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开挂魔术扭转...吧 关注:3,621贴子:4,613
  • 23回复贴,共1

第二章第十九话 向着更高之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520这狗粮真齁


回复
1楼2018-05-21 03:05
    我在教室里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讲课,一边思考着安奈和克拉利尔的决斗。
    虽然好不容易跨过了一道难关,但按照现在这个样子去战斗的话,安奈会输的状况依然没有改变。在那场决斗之后在安排了安奈的练习的同时,将克拉利尔和安奈的技巧进行了对比,结果让我更加焦躁了。看来不得不将视野范围扩展的更广一点了。

    “宗司,在想什么事呢?对于被称为天才的你而言,我的讲课就这么无聊么?”

    教授魔术理论的初老的教官带着不高兴的表情朝我搭话了。
    基础知识的授课由女性的娜吉塔教官负责,但涉及到专业知识的话,就会像这样由其他的教官负责。
    魔术理论就是由这位初老的佛兹教官教授。
    要说无聊的话,也的确是很无聊。
    毕竟在我看来,他所讲授的东西根本就是错误连篇,既幼稚又陈腐。

    “根本没有那样的事,我好好地听着呢。”

    当然,嘴上不可能说出无聊之类的话,我带着灿烂的笑容这样回道。
    话说回来,真是失败啊,如果是平常的话,装作认真听课这样的我还是做得到的,想不到今天已经心不在焉到了会被教官指责的地步了啊。
    看来自己要比想象中更加在意安奈的事情。

    “吼吼,那么就试着把这个问题解出来吧,这个是让魔术式效率化的问题,如果听了我的讲课的话就应该能够解出来。”

    初老的佛兹教官将问题写到了黑板上并朝我招了招手。
    在黑板上写着的,是将现存的魔术中无用的部分排除从而将工程数减少并在此之上将魔术发动这类的知识。
    此次出的问题是,以二十行左右的工程数发动能够生成出光并照亮周围的魔术。

    “我明白了,立刻就将它解开。”

    恐怕这是个令人难以解答的问题,至少光靠目前所教授的内容呢。
    解答本身很简单,但问题是必须将答案控制在这个初老的教官也能理解的水平。

    如果追求最高效率的话五行的程度足矣,但是,在这里就故意只使用单纯的术式,虽然工程术式会变长但会形成简单的构架。

    “这样子如何,教官?”

    我写在黑板上的是将二十行的工程数缩短至十行的魔术式。
    一边观察着学生们的表情,一边测试下学生们对术式的理解度。结果在这个教室里,大部分人连这个构成都无法理解。


    回复
    2楼2018-05-21 03:05
      “不行,这样的术式见都没见过,你这是随便写的啊,完全没有解答问题。而且原本就是让你将术式效率化,但是你却将核心的部分都消除了,这样的话连发动都发动不了,用枪的本领暂且不说,看来在魔术方面还差得远啊。”

      教官以喜出望外的样子嘲笑道。
      我都以善解人意的方式去写了术式,这家伙还是无法理解么。
      难得我考虑了那么多,但是无能到这种地步的话我那样子顾虑他也是毫无意义。

      “我明白了,教官,那么,让我们来实验一下吧,莱尔,你来发动下这个术式。”

      就算是我自己来发动,或者是被认为是我的伙伴的库娜和安奈来发动这个术式都没有意义。
      既然这样的话,交给对我燃起了强烈的对抗意识的他的话就恰到好处。第四位的人的话,既不是那种会故意发动魔术失败的性格,术式的理解也应该没有问题。

      “呼,居然指名要我来做啊,那好吧。”

      第四位的人照着黑板上所写的术式发动魔术以后指尖亮起了鲜亮的光。
      我不仅缩短了工程数,而且增幅了魔力的转换效率和魔术效果,即使再怎么有意见,但能够像这样子得出结果的话就无法抱怨了吧。
      从班级中,羡慕的眼神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咕,合格了!”
      “那还真是多谢了!”
      “刚才的那个是…那个…没错,是我为了演示实技故意那么说的,我也很清楚地理解,那样做的话能够将术式效率化。”

      初老的教官自顾自地一个又一个地找着借口。

      “我明白的,教官怎么可能不理解我所写的术式呢。那我就回座位上了。”
      “唔嗯,你回去吧,但是你上课的集中力还有所欠缺,稍微注意点。”
      “非常抱歉!”

      我一边“搞砸了啊~”这样地自我厌恶着一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宗司,硬怼刚才那个教官的样子,很帅气哦~”

      授课一结束,库娜和安奈就跑了过来。
      刚才这节课就是今天的最后一节课了,其他的学生都准备回去了。
      有几个人说着“下次有机会请教我魔术”这样子和我搭话了。


      回复
      3楼2018-05-21 03:05
        “别这样说,安奈,现在正因为自我厌恶而到了有点想要去死的地步。”
        “请你好好地反思一下,宗司,你又无故树敌了!”

        安奈歪着头带着一脸无法理解的样子,而库娜则带着一脸“我能理解”的样子点着头。

        “为什么?宗司的术式很漂亮,而且错的是教官那一边啊。”
        “的确是这样,但是,我原本是打算写出就算是教官也能够理解的术式然后就这么平安无事地结束的,然而教官的水平比我预想还要低,结果就演变成了刚才的骚动,这是预估错了教官水平的我的失误。”

        没错,我原本是抱着即使是猴子也能够明白的心情去书写术式的,结果实际对方只有猫的程度。如果我好好地将术式写到连猫都能看懂的程度的话,就不会演变成刚才那样的问题了。

        “然后在那之后,被一说不合格就上头了,这是我第二个失败的地方。那个时候就不应该让教官受辱,而是应该坦然地接受这个结果的,这下子绝对会被教官视为眼中钉了,把教官变成敌人的话一点好处都没有。”
        “的确,那个人看起来就是会把刚才那件事怀恨在心的,然后在不起眼的地方找你麻烦的样子。”
        “而且,那个教官,那样轻视着我们班同学的样子也很不好,班级全体对于魔术授课的集中力就会下降,结果我们班与贵族班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大。”

        越来越厌恶自己的那份不成熟了。
        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加成熟。

        “宗司连那样的事情都已经考虑到了啊,我光是自己的事情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嘛,无法挽回的事情就这么忘了它吧。库娜,安奈,今天是第三天的授课,明天开始就又要潜入地下城了。”
        “是的!要让等级不断地提升啊!”
        “不错,我要更加地努力。克拉利尔的本领,已经进步到了我预想之上的程度。”

        回想起来这周还真是匆忙啊。
        第一天就挑衅克拉利尔,第二天是决斗,还想着总算平静下来了,第三天就这么结束了。
        接下来从明天开始的四天就要挑战地下迷宫。

        “关于那个的话,从今天开始到两个月后安奈的决斗为止,我想会相当程度上的乱来。我想你见识过了我和克拉底儿的战斗以后就应该明白,他很强。在现在这个时点,安奈和克拉利尔在技巧方面基本是不分轩轾,因此想要颠覆等级的差距是不可能的。最低限度的,如果不变成和他一样的等级2的话,连胜负都谈不上。”

        安奈和库娜“gokuli”地咽了口气。
        她们在见识过了我和克拉利尔的战斗以后,应该切实地感受到了我说的话是正确的,而我之所以接受这场决斗也是这个目的。


        回复
        4楼2018-05-21 03:05
          “我在入学式上击败的那个等级2 的前辈,那个人被称为建校以来的天才,入学前也和我们班上的莱尔一样,将格相当程度上地提高了,然而即使是那样也好像是在升年级的时候才勉勉强强升到等级2的。这下你们就应该明白要在2个月内升到等级2是有多么困难了吧?”

          说实话其实想要半年的时间。
          只要能够确保必要的魔石总会有办法,但是现在想要升至等级2的话,光靠魔石是不够的,必须要加强战斗经验并磨练其才能。

          “宗司,你的意思是想要我放弃么?”
          “不是,我的意思是‘虽然会是相当乱来的探索但是请给我忍耐下来’,估计会变成一定程度上舍弃掉保证金的情况。”

          从游戏时代开始,一旦死了的话那么一切都结束了,但在这个世界就确保了相当数量的安全保证金,尤其是来到这边以后那个保证金更是增加了。
          如果不舍弃掉那个保证金的话,是无法到达等级2的。
          安奈交替看着我和库娜的脸。

          如果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话,这样乱来的探索她也会接受吧。但是,现在这样一来就等于是将我和库娜也暴露在危险之下,恐怕就是在在意这件事情吧。

          “宗司,我的话就尽管放马过来吧~哪怕是一点也好,我想要更快地变得更强,就算是没有安奈的事情也一样。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变得即使兄长们来带我回去,也能凭借力量去违抗他们般的强大。”

          库娜强有力地宣言道。

          “我也是,想要尽快地变得更强,照现在这个样子,重要的事物也保护不了。”

          没错,虽然乱来的探索是很危险的,但是,重视安全性慢慢地变强,这件事本身并不是毫无风险。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弱小的状态,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很危险的。尽快地变强的话,这在安全方面也是有意义的。

          “宗司,库娜...谢谢!我也想要变强,我想要变得不会输给任何人一般的强大,所以,请让我一起堵上性命!宗司、库娜。”

          安奈气势十足地向我们低下了头,我和库娜一起笑了。

          “请不要为了这样的事情就每次都把头低下来。”
          “没错,我们是【魔剑的尾巴】的啊!”

          同甘共苦,为了朋友而堵上性命,这才是真正的小队。


          回复
          5楼2018-05-21 03:06
            “还有,在不潜入地下城的日子里,我还想要再下一点功夫。”
            “现在是宗司在负责练习吧?”
            “嗯,在练习之后我还想要再增加一个日程。本来的话,我打算在关系再变得好一点以后再提议的,因为这是长期性的东西,如果不从现在开始的话,会赶不上决斗的。”

            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取出了秘银做的治疗用的针。这是一根直径0.5mm,长约250px左右的针。

            “针灸治疗,在这两个月期间用这个来矫正安奈的魔力回路,提高魔力的循环效率。”
            “魔力回路的矫正?还有这种操作?我听说魔力的循环是先天的才能决定的,无论后来是多么努力也没用。”

            安奈的脸上浮现出了惊愕的表情。
            这是当然的。
            在施展魔术的时候,魔力会通过体内的魔力回路进行循环,虽然个人会有所差异,但是或多或少在这个过程中就会浪费魔力。

            如果回路的性能不好的话,抵抗就会增强,流动的魔力就会减少,不仅魔术的发动本身会变得很慢,而且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无论是谁都希望魔力的循环能够流畅地进行。
            如果能够做到的话,不仅能比他人消耗更少的魔力,而且能更加迅速地发动魔术。但是现实是很残酷的,“这需要依赖先天的魔术回路,无论后天怎么努力也是毫无办法的,”被世间这样说了。

            “安奈,你到现在还在惊讶什么?这可是宗司啊,把那些常识忘掉吧,既然他说能做到的话,那就应该能做到。”

            不愧是库娜,还是很懂我的嘛~

            “真厉害,如果真的能做到的话,就能更上一层楼了。”

            安奈兴奋地握住我的手,上下挥动着。
            能让她这么高兴真是太好了。

            “但是,宗司,既然你能够做到这么厉害的事情的话,为什么至今没有这么做呢?”
            “那、那个是因为…”

            稍微、有点难说出口。毕竟,最近刚做了类似那样的事情以后我就被钉子给刺了啊。
            “…必须要坦诚相见。要将针扎在穴位上然后将魔力流入体内,这是十分精细的作业,魔力的流动和肉体的观测,这两者都是缺一不可的。哪怕是隔着一块布,也会出现差错,失败的话别说是调整魔力的回路了,可能会就这样被毁了。本来的话,我是打算在变成了能够坦诚相见的关系以后再开始这么做的。”


            回复
            6楼2018-05-21 03:06
              而且这些穴位大部分都在大腿根部、心脏下方这种相当危险的地方。
              这当然会让人感到很羞耻。

              “宗司,这次不会像之前那样,其实看不到也能办到之类的,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吧?”
              “这次是100%不可能的,而且我刚才也说过了,一旦失败的话,魔术回路就会被毁了,就算是1%的成功率也不想让它下降。”
              “至、至少内衣的话…”
              “如果身体被衣物束缚着的话,魔力的流动就会很微妙地有所歪曲,没有衣物才是最好的。如果真的要扎向穴位的话是很精细的操作,哪怕是1mm的误差也是致命的。”

              库娜双颊通红,身体微微颤抖着。
              朝安奈那边看去,那边也是满脸绯红。
              然后,维持着低头的状态握住了我的袖子,轻声细语地说道。

              “宗司,拜托你了。宗司的话,那个,就算被看光了也关系。”

              这就是安奈的觉悟。
              那么,作为男人就不得不回应她那份觉悟了。

              “我明白了,安奈,就让我来回应那份勇气吧…库娜要怎么做?”

              被我搭话的库娜,“哔哩”地震了下,狐耳“呯”的一下就立了起来。

              “这次要去比以往都要危险的地方吧?”
              “没错,为了能够到达等级2,就需要与危险的魔物战斗。”
              “呜呜呜,既然这样的话,就必须变得更强,如果在这里拒绝的话,拖大家的后腿什么的最差劲了,但是果然还是很害羞啊!”

              库娜就这样抱着头,眼睛“咕噜咕噜”地转着。

              “库娜,如果这么讨厌的话就算拒绝也没关系,库娜本来就很强啊。”
              “呜…我决定了,我这边也拜托你了!”

              这是下定了决心的眼神。

              “力所能及的事情都要做,我不想要在紧要关头后悔。因此,宗司,这次就拜托你了。但是,请绝对不要用下流的眼神看着我!这次真的,仅仅是治疗啊!”
              “这是当然的。”

              库娜就这样带着满脸通红的样子逼近了我。
              这样的库娜也让我感到莫名得可爱。

              “在我们脱了衣服以后,你不会突然间就一边说着‘嗝嘿嘿嘿嘿~首先就用我那极粗的针来贯穿你们吧~’一边就朝我们袭击过来的吧!”
              “库娜,下次就让我们来好好聊聊吧,库娜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

              虽然这多少是我平时的言行所致的,但这也太过分了。
              我一边苦笑着一边说道。

              “总之我跟你们约定,就算看到了你们的LUO体,我也不会带着下流的眼神去看”

              我和两人做了约定。
              为了至少不在面上表现出来而努力吧。
              那么,就来看看我的理性到底能抑制到什么程度吧。


              收起回复
              7楼2018-05-21 03:06
                原文中有个マージン,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去查了下有保证金、佣金这样的意思,结合前后文的话,大概意思是保证生命安全而交的钱?这里我先翻译成保证金了,有知道的大佬还请指点下,还有后面原文中有个点穴,也不是很懂什么意思,我就直接翻译成穴位了,如果有更好的翻译,麻烦再指点下~困死了,睡觉去了~


                收起回复
                8楼2018-05-21 03:11
                  感謝精彩譯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5-21 05:25
                    贯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5-21 05:58
                      我家養三隻狗 狗糧不夠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5-21 08:35
                        下一話麻煩上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5-21 09:20
                          感謝大大翻譯又有兩個無知少女被騙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5-21 1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