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开挂魔术扭转...吧 关注:3,642贴子:4,622
  • 22回复贴,共1

第二章 十四——克拉利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因为有翻译君说十五话他已经翻了,所以我改翻十四话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5-12 12:58
    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5-12 13:00
      为什么14话这么长啊都两个小时才翻了一半多一点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5-12 14:02
        “果然柔软的被子是最好的”


        “是啊,只用帐篷和毛毯的话根本消除不了疲劳。”


        在宿舍的食堂吃了早饭。因为是自助餐形式,所以早餐吃什么都是随自己的喜好。库娜只吃肉类,安奈是以蔬菜为中心,而我则是蔬菜肉类平衡派。


        骑士学校每周的前半的3日是授课时间,剩下的4天则是假日兼地下迷宫的探索,而今天则是有课的日子。


        昨天在酒馆吃了一顿豪华的饭后马上就解散了。


        那之后本来想要休息的。不过,在地下迷宫内使用魔石之后马上完成课题的安奈不同,每次用完魔石后都被弄得腰软使不上劲的库娜留下了大量课题,需要我帮忙完成课题。


        “两个人,身体状况没有问题吗?因为是第一次探索,可能有肉眼无法观察的负荷产生所以需要注意。”


        是探索者的情况下,精神上的压力会很大。因为那种原因而被压垮的情况也有很多。


        我也要尽可能的注意,但也有没办法的部分。


        “大丈夫。锻炼的方式可没这么简单。”


        “嘛,库娜的话没问题吧。”


        “什么啊,那种随便的对待方式!?”


        要说为什么的话,九岁的时候被放置在无人的雪山上一个月的家伙。只不过是4天的探索这忠诚度连个屁都不是吧。


        “安奈又怎么样呢?我想你应该不习惯这种事,所以很担心。”


        “没关系。在父亲被处死后,与来到这条街时的旅行相比,也就差不多那种程度。”


        安奈脸上露出了干笑。


        是吗,逆境会使人坚强吗?


        “那,那个,安奈,把这个吃了然后打起精神!”


        库娜把当甜点享用的橙子盛到安奈的盘子里。


        “被人在意的话反而觉得痛苦”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安奈由苦笑着的脸变成了柔和的表情。


        “比起那个,宗司的脸色看起来更不好啊。”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脸色发青了”


        “我的话只是魔力不足。昨天晚上,为了净化野猪的魔石用完全部魔力现在还没有恢复。身体状况不太好。但是,放着不管很快就好了。”


        是的,在帮忙完成库娜的课题之后,净化了魔石之后特别累。由于魔力的枯竭导致身体能力低下。


        应该要恢复到明天早上吧。


        回复
        4楼2018-05-12 15:30



          一到教室发现比平时更加吵闹。


          “发生什么事了吗?”


          向其中一个男生搭话。


          “啊,宗司同学。其实是有传闻有转校生要来。”


          爽快的声音回答到。


          学园刚开学的时候,虽然被保持着距离,但是在地下迷宫的实习后回答了各种各样的提问,别说被避开了,反而被人尊敬着。


          “好像是贵族班级的插班生”


          其他的学生给我补充了信息。


          “插班生?这个骑士学校?”


          通常的话是不可能的。


          这个学园是不可能以接受入学考试以外的方法入学的。赌上封印城市艾琳的威信没有可能接受例外。


          “怎么办到的?”


          “传闻中是从其他封印城市的骑士学校插班的,所以被认可了。”


          原来如此,姑且是因为正规的考试考上了骑士学校的这样的特例。那样的话就能理解了。


          “谢谢你。所以,你知道是谁要来吗?”


          对于我的问题,男生看了一眼安奈。


          然后,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现在的王家剑术指导角色。菲利特公爵的长子克垃利尔·菲利德大人。”


          克拉利尔吗?


          我在游戏时代见过面。当时的印象乍一看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但是一个老实,直爽的男人。


          看向了安奈,表情僵硬的紧紧地握着挂在腰上的魔剑克维尔·贝勒。


          “是为了什么而来的呢”


          我自己开口问,却发现那是无意义的自言自语。


          王家的剑术指导,那个嫡男特意来到这里的理由。除了最强的剑士的称号魔剑克维尔·贝勒以外无其他可能。


          他是为了从安奈手里夺取克维尔·贝斯而来到这里的。


          我把手放在安奈的肩膀上。


          “没关系的。那把剑是属于安奈的。不会让任何人把它夺走的。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你的。”


          处理的不好的话,也有可能会从国王那里得到敕命。从罪人的女儿手里,拿回作为王家的象征的魔剑。即使是那样的事也不奇怪。


          不,是想太多了吗?本来安奈还拥有这把剑本身就很奇怪。恐怕,在安奈的父亲被处死之前,以什么为条件,把这把剑留在了安奈手里。简单地说,那个契约是不会被背叛的。


          “……谢谢你。宗司。但是,这是我的问题。”


          “不对,没有那剑的话,安奈就会变弱。那样的话,小队的战斗力就会下降。这是我们全员的问题。”


          “是的。安奈太见外了。我们一起想办法吧。”


          “谢谢你们。宗司、库娜”


          安奈眼睛浮现出眼泪。


          就在这时候,响起了教室门被打开了的声音。


          “初次见面,一般班级的各位。我是克拉利尔·菲利德。从今天开始,我将和你们在同一个学校里受到照顾。请多关照。”


          留着美丽的苍发,克拉利尔用爽朗的声音打招呼。


          端正纤细而紧绷的身体。明明只是穿制服的样子,却有一种到处飘散的气质。从女学生那里,憧憬的视线朝着他。


          他一边沐浴着那样的视线,一边以优雅的步伐直径走过来。


          “好久不见了。安奈罗塔,你过得还好吗?”


          克拉利尔露出亲切的笑容向安奈打招呼。


          正因为如此,才有异常。身为大贵族的他,对作为科里尼王国最大的污点的奥克尔公爵的女儿安奈表示亲切问候,这是不可能的。


          “菲利德大人,谢谢您的关心”


          “什么啊,真是见外呢。我们是一起竞争这把剑的关系吧?用更轻松的语调就可以了。”


          克拉利尔难受似的笑着。


          “我“现在”并不是贵族。也有立场不同原因。”


          “……真伤心呢。我竟然会被安奈罗塔用那样的态度对待。但是,不能光是悲伤啊。我必须把这封信送到你手里。”


          克拉利尔将带有王家公章的信交给安奈。


          紧张感高涨。真真正正的王的敕命。


          安奈用颤抖的手打开了信,把它的内容读完。


          “……进行神剑克维尔·贝勒的使用者的重新选定。在菲利德公爵的嫡男、克拉利尔·菲利德、奥克莱尔‘元'公爵的女儿、安奈罗塔·奥克莱尔两名进行决斗的结果,将胜者作为神剑克维尔·贝勒的是用作。时间是火之月,第七日。”


          听到这件事,我惊愕了。两个月一点之后赌上克维尔·贝勒的决斗?能原谅这样的不合理吗?我为了抗议而开口。


          “这样的决斗太乱来了。克拉利尔,你今年18岁了。已经进入骑士学校2年了,就我看到的【格】也已经达到了等级2。她还是16岁,入学才过了一个月了。这样太不公平了。”


          是的,无论谁怎么想全都是不利于安奈的要素。


          真希望能等到安奈毕业。不,至少如果有半年的话,我就可以让她提升到rank2了


          两个月内,rank2这一数字只要不度过危险的桥就不可能。


          “我也是这么想。但是,这是国王的敕命。虽然很难过,但我不能拒绝。”


          克拉利尔,露出了内心痛苦的表情。我看到这一点,我的感想很浅薄。那个评定和声音都很浅薄。


          “安奈罗塔,决斗在科里尼王国的决斗场举行。你一定会被当作观赏物。会受到严重影响的吧……我不想看到你受伤的样子。你弃权吧!”


          克拉利尔说着担心安奈的话。


          “只要克维尔·贝勒放下,就不会受到伤害。是没有必要烦恼的事吧?而且,好不容易再次见面了。我想要帮助你。没关系,我会让你幸福的。”


          克拉利尔这样说着,温柔地拥抱着安奈。


          “很痛苦吧。但是,今后我会保护你的。所以,就扔掉那无聊的意志。对了,给你准备新的名字吧。扔掉奥克莱尔,就变成了单单的安奈罗塔。我能做那个。嗯,就这样吧。我约定一辈子不让你辛苦。”


          克拉利尔的拥抱变得更强烈。


          克拉利尔一个人一个劲地情绪高涨。乍一看,这家伙看起来像是在为安奈着想,但结果却只是想到了自己。


          “所以,和我一起来吧……安奈”


          克拉利尔不是叫安奈罗塔,而是叫安奈,是为了向她传达自己的想法吧。


          安奈的身体很僵硬。然后,脸上浮现出一副吓里一跳的表情之后就开口了。


          “恶心。能离开我吗?而且,我不记得有允许你叫我安奈。能这样称呼我的的只有亲近的人。”


          “啊..嗯?”


          克拉利尔感觉脱力的瞬间安妮从他的拥抱中飞快的逃离了。


          “你是为我着想而这样说,我很高兴。但是,我拒绝。扔掉克维尔·贝勒,扔掉奥克莱尔。那样的的话就不再是我了。要是那样活下去的话,还不如死了算了。不需要那么便宜的同情”


          安奈大声的说着。


          “太过分了。我明明是为了你而说的”


          那句话触碰到了我的直觉。


          “如果你真的是为她着想的话,你弃权了就好了”


          是的,如果真的认为安奈是朋友的话,那样就可以了。


          “谁允许你说话的平民”


          “这真是失礼了。贵族大人”


          看到我吓了一跳的样子,克拉利尔就咬牙切齿。


          “那什么?你能好好考虑我说的话吗,安奈。”


          “我应该说了不能加我安奈了?”


          “安奈罗塔。你应该冷静下来。你是真心觉得能赢我吗?我调查过你的事。入学时完全没有提高过等级。剑术我也赶超了你。想从现在开始成长也没有剑术的师傅。你没有胜过我的任何一个要素。”


          克拉利尔发出粗暴的声音。


          但是,安奈却很平静。


          “关于等级确实是这样呢。但是,关于剑术一事我要订正。我有一个世界第一的剑术师傅。”


          “世界第一?那样的人在哪里?”


          “就在这里哦。宗司是世界第一的剑士。我相信宗司的剑。”


          克拉利尔用突然把脸转向我。


          然后,抱着肚子大笑起来。


          “哈哈蛤,别开玩笑吧。向这样贫酸的平民是世界最强的剑士?太荒唐了。太愚蠢了。可怜的安奈罗塔。你被这个男人骗了。哈哈哈”


          克拉利尔笑了一阵。然后笑完后,一直盯着我看。


          然后脱下白色的手套,扔向我掉到我脚边。


          “喂,平民。你是安奈罗塔误会的原因吧。首先我会把你纠正的。这样的话,安奈罗塔也会坦率地倾听我说的话吧。决斗。我会证明你只是个骗子的。”


          “和宗司没有关系。”


          “我是贵族。平民的你没有权利拒绝我的命令。更何况是与骑士的自豪的决斗也不敢接受的你没有资格教安奈罗塔剑术。”


          原来如此,很有意思。这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多少会创造出有利于安奈的情况。


          “决斗本身没问题。但是,对我来说是无益的战斗。难道是贵族大人和平民的决斗,会让自己没有任何承担风险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吧?”


          “你渴望什么”(通宵:你渴望力量吗.JPG)


          “我赢了,你就放弃决定魔剑的所有权的决斗吧”


          “就算万一我输了,那也是做不到的。作为骑士,绝对不能从决斗中逃走。”


          嚯,你就这么想要安奈去吗?


          “这样的话,如果我赢了,就请你放下你腰上的剑吧。让安妮赌上克维尔·贝勒。你也应该有这样的觉悟吧?”


          “你现在叫安奈,叫安奈了吧!?”


          “宗司可是我的师傅。这是当然的。”


          “就连我也不可以,貴様は(NTM)!”


          “那么,怎么样呢?没有胆量赌上剑吗?这样的话,我不接受这个决斗。为什么的话,因为你不值的称为骑士。只是个下三滥。既然对方不是骑士,就没有什么骄傲。所以,即使拒绝了也没有什么问题。对吧?”


          “什么!?如果赌上剑的话,就接受决斗了吧?说一不二!”


          “和你约定好”


          克拉利尔的剑是用秘银制作的名剑。我想刚刚好差不多该再补充点秘银了。


          而且,如果夺取了对方爱用剑的话,就会成为安奈的支持。重量、重心、大小、完美相同的剑是不存在的。越是一流,这些细微的差别就越让人感觉迟钝。


          如果在这里夺取他的剑的话,克拉利尔就会购买新的剑,直到与安奈决斗为止想要熟悉也很难吧。


          “……啊,你知道这剑的价值吧?但是,这样也好。如果我赢了的话,安奈罗塔就要弃权。”


          “那是做不到的。那是安奈决定的事。而不是我能决定的。”


          “那么,如果你输了的话就发誓在也不接近安奈罗塔!”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关系了。我发誓”


          “以那个条件决斗”


          “时间的话就在明天的课结束后好吗?”


          那样的话,就能勉强赶上魔力的恢复。能全力战斗了吧。


          “没关系。别逃跑哦平民”


          “当然”


          就这样,我和克拉利尔的决斗就成立了。


          回复
          5楼2018-05-12 15:31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那个女人,总是不能像我的想法一样行动。”


            在马车里,克拉利尔口吐恶言,好几次把拳头打在侧面桌子上。


            他说身体不舒服,需要请假休息,便朝着封印都市艾琳的菲尔德家回去了。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这个,这个我啊!我给了你怜悯!你却又让我出丑了。而且拒绝了我的提案!?像那样的平民是世界最强的剑士,小看我也要适可而止啊!”


            克拉利尔的声音几乎变成了怒吼声。


            “请冷静一下。少爷”


            初老的执事劝解着克拉利尔。


            “你能冷静下来吗?对啊,安奈总是这样。明明是女人,却能赢过我。对我小两岁的女人,在王的御前比赛中输了的我的心情你知道吗??嗯!?”


            是的,克拉利尔对安奈打从心底里憎恨着。


            十二岁的时候,在菲尔德和奥克莱尔举行了亲善比赛。


            在那场前哨战中,肩负着各自的次代的克拉利尔和安奈进行了战斗。


            结果,十二岁的克拉利尔输给了十岁的安奈。克拉利尔忘不了。当时的观众的嘲笑,以及父亲的沮丧和母亲的哀叹。


            “只是赢了决斗是不行啊!在大众面前欺负她是很开心,但如果在一瞬间就结束的话,我才不满意。我要她一辈子做我的玩具,我会饲养她的。把她的一切都夺走了,除我以外谁都不能见。不听我的话就不吃饭。嘿嘿,那傲慢的安奈跪在我面前,什么都要听我的。”


            因此,克拉利尔才提议保护安奈。


            但是,他自己却没有注意到。在他的欲望的深处,是对舞剑的安奈对美的憧憬。这是在那场战斗中萌生的对安奈的恋慕之情。


            “啊,真是期待啊。打败了那个平民的话,安奈一定会清醒过来的吧。然后只听我话的安奈,哈哈哈哈。”


            奔走的马车内克拉利尔哄堂大笑着。


            然后,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他被监视了。


            “嗯,虽然觉得很有趣,但是可能期待落空了。那种程度的小人物,不可能赢过宗司的吧。但是,说不定会因为输给他而憎恨他。那样的话,就能变成容易处理的棋子了。嗯,野猪是失败了啊。虽然做出了异常个体的任意精制的验证,但在那种程度的话也不能成为考验。用他的话,能做出更正经的考验吗?不考虑各种各样的话”


            留下这句话后监视者消失了。但是,残留着闪闪发光的翡翠色的目光


            回复
            6楼2018-05-12 15:31
              这一章居然超过5000字!!!奈奈的,累死我了!!楼上连续三楼已发完如果吞了请联系我


              收起回复
              7楼2018-05-12 15:33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5-12 15:55
                  感謝大佬譯文


                  回复
                  9楼2018-05-12 16:53
                    感谢大佬,期待下一话的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5-12 17:52
                      确实挺长,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5-12 17:53
                        感谢大佬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5-12 20:12
                          這一話出現的這個男的,感覺就像不正經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的某人


                          收起回复
                          14楼2018-05-12 20:59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5-12 21:11
                              感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5-12 22:36
                                这种戏码真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5-13 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