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533贴子:1,368,464

三生三世劫生缘(白真历劫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三生三世劫生缘(白真历劫文)






最近一直看暮云同人文,感觉电视里的暮云好可怜,对哥哥好情深义重。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5-06 19:26
    更文开始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06 19:28
      第一章:
      且说折颜四海八荒堪堪都走了一遭还是没能找到失了踪迹许久的白真上神,狐帝狐后捏了印诀说要三人都回桃林去,十几年出去找,几十万年的老身子也该歇一歇了。
      “折颜,真真这次到底是怎的了,北荒府邸里供着的碧落石现了裂痕不说,就连气息,都没半点可寻之处。”当初毕方捧着碧落石找到白浅时,二老正在一览芳华里照顾天君三子寄放在白浅那的小娃娃,看着蕴含着白真命机的石头居然现了裂痕,他们第一时间到桃林找折颜。
      折颜也被变了样的碧落石唬了一跳,当日夜观了天象,愣是发现白真的星迹也是没了,一片浑沉的云层挡住了他那远古神祗的神眼。
      “我总觉得,真真不见的蹊跷。虽说是与我闹了两句嘴,但最多是回府去了,要是在外逗留,也就十天半个月的样子。我是在天宫帮着筹备小五的婚礼,就隔了几天才回的桃林,这天上一天桃林一年的,我竟不知真真不见了。”折颜捏了印诀,一瓢清水出现在他手中。一路快赶,十分干渴。
      “小五和他们其他三位哥哥也在寻真真的气息,可就是寻不见,莫不是——”想着想着,狐后悲从中来,竟是一阵晕厥袭来,受不了这剜心之痛。
      先是白家最小的女儿历了一场飞升上神的情劫,后是女婿生祭东皇钟,女儿也是失三魂落了四魄似的,在四哥小心呵护陪伴下才慢慢好起来,这已是让二老十分伤神了。如今,平日里最最风轻云淡的四子白真又莫名其妙失了踪迹,甚至凶多吉少,这可如何让他们承受得住。
      “白止,我怀疑,真真入了劫。”折颜闭着眼,随手一个印诀入了狐后体内。
      当初白浅入劫时折颜他们一样寻她不得,虽说是星迹还在,但气息一样不见,甚至连仙气都会失去。现今白真失踪,也许,也是入了劫罢。
      狐帝甩了甩酸痛的脑袋,将妻子扶着坐好:“入劫?真真他哪需再入劫,他现今已是上神阶品了,哪里还有劫来入?”入劫,他与妻子再听这两字,是真想大闹上天宫,要天族给他们一个交代。
      折颜紧皱着那双好眉,呼出一口浊气:“你可是忘了,当初天地共主的东华也历过两次上神劫,也是因为那次上神劫,东华毁去了三生石上他的名字。”
      那口浊气,吐的折颜隐隐作痛。他和白止一样是远古神祗,与东华帝君虽不是同辈,但好歹一个是父神养子,一个是青丘狐帝,对于天族许多秘辛,他们还是知道一些的。
      白止的身体狠狠地颤了两颤,他岂会不记得折颜指的是什么。上神劫有三种,一劫为力,二劫为情,三劫生死。他们的幼女小五,就历过前两劫。
      “碧落石毁,星迹不见,难不成——”显而易见,白真历的这第二次上神劫,居然应了生死难。
      “如是这样,我们就更得找到他,只是,初初两年还能通过凤契种子探他的踪迹,找过去人又不见了,再探,我与凤契种子的联系也没了。”折颜很恼,如果他早些时候想起他曾在白真体内种了凤契,他必定不会错过他,只是,这世上原本就没多少如果。
      “你用了凤契在真真身上?也亏得你护他到如此地步了。”凤契乃凤凰之心头精血锤炼所化,折颜知道白真喜欢四海八荒游走,担心他遇上什么危险,就将凤契种在了他体内。
      只是白真飞升上神后神力大增,就算遇上没眼力见儿的也伤不了他,根本到不了要折颜帮他的地步。寻白真时太心急,过了许久才想起那回事儿来。
      “我们请夜华帮忙找着,再看看能不能请东华出面,问问第二次上神劫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时,木屋外头磅礴神力降临,折颜出去一看,接住了从云端上掉落下来的白浅。
      “小五,你!”折颜汗颜,他还以为是有哪个不自量力的要来桃林闹事,搞得桃林桃花花瓣漫天飞舞,疾风阵阵的。
      “我从昆仑虚回来的,师父的轩辕剑先前失去的剑气有了踪迹,天族派了瑶姬仙子座下的小仙去寻呢。我听师父说你们回来了,特来看看。”白浅原本也在疯狂寻哥哥,但半路得知师父佩剑剑气找着了,到了昆仑虚才知道好几天前就可以找着了。在昆仑虚待了几天,墨渊感知到了折颜气息入了桃林,便让白浅回来询问消息了。
      昆仑虚一天与天宫一天是一个样儿的,前后加起来也是凡间十几年了。
      折颜扯着白浅进了木屋,白家二老还在里头等着呢。
      “阿爹阿娘——”白浅唤了两声,又四顾看看:“一样没找着四哥吗?”
      她的好四哥,是真真连她的婚席都没出现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06 19:28
        我来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06 19:45
          已收藏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06 19:45
            加油^0^~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5-06 20:04
              第二章:
              金庸台一事,原本已经原好如初的兄弟情谊瞬间崩塌,两条剑气之龙死死纠缠在一起,像是真的要至死方休。
              尧汉飞羽十杰中的三人殒于暮云之手,焉逢气红了眼,非得弟弟偿命,还不听人解释,招招致命劈向暮云。
              暮云原就受了伤,还耗了剑气隐藏飞羽三人气息,如今又一直用剑气之龙应战,剑气消耗之大显而见之。
              “哥,你竟是从不信我吗?”眼见方天画戟捅向的是自己的心口,暮云悲哀地一笑,想着,只要哥哥好好的就行。
              焉逢依是浸在战友之死中无可自拔,一戟挥向暮云肩头,一戟又挥向腹部,最后一戟,向着暮云心口,直直地捅了过去。
              他满心只有失去战友的悲愤,根本不见弟弟脸上的悲戚,虽是有些不舍,但还是觉着,死不足惜呢。
              “暮云——”刹那间,一记琴音打在方天画戟上,黄衣带着失了魂魄的暮云离开金庸台。
              “赤衣,好算计,害死飞羽者,我焉逢必定让他血债血偿。”焉逢虽是被黄赤二人的出现惊住,但许是仇恨缘由,他竟能如此之快地反应过来,一记剑气袭向赤衣。
              “飞羽焉逢,你连重伤的暮云都难敌过,还想要呈一时之能与我斗吗,可笑至极。”说着,赤衣也转身离开,追着黄衣及暮云去了。
              熟不知,暮云虽是失了半魄,对于亲哥哥的话却是全都入了耳。果然,在战友和弟弟之间,他选的是别人。
              如此甚好,他徐暮云,也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吧。
              “暮云——”云舞阁外,紫衣翘首等着,一副心急如焚的模样,满满的焦急,全入了暮云眼中。
              “义兄——”暮云被那一唤唤回了心神,废力推开黄衣,“嘭”地一声,双膝跪地。那一跪,若换了寻常人,不碎了膝盖骨才是怪异。
              “暮云,你这是作甚!”紫衣心中起恻隐之情,急急地想要扶起暮云。
              暮云双手按住义兄的手臂,又是一个响头磕在地上:“暮云愧对义兄,飞羽那边,暮云未能完成任务,请义兄责罚——”
              他又想起哥哥决绝的模样,恨惨了他的样子,恨不得拆他骨饮他血的神情,每次回想,都觉得,如此触目惊心。
              紫衣心中更加软了下去,这次是罄儿去的晚了,紫衣虽是对暮云无什么多的真心,但好歹是自己养了许多年的义弟,未见暮云伤势之前还能是一副面善心伪的样子,再一见,便又觉得,工具又如何,要是能天下亲情两相得,他酋魔,才是完胜。
              “义兄未曾怪你,这骨肉亲情原就难断,倒是义兄使你为难了。”紫衣俯下身来,看着焉逢打在暮云左肩上的伤口,暮云一身干净的白衣,尽让自己的血给染红了呢。
              “暮云乖,先回殿中,你这一身的伤,又失耗了那么剑气,可得多养几天呢。”赤衣给黄衣递了个眼神,管轼会意,上前去扶暮云。
              “我来——”紫衣推开黄衣的手,自己蹲着又安慰了暮云两句,又亲自扶着他往云殿去。


              顶一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5-06 20:41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5-06 20:41
                  2018-09-26 17:26 广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5-06 20:41
                    新人报道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5-06 20:55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8-05-06 21:54
                        同新人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5-07 09:08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5-07 09:44
                            第三章:
                            暮云换了一身干净的白衣,服了罄儿派人送来的丹药,身上的伤口也已经包扎好了,现正躺着养伤。
                            他好累啊,多想就那样一觉不醒。也不知道,哥哥他们安全了吗?
                            “不要,不要离开我,哥哥!”暮云卸了白衣尊者所有的孤傲,陷在梦境中的他,只是像个孩子,恳求远去的亲人留下。
                            为什么,难道真的要他孤煞一生,零丁一生吗?爱他的人因他而死,他爱的一心只想着要取他的性命,他只是想救自己的哥哥呀。
                            红色剑气在云殿中丝丝缕缕盘旋,隐隐的青光充斥着暮云周身。柔软的,一心一意的,一点点安抚被梦魇折磨的暮云。
                            云殿还是原来的云殿,只是在这里,再也没有哥哥的陪伴了。一切都是骗局,事实上,无论飞羽的计谋成功还是失败,他徐暮云的结局都不过一个死字。
                            原就是他欲求的太多,尝着一点点的好,上天就要加百万倍将他身边的好夺去。
                            身上的外伤已经是好的差不多了,只是体内的剑气还是没有恢复。想来他睡了好多天了吧,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受了重伤。
                            暮云掀开盖在身上的蚕丝被,没了剑气,他浑身像是浸在冰水里,也不乏,耶亚希喊了他那么久的冰块儿,只是此时,她也恨自己入骨吧。
                            “你知道吗?尧汉飞羽十杰之首的焉逢,说是被他们的多闻使用通敌叛国的罪行判了斩刑呢。”外头有侍女在清扫院子:“尊者昏昏沉沉睡了六天,再过三天,就该是那焉逢的行刑日了。”
                            暮云手指才贴上木栓,外面侍女的谈话就入了他的耳。
                            他的好哥哥,无论是对他,还是对自己,都是可以足够心狠的。到底是有多愚蠢,才会出了虎口,就自己又回到狼穴去。
                            暮云将手收了回来,刚想回身,就听见外面侍女喊着“君尊”,义兄来了,想来是知道他已经醒了。
                            “暮——”紫衣推开门,就看见愣着神的暮云抓着自己的袖子,像是在极力忍耐着。
                            “义兄。”暮云回过神来喊了一声,现在,只有义兄还能真心待他好吧。
                            “你知道了?”紫衣最擅长的就是操控人心,对于暮云的神情,他立即知道是院子里的侍女坏了事儿。
                            暮云点点头,有话想说,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义兄让他斩杀飞羽他没做到,如今被自己的兄长重伤,却还想赴尧汉救人。
                            “暮云,你可明白,焉逢入狱判刑,绝对是冲你去的。”紫衣叹了口气,养他十几载,自己绝对能轻易了解暮云的心思。
                            “义兄,他是皇甫朝云,是我的亲兄,他不会,不会真的要杀我的。”在金庸台,只是他太生气,气他杀了他的兄弟,所以才会伤他。更不会,为了引自己出现,甘愿上法场赴死。
                            “他必须杀你,他一心为了尧汉,只有杀了你,才能洗脱罪名。你生性纯良,不查人心,更不懂尧汉人心里的那些弯绕。你一心为他想,为他许诺,为他千里迢迢,他也只不过把你当成能让自己翻身的弃卒罢了。”
                            紫衣的手覆在暮云未受伤的肩膀,一双眸子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亮,好看极了。
                            暮云听了紫衣的话,虽是有所动,但还是选择相信那个人:“不会的,他先是皇甫朝云,然后才是飞羽焉逢,我是他的亲弟弟,他不会把我当成弃卒的。”
                            见劝不过,紫衣也只能随他去:“好吧,那行刑日既是在三天后,那你三天后再去更好些。劫法场与劫狱,总归是前者要容易。”
                            暮云拜谢义兄,送紫衣离开云殿。
                            剩下三日,他要好好恢复剑气,好好地,将哥哥解救出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5-07 09:55
                              缺心眼呀


                              沙发是我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5-07 11:44
                                有没有人跟我一样,因为下午大雨,不用去学校。


                                顶顶顶顶顶顶,新人入坑,加油(ง •̀_•́)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5-07 13:07
                                  讨厌焉逢,***,啊啊啊啊,恶心死他了,懦夫,敢做不敢当,只会说不会做,虚伪的人,虚伪死了


                                  更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5-07 16:52
                                    其实也是个人的选择不一样吧!焉逢选的是天下大义,暮云选的是亲情。焉逢可以为飞羽杀暮云,无非是因为他们同他站在同一战营,都是所谓的正的一方,所以在焉逢眼中,暮云杀飞羽就是罪该万死。可是暮云不一样,他对所有人所有事都是冷漠无视的,除了哥哥和义兄,他重的是情,天下兴亡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因为很不喜欢电视里头耶亚希有些地方跟焉逢一样只知道指责暮云杀人,所以在文中耶亚希的形象可能会有所改变,会更清楚地认识到不仅仅暮云会杀人,飞羽也一样会,文中的耶亚希会对焉逢失望,不再是电视剧里头不关痛痒地劝说几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5-07 18:06
                                      第四章
                                      尧汉牢狱里,端蒙提着食盒命人打开了牢门。
                                      “端蒙?”焉逢被门开的声音惊醒,立即将运转的剑气安安稳稳地收好。他正在努力恢复剑气,好在三日后,为死去的战友,报仇。
                                      端蒙有些不自在地点了点头,将食堂放在桌上:“我弄了些吃的给你,然后,想和你说说话。”
                                      焉逢被端蒙的神情也弄得有些不好,之前还是一副非要他死的样子,如今,居然提着自己亲手弄好的饭菜来看他。
                                      “谢谢你,端蒙。”
                                      端蒙将食盒里的饭食一件件拿出来,又将竹筷塞到焉逢手中:“你吃着吧,我说我的。”
                                      端蒙深深吸了一口气,在焉逢身边坐下:“焉逢,你不是叛徒对吧。白衣杀了昭阳、商横和游兆,但你也差点杀了白衣,还带着大家离开洛城,所以你不是叛徒。”
                                      “我之前太冲动了,被昭阳的死震撼到六神无主,白衣是你的弟弟,飞羽遇害时你也没有出现,因为这样,我才会觉得是因为你泄露了飞羽的计划,所以才会想杀你,想为昭阳他们报仇。”
                                      之前焉逢与除端蒙横艾外其他人在金庸台外洛城城内会合,端蒙因为昭阳的死哭成泪人,死死抱着昭阳尸身不松手。直到出了城,到了安全地带,才放开昭阳,拔出与焉逢对峙。
                                      她不信他,指责焉逢背叛飞羽,想要杀他。焉逢面对端蒙砍来的刃锋依旧十分平静,他知道,飞羽的人会怨他,但他不会怪他们。
                                      端蒙及时收手后,焉逢才开口解释他不是叛徒,同时,尚章也为焉逢辩护。
                                      在后来,强梧回归后,端蒙还是尽力地在多闻使面前为焉逢辩护。
                                      只是骁月赏封焉逢的旨意一出,任何辩白都显得无能为力。
                                      “昭阳死了,我很难过,觉得很愧对他。他生时,我对他的对我的情感视而不见,他死了,我也无法亲手杀了白衣为他报仇。我知道,我又失去了一个爱自己的人。”也是自己爱的人吧,从昭阳气息断去的时候,端蒙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真正的心意。对于焉逢,她也再没有了任何不纯粹的想法。
                                      “我也很愧对他们,白衣是我的弟弟,原就是我没能提防好他,才会——”焉逢静静地听着端蒙说话,第一次,见端蒙流了眼泪。
                                      “昭阳死了,飞羽的人少了三个,其他人也多多少少受了伤。所以你不能死,焉逢,你不能死。”话到最后,端蒙已经有点抑制不住的激动。
                                      焉逢现在身上没有任何束缚,他要是想走,没有人拦得住。可是,他若是不想走……
                                      “端蒙,我不能走。我罪无可恕,这是真的,是我害了大家,这也是真的。你应该和强梧他们一起恨我。”
                                      焉逢现在只希望,希望行刑的日子快点到来。
                                      又一夜,徒维来了。
                                      “你知道横艾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吗?”徒维给焉逢提了两壶酒来,说是要给他送行。徒维对焉逢可以说是半信半疑的,但横艾的失踪让他有些失了分寸感,对待焉逢,不能再说是友好。
                                      “横艾?她——”昨晚端蒙说过的,她和横艾被黄衣青衣追到了洛城外的山头上,后来黄衣被召离开,青衣不敌横艾也退了,端蒙横艾无险。但不知为何,横艾身上出现了闪着光芒的金沙,端蒙问其缘由,横艾只说是隐匿仙气的术法,然后说还有要事要办,就让端蒙先去与大家会合。
                                      “焉逢,你对不起她。”徒维嗔着双目,一只手挥出十几根悬丝,缠入焉逢体内:“焉逢,你对不起她。”
                                      徒维一激动用力,焉逢立马觉得身体被一圈圈铁丝揪在一起,疼痛至极。
                                      一番折磨后,徒维扔了一壶酒给焉逢:“最后,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皇甫朝云,还有,徐暮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5-07 18:08
                                        第五章:
                                        折颜急急去了太晨宫,却又得知东华帝君近日里下凡去了,想来又是怀念故地,再去重游一番。
                                        折颜也知晓那位天地共主的习性,虽说是没了七情六欲,但毕竟又不是石头做的,他那不是不动情,只是不敢动。为了天下苍生,也为了凤九。
                                        “上神莫怪,帝君他老人家下凡已经有些时候了,想必最多一盏茶的时间,帝君他就回来了。”司命命人沏了上好的茶水来,又让人找了些天宫新得的瓜果,一件件地摆好放在檀木桌上。
                                        “知道了知道了,你是——”折颜指着眼前不大熟悉的司命星君:“你似乎常来青丘,啊,东华座下的司命星君吧。”
                                        司命千百年不变,还是以前的那个姿势,看着人生浮沉不定,依旧掌着人神之命缘,也依是在东华帝君座下。
                                        “亏得上神记得,不知女君殿下她——”司命与凤九也有许久没见了,自凤九继任君位,除了她姑姑白浅上神的婚宴,她愣是一趟天宫都没上过。虽说年纪尚小,但是兢兢业业地为着青丘,一点儿也不差于她姑姑去。
                                        “凤九她很好,你与东华且放心。”折颜拂了拂他那粉儿色的袖子:“你既是司命星君,那你可知,这神仙历飞升劫之时,别人如何寻他去?”
                                        司命愣了愣,脑袋瓜里竹匾排字似的一轮轮转着。这折颜上神虽说是与众仙和乐,但真正交好的除了青丘一家,就只有昆仑虚的墨渊上神了。且说青丘只一位凤九女君还未至上神阶品,昆仑虚的人要历劫也多是干扰不到折颜去。不知,这折颜上神为何有此一问。
                                        “莫不是?女君殿下她要历劫?”司命又想了想,凤九虽说出生便是仙胎,但至今想是上仙劫难都还没过,如何要过这能让人找不着她的另一飞升劫呢?
                                        “你且说知还是不知。”这司命星君实在让折颜有些不痛快,与他说起话来让折颜脑袋疼。
                                        司命收回自己乱飘的思绪:“这神仙历劫,要属这上神劫最难,开始的毫无预兆,历劫成功时也无人能知。一般,神仙若已经悄无声息入了上神劫,气息样貌都是可能改变的,就如之前的白浅上神。虽说我司人神之命缘,但尤其是这上神劫,我是动不得的。”
                                        就是说,想通过司命找到白真是不可能的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哎呀,这东华怎的还不回来。”折颜虽在人面前是风轻云淡的,但他内心是着紧极了,真真如今是碧落石也裂了,星迹也消失了,无疑是历了生死劫。只是,那生死劫可不是随随便便死一死就行了的,一旦不好,历劫失败,那是要身归混沌的。
                                        “折颜,你怎的在此,找我何事?”说着说着,折颜还在唉声叹气呢,东华帝君就回来了。
                                        许是因为同辈又是好友的关系,东华帝君在折颜面前再不称本帝君了。
                                        东华帝君声音一出,折颜激动地洒了手中的热茶:“哎呀东华你可回来了,我有要事相问,如今想来只有你能解这难题了。”
                                        折颜紧赶慢赶放好手中的茶杯,将东华帝君迎回主位坐着去。
                                        “你且先下去吧。”东华帝君点了点头,又转头面向一直沉默不做声的司命。
                                        “是,小仙告退。”司命倒是想了解了解到底是折颜上神身边的哪位高人又入了上神劫,居然能请动折颜上神到太晨宫来。
                                        折颜将事情娓娓说于东华帝君听,又将带来的碧落石与他看。
                                        “青丘狐帝四子白真?”东华帝君将碧落石小心翼翼地握于手间,小心看着,一圈又一圈的。
                                        “真真他如果真的是入了劫,那定然是第二次上神劫无遗了。第一次时倒是极为普通,不过是力之一劫,受了六十四道天雷和九道荒火,得封上神。可是这次,一切来的实在突然。”
                                        狐帝四子白真自小聪慧,已经是白家五子中最早历上仙劫,又最早成就上神阶品的娃娃了。要知道,他那三哥比他大了三万岁,历上神劫却是在弟弟之后。包括那未来天后狐帝幺女白浅,自是比四哥哥小了五百年,白真历上神劫时她连昆仑虚都还没去呢。
                                        “第二次上神劫确实凶险,碧落石成这样无疑是生死一劫了,我当初是狠心毁了三生石上我的名字才成功历劫的,想来也是唏嘘不已。只是,你那白真上神现在究竟是在何处。”东华帝君想起小凤九来,他从未与她说过,当初若不毁三生石上的名字,他就可能成不了天地共主,也无法与她遇见了。
                                        “这事实在怪的很,混沌初开到现在生死劫一共才出现过两次,一是王母神座下的绛珠上仙历生死劫归混沌,二是天族太子夜华生祭东皇钟,如今怎么会,生生落在真真身上。”
                                        若是身边没人,折颜真的要老泪纵横了。
                                        “我想,我已经知道白真在何处了。”
                                        东华帝君拨了一缕神力入碧落石,只见一束青光从碧落石上窜了出来,直达太晨宫大殿顶儿上的归元镜。


                                        沙发哈哈(●°u°●)」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5-07 18:53
                                          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5-07 19:35
                                            来点个赞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5-07 1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