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物语吧 关注:4,652贴子:3,221
  • 29回复贴,共1

【渣机翻脑补流】第41话记忆丧失!一想到就覺得尴尬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匹马..现在有两个选项。
究竟..是男是女?
我好期待啊!!


回复
1楼2018-05-15 08:38
    我猜女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8-05-15 09:26
      「哇嘻嘻嘻嘻!!哇嘻嘻嘻嘻!!(妖、妖怪在哪里!?妖怪在哪里!?)


      有时候,里头变为透明的火焰马,一边发出嘶叫声一边以两脚站立了起来,错乱地叹息着。(译:最后一句我听不懂,机翻也很怪..)


      「「「…………….」」」


      另一方面,我们以冰冷的视线继续注视着马。


      是那个啊。看到对方十分害怕的话,自己反而会变得非常冷静。


      即使说这家伙是正牌的妖怪,我也完全不害怕。


      就这样,注视了数十秒。


      马的动作终于平息了。


      「ブ、ブルル……(…….啊,妖怪是……?)」


      也许是感觉到了某种气氛,马减弱了火焰的气势,不安地听着。


      「汪(不,妖怪就是你。)」


      「哇、哇嘻嘻嘻嘻!(狼、狼啊!?)」


      「汪(现在才发现!?)」


      好了,冷静下来。


      「嘻嘻(不要吃!请不要吃我啊!─)」


      不,我是不会吃的。


      因为当主的狗只会吃调理过的肉。


      啊,但是我很擅长马刺(马身肉片)啊……


      甜味的浓郁豉油和刚摘下来的生姜。


      用舌头好好品尝了肉的脂肪后,将辛辣的烧酒灌进口中……


      「……じゅるり(啊,不好,口水。)」


      「哇嘻嘻嘻嘻!!(不、不要啊啊啊啊啊!!)」


      「汪汪(啊,抱歉抱歉。我是不会吃的,放心吧。)」


      我安抚着开始错乱的马。


      「啾(呐,汝呦。这就是犯人了吧?让它作为老身的食粮如何?回到原来的模样,只需要一口就能吞下了哦?)」(译:后面脑补)


      「汪(不要说些危险的话。仅仅只有怀疑是不能被惩罚的。首先要听你的解释。)」


      本来詹姆斯大叔只有说想知道犯人是谁而已。


      即使抓到了,也没有说要惩罚他。


      这匹马的外表虽然可怕,但语言是相通的。


      冷静地听它说的话,会仔细说明情况吧。


      首先必须要先让它从混乱状态平复才行。


      我们几个,耐心地等着马平静下来。


      虽然很害怕这可怕的模样,但是为什么不逃跑呢?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还是耐心地等待着。


      蕾欧在我的头上缩成球状,娜芙拉则是开始梳毛。


      然后再次过了数十秒。


      「嘻、嘻嘻(那、那个……对、对不起。仆,吓了一跳……)」


      这次总算是冷静下来的马,胆怯的开口说道。


      「汪(啊,不会袭击你的,不用这么警戒没关系。)」


      「嘻嘻(不过,刚才狼桑じゅるり的……那只老鼠桑也说要吃掉仆……)」(译:被捕食者的本能性畏惧)


      「啾(老身不是老鼠。而是太古之龙。」

      站起来的蕾欧,挺起胸膛自夸着。


      收起回复
      4楼2018-05-15 09:40
        我猜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15 09:51
          「叭嘻,叭嘻嘻(龙、龙!?龙好恐怖!!)」


          啊,真是的。


          好不容易能交谈的,不要打扰了。


          我摇晃着头,将头上坐着的蕾欧扔了出去。


          目的地是,坐在尾巴附近的娜芙拉。


          「喵(欢迎光临。)」


          娜芙拉很快就接受了。


          娜芙拉应该是有老鼠恐惧症才对,但好像是习惯了蕾欧。


          我倒是觉得龙比老鼠更可怕。


          「啾(汝!最近对老身的待遇很粗鲁哦!)」


          别担心了。不是最近,而是从一开始对你的态度就很粗鲁。


          被以前脚接住的蕾欧,啾啾地叫着着,但无视了。


          要是继续的话,对话是不会有进展的。


          「汪(我是朗太,不是狼而是狗。那边的猫是娜芙拉。那边的蕾欧芙露姆君是一只认为自己是龙的老鼠。)」(译:笑)


          「啾!(哈!?什么,认为是什么回事!?老身是龙!老身是真正的龙!!)」


          「汪(就像这样,他是个脑袋有点可怜的孩子。请原谅他。)」


          「嘻嘻(哈,脑袋……)」


          马以看着可怜的家伙的视线看向蕾欧。


          「啾!(听老身说话!)」


          「喵(蕾欧大人,冷静下来。どーどー。)」


          愤怒的蕾欧,被娜芙拉的前脚夹住而不滿。


          实际上,如果看到龙的模样就能证明了,但是这里离房子很近。


          事先和蕾欧告知过了,不能产生骚动。


          如果被发现的话,大叔的料理就不能再吃到了哦,这样说完之后,效果拔群。


          因此,龙化是不可能。


          在哪里老实待着就好。


          「嘻嘻(老鼠桑,好可怜……)」


          「啾!?(老身很可怜!?)」


          被马投以怜悯视线的蕾欧,露出了受了伤的表情。


          「啾(老、老身,是龙啊….真的是龙啊……一点都不可怜……)」


          「喵(嘘。不能打扰他们的对话,蕾欧大人。你要吃干酪吗?)」


          「啾…..(ぐすっ……吃……)」(译:吸鼻子的声音)


          娜芙拉从不知道哪里取出了干酪的碎片,交给了蕾欧。


          看着蕾欧的鼻子グスグス,像是半哭泣的模样。(译:这句请饶了我吧…我只知道蕾欧哭了而已)

          真是精神软弱啊,这个太古的丧女。


          收起回复
          6楼2018-05-15 11:07
            马桑…..!!(呐喊)
            我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你了啊!!


            回复
            7楼2018-05-15 11:11
              感謝大大,這貨是女的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5-15 13:14
                在会将对话变得麻烦的家伙变得安静的同时,我就奔向马的那里。


                「汪(所以你是什么?就我来看你甚至不是普通的马吧?」


                「嘻嘻(咦,仆是马吗?)」


                「哇呼!?(从那里!?)」


                没想到会有要从存在开始说明的模式吗!?


                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马究竟…….


                啊,仔细想想,我也是这样。


                我是把自己当成狗的魔狼王。


                实在是没有办法说别人了。


                「嘻嘻(是吗。仆是马啊……怪不得觉得红萝卜很好吃……)」


                啊,果然这家伙就是破坏田地的犯人了。


                但是,听了他的话之后,就不认为他是怀有恶意的魔物了。(译:因为是天然呆啊!!)


                和曾经战斗过的邪恶的哥布林和发狂的野猪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虽然身体比普通的马大,但内心却感觉到了孩子般的稚嫩。


                「嘻嘻(对、对不起。仆什么都不记得了……)」


                「汪?(不记得了。是失去记忆了吗?)」


                忘记自己是马还真是厉害。


                从这家伙身上所感受到奇怪的稚嫩,也许是因为没有记忆的关系。


                「嘻嘻(肚子饿了在森林里徘回的时候,就闻到了非常好的味道……


                没想到是朗太桑们的东西。对不起。)」(译:道歉时要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


                「汪(不,那虽然不是我的东西。但会给管理这里的人添麻烦的,可不能再随便吃了。)」


                我知道他不是坏人,但是这个丧失记忆的马型怪物该怎么办?


                虽然想让他和大叔见面去道歉,但如果看见这种像是魔物的马的话,大叔就会将腰间的道具拔出来了。(译:我脑补的,原文只有腰拔出来。)


                ……不,要拔掉吗?


                我觉得这家伙好像能吃,之类的话或许会说出口。


                大叔果然是最可怕的。


                那暂且不说,为了保护我的平静生活,我们必须想办法让宅邸的大家认为这座森林是没有一只魔物的和平场所。


                这样就不是把这家伙赶回森林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啾(就说了只要把他吞掉,那样就是最快的……)」


                「汪(就说了,那个不行。)」


                还是一样,蕾欧会去惩罚做坏事的人。


                对自己人很温柔,但对敌人却是冷酷的,果然是龙都是这样的个性吧。

                尽管如此,他也只是吃红萝卜,可是你却要吃了他,这就有点太超过了。(译:这句我不太肯定,重翻了一次之后觉得这比我之前翻的要正确一些)


                回复
                9楼2018-05-15 13:51
                  看来需要再一次将作为宠物道路告诉蕾欧才行。


                  「汪(蕾欧、娜芙拉,你们只到这家伙是什么魔物吗?)」


                  「啾(说不上来。燃烧的马。)」


                  「喵(嗯,是死灵系没错,但是详细的种族不清楚。如果是主人的话,大概会知道。)」


                  「汪(啊,就是那个。和黑卡蒂商谈一下吧。)」


                  我忘记了那个万能的魔女。


                  是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和情况的唯一的人类,只要拜托的话,应该会成为力量。


                  「喵(啊,那个,主人非常的忙碌……)」


                  「汪(咦,是这样吗?)」


                  娜芙拉含糊不清地回答着。


                  「喵(稍微待在工房忙碌着。念话的话也只有我能传达。)」(译:这句…机翻哪个都超怪,也听不太懂,就这样吧。)


                  「汪(呼嗯。如果忙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这么说起来,自从泡温泉以来,一次也没有见面。


                  如果有空的话在邀请你一起玩吧。我们是朋友,大小姐也会很高兴的。


                  但是,在工房里忙碌,到底是在做什么工作的地方呢,非常让人在意。


                  与之前在瀑布前展开的魔法阵有关系吗?


                  虽然很在意,但是现在这匹马的处理是优先的。


                  而且还只有我们几个去判明那个。


                  「くーん(怎么办……)」


                  在烦恼的时候,随着どう、と的声音响起,马就这样倒了下来。


                  「哇,汪(喂、喂,怎么了?)」


                  「嘻、嘻嘻…..(肚子饿了啊……)」


                  肚子饿到倒了下来啊。


                  但是,不能让他吃田里的东西,那么生长在那边的杂草也不行吗。


                  「嘻嘻!(喂,朗太!)」


                  「嘻嘻!(带着那孩子,过来这边吧!)」


                  在马厩的方向,听到了马的声音。


                  是伊卢希布夫妇。


                  好像是因为刚才的骚动吵醒的样子。


                  「汪汪(喂,起来了马。同族……可能不是,但那对夫妇在叫喔。)」


                  「嘻(是……)」


                  伊卢希布夫妇也协助了调查。

                  姑且算是解决了,所以先报告一下吧。


                  回复
                  10楼2018-05-15 14:29
                    只是法鲁克斯家的一员。


                    「喵(朗太桑。你说了什么吗?)」


                    看着痴迷地吃着饭的马,继续梳着毛的娜芙拉抬起头。


                    「哇呼?(不,我什么都没说?是蕾欧吗?)」


                    「啾(我都不知道。……这个饲料这么难吃。不是老身喜欢的。)」


                    咬着饲料的蕾欧,将叶子放掉。


                    「汪(是不是娜芙拉听错了?)」


                    「喵(是从外面传来的吧。能听到有人在说话的声音。)」


                    咦,是大叔吗?


                    即使不是大叔,如果是宅邸里的谁都很糟糕。


                    必须要把这匹马隐藏起来。


                    「汪(娜芙拉、蕾欧。我去争取时间,想办法把那驮马隐藏起来。)」


                    「喵(咦咦,就算说要隐藏。)」


                    「啾(使用空间魔法转移不就好了。)」


                    「喵(啊,不愧是蕾欧大人,聪明!)」


                    「啾(没错没错。老身非常聪明。)」


                    被称赞的蕾欧和称赞的娜芙拉。


                    我虽然感到不安,但还是为了争取时间而跑到马厩外面。


                    「汪(喂,你就因为我可爱的姿势而拜倒在我的可爱之下吧!)」(译:不好意思,后面这是恶搞的。)


                    无论是大叔还是女仆桑都尽管过来吧。


                    我向前转,不停地以后背在地上滚来滚去,露出腹部的姿势。(译:啊啊,这些姿势很让人头痛啊)


                    「哈哈哈哈……哇呼?(你看你看,很可爱吧!可以抚摸的哦!……咦?)」


                    我使出浑身解数的可爱姿势,没有反应。


                    根本没有人从居室里出来。


                    取而代之的是,头上戴着布的人物,从森林里拖着腿走了过来。


                    「找到你了……奈特梅亚……离开了主人,在这样的地方做什么……」


                    似乎是从地狱深处传来的阴暗声音。


                    「哇、哇呼(你是哪位!?叫做奈特梅亚的家伙,这里没有哦!?)」(译:恶梦)


                    「…..出来吧,奈特梅亚!」


                    穿着布匹的人物,无视我,将以单手拿着的东西带走。


                    那是一把很巨大的镰刀。


                    手把很长,刀刃也很长。


                    像是要把人的脖子,作為稻穗收割一般,有着不详的形状。


                    同时,从头布的布里露出了那个人的素颜。


                    回复
                    12楼2018-05-15 16:11
                      是骷髅。


                      脸上没有半个肉的碎片、一块皮也没贴,是骷髅。


                      「きゃ、きゃいいいいん!!(又出现了不一样的啊啊啊!?)」


                      因为太恐怖了,我就这样保持着露出腹部的模样失禁。


                      画出了黄金色的放射线,朝着披着破烂的布的骷髅降了下去。(译:笑)


                      じょばじ的温热液体渗透到了破烂的布上。


                      「哇、哇呼(あっあっ,对不起。」


                      「……去死吧!)」


                      骷髅没有犹豫。


                      被举起来的镰刀毫不慈悲地挥了下来,就这样变成了两个。


                      镰刀。


                      断了的刃,往后方飞了出去。

                      令人尴尬的沉默在我与骷髅之间出现了。


                      收起回复
                      13楼2018-05-15 17:03
                        颜射还行,而且断武在意料之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5-15 17:11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5-15 17:27
                            11楼被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5-15 17:36
                              看到这个燃烧的驮马的样子,不吓一跳就好了。


                              一边引导着走路不稳的马,一边进入马厩里,伊卢希布桑从居室里露出了脸。


                              「ブルル(快点吃下这个牧草饲料!)」


                              在墙壁上挂着以网绳绑住的牧草块,伊卢希布桑叼了过来。(译:这句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类似挂置式饲料槽吧)


                              「汪(这样好吗?这是你们的份吧?)」


                              「嘻嘻(我们已经吃得够饱了。而且明天还会再补充的。)」


                              我向夫妇道谢,将网绳放在燃烧的马面前。


                              「汪(太好了。那个……说起来,你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子吗?)」


                              「嘻嘻!(饭、米饭!米饭!)」(译:原文就是这样..该说是天然呆呢还是蠢呢)


                              「汪(听我说啊!)」


                              马的头靠在饲料块上,もしゃもしゃ的咀嚼着。


                              「モッシャモッシャ!(好粗!好粗!谢谢你们!大叔、大婶!)」


                              「ブルル(呼嗯,嘛,吃慢一点,不会有人跟你抢的。)」


                              「嘻嘻(如果我们有孩子的话,是不是就像这样的感觉呢。)」


                              伊卢希布桑稍微紧张的样子,葛蕾丝则是以慈爱的视线望着,小聲嘟哝着。


                              孩子什么的,这种透视的驮马真的没问题吗?


                              摇晃的尾巴的火不会烧到马厩吗?一闪一闪的。(译:最后面我无解…

                              这对夫妇该说是大胆吗,还是单纯不在意。(译:这句也是…..)


                              收起回复
                              17楼2018-05-15 17:39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5-15 19:02
                                  说别人废,你这已经吓尿两次了2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5-15 21:47
                                    噫...颜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5-15 21:52
                                      破邪圣水,专克不死系怪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5-15 22:14
                                        這失憶馬竟然還有主人?不是野生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5-17 1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