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之御子吧 关注:2,774贴子:2,773
  • 24回复贴,共1

【永恒的花火】第二十话 冲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5-12 12:48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真的没有设置特别关心啥的,每次刚好一点开就显示一分钟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5-12 12:50
      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12 14:35
        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8-05-12 14:45
          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12 15:22
            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12 15:26
              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5-12 15:54
                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5-12 16:22
                  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5-12 16:4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5-12 17:34
                      後年,蒼馬·木崎有許多不同的異名。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破壞之禦子”。
                      這是因為他自身是死亡與破壞之女神的禦子而被命名的。他自己也為了提高自己軍勢的士氣,相反降低對方軍勢的士氣,也自稱過自己是死亡與破壞之女神的禦子的時期,所以無疑是最廣為人知的異名。
                      其他有名的東西有“蓋諾班達之子”和“焦土的破壞者”等,但是在眾多不同的異名中,被認為與“火”有關的東西占了很大的比例。
                      這是因為他在很多戰鬥中喜歡用火攻。
                      但是,調查了他的戰曆的話,意外地沒有什麼火攻的記錄。
                      儘管如此,他卻喜歡用火攻的這種錯誤認識,果然是他最初的戰鬥“霍格納雷亞丘陵之戰”和後面發生的“博爾尼茲之屠殺”的印象很強烈。
                      特別是“博爾尼茲之屠殺”,是將自己國家領土內的一個城市和數萬人一起全部燒毀,在當時是脫離常軌的行為,給附近各國帶來了巨大的衝擊。
                      這樣的事情,是導致蒼馬喜歡火攻的錯誤認識被固定下來的原因吧。
                      但是,實際上蒼馬不但不喜歡火攻,反而被認為是忌避著的。
                      當時,攻打城塞和都市的時候會射出大量的火箭,延燒防壁內部的房屋,使防衛方面混亂後進行攻打。但是,蒼馬原本就不喜歡攻城戰,在少數攻城戰中有將軍提出火攻的時候,也頑固不肯接受,這樣的記述在一些文獻中留下來了。
                      這個,與世間的形象相反,蒼馬自己不喜歡火攻。
                      然後,“霍格納雷亞丘陵之戰”作為正式記錄中蒼馬的第一場戰鬥,是僅憑僅有的獸人們把八百人的敵兵燒盡的壯舉,各種各樣的人都尋求著當時的話題,但是每每提及蒼馬便閉口不言。
                      這是,作為霍格納國的特使而與蒼馬進行和平談判的維格利特伯爵,在其日誌中寫道,“在聚餐中,話題提及到‘霍格納雷亞丘陵之戰’時,蒼馬·木崎裝作平靜的樣子,卻顯得有些動搖。我對那場戰鬥發出讚美辭的時候,他的笑容深處,不知為何卻覺得不愉快的樣子。”
                      而且,當時順從他的被稱為《牙之氏族》的一部分獸人們也同樣。他們大多都不怎麼肯多說當時的事。
                      雖然是很奇怪的事情,但“霍格納雷亞丘陵之戰鬥”不僅是受到毀滅性被害的霍爾梅亞國軍,火攻似乎對立案的蒼馬和執行的獸人們也帶來了巨大的衝擊。
                      但是,如果沒有這樣的衝擊的話,一直堅持著古老戰鬥方式的獸人們,在那之後也無法聽從蒼馬革新性的用兵,很多的歷史家們如此指出。

                      ◆◇◇◇◇◆

                      在下雨的第二天,伽拉姆由古爾卡卡伴隨著,站在山路上。
                      環視周圍,盡是一片焦土。
                      落葉和雜草樹木等各種各樣的顏色充滿著的山,如今面目全非。煤灰和燃盡的炭之黑色,燃燒殆盡的灰之白色。變成了只有這兩種顏色構成的世界。空氣有著焦臭味,是到現在為止還殘留著燃燒的樹木。
                      “淒慘啊……”
                      伽拉姆屏住呼吸,就是只能這樣表現的光景。
                      在那旁邊古爾卡卡也同意。
                      “無法估量有多少人類死了,族長。逃慢了的人類們,正如那一個叫蒼馬的小子所說的,分為幾處捕捉著。雖然說要盡可能幫助,但是受了重傷而耽誤的士兵也很多。”
                      “在這一點上,逃跑的士兵們又能否平安無事地到達城堡呢……”
                      對於此時人類方面的損失,獸人方面沒有留下詳細的記錄。
                      可作為參考的,只有在城寨中留下的瑪律庫洛尼斯中隊長輔佐留下的日誌。
                      根據那個,確認到山上開始起火了之後,從三天后到之後數日,以最後尾輜重隊的士兵為中心,二個中隊的士兵到達了城寨。但是,那些士兵們的身姿非常糟糕,全身都是灰塵和煤煙的髒汙,因投石而受到重傷的人和重度燒傷的人很多。據說,很多這樣的人即便拼命治療也徒勞地斷氣了,數量達到了抵達城寨士兵們的四分之一。
                      在當時的中隊大約有一百名,所以可認為倖存者大約有一百五十名。
                      而且,作為獸人們的俘虜,之後被依次解放而回到了城寨的士兵,最終是兩個中隊。
                      除此之外也有不回城寨而逃亡的士兵,但即使是最近的村莊,也必須從城寨走上兩天,所以認為並沒有那麼多。另外,不難想像,其大半都會因饑餓和受傷而喪命。
                      這樣想的話,倖存的士兵向上估計也不過四百前後吧。
                      八百名士兵幾乎沒有正經地戰鬥就失去了半數,正是前所未聞的事情。
                      當時的士兵們是聚集了農閒時期的農民和填肚子的難民,僅僅是拿著武器的情況很多,對國家和指揮官的忠誠心很低。如果那樣的軍勢一次戰鬥失去了兵力的一半,那可說是毀滅也不過分。即使再編部隊,也會因為他們心中被燒傷敗北的恐懼,暫時無法正常使用了吧。
                      “這邊的的損失,如何?”
                      面對伽拉姆的詢問,古爾卡卡目光落向了自己也因不習慣使用弓箭,磨破皮的手掌上回答。
                      “放火的時候失誤燙傷的人,吸到煙霧喉嚨痛的人,用不習慣的弓箭手擦傷的人。僅僅這種程度。”
                      與毀滅了的人類軍勢相比,獸人方面的損失,只有那個程度。
                      這也是個驚人的結果。那表明了獸人們只是單方面地加以攻擊。
                      對那個報告的結果,伽拉姆喃喃自語道。
                      “這個,要怎麼說呢……”
                      “說是勝利,沒錯吧?”
                      “說什麼蠢話,古爾卡卡”
                      伽拉姆歎氣。
                      “這樣的,僅僅是勝利嗎?至少,也可以說是大勝利。”
                      伽拉姆說的,是沒錯的。雖然有著那麼大的戰鬥力差,但我方卻沒有沒有被害就毀滅了敵人。這不可能僅僅說是勝利。
                      兩人之間,北風吹過像雪一樣的白灰。
                      不知道是否該說,一直猶豫不決的古爾卡卡,下定決心開口了。
                      “可是,族長啊。說實話,我很害怕。”
                      伽拉姆雖然什麼都沒回答,但是很明白古爾卡卡想說的話。
                      “這可以說是戰鬥嗎?至少不是我們所知道的戰鬥。”
                      古爾卡卡一邊叫喊著,一邊指向了變成焦土的周圍的光景。
                      “這就是死亡與破壞之女神奧拉的力量嗎?!這就是那小子的力量嗎?!我害怕得不得了。總有一天我們,會在這個光景中倒下吧!”
                      在古爾卡卡的眼中,橫陳在灰塵之山上的人類士兵們的屍體,和明日的獸人們的身影重疊在了一起。
                      伽拉姆知道古爾卡卡所抱有的不安。
                      這對於獸人來說,是太過異質的東西了。有著這樣的恐怖感:若是與此扯上關係,獸人就會不再是獸人了。
                      但是,作為掌管氏族未來的族長,又有另一種想法。
                      “古爾卡卡啊。我們可能不得不改變。”
                      “改變……?”
                      “對。過去我們,在獸人之間戰鬥著。那裡有名譽,有自豪,也有禮儀。”
                      伽拉姆想像著,曾在平原上展開的父祖們驕傲地講述著的獸人的戰鬥。
                      但是,以此無法勝過人類,作為優秀的戰士伽拉姆如此感覺。
                      個體力量劣勢的人類們,通過聚集數量組成隊伍,學會了打倒獸人。相對的,獸人什麼也不學,只是重複著過去的戰鬥方式。
                      當獸人戰士眾多的時候,即使這樣也可以。但是,經過長期的戰鬥,獸人們失去了很多年輕人。與之相對,開闢森林和山,擴大勢力範圍的人類急劇增加著數量,毫不停歇地向平原輸送士兵。
                      獸人越是勢寡,越是戰鬥,人的戰力越是廣泛擴大,陷入了惡性循環。
                      就這樣在不遠的將來,不僅是《牙之氏族》,獸人本身也會滅亡吧。
                      “這樣的話,我們獸人會滅亡。為了不滅亡,我們必須改變。”
                      為此,無論如何都需要那個叫蒼馬的人類孩子的力量,沒有說出口,但伽拉姆是這麼強烈感覺的。
                      但是,這時候伽拉姆不知道的。
                      這個時候,蒼馬遭受了大異變。

                      ◇◇◆◆◆

                      那個時候,蒼馬由榭莫爾帶到宿營地訪問了。
                      雨剛剛下過的營地,如今燃燒殆盡的建築物的殘骸散落著,到處都有白煙正在上升。其中有幾名獸人在收拾的樣子。
                      抵達那樣的宿營地為止的蒼馬,心情高漲,始終保持著笑容。由於自己思考的策略漂亮的達成,趕走了敵人的大軍。不可能不高興。而且旁邊的榭莫爾,也高興地訴說著多虧了蒼馬,連受害也沒有就贏過了,那就更不用提了。
                      這次的戰鬥中,在考慮著如何趕走人類大軍的時候,蒼馬想起了有名的漫畫“三國志”的博望坡之戰的一幕。
                      漫畫中,夏候惇率領十萬的曹操軍向新野的劉備玄德進攻的時候,玄德剛剛迎接的諸葛孔明思索出一條計策,將夏候惇引誘到博望坡。
                      知道是引誘,對於噠噠追擊少數敵人的夏候惇,副將的李典說“兵法之初步的‘難道路狹,山川草木繁茂,敵人應有火計’”如此忠告。夏候惇觀察周圍,正是如此的地勢,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晚了,玄德軍的火計令曹操軍陷入大混亂,副將的夏侯蘭被當場討伐吞下了大敗。
                      諸葛孔明初次的策略打破了大軍,這樣一來當初反感的關羽和張飛們也認可了力量,得到了信賴,是人氣很高的場面。
                      諸葛孔明作為深慮遠謀【しんりょえんぼう,可以翻譯成shenlvyuanmou】的軍師,在日本人氣很高。
                      蒼馬也是,問道三國志中喜歡的人物,會舉出孔明的名字吧。
                      與那樣的孔明一樣,用火攻擊退敵人大軍的蒼馬,在這個時候得意忘形了也沒有辦法。
                      但是,蒼馬小看了現實。
                      他所知道的戰鬥終究是在遊戲、漫畫和小說中發生的事情。那裡沒有描繪戰場是多麼悲慘的。另外,即便有描繪的話,也只不過是假想的東西,在壓倒性的現實面前只會消失。
                      然後,蒼馬切身體會到了。
                      無論多麼精巧的CG和特效都追不上,具有壓倒性魄力的戰場光景。附近一帶滿溢的異臭。受苦的人聲。至今仍從燃燒掉的建築物中傳來的熱度。只是吸氣就蔓延到嘴裡,煤煙的味道。
                      蒼馬的五感全都,向蒼馬訴說著現實。
                      到那時為止高揚的心情,如同被潑了冷水冷卻了。
                      發現了這樣蒼馬的異常的,是榭莫爾。
                      “怎麼了,蒼馬?心情不好嗎?”
                      但是,連榭莫爾的聲音也沒有注意到的樣子,蒼馬一直盯著前方不動。
                      順著那個視線,有一具被燒毀的建築物埋住下半身,被認為就這樣燒死的士兵的屍體。
                      現在也仿佛能聽到臨終呼喊似的,那樣恐怖形態燒焦了屍體,令榭莫爾略皺眉頭。
                      “那個屍體,怎麼了嗎?”
                      一邊這樣說著一邊回頭的榭莫爾,瞪大眼睛。
                      蒼馬的臉上退去了全部血色,臉色發青。眼睛睜大到限界,呼吸就像剛全力奔跑過一樣粗暴。一開始雖然只是微微顫抖著,但它逐漸變大,終於像痙攣一樣激烈地顫抖著身體。
                      “啊啊啊……啊啊啊啊!”
                      從口中擠出的悲鳴斷斷續續地洩漏出來。
                      “蒼馬?!怎麼了!”
                      蒼馬的喉嚨一響,就激烈地嘔吐了。
                      即使把胃袋裡的東西全部吐出來,也止不住。胃液和唾液的粘液從張開的口中慢慢垂下來,儘管如此,身體還是要嘔吐繼續痙攣著。
                      “蒼馬!蒼馬!?誰,去叫太婆!蒼馬不得了了!”
                      聽著榭莫爾的叫喊聲,蒼馬的臉突入自己的嘔吐物中倒下,失去了意識。



                      收起回复
                      15楼2018-05-12 17:53
                        谢谢翻译,主角估计一段时间吃不了肉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5-12 18:56
                          晚来了我的前排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5-12 21:53
                            赞美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5-12 22:01
                              向翻译君献上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5-12 22:45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5-12 23:36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5-13 03:10
                                    樓樓加油


                                    回复
                                    23楼2018-05-14 01:48
                                      th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5-14 2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