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资源吧 关注:2,952贴子:20,370
  • 3回复贴,共1

《邪王独宠:神医狂妃狠毒辣》全文完整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魂穿异世,变成了老公不疼、小妾加害的齐王妃,拒人千里的废材王爷一心想休她出府,恃宠而骄的王府小妾步步紧逼,她齐雨可咽不下这口气!


回复
1楼2018-05-07 08:37
    第7章:想休我?没那么容易
    苏乐瑶和桑沃若站在楚逸暄的身后,桑沃若脸上已经是一脸难以掩饰的得意。
    “王爷,事情已经问得清清楚楚的了,这野汉子供认不讳,许柔止也无言辩驳,罪证确凿,她抵赖不了了!”
    “是啊,王爷,这个女人败坏齐王府的家风,也败坏皇室的声誉,绝不能就这样放过她!”
    苏乐瑶与桑沃若一人一句,一唱一和,得意而冰冷的目光逼视着许柔止。
    窗外,碧苏紧紧揪着自己的衣角,无比地为许柔止的处境担忧!
    楚逸暄叹了口气,转头望向楚逸昭:“大哥,我该怎么办?”
    楚逸昭蹙着眉,默默地凝望着眼前的许柔止,难道,齐王府的人把他引来,其实是为了要他见证楚逸暄如何处置许柔止吗?
    楚逸昭确定,许柔止应该没有败露任何行迹,因为,许柔止嫁入齐王府后,并没有为他执行过任何任务,他与许昌也并没有向她传达过任何命令,她不可能引起楚逸暄的怀疑。
    当初,太子师许昌安排许柔止嫁入齐王府,也正是因为许柔止逆来顺受的性子守得了逆境,他们相信,她这块好钢能够用在最关键的刀刃上。
    而当初,之所以安排许柔止嫁入齐王府,而不是任何别的臣属家的女子,也是因为,他们明确要让楚逸暄知道,太子东宫对他齐王府有所防范,提醒齐王府不要怀有不该有的异心。
    难道,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楚逸暄才一心想把许柔止赶出齐王府?
    所以,楚逸暄先是两年来一直冷落许柔止,连面都不曾正式地与她见过一次;然后,又借助什么下毒案企图置罪许柔止?
    下毒案置罪未遂,于是又上演了这么一出偷汉子的大戏?
    楚逸暄的用意,楚逸昭心里已经清楚明了。
    看来,维护许柔止已经没有理由。许柔止要想在齐王府留下来只怕也不可能了。
    楚逸昭放下茶杯,缓缓地道:“如此败坏风纪、毁我皇室声誉,实在为理法所不容。既然罪证确凿,那就杀了她。”
    许柔止猛地抬起头,望着楚逸昭,**,就因为她没有为东宫做过有利的事情,所以,他就这样弃她不顾了?竟然让楚逸暄杀了她?
    楚逸暄也微微愣住,转头望着楚逸昭。
    楚逸昭的这个提议,却是让苏乐瑶与桑沃若又惊又喜!桑沃若抢着道:“太子爷说的是!”
    苏乐瑶立即瞪了桑沃若一眼,桑沃若忙闭上嘴巴。苏乐瑶轻声道:“太子爷说的是,不过,不管怎样,齐王妃也是太子师的千金,若是杀了她,只怕也会伤了太子师的心。所以,还是饶她一命的好。”
    “哦?”楚逸昭回过头,看了苏乐瑶一眼。
    苏乐瑶微微一笑:“不过,她这样做,既毁了皇室的声誉,也大大的刺痛了王爷的心,继续留在齐王府也不合适了。”
    楚逸昭点点头:“所以,你的意思是,休了她?”
    苏乐瑶含笑点头。
    “留她一命也好。太子师会领你们这份人情的。”楚逸昭望向楚逸暄,“三弟,你怎么说?”
    楚逸暄虚弱地闭上双眼:“就由大哥作主吧!”
    楚逸昭点点头,站起身,“那好,我就先回去了。”
    苏乐瑶正要说“恭送太子爷”,许柔止却缓缓地站了出来,声音清冷地道:“你们决定了我的命运,但好像还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吧?”
    苏乐瑶一愣。
    楚逸昭也缓缓地坐了回来,蹙眉望着许柔止。
    许柔止扫了缓缓睁开双眼的楚逸暄一眼,指了指跪在床前的那个男子:“各位,你们认定我跟那个男人有关系,就凭他的一面之词吗?”
    “一面之词?”苏乐瑶冷笑,“可还有后门值守的家奴为证!”
    许柔止耸耸肩,“我怎么知道,那个叫什么汤饭的家奴,他是受你的指使才来指证我的呢?”
    “你休要血口喷人!”苏乐瑶怒道,“竟然当着太子爷和王爷还敢胡言乱语,你是疯狗乱咬人吗?”
    “楚逸暄,”许柔止不理苏乐瑶,面向着楚逸暄,“你想休了我,最好能找一个能够让人信服的理由。说我和这个男人有关系,你真的确定吗?”
    “你竟敢直呼王爷的大名!”苏乐瑶生气。楚逸暄却压了压手,示意苏乐瑶噤声。
    他抬眸望向许柔止,微微蹙着双眉:“人证物证俱在,王妃还是死不承认?”
    许柔止看了那男子一眼,“既然你们坚持说我和他有关系,那我想知道,我和他究竟发生过什么样的关系?”
    苏乐瑶皱起眉头:“许柔止,你好不要脸!这种问题竟然也问得出来!”
    许柔止满不在乎地耸耸肩:“既然要定我的罪,你们当然得把事情弄得更清楚啊!不对吗?”
    楚逸昭点点头,转向那男子,沉声问:“说,你与齐王妃都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那男子战战兢兢地抹了把汗,躬着身紧张地道,“王爷饶命,太子爷饶命!”
    许柔止淡淡地道:“太子爷让你说实话,你就说呗!”
    那男子壮着胆子说道:“自……自然是男欢女爱、鱼水之欢……”
    桑沃若捂着脸道:“哎哟,羞死人了!”
    许柔止却不以为意:“哦,两个人都男欢女爱、鱼水之欢了啊!那你应该很熟悉我的身体喽!”
    男子有些紧张:“自……自然的。”
    这话一出,苏乐瑶紧张了!
    她立即意识到,许柔止问这话一定有什么目的了!
    果然,许柔止点点头:“那好,那你告诉王爷和太子爷,我胸口的那块胎记是什么颜色,又是什么形状的?”
    男子一愣!他抬头望着许柔止,眨了眨眼睛,张口结舌。
    许柔止无辜地道:“既然你对我的身体很熟悉,不可能我胸口有胎记你都没看到过吧?”
    “我……我……”男子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水,“我看过,看过……”
    “那你说说看呗!”许柔止把双手环抱在胸前,“那你说,我胸口的那块胎记是什么颜色,又是什么形状的?”
    男子紧张地望望苏乐瑶,惊得苏乐瑶脸上一板!许柔止看了苏乐瑶一眼,笑道:“看苏夫人干什么,难不成你还要苏夫人教你怎么说吗?”
    “胡言乱语!”苏乐瑶怒道,“关我什么事!”
    那男子抹了额头上的一把汗,紧张地道:“那胎记……那胎记,夜里我看得不太清楚,没看清楚是什么颜色……”
    苏乐瑶与桑沃若紧张得握紧了双手!
    苏柔止哈哈大笑,转过身来,向着楚逸暄,“刷”地拉开了自己胸前的衣襟!
    雪白的胸脯上,柔嫩如羊脂白玉,光洁细腻得几乎可以反照出光来!
    桑沃若顿时急了:“许柔止,你干什么!当着太子爷和王爷的面,你自重些!”
    许柔止掩上衣襟,淡淡地道:“楚逸暄,你听得清楚,那个人说,他看不清楚我胎记的颜色,但我胸口,根本没有什么胎记。”
    男子大惊,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这又能证明什么?”苏乐瑶冷笑,“你们夜里暗通款曲,他没看清楚那还不是再正常不过!”
    许柔止对苏乐瑶理也不理,只是撇了撇嘴,“要证明我的清白,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
    “什么办法?”楚逸暄蹙着眉,终于开口出声。
    许柔止笑了笑:“一个经常跟男子偷欢的女人,不可能还是处子之身吧?但我呢,就还是清清白白的处子之身,你找个稳婆来给我验验身,不就得了。”
    她说什么?
    苏乐瑶吃惊地望着许柔止,她实在没有想到,当着太子和齐王的面,许柔止竟然好意思提出这样的要求!她竟然好意思开口闭口处子之身!
    “许柔止,你还要不要脸?”桑沃若愤怒地道,“一个女人家,当着两个男人的面,而且有一个还不是自己的丈夫!你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你的廉耻之心哪儿去了?”
    桑沃若的话,说得楚逸昭颇为不太自然。尤其是刚才许柔止一下扒开自己的衣裳,露出洁白的胸脯时,他更是目光无处安放。
    不过,他淡淡地说道:“齐王妃说得有理,这也是证明清白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苏乐瑶咬了咬嘴唇:“好!沃若,去请稳婆!”
    只要桑沃若暗中交待一下,验身的过程中,稳婆就可以帮助许柔止从处子之身变成妇女之身!想要验清白?哼,她可以叫她越验越不清白!
    桑沃若应身而出,正要往外走,却被许柔止叫住。她朝苏乐瑶摇了摇手指:“不,你们找的稳婆,我信不过。”
    苏乐瑶怒道:“那你要怎样?”
    许柔止笑了笑:“这件事情,既然牵扯到了皇室的声誉,免不了也会传到皇帝陛下的耳中。正好,皇帝陛下是这世上最公平公正的人,皇帝陛下派来给我验身的稳婆,我就信得过。”
    “你……”苏乐瑶指着许柔止,愤怒地道,“许柔止,你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许柔止淡淡地道,“我都不怕,你们怕什么。”
    “你……”苏乐瑶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她恨恨地跺跺脚,望着面前的楚逸暄:“王爷!”
    楚逸暄默默地望着许柔止,许柔止对他绽开天真无邪、人畜无害的纯真笑脸。
    楚逸暄,想把我休出齐王府?没那么容易!


    回复
    2楼2018-05-07 08:39
      第8章:我相信你
      望着许柔止那天真无邪、人畜无害的纯真笑脸,苏乐瑶恨得直咬牙,恨不得把许柔止撕成碎片、挫骨扬灰!
      桑沃若的感受与苏乐瑶一样,她摇子摇楚逸暄的肩膀,焦急地道:“王爷你快说话呀!”
      桑沃若实指望楚逸暄能压一压许柔止的嚣张气焰,也好给她和苏乐瑶出一口气,但楚逸暄沉默片刻,却缓缓地站起身来,面向站楚逸昭,咳嗽了两声,掩着心口说:“大哥,我夜已经深了,我派人护送大哥回宫吧!”
      桑沃若一愣,指了指许柔止:“王爷就不管她了吗?”
      楚逸暄扫了许柔止一眼,淡淡地道:“不必请什么稳婆了,我相信她。”
      王爷相信她?
      桑沃若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王爷怎么会相信许柔止的嘛?明明就是王爷默许她和苏乐瑶想办法赶许柔止出府的啊!
      桑沃若望望楚逸暄,又望望苏乐瑶:“姐姐!”
      苏乐瑶简直已经气炸了肺,可此时却已经无可奈何,她拂了拂桑沃若的衣袖:“好了,天色晚了,先送太子爷回宫。”
      “要送我回去了吗?”楚逸昭笑了笑,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衫,瞥了许柔止一眼,“若是由本宫派人入宫去请稳婆,倒也可以瞒过父皇,不至于把事情闹大。”
      “不了,我相信她。”楚逸暄笑笑,“大哥每天帮着父皇处理政务,已经够辛苦了,这些小事就不敢烦劳大哥操心了。”
      “那怎么行!”许柔止撇了撇嘴,“说我偷人是你们说的,现在又不肯请稳婆证明我的清白,难道齐王爷的意思是,让我以后都要背着这口黑锅在你这两个小妾面前抬不起头来吗?”
      “什么小妾……”桑沃若有些生气,“我们是齐王府的侧妃!”
      “侧妃还不就是小妾?”
      “你……”桑沃若生气得还要再争辩,被苏乐瑶拉住了。
      苏乐瑶比桑沃若沉得住气,明知道许柔止是太子的人,现在如果当着太子的面堂而皇之地对许柔止表示不敬,只怕将来难免不会被太子穿小鞋。
      所以,苏乐瑶再度阻止了桑沃若,给桑沃若使了一个严厉的眼色。
      桑沃若这才明白过来,立即换上一副委屈的表情:“平日里贱妾们对王妃哪里不够尊敬吗?王妃干吗要这样出言伤人。”
      许柔止撇撇嘴:“最佳表演奖送给你了,桑夫人!”
      “什么?”桑沃若一愣。
      许柔止已经转过头来,面对着楚逸暄:“你真的相信我啊?”
      楚逸暄望着她,点了点头:“当然。”
      “稳婆都没来,你怎么就确定我是清白的呢?”
      苏乐瑶生怕许柔止坚持要派人入宫去请稳婆,毕竟这事是她和桑沃若挑起的,若是传到宫里,传到皇帝的耳中,只怕事情闹大了就不好收场了!
      她立即扶住楚逸暄,说道:“王爷今晚突然病重,太子爷是专程来看望王爷的,结果却听到你这种丑事,你真不怕传扬出去,王爷还要脸面呢!既然王爷说相信王妃,那么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最好,一来不要损伤了皇室的颜面,二来也不要耽误王爷治病!”
      “是嘛?”许柔止走到楚逸暄面前,仰头望着楚逸暄,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看起来,王爷的确像是病得很重的样子。苏夫人也真是的,王爷都病成这样了,还要把王爷拉来看闹剧,也不怕耽误王爷治病啊!”
      “你……”苏乐瑶皱了皱眉头,却也无言以对,只得转向楚逸暄,委屈地道,“王爷,今晚的事,乐瑶真的不是故意的,乐瑶听说有人夜闯王妃的房间,乐瑶是担心王妃的安危,这才带着沃若妹妹一起赶来抓贼,没想到发生这种事……”
      “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苏夫人你咯!”许柔止看了苏乐瑶一眼,“晚上连觉都不睡,这样时刻关注着我这边的动静,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我……”苏乐瑶咬了咬嘴唇,低下头去,心里对许柔止真是恨得要死!
      本以为藉这件事情将许柔止休出府去,本以为没有十拿也有九稳的,所以才特地派人入宫,假稳楚逸暄病重,引来楚逸昭,好让楚逸昭见证这件事情,以便使这件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可没想到,一向柔弱的许柔止竟突然变得牙尖嘴利,刚才她的比起在大殿前犹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实在出乎了苏乐瑶和桑沃若的意料!
      休许柔止不成,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被她拉着究根刨底,眼看着事情就要在楚逸昭面前穿帮了,那可怎么成?
      苏乐瑶求助地拉拉楚逸暄的衣袖,“王爷,还是把郎中叫到王爷房里给王爷看病再说吧?”
      楚逸暄沉默地转过身,“我送大哥出府。”
      “等一等!”许柔止抢先一步拉在楚逸暄的面前,有些生气地说:“说我偷人就偷人,说我清白就清白了?你们搞的这些事,依据到底是什么?今后到底还能不能让我堂堂正正做人了?”
      楚逸暄沉默地望着她。苏乐瑶有些生气:“王爷都说相信你了,你还要怎么样?”
      许柔止对苏乐瑶理也不理,只是望着楚逸暄,“堂堂三皇子、齐王爷,不会任由别人这样向自己的王妃泼污水吧?”
      楚逸暄定定地望着她,又转头望向一直跪在床前、战战兢兢的那个男子,语气冷冷的:“那人竟敢污陷王妃的清白,把他捆了送官。”
      “这个人不是王府里的人,他是怎么进得来王府的?”
      “将此人放入府中的家奴,一并捆了送官!”
      跪在床前的男子,已经吓得跪伏在地:“王爷饶命,千万不要将小人送官啊!王爷饶命,饶命啊!”
      许柔止看了看那男子,说道:“送官就免了吧!这事传扬出去,损伤的可不止是我许柔止一个人的名誉。”
      楚逸暄幽黑深邃的双眸凝视着许柔止:“王妃有何建议?”
      许柔止悠然从容地将双手环抱在胸前:“把他和汤饭一起捆了,我要和王爷一起审一审他们的幕后主谋是谁。”
      苏乐瑶和桑沃若一惊!
      楚逸暄转头看了那男子一眼,“先将他们两人锁入柴房吧!”
      许柔止朝苏乐瑶和桑沃若瞥了一眼:“万一明天开审之前,他们被杀人灭口了怎么办?”
      苏乐瑶有些生气,你看我干什么!
      楚逸暄淡淡地道:“本王可以保证,在王妃开审之前,他们不会死。”
      “那就好!”
      许柔止甩开手,转身往房里走,转过头来,她又看了楚逸暄身旁的楚逸昭一眼,这家伙,眼看保不住她了,竟然说要杀她!人若害她,她可是会还他一针甚至更多的!
      这个眼神,楚逸昭自然懂。看来,他的这个仇是被她记上账了!
      他笑了笑,这个伶牙俐齿的许三小姐勾起了他的兴趣,他倒想看看,接下来,她还会施展些什么样的手段来反败为胜、化被动为主动。
      “好!”楚逸昭点点头,“既然你们的家事处理完了,我也就放心了!家和万事兴,今后好好相处,谁都不要再闹了。”
      楚逸暄垂下眼睑,“让大哥见笑了。”
      “不妨事,谁家还没有个家长里短。我出宫本是要去宰相府一趟,向沈相请教一个重要的问题,我这就走了,三弟,你病成这样,就不要送。”
      “既然如此,就不耽误大哥的时间了。大哥慢走。”
      “好好养病!”
      楚逸昭拍拍楚逸暄的肩,匆匆离去。
      苏乐瑶与桑沃若恨恨地瞪了许柔止一眼,这才扶着楚逸暄离开了许柔止的房间。
      热闹的房间里,终于恢复了平静。刚才险象环生的场景,已经惊得躲在窗外偷听的碧苏一身冷汗,终于化险为夷,她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迅速回到房中,关上房门,碧苏紧紧抓着许柔止,声音还在微微地颤抖:“王妃,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碧苏,别怕。”许柔止拍了拍碧苏的手背,“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这件事情,一定是苏夫人和桑夫人一手策划的,她们就是想排挤王妃,把我们排挤出王府!”
      “除了她们,还能有谁呢!不过,”许柔止蹙着眉,楚逸暄和这件事情,一定也脱不了关系!
      “以前她们对王妃不好,也还没有到这个穷凶极恶、不择手段的程度,”碧苏担心地道,“现在怎么办?今天晚上没有得逞,她们一定还会想出更可怕的办法来陷害王妃的!”
      “今天在大殿门口,我对苏乐瑶那样说话,一定是激怒了她,所以,她们气不过,才会着急把我赶出王府。别担心,”许柔止往床上一躺,盖上被子,伸了个懒腰,“今天晚上的事情过去了,我也累了,先好好休息休息再说!”
      “是。”碧苏替入许柔止掖好被子,轻声道,“明天……王妃真的和王爷审汤饭他们两个吗?”
      “傻丫头。”许柔止笑道,“你以为,她们真会把那两个人留着给我来审吗?”


      回复
      3楼2018-05-07 0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