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言情吧 关注:8,966贴子:38,788
  • 2回复贴,共1

《邪王独宠:神医狂妃狠毒辣》全文在线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王爷想休她?没门!小妾要害她?找死!
学艺不精又怎样,随手拈来的一些小毒物也足够让王府里藐视她的那些人吃尽苦头了!


回复
1楼2018-05-08 09:22
    第14章:后面麻烦还多着呢
    桑沃若一惊,难道王爷已经知道什么了?
    楚逸暄眼中透着一丝寒意:“嫣红已经把一切都招了。那些吊钟花叶,本是要用来置王妃于死地的,对吧?”
    桑沃若吃了一惊,想要辩解,楚逸暄却压了压手,制止了她。
    “若是毒死了王妃,难免不会给齐王府惹上麻烦,给太子师和太子为难本王的机会,是吧?所以,转而把毒下在了本王的茶水里,想借此机会除掉王妃,让王妃百口莫辩,对吧?”
    “不不,”桑沃若辩解道,“那壶茶的确是王妃泡的,沃若也不知道……”
    楚逸暄摆了摆手,再度制止了桑沃若,冷冷地说道:“你们平日无理取闹、为难王妃,本王从不曾过问过,结果如此得寸进尺,竟敢拿本王的的身体来做试验,如果胆大妄为,就不怕受本王责罚?”
    桑沃若慌得双腿一软,一下跪了下去:“沃若不敢!沃若和乐瑶姐姐都是一心为王爷着想的,断不会有伤害王爷的念头!”
    楚逸暄冷冷地收回目光,“回去好好呆着吧!东宫盯得紧,事情若是闹得太大,如何收场。”
    桑沃若怔了怔,默默地低下头去,低声道:“沃若再也不敢了。”
    见桑沃若默默地退下了,鹿鸣轻声问:“王爷的意思,是真的要整肃王府后院吗?”
    “怎么可能呢。”楚逸暄放下茶杯,重新躺到躺椅上,淡淡地道,“我叫她好好呆着,她未必就会老实本分。”
    鹿鸣眼中有些疑惑:“那王爷……真的不打算处罚苏夫人吗?”
    楚逸暄唇角微微上扬,牵起一抹高深莫辨的笑意:“我想看看,若我不罚苏乐瑶,王妃她会作何反应。我要看看,扰乱了齐王府的平静,东宫又能收到什么益处。”
    鹿鸣惭愧地低下头去:“这几天属下都在暗中跟着王妃,却竟然没有发现,王妃原来在暗中收集证据反控苏夫人。”
    “不是你的错。”楚逸暄却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只能说,现在的王妃太聪明,已经超出了你的预料。”
    鹿鸣红着脸点了点头,“属下的确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这样也好。”楚逸暄缓缓地道,“齐王府平静了这么久,也该起些动静了!不然后话,东宫如何耐得住性子等下去。苏乐瑶和桑沃若同时出手也无妨,王妃她定有办法应付。”
    鹿鸣大是疑惑不解,“让她们斗?王爷不管?”
    楚逸暄微微颔首,蹙眉沉思道:“那天王妃被烫伤,自行处理包扎了伤口,今天又就吊钟花的药性和毒性说得清清楚楚,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是啊!”鹿鸣也皱起眉头,“是王妃突然学会了医术,还是本来就擅长医术,只是一直隐藏得太深而已?”
    “哪有谁突然就能学会医术的。”楚逸暄默默地转动着手中的茶杯,
    鹿鸣沉思道:“今天的王妃,表现的确很出人意料,不但把吊钟花的药性与毒性说得头头是道,关键是,王妃她怎么会想到搜集那天的茶叶做为证据,反过来指控苏夫人的?属下都不知道是哪个下人把那天倒掉的茶叶给偷偷收起来了,结果竟让王妃给拿到手了。”
    “而且,她还把我送给她的绫罗绸缎、金银首饰全都分发给了府中的下人,这一招,也是出乎我的意料。”
    “王妃这么做,府中的下人可再也不好意思为难她了!”
    “不单不会再为难她,恐怕还会有人开始讨好她。”楚逸暄点头:“所以说,她并不像之前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楚逸暄的说法,鹿鸣已经不能更同意了!“加上这段时间以来王爷对王妃的照顾,大家肯定都以为王妃得宠、两位夫人失宠了!所以,那些茶叶,说不定是有人亲自呈献给王妃的。”
    “当然不排除这个可能。”楚逸暄点点头。
    这么说来,王妃还真是不简单啊!凭着雪地里死而复生的那一闹,登时打了一个翻身大仗,顺利地扭转了自己在王府中的局面!可是,鹿鸣有些疑惑:“王爷这段时间如此照顾王妃,不是料到会有这样的后果吗?难道王爷是故意的?”
    楚逸暄笑了笑:“我也不过给她一个表现的机会。希望她不会让我失望。”
    鹿鸣似懂非懂,又不好问得太详细。想起茶叶的事,便轻声问:“那,属下是否需要查一查,那天收集茶叶的下人是谁?”
    楚逸暄摆了摆手:“不必查了。大不了,是哪一位受过苏乐瑶苛待的下人,想留此证据将来以作要挟,或是用来自保罢了。”
    “若是有人如此居心叵测,怎能留在王府?”
    “若是没有人这样的人从中搅弄,今天我们又哪里看得到那么精彩的好戏。”
    鹿鸣恍然大悟:“哦,属下懂了!”
    楚逸暄点点头:“好好留心锦秀居的动静就是了。咱们只需掌控大局,无须事无巨细掌握无遗。”
    “是。”鹿鸣暗暗咬唇,这一次,可不能再疏忽大意了!
    锦秀居外,远远地,桑沃若站在阁楼下,纤细的手指紧紧揪着手中的方帕,几乎要将方帕揪断!她紧咬着银牙,恨意从眼中喷火而出!
    齐王府后院,本是她桑沃若和苏乐瑶的天下,虽然受苏乐瑶的压制,但桑沃若总想着,若是哪一天苏乐瑶失宠,便是她出头的机会,因此,小心翼翼耐受着刻薄凶悍的苏乐瑶,她的心里还保存着一线希望。
    可是今天,这一线希望也被许柔止掐断了!
    从大雪中死而复活那天开始,许柔止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但深受楚逸暄的关照与恩宠,但是耀武扬威,把苏乐瑶一下从天堂拽到了地狱,——这样的许柔止,暗算苏乐瑶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样子,若要捏死她桑沃若,那岂不是易如反掌?
    难道,自己的希望就这样破碎了吗?
    家庭没落已有数年,还指望能够依靠她重新振兴门楣呢!皇室四子当中,二皇子楚逸昀好色无德,因此不受皇帝待见;四皇子楚逸晔,年轻、性格软弱、没有担当,因此也不受皇帝重视。
    除了皇太子之外,唯一受皇帝重视的皇子,便是他三皇子楚逸暄了!
    楚逸暄从小聪慧过人,若非九岁那年摔断了腿,如今想必也能在朝堂上一枝独秀、绽放朝阳般的迷人华光。——皇帝赐他齐王府,亲自为他居住的寝居题名华光居,不正是这个意思。
    若不是因为他从小聪慧过人,又怎会引东宫时时留意,暗暗忌惮。虽然楚逸暄身有残疾,仍深获皇帝垂怜,年节之时,给他的犒赏虽不能与太子相比,但总会比二皇子、四皇子略多一些。
    因此,不单苏乐瑶,还有桑沃若,她们都坚信,若是楚逸暄肯想办法树立自己的威信、建立自己的势力,要与太子分庭抗礼,甚至将来继承皇位,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所以,现在就巩固自己在齐王府中的地位,是一件未雨绸缪、高瞻远瞩的事。苏乐瑶有此心,她桑沃若也有。
    所以,要保全齐王府,以便将来自己提升地位,现在就要将各种危险扼杀在摇篮里,比如许柔止!
    东宫的耳目,威胁到齐王府利益的人,怎能在齐王府存活!
    桑沃若紧咬着嘴唇,一抹凌厉的光芒从眼中闪过。转身往自己的居所走,一边低声吩咐:“让寒泽来见我!”
    身边婢女忙轻声答应:“是,夫人!”
    许柔止的房间里,碧苏将窗户留出一条缝,这才过来替许柔止卸妆更衣。
    “王妃真的要送玉儿出府吗?”
    “这还能开玩笑吗。”
    “可是,玉儿可是这府里王妃唯一用得上的人,也是唯一没有为难过王妃的人,就这样送走了,咱们以后要是办什么事不是就没那么方便了吗?”
    “放心吧!”许柔止微笑着,“以后也不会有谁敢为难我们了,至少在明面上没人敢再为难咱们了。王府里水很深,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玉儿太善良,留在王府里对她来说,其实是一种折磨。”
    “原来王妃是这样想的?”碧苏释然而笑,可又有些担忧,“不管怎么样,玉儿在王府也呆了几年了,虽然常常受到排挤,但至少,王府里给的月银还够她拿回家给她母亲看病的,若是离开了王府,她母亲的病可怎么办呢?”
    “就知道你担心她,放心!”许柔止起身走向床边,愉快地钻进被窝,“我不是把最大的那支金钗和那个雕花玉镯留下来了吗?你明天拿去当了,也该有不少银子;我还有一些私房钱,一起给她了,够她给她母亲看病,也够她们生活一段日子了!”
    碧苏惊讶又感动:“没想到王妃都替她安排好了,玉儿还真是有福!”
    许柔止叹了口气,她也只能帮到这里了!剩下的,她还得好好想办法应对齐王府里的麻烦呢!
    虽然楚逸暄罚苏乐瑶禁足思过,可也仅仅只是禁足思过而已!楚逸暄这样明着偏袒苏乐瑶,她相信,后面她得面对的麻烦肯定还多着呢!


    回复
    2楼2018-05-08 09:23
      第15章:是块干特工的料
      静谧的夜晚,锦秀居前寒风阵阵,清冷的皓月悬挂在空中,白雪在月光下反耀着清冷的光芒。许柔止安静地躺在床榻上,她似乎已经熟睡,漆黑发亮的长发散落在枕畔,摇曳的烛光照耀着她洁白细腻的肌肤,睡美人一般散发着陶瓷般的质感。
      夜已经深了,整个齐王府里除了咻咻的风声,没有一丝声响。
      突然,一阵轻微的、几乎听不到的、衣带从风中掠过的声音传入了许柔止的耳中。
      浓密的睫毛猛然一颤,许柔止警惕地缓缓伸手,握住了藏在枕头下的小药瓶子。
      她竖起双耳,仔细地分辨着锦秀居外的动静,虽然声音极其细微,但是她听出来了,朝锦秀居奔来的,至少有十个人!
      难道,暗害不成,就要下手明杀?苏乐瑶的人,还是桑沃若的人?
      来不及提醒碧苏,因为此时提醒,已经来不及了。
      房门“刷”地推开了!
      仗剑而入的黑色身影,毫不迟疑,直奔许柔止的床榻而来!
      **,目标这么明确,敢情他们已经踩过点了啊!
      许柔止拔开小药瓶塞,因为有些紧张,瓶塞差点没拔出来。——别看当着众人的面,她指控苏乐瑶时胸有成竹、从容不迫,那是因为她已经调查取证成功的缘故。
      而现在,面对十多个鱼贯而入,剑尖直刺向她咽喉而来的大男人,她一个弱小女子,怎么可能不紧张?
      拔开小药瓶塞,一股散发着刺鼻味道的药粉顿时扑面洒向仗剑而入的黑衣人,扑在前面的几具黑衣人一惊,立即挥手来挡药粉,脚步瞬间放慢了下来,许柔止顺势推开窗往外爬,***,这是什么情况!
      她以为苏乐瑶和桑沃若要再还击,一定是再想什么阴谋诡计来暗害她,这些抵制呼吸、**四肢的防己粉放在身边,她本来是无心准备,放在身边防身用的,谁知道居然真的派上用场了!这两个女人如此嚣张,竟然直接派出杀手来取她的性命!
      齐王府里,真的这么黑暗啊,这完全是无法无天了!
      可是,虽然前面几个黑衣人中了防己粉之毒,放慢了往前扑的速度,但后面几个黑衣人,却警惕地捂住了口鼻,飞速向许柔止扑了过来!
      眼看着三柄长剑泛着寒光朝自己刺了过来,还趴在窗户上没来得及翻出去的许柔止不由吓得手一软,下意识地眼睛一闭,捂住头——完了!
      呼救肯定是没有用的了,齐王府里有谁会愿意对她施以援手呢!难道,她要以这么难堪的姿势死在这窗台上?
      可是,好像情况不太对呢……
      明明就要刺到背上的剑呢?
      怎么没有刺过来,而且,三柄长剑还划着空气往回抽离?
      许柔止立即睁开眼,回过头,才发现,原来碧苏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了进来,缠住了要杀她的那几个黑衣人。
      中了防己粉毒的几个黑衣人因为,意识到他们四肢开始失去使的力量,所以已经开始往外撤离,剩下黑衣人还有四、五个,被碧苏拦在了门口。
      许柔止惊讶地望着碧苏,此时碧苏手上缠着一条狭长的黄色布带,目光冰冷地扫视着面前的几个黑衣人,缓缓而行的脚步竟然铿锵有力,一看就是个功夫不浅的练家子。
      原来,碧苏还会武功?
      许柔止简直不敢相信,原来,刚才就是碧苏救了她?虽然碧苏个头也有一米六左右,跟她相比还算高大,可跟眼前几个一米八的壮汉相比,还是太娇小玲珑了些!
      所以,碧苏真能对付这几个黑衣人吗?
      许柔止紧张地望着眼前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场面,为碧苏感到紧张,这时,两个黑衣人交换了一个眼色,朝碧苏挥剑而上!碧苏冷冷地望着两人,手腕轻轻一抖,缠在手腕上的布带猛然飞了出去,“刷”地将刺来的一把剑迅速缠住,一牵一拉之间,被缠住的长剑随之飞起,朝着另一把剑劈了过去!
      两把长剑相撞,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执剑的黑衣人失手后退了两步,惊讶地对望了一眼,身子往后一闪,身后两名黑衣人迅速顶上,一个攻上部,一个攻下盘,分部向碧苏发起了攻击!
      碧苏丝毫不曾退让,她冷静地挥动布带,再度迎战黑衣人。
      那么长的一条布带,在碧苏手中却化身为灵敏的鲛龙,攻击、退让,全都游刃有余、万分灵活。
      只见一条黄色布带在空中上下翻飞,时而缠住黑衣人的手腕,夺下黑衣人的手中长剑,时而去缠黑衣人的腿脚,将其绊倒在地,总之,那样一个弱小女子在几个比自己高出整整五个头的彪形大汉面前全无畏惧、从容应付,真是气场全开、气势凌人啊!
      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身边居然隐藏着这么一个武林高手,许柔止简直看得呆了!
      五个黑衣人强势出击,凌厉的攻势竟然全都被碧苏的一条布带全盘化解了!这一定也在黑衣人的意料之外吧!
      黑衣人明显有些乱了阵脚,大概想到了声东击西之计,他们交换了一个眼色,其中两人攻向碧苏,另外三人再度向许柔止扑来!
      杀许柔止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又何必跟一个不相干的女子纠缠!
      不过,这一回许柔止也已经冷静了下来,抖了抖手中的小药瓶子,里面还有一些防己粉没有散尽,许柔止一屁股坐到窗台上,得意地道:“看样子,不给你们尝尝姑奶奶的厉害,你们还真以为姑奶奶是好欺负的!——碧苏,小心!”
      举起手中药瓶,手腕一抖,防己粉扑洒而出!
      已经有同伴尝过了苦头,三个黑衣人一惊,立即捂鼻后退!
      许柔止捏着自己的鼻子从窗户倒下去,呃,虽然摔得有些疼,不过,算是逃离了危险区域吗?
      意识到刺杀任务失败,黑衣人无奈地向同伴招手:“撤!”
      碧苏一手捂鼻,一手收回布带,“哗啦”一声,黄玉布带迎风展开,悄然缠绕在了碧苏的腰上。
      “王妃,”碧苏轻轻扶起许柔止,“没事了,人已经走了。”
      许柔止站起身朝屋里看了看,果然,人去屋空,只有打斗中碰倒的花盆桌椅,一地狼藉。
      寒风簌簌而过,华秀居里,失手归来的黑衣人,让桑沃若惊得话也说不出来了!
      许久,她才回过神来,又急又怒:“怎么回事?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都杀不了,你请来的这些人都是吃干饭的吗?”
      一身黑衣的年轻男子摘下面巾,露出颓丧的面容:“谁知道她身边的侍女武功竟然不弱,而且那许柔止还会用毒……”
      “她身边的侍女武功不弱?”桑沃若吃惊地睁大了双眼,“这,这,怎么可能?”
      “的确是这样的,表妹。我现在不能跟你多说,我那几个兄弟中毒不浅,需要马上解毒,我得马上带他们离开,不能在此久留,后面的事,你要小心。等我安置好了弟兄们,再来找你。”
      年轻男子重新蒙上面巾,风一样消失在了桑沃若的眼前。
      许柔止身边的侍女竟然会武功!碧苏,那个平日里惶恐怯懦的小丫头,竟然能击退寒泽手下那十个兄弟!还有,寒泽还说,许柔止会用毒……
      桑沃若简直不敢相信,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许柔止竟然会用毒,以前为什么从来没有暴露过?
      看来,不单许柔止隐藏得深,就连许柔止的婢女都不是等闲之辈,原本以为随手就能捏的小蚂蚁,原来竟然是一头伪装成蚂蚁的大象!
      桑沃若倒吸了一口冷气,怔怔地后退了两步,跌坐在床沿上。
      身旁的婢女兰馨,轻轻地扶住桑沃若,轻声问:“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夫人?”
      桑沃若缓缓地站起身来:“去锦秀居,看个究竟!”
      兰馨顿时寒毛倒竖,那个碧苏原来是个隐藏的高手,万一碧苏对她们下手,那可怎么办?
      锦秀居里,碧苏已经将许柔止扶了起来,“王妃,那些人可能还没走远,还要去追吗?”
      “不追了,追过去也没什么用了。”许柔止摆了摆手,叹了口气。
      用脚趾头也能料想得到,那些黑衣人究竟是谁派来的。追有什么用,就算抓到了那些人,那些人也会和汤饭一样从王府神秘消失的。
      当前最要紧的,应该是好好地静下来,想一想后面的对策。——她可不能再让同样的事情在锦秀居发生第二次了!
      “外面冷,王妃还是快回屋吧!”碧苏来扶许柔止。
      许柔止搂着自己的肩膀,瑟瑟发着抖。***,锦秀居里打翻了那么多东西,这声音也不小了吧,居然没有一个人过来探问一二,楚逸暄纵妾行凶、谋害亲妻要做得如此明目张胆?
      两人回到屋里,碧苏先把许柔止扶上床,然后返身关好门窗,又架好火炉,“现在暖和一点了,王妃早点歇息吧。”
      许柔止望着碧苏忙碌的身影,这个忠犬丫头平日里遇到点事就表现得无比惶恐,可今天晚上应对那么多个黑衣人她却是无比沉着冷静,这两厢的表现可真是判若两人啊。
      只能说,她平时隐藏得太好了,真是块干特工的料!
      回头见许柔止盯着自己看,碧苏有些不好意思:“并非碧苏刻意隐瞒,实在是太子师吩咐过,不到万不得已,碧苏不能暴露自己的功夫。”
      “我了解。”许柔止点点头,“我只是一时还没办法把刚才的你和平时的你联系在一起而已了。”
      “今晚事出突然,碧苏来不及伪装,身份就这样暴露了,恐怕这样会对我们很不利。”
      是啊!原来碧苏武功这么好,楚逸暄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样防备她们呢!苏乐瑶和桑沃若就更恨不得要快点除掉她而后快了吧!
      这时,脚步声匆匆传来,碧苏隔着门缝看了一眼:“王妃,是王爷和桑夫人来了!”


      回复
      3楼2018-05-08 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