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01贴子:9,750
  • 26回复贴,共1

【渣翻/润色】037-幕間 结束后的废墟与开始前的虚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幕間 終わった後の廃墟と始まる前の空虚还是我,,,一如既往修正某部分错误,这样你们大概就会懂了,,,其实很好理解,,,这是某精分少女的现场。。。我都提示到这种地步,到底是谁就不用我说了,再说就剧透了,想必不说朱军就已明白了吧。。。。


回复
1楼2018-05-12 20:45
    朱军明白了,但是毕福剑明白不了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5-12 20:57
      什么意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12 21:06
        比索马他们去旅行时,时间还要稍前点。


        这里是索马肆意妄为过的地方,他们离开后的最后,这里化为了废墟。
        人影等之类,一个也没有……不过。
        访问了这样的地方的东西,却有一个。


        「唔呣,好不容易醒来了,但并没有什么特别要做的事呢。要说高兴的话确实很高兴,但这样,完全有失身份呢……欸?现在的我还没有那种东西,是吗?嘛确实是这样呢。但是一般的话不是就会如此想吗。而且正因为如此想,才特地回到了这里」


        对看不见的东西,自言自语,小声嘟哝着的是,一个小小的身影。
        不管怎么想都只能看到小孩……不。
        事实上就是小孩纸的她,一边环视着四周一边叹息着。


        「话虽如此,果然已经什么也没留下呢。要说当然的话也是理所当然。还想着……可以的话为他带点土特产呢……欸?就算能带回去也无法交给他?不不。那时候会把机会让给你,到那时……欸?原本他对那样的东西就没有兴趣?……确实。大意了呢」


        真的感觉遗憾那样大失所望,她再次叹气了。
        看来真的认为那是有意义的事。
        不过事实不管怎样都不会改变,这是完全徒劳的,毫无意义的。


        「呜哇ー、就算在怎么样也不必说到这种地步。就算是我也有真正失落的时候……大概。欸、为什么是大概、的说吗?那当然是因为我对我自己的事也不太清楚。只有被给予了的信息,并不知道那样的事,而且在那之中也并没有包含我的事」


        满不在乎地说着,那是不是出于真心的呢虽不明白,
        不过她并没有太在意的样子,再一次环视周围,嗯,然后伸展懒腰。


        「那么,我已明白这是无意义的了,赶快回去吧。太晚了的话就说不定赶不上了。……欸?就好了吗,是吗?是呢,老实说的话并不算好,但是没办法了呢。下次醒来的时候,就让我敬请期待吧」


        这么说着的她,像真的期待着那似的,笑了。
        那时候到来之时,明明并不是让人期待的事。


        「欸、才没有那么一回事哦?因为那时到来之时,这次说不定就能和他说上话了。我可是十分期待着哦……欸?就算那个结果,是被他所斩了,是吗?嗯,他的话说不定真的会这样做,十分有趣呢ー」


        那也完全不觉得有趣,但在她的心中那好像分类为有趣的事。
        更进一步笑着,向前走去。


        「那么那么、下次又会是怎样的状况呢。……下次也不需要我的话,就好了呢」


        大概……那才是,她真正的真心话。
        不过同时地那也是,不可强求的事。


        所以。


        「是是,我明白了。全部都是为了这个世界,对吧?为此,我才会诞生的。十分明白了啦。所以下次的话,会好好地完成任务的」


        暂且闭上嘴的她,像故弄玄虚那样,暂顿了下。


        然后。


        「――以人类裁定者」


        她的职责,其存在意义,全部承载到这句话语上了。


        收起回复
        4楼2018-05-12 22:18
          莉娜? 他不是和男主旅游了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12 23:06
            虽然看吧主渣翻的时候 就已经察觉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12 23:06
              --------------分隔线--------------




              这是在某个王国的玉座前。

              不过太阳已经落了下去,应该称为深夜的时间段。
              本来的话,这里应该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但是就像是无视着那个情理,这里有一个身影。
              不。
              在那里的是,两个身影。


              「嗯……然后,趁那空隙我们就向他们进攻……不对,是收复,这样吗」
              「就是这么一回事」
              「……但是这样的事,真的能成功吗?」
              「谁知道呢」
              「……喂」


              对于那不负责任的话语,影子中的一人――在玉座上坐着的男人,皱起眉头眯起眼睛向另一个身影斥吼了。
              不过目光很锐利,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就会为之颤抖,但是那另一身影只是耸了耸肩。
              宛如完全没有效的样子。
              嘛不过,全身被黑袍所覆盖着的那个脸,从一开始就看不到呢。


              「就算那么发火,不知道的东西就是不知道。这边只做该做的事,这之后你们是否能将它化为可能,就概不负责」
              「哼……如果是这样的话请事先说。然后完全不必担心。我等是不可能输给他们的」
              「明明被迫允许独立,现在也还没能攻下来,还要如此说吗?」
              「……っ!」


              吱,咬牙声响起,即使被投以想要杀人那样的视线,果然还是纹丝不动。
              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即使用那样的眼神来看我,但事实就是事实吧?」
              「那种事不必你说也能明白……!可恶,艾茨塞尔【アイツさえ】……要是艾茨塞尔不在的话……!」
              「或许会这样吧,但既然这么说了就没办法了吧。而且本来是国防要员的话,就不可能轻易离开那」
              「所以我说了我明白吧……!而且,这次你们总会想办法做些什么的吧……!」
              「简直说的好像是为了你们才做的,我们会很困扰的。这边有这边的目的,帮你那边只是顺带而已」
              「哼……是说太古被封印的、阿雷的復活,吗。老实说到现在我还没相信呢」
              「那样就行了。你只要不错过我等所做的事,在事情发生后对他们进行进攻就行了」
              「……就算那是真的,阿雷真的不会,袭击这边吧?」
              「很烦啊。这个说法很令人恼火呢……以我魔族的名义起誓,应该说过好几遍了。而且我等本来的目的,在这更前方。并没有时间去特意顾及你们」(译;我以我爷爷的名义起誓!似李,金田!)
              「哼,到底又会怎样呢……」


              男人从最开始就没有相信那句话的样子,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会像这样的进行秘密会面,毕竟对方是敌对着的人们。
              信用之类,根本不可能有。


              「不过,算了。如果是撒谎的话,就只好会毁灭你们了呢」
              「那是彼此彼此、吧?」


              哼,互相嗤鼻,影子转过背去。
              既然要确认的事情已经结束,那么在对着那张脸的理由,就完全没有。
              就这样影子,像一下子融入黑暗那样消失了……然后那个地方重归寂静,只留下了一个男人。


              男人暂且看着影子所消失的黑暗处……不久,再次嗤鼻。


              「哼……竟然会相信在很久前被灭亡的主人那种无聊的童话,终归到底只是魔族么。不过如果他们能在那引起骚动的话,这边才会参加。就算他们失败了,那种事也完全无关。……对了、即使利用他们……这次,请全部还我。我等的土地,与愚民们一起」


              然后这么说着的男人――贝利塔斯王国国王、贝利塔斯十三世,想象着那时候的事,高兴得扭曲了嘴角。


              收起回复
              8楼2018-05-13 03:18
                謝謝翻譯


                回复
                9楼2018-05-13 07:47
                  呜呜呜,为什么你们语文都这么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5-13 10:13
                    语文不好的吧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5-13 11:13
                      「アレ」和「アイツ」應該是「あれ(那個)」和「あいつ(那傢伙)」。

                      首先,「アイツさえ」只是因為氣急敗壞而斷掉的句子,「さえ」並非稱呼之類的東西。

                      「要不是⋯⋯要不是那傢伙的話⋯⋯!」

                      然後根據後文,「アレ」可能並非名字而是有可能隨時襲擊過來的某物,因此有可能只是稱之為「那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5-18 13:44
                        仔细想想确实呢,,,如果真是名字的话也应该完全是片假名或平假名了,感谢指点,那么这几句就是『可恶,那家伙...要是那家伙不在的话』,『那个不会,袭击这边吧』因为之前在译名整合里添了下名字,还有是在原翻译下润色,也就没太在意了,以后我多注意下好了等我吃完饭回去后改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5-18 19: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6-20 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