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吧 关注:7,486贴子:53,458
  • 2回复贴,共1

古言《邪王独宠:神医狂妃狠毒辣》在线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邪王独宠:神医狂妃狠毒辣


回复
1楼2018-05-07 09:48
    望着许柔止那天真无邪、人畜无害的纯真笑脸,苏乐瑶恨得直咬牙,恨不得把许柔止撕成碎片、挫骨扬灰!
    桑沃若的感受与苏乐瑶一样,她摇子摇楚逸暄的肩膀,焦急地道:“王爷你快说话呀!”
    桑沃若实指望楚逸暄能压一压许柔止的嚣张气焰,也好给她和苏乐瑶出一口气,但楚逸暄沉默片刻,却缓缓地站起身来,面向站楚逸昭,咳嗽了两声,掩着心口说:“大哥,我夜已经深了,我派人护送大哥回宫吧!”
    桑沃若一愣,指了指许柔止:“王爷就不管她了吗?”
    楚逸暄扫了许柔止一眼,淡淡地道:“不必请什么稳婆了,我相信她。”
    王爷相信她?
    桑沃若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王爷怎么会相信许柔止的嘛?明明就是王爷默许她和苏乐瑶想办法赶许柔止出府的啊!
    桑沃若望望楚逸暄,又望望苏乐瑶:“姐姐!”
    苏乐瑶简直已经气炸了肺,可此时却已经无可奈何,她拂了拂桑沃若的衣袖:“好了,天色晚了,先送太子爷回宫。”
    “要送我回去了吗?”楚逸昭笑了笑,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衫,瞥了许柔止一眼,“若是由本宫派人入宫去请稳婆,倒也可以瞒过父皇,不至于把事情闹大。”
    “不了,我相信她。”楚逸暄笑笑,“大哥每天帮着父皇处理政务,已经够辛苦了,这些小事就不敢烦劳大哥操心了。”
    “那怎么行!”许柔止撇了撇嘴,“说我偷人是你们说的,现在又不肯请稳婆证明我的清白,难道齐王爷的意思是,让我以后都要背着这口黑锅在你这两个小妾面前抬不起头来吗?”
    “什么小妾……”桑沃若有些生气,“我们是齐王府的侧妃!”
    “侧妃还不就是小妾?”
    “你……”桑沃若生气得还要再争辩,被苏乐瑶拉住了。
    苏乐瑶比桑沃若沉得住气,明知道许柔止是太子的人,现在如果当着太子的面堂而皇之地对许柔止表示不敬,只怕将来难免不会被太子穿小鞋。
    所以,苏乐瑶再度阻止了桑沃若,给桑沃若使了一个严厉的眼色。
    桑沃若这才明白过来,立即换上一副委屈的表情:“平日里贱妾们对王妃哪里不够尊敬吗?王妃干吗要这样出言伤人。”
    许柔止撇撇嘴:“最佳表演奖送给你了,桑夫人!”
    “什么?”桑沃若一愣。
    许柔止已经转过头来,面对着楚逸暄:“你真的相信我啊?”
    楚逸暄望着她,点了点头:“当然。”
    “稳婆都没来,你怎么就确定我是清白的呢?”
    苏乐瑶生怕许柔止坚持要派人入宫去请稳婆,毕竟这事是她和桑沃若挑起的,若是传到宫里,传到皇帝的耳中,只怕事情闹大了就不好收场了!
    她立即扶住楚逸暄,说道:“王爷今晚突然病重,太子爷是专程来看望王爷的,结果却听到你这种丑事,你真不怕传扬出去,王爷还要脸面呢!既然王爷说相信王妃,那么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最好,一来不要损伤了皇室的颜面,二来也不要耽误王爷治病!”
    “是嘛?”许柔止走到楚逸暄面前,仰头望着楚逸暄,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看起来,王爷的确像是病得很重的样子。苏夫人也真是的,王爷都病成这样了,还要把王爷拉来看闹剧,也不怕耽误王爷治病啊!”
    “你……”苏乐瑶皱了皱眉头,却也无言以对,只得转向楚逸暄,委屈地道,“王爷,今晚的事,乐瑶真的不是故意的,乐瑶听说有人夜闯王妃的房间,乐瑶是担心王妃的安危,这才带着沃若妹妹一起赶来抓贼,没想到发生这种事……”
    “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苏夫人你咯!”许柔止看了苏乐瑶一眼,“晚上连觉都不睡,这样时刻关注着我这边的动静,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我……”苏乐瑶咬了咬嘴唇,低下头去,心里对许柔止真是恨得要死!
    本以为藉这件事情将许柔止休出府去,本以为没有十拿也有九稳的,所以才特地派人入宫,假稳楚逸暄病重,引来楚逸昭,好让楚逸昭见证这件事情,以便使这件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可没想到,一向柔弱的许柔止竟突然变得牙尖嘴利,刚才她的比起在大殿前犹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实在出乎了苏乐瑶和桑沃若的意料!
    休许柔止不成,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被她拉着究根刨底,眼看着事情就要在楚逸昭面前穿帮了,那可怎么成?
    苏乐瑶求助地拉拉楚逸暄的衣袖,“王爷,还是把郎中叫到王爷房里给王爷看病再说吧?”
    楚逸暄沉默地转过身,“我送大哥出府。”
    “等一等!”许柔止抢先一步拉在楚逸暄的面前,有些生气地说:“说我偷人就偷人,说我清白就清白了?你们搞的这些事,依据到底是什么?今后到底还能不能让我堂堂正正做人了?”
    楚逸暄沉默地望着她。苏乐瑶有些生气:“王爷都说相信你了,你还要怎么样?”
    许柔止对苏乐瑶理也不理,只是望着楚逸暄,“堂堂三皇子、齐王爷,不会任由别人这样向自己的王妃泼污水吧?”
    楚逸暄定定地望着她,又转头望向一直跪在床前、战战兢兢的那个男子,语气冷冷的:“那人竟敢污陷王妃的清白,把他捆了送官。”
    “这个人不是王府里的人,他是怎么进得来王府的?”
    “将此人放入府中的家奴,一并捆了送官!”
    跪在床前的男子,已经吓得跪伏在地:“王爷饶命,千万不要将小人送官啊!王爷饶命,饶命啊!”
    许柔止看了看那男子,说道:“送官就免了吧!这事传扬出去,损伤的可不止是我许柔止一个人的名誉。”
    楚逸暄幽黑深邃的双眸凝视着许柔止:“王妃有何建议?”
    许柔止悠然从容地将双手环抱在胸前:“把他和汤饭一起捆了,我要和王爷一起审一审他们的幕后主谋是谁。”
    苏乐瑶和桑沃若一惊!
    楚逸暄转头看了那男子一眼,“先将他们两人锁入柴房吧!”
    许柔止朝苏乐瑶和桑沃若瞥了一眼:“万一明天开审之前,他们被杀人灭口了怎么办?”
    苏乐瑶有些生气,你看我干什么!
    楚逸暄淡淡地道:“本王可以保证,在王妃开审之前,他们不会死。”
    “那就好!”
    许柔止甩开手,转身往房里走,转过头来,她又看了楚逸暄身旁的楚逸昭一眼,这家伙,眼看保不住她了,竟然说要杀她!人若害她,她可是会还他一针甚至更多的!
    这个眼神,楚逸昭自然懂。看来,他的这个仇是被她记上账了!
    他笑了笑,这个伶牙俐齿的许三小姐勾起了他的兴趣,他倒想看看,接下来,她还会施展些什么样的手段来反败为胜、化被动为主动。
    “好!”楚逸昭点点头,“既然你们的家事处理完了,我也就放心了!家和万事兴,今后好好相处,谁都不要再闹了。”
    楚逸暄垂下眼睑,“让大哥见笑了。”
    “不妨事,谁家还没有个家长里短。我出宫本是要去宰相府一趟,向沈相请教一个重要的问题,我这就走了,三弟,你病成这样,就不要送。”
    “既然如此,就不耽误大哥的时间了。大哥慢走。”
    “好好养病!”
    楚逸昭拍拍楚逸暄的肩,匆匆离去。
    苏乐瑶与桑沃若恨恨地瞪了许柔止一眼,这才扶着楚逸暄离开了许柔止的房间。
    热闹的房间里,终于恢复了平静。刚才险象环生的场景,已经惊得躲在窗外偷听的碧苏一身冷汗,终于化险为夷,她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迅速回到房中,关上房门,碧苏紧紧抓着许柔止,声音还在微微地颤抖:“王妃,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碧苏,别怕。”许柔止拍了拍碧苏的手背,“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这件事情,一定是苏夫人和桑夫人一手策划的,她们就是想排挤王妃,把我们排挤出王府!”
    “除了她们,还能有谁呢!不过,”许柔止蹙着眉,楚逸暄和这件事情,一定也脱不了关系!
    “以前她们对王妃不好,也还没有到这个穷凶极恶、不择手段的程度,”碧苏担心地道,“现在怎么办?今天晚上没有得逞,她们一定还会想出更可怕的办法来陷害王妃的!”
    “今天在大殿门口,我对苏乐瑶那样说话,一定是激怒了她,所以,她们气不过,才会着急把我赶出王府。别担心,”许柔止往床上一躺,盖上被子,伸了个懒腰,“今天晚上的事情过去了,我也累了,先好好休息休息再说!”
    “是。”碧苏替入许柔止掖好被子,轻声道,“明天……王妃真的和王爷审汤饭他们两个吗?”
    “傻丫头。”许柔止笑道,“你以为,她们真会把那两个人留着给我来审吗?”


    回复
    2楼2018-05-07 09:52
      诚如许柔止所料,第二天一早,碧苏去给许柔止打洗脸水时,在水房听到了关于汤饭以及那个姓徐的男子连夜逃出王府的消息。
      碧苏惊呆了!
      许柔止睡了一个好觉,早饭也不肯起来吃,碧苏叫她,她只是摆摆手,嘟哝着翻了个身,嘴里喃喃地说着:“让我再睡一会儿。”
      已经晌午了,许柔止这才终于翻过身来,睁开双眼,打了个呵欠。
      碧苏忙把衣裳抱了过来:“王妃睡得真香啊!”
      “可不是吗!”许柔止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愉快地伸了个懒腰。上军校那两年,起床铃每天都是天没亮就响彻整个校园,睡个懒觉到中午再起床,那可是她和小伙伴们最大的一个心愿了!
      碧苏替许柔止穿好了衣裳,“午饭都凉了,我想叫王妃起来吃,又怕扰了王妃的好梦。”
      许柔止安慰她:“没事,我睡饱了,都不觉得饿。”
      碧苏犹豫了一下,在想,她说的话会不会影响王妃现在的好心情。但这事压在她心头已经一早上了,又实在不能不吐为快。压了压声音,碧苏低声说:“王妃果然没有猜错,汤饭他们两个人,逃出王府去了。”
      “是吗?”许柔止笑笑,“无所谓,反正我心里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干的。”
      碧苏想想也是,就算审问出了真相又能怎么样,王爷一定会护着苏夫人和桑夫人,不会拿她们怎么样的。
      这时,管家林来了,在门外探头看看,见许柔止已经起来梳头,忙赔个笑脸道:“王妃可算起来了,——午膳给王妃端过来吧!”
      于是,王府下人鱼贯而入,抬来了餐桌,将一盘盘精致的大菜小菜摆放了上来。
      许柔止从铜镜中对着餐桌扫了一眼:“哟,很丰盛嘛!”
      林伯满脸的笑意,热情又不至太殷勤:“王爷担心昨天王妃冻伤了身子,因此特地命厨房多备些温补的佳肴给王妃养养身子。”
      “王爷真体贴!不过,王爷昨晚自己身子也不太好,今天好些了吗?”
      “昨晚郎中看诊之后,已经好些了。”
      “那就好。”许柔止坐到餐桌前,拿起筷子,夹起其中的一盘菜,“这是什么菜呀?”
      林伯立即上前,一一向许柔止轻声报上菜名:“这是一品熊掌、清炖蟹粉、水晶肴蹄、西湖醋鱼、红煨鱼翅、雪花鸡、金寿福,拨霞供,还有这道汤是肉米鱼唇……”
      许柔止点点头:“菜做得很讲究,菜名也不错!”
      ——这菜名许柔止可是一个也没听说过呢!
      林伯脸上依然笑意未减:“是的,都是各个菜系的名菜,就是皇宫里也不是天天都能吃到的呢!厨师天还没亮就起来准备了,食材也都是现买的,好吃,大补。”
      “是吗?”许柔止夹起一块金寿福,“这菜没毒吧?”
      林伯一愣,忙又笑道:“王妃说笑了!”
      许柔止放下筷子,“算了!碧苏,你还是到醉仙楼给我买些杏仁糕吧,我很久没吃杏仁糕了,心里想念得很。”
      碧苏忙答应:“是,王妃。”
      许柔止朝碧苏使了个眼色,意思是顺便把医书给带回来。碧苏当然心领神会,点头而去。
      林伯愣了愣,这,什么个情况,王妃真不肯吃吗?以前的王妃可不是这样的呀!
      房门外,传来楚逸暄冷淡的语气:“怎么,这么多宫廷御膳都不合王妃的口味吗?”
      林伯立即恭敬地躬下腰去:“王爷。”
      楚逸暄从门外缓缓步入,一袭羊毛大氅脱了下来,林伯伸手接过,搂在怀中。一身青衫素立的杨逸暄,脸上是寡淡清冷的神色,默默地在桌旁坐了下来。
      他也不看许柔止,拿起桌上的筷子,默默地夹了一口菜吃。每一盘菜,他都尝了两口,慢慢地咀嚼着。
      许柔止望着他:“王爷居然亲自试验,贱妾怎么敢当?”
      楚逸暄放下筷子:“这菜没毒。味道还很好。”
      林伯忙绽开笑脸:“这都是按照皇宫里的做法做的,味道应该相差无几。”
      楚逸暄点点头:“御厨做的,也不过是这个味。”
      许柔止淡淡地拨弄着自己的裙角,“听王爷这么一说,倒显得我好像是在无理取闹了。”
      “无妨。”楚逸暄眉角一挑,“不管怎样,本王也是个皇子,本王的王妃,有资格无理取闹。”
      许柔止扑哧笑了:“这就是你那两个小妾嚣张的理由啊?”
      楚逸暄叹了口气:“她们不懂事,以后王妃多多教育她们便是,过往的种种,王妃就大人大量,不要再计较了吧!”
      “瞧这话说的,我现在都不好意思计较了!”许柔止拿起筷子,“好吧,我吃。”
      “以前忽略了王妃,今后,本王也会极力弥补的。”虽然说着极为温情的话,楚逸暄的唇角眉梢却是没有一丝笑意,苍白的脸色,一如外面的积雪一样冰冷。
      “是吗?”许柔止抬眼看了楚逸暄一眼,“王爷这时候发糖,是让我不好意思计较汤饭他们两个失踪的事了?”
      “这件事王妃既然也听说了,那本王就不必重复了。”
      许柔止放下筷子:“对王爷来说,自己王妃的清白似乎一点儿也不重要啊!”
      “当然重要。”
      “那发生那么大的事,你居然都不查证结果?”
      楚逸暄默默地凝视着许柔止,许久,缓缓地道:“因为,我相信王妃。”
      他终于不再自称本王了!
      许柔止耸耸肩:“你真的相信我?理由?”
      楚逸暄凝视着许柔止:“若说这两年,其实我一直有在暗中留意你,你相信吗?”
      许柔止毫不胆怯地迎着楚逸暄的目光,同样注视着他,许久,点点头:“如果你没在暗中留意过我,那我才不相信呢!”
      楚逸暄往前凑了凑,蹙眉凝望着许柔止,“现在的王妃,才是自己最真实的状态吗?”
      哈!许柔止笑了。
      “王妃笑什么?”楚逸暄仍旧不动声色,眼神却变得更加冰冷。
      “王爷现在是在提醒我,我现在不再任人欺负了,处境就变得危险了?”
      “当然不能这么说。”楚逸暄收回目光,缓缓地站起身来,林伯忙将着羊毛大氅披到楚逸暄的身上。楚逸暄的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意,“本王是说,现在这样的王妃,本王更喜欢。”
      狗屁!许柔止想说,谁稀罕你喜欢不喜欢我!
      楚逸暄转过身,一跛一跛地,缓缓朝门外走去。
      门外风雪不止,楚逸暄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风雪之中。
      林伯回身替许柔止关上了房门,风声止于门外,屋里有炉火烤着,暖融融的。
      许柔止在桌旁坐了下来,听了听声音,门外已经归于平静。她这才拿起筷子,每一盘菜都尝了两口,果然好味道啊!
      于是,许柔止又大口大口地,直到吃了个肚儿圆,摸着肚子靠在椅子上,想想未来的日子,还不知道要面临什么样的刁难与排挤呢,她是有一顿就吃饱一顿吧!
      要是还能穿越回现代去啊,她就开一个餐馆,对,名字就叫御膳房!照着这个味道把这些菜都给做出来,保证生意红火啊!
      对面的阁楼下,苏乐瑶与桑沃若见楚逸暄终于从许柔止的房间出来了,立即欢喜地迎上来。
      “怎么样,王爷?她有没有怀疑我和沃若?”苏乐瑶问。
      “这件事情,她应该不会再追究了。”楚逸暄淡淡地道。
      “啊,她真会就这么罢手?”桑沃若疑惑地道,“我感觉,昨晚上的事她已经猜到了是我和苏姐姐做的。”
      “她当然知道。”楚逸暄冷冷地道,“你们真是争气啊!还在太子面前出了一回丑,让人看清了咱们的意图。”
      苏乐瑶羞愧地低下头去:“我也不知道许柔止这个**怎么就变得聪明起来了。”
      “是啊!”桑沃若愤愤地道,“看来以前她那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这个女人太虚伪了,咱们下次下手一定要更狠、更有力,一次把她击垮才行!”
      楚逸暄紧蹙起眉头,“还要来下次?”
      桑沃若一愣:“王爷不是也不想把她留在身边吗?”
      楚逸暄寒着脸:“没有我的允许,休得再轻举妄动!”
      桑沃若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她望望苏乐瑶,又望望楚逸暄,委屈地低下了头去。
      楚逸暄到药房去了。
      桑沃若与苏乐瑶默默地站在原地,注视着楚逸暄的背影消失在风雪之中。两名青衣下侍已经跟了下去,尾随在楚逸暄的身后,走在前头的楚逸暄脚步虽有些跛,却不失一身贵气,令人不敢抗逆。
      桑沃若有些沮丧:“姐姐,王爷为什么不让动许柔止?我怎么觉得,王爷好像看上许柔止了?”
      苏乐瑶皱着眉头:“不可能的!”
      “可我感觉……”
      “我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苏乐瑶的语气带着怒意,掷地有声,转身离去。
      不是楚逸暄不可能爱上许柔止,而是,她绝不会允许这种可能性发生!
      王爷他,怎么能爱上一个奉命嫁来监视他的女人?
      桑沃若闷闷不乐地转过身,也朝自己的房间走回。转头望望许柔止的房间,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桑沃若是觉得,王府以后可能少有宁日了。


      回复
      3楼2018-05-07 09:5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