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9吧 关注:86,352贴子:4,754,796

萌古帝国之崛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三国志13吧剧之萌古帝国前传


第一节 十三翼之败

萌古历1185年。
华夏大地之上一片萧条景象。因为南宋朝庭的腐朽统治,民不聊生,受不了权贵压迫的各地英雄豪杰们纷纷揭竿而起,反抗压迫。红巾军、梁山等无数的英雄好汉们奋起反抗,企图推翻南宋的统治,还给华夏大陆一个朗朗乾坤。而统治中原数百年之久的大宋帝国终于因为帝国支柱岳家军的反叛而元气大伤,伤及了帝国的根基。外有西夏、大理、金国虎视眈眈,内有各地英雄们的奋起反抗,曾经无比辉煌和强大的南宋帝国,也终于陷入了这场难以平息的风雨之中,摇摇欲坠。
而在动荡不安的中原大地之外,塞外荒芜苍凉的草原之上,此时正有一队骑兵正仓皇逃窜。他们的身后,黑压压的骑兵军队正欢呼着,嘶吼着,追逐着他们。如同追击着羊群的苍狼一般,露出残忍而贪婪的眼神,将被他们追上的残兵追砍至死,然后甩着手中沾染满鲜血的弯刀,扬长了脖子,兴奋地嚎叫着。
他们打赢了这场艰难的战争,打败了曾经草原上最可怕的头狼,他们理所应当地享受着胜利者应得的一切,嘲讽,戏弄着这群残兵败将。
女人,钱财,牛羊,都将是他们的。在草原上,失败者一无所有。
天色阴暗,悲风呼啸,雷声轰鸣。
随着追击,那溃败的骑兵队中的人数越来越少。只剩下寥寥几骑依旧在拼命地奔逃。
孛尔只斤·索隆看着那些昔日追随他征战草原的的伙伴们一个个地战死,什么也没说,只是拼命地驱策着坐下的骏马。只是他的眼瞳却已经通红得似乎要溢出血来一般。
但是他的敌人们却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呼啸着在眨眼之间已经包抄了上来。
“大汗,您先走!末将去去就回!”耳边一声暴喝,冲出一骑大汉,骑着枣色大马,挥舞着一口寒铁大刀,策马迎向当先冲来的一个骑兵,举起大刀用力砍下,砍在了当先向上扬起的一把马刀之上,恐怖的蛮力竟是让那名兵丁所骑乘的马匹都承受不住,嘶鸣一声便向着边上摔倒过去,那兵丁惨叫一声,被甩飞了出去,等坠落到地,竟是脑袋开花了。
那大汉竟看也不看一眼,策着马径直向着迎来而来的黑乎乎的骑兵阵中冲去。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追击阵中的一员大将看到大汉如此勇猛,麾下将士无不惊恐,忍不住出声喝问道。
“老子乃是你爹赢青山是也!”大汉大喝一声,破损染血的战袍在狂风的吹拂下猎猎作响,在雷霆的咆哮声中纵声大笑着,挥舞着已经缺口的大刀,毫不畏惧地迎面冲入敌骑阵中,
一瞬间将数个骑兵撞飞到空中,纵然他的虎口也因为受到剧烈冲击而撕裂飙血,手上的长刀却没有丝毫的动摇,斩下一个个敌军的头颅。竟是以一人之力,挡住了追击骑兵的势头。而索隆也趁着这个机会,与麾下几骑快速地逃远去。
“原来是索隆麾下的蒙古四威。遥想当年张翼德一夫当关,亦不过如此也。”那将领叹息了一声,却毫不停滞地取了一张长弓,张弓搭箭,拉至满月,瞄准了正在冲锋中浑身浴血的赢青山。一箭射出,呼啸着向他满是鲜血的脑袋上射去。
这时,却有一支箭矢从侧面飞来,正中这支笔直飞向赢青山脑袋的箭,发出一声脆响,将其从飞行轨道上击飞出去。
那将领眼睛一瞪,看向那箭矢飞来的地方,确是看见一员黑袍小将,正纵马握弓,站在一处不远的斜坡之上,微笑着,遥遥地看着他似是在嘲讽一般。
“神弓张狂。真不是一般的狂。索隆虽败,却依旧有那么多豪杰追随着他,而大汗麾下却只有那么寥寥数个能打的,这次十三翼战虽胜,我必须要告诫大汗绝不能得意自大,放虎归山,必须要杀死索隆。”
看了张狂一眼,那将领又连取出三支箭,张弓搭箭,箭矢沿三个方向射出,却射向同一个目标,正是冲锋中的赢青山。
张狂笑了笑,却只取出一支更粗的箭,张弓搭箭,弦至满月,拉到连弓架都吱吱作响,眯起眼睛,锁定了空中的箭矢,猛然射了出去。箭矢准确地射落了第一支箭矢之后,竟是没有丝毫地偏移,又接连射落了两支箭矢,最后还穿透了一个倒霉的骑兵的身躯,整个箭头都扎进了土里,才终于停了下来,只有那黑色的箭身还在发出阵阵嗡鸣。
那将领面色铁青,紧紧地咬着牙关,咬地咯咯作响。
只是这时候,赢青山的马匹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撞击力,马失前蹄,向前坠去。
只见赢青山一个翻滚,从马背上翻下来,顺手抓住一匹马的蹄子,将它整个掀翻。怒目注视着将他紧紧包围住的骑兵们。骑兵们一愣,一时之内,这些凶猛残暴的铁骑竟是无人敢上前。
“**,上啊。”那将领怒骂一声,但看着赢青山那浴血批发的模样,却没有一个士兵响应他。
“弓箭手,射箭!射箭!”他愤怒地喊着。看着已经消失在视野尽头的索隆,纵马远去的张狂,以及在包围圈中仰天大笑的赢青山,他已经完全没有了胜利的喜悦。“我们,还没有赢。”
骑兵们缓缓后退,远处的弓箭手们张弓搭箭,万箭齐发。
雷鸣声戛然而止,瓢泼大雨从天而降,雨幕覆盖了整片草原。
“君息,我们输了。”暴雨中,索隆颓然地坐在一块巨石上,身边只有寥寥的几人几骑。想当初,他从部落里出发的时候,是多么地雄心勃勃,气吞山河。
而如今,而如今!
他的手用力地砸着石头,鲜红的血混合着雨水和悔恨的泪水,从粗糙不堪的石面上流下。
“不,大汗。我们还没有输。只要您还在,我们就还没输。”他身边的军师常修背靠在石头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湿漉漉的头发垂在面颊上,狼狈不堪,一点也没有了文士的样子。只是这时候他非但没有丝毫的沮丧,反而在大笑。
“这次失败,是上天要让您成功的征兆啊。”如果不是非常熟悉他,索隆绝对会以为这个劈头散发的人已经疯了。
常修想要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是脚底一软,整个人滑倒在了雨水中。他已经没力气爬起来了,索性张开双手,大字型地躺在草地上,任由雨水冲刷着自己。
“可是我们已经输掉了所有!”索隆对着常修怒吼,他的眼眸通红,仿佛一只被激怒的狼。
但是,常修却看也没有看他一眼,自顾自地闭上眼睛。
“大汗,相信我。您迟早会是称霸草原的那一头苍狼王,唯一的狼王。只是,不是现在,而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有很多。我们是时候该开始新帝国的建设了。”
索隆凝视着这个疯子,久久没有说话。
雷声轰鸣,雨幕连绵。没有人知道,在这片草原之上,有一些即将席卷一切的东西,开始萌芽了。

特别鸣谢:
索大 饰 孛尔只斤·索隆
常子健 饰 常修
赢青山 饰 赢青山
落花听雨 饰 张狂


回复
举报|2楼2018-04-25 22:46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25 23:22
      顶一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25 23:23
        必须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25 23:27
          我也要参加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4-25 23:27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25 23:52
              666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26 06:31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4-26 07:13
                  顶一顶,我不是一般的狂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4-26 07:52
                    孛儿只斤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4-26 11:58
                      支持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26 12:36
                        第二节 天下对
                        暖春三月,嘉兴,听风阁。
                        一架朴素的马车停在鎏金雕花的听风阁大门之前,一个穿着粗布大袍,蓄着满脸胡子的高壮汉子从马车上跳将下来。紧随着他身后的是一个灰衣高冠的瘦弱文士,以及四个穿着一模一样粗皮甲的精壮汉子。
                        门口的小厮惊讶地看着这么多人一个一个从那架小小的马车中钻出来,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甚至都忘记上前迎接了。
                        只见那四个皮甲汉子齐齐地跨上一步,睁大了铜铃般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小厮,一齐说道:“无知小儿还不速速迎接我家大汗!”
                        那小厮被吓了一跳,浑身一颤,但是在四个大汉的注视下,还是硬着头皮迎了上去。“主人早已在楼中等候诸位大人,请随我来。”
                        说罢便急急地向着阁内走去。
                        见小厮的匆忙的样子,那四个大汗哈哈大笑。
                        为首的高壮汉子也不去管这四个人,而是信步与那灰衣文士信步跟随小厮走进阁中,虽然步伐不似小厮那般急促,却是紧紧地跟在了他的身后,并没有慢上半分。
                        那高壮汉子俨然就是索隆,而那灰衣文士,自是常修。
                        如今距离十三翼之战,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他们已经重新整合了分崩离析的王庭,厉兵秣马,准备再战。只是这时候索隆却忽然收到了一封来自他在大宋的老朋友玄信君罗紫生的信件,让他前往江南,去拜访一个人。
                        虽然部下们极力阻拦,但索隆最后还是力排众议,决定去见见这个人。
                        不因有它,只因信件上对这个人描述的寥寥数语。
                        “此人当有孔明,仲达之才。”
                        索隆微微低吟着。
                        “若此人真有如此才华,必要将之收入我的帐下。就算不愿,绑也要将他绑回去。”
                        常修听到索隆的这句话,不由得苦笑一声。
                        想当年他也是朝廷的三科进士,前途无量,正风光着呢。却是遇到了索隆这不讲理的主,在严辞拒绝了他的招揽之后,就被突然扑出来四大家将打晕了过去,等自己醒来的时候,却是已经身处在北方大草原之上了。然后在那些跑马的汉子们热情地招待下,顺利地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
                        然而此刻的索隆却没有想这么多。
                        纵然这听风阁内极尽绚烂,各式设计巧夺天工,让人如同身处画卷之中一般,只是索隆此刻早已没有了欣赏美景的逸致,一门心思早已都扑在了那位即将见到的奇人身上。
                        以至于在见到老友的第一时间,连相互之间的寒暄都没有,便直接问道:“人呢?”
                        “人自是在的。”玄信君见他心急火燎的样子,不由畅快的大笑,摇了摇头,道,“听说你今日到来,我自是特意邀请了那位来我听风阁小酌。”
                        “那便好,那便好,哈哈哈哈,还是老弟知我心思,索隆在此多谢了。”索隆大笑着,也不讲什么礼数,直接便进了席,刚坐下,催促道,“那还等什么呢,我们就赶紧开席吧,赶紧的。”
                        四大家将整齐地一排站在他的身后,一言不发。而常修也是一挥袖子,大笑一声,便随着索隆入了席。
                        见这主仆几人如此不讲礼数,旁边正有人正想要呵斥一番,却是被玄信君挥手制止了。“无妨。来人,去请曲心姑娘入席吧。”
                        既然已经有人去请了,索隆不好再急这一时半刻了,随意地与玄信君攀谈了片刻。只听有一声清脆动听的声音入耳。
                        “妾身曲心,见过公子,见过大汗。”
                        “好一个奇女子。”索隆心中一动,目光随着声音看去,只见那女子身穿一袭青衣,皮肤白皙,五官灵动,如出水清荷般一尘不染,又如寒冬雪梅般傲然出世。
                        她微微欠身,脸上始终挂着清淡而又恬静的微笑,随后信步入席。竟是完全将自己当作了男子一般的地位,完全不在意索隆身后四大家将那挤眉弄眼的怪异表情。
                        索隆自己也是微微惊讶,不过随即想到此女可能有着媲美孔明,仲达之才,便释然了。
                        站起身来,向着曲心那边微微一揖。径直开口道:“我乃是蒙古乞颜部的可汗,孛尔只斤·索隆。玄信君告诉我你有堪比孔明、仲达的才能,不知姑娘可否让我们见识一下。”
                        “公子过赞了。”曲心摇了摇头说道。“曲心虽然自信于自己的能力,不过怕还是及不上诸葛、司马这些大师的。但是既然大汗想要见识,那么曲心便厚着脸皮与大汗一同探讨一下天下形势了。”
                        索隆哈哈大笑。连道:“好,好。曲心姑娘请。”
                        曲心挽了挽额角的秀发,展颜一笑,对着索隆道:“大汗可觉得,当今天下,谁主沉浮?”
                        “自当是我家大汗。”四大家将同时跨了一步出来,昂首挺胸,齐声道。
                        曲心看着这四个人,没好气地道。“除了大汗之外呢。”
                        “好了四恶,你们退下去,别再说话了。”索隆摆了摆手,开始认真思索起来。“曲心姑娘,宋国虽然经历了几次大乱,又遭到岳家军的反叛,大伤元气,但是那数百年的沉淀与根基不是这么容易动摇的吧。”
                        曲心微微一笑,摇头道,“宋庭腐败,民不聊生,已失民心,此其一。历年来向金国,西夏纳贡,又穷奢极欲,国库空虚,此其二。各地大乱,起义、反叛接连,宋军屡战屡败,丢盔弃甲,而在岳家军反叛之后,更是连可用之兵都寥寥无几,此其三。当今乱世,群雄并起,豪杰如流,名将云集,而宋守旧不破,以文抑武,能将之人不得重用,此其四。并自五胡乱华以来,中原暗弱,而如今宋庭更甚,南人生活富庶而安定,没有昔日秦汉强唐的骄傲与锐气,即使仍有无双国士,却空有抱负而碌碌,无力回天,此其五。故宋虽繁华富庶,拥甲百万,却如同待宰之羔羊,已失其鹿。反观岳家军拥有着精锐的军队,出色的谋士,众多的将领,以及汉人百姓尤其是北方百姓的支持。进可取梁山,渡黄河,光复北地,退可威逼宋庭,以勤王之名挥师南下,占据江南,必将成这天下一大巨擘。”
                        索隆不言,低头深思良久,道:“听姑娘一番话,索隆获益匪浅。然天下既已大乱,宋失其鹿,则必群雄共逐,有能者得之。索隆虽不才,却有征服天下之心,却不知从何而起。请姑娘不吝赐计。”
                        “大汗天纵雄主,不必自谦。妾身不才,愿为大汗出一策。”曲心端起茶盅抿了一口茶,微笑着说道。
                        “请说。”
                        “大汗,不瞒您说,其实天下看似豪杰并起,群雄纷争,但多是乌合之众。在我看来,其中有机会得天下者唯二。除了岳家军之外,便是大汗您了。”
                        “哦?”索隆眯着眼睛,看向曲心。
                        “金国在灭辽和宋之后,已经失去了锐气,西夏无能,大理暗弱,此外整片西北大地之上再无强敌,长城以南大片土地更是唾手可得。只要大汗您能统一草原,率上十万铁骑,便能南领河套,进洛阳,取长安,急袭汉中,平西夏,灭大理,经交趾迂回。若岳飞军北进便攻取南宋,若岳飞军南进则抢在其之前控制川蜀江陵,携整个西北西南之地完成对岳飞军的战略包围,大汗有西川天府之国,塞外牛马之地在手,兵精粮足,而岳飞军治下尽是饱受战争摧残的荒凉之地,百姓流离,大汗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好!好啊!”索隆拍案而起,仰天大笑。“姑娘当为不世之才!若你为我军师,区区征服天下,当有如探囊取物,唾手可得啊!”
                        (第二节未完待续)


                        回复
                        举报|14楼2018-04-26 15:28
                          索大说 :真奇女子!做我夫人如何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26 16:52


                            回复
                            举报|17楼2018-04-26 16:54
                              算了


                              回复
                              举报|18楼2018-04-26 16:55
                                然而,却是在索隆拍案而起的一刹那,旁边却是一道银光闪过,一道黑色的身影手持利刃直刺索隆。
                                “休伤我主!”四大家将齐声怒喝,同时抽刀向前,向着那道身影挥砍而去,四人默契地迅速挡住了所有那道黑色身影前进的角度,并向他挥刀而去。而措不及防的侍卫们也都迅速地向着索隆的方向冲去。
                                “不好!快保护曲心姑娘!”被四大家将挡在身后的索隆一声暴喝。
                                四大家将一愣,却见那道银光折回了一个角度,并未攻向索隆,而是以更快的速度刺向曲心。众护卫都手足无措,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银光将要刺上曲心的咽喉,一代才女在刚刚崭露头角的瞬间却要香消玉殒。
                                “不!”
                                “叮。”下一刻,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曲心的身前,手中的短剑不偏不倚地挡住了距离曲心咽喉只剩分毫之差的匕首。绕是淡定如曲心本人,此时看到距离自己咽喉只差分毫就能杀死自己的短剑,也是已经被惊得浑身僵硬了,大脑也是一片空白。而索隆更是直接扒开四大家将的阻挡,冲将上来,抬脚飞踹,将还在与白衣身影角力的黑衣刺客一脚踹飞出去。才算解了这一劫。
                                这时候,坐在主案上的玄信君也疾步走了下来,关切道:“姑娘没事吧。”
                                回过神来的曲心后怕地摇了摇头。
                                众人这时才看向那个倒在地上刺客,四大家将具皆瞪大了眼,那人赫然便是当时在门口迎接他们的那个小厮!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玄信君皱着眉问道。
                                “因为我是汉人。”那人被一脚踢伤了内脏,躺在地上一边咳血,一片惨笑着说道。“公子,我们可是汉人,我们怎么可以让一群蒙古鞑子奴役我们!”
                                玄信君沉默不语。
                                “你叫什么名字。”这时,索隆走上来问道。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林亦晓是也!”
                                “好胆魄。”索隆叹道。“你应该知道,你这么做了,不管成功与否,你的结果都是注定的?”
                                “当然。”林亦晓面不改色。依然昂起着头颅,冷笑道。“要杀要剐,请便。”
                                “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了。”索隆笑了。“来人,把他带回蒙古,关到地牢里,我要让他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闻言,四大家将中一个走上前,一拳头锤晕了他,把他拖了出去。
                                “多谢姑娘相护。”这时候,完全回过神来的曲心向着那依然伫立在她身边保护着她的白色身影道谢道。
                                那白衣女孩手中提着两把纤细的短剑,穿着一身洁白的衣裳,手腕处绑着一跟红色的丝带,面色冷峻,神色肃然,气质出尘,如果说曲心给人的是一种青莲濯水的感觉,那么这个女子给人的便是一种剑刃般锐利的感觉。听到曲心的道谢,女孩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冷的像块冰一样。只是她站在曲心的身边,气质容貌尽然也不差曲心分毫。
                                “这位姑娘是?”索隆开口询问道。
                                “这位是我们听风楼的头牌…”
                                “什么!她竟然是你们这儿的头牌?”还没等玄信君的话说完,留在索隆身边的三大家将就向着索隆大呼小叫,挤眉弄眼的,“大汗大汗,您看我们要不把她弄回去算了,您不要的话就赏赐给我们吧。”
                                “…头牌杀手。”
                                “……”
                                “原来是杀手,切,无趣无趣。”那三大家将又同时叹道。连叹气的样子都一模一样。
                                但是随即他们噤声了。因为脖子上被架了一把冷冰冰的短剑,一双淡漠的眼睛正冷冷地看着他们。
                                小心地咽了口唾沫。三大家将齐齐地退了一步,退到了索隆的身后,表情无比严肃。
                                “诸葛青。”放下手中的短剑, 女孩简短地说道。
                                “好名字。”索隆笑道。
                                “你可以下去了。”玄信君挥了挥手。
                                诸葛青没有应答,而是悄悄退到了无人注意的角落。
                                “杀手是个没有前途的职业。相信我,你的前途不止于此。”看着那逐渐隐没的白色身影,索隆说道。
                                却是没有回音。
                                “既然没事了,那么我想向姑娘发起正式的邀请。成为我们的军师吧,曲心姑娘,在我们蒙古,你会比诸葛和司马都更成功的的。”
                                索隆转身,对着曲心诚挚地邀请到。
                                “在我们蒙古,你将会是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我并不需要这些。我只有一个条件。如果大汗你答应,我便为你效力十年。”曲心摇头,双眼紧盯着索隆,丝毫不怯。
                                “说。”
                                “若蒙古胜。汉人不为奴。”
                                一片寂静。
                                两道毫不退缩的目光在空中久久对滞,索隆盯着这个还不到他肩膀高的女孩看了良久,忽然仰天大笑。
                                “本汗,允了。”


                                特别鸣谢
                                winston lee、晓三变、仰天一笑、刘裕 饰 萌古四恶
                                曲心 饰 曲心
                                小将秒人 饰 诸葛青
                                子亦 饰 林亦晓


                                回复
                                举报|19楼2018-04-26 17:07
                                  头牌菇凉在哪,快出来让本将瞧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26 17:20
                                    报个名,陆信字彦明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26 17:46
                                      曲心小姐姐的人物卡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4-26 18:57
                                        大佬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4-26 18:58
                                          诸葛青立绘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4-26 18:58
                                            狂哥人物卡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4-26 19:00
                                              狂哥立绘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4-26 19:09
                                                我的卡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4-26 19:30
                                                  我为什么是的杀手……还有我为什么这么高冷……我感觉我……我好酷


                                                  支持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4-26 21:03
                                                    第三节 狼王归来
                                                    大草原的战场之上,两股骑兵对冲到一起,瞬间血雾飞扬。士兵们都杀红了眼,马的嘶鸣,人的惨叫,层层充斥着昏黄的草原。远处游荡的弓骑兵军团射出漫天箭雨。射中敌人,也射中了自己人,只是射中的敌人更多些。
                                                      “着我令,弓骑兵第一,第四军团,从左翼进入战场,进行掩护射击,迅速解决战斗,步兵掩护。重盾兵正面牵制敌人骑兵第二军团。”
                                                      “是,大汗!”
                                                      “骑兵第一军团秩序撤退,引诱敌骑兵第一、第三军团深入,重骑兵第二军团分割战场,步兵第二、第五军团从两翼合围。”
                                                      “是,大汗!”
                                                      重盾兵是唯一可以不怕骑兵冲锋的步兵,但是数量太少,训练太难。如果有3000重盾兵,这场仗就不用打的那么复杂了。
                                                      战场侧翼,蒙古军步兵第二军团的数千战士正快速向着战场方向前进。
                                                      “前进,前进!”刘宣孝催促着,“快!顶盾!”
                                                      这时一阵箭雨射来,步兵们慌忙将盾牌举过头顶,蜷曲身体。却依旧有几个反应慢的士兵中箭倒下了。有的还在抽搐,但是现在没人管的了他们。箭雨一过,步兵们放下盾牌,进行一阵冲锋。
                                                      敌军骑兵已经开始进入包围圈中。如果他们包围不及,就会被敌人当成突破口。
                                                      又一阵箭雨射来。
                                                      士兵们下意识地要顶盾,却发现刘宣孝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兄弟们跟我上!”
                                                      他们看到了那些往自己方向冲来的骑兵,战场上的经验告诉他们,如果不完成包围圈,这群骑兵跑了,他们这群步兵就会是他们嘴里的羔羊。
                                                      好在刘宣孝在军中的威信是绝对的。虽然很挣扎,但是大部分的战士还是红着眼睛跟着他冲了出去。在移动过程中许多战士都被流矢射中,倒在了地上。
                                                      这是战争。
                                                      刘宣孝一马当先到达了预定位置。
                                                      “盾墙!”一面面圆盾在他身边连接起来,盾挨着盾,人挨着人。
                                                      盾牌上下交错着,组成上下两排,向后倾斜着,士兵们将手中的长枪柄插入土中,斜着向前,一半的枪身与枪头从圆钝之间的缝隙中伸出,真个盾墙就像是一面从远处看去就像是一块绵长的针板,横亘在骑兵们的前方。
                                                      但是骑兵们已经停不下来了!他们抽出了弯刀,嘶吼着,嚎叫着,冲了过来。
                                                      隆隆的马蹄奔腾声越来越近,就仿佛是大地在震动一样。这是数千骑兵冲锋的阵势。
                                                      然后,近在咫尺。
                                                      “啊!”刘宣孝疯狂地咆哮着,他身边的士兵也一起咆哮着。
                                                      这一刻,骑兵军势与步兵军势交汇了。
                                                      咚!
                                                      刘宣孝感觉就像是被一柄重锤直接锤中了胸口一般,仿佛要被推飞出去,但是后排的士兵们顶住了他,前面受的力越来越大,后面也开始微微后退,这让他好受了一些。很多士兵被撞飞了出去,后面的士兵补了上来,有一些地方的盾阵破了,骑兵涌过,没有一个步兵能跑得过马蹄。他知道,如果盾阵崩了,那么他们这群步兵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他没有再退,就像想要把自己的腿扎入地里一样,他疯狂地顶着。还带着体温的鲜血从长枪杆上淌了下来,不知道是马的血,还是人的血,还是两者皆有之。推力终于渐渐小了下来。他们挡住了这波冲击。但战争还没有结束。
                                                      骑兵们或拿着马刀,或拿着长枪,从盾阵的空隙中捅进去,带出一蓬血花。有些骑兵被抓住武器,拖下马,乱枪捅死。还不时有一阵箭雨从他们头上抛射而来。
                                                      好在他们顶住了。接下来的战斗就简单多了。当骑兵冲不起来的的时候,他们也不再那么可怕了。步兵拖住了他们。包抄而来的骑兵军团就像他们刚才突击步兵方阵一样突击了他们柔软而脆弱的侧面。然后他们崩溃了。
                                                      看着他们的战友们如同麦子一样一片片地倒下去。他们知道,大势已去,于是投降了。
                                                      刘宣孝一刀砍下了一个大呼着投降的敌人的脑袋,飞溅的鲜血喷到了他的脸上,但他一点也不在乎,并且恶狠狠地冲着那个死不瞑目的脑袋唾了一口。
                                                      而战场另一边,敌方骑兵第二军团也在几个弓骑军团的掩护下被击溃了。看到三个骑兵军团被击溃,两个在侧翼掩护的步兵军团也崩溃了。重骑兵还没有冲击他们的阵型,他们便自己奔溃了,四散奔逃。张狂看着溃散的敌军,熟练而有节奏的取出一支支箭矢,双腿夹着催动战马向前追去,一边瞄准射击,一边还冷哼着。
                                                      “这一箭才射中两个,看来我是退步了呢。”
                                                      他们太高估自己的两条腿了。也太低了蒙古军的凶残。他们不想留一个活口。
                                                      看着四处追击溃兵的骑兵军团,索隆终于松了口气。赢了。
                                                      自从十三翼战之后他的心中一直有一个结。现在终于解开了。
                                                      这次面对的只是一个部落。
                                                      统一之路还有很远。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4-26 21:27
                                                      “战利品收获怎么样。”
                                                        “还在统计,不过是大丰收。”曲心道。“另外玄信君送来了五万两白银和两千匹棉布。”
                                                        “嗯。你幸苦了。”常修没有随军出征。他负责统管后方,因此在军中曲心不仅要当军师,还要顺便兼个职,管后勤。
                                                        “下次让四恶再去绑两个后勤官来。”索隆安慰道。
                                                        曲心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想要征服中原,一套完整的军制一定要建立起来。使用军旅团营队的编制只是第一步,后勤保障体系、参谋幕僚体系、监察体系都要完善,这样一支军队才能有强大的战斗力。”
                                                        “真是什么都缺啊。”索隆摇头叹息。
                                                        “大汗您何不贴一个招贤榜,提高待遇,吸引人才自己来我们蒙古呢。”曲心建议。
                                                        “倒是可以一试。”索大点头。
                                                        说干就干,他立即写了一封信,吩咐后方的常修去准备。
                                                        “重盾兵也得加紧时间再训练一批。玄信君送来的这些钱怕是不太够。”曲心道。
                                                        “那就再去抢。反正我们的仇家还有很多。也顺便让小狼崽子们多沾点血。”索隆道。
                                                        曲心微微叹息,却没有说话。
                                                        见没有了什么事,索隆便出了帐篷,迎风站在草原之上,嗅着带着淡淡血腥气息的微风,昂首挺胸。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04-26 2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