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钧吧 关注:827贴子:6,538
  • 0回复贴,共1

一位高三少年给王鼎钧先生的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亲爱的王鼎钧先生:
您好!
其实也没有所谓的思索再三而来信啦,我叫朱梦慈,是一位读者。
之所以给您写信,一来是为了想说一些怕自己忘了的话,二来是表达我的感谢,三来则是想得到几个问题的解答。
我从前喜欢过许多的作家,又听许多人讲,真正好的作家使读者想见他,与他谈天。我没有那种奢望,不是因为飞机票,而是以我当下的水平,不能让您,也不值得您来见我。我现在像一个创业未半的人,至少要拿出相当的成绩来,才能进一步“骗取”“诈取”投资者的资源。
我现在不能给王尔德写信,不能给塞林格写信,不能给芥川龙之介写信,不能给三岛由纪夫写信,不能给孔子写信,也不能给司马迁写信,甚至只能在语文试卷上与亲爱的苏东坡见面。
但是您还在世啊,正如那日本画《猎人》的富坚。我不懂日文,所以不能给他寄信,但听说您还活跃于百度贴吧。真是个了不起的人!所有的好作者,都应当要和对自己感兴趣的人有一定的互动,像您一样!
之所以这样急,还因为太宰治。他遭遇几个大的挫折,终于心灰了,然后把心给了芥川作了陪葬。我还年轻,不想我的心守了活寡,连陪葬的机会都没有。
实在感谢您对我作文的指导,也是读书的指导。虽然我很羞愧才看了《作文七巧》,甚至连题也没做完,但是这对我来说却像一个霹雳。
从前我像一个水泥工,却只知道看到好看的砖,好看的瓦,好看的树或别的什么,然后随便往里一扔;但如今,我像找到了图纸,开始夯我的地基,砌我的砖瓦。
当然您绝不是我吃的第一个馒头,如果我有幸没有作业过劳死的迹象也应当不是最后一个馒头。
而您却是一块至关重要的,居然甚至还可以沟通的馒头。
我的青春期前半段是阴郁的,笼罩着学校必教必背的屈辱的近代史,还有厚厚的战争的阴云。
那时,我只看到了,也只道世上有痛苦,有衰落,人人不得自安,而那是我从前看历史时一律扔掉不看的。我认识了很多努力了一生又觉得“其不可为”的文人们。
我初中顶喜欢鲁迅,对芥川龙之介感情一般,也喜欢过许许多多别的不相干的或相干的人,像初三下因骨折在家看的王尔德,宫崎骏还有希区柯克。
而中考神奇的分数又一次带我入谷底,然后,我便真正开始认识了王尔德。
高一高二上时,机缘巧合看到了电影版《人间失格》。当时虽说下了好几本电影,但对《我自己的爱达荷》,《人间失格》这两本印象尤其深刻。
前者花了几遍才看完,而后者至今没看完。
当时对自己的处境又是羞愧,又是懊恼,又找不到出路,觉得努力了也没用,志士仁人,无杀生以成仁;但阿毛阿狗却争先恐后地杀生成仁,最后也不过是炮灰。
于是我开始反思是否仁值得我杀生以成之,是否我的牺牲也只是无谓的,只是被火把点燃了尾巴,只好冲向敌营里去的牛。
而后,我买了《人间失格》,后来在与同桌纠缠不清,又被她呼来喝去的时候,我终于又翻开它,开始认真读了。
但与众人见到的太宰治不同,我见到的是一个虽然身处时代的大逆境,怀疑统治阶级的真实目的,却阳光、积极而又向上的**,终其毕生心血都在取悦大家,让人们去欢笑而取代他们去痛苦(突然想起YouTube上氰化欢乐秀里的Painbot)。
他的三观何其正常,何其正直,何其可爱。与电影中那个一天到晚苦着一张面瘫脸的大庭叶藏不同,他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青年。
但他喜欢装病,一方面因为古典都是病如西子的美;另一方面是他要替代时代去生病;当然最重要的,他穿着病号服倒在床上玩牌,确实像《蝙蝠侠》里的小丑一样,有一种病态但又快活的帅气。
他想要用他生理上的病痛来衬托他精神上的健康;而别人都只看到他是一个傻子,至少也是一个痴汉,一天到晚生病。因而大家也只记得他是以一个时代的病人自居的,却不记得他还是一个为实现理想而奋斗的思想上的苦行者,甚至是一位老师。
当然我对有病的人的偏好也是因为我自己一天到晚生病,看不惯大家对经常生病的同类嗤之以鼻的态度。老实说我从小到大最盼着生病了。生病后就能名正言顺地休息,看书或培养些同正常孩子一样或多或少的看动画,打游戏的爱好。
简而言之,我又一次被带入了一种病态偏执又以自我为中心的自卑自喜之中。
但后来,突然间,三岛由纪夫出现了,带着他肉感的拳头,又扔给我一副拳击手套,叫我对着生活的脸狠狠地揍回去,不管对面是一面墙或是海,打到的是落日或是苍龙。
而后,您又出现了,真像一束光啊。
我从前在阴暗中彷徨,徘徊,辗转,终于,三岛由纪夫一拳把我打醒了,然后,不知怎么的,语文课文也学到了《论语》。
孔子过的日子多艰苦而艰险哪,而他却“知其不可而为之”,他的门生们也一样,一起努力着。
我像当年一样的逃避、“侣鱼虾而友麋鹿”的心态,突然像鬼魅一般,在太阳的照射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司马迁也像活过来了一样,告诉我他也像霍尔顿·考尔菲德崇拜着《非洲见闻》的作者一样地崇拜着孔子,甚至还去孔子家实地勘探确认他到底死了没有。
我感到一条康庄大道正在向我展开,前途是曲折的,但我见到了目标,便感觉不到痛苦。
但也要感谢您呐,您是指路的人,告诉我要怎样做,怎样走,像你们一样入世而积极地治学。这让我感到无上的荣光。
我本有几个问题,又不得不问一下,但现在心里好像又有了答案。
战争,到底是什么?共产主义,又到底是什么?
记得谷阿莫讲过,当下创业的人,容易为了利润而投机取巧,骗取投资却无作为。生活中甚至连电影市场也不乏这样的例子(危言危行)。他缩讲的是罗胖(我其实也不知道是谁)对新型创业者(包含投机者)的一段演讲。
他似乎表明了一些只追求表面,骗取天使投资而实际营业与只追求短时业绩好看的人对市场是无益并且终将被淘汰的。
而我现在突然明白了,有了钱的“野心家”,就不会只希求“骗”投资人的钱,而进一步想“骗”顾客的钱。而“骗”产业化后,终于还是会成为一流企业的标准,终于正规化了。
共产主义也是一样的,所以无怪初期会遭遇太宰治等人的抛弃了,因为它曾经不规范,甚至像传销,领导又不给力,后来,随着受到关注与投资,一步步吸纳资金、技术与人材,加上极其重要的实践与流血,终于成为真正神圣的事业。
而究其原因,还是当时的有主张有志向有能力的青年与正确符合实情的革命纲领,一步步正规化的血与汗的努力,以及终于到了今天没有大方向上的错误,可以作为学霸地指点江山,却依旧坚持纠错的进取精神。
回来吧,先生,我知道有些突兀, 前期急于发展壮大,我们确实犯下了不少错误,但大方向的正确性与进步性,还是让新事物取代了旧事物。
并且我们还在前进,从未止步,一直到如今也没有松懈或是停止纠错。


此致
敬礼


您的一位读者
朱梦慈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