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役转生但是为什...吧 关注:3,096贴子:3,016
  • 7回复贴,共1

第二部 02 子供の遊び (小孩的游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占坑,本来昨天就占了,然后竟然被当广告。可恶啊啊,这篇名字比较多,没意外的话应该一样,也是明天晚上以前就搞定。


回复
1楼2018-05-17 19:14
    我……我剩一點點……〣( ºΔº )〣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8-05-17 22:24
      要死了,英译那里直接就省略掉了好几个段十分重要的设定,搞得我检查的时候重头到尾对着原文重新翻一遍。原本还以为这篇最多就用我1小时多翻的,结果...........半夜过去以后就到早上了...再也不敢小看翻译了。 里面的语病或是错字我没怎么检查,要是晚点发现有问题的,会修改后重新发发上去,先将就下第一版本吧。内容除了一些比较细微的部分,大致上我都有一定把握,可以放心观看。


      回复
      4楼2018-05-18 10:32
        在去年的秋季我终于从持续了整个月的长眠状态(恍惚期)醒来以后,在还没彻底复原的状态下匆匆忙忙地掩埋在工作中。直到了半年的时间过去了,东西才有渐渐安定下来的感觉。

        因为经过了尤古芬纳堡防卫战还有我在整个月处于长眠的关系,原本有关收留难民们的计划算是彻底脱离了预定计划。

        从贵族院的紧急集会到尤古芬纳堡防卫战为止,也是说从春季下旬开始直至秋季的上旬中间为止,这段时间的流逝总共就6个月左右的程度。

        顺便说一下,虽然说在我前世的回忆里,一个季节的长度的大约就三个月。然而在这里的话,一个季节会出现四次月相变化循环,然后以十六个月结算为一年。而且这里也没有闰年,因为月亮会在以二十八日为周期就完成了整个月相变化循环,一年一共有448天。

        虽然说一年的时间长度是比前世的还要长,不过人的成长变化倒是一样的,也没什么特殊的不协调感。不过单纯按道理来说的话,假设这个世界的人类是活在这样的时间概念之下的话,那人类应该都属于长寿生物才对,可是尽管我也不太明白,不过真的以个人的感觉来说的话,我觉得说不定那是因为这里一天的时间比起前世的相对地短的关系。

        话说回来,跟着原来的计划的话,原本预定在夏季的上半月开始,每次以一个月五十人为准持续收留难民。

        而尔迪亚领最后大概会收到大致两千名难民左右,可是现在因为留在尤古芬纳里的难民全员被杀害的关系,结果尔迪亚领收到的人变成了仅仅只有二百五十人。

        与此同时,虽说 修纳斯边境伯爵(ジューナス辺境伯領)那里现在替我们暂时性地收留了约八百名左右的难民,不过根据于开拓村的情况,以后就要变成得开始依次接手接受难民了。考虑到难民的感受,到时候如果想在中途再设下限制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不过接收他们会是相当以后的事,所以它不是现在需要纳入考量的问题。

        至于 斯鲁族(シル族)这边的话,却是大幅超过了预想中的人数。

        最初我也只是听说他们大概会有大约四十人左右,也曾预想过要是他们的氏族的合流以后,就算是超出了预期的三倍达到一百二十人的话,我们也是有余裕接下的。

        可结果是那些藏身在 班地西亚高远腹地(バンディシア高原奥地)和黑之山脈之间(阿蒙诺鲁/アモン・ノール)的斯鲁族人似乎在最后作出了觉悟,带着由膨胀成三百多人组成的多个家户,以大概三百名丹泽尔德追兵为对手,一路坚持逃了过来加入我们。

        所以最终有一共六百多名难民即将加入我们,然而这人数也依然是比预期中的还少了一半以上。明明我们原本就不得不借助他们的力量去帮忙解决关于新村子土木方面的建设工作,可是现在那计划也只能放弃,整个工期也要重头开始规划。

        不管怎样,现在这里面有半数都是身为游牧民族的 斯鲁族(シル族),过着游牧生活的他们可不仅是没有任何建造技术,由于连农业都没碰过所以连耕作也不会。

        虽然说也有少数来自班地西亚高远西部的氏族与游牧民族黑之山脈的氏族并不一样,改变了生活方式的他们出乎意料地能够建造相当不错的房屋。问题是因为无法准备建材,结果也无法利用他们的能力。比起木材,他们的居所一般都是使用沙土或是石头建造而成。然而十分遗憾的是,在卡尔迪亚领几乎就没有任何石材......

        由于缺乏时间和金钱,我只能为他们提供取之不尽的木材当作房屋的建材,也准备之后用于造砖的粘土。

        虽然我是希望领地能多募集些外人变成领民,然而它也只是个很微小的愿望,而这个问题的对策目前也尚在检讨之中。

        进一步的,因为卡米尔的死亡,原本作为负责开拓村子的职务出现了空缺,而谁能填补这个空缺也变成了问题。要重新找个能够使用阿伦多语进行指挥还有与新领民交流的人材几乎是不可能的。

        原本帮忙开拓村子的领兵也从原来的三十人只剩下了现在的十人,那是因为当时出征参加尤古芬纳堡防卫战的领兵中战死了十七位,结果现在领军的根据地也抽不出多余的人员过来了。

        最后,我决定把卡尔迪亚领新的中央直辖区建在离开拓地稍微偏西一些的地方,这也变成了比预定计划还要早发生的事。

        除此之外,我得解决一个月长眠以来的文书工作,还有为了尤古芬纳堡防卫战的战后处理得在王都与领地间反复来回,工作繁忙的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上述的东西,以体感而言大概就花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去向在我眼前盯着我的小孩说明。

        之后小孩他绷着脸,张开嘴说:

        「哼,所以你是说因为你很忙,所以完全把我的事给忘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平淡又冷静,不过不知为何能感到里面蕴含的愤怒和冰冷。我觉得要是他干脆地对我大声怒骂的话说不定会更好一点。

        「不对,我说的是在跟你见面之前,我有着超多不得不去解决的工作罢了,这是我想解释的。」

        「这是对着一个几乎被你放置了一年的对象要说的话吗?」

        在被我放置的一年之间对于他的教育都在持续着的关系,他的用字遣词也渐渐变得与我相似起来。不仅是那茶红色的瞳孔,连行为举止也与我有相似,这点倒是稍微引起了我的兴趣。

        「.....放置什么的,就我而言你也没有能办到的事。」

        在把这点我说出口后,就看到了对方的额头上愤怒得浮现了青筋。

        「还是说难道你是想让比你还要年幼的我,去关心和照顾你吗?」

        「你是想被我打么!」

        「嚯喔,对于没品的发言要更谨慎点。」

        当我看着身为「埃莉丝」同时又是拉多卡暴怒得满脸通红的脸时,就不由自地笑出声来。通过调戏小孩来散发压力,这种习惯是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啊。

        闪过了瞄准我肩膀的拳头,我心里忽然生起了某种怀念的感觉,就好像回到还在兵营里的时期,当时那些揶揄我的士兵想必也是这种感觉吧。


        回复
        5楼2018-05-18 10:35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18 12:25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