒。

两天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阿野洗尽铅华,重新审视自己、以及父辈的传承,开始认真思考蜓翼族未来的路在何方,思考自己的路在何方。

他已经做出决定,要成为沈飞那样肩膀宽广有力到足以承担一切的男人,但仍不清楚,该如何变成那样;毫无疑问,本性里的软弱是传承自祖辈的硬伤,无数次的妇人之仁、临场变卦印证了这一点。

他决心磨练自己,用最坚硬的沙磨砺肉体,用最干涩的水洗涤内心。他已经很强大了,软弱的内心无法支撑起如此强大的力量。

夜深的时候,他向沈飞告了别,他决心离开阿訇体内的世界,他要成为苦行者,直到打磨出坚强的内心为止。

在此之前,他将王者权杖交给了沈飞,希望他代为保管。并承诺,当沈飞需要自己的时候,只要对着权杖喊出自己的名字,哪怕身在万里之外,神圣的飓风也会将自己带到沈飞的面前。

沈飞本来不想接受的,但阿野一再要求,也不好拒绝,便将王者权杖投入到气吞山河卷里。

权杖一进去,立时在只有一山、一水的神卷里,开拓出了一片由飓风统领的地带,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

阿荒彻底废了,呆傻的脑袋已经分辨不出任何人和事物了,阿野决定将他留在避难所里,因为此处的和谐与无争,可以保证他不会受到伤害。

喝着妖怪们自制的发酵物,吃着阿訇留下的残羹剩饭,沈飞第一次生出家的感觉,坚强如他,也忍不住开心地哭了起来。

歌声、舞声、欢笑声,疯狂的一夜终于落幕,在黎明来到之时,阿野已经不见了踪影,想来是不想经历分别时的痛苦。

这是他迈向人生的第一步,坚定无比。

沈飞同样准备未经告别直接离开,他怕自己沉迷在这种家人环抱的温暖里,再也无法抽身了。

所以不发一言的,顺着光明甬道,踏上了归程。

这是一条至简的道路,沿途没有任何东西阻拦,当到达水流的冲起点时,他一举钻入紧邻的山洞里。

洞穴很黑,也很冷,隐约的,还闪耀着微弱的光。

沈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兴高采烈地冲过去,抱住了那团光芒,经历了这一切,他对友情的渴求已经攀升至不可思议的地步。

然而,那寒冷的光芒却没有那么容易亲近,不用任何动作,冷宫月也能够将他阻隔在外。

沈飞虽略感扫兴,但心中依旧兴奋,隐约间还夹杂着一丝期待:“冷宫月,你怎么没走。”

“没把握好水柱冲起的时机而已,你可不要误会了。”冷宫月冷冰冰地说着。

沈飞欣喜若狂,他知道,对方根本是在撒谎,以冷宫月对仙力的熟练掌控,怎么可能会把握不住水流冲起的时机呢。她不出去,肯定是在等自己。

冷宫月苦着脸,一句话都不说,沈飞则笑的很傻、很开心。水柱冲起,两人一道离开了此地。

离去的时候,两人见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画面,大概可以理解为剑中的世界吧。

这是阿訇体内的世界,一片周岛林立,蔚蓝深邃的海洋,这个世界显然不欢迎他们,以灵力为源推着他们离开

顺着长虹飞出,两人终于踩在了真实的土地上,深邃、厚博的光芒从护卫在寒床左侧的宝剑中散发出来,和冷宫月预想的一样,两人是被一只道剑中封印的海洋巨兽吞噬掉了。

寒床很高、很宽,四方形像口棺材,沈飞探头过去,看到一名黑发、素衣的女子安详地阖着眼,她的双手交叉、叠放在胸前,睡态平稳,嘴角依稀噙着一丝笑。

“是谁大费周章地在这里藏下了这么一个死人。”

“死人?”沈飞下意识地松开了扒在寒床上的手,“她是个死人?你吓唬我。”

“取方栦山顶峰千年不化之雪,炼制为床,无非是为了保持肉身不腐。这床上的女人,想必于那名偷袭咱们的人,有着非凡的意义。”冷宫月淡淡地环视四周,发现两人正身处仙人洞府当中,白壁石墙,毫无装饰。洞顶上雕刻着雌雄二凤双宿双飞,互相恩爱的美景图,极度写意,看起来像是用剑生生刻上去的,沉思片刻,冷宫月道:“你掰开她的嘴看看,里面一定有一颗安魂珠在的。”

“我可不敢。”沈飞连连摆手。他不是没见过死人,但是这女子美丽、高洁,虽然“睡着了”,但一股高贵气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只是言语稍加不敬,心里都觉得很别扭,似乎是亵渎了对方。

“没用。”冷宫月哼了一声,自己动起手来,撬开女子的嘴巴后,果然如预料的那般,有一颗浑浊的珠子在。“偷袭咱们的若是山上之人,想必蜀山上的许多长辈都会认识这名女子,咱们等下出去的时候,一定要认清道路,好再领人回来。”

“随你。”沈飞一直觉得对寒床上的女子失敬不太好,躲得远远的。

冷宫月剜了他一眼,又哼了一声。

“咱们怎么出去啊。”沈飞有意缓和气氛。

“看这屋子的结构,像极了仙人修炼的洞府,我想肯定有机关在的。”

“那咱们找找?”

“不急。既然这名女子对偷袭者意义非凡,想必他时不时的要回来看看,我倒觉得,咱们如果埋伏在此处的话,说不定能瞧到他的真面目。”

“那人无声无息地潜伏在身侧,咱俩一点感觉都没有,不知道比咱们强了多少倍了。恐怕到时候,就算能看见他的脸,小命也快没了。”

“这……你说的也有道理。”

“所以我觉得还是先跑路吧。”

“那好吧,就按你说的办。”冷宫月吩咐:“摸着墙壁仔细搜索,每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

“知道了。”

洞府不大,一张寒床,一柄宝剑,已经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空间,两人寻找的余地有限,可惜机扣藏匿在未可知的地方,始终难以找到。不甘心的冷宫月认为是沈飞没有找仔细,又自己动手,认认真真,一寸一寸地将整个洞府翻了个遍,可惜仍然没有任何发现,无奈只能放弃。

正在心灰意冷之时,洞府黑暗处却生出异响,两人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神中夹杂的恐惧,匆忙找地方隐藏,洞穴狭窄,无处安身,他们只能紧贴寒床蹲下,借着阴影隐藏身形。

然而黑暗中,呼吸声特别明显,冷宫月心知难逃被发现的命运,干脆一抬剑柄,说道:“这样肯定会被发现的,别藏了。”

“那要怎样,总不能坐以待毙吧。”沈飞问道。

“干脆杀他个措手不及。你怕死吗。”

“怕。但被抓住肯定是死。”

“那你等下为我做掩护。”

“好。”

一只大拳头,一只小拳头,在空中相撞,“必须成功。”

……


1楼2018-06-01 10:5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