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羽毛笔吧 关注:3,392贴子:12,959
  • 3回复贴,共1

《游戏脑》【三章】番外篇:亚历克斯战记2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5-20 23:12
    番外篇:亚历克斯战记2
    我在上午写完了报告书和检讨书。
    向后勤部提出。
    “听到士兵的报告有盘子在走廊上滚动,作为异常事态做出反应,发出了破坏的命令。(圈)”
    读完报告书后,海特加尔书记官揉着额头。
    「这个是,搞错了的?」
    「是的书记官阁下。整理状况后确认不是魔法的机关,只不过是普通的事故而已。」
    「是吗…。刷子还不明,但今天早上那个破坏掉的花瓶,持入的经纬也不明,也没有赠品或是购买的记录。恐怕是混进来的东西。」
    「是这样吗。既然是能走的壶,可能是自己走进来的呢。」
    「那倒真有可能呢。」
    欧德的哥哥苦笑着肯定了。
    为什么他们兄弟给人的印象那么不一样呢
    明明眼睛鼻子都那么像。
    「那么,亚历克斯少尉,这是损坏的裁定。尽量不要减少备品的数量了。备品少了麻烦,擅自多了更麻烦。」
    「是,谢谢你。书记官阁下,关于对待备品的方式我会充分留意的。」
    敬礼后我退了出来。
    太好了,没有被索赔!
    我就这么离开了后勤部。
    士官用的食堂身份高贵的人多,说的话也长。
    我从士兵和从者用的食堂,拿到了面包、起司和汤后就端了出来。
    因为士官在士兵用的食堂里吃饭很不优雅呢。
    说实话,我不在意,但士兵们很介意。
    我从收纳里取出马克杯把汤倒进去。
    净是洋葱,没有肉。
    周末的休假我约了欧德到街上一起吃晚饭。
    欧德留在学院里当教授了。
    嘛,他是那种很喜欢照顾别人的家伙,所以在他说出“我当上教授了”的时候,我并没有太惊讶。
    欧德知道很多东西。
    偶尔会说些不明所以的话。
    但肯定都是有其理由的。
    他上课时能,好好的说明清楚吗…。
    「还教了我怎么利索砍下脑袋的窍门…。」
    我坐在庭院的长椅上开始用餐。
    “贵族的近卫可是地狱啊?”原来如此,我总算明白约翰说的事了。
    士兵也好,士官也好,全是平民出身的。
    鲜有的贵族,也全是些没有领地的俸禄贵族。
    「啊啦,警备队长大人。你一个人用餐吗?」
    王子妃和女仆长走了过来。
    好像是在散步。
    「是的。天气很好就在外面吃了。」
    「是这样啊…。」
    贵妇人看着摊开在长椅上的食物。
    「亚历克斯大人是魏亚特家的剑士吗?」
    啊啊,头疼了,被看到不像样的地方了。
    看到我粗鲁的吃相了。
    「我是魔法师。剑士是我的兴趣。」
    「是这样吗?」
    歪着脑袋的王子妃,和屈膝说话的女仆长。
    「我听说是剑术十分高超。」
    「嗯——。嘛,如果只讨论剑的话可能的确如此…。」
    那次绝对是欧德放水了。
    「亚历克斯阁下是魔法师的话,有没有听说过,剖开人的身体进行治疗的方法?」
    「诶?没有,治愈魔法是将魔力调整到吻合对象的魔力让其从内部自身治愈的东西。还没听说过从外部打开治疗的。」
    「真的如此?」
    「是,就我所知。」
    我也不太明白,之后找欧德问问吧。
    “祝你心情愉快”之后就在庭院里分别了。
    女仆长的眼镜闪着绿光。
    没有出岔子,日落时和过来的雅妮丝小队交接班,然后回宿舍睡觉。
    为什么呐?感觉应该是更加让人兴奋的工作啊。
    早上睡醒,去交接班了。
    “那个房间里还有什么东西。”换班的时候她说。
    问了下士兵“听到了响动,看了下房间什么都没有。”他们这么说。
    我也带着士兵搜索过了,但什么都没找到。
    直接,把这房间隔离了吧?
    没发生什么事情,这天就过去了。
    日落之后,我来到街上走进约好的店里。
    已经有,穿着青色斗篷。可以说是巨汉的男人,一个人霸着张桌子仰头干了一杯酒。
    是欧德。
    从腰围就能认出来。
    店里的客人全都不敢和他对上视线。
    那可不是。
    欧德一直都是“是做掉呢还是杀了呢?”的眼神。
    就算跟对方打招呼,眼里也藏不住“该怎么杀掉你?”的感觉。
    那大概就是海特加尔家的血吧。
    再怎么到圣堂唱诗,诵读经典,都还是只有你死我活。
    只有生死的男人的眼神。
    「呀,久等了。」
    「噢,亚历克斯,抱歉。我已经开始吃了。」
    我从收纳里取出一枚大铜钱放在桌上。
    对着店员举手示意。
    一边手捏着好几只大酒杯的女服务员把找回来的钱放到桌上。
    留下一只酒杯后就走开了。
    欧德把喝到一半的酒杯举起来。
    和我手里还冒着新鲜气泡的酒杯碰了一下。
    仪式结束。
    向神(巴库斯:罗马酒神)祈祷。
    做完礼节后。
    欧德低声对我说。
    「王宫里没发生什么可疑的事吧?」
    不愧是欧德,消息真灵通。
    我当然不敢直说。
    「嗯——,好象没有呢?」
    「是吗,那就好。」
    欧德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装成知道什么的样子。
    没办法了。
    「欧德,宫廷里出现了动物,很头疼。总想找到办法抓住。嘛,虽然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欧德露出惊讶的表情
    「是吗…。放了诱饵的陷阱怎么样?」
    嗯——,壶是吃什么的呢?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当诱饵。」
    「对呢,面包的话…。对藏在人居里的生物是万能的。还有就是腐坏的果物。意外的是,被发酵中面包和烤之前麦芽的味道吸引生物还挺多的。」
    「生物吗…。」
    欧德把零钱放在桌上,招呼店员过来。
    「亚历克斯,你想吃什么?」
    「嗯,随便。」
    欧德多点了几个菜和酒,女服务员过来把零钱拿走后,留下了酒杯。
    「之后,再来点零嘴。」
    「是。了解了。有人点菜。12号桌。」
    「好嘞,12号桌的菜。」
    店里面传出了声音。
    会端什么出来的吧?
    「可以从粪便和足迹来大概推定出是什么生物,再以此设置陷阱。」
    「嗯,石头地板留不下足迹…。每天女仆还会打扫。」
    欧德稍稍思考了一下。
    「那就用这个。」
    欧德从口袋里掏出什么来。
    我筒型的铁棒。虽然不长但前端有玻璃,长度也就三握。
    「这什么?欧德。」
    「啊,是”B△○⊿”」
    「“B”?什么来着的?」
    「嗯对了,就是“能发出很厉害紫光的魔道具”。照到生物就会发光。」
    「也太紫草了…。」(墨羽:紫草,可以用于染色)
    「所以你在出口撒点小麦粉。之后再照上去就会发光。环境越暗痕迹就越明显。」
    「嗯——。」
    欧德操作起来…。的确,玻璃开始发出紫色的光。
    「要注意的是这对眼睛不好。不要用眼直视。关节被照射太久也会出问题的。还有…。就是可以让物体褪色。」
    「这太危险了吧。」
    「一点点的话没问题的。1天一人能看的安全范围是…。对呢,如果只是烧开一壶水的时间应该没问题的。」
    「嗯——」
    我看着他递过来的魔道具。
    虽然只是根铜棒,但很轻,里面可能是中空的。
    握住时拇指按住的位置嵌入了魔石,玻璃的部分挺厚的。另一端则开了个小洞,穿了条绳子。
    「使用方法是用玻璃那头对准目标,再向魔石注入魔力,注入期间会发光。有杀死很弱小生物的能力。你小心点。」
    「是那么可怕的魔道具吗?」
    「不,也就照射几天才能杀死一直苍蝇程度的威力。用的太久首先会眼睛疼痛,出现那种症状的人间隔一周不用就能自然回复。不过,如果反复出现这种症状将来可能会失明。」
    「欧德,那已经够恐怖了。」
    「了解动物的种类和行动之后。还有就是,踩上去才发动的陷阱比较多。比如说绳套陷阱啊,还有捕兽夹之类的。应该能有用。」
    「捕兽夹?」
    欧德抵住手腕,张开手掌再合上。
    啊啊,那种陷阱啊。
    「欧德,可能会有女仆不小心踩上去。」
    我喝了口酒。
    「有可能呢,亚历克斯。这种陷阱一般是设置在不会有人走过的地方的。」
    「嗯——还有别的吗。」
    「如果没有必要抓活的,可以用砸落系的陷阱。挂到陷阱就会砸下把猎物压扁。」
    「原来如此…。」
    我把喝空的酒杯和零钱摆到桌子上。
    刚好,一只手拿着大量酒杯,还端着芋头丁和炖干肉的女服务员过来了。
    她把盘子放下,点清钱,装进围裙口袋里。
    留下一盘芋头和一只就被,端走了空杯子。
    「之后,就是陷阱箱…。还有踩踏式陷阱。动物进入之后才会发动的陷阱。」
    欧德用叉子叉起一块芋头后,转起了叉子。
    「那是什么样的?」
    「只不过是一个箱子,但是会在顶板装上重锤把猎物砸扁。底板设置了发动的机关,通常都会用到诱饵,不过也有踩上底板就会发动的类型,对呢,陷阱箱是进去之后入口就关上了,然后就会落下重锤砸扁猎物。差别也就那么点大。」
    「嗯—。哪里可以买到?」
    「啊?我想想…。自家做的人比较多…。到市场问问应该能问到会做的人吧?上了年纪的人应该知道,每村都应该有一个名人的才对。」
    「嗯——。」
    头疼了呢。
    我想想办法弄一个来。
    「嘛,那个啊,买两三个名人做的再改良是最好的。出人意料的是陷阱地点的选择很重要。在想要设置的地方选择最优的陷阱是需要经验的。」
    欧德抬起酒杯一口喝干。
    然后举高杯子。
    女服务员注意到了,向这边走了过来,欧德在她走到之前先把零钱放在了桌上。
    嗯,欧德的步调很快呢。
    嘛,看上去就很能喝。
    「嗯—,我知道了。明天去市场看看。」
    「对呢,郊外那些人,做的陷阱也是经验积累的产物。找年老的农夫问问就好。我想应该能问出些什么。」
    是吗。不愧是欧德,知道的真多。
    后天中午之前都是假期,所以明天到市场上逛逛吧。
    可能会挖到什么呢。
    之后我们随便侃了几句就告别了。
    回过神来已经在宿舍了。
    我就这么睡下。
    明天…。到郊外去买东西。

    起床后稍加锻炼,就去食堂吃早餐。
    我一个人锻炼,一开始是想找手下的士兵一起的。
    但是他们都顾虑着不敢攻过来,所以就此作罢。
    欧德普通都是冲着手腕或者要害掰断而来。
    就算视线不动,或者闭上眼睛的状态,也不会被虚招迷惑,维持稳健击杀的姿势。
    而且还能想好如何把对手逼到死路。
    到最后只能认输。
    我只能认为,欧德看得到我看不到的什么东西。
    这个世界有我眼睛看不到的东西。
    像女仆长那样和看不见的刷子战斗…。不,也可能是花瓶。
    能明白会动花瓶和盘子有何不同的人。
    趁着休假我就这么出到城外。
    该怎么办呢?
    随便啦,反正我也没安排。
    就逛逛市场。
    没看到欧德说的卖陷阱的农夫。
    转了几圈后,我找卖菜的大婶打听。
    「嗯,我们这来了只大猫很头疼。你认识会做踩踏陷阱,或者陷阱箱的名人吗?我想买两三个回去。」
    「啊啦,骑士大人,对不起。今天没带来…不过有货。」
    「是吗…。是对手腕有自信的人做的吗?」
    「诶?是的,当然。」
    不知道为什么大婶很焦急。
    这个可能不行呢。
    「我想要那种不用诱饵,而是底板发动的砸落陷阱。」
    「诶?啊是的。这个有做。」
    不知道为什么大婶愣住了。
    「是吗。能拜托你弄两三个来吗?我出10枚大铜钱。」
    「好的,后天做好我会拿过来的。」
    「拜托你了。我后天过来拿。」
    先给她一半的钱当订金,就5枚大铜钱。
    「好的,确实收到了。」
    我对着低头行礼的大婶挥手告别。
    「好了,今天去哪呢?」

    休假结束,日夜班轮换,我和雅妮丝的小队在傍晚合流。
    没发生什么事。
    最多也就是白天来客这种程度。
    接下来,到早餐前开始我们的工作。
    虽然这么说,我们也是轮班小睡的,不算特别累。
    如果出了什么事马上会被轰起床就是了。
    不过那种事发生的也不多。
    好无聊啊。

    去警备的深夜巡逻组回来了。
    果然那个房间里有响动。
    但却没有人。
    到了早上小队所有人和…。女仆长也过来拜托搜查了好几次。
    士兵们脸上藏不住“还来啊…”的表情。
    为了小睡一会儿,我钻进了简易床铺。
    什么都没出现的话,只能去找书记官阁下要许可。
    把房间里的东西全都分散配置,只能这样来特定出怪异的物品。
    的确很花时间啊。
    明天找雅妮丝商量下吧。
    我就这样沉入了梦乡。


    回复
    2楼2018-05-20 23:12
      over


      回复
      3楼2018-05-20 23:12




        回复
        4楼2018-05-20 2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