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吧 关注:123,655贴子:3,140,236

『爵迹TOP夜话[七片段 漆拉视角 新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请注意一楼。hallo,这里阿枢,第一次发文,一楼给今年也没戏的冰与火之歌卷六。
新短篇文七片段,本文以漆拉视角,讲述漆拉一生的七个短暂片段,有吉漆,雷者勿入。
本文背景架空,偏向西幻,因为是片段式短篇,设定凉……
我也不知何时更新。


回复
1楼2018-04-26 10:19
    七片段
    chapter one
    第一片段:
    热,烈日磅礴,刺目的阳光灼烧着他的眼球,抽走了植物枝叶内所余不多的水分,它们扭曲的枯黄枝条毫无生气的探向上方。天空是一种奇异而微妙的明澈蓝色,与色泽暗淡的大地形成鲜明对比。斗兽场中铺着细腻的黄沙,鲜血溅上后被快速吸收,最后只余下暗色的血班,衬着黄色的厚沙,好似人类肌肤上的淤痕,丑陋而狰狞,这时斗兽场内一扇爬满了泥印刮痕的摇摇欲坠的老旧木门内便会走出一个面无表情十分木讷的男孩,伛偻着身子,拖拽着一袋比他自己还重的黄沙,笨拙的掩盖那些痕迹。
    大祭司安静的束手,他立于老迈的女皇背后,身披黑裳。他的肌肤好似温凉的玉石材质,高温没能从其上蒸腾起一丝汗渍。四下及其嘈杂,虽然他们置身斗兽场最顶层的包厢,依然可听见众人见血时兴奋的呐喊,生命流逝时众人的激动尖叫,烦杂无比。七十岁的女皇尼努涅亚和年轻时一样渴望鲜血和死亡,她布满沟渠皱褶的苍老皮肤因为兴奋而紧绷,眼睛深陷在眼窝和松垮的眼皮下,干瘪的嘴唇向后缩着露出参差不齐的黄牙,鼻翼抽动着喷出属于老人的浑浊气息。年幼的皇位继承人艾欧斯还是个幼童,他瘦小的躯体略微抽搐着,他在害怕,他厌恶这一切。
    人们七手八脚,非常不耐烦的把两位同归于尽者的僵直死躯拖入门后。黄沙掩盖血迹,两人最后存在过的证据消失。清理干净。矮门摇摇晃晃的合拢,人们从激动的嗜血情绪中抽离,叫声慢慢低了下来,死死盯住大门,不耐烦的等待着下一场生死搏斗开始。
    大祭司漆拉移开了目光,他完全对血腥和杀戮没有兴趣,他有些忧虑的注视年幼的王子,艾欧斯的状态不良,令人担忧,他看着这个几乎可算作他养子的男孩,波澜不惊的双眼深处罕见的浮现出一丝怜爱,他深切的希望这个孱弱的孩子有朝一日能够真正成长为像他父一样的伟明君主,可以保护自己,在抢去权利的祖母死后夺回皇权,并承担起这个帝国的责任。(是的,女皇的权利就像武则天一样抢,不过是在她一代贤君的儿子死后夺权,所以艾欧斯是她孙子。)
    思绪在恍惚间渐行渐远,他没有看向场中。
    场内观众突然之间爆发出高过之间所有场次叠加的欢呼尖叫,女士们的帽子,花束疯狂投掷向场中,打断了漆拉的思考。
    独角兽伫立在场中央,健硕,高大。马形的身躯被孔武有力的四脚支撑着,额前弯角弧度优美,质地坚硬坚不可摧,它打了个响鼻,前蹄刨地。
    漆拉明白了为什么群众会陷入疯狂中无法自拔。漆拉大祭司拥有堪比雪域神雕碧瞳的眼睛,他的视线下扫,略过兴奋的女王,呐喊欢呼的群众,他看到了那个男人。阳光勾勒出他及其完美的身体轮廓线,他手无寸铁。独角兽眼睛充血,它冲向男子,沙土烟云腾起,四蹄震响大地。
    吉尔伽美什不慌不忙的动了,在场所有人都见到他优美的动作,他微微抬起了右臂,略微前送,而在他手指张开的一刹那,独角兽已冲至近前。他的手指以一种不容阻止的巨大的力洞穿了独角兽厚实洁白的皮毛,漆拉的耳捕捉到了轻微的声响,融化在独角兽濒死的哀鸣中,随机“轰”一声,独角兽的躯体被甩向后方,四蹄在半空中划过时略微抽搐,撞击地面掀起尘埃,发出巨响。
    地面似乎在颤抖。
    巨大独角兽的尸体静静的躺在沙地中,尸身完好,除了洞穿咽喉的致命伤,那身珍珠光泽的美丽皮毛完好无损,略略上曲的犄角和生前一样锋锐无匹,蹄脚维持着将要踢出的动作,不过肌肉已经再也不会运作,它僵直的背脊不自然的弯扭着。值得注意的是,这头独角兽臀部的长鬃泛红————雄性独角兽陷入发情期的标志,这时的雄独角兽会变得狂暴凶残,极具攻击性。
    雕塑般肌理匀称的赤裸上半身,腰间裹着角斗士配备的亚麻布。一头耀眼的金发恍若千阳,右手五指浸透鲜血,指间抓握肉块————独角兽喉中缺失的肌肉组织,鲜血一滴滴从指缝滑落,他一松手,肉块便滑落在地。在他向皇室包厢下跪致意的优雅动作间,漆拉看出其形体间流露的漫不经心甚至不屑一顾。
    对方抬首间金发垂落,漆拉对上一双蓝得逼人的眼睛。那双眼的主人勾勾唇角,牵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夺目至极。
    直到场地清空,众人退下,漆拉纷乱的脑海嗡然作响,依然充斥着那一双眼睛的映像。
    直到前方慌乱的惊叫绝望的哭喊哀泣摔倒在地者被卫队的利刃划破咽喉鲜血四溅染湿白色大理石————漆拉才反应过来,女皇死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回复
    2楼2018-04-26 10:2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4-26 10:21
        第一更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4-26 10:21
          紧张的要死


          回复
          5楼2018-04-26 10:2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26 11:05
              文笔挺好的 加油X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4-26 11:08
                文笔棒棒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26 11:09
                  来了w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4-26 12:05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4-26 12:05
                      抱住,么么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4-26 14:02
                        喜欢哪~( ̄▽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26 14:03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4-26 17:39
                            诶,不错不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26 19:06
                              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26 22:03
                                ψ(`∇´)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4-26 22:17
                                  加油


                                  收起回复
                                  18楼2018-04-27 08:03
                                    咳。我滚来更新了


                                    回复
                                    19楼2018-04-29 13:05
                                      第二片段:梦魔
                                      大祭司抬起手,修长的手指揉着锁起的眉心,他此时置身边远北方的小酒馆里,旅程中的落脚点,缓慢的整理自己的记忆。五年,艾欧斯褪去了幼年时代的胆怯懦弱,在漆拉的引导下出奇顺利并且迅速的在政治斗争中斩去重重险阻,他手段高超的把卡诺沙公爵党羽剪除,在对方慌乱失措下布下杀戮陷阱,现今他们全族老小的头颅浇灌了沥青插在皇城恢伟的城墙之上,乌鸦啄食他们的腐肉。依法炮制,艾欧斯的堂兄中的几个,也被砍下头颅,挂上城墙。
                                      艾欧斯英俊的脸上再不见他孩提时代常常自然流露的松快微笑。取而代之的是苍翠眼眸深处闪动的寒光,紧抿的唇角和思考时双眉拧就的疏冷角度。皇家高贵的仪态气度亦在他身上得到完美体现。他现已成长为一个强大有力的君王,他娴熟的操控着权术谋计,不断扶持或毁灭不同势力,在派系之间斗乱时饶有兴趣的座山观之,耗空贵族的力量,让皇权凌驾一切,他逐渐成长着,艾欧斯大帝的威严至于一切之上。
                                      他不知自己是否将艾欧斯领向了错误的方向,让他走向错误的道路,终点了结于血腥杀戮,残尸骸骨。
                                      午夜梦回时他偶有想起这一切的起始,老女皇那次斗兽场之行,拥有碧蓝色双眼的英伟男子,他的出现,漆拉逐渐认定那并非巧合,而是,阴谋巨网开始编织的前兆,在无数个凌晨他自鬼蜮怪诞的荒梦中惊醒,在现实和幻梦的边缘的蜘蛛网中挣脱不出。他感受到自己鲜活跳动的心脏被强行自胸腔剥离的痛苦,无法忍受又无法失去知觉。他几乎可以数出粉碎的肋骨,断裂的肉膜,撕扯为一团乱线的血管,生命的红液激涌喷溅;还有火焰的灼烧,金色,恐怖的火焰,仿佛瞥一眼就能烤焦了皮肉,蒸发了灵魂,他几乎清晰的感觉到了火舌吞噬自己时,那一瞬间的恐怖,身体每一寸都疯狂嚎叫着痛苦,须臾间他的身体就被狂暴火焰所焚毁,下一瞬他好似成了灰,成了水蒸气,飘飘悠悠的不知往何处去了,以至于梦醒时分就着晨光夜星的闪烁大口吸入空气时,他总怀疑自己是否真实存在。
                                      他决心寻访真相。
                                      艾欧斯的加冕礼后,大祭司一人单骑,只留书信一封,绝尘而去。
                                      他将前去捕捉那惊鸿一瞥背后所谓的巧合与蹊跷。
                                      他根据情报网的消息北上。
                                      昏暗的小酒馆,陈旧的木制桌椅,嘈杂的人声,买酒女与客人的粗俗调笑,凌乱的杂物堆积在低矮的吧台后积尘已久,肮脏至极不知多久未擦拭过的窗户外,马厩内牲畜低鸣。低矮的墙角结满了灰白的蜘蛛网,歪斜的壁炉内炉火欢快的跃动发出哔剥的声响,烛火油灯燃着的暗淡黄光摇曳,大祭司肩披黑色斗篷,静静坐在昏暗的角落,手肘支撑在歪歪扭扭的老酒桌台,他终止了关于梦魔的痛苦回忆和对养子漫漫前路归途的担忧。拿起了酒杯,大祭司第一次喝麦酒,他略微皱了皱眉,吞下了琥珀色有些浑浊的酒液,浓厚的不太像液体的麦酒散发着谷物的香气。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握住那由酒店提供,表面瘢痕累累划痕道道的锡酒壶……它的形状和纹饰……牵扯出飘渺难寻却又隐隐令他熟悉的感觉,他强压下内心悸动的物事,轻缓的长吸一口气,手指慢慢放松下来,他过问老板这杯壶是否有所来历,老板摇头遗憾道此乃覆灭贵族家被盗出贩卖的器具,造型独特又价格低廉,除此之外他一无所知。
                                      旧时覆灭的贵族……雾气里蕴含蓬勃的力量,残破的枝桠粉奋力挣动着试图钻破泥土碎石的束缚。
                                      但却……无济于事,正待他试图仔细思索,眉心倏然一痛,那感觉如针刺剑捅一般锐利逼人,刺透了颅腔,大脑组织仿佛豆腐似的被穿透,然而这疼痛却在须臾间消失,无影无踪,令人不禁怀疑那剧痛是否来源恍惚间不可信的幻觉。
                                      窗外有人吆喝,模模糊糊,伴着夜风入耳,牲畜发出轻叫。片刻后,酒馆老旧的木门吱呀着如同老妪呻吟般被打开,风雪随着新来的旅人进门倒灌入室,坐在偏门口处的酒客们低声咒骂几句,裹紧衣物,门合上,发出同样令人牙酸的声响,漆拉并不关注。
                                      知道那人来到他对面,并礼貌的询问是否能够在此落座,嗓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极具特色。
                                      他透过模糊的昏黄灯光瞧见了对方斗篷下隐隐生辉的金色长发。
                                      TBC


                                      收起回复
                                      20楼2018-04-29 13:0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4-29 13:08
                                          真怕自己写不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4-29 13:14
                                            来了w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4-29 13:38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4-29 14:05
                                                么么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29 15:10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4-29 20:27
                                                    加油加油


                                                    收起回复
                                                    28楼2018-05-05 11:01
                                                      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5-06 15:06
                                                        顶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5-07 09:43
                                                          咳失踪的楼主剧透一个前方高能预警,漆拉艾欧斯死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05-07 0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