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聂吧 关注:38,367贴子:1,390,259

【纵剑行侠·文】聂蓉·春天的故事(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帖莫名其妙的总出问题,后续更文就放在这里吧。
专注为聂蓉撒糖,同时努力走剧情,欢迎新老读者前来看文。
么么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5-16 18:07
    https://tieba.baidu.com/p/5653117110?pid=119221130764&cid=0&red_tag=2644250006#119221130764这是原贴,试试能不能发出来


    回复
    2楼2018-05-16 18:07
      十五、故地
        徐夫子第二天来到约定的集合处时,盖聂端木蓉已等候多时。两人并肩而立,微风吹拂,颇有点岁月静好的意味。
        徐夫子不免觉得气氛不对,可两人分明无甚交流。也许年纪大眼花了吧,单身一辈子的徐夫子这样想着,转眼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三人一路无话,傍晚时分已到了墨家崩塌的机关城旧址。群山环绕之中,暮色四合,机关城巨大的废墟像黑色的猛兽蛰伏。
        “废墟中暗藏危险,两位请跟紧我,注意四周。”盖聂安排道,独自在前方开路。
        到了半夜,穿过山腹,眼前豁然开朗——
        
        回廊在山体挤压之下已经变形,巨大的山石将廊桥砸碎断裂,已经分不清方向。地面是已经干涸的血迹。机关城的崩塌毁灭,那时的绝望、恐惧和视死如归……一切一切,都凝固在了永远的废墟里。
        举头望去,清冷月光静静从天穹洒落,回声嗡然,仿佛能看到有无数墨家英魂徘徊悲鸣。
        端木蓉抚摸着木栏杆上深深的刀枪剑戟痕,触景生情,只感觉无数酸涩涌上心头,声音颤抖着:“这里是……”
        
        肩头安抚似地搭上一只手,是独属于剑客的安定。手很沉很暖,模仿着世间一切或沉重或飘忽的不适感。这地方破败不堪,随时有乱石坠落,盖聂不敢大意,持剑警戒,温暖的手离开她肩头。
        端木蓉忽然就有些眷恋,心想这手为何不这样一直放着呢,从她出生起就放着一直放到这世上又没了她的时候。
        “别难过。”端木蓉听见他这样说。
        背后,白衣剑客静立如山,仿佛一直都在。
        
        “走吧。”徐夫子闭上眼命令道,显得颇有些冷酷。他已经老了,老得不想再看到这样惨痛的伤疤。
        “夫子,”端木蓉急忙整理心情,叫住他,“你年事已高,今日又旅途劳顿,先休息吧。”
        “城内破败成这样,哪还有住的地方?听我的,去剑池。”徐夫子径直往铸剑池方向走去。开玩笑,天明巨子在来之前放出话,说徐夫子要是胆敢造出一把罗网那种风格的丑剑,“配不上大叔的帅气”,就要他好看,如此可是万万不能大意。
        盖聂端木蓉对视一眼,只得跟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16 18:09
        剑池建造于熔岩之上,灼热逼人。而与剑池一堵石墙之隔的空地却阴冷潮湿。
          熔岩的火在徐夫子眼里熠熠生辉。端木蓉看得出,这位剑之尊者今夜定是不会睡了。
          “盖先生!”徐夫子喊道。
          “前辈请指教。”盖聂回礼。
          “站好。”
          盖聂站好。
          徐夫子眼中精芒闪烁,上下左右前后,一点一点细密如针地审视盖聂
          盖聂不动。
          徐夫子沉默片刻,忽然伸手,苍老的手像铁爪一样牢牢楔住盖聂右臂,沿手指向上力度惊人地摸骨查验。痛楚猛然传来。
          “……”
          盖聂目光微敛,仍然没有动。端木蓉担心地望着,也不敢开口。两人目光接触一瞬,又各自有些愧疚地错开。
          少顷,徐夫子松手。“你的骨骼很好,适合握剑。”他不带感情地盯住盖聂,“我们时间不多,今夜得先开炉。”
          
          徐夫子离开后,端木蓉似被话语感染,也从行李中取出清单,就着熔岩的亮光开始查看。
          夜露深重,外面隐约传来草虫鸣叫,山泉滴落,更显清幽。春寒料峭,剑炉的温度穿不过石壁,这里渐渐有些难耐的冷。
          盖聂原本要劝她休息的话只得吞回肚里,拿出多的衣物,将端木蓉连同自己一起裹紧。
          端木蓉小小一只窝在他怀里,靠着一丝丝的温暖,查验药草清单。“聂……你先睡。”她好几次这样嘟哝着,推了推环住自己的人。
          盖聂一言不发,将她搂得更紧。
          娇小的身体紧贴怀中,传来的温暖比他给她的还要多……本意是护着她,没成想倒是自己先欲罢不能么?  
          若隐若现的熔岩亮光映在端木蓉低垂的睫毛、小巧的鼻尖、柔嫩的唇上,通红着,悦动着,在废墟之内如同一朵摇曳的希望之火。
          盖聂拥着这团火,眼中浮现无言的哀伤之色。外面风云变幻,也许巨大的波澜即将到来,到那时,他还能不能这样陪着她?
          无数往事浮上心头,这一夜,竟是他最先沉沉睡去……(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16 18:09
          这帖果然没人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16 20: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16 20:25
              有人看!先顶后看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8-05-16 20: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5-16 20:2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5-16 20:28
                    看了,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5-16 21:32
                      天明嫌罗网的剑丑关注点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5-16 22:0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5-16 22:03
                          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5-16 22:57
                            最近度娘老吞贴,不知道咋了,又抽风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5-16 23:11
                              度娘就这样,习惯就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5-17 07:24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5-17 09:40
                                  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5-17 13:00
                                    先顶再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5-17 19: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5-17 20:53
                                        啊啊!感觉好棒啊!聂蓉这样的相处模式超有画面感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5-17 22:00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5-18 21:56
                                            天明的威胁我打100分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5-18 22:16
                                              写得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5-19 00:38
                                                十六、剑舞
                                                  日子过得很快。徐夫子时常在剑池闭关见不到人,盖聂便和端木蓉找了个就近的草房子住下,一个采药,一个养伤,十分惬意。
                                                  草房子前面是曾经机关城的水源所在,如今已成一汪平静的池塘。周边泥土芬芳,野草野花遍地盛开,端木蓉就常坐在湖边清洗草药,与盖聂一道将湿润的植株晒干研磨,慢慢炮制成药。
                                                  这天,算算采来的药终于足够,盖聂的伤也好了七八成,她便提起了早已约定的练剑。
                                                  
                                                  “好。”盖聂微微笑了一下,接过端木蓉兴致盎然递过来的木剑,来到湖边空地演示。这些日子他的笑容倒是越来越多见了。
                                                  “看仔细。”
                                                  
                                                  他平日剑法质朴强调一击必杀,但端木蓉是初学,这演示便少了杀气,多了更多精细的技巧。
                                                  他也没有用丝毫内力,然剑势隐现于天地间,衣襟无风自动。碧绿的草叶为剑气引动,簌簌落下,漫天飘飞,又渐渐与绵绵不绝的剑舞融为一体。
                                                  轻巧的木剑贴身游走,如游龙戏凤,木色无声绽放,兼之盖聂平素用不惯这样的小剑,动作更圆融内敛,渐渐走出种华美优雅的意味。  
                                                  身形化作一团白影,在野花烂漫的草地盘旋舞动。某一瞬间,这个因总是伤痕累累而显得过于沉重的剑客身上,似乎渐渐透出超然脱俗的风骨。
                                                  端木蓉她见过雪女的倾城一舞,而此刻的舞却只她一人得见,岂止惊艳二字所能形容?
                                                  
                                                  盖聂浑然不觉自己已成她眼中风景,只知道认真把一套剑法演示完毕,十分负责地问:“记住了吗?”  
                                                  “啊?”端木蓉如梦初醒,一脸茫然。
                                                  发生了什么?
                                                  她不是在记剑招么?
                                                  他是什么时候停下的?
                                                  怎么这么不专心?!
                                                  
                                                  “对不起,我走神了。你刚才的演示……很好看。”她自责地低头,心里却忍不住不停回味这惊艳的剑舞。
                                                  盖聂没什么太大反应。这实在是因为他被天明常年花样翻新地花痴吹捧表扬,阈值已经很高了。
                                                  所以他放缓语气安慰道:“初学的确不容易,来,你试一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5-19 11:03
                                                  端木蓉拿着剑,急忙整肃神情,刺出一剑。
                                                    盖聂蓦的走进,稳稳托住她的手,“应该这样。”他低声引导,然后扶住端木蓉,摆正她的姿势。
                                                    “如果有人攻击,就要这样保护自己——”盖聂左手背于身后,右手并起剑指,颇有些气度不凡:“从现在起,阻拦我。”
                                                    唰。剑指稳稳停在端木蓉鼻尖一寸处,端木蓉急忙竖剑阻挡,绵软无力,不过动作好歹是正确的。
                                                    
                                                    剑指继续进攻,端木蓉一招一招的防守,在盖聂看来,已是初学者中很不错的反应了。
                                                    看端木蓉兴味盎然的模样,他便有心想再试试,看初次握剑的她能做到什么程度。
                                                    “小心。”盖聂提醒,手指绕开剑身,弯曲,一弹,啪。凌厉的气息沿剑身传来,动作猛然快了一倍。
                                                    
                                                    剑脱手飞出时,端木蓉看到了盖聂嘴角无奈的笑意,这让她很有点气恼。情急之下,顺手洒出一把银针逼退盖聂,“还没结束呢!”她不服气地喊道,飞跃过去抓住剑,模仿盖聂刚才的动作,回身一剑刺出。  
                                                    她这一剑带着三分恼怒,还是有些杀伤力,若换了铁剑,也许能与敌人有一战之力。盖聂波澜不惊地在心中审视,然后不退反进,不知怎的就绕过了攻击,贴近她身后,手臂环住她。不着痕迹地拦住了她的继续进攻。
                                                    “不错。”盖聂看似严谨地作出评价,引导她摆出一个更准确的姿势,“不过还需要增加一些技巧,来,这样。”
                                                    
                                                    话语带着吐息的热气在耳边响起,沉闷得如同惊雷。
                                                    太近了!
                                                    端木蓉叹息着,耳根发烧一样烫。盖聂倒是一板一眼,每教完一步必定退开,端方有礼,绝无狎昵之色。
                                                    可这么若即若离,简直就像是故意的。
                                                    反正盖聂对别的女子定不会这么似撩非撩,也不知他心里有没有数,哼。端木蓉又是气恼又是甜蜜地腹诽着,偏偏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她倒是真心想学剑,可盖聂呢?气息就这样毫不掩饰地环在身侧,一会儿在耳边,一会儿在脑后,时有时无,无处不在,也太难为她了。
                                                    她犹自抱怨自己不专心,殊不知盖聂也在心里叹息,这样耳鬓厮磨的教法,她就在触手可及的怀抱,对意志力实在是不小的挑战。
                                                    起手式练完,两个人都默默地出了一层薄汗。(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5-19 11:04
                                                    端木蓉心想,还是银针耍的舒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5-19 11:20
                                                      嗯……这么纠结地教剑术蓉姐姐还是放弃吧,不如正经地谈个恋爱不然你们俩撩来撩去是写不好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5-19 12:27
                                                        这个教法好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5-19 12:41
                                                          练累了直接回家睡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5-19 1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