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22贴子:9,765
  • 13回复贴,共1

【渣翻】032-魔族与魔王 后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论文 算弄得差不多了 就等答辩了,原英翻32太别扭了,,,我慢慢来吧。。。


回复
1楼2018-05-07 22:42
    给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5-07 22: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07 22:53
        其实英翻那个 我更觉得像是机翻再英翻一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07 22:54
          哇,空了这么多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07 23:00
            好想看漫画第二话的熟肉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07 23:04
              (阿鲁贝鲁多)笑着,对于他嘲笑的话语,不可思议地艾娜并没有受到打击。
              恐怕在之前的会话里无意中就有所察觉吧……还有就是,微微地感觉到了。


              没错,即使是强硬的带回去,但也没有必要把艾娜一起关入监狱。
              倒不如说做了这样的事,才更成问题。
              但是艾娜也是祭品的话,相反就没有不那么做的理由了。


              即使注意到了但也并没那么考虑,是因为害怕如此思考吧。
              但是到了如今这种地步,并不是说那种话的时候。


              虽说可以逃跑,但艾娜是魔王的女儿……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地方,有着莉娜。
              如果做了那样的事的话,不会被自身所原谅。


              「……你以为做了这样的事,就能安心了吗?」
              「嗯,当然只是这样并不能安心。但不管怎样魔王大人会复活。拉拢包含那个男人在内的愚者,戏弄残杀,然后终于等到反击的到来。向蔑视着我等,称呼着我等为魔族的他们,进行复仇之时!」


              看着高声叫喊的男人,艾娜感觉他疯了。


              话说回来,被灭亡再次复活的人,为何一定会做出反击。
              再一次被灭亡,只会使得所受目光变得更差。


              不过,明白即使说了这件事他也不会听……更重要的是,没有这个必要。


              「……是吗。我明白了」
              「能够理解真是太好了。遗憾的是,公主大人并不能加入进来,但请不要哀叹。不管怎样正是因为你们的牺牲,才是我等复仇的第一步!」
              「――那样的还是容我谢免拒绝,你自己一个人随便去做就行」


              瞬间,铁格子的一部分被吹飞了。


              不对,是被斩飞了。
              然后做出此举的身影――莉娜,就这么直接向阿鲁贝鲁多飞扑过去。


              对于莉娜想做什么的事,艾娜注意到了。
              所以莉娜在最初的提问之后就没有发声,艾娜为了那样的莉娜不被注意到而一直持续着对话。


              莉娜手里所握着的,大概是破坏床的一部分所做出的短木棒。
              本来的话,那并没有任何威胁,但是现在从被斩飞的铁格子的一部分来看并不是那样。
              只要到了莉娜之手,即便如此也能称为震撼的凶器。


              那样的莉娜发起了奇袭。
              就算是阿鲁贝鲁多,这样也就――


              「――嗯。你该不会以为……这种程度的奇袭就能对我有效吧?」
              「――欸?」


              紧接着舞过空中着的是什么。
              明明理解到了,却还是花了几个瞬间醒悟。


              不,虽然理解到了,但脑袋拒绝接受,可以这么说吧。
              即使在微暗中也能清晰的看见,赤黑色的液体……可以说从全身流淌出来覆盖(莉娜)小小的身体,慢慢地倒在地上。


              「哦……这可不行呢。虽说只是这样反射性攻击了,但也仅此而已。或者应该说,真是很天真呢。我可是魔天将的一人哦?虽说是同样的特级所持者,但这之前准备相应对策也是理所当然的。那么姑且不论那个,就这么放着不管就会死吧……不过也并不成什么问题呢。只要之后还活着那么一点就不要紧……而且,死了就死了,真到那时那时再说吧」
              「っ――阿鲁贝鲁多!」


              瞬间,(艾娜)伸出右手,进行了反射性的行动。
              比起考虑些什么,单纯地不能原谅,这么想了。


              而且注意到后阿鲁贝鲁多的视线朝这边看了过来……紧接着,扬起嘴角。
              什么话语也没说,只通过眼神就知道他要说些什么了。


              那是,被投以过几十次、几百次的目光。
              一个魔法也不能使用的无能能做些什么,这样的目光。


              然后艾娜,在这里突然注意到了。
              不知为何……对被阿鲁贝鲁多称作公主大人的这件事,感到讨厌。
              那个理由,现在明白了。


              那是因为,在阿鲁贝鲁多的声音里充满了嘲讽色彩吧。
              虽是不会被注意到的程度的少量的,但那是确实存在的。


              没有隐藏的必要的现在,从那眼中清楚地能感觉到……嘛,虽并不是那种意思来着。
              尽管如此……像是把至今为止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那样,从口里说出那些话语。


              「――焚尽万物。火焰箭【フレイムアロー】!」
               
              ――魔導特級・魔王の加護・積土成山:魔法・火焰箭。


              回复
              7楼2018-05-10 04:4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5-10 04:59
                  「――什!?」


                  显现、对于以猛烈的气势飞出去的炎之矢,阿鲁贝鲁多惊讶得瞪大了双眼。
                  但是在这期间那个也一口气缩短距离,像要打入他的脸那样、炎之矢――


                  「……欸?」
                  「哎呀……还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公主大人能使用出魔法了。」


                  眺着什么事也没发生就那么消失的炎之矢,这次换艾娜惊呆了。


                  不知为何,连魔法要发动的样子也没有了。
                  与莉娜发动时候不同。
                  莉娜的时候,虽说只是一瞬间但确实有着魔法发动的迹象。


                  然而艾娜的炎之矢会消失,是因为没有发动魔法的必要,可以说是这么回事。
                  也就是说,存在着这种程度的实力差。


                  不,这种事老早就知道了。
                  但是没想到连他露出微小破绽时也还是不行……。


                  「嗯……但是,真的到底为什么能使用魔法了呢?――难得我,特地封印了的」
                  「……欸?什么,啊……?」
                  「哦呀,还没有注意到那个吗?嘛,反正也是最后了就让我告诉你吧,嗯,正如刚才所说。公主大人不能使用出魔法,正是因为我事先封印了啊。怎样,不愧是魔天将吧?因为不管怎说一个人也没注意到」


                  对于露出浮夸的表情的阿鲁贝鲁多,艾娜呆然眺望着。
                  那也就是说,所有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这样的,那还用问吗。当然是为了把公主大人,打入绝望的深渊啊。把公主大人当做祭品的时候,当时就这么决定了啊。话说如此,但完全不觉得有做太过呢……嗯,老实说,公主大人逃跑的时候还想着该怎么办才好。不过以结果来说,完全发展成对这边很便利的情况了呢。果然就算是我,想要移开阿雷【アレ】等人的视线也不容易呢。不管怎样都要谢谢你啊,公主大人」


                  这么说着低下头的阿鲁贝鲁多,认真地说了感谢的话语。
                  现在所说的事的全部,包括感谢的话语都是真心,即使不说也能明白。


                  「……っ!」


                  正因如此,瞬間,气血上头了。
                  因为是这样的吧。
                  那天的全部,可以说完全是这个男人的错。


                  这样的……这样的――!


                  ――魔導特級・魔王の加護・積土成山:魔法――


                  「阿鲁――」
                  「――公主大人这种程度的魔法也并没什么了不起的呢,但也挺烦人的。所以请稍微保持下沉默」
                  「――噶っ……!」


                  被做了什么,完全不能明白。
                  和那片森林时一样。
                  等注意到时艾娜已被吹飞,叩入牢房里的墙壁。


                  但是与那时候不同,这次明确的感觉到疼痛。
                  从喉咙里吐出什么东西,那是赤黑色的液体。
                  再加上被重力牵引掉落地面,疼痛更加游走全身。


                  「……っ、咕っ、啊っ……」
                  「嗯……我虽对昆虫收集并没有什么兴趣,但这样看的话多少会有些有趣呢?嘛果然对我来,更喜欢这种呢」
                  「库っ……!」


                  突然手腕传来疼痛,不禁露出声音。
                  看过去的话,在那里的是阿鲁贝鲁多的脚。
                  被踩踏了,这么领悟到了……但是艾娜咬紧牙关,抬头看着眼前。


                  「阿鲁、贝鲁多……!」
                  「哦呀、还想着会因疼痛而哭出声来呢,没想到变得更加有骨气了。这一年里好像发生了些什么呢……嗯,这样的话,能稍微享受下了」
                  「……っ、咕っ……っ!?」


                  渐渐地施压,疼痛更加游走。
                  但是即使如此,艾娜还是咬紧牙关忍耐着。


                  并不是因为有了什么办法……只是单纯的不想屈服。
                  不想让他称心如意,只是这样如此。
                  什么也做不到……什么也做不出来……至少――


                  收起回复
                  9楼2018-05-10 17:38
                    「嗯,还以为只是笼中的公主大人,稍微有必要改变下评价了呢。嘛不过结果并不会有任何改变呢。以观赏来说还是很有滑稽趣味的,等到厌倦了的时候勒死就行。你只是为了这样,才让你活着的而已哦」


                    虽然听到了声音,但是并没有回答。
                    可以说已经没有了这样的余裕……艾娜只是,继续忍耐着疼痛。


                    「当然那,并不是只有我是这么评价的呢?不过你也应该知道吧……看来有一点没变呢,那就是喜欢逃避这一点」
                    「……っ」
                    「哦呀,呵呵, 是想说究竟什么意思吗?没关系的哦,会好好地告诉你的,嗯嗯。不过稍微考虑下就能明白呢……那么,这里有一个提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你住在那里呢?……是的,很简单的问题呢。因为被告知了啊。被哪里的谁,不管什么理由……不过,那些就不说了。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仁慈的」


                    谁说的,不禁开始自然思考起,刚才所传达的事。


                    虽说如此,但是谁,那是不用想就能知道的事。
                    在那个村里,艾娜与周围的人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只是除了另外两人……正因如此,能确定艾娜特定身份的人,也是有限的。


                    但是虽说如此,艾娜却还是丝毫不怀疑他们。
                    虽并不认为阿鲁贝鲁多的话语是谎言。
                    大概那是真的……但是,肯定有什么搞错了。


                    确信着那个,完全不需要理由。


                    「……很不爽呢。没想到,这样了也还是不会堕落呢……没办法了。虽不是很优雅,但果然只能靠力量来使之屈服呢」
                    「……っ!?」


                    说完后瞬间,疼痛更加加剧了。
                    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不停践踏着……但是尽管如此,还是一味地忍耐着。
                    因为艾娜所能做到的事,真的已经,只有这个。


                    明白到了,全身正在渐渐地失去力气。
                    大概就这样的话,不久就会死去。


                    「哎呀,这可不行呢。这样在仪式结束之前就已结束。嗯,果然只有公主大人不得不保持活下去呢?……啊啊对了呢,想到一个好主意。公主大人,难得的,不向我祈求饶命么?那么做了的话,我就给你疗伤哦。不过反正会杀的,至少在不太痛的情况下比较好吧?」


                    听了那句话,一瞬间要说内心没有倾动那就是骗人。
                    但是艾娜只是,咬紧牙关。


                    那已是竭尽全力的抵抗了。
                    就算只能做到这点……因为做不出其他,所以决定只做到这点。


                    「……哈。什么啊,不祈求饶命么?一点也不有趣呢。……啊啊还是说,难道这个期间里还期待着有人能来帮助你?那种巧合的事,不可能发生的」


                    听到帮助的一瞬间,脑里闪过某人的身影。
                    但是,艾娜拼死将那想法压回。


                    意识到那个的话,心就会屈服,本能的察觉到这点。


                    而且,那样的事即使不说也能明白。
                    他不会来帮忙。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因为并没有那样的价值。
                    并没有那样的意义。


                    啊啊,不,或者说,也许会帮助妹妹而来……但那也只是,为了帮助妹妹,而来。
                    不是,为了自己。


                    嘛不管哪边,都是一样的。
                    世界不是温柔的这种事,艾娜从很早前就知道了。


                    尽管如此,艾娜却被救过一次了。
                    正因这样,才更是如此。
                    第二次……那样的事是――


                    「嗯……没办法了。这里就以,想办法先让其发出声来为优先吧。那么,在最后再一次愉悦我吧?用充满绝望的叫声、尽情地――」
                    「――声音太刺耳了。要发出绝望的叫声的话,你自己尽情去发就好了」


                    与声音一起,手臂的重量消失了。
                    紧接着响起撞击到墙壁的轰鸣……不,那种事怎样都好。


                    现在的声音……然后,在眼前所出现的,那个身姿――


                    「抱歉了呢。莉娜那边有点危险,所以稍微以那边为优先了」
                    「……索、玛?」
                    「嗯? 除这以外你还能看见谁吗?」
                    「……看不见、呢」
                    「那样的话真是太好了。嗯……虽有些迟,但正如约定那样,来进行帮助了哦」


                    对于这看惯了的,如往常的身姿,艾娜的脸颊,落下了,透明的泪珠。


                    收起回复
                    10楼2018-05-10 22:52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08 1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