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8,705贴子:5,031,442
  • 6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九集 踏向胜利的一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4-25 11:09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04-25 11:09
      魆妖纪 第九集 踏向胜利的一步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东瀛•蒙陀山】


      [剑无极苦寻雪山银燕,觅得山神行踪,却遇三妖拦阻。]
      红翎:主公的敌人,全都要死。
      (众人缠斗,剑无极徒手不敌红翎手中弓弩之利。)
      红翎:奇怪,听说你是很厉害的剑客,剑呢?是忘记带武器出门吗?
      剑无极:要看我的剑吗?给你看个够。(召唤灵属之器)
      红翎:哦?
      剑无极:缥缈•无极。


      [心系山神安危,剑无极快剑连环,然而剑锋及身,触感却是怪异。]
      红翎:凝结生命能量当成武器使用,这种做法却是很新鲜,不过……(将挡住的剑锋刺入自身)
      剑无极:啊,你……
      红翎:我是妖,以自然能量为粮食,只要是生命能量,就对我起不了作用。
      剑无极:啊?(一个失神,灵属之器被红翎身体吸收)
      红翎:剑法算还不差,现在你还有什么招吗?


      [另一方面,双妖配合默契无间,山神力量虽强,却对有形无体的黑雾攻击无计可施,顿时落于颓势。]
      红翎:你能闪到什么时候呢?(手中弓弩不停,剑无极只能不停闪避)
      剑无极:<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聚起剑气)
      红翎:这剑气……
      剑无极:一剑,(身后传来山神惨呼,剑无极分神)银燕!(刑跋举刀逼近山神)无极!
      (刹那间,剑无极快步绝尘,剑气狂袭,击退刑跋与哑冥,但一时松懈,红翎趁势偷袭,强弩重伤剑无极)
      剑无极:银燕,你快走。
      红翎:竟然为救一只残废的野兽,露出这么大的破绽。刑跋,交你了。
      (刑跋捡起掉落在地的武器,缓步逼近剑无极)
      剑无极:快走,快,别管我。我真高兴……看到你还活着,我……
      红翎:遗言交代完了吗?
      剑无极:我想讲,对不住。还有,这辈子很荣幸……有你这个……兄弟。
      (剑无极一番话完,刑跋已高举手中利器,山神内心震荡,竟在关键时刻爆发出强大力量逼退三妖,趁机抱起剑无极逃离)
      红翎:休走。(再次发动强弩)
      [利箭逼命,危急之间。]
      安倍博雅:(传声)八方灵符,散。(灵符化作鸟儿飞来救援,散做阵法逼向三妖)
      刑跋:这……这是……
      红翎:闪开!(灵符爆炸)可恶!
      刑跋:红翎大哥,人跑掉了,现在该怎么办?
      红翎:找,我就不信他们能跑得了多远,顺便将那个暗中偷袭的臭小子也一并找出来。


      【海境•潜龙崁】
      [久违会面,一句目的,划分彼此,犹感暗潮余怒。]
      梦虬孙:怎么了,你不是说知道我的用意,为什么不讲话?
      俏如来:也许,我想错了。
      梦虬孙:也许想错的人是我。
      俏如来:既然你有疑虑,不如你先说,如何?
      梦虬孙:我若说了,你会听吗?会配合吗?
      俏如来:你为鳍鳞会而来。
      梦虬孙:那你呢?是为王,还是……我?
      紊劫刀:死卷毛仔啊,你不是说要好好讲,怎么愈呛愈大声。
      俏如来:你的双腿……(梦虬孙抚着双膝不讲话)
      紊劫刀:死卷毛仔,讲话啊。(梦虬孙仍沉默)呃,俏如来是吧,死卷毛仔真的是要跟你商量,你们也认识这么久了,哈哈哈……(尴尬的停下)
      梦虬孙:让我单独跟他一谈。
      紊劫刀:这……
      梦虬孙:我不会有事,放心。外面交给你了,有风吹草动就通知一声。
      紊劫刀:<原来是在担心他带人来围剿我们。>放心,交给我。(离开)
      梦虬孙:呼,终于让刀叔暂时离开了。先回答你刚才的问题,脚是先前被夭寿皇四子拗断的,因为一些原因还没恢复。
      俏如来:我明白你的难处。
      梦虬孙:内行的,一眼就看出来了。
      俏如来:这招骗得过盗侠,但听闻鳍鳞会宗酋并非智昏之辈。
      梦虬孙:放心吧,他不知道我的行踪。
      俏如来:这么有自信?
      梦虬孙:我观察过了,只要昔苍白不在,八爪的就不会出现在高处监控,这是他的习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俏如来:短短几句话,倒是很多讯息。
      梦虬孙:什么?我都还没切入正题。
      俏如来:你想两全鳞王与鳍鳞会,对吧?你与盗侠的情谊我看在眼里,称呼宗酋时也显见情感。
      梦虬孙:唉,其实我在鳍鳞会的时间还没在宫内这么长,但是……但是他们是在我最艰困时出现,没有他们,梦虬孙没命成为后来的龙子。何况鳍鳞会的成立,是因为……因为……
      俏如来:现任鳞王,确实是一名仁君。
      梦虬孙:我无法说服他们。
      俏如来:我明白。
      梦虬孙:你不明白,其实,我曾经动摇过,在我知道鳍鳞会、狷螭狂与娘娘勾结之前。
      俏如来:是在鳍鳞会入关的那一夜吧。
      梦虬孙:那一夜,改变了很多人。
      俏如来:鳍鳞会所吸收者,皆是对皇室恨之入骨的人,加上你对鳍鳞会有过往情谊,这很正常。
      梦虬孙:正常吗?我们都见过相同的事情。
      俏如来:玄之玄。
      梦虬孙:我还去过那时的尚同会,跟一只看门狗呛声,结果……唉,我好好一尾龙,学人做什么狗。
      俏如来:那……你恨娘娘,恨狷螭狂,甚至恨宗酋吗?
      梦虬孙:娘娘与狷螭狂他们,现在好吗?(俏如来不答)那我不恨他们了。
      俏如来:梦虬孙。
      梦虬孙:至于八爪的,现在也没多好,鳍鳞会被迫与鳌千岁合作,就是被雁王恐吓的。
      俏如来:我说了,自你约我相见,我就猜到你的用意,所以不用过度强调。
      梦虬孙:那你做得到吗?
      俏如来:无论是受制于鳌千岁,或者对皇室的敌意,皆没理由阻止皇城反击。战争,早就无法停止了。


      【海境•镇海堡礁】
      北冥封宇:用你的刀,在本王身上印证属于你的道路,如何?(说罢,迎向蜃虹蜺手中刀锋)无论你我,再进一步,此锋便入方寸,
      蜃虹蜺:末将不愿弑君。
      北冥封宇:既以君称,何不回朝。同样一片烽火,本王心中总忘不了十七年前的三王之乱。
      蜃虹蜺:都过去了。
      北冥封宇:但你还在。
      蜃虹蜺:不在了,那口河山命已归锋王殿下所有。如今,末将手上的沌王斩才是未来的路。
      北冥封宇:换了刀,换不了当初舍命护驾,挡下骄雄皇弟致命三击的忠肝义胆。如今虽卸下河山命,蜃卿胸中仍怀万里河山。这个王位,是蜃卿帮本王打下的,。
      蜃虹蜺:王贵为嫡长子,本是王储正统。
      北冥封宇:如今在你心中,还是吗?
      蜃虹蜺:末将不敢猜测王的心意,只敢肯定一事,欲星移的心中早已忘了与末将的过命交情。
      北冥封宇:(拂开刀锋)伯仲分时同授冕,虹蜺过处尽疆舆。他,从来没忘。他,始终惦记。他,仍在等待。
      蜃虹蜺:十四个字,不过空口白话。
      北冥封宇:蜃卿,师相他……
      蜃虹蜺:师相,这两个字包含多少私心、野心、不臣之心。在欲星移推行墨学之时,心机昭然,王却选择视而不见。
      北冥封宇:蜃卿情寄江湖多年,对于朝中变化不失关心。
      蜃虹蜺:唯有一憾,妖氛未斩。
      北冥封宇:既然蜃卿如此挂心,不如与本王一同回朝,重整朝纲。
      蜃虹蜺:回去屈居那小小的左将军?王,你说错了,当年的那位殿下如今不复存矣。
      北冥封宇:蜃卿如此在乎名权?
      蜃虹蜺:名不重要,何以欲星移揽权之后怂恿恢复师相职称?名不重要,何以狷螭狂为翻案汲汲营营?名不重要,何以案卷甚嚣尘上,王仍顾及先王不敢轻易重审?
      北冥封宇:既知不易,何苦为难。
      蜃虹蜺:末将不为难,家族的荣耀,将由末将亲手拿回。
      (闻听此言,北冥封宇径自离开,不料蜃虹蜺将沌王斩挡路)
      北冥封宇:既下决心,便落刀吧。
      蜃虹蜺:末将不愿杀,但可制伏王。
      北冥封宇:制伏比杀,更难。(回身)而你,从不杀手中无兵刃之人。
      蜃虹蜺:王的海皇戟呢?
      北冥封宇:镇海堡礁左近,不宜兴战,要海皇戟何用。
      蜃虹蜺:请。(收起沌王斩,比出招式。)


      [文退不成,唯有武逼。昔时过命交情,为何今日,君臣错身。]


      北冥封宇:可还记得三人对练?
      蜃虹蜺:末将对王,再熟悉不过。
      北冥封宇:赤手空拳,师相也未必取胜。
      蜃虹蜺:持刀更是。
      北冥封宇:那举刀吧。
      蜃虹蜺:不需要。身为嫡长子,除却镇海四权,不足一提。
      北冥封宇:是吗。
      (北冥封宇再次出招,蜃虹蜺却只觉好似欲星移再现一般)


      蜃虹蜺:原来,王也会这一手。
      北冥封宇:不止这一手,(停手)蜃卿原先认为,会是缜儿来此,却没料到见到本王, 那……缜儿呢?
      蜃虹蜺:漫荒原。
      北冥封宇:本王目的已成,蜃卿,战场再见。
      蜃虹蜺:王,果然已非当初的殿下,请。(离开)
      北冥封宇:终究,本王做错了一件事。利用你的原则,欺瞒你的丹心。


      【海境•漫荒原】
      鳍鳞会:杀啦杀啦!
      海境士兵甲:继续前进。
      海境士兵乙:殿下。
      北冥缜:<观其战法,混入了宝躯守卫与定洋军成员,鳍鳞会众较少。>众人听着,你们有一群人曾是定洋军的兄弟,另一群人则是鳌千岁叛变时被迫选择立场的人。我不想与你们为敌,就在此地,重新选择你们的立场。
      (战场另一端)
      误芭蕉:心战奏效,众军听令,措举无犹豫者,杀!


      [心战,混战,首波战,北冥缜趁势进逼。此时。]
      蜃虹蜺:殿下。
      北冥缜:武师。
      蜃虹蜺:王为殿下争取的时间,用尽了。
      北冥缜:你们的路,也尽了。
      蜃虹蜺:殿下,留神。
      北冥缜:武师,留神。
      (两人正战,一股浩然之力奔袭而来)
      蜃虹蜺:王。
      北冥封宇:本王说了,战场再见。
      蜃虹蜺:不回宫坐镇。
      北冥封宇:不急,保下战线,等同保下皇城。
      蜃虹蜺:在漫荒原,王无所顾忌了。
      北冥封宇:既知此理,还不……退下!(海皇戟带着强大气势劈下)
      蜃虹蜺:末将,得罪。(沌王斩应招)


      回复
      3楼2018-04-25 11:10
        【海境•潜龙崁】


        俏如来:这片烽火,由鳌千岁点燃。皇室之争,扩大成一境战乱,收拾困难。
        梦虬孙:那你的目的呢?九界和平,以及……
        (回忆:
        俏如来:我正在调查的势力,可能跟墨家一样,散布九界……)
        梦虬孙:有眉目了吗?是娘娘,狷螭狂,还是鳌千岁?(俏如来不答)看到鬼,难道跟鳍鳞会有关?
        俏如来:还不能断言,宝躯未姓,狷螭狂的身世,与我要调查的事情皆有关联,却非核心。
        梦虬孙:就算鳍鳞会有嫌疑,也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参与,若与八爪的有关……我希望你交我处理。
        俏如来:可以。
        梦虬孙:那我的要求?
        俏如来:降低鳍鳞会的伤亡,前提是,你有办法让他们避战。
        梦虬孙:好,一言为定。(二人各自握拳轻触做约定)哈,我安心不少了。能抓出娘娘、狷螭狂,甚至鳌千岁的狐狸尾巴,你的能耐,我信得过。是说……你是什么时候察觉他们有问题的啊?
        俏如来:抽丝剥茧,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梦虬孙:切,都不通知一声,我也能帮忙啊,说不定还能提早解决。
        俏如来:有一些事情,不是提早就能解决的。
        (回忆:
        上官鸿信:其实他早就察觉未珊瑚、鳍鳞会,甚至鳌千岁有问题,却没在第一时间处理,所以让你放手去做,加速乱局的形成。你应该怀疑的,所托之人究竟是能力不足,还是刻意保留。)
        梦虬孙:哈,预防胜于治疗,好的大夫应该也没有放任病灶扩大,再切除患部的道理吧。
        俏如来:是啊,你说得没错。
        紊劫刀:(匆匆进来)不好了,死卷毛仔,事情不好了。
        梦虬孙:怎么了?
        紊劫刀:我刚才出去绕一轮,鳞王亲自出阵,我们的人马被迫撤离。
        梦虬孙:(对俏如来)就这样了,方才的事情还请牢记。(转身)刀叔,我们走吧。
        紊劫刀:好,是讲过多少次了,是刀兄。(推着梦虬孙往外离去)
        俏如来:<他在试探我。>
        梦虬孙:<他在防备我。>


        【海境•皇城】
        申玳瑁:午砗磲,你怎么走得这么急?
        午砗磲:是你啊,唉。
        申玳瑁:为何叹气?
        午砗磲:不就是王亲自出征。
        申玳瑁:原来是这件事,不用担心,方才探子回报,前线告捷。待拿下首胜,王便回宫坐镇。
        午砗磲:就怕来不及啊,你可知道先前王要替案卷翻案的传言愈滚愈大,服于各处封地的鲛人议论四起,不断联合上书,根本大乱了啊。(此时,狷螭狂隐在一旁山石后)
        申玳瑁:可恶,他们眼内没王法了吗!
        午砗磲:听说雨相有居中斡旋,设法压下议论,但是……唉,现在狷螭狂在宫内一日,我们就不得安宁。你说,我该怎……
        (申玳瑁突然示意,午砗磲回头发现一旁狷螭狂。发现被察觉,狷螭狂正待离开。)
        申玳瑁:等一下。
        狷螭狂:左将军有何指教?
        申玳瑁:现在有谁敢给你指教。
        午砗磲:申玳瑁,别这样。
        申玳瑁:我怎样?当初龙子这么挺他,还说我们皆有宝躯血统,结果呢?
        狷螭狂:你想怎样?
        申玳瑁:这样!(上前一拳,狷螭狂却也不避。修儒正巧赶到)
        午砗磲:申玳瑁。
        修儒:狷螭狂。
        午砗磲:好了,申玳瑁,他现在是王的贵客。
        申玳瑁:贵客,哼!俏如来、狼主与修儒才是海境的贵客。修儒,为你自己好,劝你别太接近他。午砗磲,我们走。(二人离开)
        修儒:怎会这样,唉。
        狷螭狂:罪者,没事。(擦掉唇角的血)
        修儒:还说没事,我不是讲过要帮你医治受损的经络吗?
        狷螭狂:有一些伤,你治不好。
        修儒:讲什么丧气话,不试试看……
        狷螭狂:左将军说得没错,别太……接近罪者。


        【海境•凉巳阁】
        伴风宵:唉,师妹都出去了,师尊还不让我回到殿下身边,难道殿下有了砚寒清,就忘了我了。他们表兄妹真是太讨厌了。
        覆秋霜:拂雨,你不够专注。
        伴风宵:师尊,没……没有啦,我很认真在研读……嗯?(狷螭狂入内)
        覆秋霜:也罢,你先去休息吧,老夫要接待来客。
        伴风宵:那……徒儿就先告退了。(离开)
        狷螭狂:冒昧叨扰,罪者在此致歉。
        覆秋霜:这座凉巳阁,你也住十年了,回到居处,怎算叨扰。(狷螭狂沉默)你有心事。
        狷螭狂:雨相明知故问。
        覆秋霜:老夫真不明了。
        狷螭狂:流言的影响,罪者已全数知悉,感谢雨相从中斡旋。
        覆秋霜:唉,实不相瞒,老夫也非全然是为了你。
        狷螭狂:罪者明白,唯有王在这场斗争中胜利,才有翻案的机会。
        覆秋霜:但如今,困难啊。
        狷螭狂:不难,至少罪者知晓一个解决的方式。
        覆秋霜:老夫亦知,但说不出口。那对你来说,太不公平。
        狷螭狂:但若无法压下舆论,让鳌千岁占得上风……
        覆秋霜:那你愿意吗?等了这么久,你甘愿让案卷从此沉埋吗?(狷螭狂握紧拳头)既然不愿,何必勉强自己。
        狷螭狂:是罪者心境未清,不如雨相豁达。
        覆秋霜:你哪里看出老夫豁达了。
        狷螭狂:卧寅病故,又因娘娘与罪者,不对外宣扬。此恸,雨相倒不沉溺,
        覆秋霜:谁说没有呢,只是你们不知情罢了。
        狷螭狂:抱歉。
        覆秋霜:有什么好抱歉的,多谢你这几年愿意住在凉巳阁。卧寅,一直都在。哈。其实是老夫要对你说抱歉,在这个关头反而使不上力。但至少……(现出宝剑)
        狷螭狂:潮汐瑰瑕。
        覆秋霜:记得你也习剑,有好剑法怎能无好剑匹配,预防万一罢了。
        狷螭狂:多谢……
        覆秋霜:要还。剑,有去有回。人,有去有回。
        (狷螭狂接过潮汐瑰瑕,深鞠一躬。)


        【海境•边关】
        北冥缜:恭贺父王凯旋。
        误芭蕉:恭贺王上凯旋。
        北冥封宇:布置完成了吗?
        北冥缜:敌军急退,追击至洄森岗入口,我军便不再深入,以防待变。
        北冥封宇:利用洄森岗的洄流特性设下埋伏,确实是他们最有可能的战法,缜儿判断正确。
        北冥缜:但武师并没有跟着他们的脚步,反而退往玄玉府。
        北冥封宇:失去鳍鳞会奥援,玄玉府自然需要更强的战力坐镇。
        北冥缜:与武师对战,父王无恙否?
        北冥封宇:不杀皇室血脉,是他无法横跨的原则。缜儿,此人能耐你我皆知,务必留神。
        北冥缜:儿臣明白。
        砚寒清:(到来)微臣参见吾王。
        误芭蕉:表兄,你不是在哨站,为何会来此地?
        砚寒清:当然是来向王缴命的。王,微臣已经寻得京王殿下,稍后微臣便会护送京王殿下随王回转皇城。
        误芭蕉:表兄,现在前线很需要帮忙……
        砚寒清:微臣恭喜锋王殿下旗开得胜。表妹,我相信你。
        误芭蕉:你……
        北冥封宇:砚卿。
        千雪孤鸣:(到来)唉,你们这群皇子,都还没交代清楚就先冲了。
        砚寒清:狼主,你怎来了?
        千雪孤鸣:还说呢,那个京王说要跟你会合,潜入敌营。你刚好不在,所以他就直接带了一支潜行部队……(话还未完,在场众人皆是大惊)
        北冥封宇:华儿!
        砚寒清:不会吧?(抚额)


        回复
        4楼2018-04-25 11:12
          【海境•洄森岗】
          北冥华:左翼听令,率精兵五十,沿着东面峭壁而探。
          士兵甲:领令。
          北冥华:剩余兵马随我深入。
          酒螺:禀京王殿下,洄森岗洄流众多,万一遭遇埋伏,我们难以撤退。
          北冥华:撤退?此赫赫战功本皇子尚未拿下,说什么撤退。
          酒螺:但奇袭洄森岗并不是王上所传达的任务,再前进恐怕……
          北冥华:何时轮到你来质疑我的决策。
          酒螺:(跪倒)请殿下三思啊。
          众士兵:(跪倒)请殿下三思……请殿下三思。
          北冥华:(上前对着酒螺一耳光)现在,本皇子三思过了。
          酒螺:殿下。
          北冥华:本皇子念你在我麾下多年,饶你一命。若再说,就依军法处置,哼!随本皇子,进兵。


          (果然,北冥华带兵深入洄森岗,遇到待敌的昔苍白)
          北冥华:这就是埋伏吗?只有你一个人,也妄想挡住本皇子,真是……
          海境士兵乙:啊!
          (北冥华话还没说完,身后传来惨叫与喊杀声)
          鳍鳞会众人:杀啦杀啦!
          酒螺:糟了,真有埋伏。
          北冥华:众人快随我冲过去。


          [奇袭遇埋伏,北冥华随即绝式上手,直向来将。]


          北冥华:龙吐珠。


          [孰料!]


          昔苍白:贪生宁可求白死,枉死不如杀苍生。


          [大意轻进,路中中伏,北冥华欲夺生机,却在剑下连连受创。]


          昔苍白:蠢辈。
          北冥华:啊!(被击落在地)怎……怎会这样。


          (昔苍白又是一剑劈下,数名士兵迎上阻拦,酒螺扶住北冥华。)


          海境士兵丁:快保护殿下!
          北冥华:闪开!(推开酒螺,又打伤身后追来的鳍鳞会援兵)
          碉命:北冥皇室都该杀!
          北冥华:众人快退!蚌含珠。(趁乱逃离)
          碉命:昔苍白,北冥华已被你所创,剩下的交给我便可。东面峭壁的兵马,需要你支援阻止。
          昔苍白:嗯。
          碉命:众人,追!


          (另一边,受伤的北冥华带着众人撤离)


          北冥华:酒螺,我们还剩多少兵马?
          酒螺:因为逆流的关系,有很多兄弟都失散了。
          北冥华:直接说,还剩多少?
          酒螺:剩……剩不到一半。
          北冥华:幸好,还有一半。方才我们已遇见鳍鳞会的最强战力昔苍白,然而碉命既能由后方偷袭我方,想必所带兵马也不会太少。哈,若本皇子所料不差,现在正是他们后防空虚的时候。
          酒螺:但前方逆流更剧,我们的步伐受到限制,若再遇伏兵恐怕……
          北冥华:哪来这么多伏兵,就算有伏兵,能强得过昔苍白吗?
          酒螺:那……殿下的意思是?
          北冥华:剩余残兵转向鳍鳞会本营,集中一点擒贼擒王。只要斩断了鳍鳞会的奥援,区区玄玉府便不成威胁。
          酒螺:请殿下三思!
          北冥华:你为何跪下,难道是怀疑本皇子的精准判断?
          酒螺:属下不敢,只是众兵已经乏力,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全军覆没。
          北冥华:胡说什么。
          酒螺:属下入殿下帐下多年,从未受到重用,蒙殿下赐名赏识欲建奇功,奈何如今进退维谷,可否容属下冒死谏言。
          北冥华:看不出来口才还不错,说吧。
          酒螺:不如我们先寻处隐藏,待回到边关重整旗鼓,必能……
          北冥华:住口!(一记响亮耳光阻断酒螺未讲完之话)你可知你一再动摇军心,本皇子能将你军法处死?
          酒螺:<我终于知道为何伴风宵他们都不选京王了,再这样任性下去,全部的人都会死在这。>
          北冥华:你们是怎样了,若成功平乱,我重登太子位,你们便是平乱首功。若失败战死,也算是为了皇室。
          (海境士兵惨呼传来)
          海境士兵丙:追兵啊!
          鳍鳞会部众乙:杀啊杀啊!别让北冥华逃走了。
          碉命:除了北冥华,降者生,抗者死。杀!
          北冥华:这是阴魂不散,想没命者就来吧。
          鳍鳞会部众丙:杀啊!
          北冥华:啊!(伤上加伤)快,快突围啊!
          酒螺:保护殿下突围啊!
          碉命:哼,还想逃往哪里?来啊,追杀!


          (北冥华再次冲出重围,狼狈逃亡)


          北冥华:酒螺,我们现在还剩多少兵马?
          酒螺:就剩殿下眼前这些了。
          北冥华:果然是一群毫无智谋的刁民而已,如果是本皇子布计,此地必会设下埋伏围势,哈,他们还是差都太远了。
          酒螺:殿下还是别讲,常常一讲就会出事。
          北冥华:眼下本皇子尚有一策,只要与先前派往东面探路的左翼精兵会合,我们就能回头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酒螺:又……又要回头杀?属下再请殿下三思啊。
          北冥华:再往前过去,应该便是鳍鳞会营区哨站。只要我们拿下哨站,待左翼精兵前来会合,我们就先斩碉命,然后擒八紘稣浥,再与王宫左右夹击玄玉府,何愁此乱不平。
          酒螺:属下冒昧一问,方才突围时,殿下可记得方向?
          北冥华:哼,方才一阵慌乱,本皇子暂时迷失了方向。
          酒螺:啊?(众人皆无语)
          北冥华:不过,本皇子相信只要让我缓过气来,辨别方向对我并非难事。
          酒螺:殿下,属下有一计,就不知当说不当说。
          北冥华:说。
          酒螺:前方有岔路,我们兵分两路,让我冒死为殿下引开追兵。
          北冥华:爱卿,想不到你如此尽忠。
          酒螺:殿下不用再说了,能遇到殿下,是属下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如果有命,我们必会再见。
          北冥华:酒螺!
          酒螺:殿下快走吧。
          北冥华:愿意留下者便留下,其余,随本皇子继续进发。


          (北冥华带着部分士兵先行离开,遇到等待已久的惭参与鳍鳞会部众。)


          惭参:北冥皇室,纳命来!
          北冥华:可恶!
          惭参:你走不了了。
          北冥华:我不能死在此地,杀!还有一群人,仍在为我拼命!


          (方才分开的岔路前,碉命带人追上,却见酒螺跪倒在地,率众投诚鳍鳞会)


          北冥华:如果不能拿下奇功,何谈重登太子,怎么对得起皇兄。如果死在此地,又怎能对得起为我挡下追兵的众人啊!


          (一番激战后,北冥华抢得一个空挡,从战圈中突围)


          鳍鳞会:身着金色华服的,就是北冥华,来啊,仔细搜查。
          北冥华:(藏身暗处)哼,一群刁民想害本皇子,没这么容易。


          (昏蒙的月光下,北冥华嫌弃的换上一套捡来的衣衫。)


          北冥华:可恶,附近只找到这件衣服,这主人是什么着衣品味,这身衣服真是丑到有剩。(纠结片刻)罢了。
          (此时,碉命与惭参来到北冥华藏身处附近。)
          碉命:惭参,你这方可发现北冥华的行踪?
          惭参:被他脱逃了。
          碉命:北冥华这个蠢辈,留下断后的残兵,一见面便跪下投降,现在只剩他一人了。
          惭参:那群残兵呢?
          碉命:他们跪得太真诚了,我怀疑有诈,就先遣人将他们押回本营。


          北冥华:<一群叛徒,竟敢欺骗本皇子!>
          (北冥华正暗自愤慨,竟未察觉身后有人靠近)
          鳍鳞会部众戊:喂,姑娘,你有没有看到一名身穿金色华服的男子?
          北冥华:(不敢回头)姑娘……
          鳍鳞会部众戊:嗯,你有没有看到?
          北冥华:(变声)没……没看到。
          (一个回眸,北冥华娇娇款款的回过头,与身后男子深情对视。)
          鳍鳞会部众戊:<想不到在这个地方能遇到这等美人,真是……太好了。>
          北冥华:<为何用这样的眼神看我?难道被认出了?>
          鳍鳞会部众戊:此地太过危险了,姑娘就先随我回麒麟会吧。
          北冥华:<竟将本皇子看成女人。有了,不如就顺势混入他们内部,只要让我捉准机会,必能见到八紘稣浥,将他格杀,嗯。>
          鳍鳞会部众戊:姑娘。
          北冥华:也……也好。<.哈,就是这样,这就是为我准备的一击逆转的剧本。>


          【海境•鳍鳞会】
          (山石后)
          北冥华:放开我,放肆,乱摸什么!
          鳍鳞会部众戊:啊,你怎么有……啊!
          北冥华:(独自走出)差一点就脱不了身,太可恶了!果然鳍鳞会都是这等急色下流之人。待我灭了鳍鳞会……(回头发现一座房子)那是……鳍鳞会内怎会有此独立小屋?莫非是八紘稣浥的居所?好机会!


          (北冥华大摇大摆进入屋内,房内却空无一人,只有烛火摇曳不定。)


          北冥华:怎会空无一人?(发现博物架上的骨灰坛)玲姬,是皇姑母。(端起细看)这怎有可能!还有,北冥……
          紊劫刀:(自外回来)诶,姑娘?
          (惊吓之下,骨灰坛径直从北冥华手中落下。)


          【东瀛•竹龙众】
          江宪龙一:一日过去,胧三郎毫无回应的迹象,虽然不多,但渐渐开始有不少人倒向我们。上杉大人,看来形势好转了。
          上杉龙矢:龙一,事情绝非如此单纯。
          路人甲:上杉大人,我主秋松有请。
          江宪龙一:秋松掌门先前对大人颇有微词,这次邀约恐非善意。
          上杉龙矢:龙一,你对他有成见了。
          江宪龙一: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上杉龙矢:罢了,你随我前去。
          江宪龙一:是。






          上杉龙矢:承蒙秋松掌门邀请,上杉有礼了。
          秋松:二十年了,昔日文乐林一别,我们兄弟很久没这样谈话。近日内能这样重逢两次,也算有缘。
          上杉龙矢:确实有缘,不过比起缘,我更希望能有各位之援。
          秋松:兄弟虽不聪明,但如你所说,这胧三郎若非心虚,为何始终不愿出面回应。更重要是兄弟相信你的为人,所以我与其余十八名流谈好,我们愿意出面助你。
          上杉龙矢:太好了,秋松掌门这份恩情,上杉龙矢在次谢过。
          秋松:不过,我们十八名流身为名门正道,总不能与奸邪为伍,所以兄弟希望你能与西剑流等划清界线。
          上杉龙矢:请恕我不能同意,这场战役,西剑流将是重要战力。
          秋松:此言差矣,就算没有他们,你还有我们,何必勉强自己沾染污泥呢?
          上杉龙矢:现在首要团结武道,而非再分你我。
          秋松:武道团结固然重要,但是非界线不可模糊,否则他人只会视我们一丘之貉。
          上杉龙矢:我们坦荡磊落,问心无愧,一点蜚语又有何惧。
          秋松:你啊,难道你还不清楚自己怎会落入这般田地。
          上杉龙矢:早在联合开始,我便有承受众人指点的心理准备。
          秋松:你……当真坚持与他们为伍,也不愿回归正途?
          上杉龙矢:何谓正途?是以偏概全,还是排斥异己?
          秋松:西剑流、血扇流、百目忍族,个个恶名昭彰,何来偏颇?何来排斥?
          上杉龙矢: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现在正是让他们归顺正途的时机。
          秋松:你可知这会误了竹龙众前程,更会让你受正道名流唾骂?
          江宪龙一:够了,什么正道名流!当初残忍联合寻求帮助对付西剑流的时候,你们个个都躲起来,后来血扇流为祸之时也是一样。现在呢?也只敢来找竹龙众寻事,你们这些名门就是这样,欺善怕恶……
          上杉龙矢:龙一!
          江宪龙一:对不住,是江宪龙一失礼了。
          上杉龙矢:是我教导无方,还请秋松掌门莫见怪。
          秋松:没事,我不会放在心上。但是关于西剑流之事,还请你三思。
          上杉龙矢:二十年了,过了二十年,除了我,你们都没学到教训。
          秋松:唉,你就是这个脾气,我才担心。现在算一算,当年的同志只剩六……抱歉,是五个。
          上杉龙矢:若没有当年之事,也没有今日的上杉龙矢。
          秋松:罢了,言尽于此,我有事必须外出一趟,你们请自便。至于援助之事,望兄弟好生思量。请。
          上杉龙矢:请。(秋松离开)
          江宪龙一:呃。
          上杉龙矢:龙一,怎么了?
          江宪龙一:上杉大人,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无论是什么大风大浪,都不曾看你露出这种神情,究竟何事能让你如此烦心?
          上杉龙矢:多谢你的关心,但此事关乎很多人,我允诺过不再提起此事。但龙一,记住,耿直与成见往往在一念之间。而这一念,在于一字,理。
          江宪龙一:是,我会谨记不再犯。
          上杉龙矢:我去与赤羽商讨下一步,流言便劳你继续留意了。


          回复
          5楼2018-04-25 11:14
            【东瀛•东剑道】
            风间久护:山田,想说什么,便说吧。
            山田健:主公,你确定要继续散播流言?纵使西剑流可恨,但毕竟有少主在那,还有上杉大人,我不认为我们这样做是正……
            风间久护:山田!知人知面不知心。
            山田健:小人是担心主公……唉,茶冷了,小人去替你重温一壶。(离开)
            柴田道末:(到来)先生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就不知心从何来。
            风间久护:观其行,晓其心。胧三郎再不出面,这天下民心可就要失了。
            柴田道末:主公曾言,流言的可怕,在于无须出面。
            风间久护:有自信是好事,但同样的道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上杉龙矢为人刚正不阿,仅需一席话、一句誓言,时间不证自明。若汝等真欲打其心、挫其威,非胧不可。
            柴田道末:诚如先生所言,伤龙者,非龙也。
            风间久护:嗯?
            柴田道末:先生可知古早龙的传说,始自大海、掀起风雨?
            (此时,天空传来雷声阵阵,乌云密布,密密层层的雨点纷纷落下)
            风间久护:泷。


            【东瀛•某处】


            (幽暗夜晚,倾盆雨下,泥泞的小路上,秋松掌门独自冒雨前行。)
            秋松:<很久以前,世人皆知东瀛武道有三条龙,竹风之龙,朦月之胧,黑海之泷。一者以风弘扬侠义,一者如月深藏不露,一者为海……>
            (夜色昏蒙,一人影从前方缓缓而来。雨丝纷乱,来人与秋松掌门擦身而过。)
            来人:你的罪,已赎了。
            秋松:<偿还罪孽。>
            (大雨仍在下,风吹起来人手中字条,与之擦身而过的秋松却突然血爆而亡。被雨打湿的字条跌落在地,上书二字:天诛。)


            【东瀛•西剑流】


            (烛火摇曳,赤羽手持书卷坐于灯下,上杉龙矢踏月而来。)
            赤羽信之介:你来了。
            上杉龙矢:此时到来,没乱了先生的思绪吧。
            赤羽信之介:没有,来得正是时候。(收起手中之书)
            上杉龙矢:那是……
            赤羽信之介:西剑流的古史,上杉大人有兴趣吗?(递过书卷)
            上杉龙矢:(翻看)炎魔幻十郎……毒杀烟萧谷……一代魔神,结局竟是如此凄凉,不胜唏嘘。
            赤羽信之介:确实不胜唏嘘。(上杉递还书卷)流言的状况如何?
            上杉龙矢:胧三郎不肯出面,虽让流言效果减弱,但这其中比起相信我们,更多的人还是选择坐壁上观。
            赤羽信之介:这便是人性。
            上杉龙矢:要彻底根绝,还需要时机行动。
            赤羽信之介:有魔之甲在前,就算找到他的位置,贸然发动攻势,或者能损其爪牙,却也会徒增伤亡。但同样的……


            【东瀛•胧三郎驻地】
            胧三郎:吾虽有魔之甲,但此刻轻率攻击他们任一方,另一边那便会立即支援。如此只会更巩固他们的联合。
            柴田道末:上杉那边,主公已有排布。现在东剑道多了不少人员,属下建议不如趁立花雷藏不在,用偷袭的方式攻击血扇流。纵使无法拿下,也能伤之大半,而且师出有名。再赢得名声,我相信那群沽名钓誉的正道肯定乐见。
            胧三郎:道末,御魂那个娃儿在想什么,我会不清楚?


            【东瀛•百目忍族】
            御魂笑光辉:千百蝼蚁,不如握一良将啊。(望月咲手持沾血武器来到)一日之内,灭尽叛党千百先锋,百目忍族的诱杀陷阱,我见识了。
            望月咲:结果胧三郎的人还是没来。
            御魂笑光辉:早就知道这么烂的演技不可能会来。
            望月咲:那为何还要做?
            御魂笑光辉:烂戏都是为了迎接下一场盛大的好戏啊。


            【东瀛•西剑流】
            上杉龙矢:要破僵局,唯有诱出杀之。先生上次的想法虽是可行,但要成,尚差要件,他办得到。
            赤羽信之介:给他一点时间,而且我们也需要准备。
            上杉龙矢:给他时间非是问题,问题是……


            【东瀛•胧三郎驻地】
            柴田道末:长久僵持,让他们有所准备,对我们也是不利。
            胧三郎:放心,他们双方各有利害矛盾。在此前提,时间就是我最大的武器。吾料不久之后,便有一场趣味的大战。
            柴田道末:大战?


            【东瀛•百目忍族】
            御魂笑光辉:十日之约,东剑道。
            望月咲:照这个情势,七天后,军师真会对他们发兵?
            御魂笑光辉:做人嘛,总是要讲信用。放心,出发之前,我会发帖子给剑无极。至于帖文,就写替东剑道办头七好了。


            【东瀛•西剑流】
            上杉龙矢:可以的话,我实不愿见到那一天。
            赤羽信之介:吾同样不希望,但目前未有此法能解东剑道,静等吧。


            【东瀛•胧三郎驻地】
            胧三郎:等吧,合久必分,分久也能再合。
            柴田道末:主公还在等什么?
            胧三郎:一份礼物。


            【东瀛•百目忍族】
            部下:报,探子回报,已寻得胧三郎的藏身之处。
            御魂笑光辉:这么刚好啊?
            望月咲:既然寻得,那我……
            御魂笑光辉:嘘,不用告知赤羽。
            望月咲:为何?
            御魂笑光辉:我一向不喜欢照着智者的想法走,是时候走备案了。
            望月咲:你想做什么?
            御魂笑光辉:当然是我最擅长的,送礼。


            【东瀛•胧三郎驻地】
            胧三郎:礼物来了。


            【东瀛•桃子村】
            (天色渐亮,房间内,剑无极趴在榻上昏睡,安倍博雅一旁守护打着瞌睡。)
            安倍博雅:(惊醒)大哥,你醒了。
            剑无极:安倍,我怎会在这?这是……
            安倍博雅:大哥,你先趴好啦,你背后的伤势很严重,不要随便乱动。
            剑无极:好,我趴着。安倍,我怎会在这?这个地方是……
            安倍博雅:这是桃子姐她家啊。
            剑无极:是桃子姐的……
            桃子:是啊,你不会几天没来就忘记了吧。(端着水盆进来)
            剑无极:桃子姐。
            桃子:趴着啦,别乱动,等一下伤口又要裂开了。
            剑无极:是。
            桃子:(放下水盆,替剑无极清洁)真是的,你们这些男人,整天在外面四处跑,也不知道是在忙什么。才多久的时间没看到就变成这副模样,一点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剑无极:抱……抱歉,我以后会注意,多谢你,桃子姐。
            桃子:不用谢我啦,要谢就谢安倍他们啦,若不是她么将你捡回来,你现在还不知有没有命喘气。
            剑无极:他们?安倍,是你救我来这的?
            安倍博雅:是啊,我刚才在路上刚好遇到,所以……
            剑无极:那你有没有看到另一个人,跟我一起的那个人?
            安倍博雅:你是说山神?
            剑无极:山神?对,就是山神,你有没有看到他?他现在怎样了?有受伤吗?
            安倍博雅:你先别激动,放心啦大哥,他没大碍,只是受到一点皮肉伤。我是在路上遇到你们两个,这一路也是他背你来这里的。
            他也来了,那,他在哪里?我……我要去见他。(挣扎起身)
            安倍博雅:大哥。
            桃子:喂,就叫你不要随便乱动了
            剑无极:我……我不要紧。(支撑不住)
            桃子:就说你的伤口还没好了,你赶紧趴好啦。
            剑无极:我真的不要紧,拜托你,跟我讲他在哪里,拜托。
            安倍博雅:好啦,大哥,他应该就在外面还没走远,你身上有伤,不然我扶你……(剑无极已踉跄往外跑去)大哥。


            (村外树林,山神四处采摘了些许水果堆放在一处。)
            剑无极:银燕……
            安倍博雅:大哥。看你不顾自己伤势也要先确认他的安全,他……是你很重要的朋友吧。
            剑无极:我们是师兄弟,不对,我们是比兄弟更亲的兄弟。过去,我跟他有一些误会,来不及向他道歉。后来他发生了意外,我以为这辈子没机会再看到他了。但上天安排我们再次相会,无论是什么原因让他变成这样,我都会全力助他复原。(看着山神的身影)无论变成什么模样,你永远是我兄弟,雪山银燕。
            (听到剑无极的声音,山神欣喜迎上来,比划着要将水果分享给剑无极。)
            剑无极:你是……要拿给我吃吗?(剑无极接过果子)多谢。(山神又拿出一些果子递过)我吃不了这么多,你不用……(山神不理,仍是示意剑无极将果子拿去,剑无极只好接过吃下)多谢。很甜,真好吃,多谢……多谢。


            (仿佛吃下的果子有千般滋味,剑无极忍不住掉下眼泪,山神上前细细为其擦拭眼泪)


            剑无极:抱歉,你在担心我吗?(山神点头)放心,我没哭,只是……只是风沙太大了,你要我吃水果是吗?好,我吃……我吃。
            安倍博雅:真羡慕你们师兄弟感情这么好,放心吧,大哥,你的兄弟吉人天相,一定有办法恢复原本的模样的。
            剑无极:嗯,我也这么相信,
            安倍博雅:这段时日,你就暂时待在桃子姐这疗伤,顺便多陪一下你的兄弟吧。关于魔之甲的事情……
            剑无极:啊,对了,魔之甲。(伤体不支)
            安倍博雅:放心啦,大哥,你先以疗伤为重。我只是想说魔之甲的事情就先交给我处理,我会去找赤羽先生商量,你不用烦恼。
            剑无极:但……这本是我该做的事情,怎可以……
            安倍博雅:哎哟,你别跟我客套了,别忘记了,我也是你的兄弟啊。做人小弟的帮大哥一点事情,那也是应该的嘛,你就安心养伤啦。
            剑无极:多谢你了,安倍。
            安倍博雅:放心啦,我安倍大师办事情保证稳妥妥,老鼠入牛角。那我就先去处理了。<这阵子江湖上的风波,还是先别让大哥知道,让他好好休息几天吧。>


            (安倍博雅正待离开,一股妖气扑面而来)


            安倍博雅:这……这个气息是……
            剑无极:怎么了,安倍?
            安倍博雅:啊,桃子村!


            (此时,红翎三人已循着踪迹找寻到了桃子村处)


            红翎:没错,那两个人的气息一直延续到这里,他们应该就在这附近了。这一次,一个也别想要逃。
            刑跋:那我们该从何找起呢?
            红翎:很简单,一户一户寻问。再不然,将地板一寸一寸翻过来就是了。
            桃子:你们是什么人啊?在别人家门口吵吵闹闹是在做什么。
            红翎:就从你开始吧。


            [红翎寻迹逼命,桃子村遭逢灾劫,安倍博雅是否能及时来救?
            胧三郎口中的神秘礼物又是怎样的变数?
            神秘人物黑海之泷又是谁?他将带来怎样的改变?
            北冥华遭遇盗侠,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梦虬孙与俏如来的关系又会怎么变化?
            预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第十集——同志 敌人。]


            回复
            6楼2018-04-25 11:17
              ============end=============

              网盘:https://pan.baidu.com/s/1reZZ2jFmJrTZSMGsk28LGw
              金光布袋戏资料馆:https://jinguang.huijiwiki.com/wiki/%E5%8F%A3%E7%99%BD


              回复
              7楼2018-04-25 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