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38贴子:9,779
  • 46回复贴,共1

048 元最强,探索遗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突然想去看其他短篇小说


回复
1楼2018-05-28 22:45
    又开新坑了? 要不要去看细音启的新书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5-28 22:50
      3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29 00:05
        4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29 01:55
          我是不会告诉你我也在看其他书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29 09:16
            谢谢翻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29 10:02
              瓦尔哈拉的晚饭,共五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5-29 23:28
                利欧と春人のものがたり 有惊喜


                回复
                9楼2018-06-06 23:20
                  048-元最强,探索遗迹



                  看来这个,不知道该是迷宫还是遗迹的地方,似乎比想象的更麻烦。


                  如果说是什么地方麻烦的话,不用说——


                  ——剣の理・龙神の加护・常在戦场・気配察知特级:奇袭无效。


                  「真是的……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呢」(索马)


                  ——剣の理・神杀し・龙杀し・龙神の加护・绝対切断・万魔の剣・见识の才:我流・模仿・斩魔の太刀。


                  发着牢骚的同时横向地挥舞着手臂,刚在察觉到那一丝气息之后,立刻把逼近那里的那个存在被雾散了。


                  那个穿过墙壁出现的是魔物的一种,被称为“鬼灵”的魔物。(原文:ゴーストGhost)


                  它有着近似是披着长袍的人骨的姿态,没有下半身,整体都是半透明的。


                  在魔物中被分类为死灵,从它们漂浮在空中看来……嘛,就是那样的魔物。


                  最初一开始的时候也是被它们袭击,它们看来不但是非生物,更是非物质的存在,因此可以无视墙壁出现等。


                  因为没有很强的关系所以可以轻松打倒,但从任何地方都会出现却很费事。


                  换句话说,它们只是很费事,并不麻烦。


                  那么,要说是什么麻烦的话,就是这个遗迹。


                  不管怎样从那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我们仍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


                  一旦到了紧急情况就有最终的手段,所以也没有那么着急,但很麻烦的这个事实并没有改变。


                  「话说,这个地方有这么大吗?从外面看了一下,感觉到这里没有那么大……」(艾娜)


                  「…….确实,被你这样一说,我不认为这是能持续走一个小时的大小。即使我们一直在打圈,


                  我认为还是会有走到尽头的时候……但是」(莉娜)


                  「恩?什么啊,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吗?」(索马)


                  「诶?没有注意到……什么呢?」(艾娜)


                  「……这里的空间,扭曲了」(希菈)


                  「扭曲了……诶,难道说,是比看上去更大的地方吗?」


                  「不止如此,从一开始我们连向前直线走也没做出来」


                  「…….?怎么回事?」


                  「……大概,这里的通道定时会移动到其他地方」


                  「什么……?」


                  「就像在入口的那个时候一样吗?」


                  「类似的事情」


                  虽然严格上并不一样,但是从结果上看来的话,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回复
                  11楼2018-06-06 23:47
                    但是,哪一方的性质更壞,也不用说了。



                    「什么啊那個,完全没注意到……說回來,如果你知道的话就说出來啊!?」


                    「也沒有完全理解那個規則性,正因为不知道才注意到,这样的可能性也有着」


                    「……我完全不明白。哥哥大人是怎么注意到的?」


                    「我是靠太陽的位置的。偶尔为了确认走的方向而觀察太陽的位置,但无论确认了多少次都有改变的时候」


                    现在的太阳的位置差不多就在正上方。


                    但是说到底还是差一點,存在着微小的倾斜。


                    那个位置偶尔,看起来好像变了。


                    现在,明明是一直在直行着。


                    「真愧你靠這樣就可以知道呢……如果是我的话,只會認為是錯覺呢」


                    「最初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如果发生了好几次就會覺得很奇怪了……嘛,
                    这是應該从来这里的時候就能簡單地注意到的事,真的很不幸呢。」


                    「呣……尽管如此还是注意到了,真不愧是你呢。顺便说一下,希拉小姐是怎樣發現的?」


                    「……我的話,看索马的」


                    「我吗……?」


                    回复
                    15楼2018-06-06 23:51
                      索馬歪着头,因為他沒有預想到希菈做出這麼直率的舉動。


                      嘛,如果真的是變得坦率的话,艾娜们也會注意到吧。


                      「……恩,為了确认周围的情况而看向上空不少次了」(希菈)(這指索馬)


                      「呼呣……我是打算小心一點的,我也還差得遠嗎……」


                      「恩?小心點,為什麼?」


                      「這個不用說,艾娜你們就不必拘謹了」


                      「為什麼啊!?」


                      對正喊着的艾娜耸起了肩膀。


                      当然,这并不是使坏。


                      是有著认真的理由的。


                      也就是说——


                      「雖然这次我注意到了,但不一定总是能夠察觉到的。因此,我想从實際体验中告诉你们,仔细观察周围的重要性,特别是艾娜


                      「……我确实明白了,为什么特别是我呢?」(艾娜)


                      「啊啊……原来如此。」(莉娜)


                      「誒,莉娜知道嗎?」(艾娜)


                      「是的說。基本上哥哥大人正在前方,我就有必要注意著后方了的說呢」


                      「啊……原来如此。一直保持从容的只有我呢。」


                      总而言之,这是队列上的问题。


                      索馬一行人基本上索马是前卫,艾娜中卫最後莉娜是后卫。


                      在大多数情况下,索马也有自信防止奇袭,但这也不是绝对的。


                      因此,索馬先不說,莉娜也有必要注意周围的环境。


                      回复
                      16楼2018-06-06 23:53
                        现在因为有希菈在,后卫和后方的警戒也交给了西拉,但本来這也是艾娜應該做的事。


                        因此,最适合观察周围的就是艾娜


                        「之后简单的,負責注意周围的人越多,能找到什么的可能性也越高。只是,需要小心的是,只注視著一個方向而沒有注意另一個方向的话就毫无意义了。」


                        「這樣說的話,我要好好注意后方對吧?」


                        「就是这样」


                        一邊點頭,一邊加以注意著周圍,朝着前方前进。


                        一邊這樣做著,这裡也算是好的教材呢甚麼的,索馬這樣想著。


                        魔物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危险度也很少,但這裡的装置卻很凶残。


                        根据来到这里的时间,如果沒有注意的话,或者會有被长时间关上的可能性。


                        但是正因为是这样的地方,能指點的东西有很多。


                        考虑到今后的事情,将来应该会有帮助的。


                        ……虽说如此,也有点在意的事,在這裡就循序漸進吧。


                        「……恩,有点羡慕呢,也許?」


                        「嗯?是什么呢?」


                        「……從索馬那裡,被教會各种各样的东西?」


                        「话虽如此,先不說我,希拉知道这样的事情吗?」


                        索馬之所以知道这样的事是因为前世去修行的时候,也去过迷宫之类的地方。


                        但是因为主要是為了剑的修行,知道的东西也不多。


                        而且,和这里的东西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我只能說的是有著共通點。


                        姑且在去亚士达之前,也和艾娜她們去过几个遗迹,但卻是魔物没有出現的地方。


                        从谈话的时候开始,希拉就已經來过這個的遗迹几次,明显地希拉會知道更多東西。


                        「……恩,那麼,讓我來告诉索馬?」


                        「呼呣……這樣做的話就幫大忙了」


                        「…...明白了」


                        好像接受了甚麼的样子,点头之際露出了苦笑。


                        然后艾娜她们,也说出希望告诉自己的話,一边環视着,一边观察周围——


                        「呣,现在正好这里的通道的位置好像改变了,察覺到了吗?」


                        「誒,假的吧?」


                        「……恩,注意到了」


                        「……完全沒注意到」


                        「嘛,現在開始再仔细观察一下就好了。虽然只有一點,但也会产生些许的不协调的感覺」


                        「……明白了,我会注意的」


                        「是的!」


                        回复
                        18楼2018-06-06 23:54
                          然后凝视着周围的两個人,虽然好像忘记了也要对其他的事保持警覺……嘛,在這之后注意就可以了。


                          现在的兩人应该正体验著各种各样的事情,將視線投向希菈的話,她微微點了點頭


                          看来希拉也有一樣的想法。


                          嘛不过,除此之外——


                          「呼呣……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明白了移动的规则,但是关于所在位置却没有办法……关于出口,归根结底也只能去猜想嗎。这也的話,只能考虑到使用最终手段了。」


                          「……总觉得有点讨厌的预感,姑且问一下。最后的手段的,打算做什么呢?」(譯:拆牆壁啊)


                          「嗯?當然,將這個遺跡整個斬開」(譯:看)


                          「啊!?開玩笑……不是吧?」


                          「當然」


                          現在的索馬,注意著不要令自己受伤,同時也沒有對这个遗迹的墙壁造成任何伤痕。


                          希菈也是一樣,大概是有著同样的想法吧。


                          也就是说,如果考虑到这个遗迹有干扰空间的话,在不小心地伤害了那部分的情况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最坏的情况下,空间的歪曲會變得奇怪,可能会被轉移到预想之外的地方。


                          正因为如此,如果被轉移到天空中的话,即使是索馬也很难拯救全体人员。


                          而且不小心坏掉了原來的目的也不好办。


                          正因为如此,虽然正竭尽全力……但如果到了紧急情况,那样的事也说不定吧。


                          「……那個時候,很遗憾,没办法」


                          「不愧是哥哥大人,很豪爽!」


                          「虽然的確很豪爽,但是我们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嘛,那时候我会好好地保护你們的,放心吧。只要有觉悟的话……总會有办法」


                          「誒,啊,嗚……!?那,那确实很安心……才不是!並不是這個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呢?委托人的希菈也,說了没办法了啊」


                          「……大家的性命,更重要」


                          「嗚……那,那么……索马怎么样?」


                          「我嗎?」


                          「那个……如果真的在这里的某个东西,如果能使用魔法的话的那個坏了的话,索马就會困擾了吧?」


                          「呼呣……說不定確實會困擾呢」


                          说不定会困擾,甚麼的,沒有疑問一定会困擾的。


                          加上,用自己的手破坏了它,即使后悔也后悔不完。。


                          但是。


                          「嘛,即便如此,对于艾娜们的生命,也是不可替代的。說回來,那個時候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们也会死的……而且,万一这里有那样的事,那么也可以在别的地方找到。我也意外的長寿,所以在这方面没有问题」


                          在这样的回答中,索馬突然想到,自己和前世比起来有很大的变化。


                          想起了一點以前的事……大概如果是前世的时候的话,就不會说同样的话了吧。


                          那正是,如果不能得到那个的话,死了才好,说不定會这样说的。


                          但是现在沒有想那样的事。


                          不想。


                          在某种意义上,说不定索馬变弱了,也许是这样吧……这样就好,索馬這樣想著。


                          「总之,就是這樣……艾娜?」


                          突然,注意到時,不知道为什么艾娜朝向了外面。


                          如果不是錯覺的話,那耳朵好像被染成红色般一樣──


                          「沒,什么都没有……但是,我明白了。如果说成這樣的話,我也不会反对了


                          「哥哥大人,哥哥大人,那个时候也要保护我哦!?」


                          「嗯?當然…….」


                          「這樣的話我也同意!」


                          「……我也?」


                          「我認為希拉刚才已经赞成了……?」


                          「……排除在外,不喜欢」


                          「呼呣……嘛,姑且不论是否有其必要,当然也會保护希拉


                          「……恩,那樣就好」


                          「也就是说,如果到了紧急情况就可以破坏这里了,沒有錯嗎?」


                          当然在最坏的情况下,也有可能不会破坏这里或破坏這裡这一点。,但是……索馬深信沒有問題的。


                          不怎樣,如果真的那样的话,那时候索马会做好几天肌肉痛的觉悟就好了。


                          与最强的龙相比,對遗迹程度的也可以做到吧


                          「……嘛,如果可以的话,我会祈祷不要變成那样」


                          「……恩」


                          希菈與另外两人点了點头,总之为了避免那個情況發生,索马們继续往前走了。
                          ----
                          048完


                          回复
                          19楼2018-06-06 23:55
                            是不是最近有大事要發生了啊 怎麼好像沒甚麼人啊
                            是高考嗎
                            甚麼時候完了嗎


                            收起回复
                            20楼2018-06-06 23:57
                              感谢翻译


                              回复
                              21楼2018-06-07 00:39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6-07 00:52
                                  感謝譯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6-07 01:35
                                    哇,楼主动作好快,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6-07 08:24
                                      出來冒個泡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8-06-07 13:54
                                        感谢翻译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6-07 17:51
                                          感谢大佬翻译。


                                          回复
                                          29楼2018-06-07 23: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6-20 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