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蓉吧 关注:18,057贴子:693,498

【聂蓉同人】朋友们我又肥来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约是16年发过一次同人文,现在看文笔真是不堪回首🙈,大叔和蓉姑娘崩了不少,痛定思痛,决定重新修改一番,中间过渡希望更流畅一点,如果再崩,欢迎各位月饼们及时指出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4-26 21:10
    另外本文中回加一个女人物哦,传说中的助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4-26 21:11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秋雨绵绵,这话真是不错。端木蓉站在房下,听着雨声。略带哀愁的雨声,像极了小高的消息传来那天晚上的雨,但那时觉得,这雨似乎永远都不会停。那时人们心中的最后一点希望也被这雨浇灭,后来呢,记不清楚了,就像那场雨一样,绵绵的下了半个月,等到放晴的时候,一切都像新生的,只可惜,他们是旧人。
      盖聂进院子的时候,抬眼便看见那抹紫色呆呆地站在那,似乎已经有一会了,脱下蓑衣,走进房里找了件披风,熟练的给她披上
      “在想什么?”“你说,雪女怎么样了,月儿还好吗,还有班大师,盗跖,他们……”
      原是想起了那些故人,“我已经将我们在这里的消息传给了他们”“真的吗?!”紫眸一亮,却又有了新的担忧“可他们能进的来吗”“放心吧”大手在她背后轻轻安抚。
      一阵秋风扫过,身旁的人打了个哆嗦,盖聂敏锐的察觉到了,“外面凉,回屋子吧”让人安定的声音,端木蓉轻嗯了一声走到屋里。
      夜幕悄悄的降临,端木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或许是下雨的原因吧,总是会想到往事,机关城,桑海,小高,月儿,天明,还有……他。
      想起师傅当年的叮咛,端木蓉不禁轻笑,若是师傅知道自己不仅爱上一个剑客还和这个剑客如此……亲昵,不知道会不会生气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26 21:16
        顶顶,欢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4-26 21:27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4-26 21:5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26 22:34
              当年,高渐离,大铁锤刺杀未成,这个噩耗传来的第二天凌晨,雪女就抱着高渐离的琴一个人离开了,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人知道她将去哪里,这时的墨家,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众人只能选择暂时分别,说是众人,最后真正感受到离别的只有端木蓉,班大师,徐夫子,庖丁和盗跖。庖丁选择留在了桑海,班大师回到了机关城附近找了处僻静的地方潜心研究机关术,徐夫子和班大师一起,而盗跖,四海为家。唯独端木蓉不知去哪,镜湖吗,那里路途遥远消息闭塞,怕是再出个什么事自己都不知道,但除了镜湖好像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能去,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但背上行囊刚走出几步,发现那人站在那,好像刚来这里,又好像站了很久,就那样站着,看见她出来了,问道“端木姑娘打算去往何处”“我去哪里,与你无关”“在下还没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救人本是医者本分,又何须你报答”盖聂愣了愣,语气仍旧是客气有礼的“在下知道个地方,不知端木姑娘可愿意一去”他在说这话时就那样看着她,黑色的眼眸仿佛要把自己吸进去“好”未及思虑就已经答应,意识到自己已经答应了,端木蓉的脸上不由得微微发热,自己怎能如此不矜持!“那,请端木姑娘上车吧”方才没有注意,这会才发现原来有辆马车停在不远处,这人……是算好了自己会答应吗,真是的。
              上了马车,端木蓉没多嘴问去哪,以盖聂的为人,既然能连马车都备好了,那地方必定是十分理想的。马车行驶的并不快,甚至可以说是慢,隔上一个多时辰,那人都会在门帘旁敲两下,问是否需要休息,身体可有不适,所有的举动都是那么的彬彬有礼,没有一点点越矩,可就是这样,才让端木蓉觉得……气闷。马车缓慢的行驶了两天,途中经过了几个村落,后来就越来越安静。终于,马车停住了,盖聂让端木蓉下了车,两人走过了一条小道,出现了一处院落,明显的修缮痕迹让端木蓉忍不住看了盖聂一眼,只见他微偏过头,说“端木姑娘请看还有什么问题吗,在下好及时修缮”“这就是你报恩的方式吗?”那人没说话,端木蓉更加觉得气闷了,“一路颠簸,请端木姑娘早些休息,在下将这院落再打扫一番”“我自己会打扫,你走吧”“……,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木疙瘩!端木蓉在心里暗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4-26 23:44
                看他走出了院子,端木蓉这才好好的观察这个地方,院子不算小,两个睡房分别在两头,院里有一方地,里面没种什么东西,嗯,可以种上药材,还有一个小小的鸡圈,里面有几只咯咯叫的母鸡,房檐上挂着灯笼,雨伞,蓑衣都在能看的见的地方放着,在一院子的一个角里堆了很多柴,都放的十分整齐,地上散落了几根,似是有什么急事放下了,而柴的上方有一个遮雨的蓬,那些稻草一看就是才搭建的,进到房里,里面浴桶,被褥,铜镜……一应俱全,整个房子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温暖,好像一直都有人住着,没有闲置过一样。一直有人住?又想到这里是盖聂找的,那些柴可能都是他劈的,要住在一起了啊,端木蓉的脸上又开始发热,真是的,在想些什么啊。深呼吸了一下,进屋稍微收拾了一下,就躺下休息了。
                可能是路上颠簸自己的身子又刚刚恢复,底子仍旧虚着,在马车上怕盖聂担心强撑,如今到了地方,躺下不久,端木蓉就感觉自己头痛,身子也软绵绵的使不上一点力气,然后就感觉冷,好冷,一床被子完全不能温暖自己,拼命的把自己裹起来,想要暖和一点,就这样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嘴巴很干,想喝水,“水……”叫了一声才想起来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以前在镜湖的时候,有月儿陪着自己,再以前,有师傅,这些年下来,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倒是基本没有。端木蓉撑起身子,隐约听见外面有什么声音,这时也顾不得那些了,勉强起来走到桌前,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水都是准备好了的吗,还真是,细心呢……
                回到床上,准备再睡一下,捂出点汗,希望这风寒能早些好吧。即将沉睡过去的时候,端木蓉感觉到一只手贴在了自己额头上,“端木姑娘,端木姑娘……”只觉得那手凉凉的,贴在额头上很舒服,但过了一会,那手就离开了,端木蓉想抓住那只手,可自己真是一丝力气都没有了。不久,听见悉悉窣窣的声音,然后自己被扶起来,背上垫起了枕头,“端木姑娘,喝点姜汤吧”端木蓉听得出,那语气十分担忧,张嘴,热乎乎的姜汤喝进去,身子好像也暖和了点,这时身上一重,加了一床被子“端木姑娘睡吧,在下在外面守着。”话音落后,端木就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中。
                端木蓉再次醒来的时候,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阵劈柴的声音,看看窗外,已经是大亮了,原来自己睡了那么久。手抚上额头,烧已经退了,可身子还是绵软无力的,下了床,准备给自己倒了杯水,却发现桌子上已经有一杯水,放在那里,还冒着热气。过一段时间就来换一杯水吗,这人,当真是……看不透他。
                正想着,那劈柴声已经停下,一个高大的身影在门前,敲了两下门“端木姑娘,你醒了吗?”“嗯”端木蓉闷闷的答了一声,然后就看见那人走开了,不一会,又来到门前,仍旧是轻敲两声,问道“端木姑娘,在下熬了一点清粥,端木姑娘喝点罢”“嗯”仍旧是闷闷的,明明不是风寒的症状,可就是心里不痛快。盖聂将粥放在桌上,人却没有退出去,而是站在那里,行了个礼说道“盖某昨日多有冒犯,请端木姑娘见谅。”原是说昨日扶自己起床和喂姜汤,这人,真是……有礼的让人生气。
                “你我都是江湖人,何时在意过这些,况且之前我为你医治时,也不曾如此”“是盖某愚钝了。”说罢,转身出去了,外面再次传来了劈柴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27 00:12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4-27 08:06
                    欢迎回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4-27 08:44
                      支持支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4-27 11:47
                        日子突然安稳了下来,端木蓉恍惚间感觉似乎回到了在机关城的时候,机关城虽然已经崩塌,但它永远都是墨家弟子心中的家园。
                        盖在院子里练剑,端木蓉在一旁坐着挑拣药材,看着那人行云流水的剑法,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好像也不错。过了一会,是该做饭的时辰了,端木蓉看着灶台上的东西,有一种无措的感觉。端木蓉会做的吃食不多,大概也就是素面条,素面片,还有……素面疙瘩,自己也不好意思让一个剑客来做饭,只能硬着头皮来,好在盖聂似乎对吃食也没多大讲究,吃了四五天素面也没见他脸上有何表情,每次也都吃的很干净。罢了,还是只能想的到素面啊,不过这次,吃完饭端木蓉收拾的时候听见盖聂说了句“若是端木姑娘不介意,之后的饭食可由在下来做”端木蓉没看他只低低嗯了一声就走回了房间。进了房间,端木蓉的脸已经红到不行,也不知是自己那拙劣的厨艺被发现的尴尬还是让一个剑客做饭的不好意思,好在盖聂并没有看到这样的她。
                        第二天端木蓉起床后,发现盖聂早就起来做好了早饭,一些米粥和小菜,还有几个热乎乎的包子,咬了一口包子后端木蓉才意识到几日点素面盖聂能吃的面无表情也是……不容易。端木蓉还是很好奇,盖聂为什么会厨艺,好奇的问了下,盖聂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鬼谷里总要有人做饭。”端木蓉没再多问,盖聂突然想起师傅和小庄做的饭,这样比起来,端木蓉的素面真是好太多。
                        自那之后,端木蓉再也没下过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4-28 11:26
                          天气转凉,冬天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到来了。端木蓉自从痊愈之后就十分怕冷,更何况是冬天,盖聂细心的想到这点,早早的生上了火,铺上了毛皮。端木蓉觉得很舒服,真想一天就窝在屋里,暖暖和和的,可是,这里就只有她和盖聂两个人,做饭打扫劈柴的事情基本上都交给了盖聂,一天基本上都不用动弹,连水都是盖聂过段时间倒好了递到她手上,开始端木蓉还会觉得不好意思,但盖聂也是十分坚持,久了也就习惯了。但有些事,总是必须要自己做的,比如……洗衣服。如果可以端木蓉自然是不想自己洗,但毕竟……男女有别。一想到外面天寒地冻,端木蓉一步都不想踏出去。这天中午端木蓉做了很久心理斗争之后终于到了院子里,准备去洗衣服,结果,映入她眼帘的是,晾衣服的竹竿上晾满了衣服,有盖聂的也有她的,不只是有她的外衫,甚至……里衣。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听见“端木姑娘,外面凉,请先进去歇着,盖某马上就进去添火”盖聂似乎知道她很怕冷,屋里的火一直烧的旺旺的,可重点不在这里!“你……这衣服……”“冬日泉水刺骨,端木姑娘不宜沾染”“所以你就帮我洗了衣服?”语调微微上扬,几分羞几分气和几分不可思议夹杂在其中,盖聂也只是嗯了一声就转身去拿柴火了,两人一起进到屋里,想象着盖聂洗自己里衣的样子,脸就不由得发烫,如果说端木蓉刚刚还是有点生气的,现在就只剩羞了。好在盖聂添了柴火后就出去了,端木蓉这会真是无法面对他。不过,自那之后,端木蓉在冬天和每个月不舒服的日子里,都没有再碰过衣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28 11:42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4-28 12:16
                              !!!!!!原来是叫执手吗???欢迎回来啊啊啊啊!!!


                              回复(7)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4-29 12:36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4-30 01:39
                                  冬去春来,端木蓉总算是愿意出门走走,几个月的相处下来,他和盖聂之间似乎亲近了很多,但盖聂还是坚持不懈的叫她端木姑娘和称呼自己在下。
                                  端木蓉想去集市上走一走,盖聂不放心便也跟了去。集市上人来人往,不论江湖朝堂如何动荡不安,人们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端木蓉不知道要买什么,只是觉得很久没四处走走,很是憋的慌,忽的她看到了一家店面里面挂的披风,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一件黑色披风,披在他身上的话应该会很好看吧,拿着披风回头正准备叫盖聂,发现他手上也拿了一件淡紫色的披风,端木蓉脸一热,把黑色披风往盖聂手上一塞就走了出去。
                                  外面突然有了骚动,只见一个小女孩被药店老板扔出去,膝盖一下就被磕破,但那小女孩现在没有心情管自己,继续跪着求老板,“求求您了,再卖些药给我吧,奶奶的病不能停药,过两天我就把钱拿来给您”那老板根本就不想理她,转身就要走。小女孩拉住了他的衣角,老板回头正欲再“教训”她,手腕突然被扼住,那人的眼神已经让他两腿发软,端木蓉过去扶起了小女孩,药店老板见事不妙,开始诉苦
                                  “不是我不帮她们,这丫头爹服役死了,她们祖孙来来回回都欠了多少了,现下这世道,生活都不容易。”端木蓉和盖聂对视一眼,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给了老板一些铜币,还了之前女孩欠的账。等到围观村民散去,端木蓉摸摸小女孩的头,轻声说“你奶奶在哪?姐姐去看看可好?”
                                  过了几个巷子,一个破旧的房子里,老人躺在床上,端木蓉诊脉后施针,转身说“你奶奶就快好了,不要担心,我过两天再来看她好不好”小女孩乖巧的点了点头,临走前端木蓉又回头叮嘱到“不要告诉别人哦”小女孩又点了点头,在后面说了声“姐姐慢走,大叔满走”,盖聂脚步顿了下,走了出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4-30 06:31
                                    哈哈哈姐姐和大叔,这辈分差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4-30 06:45
                                      没有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30 09:2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4-30 11:07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5-01 21:24
                                            老人的身子渐好,周围知道她存在的人也越来越多,端木蓉干脆每月出诊两次,盖聂每次都陪着她怕有什么意外,端木蓉开始还觉得是盖聂想太多,直到有一些秦兵来这里排查,说是有人密报这里有叛逆分子。好在那个小姑娘一看到秦兵就跑过来,端木蓉她们很快撤退。回到院子里,端木蓉自觉是自己暴露了俩人的行踪,乖巧的站在那里,对着盖聂嗫嚅了一句“对不起,我不该在这种时候太招摇”盖聂原本还准备说几句,但看她那样子哪还有半分清冷医仙的影子,分明是女子撒娇的样子,走过去摸了摸端木蓉的头说“无妨,盖某虽是剑客,在鬼谷时也略学了一些阵法,虽与墨家机关城无法相比,但迷惑那些秦兵已经足够,只是如此的话,最近应该没法出去了”端木蓉连忙答应,好在村民并不知她们住在何处,不然事情就真是棘手了。
                                            第二天盖聂便在房屋附近设了阵法,端木蓉这才知道,他所谓的略懂阵法居然是这样!自己若是没他说明都不一定能进的来。诸子百家,唯我纵横,这句话一点都不狂妄。
                                            夏天到了,山下的风声终于没那么紧,端木蓉又出诊了一次,老太太很关心端木蓉,问之前怎么消失了那么久,端木蓉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搪塞过去,那老太太还想再问,盖聂过来说了句“天色已晚,我们该告辞了”端木蓉起身准备告辞,那老太太突然叫住他们,拿了些酒出来笑着说“十分感激姑娘的仗义相救,这是一些自家酿的酒,还望姑娘收下”“我只是尽些医者本分,大娘不必如此”“你不收可是看不起我这老婆子的手艺了”“这……”端木蓉无奈只能收下,老太太眼睛都笑眯了,看着盖聂说“姑娘若是身体不适,这酒也可以给你夫君喝”端木蓉差点把酒砸到地上“他……他不是”老太太摆摆手说“好啦,天色不早,姑娘回家路上小心”端木蓉只能低着头脸红的抱着酒走了。老太太在后面想着,一看就是对私奔男女,不过两人还真是般配,当年自己的儿子和儿媳也是……如今只剩她一个老人陪着小孙女,这身体还不知道能再陪几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5-02 00:27
                                              端木蓉抱着那酒,感觉就像是个烫手山芋,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进了院子,端木蓉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住了盖聂“额……那个酒,大娘说了……不是,你别多想……”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最后终于憋出来了一句“你要不要喝”,盖聂看着垂着头的姑娘,这是在……害羞吗?盖聂突然心情很好。
                                              端木蓉拿出来两个杯子,和盖聂在院子里小酌。两人在一起真是小酌,开始一点交流也没有,在端木蓉喝了几杯之后,脸上已经泛红,正打算继续给自己倒酒,只见一只大手握住了手腕“端木姑娘,农家酿的酒后劲大,你身子还没恢复好,不宜再喝”端木蓉看着自己的手腕,明明不是很细,被他这样握着,却显得十分柔弱,端木蓉发呆的时候,盖聂就那样看着她,似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端木蓉终于抬起了头,嘟囔了一句“我是只有姓没有名吗,整天叫端木姑娘端木姑娘”声音不大,可盖聂却是听的一清二楚,却也没说什么,还是望着她,看着他的眼睛,端木蓉微微清醒了些,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觉得脸上更烫了几分,轻咳了一声,说“那个,我的意思是……没必要那么见外……”“嗯”那声音居然染上了几分笑意。“天色已晚,回房休息罢”端木蓉现在只想避开盖聂,可起身确是有些急了,只觉得身体向一边倒去,一个怀抱接住了她,头顶上传来声音“没事吧”“嗯,没事”迅速进了屋,没有注意到那人在后面说了句“蓉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5-02 10:49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5-02 12:32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05-02 12:36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5-03 23:47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05-04 00:25
                                                        好甜,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5-04 09:19
                                                          第二天端木蓉醒的时候,头还是微微的疼着,但这不代表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昨日自己的抱怨和那个意外的怀抱,真是让人觉得……丢人。不过未等她多想,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迅速收拾好出屋子发现居然是盗跖!盗跖见到她很激动,问东问西的,像个老妈子。好不容易平静一点,吃到盖聂做的饭,又对着盖聂说“盖先生好手艺,蓉姑娘交给你我放心了,你若是敢……”端木蓉在旁边听的受不了了,冷冷的说了句“吃饭”,那两人居然很神奇的安静下来。饭后盗跖倒是严肃起来,说明了一下当前的形势,嬴政的身体好像越来越差,罗网也在紧锣密鼓的计划些什么,各家都有不同情况的损伤。盖聂沉默了一会,端木蓉在一旁内心复杂,果然还是逃不开吗?这段日子太过安稳,安稳到自己都忘了,在旁边的这个人是个剑客,是无法避开这乱世的剑客。
                                                          没过几天,流沙居然也来了,端木蓉对卫庄的态度是有些复杂的,昏迷之前流沙和墨家还是针锋相对,醒来却被告知双方开始合作,端木蓉就带着复杂的心情看着卫庄和盖聂谈话。卫庄开门见山的说“农家准备反秦”“魁隗堂吗?”“嗯,他们想要得到我们的帮助”“农家经过之前风波后,尚未回复,在这个时间造反,胜算并不大”“所以想到了我们,哼,弱者才需要别人的帮助”两人默契的安静下来。过了一会,白凤过来向卫庄传了消息,卫庄起身离开,离开前说了句“过几天你这应该还会来人,到时候我再来。”端木蓉虽奇怪,倒也没多问,只是隐隐感觉这种安稳生活应该过不了多久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5-05 00:31
                                                            卫庄走后连下了好几天雨,消减了不少夏天的燥热。雨停的那天,端木蓉正在晒之前半潮的衣物,盖聂出门帮忙采些药草。忽然听见有人敲门,到门前一看,发现是一个陌生女子。那女子穿着藕粉色的衣裙,头发编成发辫,见端木蓉过来了,行了一礼后,说到“小女柳夏,本是大户人家的女儿,与父母出门游玩,无奈遇见劫匪,双亲暴毙,只留我一人在这雨中行走两日,身子实在是受不住了,能否让我在这休息一会,讨口水喝”这女子在说话的时候端木蓉也在偷偷观察她,她说遇见劫匪,双亲暴毙,可脸上却无半分悲伤之色;说是在雨中行走两日,可脚上的鞋却跟新的一样,裙边上也没有沾上泥土。关键是盖聂在房屋外围设的阵法,只有一条小路可以绕过,而从她的脚印看,并非是从那条小路过来的,也就是她是闯过阵法来到这里的,她的手上也有着茧子,可端木蓉却分辨不出她所用的武器是什么,因为那茧子几乎遍布全手,最奇怪的是,行走江湖,每个人周围的气势是不一样的,可这女子,气势就像是平常村民一样,但之前的种种告诉端木蓉,这个女子不简单。
                                                            端木蓉虽然心里觉得奇怪,但还是让她进了院子,毕竟自己的身子已经不如从前,若是现在撕开了身份打起来,凭她手上的茧子就知道自己打不过她,还是等盖聂回来了看罢,端木蓉突然意识到,自己对盖聂居然已经有了这么深的依赖了。那女子进了院子,端木蓉看见她走路不像养在深闺中的女子一般步小,而是每一步都跨的很大,看起来那裙子像是要绊住她似的,让端木蓉更加相信了自己的判断。那女子倒一点也不客气,自己拿了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咕噜咕噜的喝下去,一杯茶喝完,只听那女子问道“盖聂呢?”端木蓉步子一顿,杀气骤起,两人来此之后从未向别人报过姓名,即使是病人询问,也不过是自己说句姓木,这女子是如何知道盖聂的!听那语气,是奔着盖聂来的,是罗网的人,还是影密卫?银针已经拿到手上,却听那女子淡淡说了句“不必拿出来了,你我之间三招都不用”端木蓉只觉惊愕。“这有包子吧,给我拿几个吃,好久没吃过了。”听这口气,似是……盖聂的旧识?端木蓉没有回答。这时,盖聂回来了,盖聂刚进院子,就问她“怎么不在屋里呆着”端木蓉眼睛看了看那女子,说“她说她叫柳夏”别的什么都没说,因为那些都不是真的,说了也没用。盖聂看了那女子一眼,没有半点惊讶之色,只是嗯了一声。端木蓉和盖聂一起坐在院子里,盖聂还未开口,就听那女子说到“剑圣何时干起了采药的闲活了”说罢笑眯眯的望着端木蓉,端木蓉脸一热,说“那是……”盖聂没说什么,只是问端木蓉冷吗,要不去屋里呆着。端木蓉随着他走到了屋里,却不放心,开着门,望着外面。“啧,看的还真紧”那女子说了句,端木蓉看见盖聂走过去拿了木剑,心里一紧,果然是……敌人吗。
                                                            “这边是厨房吧,恩,都闻到包子香味了”那女子一边嘟囔一边往灶房走,盖聂这时拿着木剑,一招已出,却被那女子轻松避过。那一招虽说只是普通的招式,可威力却不小,那女子避过时毫不费力,像是知道盖聂如何出手的一样。“啧啧,看来这里太安逸了,威力不够啊”盖聂没说话,只是加快了手中动作,而那女子也开始投入,眨眼间,已过招数十次,“他在哪”盖聂又出一招,那女子迅速一闪,却还是被剑气削断了几缕头发,“呼~我怎么知道,我也很久没见他了”盖聂后退几步,杀气慢慢凝聚,来了,百步飞剑!而那女子在这时,将裙子撕开一个大口,从袖子里迅速拿出几根银针,镪镪镪!银针打在木剑上的声音有点刺耳,远处的端木蓉看见眉头一皱,那银针……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拿去了几根,三根银针硬是将剑的走势改变了一点,再加上躲避,飞出的剑只划掉了一点衣边,然后插进了远处的泥地里,她竟然躲过了百步飞剑!那女子抬头看了一眼盖聂,“到我了!”后退一步杀气突起,那气势,丝毫不输刚才盖聂凝结的杀气,两根银针迅速飞出,端木蓉甚至没有看清银针的走向,只见盖聂一个翻身,一根插在地上,而另一根,正在盖聂的肩膀处!盖聂看了看,将其拔下,“要是这银针再重一点就好了,太轻了不好掌握”那女子拍拍手,继续往灶房走,此时那女子周围已经没有半分杀气,只有略凌乱的发丝和已经破了的裙子告诉端木蓉刚刚跟盖聂打斗和凝结那么强大的杀气的是眼前这个女子。她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可以如此随意的隐藏自己的气势,柳夏,这个名字确是从未听过,端木蓉心中疑虑更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5-05 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