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浩宝儿吧 关注:35贴子:390
  • 19回复贴,共1

藏心(改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5-13 14:15
    好吧,崽崽们,我又来了。好久没有回到吧里了,允浩和宝儿也有了新动态,楼主就挑了几张图片过来。
    话说这篇文楼主不是特别喜欢男主的人设(总感觉像神经病一样),但奈何这个故事整体还可以,所以还是把它放出来了(๑>ڡ<)☆,女主是有些让人有保护欲的人呢。感觉闹闹莫名地超级适合霸道总裁风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5-13 14: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13 14:17
        刚刚发了一个贴,不知道为什么发不上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13 14:18
          楔子

          五星级的商务套房中铺着厚厚的吸音地毯,色调柔和的璧布,搭配着晕黄的灯光与极具品味的家具摆设;然而这么温暖舒适的环境,此刻却笼罩着一股令人战栗的低气压。
          两张典雅的单人座沙发上此时正对坐着两个人。男人的双手随意地摆在沙发扶手上,修长的双腿往前伸直,在脚踝处交迭。一切看起来是这么的悠哉随意,但自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暴戾之气却是令人不寒而栗。男人好看的薄唇此刻正紧紧地抿着,浓黑的眉蹙拢着,更别说当他俊逸的脸庞上那双怒气腾腾的双眸盯着人看的时候,是多么地令人害怕了。任何人都看得出来,眼前这个男人快要气疯了。
          此时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女人,一个纤细柔美的女人。白净美丽的脸蛋,精致柔美的五官,浑然天成的优雅气质,活生生就是一名用水做出来的美人。她的头微微地垂着,靠拢的双腿侧摆着,白嫩的手平贴在腿上,完全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等着眼前的男人开口。属于她的一切一切,看起来是这么的美好。
          “我再问你一次,你给我想清楚了再回答。”男人终于开口了,语气夹冰带棍的。
          女人一听,连忙抬起头来望向他,眼里满是温柔。“我要你拒绝这门婚事。”
          男子怒望着她。她的眼神越是温柔,他心中的怒火就越炽烈。女人愣愣地看着他,彷佛他说的是外星语,她一句都听不懂。沉默了大约一分钟,她轻轻地摇着头说:“不,我要嫁给你。”她语气坚定,彷佛是在立下誓言般,那样的认真,那样的真诚。
          “ 你……”男人气得站了起来。“为什么要嫁给我?天下的男人这么多,为什么偏偏是我?”他的咆哮声让整间套房隐隐震动。
          女人有些惊慌的看着他,清亮的眼中蓄着一层薄雾。“我……我想帮你。”
          “帮我?帮我什么?真想帮我的话,就退了这门婚事。”
          “ 就算我退了这门婚事,伯母还是会为你另外找人选的。”她垂下眼眸,心中泛起微微的疼。“我真的是想帮你,没有任何目的。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干涉你的生活,也不会造成你的负担,更不会过问你与她的事情,我只是想让你做你喜欢的事,让你爱你想爱的人而已。”她眨动着眼睫,努力地想化去眼中的水气。
          “这算什么?”男人气得用力挥了一下手。“一个女人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甚至已经心有所属的男人,只为了让男人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而没有任何其它目的?你在骗三岁小孩吗?”
          女人摇着头,咬着柔嫩的下唇,犹豫着是否该说出她心中真正的理由。
          “回去,回去退掉这门婚事。”男人双眸中燃着熊熊怒火。“你编的这些个理由,留着骗其它男人吧。”
          “ 我没有。”女人委屈的说着:“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这样想的。”
          “为什么?”男人来到她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审视般的严厉冷光,几乎将人射穿。
          女人仰头看着他,目光真诚,毫不逃避。“因为我爱你。”她还是说出口了,说出了这个深藏了十年的秘密。
          “shit!”男人不留情地骂出口。“爱我?你认识我多久?见过我几次面?竟然说爱我?”他转身往门口走去,显然认定这件事情不需要再谈下去了。
          “我不——”她真的爱他啊。“住口。”他打断她的话。“要怎样都随你,到时候你就等着自食恶果,后悔莫及。”我不会后悔的。女人在心中说着,唇边挂着一抹苦笑。她知道往后的日子她一定会伤心,但她绝对不会后悔。“还有,”他站在门口,突然回过头来。“永远不要说爱我,因为你根本不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13 14:21
            chapter1
            闹钟还没响,宝儿就已经睁开眼了。瞄了闹钟一眼,五点五十八分;顺手按下了闹钟。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放在床边椅子上的晨袍穿上,轻手轻脚地拉开更衣室的门,再推开通向另一间更衣室的门,走了进去。
            这间是她和她丈夫的更衣室,十五坪大的空间里,挂了满满的衣服,当然也包括领带、领带夹、袖扣、手表、鞋子等等饰品。每天一早替允浩准备好今天要穿的衣服,一直是她五年来的工作,也是唯一一件她可以为他做、而他也愿意接受的工作。因为他相信她的专业。因为,她是顶尖的服装设计师。只要是出自她手的东西,绝对是既有品味又时尚;并不是刻意要炫耀什么,她只是想看他穿着她亲手制作的衣服,受到众人的赞赏。她只是想要将她能够提供的所有美好的一切,都为他所拥有而已。
            她熟练地在更衣室中穿梭,挑出了冷灰色、剪裁利落的西装,配上质地上好的浅灰色丝质衬衫与深紫色领带。一贯的冷色调,一贯地符合他外在给人的印象——冷酷而精明的企业家。挑着挑着,她脸色突然一变,连忙腾出一只手紧紧地捂着嘴巴,硬是将咳嗽声闷在嘴巴里。吵醒他了吗?她不安地望着更衣室的门,睡在这扇门后的他,应该醒了吧?他一向睌睡,偏偏又浅眠,任何细微的声音都会将他吵醒;五年来,他们虽然没有一天同床共枕过,但她就是知道。她熟知他所有的生活习性,熟知他的喜恶;她了解他的一切,比他对自己还要了解;但从没有人知道这一点,除了她自己。
            将衣服放好,她赶在下一波咳嗽声发出前,快步离开更衣室,离开有着属于他好闻气味的空间,离开她每天早上都会眷恋的地方。那里是唯一她与他最贴近的地方,也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当宝儿的脚跨进更衣室的那一刻起,郑允浩就已经醒了。不知道是因为他太浅眠,还是因为对她的脚步声敏感,只要有她在的地方,他都能感觉得到,而且能轻易地找出她来。也许是习惯了。他竟然喜欢听她在更衣室中穿梭的细微脚步声,喜欢听她打开橱柜或拉开抽屉时那刻意放轻的音量,喜欢听她在不小心弄出比较大的音量时不安的惊喘。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声音,竟然让他觉得平静,觉得胸口发暖,觉得似乎有一种陌生的情绪一直在他心中发酵,但最后,他总是选择忽视它。
            五年了吧!和她结婚到现在,竟然已经五年了。没想到五年来他们竟然可以和平相处,生活得像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最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完完全全遵守婚前对他的承诺——不干涉、不造成负担、不过问私事、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爱他自己想爱的人。只是,他们的约定后来多了一条,绝对不让绯闻上报,不让对方难堪。他根本跟一个单身汉没什么两样,只不过身分证的配偶栏上多了个名字而已。
            不可否认的,她是一个美丽又独立自主的女人。设计的才华让她充满了自信,却不高傲;她还是和五年前他见到的她一样,温柔、端庄、美丽。这样美好的她,当初为什么执意要嫁给他?以她的条件,多的是排队等着娶她的青年才俊与年轻有为的企业家。因为在一些不得不两人一起出席的场合中,他亲眼目睹过太多追求者的爱恋目光。为什么?一直到现在他还是想不通,也看不出她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爱他?她当初对他说过的那个理由?

            郑允浩眸光一冷。他今天是怎么了?昏头了吗?怎么会想起这件事来,而且他的心竟然兴起了些微波动?
            正想翻身坐起,从更衣室中传来的闷咳声让他的眉头一紧。
            入秋了吧?她的身体很敏感,每到季节变换就会感冒;而坚强的她从不会让外人知道她身体不适,还是照样工作,照样微笑,照样当作没有感冒这回事,除非忍不住咳出声音来。
            而这外人,当然也包括他。他从来不知道,她将他定位在什么位置。同居人?室友?还是有名无实的丈夫?他承认他从来没有尽过做丈夫的义务,也从来没有跟她好好的说过话或吃过一顿饭,他根本一点都不了解她;他对她的认知就跟外界一样,一个美丽又有才华的设计师。
            很糟糕的丈夫,很恶劣的情人,很过分的朋友;更惨的是,他竟然连这些称谓都沾不上边,因为他从来不曾关心过她。
            烦躁地站起来,他唇边扬起一抹冷酷的微笑。今天的他,真的是想太多了。
            走进浴室梳洗后,他换上了她为他准备好的衣服,果然衬托出他冷傲不凡的气质。离开房间,准备下楼用早餐,在经过她的房门口时,又听见了她的闷咳声,他跨出的脚步稍微停顿了下,然后又继续前行下楼。
            宝儿在房间深吸了几口气,确定咳嗽的症状已经舒缓一些之后,才开门下楼。
            “早。”一如往常地,她向郑允浩道声早,然后拿起管家婆婆为她准备好的早餐,准备上班去。
            “你慢用,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13 18:00
              chapter2

              宝儿一走进住家附近的咖啡馆,里头的店员已经自动帮她煮起咖啡了。
              “小姐,你的中杯拿铁不加糖。”店员有默契的将咖啡递给宝儿。
              “谢谢。”宝儿笑着接过,付了钱准备离开。
              “小姐今天看起来特别年轻喔。”店员真心赞美着。
              “谢谢。”她朝店员笑着点点头,离开咖啡馆来到十字路口。
              是因为她今天不同于以往的轻松打扮,所以允浩刚才才会多看了她一眼吗?他心里所想的,是她今天穿这样去上班适合吗?还是觉得今天的她特别年轻?
              视线一垂,她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忍不住伸了右手摸了摸,思绪不觉飘远。
              这戒指,是五年前她为自己挑选的结婚戒指;甚至连婚纱、喜饼、饭店、宴客的名单,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决定的,允浩只是付钱而已。
              这是当然的。当年被逼着结婚的郑允浩,婚礼当天有出席就已经给足她面子了,其它的她都可以不计较、不要求。
              这款戒指与郑允浩的同款式,是一组对戒,是她喜欢的样式,虽然郑允浩在喜宴结束后就将戒指给丢了,但她还是坚持戴着,即使有时候因为身上的穿著需要变更配带饰品,她仍是坚持不取下来。
              因为她对自己发过誓,取下戒指的那一天,必定是他们离婚的时候。
              而且,再怎么说,这戒指也是当初郑允浩亲手为她戴上的,一直到今天,她仍然能清楚的感觉到他为她戴戒指时,那修长手指的触感与暖度。
              所有一切的一切,他都可以不记得,他都可以不在乎,可是,她不行。
              绿灯亮了,郑允浩挺起背脊向前走去,没有注意到停在斑马线前的高级轿车中那双炯亮的黑眸。她刚才在想什么?
              在宝儿摸着手上的戒指发呆时,正好被路过要去上班的郑允浩看见了。
              她那半垂的眼眸、深思的神情与唇畔那抹淡淡的苦笑,突然让他的胸口闷了起来。她在想什么?对这段有名无实、孤立无援的婚姻感到绝望?对他的漠不关心感到失望?还是对她早就应该结束这一切、然后重新开始,而不是这样继续拖着而感到后悔?
              看着她拿在手上的早餐和咖啡,他才想起——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不和他一起用早餐了?
              她总是拿了早餐就走,总是那么的匆忙,好像是在逃避什么似的。这样想起来,以前那个总会在家煮好晚餐,苦苦等着不会回去吃饭的丈夫的她,似乎早已不见踪影了。
              是她已经对他死心,不想再为了他装扮成贤妻良母的样子讨他欢心,还是已经看透这是一段错误的婚姻?
              看着她抬头挺胸,毫不迟疑地从他眼前迈步前进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开始感到心慌与不安。
              他冷酷的眼神闪烁着,一种在脑海中窜起的想法,让他目光一寒。
              他,该不会已经开始注意到她了吧?
              一个安安静静、固守本分,比朋友关系还不如的她,难道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了吗?
              宝儿一进到办公室,就用最短的时间解决掉她的早餐。
              “权宝儿,你这个胆小鬼。”用面纸擦了擦嘴唇,宝儿小声的骂着自己。
              明明有时间、也有机会可以好好坐下来和他一起吃早餐,偏偏她宁愿选择放弃,每天都将早餐带进公司然后匆匆解决。
              为什么?因为她不敢单独和郑允浩相处太长的时间,即使只是吃个早餐,时间都太长了。
              因为她是个胆小鬼。
              每次见到他,她的目光就会被他吸引而离不开;到最后,她不得不拿出最强的意志力才能让自己免除掉花痴般的举措。
              而自从那一次,她贪婪依恋的眼眸被他逮个正着后,她就不再与他一同出现在餐桌上了。
              她怕总有一天她会移不开视线,会忍不住向他表白,向他说爱,而这些刚好都是他不需要她给的。
              不能说爱他。
              五年了,即使已经过了五年,每每想起这件事,她的心就会痛一下。
              不能说爱他,这点她很清楚;为了怕自己情不自禁脱口而出,她只好想尽办法与他保持距离。
              只要能每天见到他,每天跟他说上一句或两句话,只要他过得好、过得快乐就好了,所以就算他不爱她,她也已心满意足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5-14 10:55
                有些我觉得不太合理的地方我就改了一些,尽量符合两个人物吧。ԅ(¯ㅂ¯ԅ)🚌
                所以有的筒子们看到有地方和原来的文有些微的不一样也不要奇怪哦(´-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5-14 20:48
                  chapter3
                  “宝儿,早。”同事李允熹也进公司了,平时穿的像只性感小猫的她今天穿得很正经。
                  “衣服怎么了??”宝儿问着,讶异于一向走性感路线的李允熹穿得如此正经,今天她怎么了?“我要改邪归正从良了。”李允熹指着自己的服装,笑着。
                  看着李允熹脸上甜蜜的笑容,宝儿懂了。“你的他喜欢这样穿的女生?”
                  “他说我的气质很好,如果换个穿衣路线,一定非常淑女。”李允熹的脸颊上飘上两朵红云。
                  “那他下次是不是要说,你的头发这么好,染发一定很美,要你每天把自己头发染得乱七八糟的?”另外一名同事崔秀莲听到了她们的对话,连忙插了一脚。“若他真的这么说,那有什么不可以。”李允熹低头看着自己今天穿的洋装,认真的想着。
                  她向来认为美的事物就是要给大家欣赏,所以她总是不吝于展露她的好身材;但如果他真的对她开口,要她的美只属于他一人,她想她会同意的。
                  “哇哇哇!”崔秀莲一连哇了三声。“恋爱中的人就是不一样,难道人一旦陷入热恋就得为对方牺牲或改变自己吗?就样就不是对方当初喜欢的人了嘛。”
                  “你不懂。人一旦恋爱或结婚了,谁还能保有当初的自己?”李允熹理所当然的说。
                  “谁说没有?我们的设计总监宝儿不就是了吗?”她走到宝儿身边,绕着她东看西看的。“你看,宝儿从我们以前认识到现在,她的穿衣品味、她的装扮、她的一切,从来都没有被谁要求或影响过,她还是原来的她,从来没有变过,人家可是有家室的人耶。”
                  崔秀莲也打量起宝儿来了。“她是个特例。”她下了结论。
                  “去。”李允熹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这是什么论调?“本来就是嘛。”李允熹解释着。“你看,哪有人结婚了,还是一样的出差,一样的加班。没有生小孩就算了,连她先生长什么样子我们竟然没人见过!如果不是你的身分证配偶栏上真的有人占了位置,大家一定觉得你说你结婚了,只是想赶走那些追求你的人。”
                  听着听着,宝儿笑了,笑得苦涩、笑得哀凄,不过却没有人发现。“我会这么的保有自我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李允熹和崔秀莲齐声问,她们想知道秘诀在哪里,只要不是说要长得像宝儿一样美就好办了。
                  “我的原因是……”宝儿垂下眼眸,掩饰此时真实的心情。“他根本看不到我。”
                  “什……什么意思?”李允熹和崔秀莲愣住了。一个活生生的美人在眼前竟然看不到,那个人是瞎子吧?
                  “意思就是,他根本不爱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5-15 18:53
                    宝儿开车离开公司了。
                    她常常将车子停放在公司,然后走路回家,一来散散步,二来沉淀一下一整天的心情,三来让自己晚点到家,缩短一个人在家的时间。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快速奔驰着,很快就下了五股交流道往省道开去。
                    今天她要到布厂去一趟,去挑下一季服装的用布,并与布厂的老板研究开发新的布料与花色。
                    她是顶尖的服装设计师,很多事却都是她自己一手包办的,因为拥有比别人更敏锐的观察力与时尚感,大部分的人都跟不上她的脚步,所以她得自己来。
                    进到布厂停好车,布厂的老板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
                    “李秀根先生。”宝儿微笑着打招呼,和李秀根合作也好几年了,他就像是一位亲近好朋友。
                    “宝儿,开快车可不好哟。”李秀根担心的说着,从她说要从公司出发到现在才多少时间而已?她人就已经到了。
                    “没,刚好路上没塞车。”宝儿还是一贯的微笑。
                    “总之,你自己小心点,不能仗着自己的车好就乱来喔。”他一直把她当成妹妹般看待。
                    “遵命。”宝儿调皮的举起手向他敬个礼,像个撒娇的妹妹。“我们去挑布吧,今天可有得忙咯。”今天她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要在工厂里爬上爬下东奔西跑,这也是她今天穿的休闲的原因。
                    宝儿将每一匹工厂生产的布一一检查、挑选、淘汰、对色、修改图案花色……等等,每一匹布她都要摊开查看并卷拢收好,等她检查好这几十匹新布,并将新设计的花色丵图稿跟工厂染色打样的师傅充分沟通好时,已经是下午了。
                    “宝儿,现在可以去吃饭了吧?”李秀根舒展一下筋骨。
                    “秀根xi,您先去吃,我还要到仓库去挑一下适合的布。”宝儿喝了几口水后,往仓库的方向走去。
                    “宝儿啊,布又不会跑掉,吃饭比较重要啦,待会再去看啦。”李秀根在后头喊着。这丫头真的是个工作狂。
                    “您先吃,我去去就来。”宝儿回头说着,已经晚了,他们从早上工作到现在,一口饭都没有吃,她可不忍心继续折腾这位大老板。剩下的事情由她自己来处理就行了。
                    “仓库的布太多,千万要小心喔。”李秀根提醒着,可惜这丫头已经不见踪影了。进了仓库,宝儿就爬上爬下地仔细寻找着。
                    她记得之前在仓库看过一块布,那是一块湛蓝的底色上绣着金色绣线的欧洲经典花色的布,那种低调的奢华,很适合做成背心,最近天气要转凉了,她想要帮郑允浩做一件背心。
                    “奇怪,到底在哪里呢?”宝儿微蹙起眉头,今天一早就不适的喉咙又开始咳起来。
                    “哈,找到了。”那块布放在最顶层的架子上,就在她不经意的抬眼时入她眼帘。好像有点高……她评估了一下高度,四下搜寻着可以垫脚的地方,然后她爬上一层层的架子,往目标靠近。
                    “拿到了。”宝儿柔柔的笑开了,她伸长了手抓住了布头,调整了一下位子,好让自己方便施力将那块布抽出来。没料到她一扯,被扯出的布因为移动了位置,连带着牵动了压在上头的布,一瞬间,放在层架上的布全一起往下掉。
                    宝儿先是感觉到肩膀被重物用力撞了一下,然后她的身体开始往下坠,无边的黑暗也同时袭来。
                    “允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5-16 19:14
                      chapter5
                      这时,病房外走进一个很帅气的男生。 “李泰民?”宝儿愣了一下,李泰民是宝儿公司总裁的特助。“你怎么也让宝儿一个人在医院里没有人照顾吧?
                      “什么?”宝儿脸色一变,惊慌的看向李泰民。“我已经拨电话通知你们管家婆婆了,你放心。”李泰民对她眨了下眼镜,要她安心,他并没有通知郑允浩。
                      她和郑允浩之间的关系与问题,李泰民是少数知情的人之一。
                      “谢谢。”宝儿感激的笑了。她不能造成郑允浩的麻烦或负担,这是她对他的承诺。“已经很晚了,你们先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可是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李允熹说。“不然今晚我留下来陪你。”
                      “不用了,宝儿的管家婆婆呆会儿就会赶来了。”李泰民帮宝儿劝说。“再说,宝儿不在,她的工作可是你们两个人要分担的,早点回去休息。”
                      “喔,李泰民,你好没人性喔。”李允熹和崔秀莲哇哇叫。
                      “你们要辛苦喽,宝儿的工作量一定很多哦。”李秀根对她们非常的同情,却无能为力。
                      “秀根xi,这些并不是安慰的话好不好。”李允熹嘟着嘴说。
                      “好了,病人要休息了,我送你们回去。”李泰民阻止了他们的哀号,帮宝儿赶人。
                      “李秀根先生。”宝儿喊住他。“你仓库里有一块蓝底绣金丝图案的布,改天可以送到办公室给我吗?”那可是她去仓库的目的。
                      “你受伤时手中抓住的那块布吗?”李秀根有印象。“那你该不是为了那块布而受伤的吧?”
                      宝儿微微一笑,没有反驳。“就麻烦你咯。”
                      “好,没问题,改天我找人送去。”李秀根摇摇头,这丫头每次都是用微笑这一招来收服人心。
                      “宝儿,我明天再来看你。”李允熹从门口探进来。
                      宝儿笑了。“好。谢谢你。”
                      “他那边,你再自己跟他说。”李泰民提醒道。“我已经请护理站帮你安排了。”
                      “谢谢你。”宝儿真心说着,还好有他帮忙。
                      “都是朋友,别说这些。”李泰民挥挥手。“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望着闭上的门,宝儿从放在床头的包包中取出手机。十一点多了?他应该还没睡吧?还是根本没有回家?
                      苦笑了一下,她按下了熟悉的电话号码……
                      私人的套房中,一名男子正慵懒的坐在沙发上,而跨坐在他身上的女子,继续十指在他身上游移抚摸,仿佛急着要除下他的衣服。
                      郑允浩静静地坐着,对于女子的热情,既不拒绝也不主动,只是坐着让她为所欲为,似乎在观赏一场春宫戏,炯亮的黑眸透着冷冷的幽光,冷静的不含一丝情欲。就在女子热情的吻着他的唇、扒开他的衣服尽情探索时,他的手机响了。
                      “别接。”女子按着郑允浩的手不让他接手机,灵活的唇舌在郑允浩唇边热情的勾引着。
                      “不行。”郑允浩一手轻推开女子,接起了手机。“什么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5-17 19:12
                        chapter6
                        什么事?对,就是这句话,这句话一直以来都是郑允浩接宝儿的电话时,所说的第一句话。什么事?问的这么直截了当不拖泥带水,好像没有事的话,宝儿绝对不会拨电话给他。
                        但,这却是事实,因为宝儿从来就不想依赖他,也尽量将所有麻烦的事自己处理掉。
                        不过,每次听到他这样的问话,宝儿还是觉得很高兴,这表示他有将她的电话号码输进他的手机里,所以他知道拨电话的人是她,她至少属于他需要留住电话的名单之一。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从来不曾不接她的电话。
                        不管他有多忙,或是否正在开重要的会、见重要的客人,只要是她的电话,他就一点接。虽然开头永远都是这一句——什么事?
                        听到他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问话,宝儿突然觉得原来自己一点也不坚强。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原本以为这么多年了,她早已伪装好自己,没想到此时一听到他的声音,她的坚强与勇气好像在瞬间抽离她的身体,她突然觉得喉头一紧,心里闷得发慌,眼里有着酸酸的痛。
                        “权宝儿?”对方的沉默,让郑允浩锁起眉头。
                        宝儿深呼吸了几次,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一些。“对不起,工作临时出了点状况,我要到南部去出差两三天”
                        她说谎了,她很少说谎的,向来她说慌的目的只有一个——不让他烦心。
                        宝儿过重的鼻音与虚软的语气让郑允浩脸色一沉,她哭了吗?“怎么了?”
                        没想到被他发现了异样,也没想到他会关心她。“没什么,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休息几天就好了。”
                        果然是感冒了,郑允浩心里想着,早上他已经听见她的咳嗽声了。
                        “我知道了。”郑允浩虽然还想多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宝儿点了点头。当郑允浩说“我知道了”这句话的时候,就表示他要挂电话了。虽然舍不得挂,她还是毫不犹豫的说了,“再见。”
                        挂上了电话,宝儿紧握着手机,将它紧紧地压在胸口。“好痛。”她的心。
                        哒哒哒,成串的泪滴划过她白皙的脸庞,印湿了白色床单,也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好想开口跟他说,我受伤了,可以来看我一下吗?
                        她好想开口跟他说,我现在好想你,可以来陪我吗?
                        她好想开口跟他说,如果你也能爱我,那该有多好!
                        是啊,如果你也能爱我……
                        挂上电话的郑允浩,握着电话的手靠着下巴静静地思索着,眼神复杂难辨。
                        “允浩?”女子因为他的举动而愣住了。“你要做什么?”
                        郑允浩没有看她,拿起西装外套往门口走去。“公司还有事要忙。”
                        “你骗人。”女子脸色一变,原来柔媚的神情已变得犀利。“是她对不对?你要回去陪她了,对不对?”
                        “不是。”郑允浩冷冷的说,不多做任何解释。
                        “怎么不是?我知道刚刚就是她打来的。”女子气冲冲的走到他面前,拦住他的去路。“她想要做什么?要把你抢回去吗?她已经后悔跟你做有名无实的夫妻、想要抢走你了,对不对?”女子因为嫉妒、愤怒而涨红了脸。
                        “让开。”他冰冷的声音让人发寒,这是他发怒的前兆。“允浩?”女子吓得后退一步,然后又像下定决心似的,一把扑进他怀中紧紧搂着他的腰。
                        “允浩,离婚吧,你跟她离婚吧。我好怕,好怕总有一天你会被她抢走。你离婚吧。”
                        郑允浩一听,眼神倏的变得冰冷无比,他冷冷的凝视着她,就像在看陌生人一样的冷漠。
                        “呃。”女子被郑允浩看得浑身打了个冷颤,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她的手。
                        郑允浩又继续盯了她几秒。冷峻的脸庞上风雨欲来;他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记住你的身份,永远不要越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5-21 10:41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5-21 10:42
                            其实现在总对男主喜欢不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了这篇文😂,
                            也有这种类似的婚后文,比如河自漫漫景自端,里面的男主也是,虽然外面也有人,但让人讨厌不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5-21 10:46
                              chapter7
                              今天早晨显得特别安静。郑允浩睁开眼看着天花板上的黑色水晶灯。好安静的早晨,真的让他觉得有些不习惯。没有她熟悉的开门声、来来回回的脚步声与打开橱柜的声音。
                              权宝儿不在。
                              这个认识让他觉得有些烦躁,心中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他坐了起来,柔软的丝被滑了下来,露出他精瘦结实的胸膛与健康的肤色。他是个好看的男人,也有着完美比例的身材,加上他身高够高,穿上西装时,挺拔俊帅的模样不知道迷死多少人。
                              你简直比模特儿还要像模特儿,他记得权宝儿对他这样说过。
                              身为服装设计师的她,理所当然地,他的服饰全由她一手包办,当然包括那些她亲手设计缝制的西装。
                              以前,每每有新的西装要缝制时,她总是耐心的等他事情都忙完了之后,才来敲他的房门,然后带着一丝不安与挣扎的语气问是否可以替他量个身;不过,她有多久没替他量过身了?
                              郑允浩冷着脸进入更衣室。
                              宝儿一年会出差几次,大都是去意大利与法国,只要她出差,他就必须自己挑选衣服穿。
                              其实也不需要怎么挑选,只要她不在,他总是照着衣服挂的顺序拿来穿,反正每一套他穿起来都很好看,根本不需要担心。
                              而宝儿似乎也发现了他这样的习惯,所以衣架上的前几套衣服,都是宝儿之前搭配好的,方便她不在的时候,他可以不需要为了穿什么而伤脑筋。
                              他打着领带的手突然停顿下来,原来她默默为他做的事情,想来还真不少。
                              自从她不与他吃早餐的时候他便发现了,他每一天的早餐都是管家婆婆依照宝儿给的食谱做的。
                              他看过宝儿那本手写食谱,娟秀的字迹写满了每天食物的配置,摄取的热量,营养素,甚至连什么食材该到哪间店去买,都写得清清楚楚,而且是三十一天全然不同的早餐。
                              他不知道她花了多少时间完成这份食谱,从其中的专业程度来看,应该是认真请教过专家了。
                              为什么?郑允浩眯起眼睛。
                              为什么替他做这么多?他从来没为她做过什么事情不是吗?到底她还默默地为他做了什么。是他现在还没有发现的?
                              “嫁给他,当一个有名无实的郑允浩的太太?”郑允浩自嘲的说着,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这应该就是她为他做的第一件事吧。
                              他抿紧唇,不知道现在自己心中的怒气是针对她?还是针对自己?那个当年非要嫁给他的小女人,他到底对她了解多少?
                              那天,他的情人白娥娟要他跟权宝儿离婚时,他为什么会生气?
                              当初宝儿要嫁给他时,他不是大发了一顿脾气,恨不得这桩可笑的婚姻尽早结束吗?
                              但是,五年了,他们的婚姻竟然维持了五年,而他连一点要她走的意思都没有。
                              结婚初期是为了怕气***,所以没有提离婚;那现在呢?现在是为了什么还维持着这样的关系?他发现,他竟然还挺满意他们现在的关系。
                              垂下眼眸,他的唇抿得更紧了。
                              现在不要说离婚了,就连她出个差,他就已经觉得不习惯,甚至觉得有点想她?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开始注意到她了?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开始在意她了?
                              说没有这回事时骗人的,不然他最近脑子里就不会时常出现她的身影来扰乱他的思绪了。
                              摇了摇头,他闭下了眼睛,再张开时,又是一双冷静至极的眼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5-21 10:55
                                chapter8
                                拿了西装外套下了楼,他坐在餐桌上用餐;没有权宝儿早上的声音,他竟然觉得对今天的早餐有些食不知味。
                                放下手中的杯子,他站了起来,“婆婆,太太这几天到南部出差去了?”
                                管家婆婆一听吓了一跳,难道先生知道了什么吗?“……是。”她犹豫的回答。
                                “她回来时通知我一声。”
                                “是。”
                                宝儿所住的豪华别墅中,因为只有她和郑允浩两个人住,所以除了主卧室之外,他们还个别在家中拥有属于自己的工作室。
                                一个是工作狂,常常半夜还要跟国外的公司开视讯会议。
                                一个是知名设计师,虽然她不想、但排得满满的工作让她不得不将有些设计案带回家赶工。
                                此时,宝儿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正仔细地在一件西装口袋的内衬中细细地缝上一颗心型图案,并在底部加上九百九十的数字。
                                “九百九十了?”宝儿摸着缝好的数字,心中微微一酸。
                                已经第九百九十款了,想想还真快。原来她设计的“藏心”系列,已经到了第九百九十款了。这系列,总共只会推出九百九十九款,这是她当初在设定这系列时,就已经定好的数字,绝对不会再增加。
                                这系列的设计以西装为主,但绝对不是只有西装,还包括了为这系列西服所设计的饰品。
                                不管衣服或饰品,她都会为它编上一个号码,而且从此之后此系列的衣服与饰品也都是限量生产,卖完即绝版,不再制作。
                                每一款的原版衣,一定由她亲手裁量缝制,当然也一定是依照郑允浩的身材量身订制。
                                为什么会限定九百九十九这个数字?因为这是一个约定,她与自己定下的约定,也是她为自己定下的期限,这是一个秘密,鲜少人知道的秘密。
                                没想到这个期限转眼间就快到了,而她与他之间的情况还是跟以前一样,完全没有进展。
                                她还是不行吗?看样子她还是没有办法进入他的心,那么时间到时,就是她还他自由的时候了。
                                也许从一开始就错了,但她就是个固执的不愿意去承认。
                                她不愿意没有做任何努力就放弃一直以来她所深爱的男人,一个她爱了十五年的男人,可惜这男人一点都不知道。
                                爱他,就该放了他。
                                她知道终有一天她会让他自由,到时候她只希望自己能够走得潇洒,并给予他真心的祝福。低下头来,她在铺好的心形图案上印上一个吻,“我爱你。”她轻轻地说着,眼中有着化不开的浓情。
                                此时,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请进。”她将内衬藏好,那是不能表露的秘密。“婆婆,我马上……”以为是管家来催她下楼吃饭了,宝儿笑着抬头说。
                                “回来了?”郑允浩略微低沉的声音让宝儿的心跳漏了一拍。
                                “允浩?”宝儿惊讶的眨眨眼,没料到他会这么早回家,也没料到他会来工作室找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5-23 20:40
                                  发了两遍都发不上去是为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5-25 10:26
                                    OK,又能发了→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5-25 10:27
                                      郑允浩静静地看着她,一向带着冷漠的眼神此时好像不再那么冰冷。
                                      她瘦了,才短短几天而已就瘦了,而且脸色也变得苍白。是因为生病吗?他细细的审视她,搜寻的目光擦查探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他探询的目光让宝儿感到莫名的心跳,也因为心虚,所以她垂下了视线,不敢与他对视。
                                      “有事吗?”她温柔的笑着,语气中有着掩藏不住的慌张。
                                      “额头怎么了?”郑允浩锐利的眼神中,火光一闪。
                                      被他发现了吗?宝儿的心慌了一下,亏她还花了不少时间涂粉掩盖,还刻意放下刘海,还是被他看出来了吗?
                                      “没什么,不小心撞到了,你……”宝儿下意识地伸手摸向自己的额头,却被他一手抓住。他温厚的掌心传来的热度,让她的心跳加速。
                                      他伸出另外一双手拨开她的刘海,果然看到了她企图掩盖的淤青与红肿。她抬眼望他,刚好看见了他抽紧了下巴的肌肉线条。
                                      他在生气?因为她受的伤吗?她期待了一下。
                                      “还痛吗?”他用手指轻轻滑过红肿处,宝儿的心因为他的举动而乱跳了起来。
                                      “已经好多了。”她甜美动人的脸庞上,笑得温柔。
                                      郑允浩的眼神因为她的美而停驻了一下,原来她的笑容能让人感到安心与温暖,为什么他之前没有发现?
                                      他刻意的调开视线,以平抚心中那股莫名的悸动,“替我缝制的吗?”他看到了工作桌上的西装外套。
                                      “嗯。”宝儿点了下头,想象着这件西装穿在他身上的样子。
                                      “星期六之前可以完成吗?”那是一件蓝丝绒外套,他应该马上就用得着。
                                      “嗯?”她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
                                      “这个星期六陪我出席一场拍卖晚会。”郑允浩说的是肯定句而非问句,因为他知道,只要是他提出的,她从来不会拒绝。
                                      她懂了。“我可以在之前完成它。”反正只剩下一些收尾的工作,不难的。“几点?在哪里?”她好去跟他会合
                                      “六点半,我让司机来接你。”
                                      “我可以自己去的,不用麻烦。”以前大都是她去跟他会合的。“不麻烦。”他拒绝她的提议。“是我请你帮这个忙得,理应由我来接你。”
                                      “可是……”宝儿还想说服他。
                                      “就照我说的。”郑允浩拢起眉头。
                                      “我知道了。”宝儿柔顺的点头。他快要生气了,所以她不能再拒绝他了。“我会准时准备好的。”
                                      淡淡的笑在他唇畔浮现,不过在她看见之前,他已经转身往门口走去。“下楼吃饭吧,婆婆已经准备好了。”
                                      “你今天要在家吃饭?”宝儿讶异得睁大眼睛,他们有多久没有在一起吃晚饭了?
                                      “不可以吗?”他望向她,眼神闪着有趣的光芒。
                                      “不,不是。”宝儿心虚地摇了摇头,跟在他身后走了出来,怎么办?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走在前面的郑允浩突然回过头,看着她的眼神令人玩味,连一向冷酷的唇线也透出了一点暖度。
                                      “怎么了?”他注视的眼神让她感到不自在。
                                      “没什么,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5-25 10:30
                                        冒个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07 1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