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179贴子:9,729
  • 17回复贴,共1

【渣翻/润色】039-某边境的冒险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とある辺境の冒険者41更新!?不存在的!!!等我慢慢润·色完了再说吧


回复
1楼2018-05-14 02:21
    加油


    回复
    2楼2018-05-14 02:58
      轰隆,火焰在焚烧着。
      与那一同,各种各样的东西在焚烧着。


      草木、花朵、家人……连村民们也是。
      父亲母亲妹妹弟弟,还有邻家稍微有点喜欢的那个女孩也是。
      全部的全部,都被火焰所焚烧着。


      ――并不打算这样做的。
      不该是这样的……只是想对瞧不起我的家伙,稍微复仇下的。


      所以像往常那样最先逃走了……向穿着漆黑长袍的人,寻求帮助。
      作为代替,自己的事情应该自己解决,被这么说了。


      所以……不过……但是――


      「那么,这样你的复仇就达成了。嘛稍微有些干过头了,但这只是些小事吧。反正全员,同罪。不过说起来,真的是帮大忙了。没想到封印的解除,不得不借助血族的手来帮忙,真的是没想到呢」


      那个声音,听到了。


      但是少年并没有向那看去,只是一味地持续看着前方。
      在那里的是,在燃烧着的,自己的村庄。


      「虽说如此,但这样,就先拿下了一个。真是个好兆头呢……嗯?不,所以稍微等下这么说过了吧。打算重蹈覆辙吗?否则的话……啊啊,就是这么回事。对了,这样的话就没关系。……哎呀呀。真是的,还想着会很难,这样的之前可不曾想象呢」


      对那个少年的事,黑色长袍之姿的那个也并不在意,叹了口气。
      不,或者说,从一开始就觉得少年的事怎样都好吧。
      只是,为了目的而必要,然后这么说道。


      「嘛不管怎样,在这里要做的事做完了。虽然不知道你的生命会持续到什么时候,但就这么安心度过余生吧,我会向神如此祈祷的。那么再见」


      这么说着,那个……不,那些离去了。


      不过到最后为止,也没瞥视他们一眼,少年只是呆然地持续眺望着眼前的景色。
      到附近村庄的人注意到异变,前来帮助为止,只是就这样呆然地,站在那里。


      回复
      3楼2018-05-14 03:33
        慢慢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14 15:00
          哎呀没注意看大佬润色了,嘛大佬别太累就好了,适当休息也是可以的


          回复
          5楼2018-05-14 22:38
            这几天 要答辩 先缓缓。。。


            回复
            6楼2018-05-15 18:19
              -----------------------(分隔线)----------------------


              ——拉迪乌斯王国阿贝特男爵领亚斯达。
              位于阿贝特男爵领中的最北面,硬要说的话那是一个萧条的街道。


              冷清的理由很简单,并没有特意要去拜访的价值。
              虽说位于诺伊蒙多公爵领的交界处,也是附近唯一的街道,但是本来的话,并没有要前往诺伊蒙多公爵领的理由,所以那也就毫无意义。


              虽说是公爵领,但去那里并没有多少好处,而且还与魔族的住所相交接。
              会去那样的地方的,不是些寻求着刺激,就是有着各种理由的人吧


              当然多少会有些人来往,但并没有到要中转地的程度,而且因为有魔物出没,所以四周是广阔的荒野。
              萧条……与其这么说,不如说是没有发展的必要,这也是当然的呢。


              但是即使那样的街道,如当然一样存在着冒险者公会的支部。
              不,或者说正因如此才存在着吧。


              在重复一遍,这条街道的周边有魔物出没。
              如果没有狩猎它的冒险者的话,这个街道就做不下去了。


              「虽说如此,但我认为只是这样就很热闹了呢」
              「……? ……你说什么?」
              「只是我自言自语呢。虽说是很热闹但这边却很闲呢,只是在考虑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事」


              一边以那样的风格适当地回答着,多丽丝·海因泽尔一边朝那地方瞥视去。
              在那里所展现的是,正如刚才所说,冒险者们聚集在一起吵闹的景象。
              嘛,即使这么说,但聚集在那里的充其量也就十人吧,不过以这个街道的规模,或是这个建筑的大小来考虑的话,这人数也不算少了吧。


              但是那也只是如字面意思一样,只是在吃着喝着吵吵闹闹着。
              与坐在柜台的多丽丝毫无关系,只是一味地空闲着。


              「如果这边也能吃喝的话,像这样的空闲也不错呢」
              「……不行哦?」
              「果然在工作中是不会做那样堕落的事的。慎重起见,只是为了确认一下就被说不行了呢」
              「……意外呢」
              「你那是什么意思?」
              「……那是,我还想着会一定无视呢」
              「确实如果合同上没有这条的话就会无视了,但是不凑巧,合同上包含了这点呢。真的是不走运啊」


              多丽丝说着那样的话,虽说是坐在那儿,但多丽丝并不是公会职员。
              或者说,本来这条街道的公会支部,就并不存在着公会职员。
              考虑到城镇的数量,和与之相对的公会支部的数量的话,想要全部派遣公会职员那就不现实。


              话说如此,但也并不能没有公会支部。
              像这里一样,不能缺少冒险者的存在的街道,还含不少。


              以此考虑,就是拿冒险者们来代替。
              因此接受了公会委托的冒险者,就成了公会职员的代理。
              当然与实际的公会职员相比,权限是有所限制的,但即使如此,还是被给予能管理公会支部那种程度的权利。


              当然并不是谁都能接受委托,不过正因如此,被允许接受了委托的事,对冒险者来说,是一种身份象征。
              这种宴会般愚蠢的骚动,还在被容许范围内。


              回复
              7楼2018-05-16 10:36
                吞上瘾了???


                收起回复
                12楼2018-05-16 10:41
                  算了 搞论文去得了,,,感觉最近度娘针对我。


                  回复
                  17楼2018-05-16 10:46
                    算了 弄论文去得了,感觉最近度某某zhen对我,,,【连这句话还被吞一次 有猫并】


                    回复
                    18楼2018-05-16 10:48
                      真对???喵病???什么都不让发了???一句话也口???


                      收起回复
                      19楼2018-05-16 10:51
                        「咿呀,活着真好呢……呀!小姐不来一杯么!?」
                        「要坐在这肯定不能喝酒吧?想说些什么啊,你这混球」
                        「什么啊,小姐不能喝啊?真是可惜呢,明明是在这么高兴的日子里」
                        「如果在这里的是会喝酒的家伙的话,从一开始就不会被委任这样的任务吧……真是的,所以才和醉鬼」


                        这么说着叹了口气的多丽丝,其嘴角不禁松缓。
                        不管怎么说,像这样被庆祝并不觉得不好。


                        是的,之所以会发生如此愚蠢的骚动,是为了庆祝多丽丝被任命为公会职员的代理。
                        也就是说,多丽丝被任命了,正是从今天这个日子开始。
                        在那以前是由别的冒险者所担任。


                        顺便一提,那个冒险者,把它交给多丽丝的同时就离开了。
                        本来就只是作为公会职员的代理才来了这个地方的冒险者,可以说是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像这样的事,并不是很罕见。
                        并不是在所有的地方,都有可以代替的冒险者。
                        在这种情况下,会把其他地方足够多的冒险者特地派遣过去。


                        然后那个冒险者,如果找到能代理他事务的冒险者的话,并把它交给他,那个冒险者就能够回去。
                        不过很少会有就这么留下来的冒险者……但那样的事真的是很罕见。


                        另外,担任代理所必要的东西,首先当然是信任。
                        虽说只是支部之一,但那权限还是相当的大。
                        除了防止被滥用以外,这也是被严格把关的项目之一。


                        还有必要的,果然是本事与人望吧。
                        既然是被任命为公会职员的代理的冒险者的话,也就是说被任命为调节该地区冒险者纠纷的角色。
                        如果发生什么纠纷了的话,就不得不出面解决,在那大致的情况下,本事是必要的。


                        本来会成为冒险者的人,就净是些不太会在意场合的人。
                        想要压制住那些人们,力量就是必须的,理所当然吧。


                        嘛即使这么说,本事与人望可以说几乎是成正比的。
                        会反抗比自己还拥有压倒性力量的对手的笨蛋,果然早就不存在了。


                        话虽如此,当然的事,像这样的人物并不是很简单就能找到。
                        有时不存在能托付后任的冒险者的事,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那种情况下被派遣过来的冒险者会一直继续着代理……像这样的事,果然不可能。
                        他们说到底,只是代理的代理。
                        被继任也只是一时的,那个期间可以说最长也只有两年。


                        那么继任到期了后又会怎样,那个冒险者一般是会返回。
                        然后在那里的冒险者支部,就会这么倒闭。
                        会那样也是当然的,在那里的冒险者们就不得不去其他地方了……对这次的庆祝,也有没发展成那样真是太好了的含义。


                        总之,因为这样的原因,像这样愚蠢骚乱的事在平时是不会做的。
                        今天因为是特别的日子所以才在骚乱着,果然平时在白天就不会发展成这样的事。
                        话虽如此,到了晚上的话,像这样的感觉还是不会变的,所以可以说是单纯只是以那为借口而在吵吵嚷嚷着。


                        「说到底,主宾只是在这么看着确实真的呢」
                        「……想和他们混在一起的话,去就好了」
                        「嗯?为什么?」
                        「……这里交给我一人就足够了」
                        「把这里交给你,我过去那边也行吗?」


                        一边这么说着,多丽丝一边把视线移向旁边。


                        在那里的是,全身用白袍所遮盖,外加披着风貌的小小的身影。
                        即使隔这么近也看不见脸,在街上看见同样的人物的话,就会觉得可疑并记住吧。
                        (译;注!!!其实这里就出现了精灵族妹纸了!!!)


                        但是知道她样貌的多丽丝,只是耸了耸肩。
                        混杂着叹息――


                        「果然做了那样的事,我就会很显无情呢。本来的话,你只是因为与我有交情,才会和我一起接受这个任务的吧?」
                        「……但是,有困难的时候我会帮助,约定了」
                        「嘛是这样呢……」


                        在这里会露出苦笑,是因为虽有这么约定过,但实际上明显是多丽丝这边被帮助了。
                        既然如此,如果没办法,把这些全部交给她。


                        「嘛,你有这份心情我就足够了。虽说利用着这里的冒险者们就是全部了,但也说不好会发生什么问题呢」
                        「……嗯」
                        「哎呀ー!小姐,高兴么!?」
                        「所以,只是在这里坐着怎么可能会高兴啊。……不过看到这样的你们,某种意义上很愉快呢」


                        所以才觉得醉鬼,不禁这么想,到现在为止多丽丝也是那边的。
                        倒不如说是带头骚乱的,甚至有这样的前科……不过果然从现在开始,就不会那样了吧。


                        回复
                        20楼2018-05-16 19:49
                          对此感到寂寞的心情,当然也会有。
                          但是正因为多丽丝有着这样的立场,所以看着眼前的笨蛋们随意地骚乱着,才觉得这样的事是有意义的吧。


                          「……像这样,会考虑着像那样的事,说明我也上了年纪呢」
                          「……?」
                          「没什么,只是我自言自语呢。被告知任命的时候,虽然确实很高兴,但看来自己比想象中的还要更有感想呢」


                          于是,多丽丝以那样的风格,对自己露出了自嘲似的笑容,然后在那时。
                          像混入骚乱中那样,即便如此还是听到了清晰的声音。


                          「不好意思,这里是冒险者公会支部吗?」


                          看来是来客人了。
                          这是(多丽丝)被任命为代理,第一次的客人。


                          严格来说虽然已经处理过眼前的笨蛋们的共同委托,不过她认为那并不算吧。
                          因为太过轻松,所以并没有像是在工作的氛围。


                          总之,最先询问了这里是不是公会支部的事,也就意味着并不是这个街道上的人。
                          暂且不说是否来过这里的事,但如果是住在这里的人的话,就并不用对这里是否是公会支部的事进行确认。


                          也就是说,虽极其罕见,但会特意来这个街道的人,会是同行者的可能性非常高――


                          「是哦,确实这里是,但到底有什么――什っ!?」


                          本来应继续说出口的话,瞬间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但是这是没办法的事吧。
                          不知是谁来了,然后把视线朝房间的入口看去,结果在那里看见魔物的身影,到底谁能想象得到呢。


                          「――っ!」


                          不过该说不愧是(多丽丝)吗,这之后迅速做出了反应。
                          惊慌失措的氛围一瞬间消失,不过作为改变,脑里浮现出疑问。


                          在那里像是堵住了入口那样所露出的脸,是像猪一样的魔物。
                          不能判断为猪,是因为不管怎说相比于猪太大了。
                          虽只有头但也超过三米,那样的猪,在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


                          而且像血一样的赤色体毛,如果多丽丝的记忆正确的话,那正是玛德波亚的魔物。
                          而且搞得不好的话,那一只就能消灭一个街道,想要讨伐的话必须要上级冒险者的魔物。
                          当然是以小组为单位,来说。
                          老实说多丽丝没有战胜过它的自信……并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


                          但是问题是,为什么这样的东西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样的事。
                          这样的东西,即使只从远处看,街上的人就会骚乱的吧……而且刚才如果不是错觉的话,不是有说人话么。
                          完全没有听说过那样的事……。


                          但是在那样刹那的思考得出答案之前,多丽丝从坐着的椅子上下来了,然后从腰间取出爱用的两把手枪,做好准备。
                          然后以此同时,旁边的同事也已经,将手伸向腰间所挂着的擅长武器的把柄上了。
                          对于这件事,多丽丝一边不禁嘴角上扬,一边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总之先试着攻击看看吧,这么想时――


                          「等、等下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不,果然最初的印象很重要呢。所以想着尽可能造成冲击更为好」
                          「冲击之类也并不是这种等级的东西吧,这个……!?」


                          但是在听到声音后,停下动作了。
                          那明显是复数的人,而且还是小孩子的声音。


                          从旁边,也传来困惑那样的氛围,那时终于笨蛋们也注意到了。
                          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意义的喧哗,充满了全场――


                          「……哥哥大人,果然这样的事我也认为不好的说」
                          「什么……啊……为什么啊?」
                          「以相当诙谐幽默的惊吓方式呢……话说回来,你其实并不想太吓一跳吧?」
                          「嗯,确实是这样」
                          「确实、个鬼哦……!」
                          「嘛嘛,艾娜桑也稍停一下,的说。而且比起这些,我想早点解释为好的说」
                          「嗯,确实是这样」
                          「我说你啊……!」


                          不过在那爆发之前,魔物的身姿突然从门口横退出去了,在那地方所剩下的只有三个人影。
                          而且,那果然都是些孩子……对于事情的突然转变,现场流淌起困惑的空气。


                          但是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这点,三人中在中间的少年,毫不畏惧地开了口。
                          然后。


                          「啊,不小心引起骚乱了。不过那是那这是这,有另一件要确认的事……登记冒险者的地方是这里,那真是太好了?」


                          多丽丝被投以,这样的话语了。


                          收起回复
                          21楼2018-05-17 02: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6-20 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