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80,022贴子:5,079,692
  • 6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二十二集 毒解真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4-26 18:27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04-26 18:27
      魆妖纪 第二十二集 毒解真心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海境•玄玉府】


      (回忆:
      鳌千岁:稣浥,你想过离开海境吗?
      八纮稣浥:你想去哪里?
      鳌千岁:中原啊,美食之乡,大漠的黄沙,江南的雨季。书中所述的繁华,谁不好奇呢。
      八纮稣浥:这……就是你的志气?
      鳌千岁:这样不好吗?反正有流君在,什么事情也不用**烦。)


      梦虬孙:虚耗又受伤,鲲鳞战甲竟还能保住你的要害。
      鳌千岁:(眼盲且重伤)为了不属于自己的梦,寡人一步一步至此,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寡人?你怎不讲话,稣浥?你在哪里……你在哪里,稣浥……稣浥,你在哪里!
      八纮稣浥:已经不需要你了。


      (回忆:
      上官鸿信:千岁既称寡人,就该明白帝王路上孤高寂冷,注定难容他情。
      蜃虹霓:依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不可能与玄玉府真诚合作,需防他回头反噬。
      上官鸿信: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蜃虹霓:八纮稣浥,是煽动这群愚民推翻鲲帝政权的主谋者,莫忘了,千岁也是鲲帝。)


      鳌千岁:哈哈哈……杀寡人的时候,你……会心痛吗?(宗酋沉默)寡人做的梦都是……为了你。
      梦虬孙:那不是他的江山,那是我的。杀了他。
      鳍鳞会众:杀啦!


      〔王者令出,人海第一波,随即涌上。虚耗在前,又逢暗算,身负伤势的鳌千岁勉力抵抗,逆势反击。〕


      鳌千岁:你想杀寡人?(杀)你也想杀寡人?(再杀)
      鳍鳞会众:杀啊!
      鳌千岁:还有谁想杀寡人!
      碉命:该死的皇族。
      惭参:好机会,(攻击)啊!
      碉命:惭参!
      鳌千岁:还有谁……


      〔首阵不取,昔苍白刀剑齐动,杀出第二波攻势。〕


      昔苍白:杀。虽死犹生。
      鳌千岁:九炼烽火•点兵山河。


      (鳌千岁虽眼盲,但战意汹涌,强攻不败。)


      梦虬孙:取不下他的鲲鳞战甲,昔苍白赢不了。
      八纮稣浥:苍白,替生易死。
      昔苍白:生刀死剑无觅处,挥斥苍白尽锋芒。


      〔宗酋底牌再现,求死杀生易手,是不同以外的刀路剑势,鳌千岁顿陷危境。〕


      鳌千岁:这是……
      昔苍白:杀。
      梦虬孙:这就是你暗藏的实力。
      八纮稣浥:是。
      梦虬孙:可惜,还不够。
      鳌千岁:九炼烽火•皇天列剑。


      〔逐渐习惯的黑暗,皇者强忍伤势,再运九炼烽火,力挫敌手。〕


      〔绵密杀阵,察觉已失先机,随即,虬龙一怒震皇渊!〕


      鳌千岁:神罡斗气。


      〔皇者未倒,岂容喘息,梦虬孙杀招再现,昔苍白刀剑掩上。〕


      梦虬孙:八景江湖•暮雪掩鸿爪,嗄!


      〔身已绥力,即便左右支拙,北冥皇渊仍是不屈,困兽犹斗。〕


      八纮稣浥:皇渊,你就不愿意为我死吗?
      梦虬孙:嗄!(鳌千岁不躲不避,正中一掌。)
      鳌千岁:哈,哈哈哈……
      梦虬孙:结束了,八景江湖。


      〔就在逼命之刻,〕


      蜃虹霓:屯星降雪。
      梦虬孙:是你。
      蜃虹霓:千岁莫慌,有吾在此。
      玄玉府众兵:杀啦杀啦,保护千岁。
      梦虬孙:府内卫兵脱离控制了。
      蜃虹霓:离开。(率众逃离)
      梦虬孙:人被逃脱。
      八纮稣浥:依备案进行,将北冥皇渊逼至前线。


      (玄玉府外围)


      鳍鳞会众:杀啊!
      碉命:北冥皇渊已经重伤,全力逼杀。
      蜃虹霓:跟在吾身后。蜃楼八武•沙鲲渔火。(全力开道)
      玄玉府兵甲:众人护住千岁突围啊。
      蜃虹霓:杀!


      【东瀛•西剑流】


      剑无极:安倍……安倍。
      枭狱:真倒霉,一醒来就看到阴阳师,而且还是两个。
      古辰雅久:雅彦。
      枭狱:叫我枭狱。
      樱吹雪&古辰雅久:慢着。


      (枭狱逼退古辰雅久就要逃跑,神田京一追上,两人交手。)


      神田京一:<为何他好像看穿了……>
      枭狱:你在想为何我好像看穿你的刀路,老头没跟你讲我的能力吗?
      古辰雅久:(赶上)对不住。


      〔变生突然,众人错愕间,古辰父子已然逃逸。〕


      剑无极:衣川,麻烦你替我照顾安倍。
      安倍博雅:大哥。(剑无极追去)
      神田京一: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樱吹雪:看来古辰雅久有事情瞒着我们。


      【东瀛•小路上】


      枭狱:(停下)哼!你到底要跟到什么时候?怎样,你还想拿出父亲的模样教训我?他们要怎么对待我是他们的事情,你要自甘堕落也是你的事情,但我绝不会原谅将我变成那种模样的阴阳师!够了吧,你明知道我很讨厌这样,你又不是哑巴,不会开口讲话吗?
      古辰雅久:我只是希望你能放下恩怨是非与我一同远离江湖。
      枭狱:你要退隐就由你去,我不拦你,但我要去哪里,我有自己的自由。
      古辰雅久:那你要去哪里?
      枭狱:只要是没你的地方,哪里都可以。
      古辰雅久:你还在怪我。
      枭狱:这个话题我们讲过很多次了,一睡醒就要跟我吵这个吗?(古辰雅久沉默)你又来了,就不能好好讲话吗?算了!
      古辰雅久:慢着,你……
      枭狱:我跟你没什么好讲了,别跟来。(离开)
      古辰雅久:唉。
      剑无极:(来到)你儿子的个性,倒是跟山神一点都不像。你不是说小孩子不听话就打,打到听话为止吗?
      古辰雅久:我以为他在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个性应该有转变了,看来,还是我太天真了。
      剑无极:你……到了最后,你还是骗了我们。
      古辰雅久:抱歉,安倍的伤势怎样?
      剑无极:应该无大碍。前辈,我相信大家能体谅你爱子心切,但再来你怎么打算?
      古辰雅久:雅彦需要我。
      剑无极:但是他的心性,在这个关键时刻,他若是投靠了胧三郎……前辈?
      古辰雅久:如果真是这样,你们希望我与我的儿子为敌?
      剑无极:不是,但是我们也不希望与你为敌。
      古辰雅久:我要保护我的儿子,对不住了,剑无极,也替我向樱吹雪致歉。
      剑无极:她啊,只怕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古辰雅久:希望下次再会,我们不是在战场上。
      剑无极:我也希望如此。
      古辰雅久:再会了,剑无极。
      剑无极:再会了,妖将金敖。


      【东瀛•西剑流】


      樱吹雪:是吗,他是这么讲的?
      剑无极:我知晓你与宫本师尊与他颇有渊源,但是……安倍醒了吗?
      樱吹雪:衣川说他还需要休息,暂时先别打扰。
      剑无极:嗯。
      雨音霜:我在古辰雅久的铸剑炉发现这两样东西。
      剑无极:铁球?
      樱吹雪:(樱吹雪接过另一封信)嗯?
      剑无极:怎么了?(看信)天然磁石配合内力,这是……燐毒的解方。
      樱吹雪:终究,他没背叛自己的信诺。
      剑无极:但也不能改变他欺瞒我们的事实,若非如此,安倍也不会受重伤。若他一早言明,我不会继续误会山神就是银燕,至少,也不会让霜也……
      雨音霜:我没怪你,虽然只是短暂的错觉,但能有银燕的消息,坦白讲我很高兴。我明白你心中的失望,但就算他不是银燕,不代表银燕就没机会回来。我们不是说过等所有事情结束,要一同去寻找他的下落吗?
      剑无极:嗯,是这样没错。
      雨音霜:那就赶紧振作起来。
      剑无极:多谢你,霜。
      樱吹雪:看来这段时日有进步的不止是剑无极。
      雨音霜:啊?
      樱吹雪:将这解方交给衣川,铁球看不出特别,先拿回铸剑炉吧。
      雨音霜:是。(离开)
      樱吹雪:再来,你有何盘算。
      剑无极:古辰雅久离开,破魔之甲必须另寻他法,我打算去竹龙众通知赤羽,顺便探问……嗯?(赤羽与上杉联袂而来)你们回来了。上杉前辈,你的身体……
      上杉龙矢: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樱吹雪:你们两人,脸色有异。
      赤羽信之介:立花雷藏,死了。




      【东瀛•东剑道】


      (几名十八名流门主在东剑道追问风间久护下落。)


      甲:风间久护不在,你们在说什么疯话,立花这个恶贼都死了,而我们至今都没取得任何战果,这岂不是教别人笑我们无能。
      乙:更不用说,现在上杉龙矢复出,竹龙众重整旗鼓,如果他们挟怨报复,还不赶紧叫风间久护想办法应对。
      胧三郎:(到来)十八名流的诸位义士,请冷静。人间一瞬似梦境,世事兴亡任薄情。奈何转眼如幻影,志遗笑谈闲事定。
      甲:是诛雷英雄,胧三郎。
      乙:后面那位不是望月咲吗?她不是雷藏的女……
      望月咲:嗯?我与雷藏虽有交情,但他残暴不仁、一意孤行,我再三仍让,终于无法再忍,只好转向求助……唉。
      胧三郎:望月盟主弃恶从善,实属武林之福,还盼诸位给她一次机会。
      甲:有英雄挂保证,我们当然愿意给她机会。
      胧三郎:关于风间好友,他并非有意不出,实不相瞒,这次能成功诛杀立花雷藏,除了望月盟主的协助,也有他的出力。但此战凶险,先生中掌受创,坠入深谷,不知去向。
      甲:竟有此事!是我们误会风间大侠了。
      胧三郎:恶斗之后我虽四处找寻,但听闻上杉复出的消息,我料想身为义军核心的东剑道必成首要目标。权衡之下,我若是风间好友,必会以门派存亡为重,所以便急忙赶来,襄助盟友。请东剑道门人放心,在好友回来前,我与望月盟主会倾力保全东剑道。
      望月咲:没错,毕竟东剑道曾是残忍盟友之一。盟友有难,身为盟主的我自当出力照顾,更不用说这块土地是残忍联盟给东剑道的。
      东剑道部众:这……
      甲:英雄都这么讲了,你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难道你们还有更好的想法?
      东剑道部众:但是……
      甲:各位,让我们向为武林除害的英雄致敬。


      【东瀛•东剑道花园】


      望月咲:想不到残忍盟主这个虚名,至今仍有效用。是说,东剑道那群门人就这样让人进驻,真没骨气。
      胧三郎:群龙无首,于情于理他们都无法拒绝吾的好意。
      望月咲:可笑的东剑道,最终也是名存实亡,倒是主公打算怎样安排这些伤不了台面的小角色?
      胧三郎:找一个理由,调离他们即可。
      望月咲:何不直接剿灭他们,省事事省。
      胧三郎:不必让对手有攻伐你的借口,何况小角色也可能有用上的一天。
      望月咲:嗯,就怕在那之前,风间久护已经回来揭穿你。
      胧三郎:那也要他有胆量回来。
      望月咲:嗯?
      胧三郎:他若回来,受苦的不是他,而是他心心念念的东剑道。
      望月咲:还有风间烈啊。
      胧三郎:那是他亲口在众人面前指责的逆子。
      望月咲:哈,抓人把柄,你果真得心应手。
      胧三郎:所以你该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望月咲:放心,要捉御魂,本姑娘绝对比你的手下更在行。(离开,木魅来到)
      胧三郎:地理如何?
      木魅:如先前调查一样,此地后山是最适合开启通道的位置。
      胧三郎:嗯。


      回复
      3楼2018-04-26 18:28
        【东瀛•西剑流】


        (月牙诚躲在一边,看着曾经住过的西剑流驻扎地,不远处一家三口走来。)


        小孩:太好了,立花雷藏那个坏人死了。
        孩子父亲:以后你就不用再怕了,小诚。
        孩子母亲:别在小孩面前说这种打打杀杀之事。
        孩子父亲:抱歉,只是一时太高兴,不小心就多说了。
        小孩:阿爹,我以后也要成为赶走坏人的英雄。
        孩子母亲:你看看,都是你……


        (旧地重游,月牙诚眼前仿佛当时场景重现,想起了爱灵灵与月牙岚。)


        月牙诚:是你。
        木魅:这是你们一家曾住过的地方,很简朴,但可以感觉到温暖。
        月牙诚:有什么事?
        木魅:该出发了。
        月牙诚:(接过短刃)走吧。


        【暗夜•东瀛•东剑道后山】


        月牙诚:就是在这吗?你要我做的事情。
        胧三郎:就是现在,请你替我打开妖界大门。






        【暗夜•东瀛•小树林】


        (戮世摩罗受伤不便,红翎带领一队人马仍四处找寻他。)


        戮世摩罗:烦啊,老爸失踪也没找这么急。<一场豪赌筹码全输光,再来便麻烦了。在这个局势,该怎么行动才能取回主导权?>追捕不可能太久,胧三郎还需要聚集战力对抗赤羽,避过了这段时间,我需要重新培植势力。唉,我最讨厌脚踏实地的基础工程了。这是,(无意发现树上标记)修罗国度的记号。指示的位置在东南方三里处,难道……是他?天公疼好人啊,哈哈哈……


        【海境•玄玉府】


        八纮稣浥:雁王曾说,皇渊将另一块镔铁晶矿放在自己的房内,是吗?
        铅十三鳞:为了帮助宗酋,送给黑白郎君了。宗酋在想如何处置老臣吗?
        八纮稣浥:千岁离开了,你要离开吗?
        铅十三鳞:千岁更希望老臣能继续照顾宗酋。
        八纮稣浥:你要留下便留,你年事已大,府内的杂务交给下人即可。
        铅十三鳞:不做事总感觉无聊,老了更要活动。
        八纮稣浥:对我而言,铅老师敬重的长辈,不是下人。
        铅十三鳞:那是铅的荣幸,犹记得当年稣浥志气方遒,满怀改革的理想,那一年……唉,太久远了,远得老臣都记不得了。多年过去,王爷成了千岁,稣浥也成了宗酋。
        八纮稣浥:人嘛,怎有可能不变呢?
        铅十三鳞:不是这样,那名无忧无虑的小王爷,其实一直被关在千岁的心中。
        八纮稣浥:什么时候开始?
        铅十三鳞:在流君死后,在你离开后。
        八纮稣浥:其实他大可以选择放下,继续做那无忧无虑的王爷。
        铅十三鳞:就你认识的千岁,他会吗?
        八纮稣浥:打从一开始,我便清楚铅老心中不赞同皇渊争权。
        铅十三鳞:但老臣阻止不了千岁,毕竟,不是当初的王爷了。
        八纮稣浥:铅老,你……恨我吗?
        铅十三鳞:若千岁不恨,铅要用什么立场恨呢?
        八纮稣浥:多谢。
        铅十三鳞:那……稣浥,有过悔恨吗?
        (八纮稣浥未答,独自离开,亲手刨开土地,把手中的镔铁晶矿埋入地下,一切被暗处的昔苍白看在眼里)


        【海境•某处】


        (蜃虹蜺带领一群残兵伤将杀出了玄玉府的包围。)


        蜃虹蜺:千岁,你要继续消沉下去吗?
        鳌千岁:表兄不在漫荒原,为何突然回转玄玉府?
        蜃虹蜺:阵前退兵,不合常理,吾察觉鳍鳞会根本没依照计划进兵。
        鳌千岁:还是你谨小慎微。
        蜃虹蜺:千岁的双眼现在如何了?
        鳌千岁:仍模糊不清,但比起先前好很多了,你的伤势呢?
        蜃虹蜺:无碍,幸好府内还有几名忠心的卫兵,被吾救出后豁死助我们突围。
        鳌千岁:我们带出的人有多少?
        蜃虹蜺:不多,二十名左右。
        鳌千岁:原来还有二十名,肯为寡人死的卫兵,哈哈哈……(苦笑)
        蜃虹蜺:且不说过往如何,痛定思痛,眼下重要的是如何面对眼前危境。
        鳌千岁:寡人伤重在身,他们刻意将我们逼往前线,目的很明显是为了夹杀。不管是鳍鳞会还是皇城军,都想取寡人的命。
        蜃虹蜺:那千岁有何想法?
        鳌千岁:遂他们所愿。
        蜃虹蜺:哦?
        鳌千岁:漫荒原前线还有玄玉府的兵马。
        蜃虹蜺:你是想绕过鳍鳞会中间兵马,与昨颜非他们会合?
        鳌千岁:虽是一条危险四伏的路,但寡人,不得不行。
        蜃虹蜺:吾明白了,千岁暂且休息吧。
        鳌千岁:唉,不知铅现况如何了。


        【海境•玄玉府】


        昔苍白:你没离开?
        铅十三鳞:你受伤了,是千岁的九炼烽火。
        昔苍白:嗯。
        铅十三鳞:这粒药丹能可帮助你恢复,壮士先拿着。
        昔苍白:(犹豫,接过)为何到了这个时候,你仍想着别人的伤势?
        铅十三鳞:你只是尽自己职责,不是吗。(拿出手帕给昔苍白擦脸上血迹)千岁幼时练武之时,也与壮士同样,不是衫破就是受伤。
        昔苍白:鳌千岁过往我没兴趣,你……真不想离开吗?
        铅十三鳞:若千岁回来,老臣却不在了……
        昔苍白:哼,他不会回来了。
        铅十三鳞:记得在萦心斋外,我们第一次的对谈吗?
        昔苍白:当然记得。
        铅十三鳞:印象中,壮士年方二十八,对吧?
        昔苍白:没错。
        铅十三鳞:想听铅老讲一个藏在心中久远前的往事吗?
        昔苍白:想说便说吧。
        铅十三鳞:海境制度繁杂,为保血统的纯正,与他脉结合所生下的孩儿都会被视为贱族。
        昔苍白:这是海境之中,最该死的阶级歧视。
        铅十三鳞:昔年,有梦虬孙的前例,先王已是心生顾忌,数年后,一名未姓贵族犯禁与波臣结合。先王得知后震怒不已,即下令处斩,所幸,最后在长公主的出面下,那名孩儿终是平安出生了。
        昔苍白:这不是一个好听的故事。
        铅十三鳞:哈,确实是这样,铅老也不会讲故事,让你见笑了。
        昔苍白:后来呢?
        铅十三鳞:为保护那名孩儿,长公主对外皆称孩儿胎死腹中,而我却受长公主之托,秘密将孩儿送出宫外。但因受追杀,最终只能将那名孩儿送至当时仍是小派们的故友,并嘱咐他好生照顾。
        昔苍白:是哪一个小派门?
        铅十三鳞:现在嘛,已经不是小派门了,因为那名故友成立了鳍鳞会,也就是宗酋的父亲。是很无聊的往事吧,耽误你的时间了。
        昔苍白:宗酋曾说那名孩儿已经死了。
        铅十三鳞:唉,稚子何辜。
        昔苍白:铅老,你会厌恶这个充满污秽与不平等的海境吗?
        铅十三鳞:壮士厌恶海底淤泥吗?
        昔苍白:厌恶。
        铅十三鳞:海底淤泥总受到海境人轻蔑与鄙视,但淤泥从未将愤怒回馈给海境子民。若有一日海境没有淤泥,那些海草又如何发芽,又如何扎根呢?
        昔苍白:没了淤泥,也许会没了海草,但至少能可水清。
        铅十三鳞:那……尚有食海草维生的波臣呢?
        昔苍白:这……
        铅十三鳞:铅只是小人物,便恪守小人物的本分,就如同淤泥虽臭,在他人的眼中虽是低贱,但它却不会回馈怨恨,默默发挥自己的价值。
        昔苍白:我该离开了。
        铅十三鳞:苍白壮士。
        昔苍白:还有何事?
        铅十三鳞:也许是铅想太多了,但你的眼神就像那个孩儿一样清澈,希望你能永远保持这份清澈。
        昔苍白:下次再来,你愿意与我说得更多吗?
        铅十三鳞:只要你愿意,铅随时愿意。


        (昔苍白离之时,梦虬孙到来,铅十三鳞回身背对梦虬孙。)


        铅十三鳞:龙子。
        梦虬孙:你与昔苍白的交情很好?
        铅十三鳞:不过交浅言深而已。
        梦虬孙:我们是旧识,不是第一次见面,为何你不敢直视我。
        铅十三鳞:铅非是不敢,而是不忍。
        梦虬孙:有什么不忍看的?
        铅十三鳞:铅今日只想失去一名故人,不忍再失去更多。
        梦虬孙:别过头来,梦虬孙仍是梦虬孙。
        铅十三鳞:唉,只怕有所不同了。
        梦虬孙:有什么不同?
        铅十三鳞:孩提时的龙子虽然时常来府内打坏东西,那时的龙子啊,大家都很头疼,很莽撞,很天真。但现在……(转身)不同了。
        梦虬孙:现在不好吗?
        铅十三鳞:过去的龙子笑容充满着真诚,现在的龙子,还能真诚的笑吗?
        梦虬孙:你是认为我杀自己的表兄很不应该吗?
        铅十三鳞:也许有一日夜深人静时,龙子会感觉自己一丝寂寞,届时,自己便能回答这个问题。
        梦虬孙:这些话是谁教你说的。
        铅十三鳞:千岁也曾这样问过老臣。
        梦虬孙:哦?
        铅十三鳞:铅毕竟亲眼见证千岁是如何从一名天真无邪的小王爷变成今日的鳌千岁。
        梦虬孙:梦虬孙不会走任何人走过的路。
        铅十三鳞:龙子来找铅,是单纯叙旧吗?
        梦虬孙:我听刀叔,也就是盗侠说过,你与长主公玲姬是旧识。


        【海境•皇城•冷宫】


        未珊瑚:你,该放本宫离开了。
        北冥异:你说什么?
        未珊瑚:越权矫诏,逼杀群臣,一步一步走到如今,你现在放手便前功尽弃。无论雨相是不是幕后黑手,暗杀大臣,你的大罪无可抵赖。
        北冥异:这是你指使的。
        未珊瑚:本宫还能怎样凄惨,死吗?若王问起,本宫只会是人证,证实你所作所为的人证,而本宫的离开能救你一命。
        北冥异:你就是在等待这一步。
        未珊瑚:开启赌局的人可是异儿你啊。
        北冥异:嗯?
        未珊瑚:其实你从未信任本宫,但就为了赌王对你的信任,你选择了, 想证明本宫是错的,想试探王的真心,想穷究自己的能为。但现在,你后悔了,为什么?
        北冥异:因为这一切,皆是你设计,就像当初你用一杯毒酒搅乱海境一样。
        未珊瑚:你可以选择坐视,甚至背叛王,就算跟你当初所做一样,但你没有,为什么?也许该问你自己,为何总是做错误的选择,而本宫始终是一杯酒,一盏茶。本宫能做的,是陪你一饮,而你能做的,本宫也不是没提点。
        北冥异:我不认为没其他选择。
        未珊瑚:两条路,揪出幕后黑手杀之,若真是雨相,那你失败了。若不是,你的行动必已引起对方警觉,所以你只剩下一个选择,放本宫离开是你唯一的保命符。
        北冥异:还有第三项选择,杀你,让所有的罪责归附在你身上。
        未珊瑚:异儿,别胡闹了。(北冥异不甘)至少,你不是一无所获,我可以替你杀掉覆秋霜。当然,被封锁的功体便劳烦你解开了。
        北冥异:看来我没得选择了。
        未珊瑚:这正是最好的选择。
        北冥异:但释放娘娘,我难辞其咎,父王同样会怪罪。
        未珊瑚:你已经预设王会赢得此战,是吗?
        北冥异:如父王输了,这一切也没意义。
        未珊瑚:哈,若在他人眼中释放本宫的人,不是你呢?方才你想杀啥本宫的理由,此时此刻将成最佳的掩饰。
        北冥异:将罪责全数推给娘娘?
        未珊瑚:放下饵食,再来,静待大鱼上钩。


        【海境•皇城•小路上】


        北冥异:<雨相死,未贵妃逃亡,朝野必定震动,我该如何从中脱身?>
        伴风宵:参见殿下。
        北冥异:是你,许久……不见了。
        伴风宵:嗯。
        北冥异:令尊之事,可有需要我的地方?
        伴风宵:多谢殿下关心,属下已经打理完毕,就在明夜二更公祭。伴风宵此来,便是询问殿下是否愿意出席。
        北冥异:公祭,是令尊的公祭吗?
        伴风宵:除了家父,还有其他畏罪自尽的人,以及被肃清的重臣。殿下雷厉风行,自有定见,但如今人心惶惶,属下因此斡旋各处,借家父丧事筹划了联合公祭。还请殿下念在昔日之情,让父亲……走得风光。
        北冥异:你怪我手段太残忍吗?
        伴风宵:家父是自尽,若是问心无愧,何必……
        北冥异:我相信令尊是无辜的,我认为背后还有黑手陷害无辜之人,让皇城中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伴风宵:殿下认为这其中有人作梗,让众人针对殿下?
        北冥异:难道你不相信我?
        伴风宵:其实,我也曾经怀疑过殿下,对不住,是属下愚昧。
        北冥异:不怪你,其实我也有怀疑的人选。
        伴风宵:殿下怀疑谁?
        北冥异:无凭无据,现在还不能说。
        伴风宵:难道是……雨相。
        北冥异:此事且按下不提,公祭我会如期赴约。
        伴风宵:多谢殿下。
        北冥异:还有,节哀。


        回复
        4楼2018-04-26 18:31
          【海境•凉巳阁】


          覆秋霜:殿下是说未珊瑚。
          北冥异:是,我怀疑她就是在暗处拨弄的黑手。(覆秋霜不语)雨相认为我的臆测不妥。
          覆秋霜:未珊瑚纵有错,也是王将她打入冷宫之前,现在她身陷牢枷,难以兴风作浪。
          北冥异:她是被禁冷宫,但雨相怎肯定朝中已无她安插的眼线。
          覆秋霜:这可是很严重的指控。
          北冥异:雨相可知,先前慢墀夫暗告一状,说雨相为狷螭狂之事斡旋鲛人之间,怀疑是为己脱罪,甚至图利。
          覆秋霜:有这回事?
          北冥异:就是因为他太过针对,才让我有了整顿朝纲的念头,但疑问的是他竟服毒自尽了。
          覆秋霜:这件事对拂雨的打击不小。
          北冥异:但在整顿过程中他并非我首要目标,甚至一开始我便将他排除在外,为何他会突然死亡?雨相不认为此事不单纯吗?
          覆秋霜:殿下怀疑有人作手。
          北冥异:甚至引导我怀疑雨相。一来,慢墀夫已表达对雨相不满之意,恐危及雨相。二来,我代父王所颁圣旨与先前雨相替狷螭狂缓颊的行为相左,于情于理我都该怀疑雨相。但……
          覆秋霜:殿下又不怀疑了?
          北冥异:雨相那时人在前线,回朝时也无探问朝中风声,而从方才谈话,更确定雨相对慢墀夫言行不甚了解。再者,雨相并没在第一时间针对我颁旨一事而有任何后续,想来父王也未交托,也断无背着父王处理的动机。
          覆秋霜:所以殿下便怀疑到未贵妃身上。
          北冥异:嗯,我还为此探访冷宫数次,却没任何线索。疑问的是,每前往冷宫一次,朝中便正巧有人畏罪自尽。若皇叔真打入皇城,届时,他将收拢朝臣,甚至会让他的母系血统掌控更多资源,这恐怕就是未珊瑚的打算。
          覆秋霜:殿下希望老夫帮忙。
          北冥异:雨相果然是明白人,我希望雨相与她交涉,或者能从她口中查出什么。
          覆秋霜:未贵妃深谋远虑,如果真是她在背后操控,这心计实非常人能及,老夫也无把握能从她口中探出什么。
          北冥异:听闻二皇兄能顺利回来,就是雨巷出使鳍鳞会的结果。玄玉府与鳍鳞会进逼,皇城岌岌可危,绝不能再生枝节。看在父王的面子上,肯定雨相出手相助。(行礼)
          覆秋霜:殿下,唉,好吧,老夫尽力一试。
          北冥异:多谢雨相允诺,明夜二更有劳雨相了。
          覆秋霜:明夜二更是慢墀夫的公祭。
          北冥异:公祭是私交,宫内之变,刻不容缓。公祭,我会代表雨相致意,相信伴风宵也能体谅。
          覆秋霜:唉,好吧。
          北冥异:那就劳烦了,我也该回宫内处理其他事宜,就此别过。
          覆秋霜:恭送殿下。(北冥异离开)冷宫。


          回复
          5楼2018-04-26 18:34
            【海境•皇城•某处】


            北冥异:在宫内你们是少数我能信任的守卫。
            侍卫甲:有何事情,请殿下吩咐。
            北冥异:你们率领禁卫守在冷宫,二更将有动静,无论是谁来访,皆可放行。
            侍卫甲:京王殿下呢?
            北冥异:他……除外。
            侍卫甲:是。
            北冥异:然后无论是谁,只要步出冷宫,杀无赦。
            侍卫甲:遵命。
            北冥异:记住,无论是谁,包括本该在冷宫的人。


            【海境•皇城•紫金殿】


            北冥华:哼哼,果然,经过我明察暗访,证实有很多人都对异弟不满,幸好这种联名奏本我还算是得心应手。当初卧寅先生教的这一招至今受用无穷,真是……不对,这是本皇子的计策,什么先生,嘁!


            (回忆:
            狷螭狂:快走!此地离哨站近了,记住,别分心,一路奔回。)


            北冥华: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诶,想这个做什么,又不关我的事情,真是……(翻开奏折看)<是说这群鲛人真没用,要指证异弟时一个接着一个跳出来,但要他们献力帮助前线的父王,又全部都缩回去了,真不如本皇子有勇有谋……>嗯?话说回头,还真多鲛人啊,虽然也有宝躯,但好像都是未姓。奇怪,异弟有斩到未姓的人吗?
            士兵乙:京王殿下。
            北冥华:前线有消息吗?
            士兵乙:还不知道战况。
            北冥华:饭桶,如果父王需要我支援,那该怎么办。如果父王打输这场战争,到时候就是你们失职,死刑。
            士兵乙:殿下饶命。
            北冥华:就暂时饶你小命,北冥异那方面呢?
            士兵乙:霄王殿下好像在忙什么事情,不清楚。
            北冥华:<忙事情还没让我知道,一定有鬼。>
            士兵乙:还有一件事情。
            北冥华:是不会一次讲完吗?什么事情?
            士兵乙:霄王殿下调了一批禁军前往冷宫,好像是要加强防守。
            北冥华:哦?<是在搞什么鬼?>


            【海境•皇城•冷宫】


            未珊瑚:二更了。(有侍卫进来巡视)今日巡视次数多了。
            守卫甲:殿下说,将有客造访,不敢怠慢。
            未珊瑚:真是有心,仍不见任何来客。
            守卫甲:也许有事耽搁。


            【海境•暗夜二更•公祭】


            伴风宵:殿下终于来了。
            北冥异:抱歉,让你们久候了。(上香)
            虔国兴:我叫虔国兴,是谧公戚的儿子。
            北冥异:幸会。
            布明笞:殿下可还记得内务总管远瓢东。
            北冥异:阁下是他的谁?
            布明笞:我叫布明笞,是他的小弟。
            北冥异:我很遗憾,他不是我整顿的名单。
            布明笞:但他死了。
            虔国兴:所以殿下的意思是,家父该死?
            北冥异:你们可知王在前线御敌。煽动朝臣,影响群心向背,我只是担心鳌千岁的细作藏在其中,请诸位明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伴风宵:请殿下记住这些名字。
            北冥异:我明白。(用打火石取火)
            伴风宵:不,你不明白。(话音才落,北冥异掌下案桌爆炸。)
            北冥异:啊!这……
            伴风宵:我很遗憾,终究是走到这一步。但是殿下,这一次,你做得太过。
            北冥异:伴风宵,你……
            伴风宵:但有一件事,我没骗殿下,这是一场公祭,但祭拜的对象……是你。
            (在场众人纷纷拔剑,缓缓围上前来。)


            【海境•玄玉府】


            (回忆:
            鳌千岁:另一封信呢,你看了吗?
            八纮稣浥:烧掉了。)


            (八纮稣浥拿出信,查看内容: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梦虬孙:在缅怀什么?
            八纮稣浥:(收起)是在感叹,终于走到最后一步。
            梦虬孙:是啊,再一战,我们便能掌握太虚海境。
            八纮稣浥:玄玉府部众的情况?
            梦虬孙:三成已受掌握,他们是叛军,进退维谷。不用半个月,鳍鳞会便能将大部分的玄玉府部众纳入麾下。
            八纮稣浥:多亏你了。
            梦虬孙:是多亏你利用我,放任我接触俏如来。


            (回忆:
            梦虬孙:我观察过了,只要昔苍白不在,八爪的就不会出现在高处监控,这是他的习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俏如来:短短几句话倒是很多讯息。)


            梦虬孙:若刻意放出线索,他必起疑心,所以才借由我让俏如来做下你不会武功的判断。而俏如来接触过鳌千岁,他总能找到蛛丝马迹,判断你对鳌千岁的重要性,然后不计代价针对你。
            八纮稣浥:鳌千岁知晓我没武学根底,必会费心找寻解方,甚至亲自为我医治。
            梦虬孙:这步棋,你走得巧,也走得险。虽然已设想俏如来会对付你的所有方式,但偏偏他选的是最难解的阎王鬼途解方,倒不如你故布疑阵自行布置下毒更稳操胜券。
            八纮稣浥:我太了解鳌千岁了,要欺瞒他,必须情至深处。要取信他,必须假戏真做。
            梦虬孙:若你失败了,就是赔上一条命,不智也。
            八纮稣浥:若理想蓝图崩毁,苟延残喘又有何用?早在鳍鳞会成立的那一刻,便该将生死置之度外,纵使赌命,我八纮稣浥在所不辞。
            梦虬孙:就像刀叔那样?但可惜,还是让蜃虹蜺护送鳌千岁逃脱。
            八纮稣浥:他也是皇城军必杀之人,双面受敌,难以回天。只要他死,玄玉府的部众就会全数纳入鳍鳞会掌握。
            梦虬孙:我已经下令,全面追杀。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吗?
            八纮稣浥:留他全尸吧。没事,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统整兵力,攻下演图关……
            昔苍白:(入内)龙子,宗酋,前线突然传来战情,皇城军迅雷突袭,我方大乱。
            梦虬孙:你说什么!


            【海境•边关】


            砚寒清:参见王。嗯?这是……
            北冥封宇:砚卿,计谋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必定成功?
            砚寒清:答案就是,对手有心中计之时。
            俏如来:终于踏入了这一步,反败为胜的空隙。


            [就在大战方兴同时,在海境的入口处,一阵响亮的笑声伴随熟悉的马蹄声响,]


            黑白郎君:哈哈哈……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


            [离开海境的幽灵马车,一路狂奔,欲前往还珠楼,半途。]


            黑白郎君:让你逃过一次,又要来自取其辱吗。
            天地不容客:交出镔铁,你就可以离开。若否,你没上回的好运。
            黑白郎君:这一次,让你败得心服口服。


            【东瀛•暗夜•小树林】


            戮世摩罗:依据记号标示,这就是会面的地点。(坐下,摘下面具)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松鸦:御魂笑光辉。
            戮世摩罗:结果,是先被你们发现,无所谓了,你们不赶时间吧。
            松鸦:你讲什么?
            戮世摩罗:没有啊,我是讲,若是不赶时间,陪我等人好了。说不定我心情好,稍后能饶你们不死。
            松鸦:哈哈哈……你以为你会有救兵吗?
            戮世摩罗:是啊,虽然我脚受伤了,看是你们先能收拾我,还是我的援军先来。
            松鸦:嗯?有特殊的气息。
            戮世摩罗:你也感觉到了吧,这是魔气,终于……来了。
            杀生鬼言:(扑出来)帝尊啊!想不到到了东瀛还能见到你。你都不知道我躲来这里日子过得多辛苦。(戮世摩罗想眼不见为净)那群正道人士说我身上有魔气,不但不收留我,还追杀我。我在客栈打工度日躲了好几年,想起来就眼泪抹不停。对了,我在树上留下修罗国度的记号,就是为了寻找你的身影。啊,你的脚受伤了?是谁伤了你?我杀生鬼言绝不放他甘休。喂,你们这些人,你们站在这干嘛?没看到帝尊受伤了吗?赶紧派人找软轿抬帝尊回去啊。
            戮世摩罗:怎……怎会是你?天兵君。
            杀生鬼言:这记号是我留下的啊。喂,你们还站在那里干嘛,赶紧去找软轿啊。
            戮世摩罗:麻烦一下,讲话前先注意四周情况。
            杀生鬼言:啊?呃,他们……不是你的手下喔?
            戮世摩罗:有像吗?
            杀生鬼言:抱歉,认错人了。大家好,这个人我不认识,抱歉打扰到你们了,你们继续相杀,下一次来我客栈,我请大家喝茶,再见。
            戮世摩罗:来不及了,不如这样,你替我断后,以后我替你建立一个衣冠冢,早晚祭拜。
            杀生鬼言:不要啦,我都退隐这么久了,一出来就害死我,你是故意拖我出来死的。
            戮世摩罗:是你自找死路,怨不得我。
            杀生鬼言:是你先找我的,怎么不怪你?
            松鸦:废话真多,杀!
            戮世摩罗:等一下!你讲什么?是我先找你的?
            杀生鬼言:是啊,一个多月前,我在树林中发现修罗国度的印记,东瀛除了我还有谁是修罗国度的人,不是找我是要找谁?
            戮世摩罗:那这个印记?(指树上)
            杀生鬼言:我怕你们是来找我麻烦的,所以想了很久才决定做记号告知你。我是想说,如果是帝尊,我就出面跟你相认,如果是三尊或者其他人,那就……
            戮世摩罗:所以,第一个做记号的人,不是你。
            杀生鬼言:当然啊。
            戮世摩罗:那……(戴上面具)诸位,坏孩子请你们也保重。


            (一股强大杀气袭来,抬手之间,已杀数人。)


            网中人:九天银丝线,八卦罗网长。飞跃地狱门,邪郎掌无常。
            戮世摩罗:真的是你,妖神将。
            网中人:戮世摩罗,你,该死。


            [预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第二十三集——罗妖魔网。]


            回复
            6楼2018-04-26 18:34
              ============end=============

              网盘:https://pan.baidu.com/s/1reZZ2jFmJrTZSMGsk28LGw
              金光布袋戏资料馆:https://jinguang.huijiwiki.com/wiki/%E5%8F%A3%E7%99%BD


              回复
              7楼2018-04-26 1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