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37贴子:9,779
  • 30回复贴,共1

029原最强、前往营救少女们 其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開貼後補上


目前 0%


回复
1楼2018-04-28 23:53
    又有大佬来翻译了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4-29 00:06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29 00:09
        第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29 00:11
          欣慰,又有新翻译菌加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4-29 00:25
            先插一插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29 00:34
              翻译君日渐增长,,,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回复
              9楼2018-04-29 02:10
                正文開始
                -------------------------------
                目的地很意外沒勁的就發現了。


                但是看到那個地方的一瞬间,索玛们便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什么……



                「與其說這裡是小鎮,更像一個村莊」


                「呼呣......這個真的沒有預想到呢」


                沒錯,他們本來預想目的地的規模是小鎮般一樣,但這明顯的是一個村莊。


                村莊周围被木栅围住,只是粗略地環顧四周,建筑物也只有十几座。


                人口大概没有五十人吧。


                「言归正传,如何處理這個地方呢……,」



                如果苏马们走向那里的话,豪無意外地会被认定为是外人吧。


                但是,那个並不是问题。


                因為问题是能否得到情報。


                如果這裡城市的话,即使有外人想來這裡收集各种各樣的情報也不奇怪。


                但是在現在这種的地方做那样的事的話,無論怎么想都很奇怪。


                他們會不會坦率地告诉我就是最大的疑问


                「嘛,虽然这么烦恼但也不會有幫助。你現在做各程的考慮是因為你打算实际试着去做,對吧?」


                「……正是这样。」


                虽然结果看起来很明显,但还是赌上了當中的可能性,两人向着那个村子走去了。


                ---------


                「如果這不符合我們的期望,或者即使我們完全搞錯了,我也不會感嘆。」


                在小鎮的角落-不,是村莊,索玛一个人仰望了天空。


                从结论来看,正如现在所说的那样全灭了。


                我試圖從我目前正在談論的人的周邊打聽周圍的環境,但要么不明白,不知道,或者直接忽視了我


                感覺他們好像全完無法接近一樣,但原因可能正是索玛被當成孩子了。


                顯然這件事真是太麻烦了。


                人們不想牵扯是理所当然的事。


                “呼一呣……我懷疑老師是否也沒有想到這一點……”



                从外表来看,將卡米拉當作孩子也不奇怪……應該這樣說,一般都是这样看的。


                这样的话,果然另一邊遇上同样的情況的可能性很高。


                索瑪和卡米拉當時為了省略時間被分成兩組,但也許一起行動更好。


                一个孩子也好两个孩子也好,最后一眼就知道是麻烦的事情,最終结果而言可能没有改变。


                不管怎样,現在我應該怎樣做


                「...小男孩,从刚才开始就向各种各样的人打招呼,怎么了?」


                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叫他


                當他低頭轉向聲音時,那裡有一位老太太。


                根據問題的內容,她似乎看到了索瑪一直在做的事情。


                虽说如此,实际上本身并不是什么令人吃惊的事。


                索瑪也注意到那位老太太正在看著他。


                索瑪從一開始就沒有問這個老太太,因為她用警惕的目光注視著他,
                但是......他沒想到她會跟他說話,所以這有點令人驚訝。


                他不太清楚這個老太太在想什麼,但是聽她的說話,她可能看起來有點健談。


                不可能錯過這次機會。


                「嗯呣,其实我有点事必须到那边去了,这周围的地理感我根本没有。但是我亦需要補充食糧,
                所以我想知道這裡附近有什麼......」


                「呼呣呼呣、原来如此啊....這就是為什麼人們都不想參與進來,這是當然的呢。」


                「呣,這是什麼意思?」


                「呃,這这不是很有名的话,知道這件事可能並不容易,那边有一个遗迹。」


                「遗迹....?」


                不管它是什麼,它似乎都是幾百年前使用的祭壇。
                這是一個崇拜某個神的地方


                「......那個難道是邪神嗎?」


                「.啊、是的,這就是為什麼每個人都沒有接近或想參與進來的原因,如果他們不幸參與進來,
                他們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麻煩。」


                「呼呣.....原来如此」


                關於邪神,它應該是一個數百年前降臨到這個世界的瘋狂的神。


                它似乎摧毀了人類的一切,但相反它被某個英雄所擊敗了。


                顺便说一下,圣神教所相信的神当然是另一個


                在這個世界上,人們聲稱最初有兩個神。其中一個發瘋了,剩下的一個成為唯一的上帝。


                嘛,那怎么都好,事实是这个邪神,是魔族所相信的神。


                严格来说,这是那些信徒的后裔……当然那也是捏造的。


                倒不如说,实际是相反的。


                因为說魔族信仰邪神更為方便。


                這就是為什麼魔族被認為是人類的敵人。


                正是從那個角度來看,从原来开始就有一小部分信仰邪神的人,那些人处于被迫害的立场。


                从那个教义来看,最终自己也会毁灭,当然是理所当然的。


                无论哪个时代,哪个世界都存在着这样的人。


                無論如何,僅僅了解那些相信邪神的人是不足夠的。
                可以說,只要有那個謠言就足夠令人們在夜間逃跑了。


                人們通常都不會去扯上這些事,似乎在魔族之間也是一樣的。


                而且这样想的话,这个村的人们的对应也能接受。


                重新考虑的话,在打招呼的阶段時就没有人无视他或冷酷地對待他。


                那是因为刚一开口,就因为不想扯上关系而慌慌张张地逃跑了,所以索瑪什麼也沒做,只是點點頭。


                「......順便問一下,即使老太太知道這件事,為什麼不逃跑呢?」


                「因為我這已經是短暫的晚年了,沒有必要為此感到害怕。」


                「呼呣.……这在我们看来是很有帮助的。告訴我真的好吗?
                顺便問一下,从这里到那里,要多长时间才能去到呢?」


                「是呢,如果走路大概是一天,但我認為如果你不這樣做會更好,
                与邪神无关,在那個地區有很多魔物, 我會建議你繞過去喔。」


                「如果可能我也想這樣做,但我不能這樣做。」


                那很明顯。


                虽然不知道在那种地方做什么,但在這樣的時間變得毫無意義


                「那么,那个地方的周边没有什么像记号一样的东西吗?」


                「……有必要的事情的地方,是在那里的事吗?」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大概是这样吧。」


                这样说着就点了点头的苏马,這位老太太盯著索瑪,好像她想說點什麼,但最後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然後,老太太知道這個地方的存在,但由於她從未去過那裡,所以她也不知道細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呼呣……为了慎重起见顺便問一下,那边的方向还有什么呢?」


                「嗯?你不是在那遗址有什么事吗?」


                「所以說,以防萬一。萬一它不是我想去的地方的話。」


                「原来如此啊……话虽如此,但在这附近的话,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儘管這樣說,老太太已經告訴了她所知道的一切。


                當把它寫在記憶的角落時,索瑪低下了頭。


                「因為你告訴了我各种各样的事情,得救了」


                「……沒事,没有告诉我你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如果能帮助你的话就好了。」


                「呼呣,已经足够了。对了,有没有什么困难呢?
                感谢告诉我各种各样的事,如果是我能做的事的话,我會盡量幫忙的。
                虽然没有什么可以做到的,手上也沒有太多……」


                不要說多了實際是零,如果她提出有關錢的事的情況下,從卡米拉那裡得到就好。


                「不过,我认为这老婆婆恐怕不会要求这种东西。」


                「有困难的事吗?…………沒有呢,那样的事……啊,不,那样的话,可以稍微听一点话吗?」


                「呼呣、话吗……?」


                「沒有什麼有趣的,但是......我只是覺得我想讓別人聽到」


                说实话,时间並不是太充裕。


                也不確定自己可以消耗多少時間。


                沒有什麼比盡快繼續去去更好了.......但即便如此,忽视恩人也不太好。


                想了一會兒,索瑪點了點頭。


                「嗯,只要我可以的话,請告訴我。」


                「那么,請听一會兒吧……一個愚蠢的老人的故事」


                然後老婆婆开始说了那件事。



                「那是....是呢……這是一年前的故事?我們在那天遇到了一個女孩。


                「一個女孩子,是嗎?」


                「因为这里就是这样的地方,所以我很快就知道那个女孩子是从另一個地方來的。当然,
                她有麻煩了,事實上,我應該立刻讓她去其他地方,但由於某種原因,不知何故,我覺得她不能被拋棄。


                「嗯......順便說一句,當你說"我們"時,你還有別人嗎?」


                「啊,是呢。那是我當時的丈夫,現在他腰酸背痛,睡在屋裡,無論如何,我带了那个女孩回家了……」


                其實,這個女孩打算很快離開。


                即使带来温暖的饭和床,有了充分的休息,但她仍打算马上就要出去了。



                但是,女孩的表情在第二天並沒有好轉。


                这不是身体的原因,而是因为心灵的原因。


                所以,當女孩說她想離開的時候,就像摇晃晃地在哪里死去一樣。



                「虽然这么说,我們什麼都做不了,我們給她做飯,準備了床,
                但我們不知道我們還能做什麼,我們明白她有著甚麼難題,但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問她。」


                「呼呣……嘛,可以理解的事。」


                或者,也許是因為經驗。


                不,索瑪不會保護那個女孩,他真的不會去做任何事情,
                但是......他是否能夠幫助老太太做某件事,這件事本身仍然是事實。
                或者,如果他不來這裡,他仍然不確定他是否可以這樣做。



                「但是,有一天這個女孩變得開朗起來,我被告知她能交到朋友。」


                「呼呣……朋友,是嗎?」


                「之後,她一點一點地開始向我展示一個微笑,虽然我们什么都没做,但是我很高兴……。
                我們沒有孩子,但在我們意識到之前,我們可能把她看作是我們的孫子。」


                然而,即使女孩變得快樂,但陰影也沒有消失。
                ----------------------------
                未完


                回复
                10楼2018-04-29 03:11
                  感谢翻译!!!话说3小时修仙肝了出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4-29 03:2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4-29 03:45
                      樓主辛苦了。話說老太太為什麼說著高興的話卻一邊顫抖著?


                      回复(1)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4-29 06:59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8-04-29 09:04
                          好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29 14:48
                            後半被吞了?


                            回复
                            21楼2018-04-29 20:12
                              後半好像一直接吞走了


                              回复
                              23楼2018-04-29 20:56
                                但即便如此,陰影还是没有从那女孩身上消失
                                虽然看到那個的机会减少了,但是在不经意间,也會看到很寂寞很痛苦的样子。


                                「......但是,最近的话,那个女孩笑了。」


                                「呼呣……?你觉得她一点点地展现了笑容,這樣的感觉的吗?」


                                「啊啊,那是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尽管我们什么都没做,但我们立即明白,肯定有人拯救这个女孩。」


                                「呼呣……」


                                「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老太太?」


                                索玛叫她的原因是因为她說着高兴的话声音卻在抖着。
                                而且,如果索马的眼睛和耳朵是正常的,那不是因为高兴,而是痛苦。


                                「……说实话,我早就意识到她是什么人了。但是不能说出来……即使在这样的地方,
                                我們听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但是……因为很高兴……我就忍為已经没问题了……我说了。」


                                「什么意思?」


                                「那个女孩没問題,這件事」


                                「呼呣……」


                                這就是她的故事。
                                任何人也、甚麼都没有错。


                                但是。
                                是的,但是。


                                比如说,哪里來的女孩从哪里离家出走了
                                虽然女孩下落不明,但老太太卻说她没事。
                                那么。跟據這個內容,难道不是等同於告诉他们下落吗?


                                「.....我们不认为她会回来,这让我突然想起了。因为她回家了,我们无法说出我们很孤独,
                                ......考虑到我們之間的差别就没办法了吧.....但我们试着這樣想。」


                                恐怕那里没有根据吧。
                                或者说,这或许只是出于罪恶感而已。
                                思考著他们是否做了一些不必要的事情,让那个女孩離開了......
                                也是這就是后悔的原因……但是。


                                大概,在看到索马的身影的瞬间,她确信了吧。
                                同樣,在索马看到老婆婆的瞬间,也总觉得就是这样。
                                因为索玛艾娜那里听说了什样的人照顾她。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位老太太向女孩打聽了她的朋友也不奇怪。
                                这位老妇一开始就警惕著索玛,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么,听了这么无聊的话,真对不起呢,但....」


                                “呼呣?是什么?」


                                “再拜托一件事,不行吗?」


                                「呼一呣……根据内容?」


                                「是呢、那麼總而言之說一句話....」


                                于是老婆婆停下了话,就一直注視著索马的眼睛。然后深深地低下头。


                                「……你能幫我告诉那个女孩吗?「对不起」……只是、這样就好了。」


                                老婆婆她、究竟多后悔呢。
                                索玛不太确定,因为她没有多说,但即使她说了,索玛仍然不會明白。
                                但是,这一部分确实感受到了。
                                清楚地,从那個言語和態度中感受到了


                                「呣……我拒绝。」


                                正因为如此,我拒绝了。


                                「……啊。哈、哈哈……不,是呢。这种情况太方便了。对不起,让你听到無聊的话和做出無聊的要求……」


                                索玛对著一直低头的老婆婆耸耸肩。
                                看着摇晃的肩膀,他转过身来。
                                需要的信息得到了,恩情也还到了。
                                那么……
                                「啊,艾娜我一定會带回来的,那句话可以自己传达。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想说的吧,對那家伙來說也是一样的吧。」


                                「——啊!?」


                                在背后的老婆婆發出惊讶的声音,可以感觉到她抬起了头,但是索玛却没有回头。
                                向着背后,手轻轻地挥着,然后就这样离去。
                                老实说,有很多想问的事情,这大概对方也是一样的吧。
                                但是那样的东西,在全部结束后慢慢地听就可以了。
                                我不知道会有这样的机会。
                                首先肯定的是,不得不带着艾娜回来的理由已经增加了一个。
                                是的,就是这样。
                                在思考这样的事情的时候,索玛很快去了计划與卡米拉會合的地点。


                                回复
                                25楼2018-04-29 21:40
                                  完结了吗?这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4-29 23:42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4-30 01:06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4-30 10:27
                                        翻得这么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04-30 10:52
                                          感谢大大。翻译菌多了 我的申请咋还没通过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4-30 23:30
                                            感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5-02 00:10
                                              感谢翻译(❁´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5-03 09:06
                                                谢谢翻译


                                                回复
                                                33楼2018-05-03 15:45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3-20 19:59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4-08 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