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228,738贴子:36,771,786
  • 21回复贴,共1

【原创】少女,打完这一战一起回家结婚吧(ntr/二战/治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标签:flag满满/ntr/帽子快歪了
毁灭世界,与你何干。
裁决正义,与你何干。
即使这片大陆笼罩在硝烟与烈火之中。
即使我背负上人类最恶之名。
罪域的魔鬼终应为王。
挚爱的少女终将为后。
亲爱的,请你活在我为你塑造的乐园中。
等我打完这一仗,就带你回家结婚吧。
(本文二战架空世界观,不代表任何一种二战时期的思想,剧情可与历史事件对应)
(本书版权归veda社世木正宗与干豆腐所共有,禁止一切非商业用途的转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5-03 20:45
    说到莱茵,人们的第一反应便是“军事国家”。
    位于大陆的中央,是一个中心城市莅临大河的大陆国家。首都奥托是大陆的交通枢纽城市。不少地方一旦和奥托断绝了贸易关系,经济便会停滞不前。
    正因如此,该国才会被大陆诸国视为眼中钉。
    而那些从海上,从接壤的大陆上来势汹汹地袭来的敌兵,最后都只能被团结善战的莱茵人击退,客死异乡,难有幸免。
    虽说在第一次大陆战争后,莱茵有过受他国支配的时期,但最终还是以驱逐侵略者,夺回自己的国土的形式收场了。
    经历了战败的莱茵立即着手提高自己的国防实力,专注发展军事,形成了集权的军事政府。
    军事政府的最高首领,被冠以前无古人的称号——“元首”。
    莱茵复国的第六年,第一位被授予“元首”称号的领袖希尔塔以高超的外交技巧和政治施压,迫使在上次战败后独立的故土[奥德利王国]无条件回归新生的莱茵帝国。
    3月中旬的一个春日,合并协议终于要在奥德利首府威尔纳,这座以音乐和艺术闻名世界的千年都城签订了。
    在市政府金色大厅贵宾室,一个身着高级军官服装,面容恬静的黑发少女,正卧坐在一个红色沙发中,一对茶色得瞳孔正快速扫过手里捧着红色的小册子,不时拿起一旁的黑笔和红笔在上面涂涂画画。桌上的铜质名牌上用加粗黑字清楚地写着:谈判全权代表 艾德丽娅。
    “权力归于自由竞争中有手段抓到权力的人。——马基雅弗利。”
    少女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饼干棒,像叼着烟一样挂在嘴边,细细品尝着巧克力涂层融化之后带来的苦涩与甜美。
    “真是有趣的一句话,回头得让教育部将这句话写进教科书里。”
    黑笔一划,这句话的命运就这样被定下了。
    “艾德丽娅小姐!艾德丽娅小姐!”
    贵宾室的门被留着细长辫子,穿着军装的金发女孩一把推开,少女抱着一个鼓鼓的包裹快步跑进房间,一身的雪水湿漉漉地滴在地上,弄脏了丝绒织成的精细长毯。
    看着丽娜气喘吁吁的样子,艾德丽娅忍不住地呵呵笑了起来。起身走到女孩身边,拍去她身上的积雪。手掌轻轻一拍,军服便会陷进去一大块。仔细一看,两肩的少尉星章在瘦弱的肩膀上显得十分突兀,大衣的袖子有些偏长了。
    她身高只能勉强触及艾德丽娅的肩膀,整套制服的尺寸却没有缩小多少。
    后勤部门的粗制滥造,果然在这种细节的地方会随处可见。
    回头得约谈内务部的那几个老头子了。
    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艾德丽娅将女孩腰际上松下来的腰带稍微系紧一点。
    “军服不是很合身,回头我让内务部给你特制一套。”
    丽娜的脸庞上微微泛起一阵红晕,她点了点头,将包裹递到艾德丽娅面前。
    “艾德丽娅小姐,这就是你一直朝思暮想的巧克力吧。属下给您买来了。”
    “真的吗?让我看看!以前在威尔纳读书的时候,要攒一个月的钱才能买一块呢。”
    艾德丽娅兴奋地接过袋子,打开之后,眼神又迅速暗淡了下去。丽娜见状,脸上写满了不解。黑发少女微微一笑,揉揉金发女孩那一头被雨水浸湿的乱发。
    “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只是牌子不对罢了。我要的是‘ZWEI’公司的黑巧克力,你买的是巧克力是‘ZWEY’品牌的牛奶巧克力,不小心错了一个字母哦,丽娜少尉。”
    “果然,我还是不能代替莫上尉吗?”
    金发女孩无意间的一句话,令艾德丽娅心头深深一紧。
    少女所言的莫上尉,是艾德丽娅手下曾经最得力的下属。
    公事办事得力不说,还经常帮身为上司的艾德丽娅代购各种食物,只要艾德丽娅有任何要求,那个和她一样有着一头漆黑飘发的男孩,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满足她的需求。
    整个艾德丽娅所属的团队,所有人都对他敬佩可嘉。
    团队核心人物的离开,是艾德丽娅这几日心中难以割舍的痛楚。
    仔细一算,他只是走了差不多三天吧。
    艾德丽娅抬头一看钟表,时钟指向了九点的刻度。
    果然,还是没办法适应你的离去吗?
    浅叹了一口气后,艾德丽娅放下包裹,打开一包牛奶巧克力,强忍着口腔的不适,将自己最不喜欢的牛奶巧克力咬了一大口,吞进肚子里。
    好甜,好难吃……
    看到艾德丽娅一脸不适的模样,丽娜愧疚地将脑袋埋的更深。
    “对不起,艾德丽娅小姐。对不起……”
    “别这样,丽娜。牛奶巧克力可是这个国家的贵族食品哦,味道也相当好呢。”
    见下属的脸色越来越黯淡下去,艾德丽娅连忙将剩下的巧克力塞进嘴里,憋着一股反胃的恶心感强颜欢笑着。
    “莫上尉,为什么一定要走啊,而且一走,就是四年之后才能回来……”
    丽娜低着头紧咬嘴角,一脸不甘。
    “丽娜,莫上尉只是按照军中规定前去军校进修了,后方是很安全的,所以,他一定会回来。”
    艾德丽娅微笑着说了假话,不擅长说谎的她,不得不在此时用谎言安慰下属的愁绪。
    莫的离去,与其说是依照规定行事,不如说是总参谋部的几个权贵为了一些不为人所知的目的,将这个艾德丽娅小队的最强战斗力,调出了艾德丽娅的势力范围和保护圈。
    妥协,是艾德丽娅最讨厌的一个单词。可为了大局,三天前她还是向那些老头子们妥协了。
    不这么做的后果会是什么,她再明白不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5-03 20:47
      军事法庭从来都是那些老头子的天下,规定和条文不过是他们在下午茶的时候,几句话就能定下来的小事。
      离开,才有生机。
      艾德丽娅拍拍少女的肩膀,走到窗前推开窗户,从口袋的夹层里掏出一张有点沾染污渍的证件照,迎着微风,仔细端详着照片里那个留着黑色短发的消瘦少年。轻叹一口气,轻拂着那张薄薄的照片,塞进胸前的口袋中。
      “艾德丽娅小姐?”
      丽娜捏了捏莉利亚的袖子,转身而过的艾德丽娅看出了下属眼神中的担忧,连忙抹了抹眼睛。
      “没事,没事啦。可能是风吹得有点难受。”
      “骗人,明明不是。”
      丽娜有点不高兴地微微鼓起腮帮,艾德丽娅见状,不说话地坐在坐在地板上,脸色有点阴沉,双臂紧紧抱住双腿。丽娜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蹲下身子道歉。
      “对不起,艾德丽娅小姐。我,我说话时不太会看脸色。”
      “哈哈,没事啦,毕竟今天只是你接替莫的第三天嘛。”
      艾德丽娅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饼干棒塞进嘴里,细细嚼碎。
      后面还有复杂的谈判仪式,签字仪式,早餐只需要保证热量就可以了,这种看似平常的特供零食每根有大约300卡路里,看似不多,其实已经足以应付一顿了。
      再视察一遍,就差不多可以登车去奥斯特利亚首相府了。
      艾德丽娅随即起身,拉住丽娜的手起身,稍稍整理了下有些褶皱的军装。
      “走吧,再视察一遍。回奥托之后,我请你……”
      话音未落,市政厅外的守卫营地突然传来一阵阵的爆破声,大量的碎石,灰尘扬风而起。余响还没完全散去,刺耳的尖啸声忽然从半空中传来,令人耳朵一阵剧痛。
      艾德丽娅透过窗户向外一看,只见阴霾的天空中划过一道航迹云,一架小型飞机在空中划出一个奇异的十字图形后,迅速飞离了莱茵军设在市政府前的阵地。
      熟知各式军队战法的丽娜,顿时意识到情况不妙。连忙将头伸出窗外,招呼楼下那些还没有从爆破中缓过神的士兵。
      “战斗准备!!!快!!!”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数以千计的奥斯特利亚士兵和身着各色服装的市民如洪水般,从方才发生爆破的下水道口汹涌而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的刻骨的怒意。迅速拿出军队在突击战中才会使用的冲锋枪,对帝国士兵展开火力网。当下就有数十名莱茵军士兵中弹倒下。
      市政广场前,十几位商贩突然从花圃中掏出喇叭,对着过往市民高声喊话道。
      “市民们!今天一过,奥斯特利亚将要重新接受莱茵帝国的残暴统治!那些北方的**以为和我们说着同一种语言,就能让我们乖乖俯首称臣!”
      “就用这些外交官的鲜血,来灌溉我们独立的旗帜!自由的奥斯特利亚万岁!”
      鲜血,浓烟,狂吠着不知所谓的疯子。
      这是艾德丽娅缓过神后,对于这些暴民的第一印象。
      明明已经和平占领了首府威尔纳,居然还有这样愚蠢的自杀袭击,一点也不像是帝国特别警察已经被彻查多时的样子……
      这群不知死活的家伙,想玩第二次萨拉热窝也得知道炸弹当量啊!一群疯子这是想炸楼吗?
      左手本能地划过腰间,摸到了护身的鲁格手枪,检查完弹夹后,艾德丽娅转过身看向正在防备的丽娜,高声命令道。
      “阵地估计要收不住了,咱们得快点……”
      话音未落,几个手榴弹突然打破窗户,带着硝烟的气息划过贵宾室。没等艾德丽娅反应过来,丽娜一个冲刺,扑上来就是一个熊抱,用身体巧妙地保护住了上司的内脏和头部。
      几阵轰鸣将整个贵宾室几乎震碎,火光中,这个布置华贵的房间被埋在一片灰尘中,地毯上满是天花板上的白灰和破碎的玻璃。室内所有木制器具都被弹片击碎。
      “打倒希尔塔!奥斯塔利亚万岁!”
      就像是安排好的话剧一样,几百名愤怒的群众从街巷中窜了出来,堵住了市政厅的唯一出路,吵闹声和示威声在楼下此起彼伏。
      艾德丽娅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丽娜,轻轻一擦满是尘灰的双眼。向旁侧一看,这位刚刚接替前任三天的少尉,手上仅剩的几位贴身心腹之一,全身被弹片和碎玻璃扎成了一个刺猬,鲜血染红了整件军衣,瞳孔涣散,已经没有了气息。
      “可恶啊!!!!”
      艾德丽娅重重一锤地板,脱下身上的大衣,盖住了下属的遗体。来不及过多地伤心,快速挪到窗前向下瞄去。
      路人的注意力都被那些暴民吸引,是非常好的潜行时机。
      她立即偷偷打开一扇窗户,用标准的“猫爬”离开了贵宾厅,窜进街边的小巷。
      没有暗哨,难不成是个人的激进行为?
      随行的军队为什么都静默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5-03 20:48
        在一栋居民楼前,潜行中的艾德丽娅束紧哑光的犀牛皮皮带,双手紧扣砖墙,薄底长筒靴卡住寥寥几块没被青苔彻底占领的砖缝,像猫咪一样,一溜烟直升到两层楼之高的居民楼。在一处平台上,十指像铁铸一般扣住屋檐,再一个引体向上,抵达了自己目前所能找到的制高点。
        迟到的枪声终于响起了,一派嘹亮的枪声明显是首相府维稳部队的旧式栓动步枪;第二波枪响在数量上比前者略少,但其有节奏的火力空档和熟悉的弹头破空声,明显是帝国护卫部队的半自动卡宾枪;最后一批枪声在数量上与前两派相比毫不逊色,但大杂烩中混有军用步枪和二踢脚般的民用猎枪,明显是那些乌合之众。
        短时间应该是不会有人来这里了……
        一定要尽快通知外交部我一切安好,在确保人身安全后立刻与首相府完成权力交接。
        记得在维尔纳求学的时候,经常去帝国大使馆附近卖明信片,现在应该是‘奥斯特利亚秘密警察’的办公地。
        从这里出发的话,一路上除了穷鬼应该不会有太多闲人。
        前方也没有响起枪声,希望一路顺风吧…..
        在确保自己没有被人盯上后,艾德丽娅跳下屋檐,从阳台闯入了身下的小公寓。抓下阳台上的几件衣服,跳落到阴湿的巷路上。
        运气不错,房屋女主人的体型和她没差太多。除了胸部和臀部有些空荡外,换上这一身便装算是十分合身。
        鲁格手枪带在腰间,实在明显啊。
        环视身体一圈后,艾德丽娅发现了唯一适合藏枪的地方,小脸一红。
        果然只能放在那里了吗…..
        在和良知做了一秒钟的搏斗后,鲁格被安置在裙裤的臀部后侧,枪管离私密部位之差毫厘。
        虽然感觉有些不妥,但是在如此生死攸关之际,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走上主巷道,艾德丽娅快速穿行在人群中,脚步虽然凌乱,但每一步都扎扎实实,基本不可能在拥挤的人群中滑倒。
        路上本就稀少的行人在枪声的催促下走的很快,在一个个叉路口前一个个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也无不自危,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快到了,就块到了。
        还有三个路口,一千五百米就到了……
        我得,活下去。
        “为了莫……我得活着。”
        口中喃喃低语中,艾德丽娅双眼快速扫过每个视线所及了制高点,掩体,阴影处和……
        路口冒出的敌人!
        “bang!”
        擦过左耳的弹头,宣告了伪装前行的破产。
        那个天降正义还打歪了的暗杀者完全不知道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下的危险性,只是狂热地叫着。
        “打那个女人!穿长筒靴的那个女人!”
        高声的号召还没有来得及收到回复,就被粗暴的打断了。
        伴随着一声枪响,年轻人的脖子上多了一个食指粗的黑洞。迸流的血液呛进了肺泡和气管,原本嘹亮的嗓子瞬间只能发出嘶嘶的轮胎漏气声,嘴角溢出大量血沫。
        他缓缓地向后倒退几步,瘫倒在满是泥水的小街上,死了。
        愣头青的死是有贡献的。艾德丽娅现在不得不拿出当年百米越野跑的气势,在巷道拔足狂奔。
        附近埋伏的人明显不是一般民众,从愣头青用的左轮手枪,子弹呼啸而过的声音,艾德丽娅已经确认了敌军的所属。
        “秘密警察叛变了吗?这下可有的玩了。”
        深知大事不妙的艾德丽娅在巷道间穿行,枪声时时响起。但是左轮手枪的性能,决定了它不过是在西部牛仔决斗时能唱一次主角的龙套。贫弱的手枪弹不是在砖路上跳弹,就是被疾速跑动带起的微风吹偏了弹道。
        在体力耗尽前停下冲锋找掩体掩护后,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毫发无伤。
        即使如此,被四面包围的情况也没有什么改变。
        她瞬间明白了,对方是想活捉目标,才使用了很难造成致命伤的左轮枪。
        这么说来,造反的人群,很有可能是那些老人煽动起来的了。
        如果涉及到那些老人,即使去了大使馆,也是死路一条。
        已经,没有地方可以跑了……
        倾听着脚步声渐渐靠近,努力平复过速心跳的艾德丽娅不由得怀念起自己那位可靠的前司机兼卫队队长了。
        “莫,你现在不用在枪林弹雨里杀出重围,可要感谢我啊。”
        自嘲一笑后,艾德丽娅从口袋里掏出半块纯黑巧克力,包装纸上印着褪了色的“ZWEI”一词。
        这是上车之前,莫在车厢前递给给她的饯别礼。
        “该补给品已经停产了,艾德丽娅小姐。”
        “在我回归队列之前,不知道接替我的丽娜能不能找到类似的产品。”
        “所以,在我归队之前——”
        “艾德丽娅小姐,请您忍耐一段时间,可以吗?”
        呆呆地行了一个军礼后,黑发少年微微一笑,走上了头班列车的车厢。
        那一抹晨间时分的笑容,彻底写进了艾德丽娅的记忆之中。
        莫。
        我们还能见面吗?
        脚步声越来越近,听声音,对方可能有十人以上,都带着轻机枪。
        恐慌中,少女仿佛看见了自己受尽屈辱,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死去之后,就可能彻底了无音讯的未来。
        不行……
        不能让你,彻底找不见我了。
        至少要让你知道。
        此刻的我,就在这里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5-03 20:48
          金发少女脱下一只军靴,从鞋底掏出一个便携留声机,轻轻按下录音开关,凑到嘴边低声说道。
          “ 莫,今天是你离开的第三天。现在是早上九点左右的早晨。你还好吗?”
          “现在的我,好想你啊……”
          “不过,如果你没有走,我为你担心的份量,可能会超过机枪子弹射出时,枪膛内部的压力呢。
          “所以,我心里最放不下的莫.维克利安啊。”
          “一定要在新地方好好交朋友,过日子,享受我没享受到的份……
          “听话,一定要活下去。”
          “我们一定会再见面。”
          “为了你的归来,我将无所不能。”
          在心脏的压迫尚没有彻底松绑之前,轻机枪上膛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艾德丽娅立即关上了录音键,将留声机的机型共鸣按钮打开,塞进了砖墙的一处很深的裂缝,随后释然一笑,拔枪跳出了掩体。
          枪声呼啸而过,宛如疾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5-03 20: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20 22: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20 22:19
                三个月过去后辛酸的为自己顶了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20 22:20
                  怎么不继续写了?挺好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20 22:2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22 09:49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