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548贴子:1,369,576

陌道红颜依何处(主酋魔,罄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又来开坑了,没办法太喜欢这对了,从结局开始改写


此文从剧中的三界改为六界,分别是天,人,魔,妖,灵,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5-10 20:47
    焉逢暮云以及耶亚希牺牲自己欲封印酋魔,最终却已失败告终,酋魔不仅得到轩辕剑也顺利的登上了六界之主的位置,可是罄儿却被剑气所伤导致跌落山崖幸好被妖王所救,却不幸失去了记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10 20:47
      妖界一红衣女子躺在榻上,容貌绝美,红衣女子睁开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和眼前的妖王墨离,疑惑的问道:这里是哪里?你是谁?我又是谁?
      墨离见她这种情形便知她估计是不记得了过往,墨离想了想便决定先将她留在这里。
      这里是妖界,我是妖王墨离敢问姑娘芳名?
      我我我不记得了,我也不知道我是谁。
      既然你忘了那本王替你取个名字就叫媚儿可好?从今往后你就留在本王身边做本王的侍婢吧。
      是,媚儿多谢妖王。
      一年后,魔界酋魔一身紫衣慵懒的坐在宝座上,把玩着茶杯对着面前的黑衣下属问道:找到了么。
      启禀君尊,属下无能还未能找到。
      酋魔闻言微怒道:这都多久了你们连个人都找不到,本尊要你们何用,接着找,找不到你们也不必回来了,下去吧。
      待那些黑衣下属下去后,一红衣女子来到酋魔身边,想起刚刚酋魔生气的样子,红衣女子不由打了个冷颤,小心翼翼的走到酋魔身边问道:君尊,在找什么人,一直找不到,竟让君尊发这么大的火。
      酋魔闻言转过头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一手捏住她的下巴,眼神满是冷冽,冷冷的说道:这是本尊的事情轮不到你过问,瑶姬你记住你不过是本尊的一个暖床侍婢,不该你知道的事情就别多管闲事,明白了么?说着酋魔的手离开她的下巴,然后顺势将她往地上一推,然后背过身,手一挥示意她退下。
      是,瑶姬颤颤巍巍的离开,回到自己屋内,想起刚刚酋魔对自己的态度以及那可以杀死人的眼神,不禁让瑶姬心中有些恐慌,自己待在他身边一年,他对自己的态度总是忽冷忽热,有时她甚至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仿佛在看另一个人,这不禁让瑶姬心下打了个冷颤,此时的瑶姬想起刚见他时他看自己的眼神那般温柔,可如今不但忽冷忽热,甚至有时恶语相向。
      瑶姬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令他这样对自己,瑶姬突然想起酋魔屋内有一幅画,而酋魔每次都会一个人在屋内盯着那幅画好久,直觉告诉瑶姬那画中人定是酋魔的心上人,而这一年来酋魔一直在寻找的也是她,此时的瑶姬很想想弄清楚画像上的人是谁,而自己在他心中到底是什么。
      想到这瑶姬跑到酋魔房中见酋魔不在,拿出那幅画,当瑶姬看到画像上的人不禁惊呆了,画像上的红衣女子竟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瑶姬突然明白为什么他第一次见自己眼神那般温柔,为什么他看自己的眼神却让自己觉得他在看别人,原来自己不过是一个替身,想到这瑶姬心中一阵苦笑,瘫坐在地上两行清泪滑落脸颊。
      而此时酋魔刚好回到屋内,看到瑶姬瘫坐在地上,手里拿着那幅画,酋魔不禁有些恼怒,一把夺过她手里的画,质问道:瑶姬,你来这做什么,本尊说过本尊的房间未经允许不得擅自闯入,不要以为本尊宠你你就可以不把本尊的话放在眼里。
      瑶姬闻言突然流着苦笑道:你一直以来心心念念想找封就是画像上的人对么,你第一次见到我眼神那般温柔也是因为我长得和她有几分相似对不对,那我算什么我算什么,说着瑶姬竟嘶吼起来。
      没错,本尊将你留在身边就是因为你长得有几分像她,是你自己太蠢,本尊不过一时把你当成她,你竟因此对本尊一见钟情,酋魔的声音依旧是那般冰冷没有一丝感情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如此,瑶姬明白了,君尊想怎样处罚瑶姬,瑶姬悉听尊便,瑶姬苦笑着似是绝望了一般说道。
      闻言酋魔用手捏住她的下巴冷冷的说道:你这张脸本尊看着倒有些舍不得罚,在她未回来以前你依旧是本尊的暖床侍婢,等本尊找到她到时候怎么处置你就看她了,说完酋魔狠狠的放开她。
      瑶姬闻言,摇摇晃晃的离开了酋魔的房间,瑶姬晃晃荡荡的回到屋内,脸上的泪痕仍旧清晰可见。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10 20:48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10 20:53
          而这一年来,罄儿每日都会在梦里梦见一个紫衣男子,罄儿每每想要努力去想起一切的时候便会头疼不已。
          而妖王在这一年内对罄儿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愫他突然希望她永远都不要想起过往,这样她就会永远留在他身边。
          墨离意识到自己对罄儿的情感,便去向罄儿表白。
          媚儿,我爱你,墨离一脸深情的对罄儿说道。
          罄儿闻言看着他那认真的神情自是知道他是认真的,可是现在的罄儿虽然没有过去的记忆,但是她心中仍旧存着在梦里一直出现的紫衣男子,她虽不知他是谁但她知道那个人绝不是眼前的人,她无法去接受眼前这个人,即使她想不起过往,想到这罄儿一脸歉意的说道:抱歉,妖王殿下,您是媚儿的恩人,永远都是,一句话,仿佛是在告诉他她不爱他她只是把他当恩人。
          墨离闻言有些难过但没有表现出来他快步离开了此处,可是墨离心中却不甘心,他必须得到她,想到这墨离下令封罄儿为妖后下月完婚。
          而此时魔界,一黑衣属下来到酋魔面前恭敬的说道:启禀君尊,属下找到您要找的人了,只是。
          只是什么,她现在在哪,酋魔激动的说道。
          她在妖界,下个月便要嫁给妖王墨离。
          酋魔闻言不由双拳紧握,眼神中满是怒火,然后一拳捶在卓案上:这个妖王竟敢娶本尊的女人,然后对着那个黑衣下属吩咐道:本尊要去妖界,让他们在本尊不在的日子,完成好自己的事情。
          属下明白,待那下属下去后酋魔起身欲前往妖界,心中喃喃的念道:罄儿,本尊这就来接你回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11 21:48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5-11 21:59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5-12 06:29
                今晚更文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5-12 20:22
                  妖界,罄儿得知自己下月便要嫁给妖王,嫁给妖王是妖界多少人的梦,可唯独不是她的,罄儿不愿,但她不愿又能如何,逃她也逃不掉,更何况她又能逃到哪里呢?
                  酋魔来到妖界入口,守界的两名妖兵竟将他拦住,酋魔手一挥,两名妖兵倒地,酋魔瞬间化为一道黑雾进入妖界。
                  墨离得知酋魔到来,命罄儿前去招呼。
                  酋魔一身紫衣出现在罄儿面前,罄儿看着眼前的人不自觉有些熟悉,罄儿想起梦境中的紫衣男子仿佛就是眼前的人,当罄儿回过神来略微行礼道:见过魔尊。
                  酋魔伸手扶起罄儿,思念了一年的人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酋魔不禁如过去一般轻抚上她的脸颊。
                  罄儿的脸感受到酋魔掌心封温度,罄儿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很是熟悉,但罄儿没时间多想便把酋魔带到大殿。
                  墨离看到酋魔进来,上前双手作揖道:君尊前来有失远迎。
                  酋魔闻言冷笑一声道:妖王本尊看你似乎不欢迎本尊?
                  君尊说哪里话,您是六界之主,你来我定当欢迎。
                  是么,那为何本尊来你竟不亲自迎接?
                  本王事物繁忙,一时抽不开身,不知君尊前来可有何要事?
                  要事倒是没有,只是本尊听闻你下月要成亲?不知你要娶的是何人?
                  回君尊我要娶的就是刚刚迎接您的媚儿姑娘。
                  酋魔闻言知道罄儿已然不记得自己,酋魔心中不禁有些伤感,但面上并未有丝毫变化。
                  罄儿看着眼前的酋魔,她觉得无比熟悉,罄儿努力的回想,可只要一想头便会疼,罄儿所幸离开大殿,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仔细的去回想,即使头疼她也想让自己想起什么。
                  罄儿,酋魔唤着她,不知何时酋魔竟已出现在她眼前,此时的酋魔眼中满是深情。
                  罄儿看到酋魔突然出现,略微行礼道:君尊不是在大殿和妖王在一起吗,怎么会来这?
                  罄儿,你当真要嫁给妖王么,酋魔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他知道罄儿不记得自己,但他希望罄儿不愿嫁。
                  闻言罄儿微叹一声道:是,即使我不愿又能如何。
                  酋魔闻言心中很是高兴他知道罄儿即使忘了心里也还是有自己的。
                  罄儿,你不记得我了么,我是商睿,是你的君尊,也是这世上唯一能听懂你琵琶之语的人。
                  君尊,商睿,罄儿口中喃喃的念着这两个称呼,罄儿不断回想,可一回想便觉得头疼,但罄儿即使头疼也不断回想着,她想要知道过往的一切。
                  酋魔看到她因回想过往而头疼不已,酋魔心疼的将她拥入怀中。
                  罄儿感受着他怀中的温度,过往的事情不断在罄儿脑海中浮现,罄儿的记忆也逐渐清晰,所有的一切她都想起来了,她伸手环住酋魔,然后轻唤一声:商睿。
                  感受到她环住自己,听着她在自己怀中轻唤自己,酋魔知道她想起来了,放开她欣喜的问道:罄儿你想起来了?
                  嗯,我都想起来了,商睿你怎么才来找我?罄儿有些抱怨的问道。
                  酋魔闻言,叹了口气道:我何尝不想早点来找你,可是我始终找不到你的下落,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得知你要嫁给别人。
                  商睿,我。
                  罄儿回来就好,酋魔轻声道,说完酋魔吻住罄儿的双唇。
                  罄儿回应着这个吻,两人就这样忘我的亲吻着,酋魔的吻一路下滑,罄儿不禁呻吟出声,商睿。
                  酋魔听着罄儿的呻吟之声,身体某一处的反应也越来强烈,随即将罄儿抱到一处隐秘的地方,然后设下结界。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5-12 21:35
                    2018-10-16 20:41 广告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8-05-13 09:52
                      楼楼,还有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5-13 11:15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5-13 11:28
                          催文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5-13 19:33
                            顶顶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5-14 18:18
                              一番云雨过后,两人穿好衣物,解开结界,罄儿用头发遮住脖子上的吻痕,为了不惹人怀疑,罄儿和酋魔坐在亭子里聊。
                              商睿,如今我们该怎么办?我可不想一辈子这样偷偷摸摸的。
                              罄儿,你放心,你是本尊的女人本尊一定会想办法带你走,说着酋魔握住罄儿的手。
                              罄儿点了点头,余光察觉到妖王来了,罄儿抽出手,给了酋魔一个眼色示意他妖王来了。
                              媚儿,你怎么到这来了倒是让本王好找啊说着墨离揽上罄儿的肩。
                              罄儿本能的起身不让他的手触碰自己,然后行了个理,语气略显疏离的说道:我当时不过有些烦闷所以就出来走走,没想到遇到了君尊就多聊了会,说完罄儿的眼神情不自禁的看向酋魔。
                              墨离察觉到罄儿对自己的疏离和冷淡,转过头又看到罄儿的眼神此时正看着酋魔,不由心中有些恼怒,但仍是笑着对酋魔说道:君尊也在这,本王还以为君尊回去了呢。
                              本尊近来无事,便不着急走了,妖王该不会不欢迎本尊吧。
                              君尊说哪里话,君尊留下来本王自然欢迎,话虽如此但墨离心中却是巴不得酋魔马上离开,毕竟他留在这,只是祸患。
                              而酋魔待在妖界这段日子,罄儿常常半夜前往酋魔房间,墨离察觉到罄儿这段日子有些奇怪,但并未多想只想着等酋魔离开便好了。
                              这日晚上是酋魔离开妖界的前一天,罄儿来到他房中,扑在酋魔怀里:商睿,我。
                              罄儿,别担心,我一定会来接你的到时候我会昭告六界你是我酋魔的女人,说完酋魔将罄儿打横抱起往床榻而去,帷幔内显出两个相互交织的身影。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5-14 19:12
                                酋魔回到魔界后,首先召来四大护法询问近况。
                                本尊不在的日子,可有什么异常。
                                启禀君尊,一切正常。
                                那就好,朱雀,玄武,下月本尊要入侵妖界,你们二人到时候随本尊前去,青龙白虎你们二人守好魔界。
                                是君尊。
                                瑶姬听说君尊回来,迫不及待的想去见他,虽然瑶姬知道自己只是替身,但是对于瑶姬而言能待在他身边就够了,瑶姬来到大殿,看到酋魔在和四大护法商量事情,她只得待在一边,待四大护法离开后才走过去略微行礼道:参见君尊。
                                瑶姬你来干什么,酋魔冷冷的说道,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只是想来见见君尊,刚才听说您要入侵妖界?瑶姬小心翼翼的问道。
                                瑶姬本尊跟你说过不该你管的事情就别管,你莫不是把本尊的话当耳旁风了。
                                那如果是她问呢,你也会如此么?
                                她是她,你是你,你虽像她但却不是她,说着酋魔叹了口气。
                                如此瑶姬明白了,瑶姬苦笑着说道,心中却是无尽的悲凉,此刻的瑶姬却觉得自己连个替身都不如。
                                既然明白了就下去吧,本尊想见你自会召见你。
                                是,瑶姬告退。
                                而此时妖界,酋魔的离开并没有让罄儿对墨离态度有所缓和反而越发冷淡,墨离有些恼怒,他来到罄儿房中想问问她为什么,却刚好撞见罄儿在泳池洗澡。
                                罄儿察觉到有人来了,迅速穿好衣物,却没有注意到之前酋魔留在她身上的印记,此时却因为没有用头发刻意去遮盖,所以脖子上那一快很是明显。
                                当罄儿来到墨离身边时,脖子上的吻痕却刚好被墨离发现,墨离看着她脖子上的吻痕有些不可置信的走过去撩开她的头发,那一块快吻痕赫然出现在眼前,墨离不禁怒火中烧,掐着罄儿的脖子质问道:媚儿本王一心一意对你,可你却背叛本王。
                                对不起,但我本就是君尊的女人,如今你既然知道了,那我也不必隐瞒了,我的命是你救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闻言墨离眼神中的杀意更强,他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说道:你想死,本王偏不让你死,你这般美艳,本王可舍不得,墨离邪魅一笑将罄儿打横抱起径直往床榻走去。
                                墨离疯狂的撕扯着罄儿的衣物,无论罄儿如何反抗都无用。
                                当罄儿再次睁开眼,看着满地的衣物以及躺在自己身边的墨离,罄儿似呆了一般流着泪静静的坐着,此时的罄儿心中满是绝望,自己虽已不是清白之身,但自己的身子除了君尊外决不能有第二个人碰,如今却,想到这罄儿不禁苦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5-15 20:15
                                  他找死


                                  磬儿会怎么样


                                  三日后,罄儿正于房中梳妆,望着镜中自己的容颜,此刻的她心中竟是无尽的悲凉,一直以来她想嫁的人只有君尊,可如今却,罄儿本想自我了断,却被墨离救了下来,而且她也因此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罄儿有了身孕墨离知道后便勒令她拿掉孩子,因为他知道那个孩子不可能是自己的。
                                  罄儿无论如何都不愿,无奈之下墨离只得同意,却对外宣称罄儿怀的是自己的孩子。
                                  而墨离还特意将婚期提前至半个月后,因为他怕怕酋魔会来抢亲,可是他却太低估了酋魔,酋魔一直都有在各界安插眼线。
                                  魔界大殿,一黑衣男子走到酋魔面前,双手作揖恭敬的说道:君尊,您让我盯着妖界媚儿姑娘和妖王的一举一动,如今已经有消息了。
                                  酋魔坐在宝座上,慵懒的对面前的人说道:什么消息?
                                  启禀君尊,据属下安插在妖界的探子回报,妖王墨离和媚儿姑娘已经,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闻言,酋魔心中愤怒不已,他没想到墨离竟会对罄儿做出这种事情,是他疏忽了,想到这酋魔眼中满是怒火,冷冷说道:还有什么事,全部告诉本尊。
                                  而且,而且属下还打听道媚儿姑娘已经怀了妖王的孩子,妖王还特意将婚期提前至半个月后。
                                  行了本尊知道了,你下去吧。
                                  待人走后,酋魔闭上眼心中五味杂陈,或许是自己疏忽了吧,才会导致罄儿被他强行占有,但是对于听说罄儿怀了妖王的孩子这件事情酋魔心中却是喜悦,酋魔知道罄儿腹中的孩子是自己的。
                                  酋魔想到这在心中对罄儿说:罄儿,等我。
                                  而妖界的罄儿却仿佛听到了一般,喃喃的在心中说道:君尊,我等你。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5-16 21:52
                                    还没更文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5-17 21:09
                                      半个月后,妖界四处张灯结彩,妖王成亲是整个妖界的喜事,但是妖王却因要防着酋魔所以婚礼提前的事情除了妖界的人之外便再无人知道。
                                      罄儿一袭火红的嫁衣,精致明艳的脸庞,让无数妖界的美人黯然失色,罄儿轻抚上自己的小腹,心中却是苦涩,君尊啊君尊,我马上就要嫁给别人了你会来么,想到这罄儿脸上流下一行清泪,缓缓步入大殿走向一身红衣的墨离。
                                      而妖界成亲不比人界,无需拜堂,只需喝下合卺酒,由妖王亲手戴上凤冠便算完成。
                                      吉时到了,墨离拿起凤冠,走到罄儿面前正欲给她戴上,却在此时一声且慢打断了。
                                      只见一团黑雾闪现,酋魔出现在众人面前,眼神冷冽的看着眼前的妖王,冷笑道:妖王要娶本尊的女人可曾问过本尊的意见?
                                      你的女人,墨离冷哼一声道:你拿什么证明媚儿是你的女人?
                                      媚儿?酋魔冷笑,她可不叫媚儿,她的本名叫罄儿曾是天界的仙子,也是本尊的妻子,你若不信大可问问她本尊说的是真是假。
                                      殿上众人面面相觑,罄儿看着众人走到酋魔身边,对着众人道:君尊所言句句属实,之前被剑气所伤失去了记忆,幸好得妖王所救,妖王的救命之恩,罄儿没齿难忘,说着罄儿给妖王行了个礼。
                                      墨离知道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他以为可以躲过酋魔来抢亲却不料,墨离心中是苦涩,但身为妖王他怎能让众人看到他苦涩的那一面,妖王依旧面上镇定自若,然后冷冷的说道:那又如何她已经怀了本王的孩子。
                                      孩子?酋魔冷哼一声,那个孩子是本尊的。
                                      本王和她早有夫妻之实这是妖界众人都知道的事情。
                                      夫妻之实是你强迫于她的吧,况且你刚刚和她发生关系怎么可能短短两日她就怀上了你的孩子,你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墨离闻言知道自己留不住罄儿了,墨离不由心中苦笑。
                                      现在咱们是不是该来算算你强行霸占罄儿的事情了,酋魔冷冷的说道,眼中是怒火。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5-17 21:57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5-17 22:07
                                          我声名尽毁,君尊想怎么处置我,我都接受。
                                          商睿他毕竟救过我一命,那一夜就当我还了他的恩情吧,从此我和他两清了,罄儿淡淡的说道。
                                          酋魔闻言微叹一声那好吧本尊就依你,然后对墨离说道:从今往后妖界的大小事务都交由本尊管理,不过你之前为妖王所以本尊任命你为妖主代替本尊管理,不过有任何事情都必须向本尊汇报。
                                          是,属下遵命,墨离恭敬的说道。
                                          酋魔伸出手对罄儿说道:罄儿我们走吧。
                                          罄儿闻言将手交到他手上跟着人化为一道黑雾离开了妖界。
                                          罄儿和酋魔回到魔界,酋魔拉着罄儿坐下,酋魔搂着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怀中,然后伸手轻抚上她的小腹。
                                          却在此时瑶姬来了,瑶姬看着眼前的一幕,看着酋魔温柔的搂着一个红衣女子,瑶姬的心疼了,瑶姬认得那个红衣女子就是画像上的人,瑶姬红了眼眶呆呆的站在那里,她不知道她该怎么办,她只知道从今往后君尊再也不需要她了。
                                          酋魔看到瑶姬过来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瑶姬你又来干什么,本尊说过本尊想见你自会传召你。
                                          罄儿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红衣女子,罄儿知道她定与商睿关系不一般,但是看到她的面容,罄儿的心便放下来了,她知道那个女人不过是一个替身罢了,罄儿离开酋魔的怀抱,转过身去,故作生气的问道:君尊她是谁?
                                          酋魔看她生气的样子着实觉得有些可爱,酋魔轻笑一声:怎么生气了?
                                          谁生气了,我开心得很。
                                          酋魔闻言笑着掰过她的肩膀让她面对着自己:好了,你也看到了她长得那般像你,本尊只是把当成你的一个替身罢了,本尊心里只有你一人。
                                          罄儿闻言开心的笑了:那君尊这个替身怎么处置,我可不喜欢和别人共同分享一个男人,即使她不过是个替身也不行。
                                          好好好,你想怎么办都依你,这个替身交给你处置,你想怎么处置都行。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5-18 21:12
                                            这我还未曾想到先把她押入地牢等我想好了再行处置吧。
                                            好,都依你,说着酋魔马上吩咐属下将瑶姬拉下去。
                                            瑶姬被带走前深深望了一眼酋魔,眼眶通红。
                                            待人都离开后只剩下酋魔和罄儿,酋魔揽住罄儿的肩膀:温柔的说道:罄儿现在不生气了吧。
                                            如果我要杀了她你会心疼吗?
                                            当然不会,在本尊心里你才是最重要的,说着酋魔将罄儿揽入怀中。
                                            三日后罄儿终于想到将瑶姬送给妖王,便跟酋魔商量:君尊我想将瑶姬送给墨离你看如何?
                                            本尊说过她任凭你处置,酋魔握住罄儿的手。
                                            谢谢君尊。
                                            本尊曾经说过你我之间无需分这么清楚.
                                            君尊带我去见见瑶姬可好。
                                            你见她做什么,地牢湿气重你有孕在身不宜前去你若想见它我命人把她带来就是。
                                            嗯,如此也好。
                                            没过一会瑶姬便出现在罄儿面前,酋魔走出去然后关上门,但他并没有离开,他只是待在外面观察着屋内的情形。
                                            瑶姬看着一身红色华服的罄儿不由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你已经赢面占尽,见我无非就是想嘲笑我把。
                                            我见你并非想嘲笑你,老实说你跟我一样都深爱君尊,你只看到我得到君尊的爱却没有看到我曾为他付出了多少。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我没兴趣听。
                                            算了你换好衣服我命人送你去妖界。
                                            你让我去妖界做什么。
                                            我不能留你在君尊身边,但是我不想杀你,你长得和我有几分相似,妖主对我有情,所以想将你送给他我想他不会亏待你的。
                                            闻言瑶姬仰天大笑,你究竟有什么好会另两个男人对你用情至深,我会去妖界,但我去妖界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君尊不需要我,你明白么。
                                            我明白,说着命侍女给她换上当初在妖界出来时穿的那身嫁衣
                                            待人换好衣服,酋魔便派人将她送到墨离身边。
                                            墨离坐在大殿上,时常回忆起罄儿,这时酋魔带着瑶姬来到他面前,墨离看到瑶姬穿着罄儿离开时的衣服,看着那张和罄儿相似的脸,墨离走过去,轻抚上她的脸颊,缓缓开口:媚儿,你回来了。
                                            妖主妾身是瑶姬,是君尊将我送给您的。
                                            瑶姬,墨离闻言却是苦笑:我就知道她不会回来了。
                                            看着妖王苦笑的脸瑶姬却也不禁苦笑道:我或许注定就是她的替身,无法改变。
                                            你说你是她的替身?
                                            没错,之前我在魔界君尊一直以来都只是把我当做她的替身,如今她回来了,君尊将我交给她处置,所以她便命人送来给你,说着瑶姬的脸上竟流下一行清泪。
                                            墨离看着她流泪,伸手替她擦干眼泪,以后你就好好留在我身边吧,我们两个爱而不得的伤心人就从此相依为命吧,说完墨离对送瑶姬来的两个人说道:替我多谢你们君尊的美意,这个美人本主收下了,届时大婚还望君尊尊后前来参加。
                                            待那两人离开后,一旁的瑶姬听到大婚不由惊呼道:妖主你说什么大婚?
                                            你我同病相怜,如今既然她把你送给我了,那我自要给你个名分,或许有朝一日我会慢慢爱上你,说着墨离竟叹了口气。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5-20 21:40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5-21 05:47
                                                你什么时候才会更文


                                                求文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6-10 20:15
                                                  你怎么没影J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7-14 16:27
                                                    你是弃文了吗又一篇酋魔与磬儿的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7-15 1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