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役转生但是为什...吧 关注:3,095贴子:3,014
  • 13回复贴,共1

第二部 07 新たなるものたち(变成新的东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07 新たなるものたち(变成新的东西)

译:我清理的时候,蠢到不小心删了自己的1楼.....
对不起之前那些留言帮助我的各位。
不过帖子会变得更方便阅读就是了。


回复
1楼2018-05-29 14:33
    在翌日,在太阳还没升起的早晨,我就骑在马上了。

    我向着王都向东而出的街道骑行。在我旁边的是保罗(パウロ),另一侧则是身穿少女装扮,戴着面纱的拉多卡,后方则是克劳迪娅和跟她同骑的贝路瓦耶。

    昨天晚上,保罗以快马带来了来自邻国的盗贼团(土匪)入侵了领地的消息。

    虽然他们一般藏在尤古芬纳王领的魔物森林的边缘,也似乎经常反复越界侵入修纳斯边境伯领, 不过领界限被越境入侵的领军们却人手不足,难以防范。

    至于被尤古芬纳和修纳斯领军夹击的盗贼团,唯一能逃的地理位置却只有卡尔迪亚领。

    托了艾尔芬纳多提前通知的福,领地内的领军都已经扩散开来,而同时还包括了自愿参与搜索的斯鲁族(シル族)。要是能在领民出现被害之前就抓到他们就好了...

    原本要去出席教会的活动的计划也泡汤了,已经迎接了主教,并且与教会产生直接联系的我们,虽然本来想尽可能地进出教会总部,可偏偏这次实在是没办法了。如果回来后能再补回去就好了。

    不过即使不是这样,本来也想尽量留在王都中。因为不幸的是,特雷西亚伯爵的身体状况也不好。

    在这季节,也是说在贵族们聚集在王都的这段时期里,诺尓多斯通家的人也在王都中。在离开王都的期间,也不知会被他们说什么流言。

    而作为第三者的话,由于也没法即时否定或是解释那些流言,仅仅是那样就相当不利了。

    当我们经过了黄金丘之館,直至在领地中央的新领主居所前停下马步时,时间也已经到半夜。

    建筑的基础被建立在足以俯瞰周围的山丘上,东侧有着源于黑色的山脉的河川流淌而过。(译:感谢 @treeking0)

    与西边的领界线上的卢库塔河(ルクタ川Rukter River)平行而流的,是塞拉河,而在其上流处,坐落着西丽鲁村(シリル村Cyril village)。然后,在它的对岸,是平坦且蔓延开来的平湖水地带。
    (西の領境線となっているルクタ川と対を成す、セラ川。上流にはシリル村がある。そして川の向こうには、平べったい湖水地帯が広がっている。)

    「到了么,大人」(着いたか、御館様)

    在跳下马落地的瞬间,就听到了来自身后用阿尔多伦语(アルトラス Artolan)说的话。身上穿着织有独特文字束腰外衣的斯鲁族男子向我接近。

    「啊啊,我也是才刚回来罢了。领地内怎样了,提奥 (テオteo)」

    这个名字叫 提奥——提奥梅鲁 (テオ──テオメル Teomer)的青年,是我从斯鲁族中选出来与我直接交流的人,他也同时负责率领部落里年轻战士。所以变成了在斯鲁族中跟我交流最多的人。

    「现在部队以我们为中心,从塞拉河川东侧开始进行搜索,我认为那些家伙还没渡过河川西部。至于领军他们,则根据君特的指示,将在沿着河流的各个村子中守候。」

    「这样啊...虽说在湖水地带会比较容易留下痕迹,不过既然现在我们都还没找到他们,恐怕他们也有可能已经从领地离开了,就像在被王领的追兵包围时一样,逃去了修纳斯伯爵的修纳斯领上也说不定。.....要是能与对面领的领军合作的话」

    我的视线瞄向了贝路瓦耶,而他摇了摇头。

    「虽然我们有为此发出了信鸽,不过修纳斯伯爵夫人的回应却是说「希望各自对应自己领地的问题」」

    对于这回应,我跟提奥都毫无意外地颔首。作为在这时期,替修纳斯边境伯爵代理领内职务,留守在修纳斯领的夫人在讨厌卡尔迪亚上可是众所周知的。

    因为父亲性癖,再加上我容貌上受他遗传的关系。对于称呼我们为「恶魔的一族」这事上她也毫不隐瞒。而作为我父母癖好最大牺牲者的,莫过于是我们领地的领民,不过那也只不过是她本身就讨厌卡尔迪亚领。虽说我不清楚详情,但据说她的父亲跟我的祖父的关系在很久以前就水火不容。

    「提奥,还有能出动的斯鲁族战士么?」

    「....啊啊,为了工事留下了一半左右」

    「工事之后再做,现在先把能动员的人召集过来」

    提奥并没点头同意,相反的他往前踏了一步跪下,接着抓住了我的肩膀。他大概是完全没有控制力度,我小小的肩膀都被抓得发出了叽叽嘎嘎的细微声音。

    对于疼痛我咬紧牙关,一丁点也没动一下脸上的肌肉,并正面地承受他的瞪视。

    「我无法同意你再延迟我们构筑新居所上的工事,还是说你觉得我们这些新领民不如你原领民重要?说过会平等对待的是你吧?」

    确实,现在工期得进度比起原先的预期大幅地延迟了不少。原因不外乎是,身为监督者的卡米尔,还有理应当作人手的农民们的死亡,还有作为新监督者,也就是我的外出。在此之上,他们还使用着不惯用的建材,住在完全不同环境,和生活方式。(修)(译:已尽力润色)

    他的主张是有道理的。然后对于他这般热情(迫切)的理由,我也是明白的。

    提奥是斯鲁族长老的其中一位。别的氏族长都是由一代前的老人组成的情况下,他取代了在丹泽尔逃亡的时候死去的族长。身为八个氏族中最年轻的族长的他,被斯鲁族内年不分男女老幼的人们给予了厚望。

    我把自己小小的手掌放在了在我肩上提奥的手上。

    「提奥梅鲁-提利(テオメル・ティーリット),对于你们居所何时才会建成这事上感到的困扰,我也是一样的。.....再说,我也不是为了游玩才去王都。你们的作业停下来是不会有问题的。」

    提奥缓缓地眨了眨眼,然后在他那像石头一般的瞳孔中,燃起了如火把般摇曳的火焰。

    「....那有什么对策吗?」

    「我已经跟以木工闻名的卡尔森的领主(カールソンの領主)进行了商议。下个月,将会有六十名木匠会带上他们的整个工作坊到来,他们会为我们建造从家具到更难的东西,比如船和桥。并帮助我们加工作为建材的木材。除此之外,我也拜托了他们准备一些纺纱轮和织机。」

    所以说,我根本没在王都游玩,也没有那种休闲和权利。

    「请明白,虽然我说过我会接受你们的氏族,不过实际上即使是原领民对于我的感情也不怎么好。我会守护你们,不过为此你们也必须为我而战。....尽管我没法活的像你们战士一样,不过这也不是仅仅为了自尊!」

    提奥完全放开了在我肩膀上的手。他直视我的瞳孔。在灯光的照耀下,在他的眼瞳中我看见了我那赤红得像血似的瞳孔。不像特雷西亚伯爵那仿佛能看透我的目光。我在他的瞳孔中看了彼此的身影。

    在我身后守着的克劳迪娅催促下,他终于站起身来,并对着我深深地低下头来。

    「.....失礼了。我们会跟着大人的指示,让战士们全体出动,向西而行。」

    「这会将有所帮助。....谢谢了。」



    (完) (重发)


    收起回复
    2楼2018-05-29 14:34
      我不厚道的笑了


      收起回复
      3楼2018-05-29 19:06


        回复
        4楼2018-05-30 08:08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31 2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