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神吧 关注:38,079贴子:628,278
  • 9回复贴,共1

【野神】生日,kiss和礼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群里的三名词。

放过我这个起名废吧。

真是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更。

基本没怎么改,凑合看吧。

拖延症是罪魁祸首。

小野聚聚的生贺。

以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5-04 19:52
    生日有什么好过的,都是成年人了,怎么可能因为别人给开个生日party就感动啊?神谷嗤之以鼻,全然不顾那是他半个月前就开始思考送小野什么礼物气到石乐志的想法。

    DMM己经凉了,他绝望地想。还有啥是可以送的?说到小野无非是足球,啤酒,佛像和性欲。送前三样当生日礼物不太对劲,但最后一项明显更有问题吧?

    可能自己要舍身取义了,神谷默然地意识到了这个事实。这大概算是为爱情献身,然而他仍然有种壮士断腕的悲壮感。

    入野一进屋子,就让福山拉过去了,他们几个在水晶灯下面围了一圈玩叠叠乐,和另一边搓麻好似魔教集会的一群人分开南北半球。让入野免受黑暗世界的荼毒。完全罔顾这个年龄最小的其实是他们中入行最早,在这花花绿绿里浸淫多年的大boss这一事实。

    其实入野本来在这玩了大半天,结果临时被叫去另一摊赶场,只好去点了个卯又转回来。搞艺术的自然浑身都是戏,他装出个气喘吁吁的样子,拎起一杯冰柠檬水就灌。喝下去一半才发现味道不太对,表情僵得像在深山里面壁二十年的老妖。

    福山都没看他,就知道他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一指魔教总坛:“神谷桑的水,你赶紧找人给他添满了去,要是让他发现你喝了他的水……”

    那后果显而易见是不堪设想。福山这话真是言有尽而意无穷。给孩子吓得捧起那个杯子飞跑着去找服务生了--------嫌人家走过来太慢。

    神谷倒不至于因为一杯水就和他发火,但神谷的脸皮只够他给水加一次糖。

    不过他此时显然无暇顾及那边玩小学生游戏的一群,手指扣在最边上的那块麻将上,不时地用它笃笃敲两下桌子。眼神薄而虚浮,没有加诸过多精力。

    敲击的声音很轻,不吵人,但表现出他此时其实是有那么点焦虑的,应当是有要去做的事。这其实不太礼貌,神谷通常是不表现出来的,现在既然表现出来了,就说明这事虽然没有那么着急,但在他心里也是相当有分量的。且为下面提出回家的要求埋下了伏笔。

    所以说,影帝不是白当的。

    他手指细且骨节明显,拿个什么东西是很好看的。拿杯子,拿麻将或是执了他人的手,都是一道风景。

    入野根本玩不在心上,盯梢似的看着神谷,看见他起身吓得一个哆嗦,手下一抖,小木块哗啦一声塌了。不过神谷压根没意识到他,拿着手机就向厕所去了。留下入野无语凝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04 19:53
      铃村已有家室,过来纯属为了聊天,眼看着灯色暗下来,就知道狂/蜂/浪/蝶要上场了,不仅告假去放水,还提前把樱井拉上,两人霸占一张小桌,硬是营造出一种精英会谈闲杂人等莫要近身的气氛来。

      他一进厕所,就眼尖地看见神谷在那打电话,声音不大,语气基本是乖哄着的“再等一会儿我就能回去,好不好?没骗你,真的是一会儿,八点前肯定能到家。”

      铃村心里一乐,这位爷可难得哄一回人,不知道是谁让他破了一回例。神谷温和且纤细,纤细是先天优势,温和得威严是后天努力,他早些年清贵而敏感,由此带来桀傲不驯与不合群。在圈子里摸爬滚打多年,才收敛成绵里藏针,温静如水。

      水能载舟亦能煮粥,多数时候容人且润物细无声,对陌生人都足够贴心。如果他找个闹腾的小公主当女友,总有一天得累死他。

      铃村想着想着就将心比心到了自己,而后得出果然还是我们真绫最好了的结论(?就回了大厅。他不会窥人隐私,宁可回去面对那群姑娘。

      大厅里早就由金碧辉煌变成了灯红酒绿,两个姑娘在台子上跳脱衣舞,腰肢柔软前/凸/后/翘,脊骨像鞭,像两根海草在浪花里舞蹈。曲子旋律很华丽,乍一看还真像个阳春白雪的爱好。

      神谷坐在那看,用一种与下半身无甚关联的欣赏眼光。她们的嘴唇丰润而饱满,如同清晨吸足水分的花瓣。肢体柔韧且细长,是多情的河流。倒真的是个阳春白雪的爱好了。

      不久就由侧门走上来两溜兔女郎,后面还跟着七八个小子。每人都在腕子上挂一个小牌子待价而沽,上面写了数字方便客人叫号,同时也免得玩昏了头的把服务生带走为艺术献身。

      一般这种时候就可以各自回家了。神谷松了口气,正想着终于可以走了,就感觉有人在他身侧坐了下来。他是有点别扭的,这里的姑娘贵在矜持且聪明,没想到有这样一个例外来扰乱他的行程。

      他抬头去瞟这个人,然后翻起他腕上的牌子。那是个小子,眼睛是森林里的湖泊。皮肤白得像盘里的鱼肉,难得地让他升起食欲与性/欲。脸上很干净,没妆。大腿被网袜勒紧,显得丰腴而色情。例外是要有资本的。

      牌子上面单字一个D。

      神谷开始是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接着立即被另一种情绪取代,忍不住地微笑起来。马上被亲了个正着。在唇齿间他模模糊糊地说:“我以为你得喝了酒来亲我。”然后就放弃了挣扎。他纵容他,任他翻来覆去地亲,亲到一半开始啃/咬他嘴唇,是要拆吃入腹的前兆,才推推他:“去房间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04 19:54
        小野露出个无奈的表情来,勾着他的手往客房走。神谷调整几次,总算把笑给按回去,甩了他的手:“你怎么来了?”

        结果这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语气无辜地回:“你都不回来,所以我就来啦。”

        神谷在心里磨牙,又不好生气,表现在行动上就去打他,发出咚一声闷响,到底是自己家的不心疼。嘴里叨叨着:“让你穿高跟鞋,哼,高跟鞋!”仿佛自己真是个在意身高的。

        很快到了客房,湿软的亲吻一路像藤蔓一样缠紧了他,果然是为爱献身了。小野一只手抚弄他的脊背,另一只手急功近利地做润滑,浅浅抽/插几下就拔出,转而去揉捏他的臀肉。

        神谷盯着床的一角,又去描摹床头和柜子的线条。他自齿缝间轻轻吸气,在让自己免于发出那些声音上下了大功夫。就难得地没管小野又把他摆了个什么姿势。

        电流自下体窜上来,很快**了全身。触感数倍地放大,手指摩擦过顶端,大腿内侧被亲吻,随意的触碰都带来明晰的痒意。神谷几乎呜咽出声。这太过了,必须得转移小野的注意力。他尝试数次终于发出正常的声音:“kiss……”

        好像说英文就不是那么羞耻。他不着边际地想。小野终于探过头来含住他的嘴唇。而在他的手揉捏上乳尖之前,神谷终于找到间隙轻软地叹:“生日快乐呀。”

        天光乍亮,神谷翻了个身,面/红/耳/赤地感觉到那些液体慢慢复苏,即将要流出来。他慢慢往床边挪,准备去洗洗。结果小野一卷被子就把他裹回来,带着浓浓的鼻音,眼睛都没睁,问:“我的礼物呢?”

        神谷气疯了,压低声音冲他嚷嚷:“礼物没有了!昨天晚上两次,半夜还……”他越说声音越低,整个人也往被子里缩。

        小野觉得好玩,把他连被子抱在怀里:“没关系呀,我有浩史就好啦。”

        谁和你道歉了?神谷心里反驳。还是转过去揉揉他的头毛:“还早呢,再睡一会儿吧。”

        小野也不客气,掀开被子把自己也卷进去,抱住他,又亲亲他的脑门:“那就晚安啦。”

        #结果还是送了礼物#

        #lof的g点我敲里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04 19:54
          onoD生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5-04 23:0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5-06 10:25
              捧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5-07 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