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役转生但是为什...吧 关注:3,104贴子:3,016
  • 28回复贴,共1

第二部 12 尋問時間 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解鎖11條件:
1.10發了
2.此帖回復數達到6
3.出現一張45姐帥圖


回复
1楼2018-05-30 13:42
    这两话就是刻画女主对敌人比较狠辣的一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5-30 13:48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30 14:57
        如果我负责接10,留下09这个坑,那符合条件不?


        收起回复
        4楼2018-05-30 16:32
          45姐的帅图。。。。。沉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30 19:57
            哗,聚齐会有7颗可以召唤神龙出现的么……刚刚看到卡米尔死了……好伤心啊啊啊啊啊无法接受啊啊啊啊啊含着泪谢谢大大,伸手问09.10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31 00:11
              主角要開始各種穿刺了嗎?(好像被叫穿刺公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5-31 09:45
                看了11,很期待是怎樣的審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5-31 12:02
                  期待期待 這小說好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6-10 13:25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6-11 00:29
                      感谢翻译


                      回复
                      13楼2018-06-11 08:41
                        沒有翻指甲 沒有削人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6-14 08:08
                          “那麼,雖然這是一個大略的問題,我想聽你們來阿庫西亞的理由,”




                          盜賊團的男人沉默的瞪著我。從一開始就沒有全用對話去問的必要,我命令壓制著男人兩側的士兵讓他跪下,並鞭\打男人的背。
                          啪的一聲,聽起來非常痛的聲音在審\問室裡迴盪。
                          由於他的衣服沒有被脫掉,應該不會給他太大的傷害。考慮到這一點,我又多鞭\打了五次。




                          咬牙忍耐疼痛的男人完全沒有呻吟。果然,他不是單純的盜賊。如果只是以富饒炫目阿庫西亞為目標入侵的盜賊的話,不應該擁有被拷\問了還能保持沉默的強烈意志。




                          “讓我換個問題。你們往哪裡前進?“




                          “......我不了解阿庫西亞的地理。”




                          他也許知道保持沉默就會被打,所以男人這樣說著。
                          我不讚賞虛假的說法。我再次鞭\打他。
                          男人穿著的亞麻衣上出現了身紅色的斑點。鞭子再次打在紅腫的鞭痕上好像讓他的肉開始裂開了。




                          他們巧妙的利用領地之間的邊線逃離尤古芬納騎士團的追捕,難道他覺得不明白地理位置這種笑話是說得通的嗎。




                          我把鞭子換到左手,使盡全力揮下。隨著打到肉的聲音,我聽到鞭子撕裂空氣的高音。遭到鞭子上的鎖鏈鞭\打的部分在男人的身上刻下了傷痕,襯衫也被染成了紅色。
                          從男人緊咬的牙縫間終於露出了呻吟聲。我看到有幾個士兵皺起眉頭。




                          “嗚,北,......北、北方......北方是我們的目標!”




                          “北?”




                          “對、對的。阿庫西亞東方和南方的領地因為警戒他國都擁有強大的軍隊,相對北方就......“




                          理由暫且不說,他們確實在往北前進。
                          尤古芬納王領和卡爾迪亞領的東半部有南北向的黑之山脈。即使是夏天,要穿越那個山脈也是非常辛苦的事。
                          從逃逸的修納斯邊境伯爵領回來以後,盜賊團的足跡一邊避開村子一邊北上。盜賊團從修納斯邊境伯爵領的地方剛好是卡爾迪亞領的中央,也就是說,他們越過了黑之山脈。盜賊團選了往北的最短路徑。




                          -----這不是非常了解阿庫西亞的地理嗎。




                          我不再用鞭子而是用腳踢男人的背。我把重心移過去,用整個體重去踩他腫起來的背。
                          被鞭\打時灼熱的痛和被銳器傷到時的痛完全不一樣,這是一種持續性的疼痛。人面對持續的疼痛時非常脆弱。




                          “嗚......咳......!”




                          單單被小孩子踢就是一件非常屈\辱的事吧。我每踢男人一次,他就發出低沉的聲音。




                          “你為什麼綁架這些女人?”




                          “為了......知道村子的、位置......”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你們就做的太過分了吧。”




                          如果只是為了知道村子的位置,我認為那些村姑們不可能在性命受到威脅下閉嘴。




                          “......有幾個年輕人、想用她們來慰\藉.....啊!”




                          我用鞋跟的部分用力地踹下去。或許是鞋子剛好把掀開的肉給撕下來,男人發出了悲鳴。
                          如果給予快速的疼痛的話,痛苦的程度似乎會上升。
                          也許一次給予太多的疼痛,男人的意識飛走了。感到太過痛苦的話,這樣的事偶爾會發生。不管怎麼說,男人來到這裡之前已經經歷了兩天的精神剝\削。




                          “酒。”




                          我隨便指示一個人幫我拿酒,其中一名士兵把放在牆邊桌子上的酒瓶拿來。
                          房間被審問造成的異樣氣氛吞噬。士兵用僵硬的動作把酒瓶遞給我。
                          我把瓶子倒置在男人的背上。
                          酒落在了血跡斑斑的背上。
                          男人尖叫著取回意識。




                          “繼續審問吧。在結束之前,忍住你的睡意。(その前に、眠気覚ましをくれてやる)“




                          當意識矇矓的時候,人們難以思考就不會說謊了。如果走頭無路還受到傷害的話,疼痛會讓人類的意識遠去。
                          我揮下鞭子後,從男人的嘴裡發出了清晰的悲鳴。


















                          完成所有人的審\問已經是四天後的事了。
                          為了不讓寶貴的情報源真的餓死,我給了他們一點點食物,然後,隨著飢餓感的折磨,他們越來越憔悴。
                          最為這個的結果,後半段的審\問使用鞭子的次數減少了,也許是我使用平時不會用到的肌肉,上半身的肌肉果然痠痛了。




                          我動員所有父親深深刻印在我記憶裡的知識來傷害盜賊團的人們,獲得了很多有用的情報。
                          雖然第二回的審問有可能得到其他新的情報,我決定先把現在了解的事寫在紙上報告給特雷西亞伯爵。




                          ----雖然還有一些疑點,他們的確不是單純的盜賊團。我感覺有幾個團員受過教育。雖說丹澤爾的文化水平低於阿庫西亞,我不認為貴族會甘願墮落為盜賊。
                          也就是說,他們背後有丹澤爾的貴族或是這以上的人物在行動著。從最初審問得男人口中聽到的”異教徒”來考慮,也有是哪個宗\教團體的可能性。




                          丹澤爾公國的宗\教崇拜的是名叫列弗的主神以及附屬的神祇。因此與阿庫西亞的庫夏教相對,稱為列弗教。(阿庫西亞: アークシア,庫夏: クシア,沒錯就是懶成這樣)
                          雖然最後還是問不出來那個男人是列弗教的哪個教派......反向考慮的話,盜賊團是為了拉攏民眾信\仰列弗教而入侵阿庫西亞的可能性也蠻高的。




                          下一個,他們的目的地是”北方”。加上前幾天獲得的關於北方貴族動向的警告,即使討厭也會懷疑諾斯通和這件事有關。
                          對貴族院決定的國家動向有意見,而且想處理掉礙眼的存在----即使是諾斯通這樣的高位貴族也不可能辦到,特雷西亞伯爵也是這樣認為的那就不會錯了。
                          但是,這是只考慮國內情勢的狀況下。
                          如果諾斯通和國外組織聯手的話,情況就不一樣了。




                          沒有證據。但是,我應該保持警惕。




                          我把寫好了情報的信放入袋所的抽屜後,伸個懶腰。




                          然後因為肌肉痛而呻吟。


                          收起回复
                          15楼2019-06-19 1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