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182贴子:9,736
  • 51回复贴,共1

71 邪龙的末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说一下 我译文是弄好的 至于嘛 这话完了之后就是男主他们快乐的学院(后宫)生活,但是大佬们还在翻前面的 所以我就先占坑了 毕竟剧透太恐怖··· 就好像某位翻译君吧38达成36那样~


回复
1楼2018-05-25 16:44
    是誰啊


    插~


    收起回复
    3楼2018-05-25 17:33
      跳翻的祸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25 18:07
        這跳也......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8-05-25 20:47
          什么鬼,这就是所谓的超前意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25 20:59
            什么,这就打龙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5-25 21:01
              下晚自习就看到有人开后面的坑了,不管了先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5-25 21:05
                71????现在翻出来才43,跳得也……太短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5-25 21:09
                  真是的,应该直接翻译……
                  男主的学院(后宫)生活才对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5-25 21:39
                    看到那身姿的时候、索菲亚觉得好像在做梦一般。
                     自己能如此容易地看到这样的东西、那种混杂着自嘲的想法那样的东西。


                     但是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也不会从这场梦里醒来、甚至连系着的手也能传达出来的温暖,都诉说着这是现实。
                     明明不可能会发生那样的事。


                     因为并没有帮助的理由。
                     或许是理解了吧、也许是接受了也说不定呢。
                     但是、这并不是不抱有负面感情的理由。


                     并没有原谅自己的理由。
                     在反复的自我满足下、那样的补偿是不行的。


                    不合情理。(没有道理会不会好点)
                      也说不通。
                     与其说是被抛弃、不如说是死的惨不忍睹、这样勉强说的过去吧。


                     但是不管怎么否定,那个也不会消失。
                     索菲亚仅仅是看着那样的场景。


                    ——————————分隔线——————————————


                     克劳斯他们那次向后望去、等注意到的时候,不知不觉地朝着前方、眺望着那景象。
                     贝利塔斯王国那边的士兵们都心不在焉(完全に折れてしまったのか)、好像都没看到要进攻这边的样子……果然还是单纯地注意着那里吧。
                     儿子,在与龙战斗。


                    「……好厉害呢」
                    「阿阿……真的呢」


                     从索菲亚口中说出来的话、克劳斯也感叹地点了点头。
                     视野内剑光涌动(走る剣閃は)、仿佛一眨眼,就会瞬间消失、要用尽全力去追逐着那个残影。
                     而且、正因为离那里比较远、才会被捕捉到这一点。要是近距离去承受它的话,大概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就会被斩掉。


                     被称为剑王,早十年以上。
                     事到如今,我从未想到过会遇到用剑也打不过的对手。


                     ……不、这是开玩笑的吧。
                     大概克劳斯的话、那一天迟早都会到来、这样模糊地理解到。
                     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在今天这个时候罢了。
                    「说实话、我到这里还是没想明白……不管怎么说,和那条龙单挑什么的」
                    「……真的不知道吗?」


                     真的很意外。
                     因为是索菲亚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总觉得能把握住大概的情况。


                    「嗯嗯、真的不知道。完全不知晓的东西。可是、我无法想象当听到他一个人打倒摩天将的事、它们也是一样的。(说白了 老妈吓尿了,不相信儿子能屠龙····)
                    「魔天将吗……? 那是什么……? 现在第一次听到吗?」
                    「就是那样哟。在公共部分里面所没有的东西。不能报告出来的。嘛今天的话、本来就是为了告诉他的。
                    「唔……原来如此」


                     把魔天将打倒。
                     那可是个大新闻。
                     不仅是世界范围内,连这个国家免不了也受影响吧。


                     例如说、把这件事完成的人即使没有持有技能、也能得到例外的承认的程度。


                     与此同时、也就承认了与魔族的战争范围很大的事。
                     那么哪种状况要优先考虑什么的、事到如今也就不必说了吧。


                     实际上索菲亚的话,真的就那样做了。
                     不是让儿子站在舞台的道路上、而是再次优先选择了国家。


                     那一定是被责备的吧。。
                     不、是一定要去责备的。


                     但是。
                     克劳斯还是会支持这样的判断。


                    「那真是有点遗憾啊。那样的话,是想再慢慢地听的。嘛、嗯,没必要怀疑啦、这样的说不定也不错呢」
                    「……我也常说了。另外就算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是相信的喲。」


                     然后就这样耸了耸肩膀、实际上可能性还是比较高的。
                     如果没有出现这情景的话、克劳斯恐怕会毫不犹豫的相信这番话。


                    收起回复
                    11楼2018-05-25 21:41
                      克劳斯是知道索玛有这怎样的才能的。
                       但是对于技能的认知的那件事、没有改变。
                       克劳斯知道存在着没有技能,但是比自己更加强大的人。


                       正因为这样、克鲁斯对那里没有抱有怀疑的理由……所以。
                       克劳斯在知道这一点后、承认了索玛的存在在公家面前会被消灭的。


                       虽说如此、那个是索菲亚克劳斯的儿子、因此理由不是这样的。
                       这是妥当的判断……不。
                       那是克劳斯必须要履行的义务。


                       实际的实力与才能的话、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是否有技能。
                       这就是全部。
                       至少、克劳斯他们是不能否定它的。


                       这就是这个国家的建国,作为重视技能的人们中的一员、是义务的缘故。


                       我不打算找借口。
                       有那样的必要、那样是最好的,虽然是克劳斯他们选择的。
                       必须要承担那个责任。


                       即使做出把责任推给孩子那样的事。
                       无论是叹息还是悲伤。
                       逃避那一件事的话、是不能宽恕的。


                      「嘛说实话、你这么想的话就已经输了啊」
                      「额……什么?」
                      「一眼就能看穿、你知道那是谁了吧? 看到比的反应后,我明白了」


                       是啊、那个打扮得完全像是很奇怪的人、认出克劳斯的儿子……看到了索菲亚的反应后,认识到了。


                       那个瞬间、克劳斯察觉后,先警戒了一下。
                       虽然对没产生警戒心的事抱有疑问、比起这个还是理性优先。


                       但是,尽管如此,索菲亚却完全没有戒备……用眼睛看了之后就完全理解了。
                       到底是谁把目光投向这里,完全没考虑过。


                      「啊啊……只是单纯的我们接触的时间长了吧? 最近几年来、你和那个孩子一起认真度过的时期,并没有三年阿。


                       想要说出以上的话、但是这时候克劳斯闭上了嘴。
                       因为说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作为你的母亲有好好的去做,不是吗?这样的话。
                       就算现在没那么做、索菲亚也不会做出在伤口上撒盐的行为。(今がそう出来ていない以上、ソフィアにはただ傷を抉る行為でしかあるまい)


                      「那个是?」
                      「……不、什么都没有」
                      「……是」


                       他到底想说些什么,那种程度大概能察觉到。
                       索菲亚什么都没说就朝向前方,、克劳斯也像她那样望向前方。


                       还是一如既往地战斗着、看起来索玛是占优势的。
                       不敢断言的是、虽然索玛很强、(確かにソーマは押しているものの),但他的对手是龙。
                       龙的话本来就不是能单独挑战的对象、不用再说了吧。


                       无论怎么说、首先身体大小是不同的。
                       龙的话当然不是只有大的那样一点程度的。(それだけならば的が大きいだけだが、当たり前のように龍はそうではない。)
                       (还)拥有如此夸张的生命力,攻击力和防御。


                       它的鳞片就算一万名士兵去攻击也不能伤其分毫,它一击的一波就能把士兵杀死
                       纵然能打出超过它的防御的攻击,它也能瞬间再生。……无论重复多少,那都是一样的。


                       为什么呢、人是杀不了龙的。
                       要把龙杀死的话、总的来说是人类的幻想、因为这里就已经抹杀了一部分人了。(総体としての人類の幻想、その一部を殺すということだからだ。)
                       和撕裂空间不同。
                      以人类之躯是办不到的。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怎么说呢、就这样普通的打倒了呢?」
                      「啊啊……我刚才也是这么想的」


                       索玛放出的一击、不仅把龙的鳞片,甚至连肉的切断了。
                       吐息也被斩断、渐渐地龙身上愈合不了的伤口也在逐渐增加。


                       对于索玛来说,并没有受伤。
                       虽然不是说很有余裕那样的程度……尽管如此,那个动作从一开始就没有改变。
                       他正在巧妙地挥舞着手里的剑,追着龙来砍。
                       听到把魔天将打倒的事怎么想都是骗人的吧……实际上,即使是亲眼看也无法相信的情景,、就展现在那里。


                      『呲っ……不可能……为什么我一击也打不到……为什么我的身体会被斩裂……!? 不可能……这种事、应该是不可能的…………!』
                      「就算你说怎么回事、实际上是有可能的。老老实实地放弃然后被打倒不好么」
                      『承认……承认……! 从你这家伙那里感受到的那种感觉……绝对不会承认的……!』


                       吼、龙的攻击变得更加激烈了、尽管如此,索玛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那样。
                       所有的一切好像理所当然般的被斩裂、像龙那样的存在也走向近死亡。


                      「……这样的话、这么想果然有点」
                      「嗯? 什么?」
                      「这不是梦吗、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总的来说还是太刺激了(都合がよすぎるもの 我实在不会翻··)……」
                      「……确实是这样呢」


                       龙被杀了。
                       即使这样想也许够了……更重要的是、那是自己被抛弃的儿子、把那件事完成了。
                       而且、是在他自己一个人的情况下。


                      收起回复
                      16楼2018-05-26 00:11
                        这是梦吧,这么想之后、在某种意义上也是理所当然的把。


                        「阿——……确实有点明白那种感觉呢。我那时候同样也是那样想的呢」
                        「啊啊、兄……被哥哥帮助的那个时候、那样吗? 那个时候我昏倒了,有点不太记得了呢……呣、实在是太可惜了(勿体無いというか)、真是太狡猾了!」
                        「就算我这么说、要怎么做呢……?」
                        「……我也有点羡慕呢 ……哇阿」
                        「怎样!?」
                        「努力用魔法的说!」
                        「我不会说出像索玛那样的话喲!」


                         这是,突然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瞬间把事先投向那里、出现了儿子的名字……那个声音、听起来很耳熟。
                         然后进入视野的,果然和预想中的一样的。


                         虽然这么说――


                        「欸、莉娜……?」
                        「父亲和母亲、有点好久不见了呢的说!」
                        「不、确实好久没见呢, 但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能听你说一下吗、确实你的话……」
                        「欸ー、该怎么说呢……啊、就是这样。偶然顺便正在旅行当中的说!」
                        「但是你不是正在在那里养病吗?」
                        「那个、是这样吗? 那么是那样的、在祖国的危机里好像有什么沉睡的力量觉醒了」
                        「至少再努力隐瞒一点啊……」
                        「……没办法了呢、太乱了」
                        「……某种意义上也没有错。」


                         一边听那样的话……不,克劳斯重新想到。。


                         仔细想想、有索玛的原因。
                         莉娜是跟在索玛后面走的、好像是这样子的。
                         那么莉娜在这里的的话,好像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虽然这么说、应该没有来这里的必要吧? 这里有各种意义上的危险、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啊,那个……确实是哥哥……哥哥他让我们在这里等着,是这么说的……」
                        「……他一个人跑去危险的地方、在安全的地方等着的话什么事都做不了。但是莉娜在这里呆着我想还是不错的。」
                        「所以说那个阿、只是有点醉了而已!! 你看、现在就这样没有问题了……再加上、不管我们的情况怎么样、我想并没有很大差别」
                        「……恩、即使在这里,大概什么都做不到的话,全部都是一样的。……但是、虽然知道,但还是来了」
                        「呋呣……」


                         作为莉娜的补充、两位少女把目光转向那里、细声地说道。(リナを補うよう、言葉を付け加えた少女二人に目を向け、細める 不太懂怎么翻··)
                         虽然没见过她们两个、其中一个是精灵,虽然有点惊讶……恐怕是跟索玛莉娜一起来到这里的吧。
                         虽然很在意那个他是怎么做到的、嘛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必要警惕对方了。


                         在意着后方、再次向龙的方向望去。


                        「嘛、既然来了就没办法了。三个人都要从我们的身边离开。总觉得在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不遵守的话、那家伙就没脸见人呢。虽然也可以说是不可能的、确实快要完了、な」
                        「……是呢」
                        「那个……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不要说那样的话」
                        「是这样吗? ……嘛确实、是这样」


                         听了父母的牢骚,确实很为难吧。


                        脸上看不出话的三人,各自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在这里对着在孩子们说出这样的话、或许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反感呢。


                        「嘛守着这里、要是那条龙袭击这里的话,不管怎么说都很勉强」
                        「阿,那个请不要担心地说」
                        「哎呀,为什么?」
                        「因为那家伙不可能输给那种东西」
                        「……嗯,因为没有被袭击,所以也来了这里。」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啊」


                         听完那三个人的话后、脸上浮现出了苦笑。。
                         让儿子在这里说出这件事,到底要怎么想才好完全不知道……总之――


                        「信赖不同,只有这样了吧」
                        「是吗?”? 在说什么呢?」
                        「不……我们并没有资格这么说。他在这里的话会骄傲的这样想、这么想的吧」
                        「……是的! 当然啦!」


                         为了回应莉娜脸上浮现的笑容、索玛一挥一击就把龙的尾巴给斩飞了。
                         巨大的尾巴在空中飞舞、龙愤怒地吼叫起来。


                        『っ……这样……这样的事……! 在这样的地方……在这个地方留下遗憾、在这样的地方……!』
                        「嘛、我也知道你有各种各样的情况。但不凑巧的是、我对此比不想了解。你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我对于我来说重要的,是那一个。所以――」
                        『还没完……我的身体还……!』
                        「――该给我、坠落吧」


                         龙大喊着、同时用前脚把饱含愤怒的一击拍了过去(その怒りをこめるが如き一撃を、前足と共に叩き込んだが)、但最终索玛还是悠然地躲开了。


                         一步一步地,潜入龙的头部的正下方――


                        「――」


                         嘟囔声,混杂在风中消逝了。


                         但是、发生的事实并没有发生改变……和先前的尾巴一样、比那个更巨大的东西在空中飞舞着。
                         那是、龙的头。
                         就好像表示还没死那样,被斩飞了却如同合在一起般(不死であることを示すそれが斬り飛ばされたのに合わせるかの如く)、它的躯干缓慢的向前倾倒。


                         然后。
                         大地响起了大地都摇动声响、那个被打倒的事实、在那里被展示着。
                         同时……这也宣告着这场战斗的终结、划下了句点。


                        收起回复
                        19楼2018-05-26 00:29
                          切龍頭當切菜頭
                          而且聽說這實力不到原本的1%
                          夠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5-26 02:45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5-26 09:21
                              连龙神都干掉了,邪龙不是随便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5-26 12:09
                                一下跳这么远,,,算了你们开心就好。。。


                                回复
                                24楼2018-05-27 02:48
                                  啊,突然发现跳翻选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5-27 12:10
                                    光看了下前面原文,就已到魔改地步,,,等重翻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5-27 12:20
                                      现在发现那邪龙只活了五章


                                      回复
                                      27楼2018-08-06 17:07


                                        回复
                                        28楼2018-08-28 22:03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