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604贴子:5,058,608
  • 6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五集 不断翻转的险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4-25 02:47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04-25 02:47
      魆妖纪 第五集 不断翻转的险局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东瀛•残忍联盟】

      赤羽信之介:他就是酒吞童子。
      御魂笑光辉:还想什么,等他出手吗?杀啊!


      [传闻的酒吞童子再现,结果却是。]


      (众人一同出手攻击,胧三郎一派自信,却败于赤羽、上杉联手。)


      胧三郎:怎会,我的力量?
      赤羽信之介:你所拿走的信物已经被我替换了。
      御魂笑光辉:哈,原来不止是我啊。


      (回忆:
      江宪龙一:又有流寇在竹龙众滋事,伤了门徒二十余名。
      (上杉龙矢分神之际,御魂笑光辉迅速将信物偷换。)
      上杉龙矢:你亲点战士一百五十名前往支援,务需将流寇铲除。)


      御魂笑光辉:看来你要挑战最快被消灭的魔王记录了。
      赤羽信之介:现在!
      剑无极:杀!
      上杉龙矢:杀!
      御魂笑光辉:杀!




      【苗疆•锋海】


      [竹林之内风云会,妖界异能者为取离尘石,强势踏上锋海。]


      天地不容客:是谁打伤忆无心!
      红翎:红翎。
      天地不容客:呃啊!


      [话甫落,雄掌怒出,刑跋见状,异能挡关。]


      刑跋:哼!


      [孰料!]
      天地不容客:凭你也想挡住吾。(数掌连攻,猛虎下山不可挡之势)
      刑跋:<好快!>
      天地不容客:杀!(召来金盾,再度攻击)
      刑跋:<好强大的力量,挡不住。>神守陷地!
      红翎:刑跋!
      [瞬间反应,开弓猎杀。红翎寻得死角,疾箭破风而射。]
      天地不容客:闪开!(甩开刑跋,未及反应,风逍遥早已挡开飞箭。)
      风逍遥:这一次,我要来真的了。
      红翎:短刀小子。
      风逍遥:这样的合作,还是第一次。
      天地不容客:(走开几步)哼,天地不容客不需要合作。
      风逍遥:我将红毛的留给你。
      红翎:喂,你们敢玩火吗?哈!(掌中聚火)


      [而在另一方。]


      锻神锋:你们该怨叹,遇见锋海主人心情最差的时候。吾,要失态了。
      木魅:(变化出一朵花)你之美丽,是木魅所赐予,你愿为木魅献出性命吗?(手中之花化为条条蔓藤,层层缠绕木魅。)
      锻神锋:亮招吧。
      (藤蔓威力惊人,锻神锋一时落入下风。)
      锻神锋:是植物溶体的妖术。
      木魅:<必须为哑冥争取空隙。>
      锻神锋:只有这样吗?(话音才落,面上出现一道伤痕。)看来是吾大意了。(招出文帝双剑)
      木魅:世上大意的人多了,当他们露出懊悔的表情,往往已失了性命。(手中又一朵花化为蔓藤)


      【东瀛•残忍联盟】


      [阴谋败露,胧三郎面对东瀛四强围攻。]
      胧三郎:你们这班小人。
      御魂笑光辉:被抓包就叫人小人,你还真敢讲。
      上杉龙矢:斩!
      御魂笑光辉:(对观战的三人)你们还在看什么,他才是阴谋家,大家一起上啊。
      (围观的立花雷藏三人心思不明,胧三郎渐渐不敌众人)
      胧三郎:白夜丸,你忘却了西剑流之仇吗?
      立花雷藏:哼!(仍不动手)
      [眼看对手颓势尽现,赤羽信之介不再保留,凤凰扬手而出。]
      赤羽信之介:赤鸿飞羽!(重创胧三郎)


      (另一处临近山顶)
      道末:怎会这样,主人!
      鬼夜丸:哈哈哈……怎样,你的主人吃屎了吗?
      道末:你,快使用云外镜,助主人逃脱。
      月牙诚:什么云外镜,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道末:你不开云外镜,就看鬼夜丸死。(重伤鬼夜丸,威胁月牙诚)
      月牙诚:你在讲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道末:呃啊!有听到吗?快!(手上用力,鬼夜丸痛苦呻吟)
      鬼夜丸:小诚,别……别听他的。(道末加重力道)
      月牙诚:你别伤害他……你别伤害他!
      道末:快施展你的异能。


      [攻势应接不暇,胧三郎连番受创,最后。]
      (胧三郎已经是强弩之末,御魂笑光辉持剑最后一击。)
      胧三郎:你……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吧?(抓住插入身体的剑,)
      御魂笑光辉:死人不需要身份。(欲拔剑,被胧三郎制住)你要取回你的妖力?
      胧三郎:我的东西,我一并取回。
      剑无极:危险!(赤羽三人同上,欲趁机攻击,却被震退。)
      上杉龙矢:这是……
      赤羽信之介:魔之甲!
      御魂笑光辉:怎有可能!(攻击)
      [魔之甲瞬间转移,御魂笑光辉慌而不乱,抓住换气瞬间挣脱。]
      御魂笑光辉:还在观望什么,让他逃脱,对谁有好处?
      赤羽信之介:望月盟主,请下令动手。
      望月咲:雷藏,动手。呃哈!(同时同手。)
      赤羽信之介:小心!
      胧三郎:<.白夜丸难缠,必须先解决他。>


      [雷霆一掌夹带雷光之威,胧三郎却是不闪不避,以掌换掌。]
      胧三郎:走!(一击得中,不再恋战)
      赤羽信之介:休走!朱雀天火!


      [战局丕变,魔之甲坚不可摧,胧三郎全力进攻,力寻生路。]
      望月咲:他的身上有护身气罩。
      御魂笑光辉:剑无极,快想办法啊。
      赤羽信之介:消耗他的体力,他身上有伤,支持不久,先将他擒下。
      [虽无受创之虞,却是受困其中。眼见体力渐失,胧三郎横招上手。]
      胧三郎:鬼起漩空,十方业火。
      [就在胧三郎纵身欲逃之际,神田京一乍然现身。刀快,刀急,刀刀断路。]
      神田京一:一剑•无敌。(剑无极亦上前攻击)


      [一人三刀,两人五刀,胧三郎目不暇接,应接无能,顿时受制。]
      御魂笑光辉:成功了。


      【苗疆•锋海】


      [而在苗疆锋海,异界特殊战技,出其不意的火,刁钻难防。加上无懈可击的防守,战况一时僵持。]


      刑跋:杀!
      风逍遥:<他知道硬碰硬绝非我们的对手,所以采取游击。莫非……>
      红翎:灼日十字痕。
      红翎:<这两人太过难缠,拖不了多久,木魅,全靠你了。>


      [而另一方,文帝剑绘再现绝艳风华。]
      锻神锋:剑绘•江山如画,一抹嫣红。
      木魅:圆舞•镇魂玫瑰。
      (两人短暂交手,文帝双剑更显优势。此时,哑冥化身黑雾伺机而动)
      锻神锋:那是……不对,还有一人的气息完全消失了。
      木魅:从一开始,让你分神就是我的目的。
      锻神锋:先杀你,再杀他,意义相同。


      [心知对方有意牵制,天地不容客怒气更盛。]
      天地不容客:想拖延?飞瀑怒潮!
      红翎:小心,此招非同小可。
      刑跋:全力一挡。


      [苗疆名招再现锋海,无可抵御的雷霆雄力,无可消除的怒火奔腾,纵是妖界异能也难撄其威。]
      红翎:刑跋!


      [同时。]
      风逍遥:横步杀•惊鸿。
      [一瞬的失神,足够致命的破绽。随即便是,绝杀一刀。]
      刑跋:红翎大哥!(以身挡刀)


      【东瀛•残忍联盟附近上头】
      道末:快使用云外镜。
      月牙诚:我真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道末:那你就眼睁睁看着鬼夜丸死。(动手)
      月牙诚:别……别……别伤害鬼阿叔!啊!


      [月牙诚异能爆发,云外镜瞬间开启。]


      【苗疆•锋海】


      天地不容客:怎会这样?
      风逍遥:啊,那是……又是黑洞。


      (另一边)
      锻神锋:任你妖术用尽,也是徒劳。注意,第三招了。剑绘•风华绝艳,点染山河。


      [忽然。]


      锻神锋:与方才截然不同的力量。离尘石。
      木魅:离尘石到手,走。(利用天上黑洞遁走)
      锻神锋:消失了,嗯?天上那是?


      (此时,风逍遥与天地不容客往黑洞出现方向赶去)
      风逍遥:糟了,黑洞快要消失了。
      天地不容客:谁也别想要逃,怒潮袭天。(朝黑洞袭去)


      【东瀛•残忍联盟】
      望月咲:啊,那是什么?
      剑无极:是云外镜,小诚在附近。
      (话音刚落,红翎等人从天空中云外镜所成通道来到东瀛此处战局。)
      胧三郎:红翎。
      红翎:主公。
      木魅:快闪开。(躲开)
      赤羽信之介:小心!
      [变生突然,众人错愕之间。]
      (强大力量从云外镜所化通道袭来,情况一片混乱)
      胧三郎:走。
      木魅:离开。(妖界众人随胧三郎逃离)


      (另一边,云外镜关闭,月牙诚因力竭而晕倒)
      神田京一:可恶!追。
      赤羽信之介:不可。(神田停住)
      上杉龙矢:赤羽先生,纵虎归山,祸患无穷。
      赤羽信之介:方才那四名不速之客称呼胧三郎为主公,他们身上也带有与胧三郎类似的气息,只怕是他的后援。要再擒胧三郎不易。
      雨音霜:信之介大。
      赤羽信之介:霜,神田,你们做得很好。这次失败是天意,唉。
      剑无极:云外镜出现,小诚一定在附近,我去找寻。
      赤羽信之介:只怕有埋伏。
      剑无极:我不能坐视。(离开)
      赤羽信之介:(对雨音霜与神田京一)你们也随同协助。(二人离开)
      御魂笑光辉:怎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立花雷藏:哼。
      望月咲:风间久护人呢?
      赤羽信之介:方才在混战中离开了。
      御魂笑光辉:我真的会被你们气死。
      赤羽信之介:御魂笑光辉,吾有事要问你。
      御魂笑光辉:没时间。盟主,雷藏,我先离开了,之后再商谈后续。(离开)
      立花雷藏:哼!(离开)
      望月咲:今日之变,太过突然,众人都需要疗养,且散会吧。(离开)
      上杉龙矢:赤羽先生,现在该当如何?
      赤羽信之介:先回竹龙众,从长计议。


      回复
      3楼2018-04-25 02:47
        【苗疆•锋海】
        风逍遥:方才的黑洞异变,之前苗疆各地也曾发生过。
        锻神锋:铁军卫方面查到什么?
        风逍遥:根据史艳文所说,以及我所追查的线索串连起来,红翎、木魅等人几可确定是妖界之人无误,而他们需要离尘石。
        锻神锋:天生具有异能的种族,却需要离尘石来增加力量。
        风逍遥:是,所以他们才会先后找上黑水城与锋海。
        锻神锋:用以增加力量,莫非在人世,他们的力量有所欠缺?
        风逍遥:这尚不能确定。对了,除了黑水城与锋海,可知哪里还有离尘石?
        锻神锋:离尘石乃上好铸材,只要是上流的铸者都有可能蒐集。至于他们用于何处,吾锻神锋并不知情。
        风逍遥:这下麻烦了,现今妖界内部的状况我们也无从知情,木魅等人的目的也未完全明朗。刚才黑洞也不知道将他们带往何方……
        锻神锋:那也是你们应该烦恼的事情。
        风逍遥:呃,唉。最后一问,锋海现今所存的离尘石全部被取走了吗?
        锻神锋:没错。
        风逍遥:啊?我还以为这么贵重的铸材没这么轻易就被……
        锻神锋:不过,被窃取的离尘石数量只是吾原得的一半。
        风逍遥:那其他离尘石呢?
        锻神锋:(看了一眼天地不容客所背金盾)这不是你该知晓的范围。我已经将情报交换于你,提醒铁骕求衣,你们苗疆又欠吾锋海一次。
        风逍遥:唉,好吧。既然你们已经知晓事情的严重性,那风逍遥也该回铁军卫处理后续,先告辞了。
        锻神锋:请。(天地不容客亦打算离开)至于你,这样就想离开吗?
        天地不容客:你想怎样?
        锻神锋: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天地不容客:两项条件,换吾一身装备。
        锻神锋:这个盾,用得是否顺手?
        天地不容客:不差。
        锻神锋:那就承认吧,吾锻神锋的手艺远超废字流。
        天地不容客:这算是第二项条件吗?
        锻神锋:当然不算。
        天地不容客:哼,你要我留下就是听你废话吗?
        锻神锋:只是讨取你所欠吾的物品。
        天地不容客:约定的时间未到,你急什么。(离开)
        锻神锋:哈,真是野蛮。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


        【海境】
        俏如来:若没怀疑过这是陷阱,才是真正让人失望,对吧,师兄?
        上官鸿信:这句师兄,可是表明了立场?
        俏如来:这句师兄早就该叫了,因为你的游戏害死多少无辜。
        上官鸿信:那是他们自己选的道路,我只是给了他们选择。
        俏如来:如果,那也能叫做选择。
        上官鸿信:那……要如何收拾现在这个局面。(看着砚寒清)别做出让我失望的选择。
        俏如来:用了多少时间?
        上官鸿信:很有意思的问题。
        俏如来:我进入海境之后,你也随之进入,你用了多少时间进行你的计划?
        上官鸿信:你能了解我的计划?
        俏如来:你帮助鳌千岁识破未贵妃的阴谋,却也曾提点北冥异,让他怀疑未贵妃而与我合作。在皇城大战时,援救了皇城,这桩事情想来鳌千岁并不知情。所以,你的目的只有两项。第一项,是要海境动乱,越乱越好。鳌千岁轻易取胜绝不是你要的结果,你为他绸缪的螳螂捕蝉之局,才会只成功一半。
        上官鸿信:很好的推测。
        俏如来:第二项目的,就牵涉到进入海境前的事情了。六绝禁地出现的神秘人物,二师叔一直认为暗处有人,三师叔也认为海境暗流伏藏。但无论怎么试探,也无法引出对方。这……就是你第二个目的,你是为了找寻鬼谷门的后人才进入海境。
        上官鸿信:是,这才是我来到海境真正的目的,帮助鳌千岁、北冥异,让海境动荡只是顺手而已。
        砚寒清:但凡还有一点血性的人,必然不会轻放你。
        上官鸿信:你有吗?
        砚寒清:海境水深,鹅难存活。
        上官鸿信:我期待。
        俏如来:但是你没找到这个人,你先后怀疑过未贵妃,但未贵妃虽然与鬼谷门有关,却非真正的中枢。你怀疑过北冥异背后的势力,但是……
        上官鸿信:都愚蠢得让我难以与他们亲近。
        俏如来:你还怀疑过谁,狷螭狂?师兄,容我讲一句,多疑是智者的本性,但毫无根据的怀疑,那是痴疑。这一点,前任苗王做得比你更好。
        上官鸿信:哈。
        俏如来:而今你有线索了吗?还是没有?不如师弟为你代劳吧。
        上官鸿信:哦,你能?
        俏如来:我有一点你做不到的事情,我有信任我的同志。
        上官鸿信:多久时间?
        俏如来:一个月内,查出鬼谷门的黑手。
        上官鸿信:怎样的条件?
        俏如来:换你退出海境争斗。
        上官鸿信:缓兵之策吗?你又知晓我找鬼谷门的用意?
        俏如来:无所谓。
        上官鸿信:哦?
        俏如来:如果证明了你必须借助鬼谷门才能击败我,那俏如来死后,必定能得到师尊的赞赏。
        上官鸿信:哈,每次见面你总能让我感受到你的进步。但这样,还是不够。
        俏如来:嗯?
        上官鸿信:你的赌注,我接受了,我只有一个问题。
        俏如来:什么问题?
        上官鸿信:在欲星移、炽阎天之后,谁是我选择的……下一个英雄。我会退出海境权争,不再帮助鳌千岁。但是这个问题,你需要铭刻在心。(离开)
        砚寒清:真是非常讨厌的人。
        俏如来:最少,我们的目的达到了。
        砚寒清:但是他讲的话……
        俏如来:嗯。


        【海境•边关某处】
        蜃虹蜺:与鳍鳞会串谋造反,给我一个理由。若不能说服我,沌王斩下,皇渊殒命。
        鳌千岁:那你动手吧,寡人无法说服你。
        蜃虹蜺:你说什么?
        鳌千岁:寡人的意思不够清楚吗?
        蜃虹蜺:我的意思是你自称什么?
        鳌千岁:你与梦虬孙皆在这个小细节上做文章,不愧是表兄弟。这种说法倒显得寡人与你们疏远了。
        蜃虹蜺:若你在乎亲缘,怎会起兵谋反。
        鳌千岁:与其在乎寡人与大皇兄的纠葛,不如先问你自己为何前往紫金殿。
        蜃虹蜺:守护皇室,家族使命。
        鳌千岁:寡人也是皇室。
        蜃虹蜺:你是叛党,为了家族荣耀……
        鳌千岁:若真在乎这份荣耀,当初你便不该离开朝廷。
        (说完此话,鳌千岁迎面走近蜃虹蜺。蜃虹蜺用沌王斩阻止鳌千岁步伐)
        鳌千岁:动手啊。
        蜃虹蜺:别以为我不敢。
        鳌千岁:不是不敢,而是不甘。(蜃虹蜺收起沌王斩)遥想当初你帮大皇兄抵御三王进兵,之后呢?大皇兄听信欲星移谗言,拔统帅、立师相时,可曾考虑过你的感受?
        蜃虹蜺:现在欲星移倒了。
        鳌千岁:是倒了,不是死了。或者,你不恨欲星移了。
        蜃虹蜺:与你无关。
        鳌千岁:就算不提他,左将军一职,也不会因为你的回归变回统帅。再者,经历珊瑚之变,只怕大皇兄对未姓血脉戒心难除。
        蜃虹蜺:献上你的人头呢?
        鳌千岁:你很清楚,只有寡人能让你以统帅之姿重返朝堂。届时,姨丈会以你为荣。
        蜃虹蜺:父亲不会希望我反叛。
        鳌千岁:输,才是反叛,赢,便为正统。寡人无法提出说服你的理由,是因为只有你能说服自己。既号灵玄介首,怎甘屈居人后?
        海境士兵甲:(巡逻至此)啊,是叛……(被鳌千岁秒杀)
        鳌千岁:都忘了,我们正踏在边线,人……
        北冥缜:(赶来)皇叔!
        鳌千岁:很快就打来了。(迎战北冥缜)
        北冥缜:武师!
        鳌千岁:九炼烽火。
        北冥缜:皇叔已经造反,武师,请协助我。
        鳌千岁:欲海临世。
        北冥缜:神斩地裂。(不敌)
        鳌千岁:河山命在你手上,浪费。
        (鳌千岁欲下杀手,关键时刻,千雪孤鸣赶到)
        鳌千岁:哦?
        千雪孤鸣:逆刀•回狼影。
        北冥缜:神关云掩。
        (鳌千岁一人对二,仍从容有余。)
        千雪孤鸣:啥?
        (北冥缜与千雪孤鸣同时联手攻击,鳌千岁却负手而立。生死一线,沌王斩强势抵挡双剑攻势。)
        北冥缜:武师!
        鳌千岁:九炼烽火•神罡斗气。(逼退狼主二人)
        千雪孤鸣:<好强的刀势。>
        (此时数名黑衣人现身,扬手就是漫天毒粉,向鳌千岁撒去)
        千雪孤鸣:<果然是阎王鬼途的手法。>
        鳌千岁:(罡气冲散毒粉)表兄,我们走吧。(同蜃虹蜺离开)
        北冥缜:武师!唉。
        千雪孤鸣:竟然被逃走了,真是可惜。那名刀者也是棘手,锋王殿下好像认识?
        北冥缜:此事我会向父王禀明。
        千雪孤鸣:那我先帮你顾着,有事情我会用水火石发信号通知。
        北冥缜:多谢狼主。
        (北冥缜离开,黑衣人们亦准备离开之时。)
        千雪孤鸣:稍等一下,接下来,是我们的事情了。


        【海境•皇宫•御书房】
        (北冥封宇端坐书桌前翻阅手中奏折,北冥华一旁整理散乱奏章。)
        北冥封宇:唉。(收起奏折)
        北冥华:父王何故叹息?
        北冥封宇:华儿,你认为本王是一个仁君吗?
        北冥华:当然是啊,父王的仁德向来受大皇兄与儿臣景仰,更是我们想要达成的目标。
        北冥封宇:那为什么会有鳍鳞会?
        北冥华:他们只是借口造反,否则父王在位将近二十年也没听说人民有什么不满啊。
        北冥封宇:是啊,师相他……确实用心良苦。
        北冥华:师相他怎么了?
        北冥封宇:你对骄雄、无痕、流君三位皇叔,还有印象吗?
        北冥华:父王是想说三王之乱?他们不顾传统,起兵造反,造成海境动荡,儿臣记忆犹新,只是想不到如今皇渊皇叔也这样。
        北冥封宇:那对先王的想法呢?
        北冥华:皇祖父?
        北冥封宇:将近二十年,在师相提点下,本王不断弥补鲲帝一脉给人民的观感,希望民间不再有积怨。原本以为本王一直走在成为仁君的道路上,帮助师相实现那个梦。现在才明白,是师相让本王做了一场好梦。
        北冥华:父王的意思是,师相隐瞒很多事情。这可是欺君大罪啊。


        (回忆:
        欲星移:是啊,臣冒犯了。请王降罪。
        北冥封宇:如此大梦,知情不报,确实该降罪。待此役结束,师相回到海境再来一次的总清算。)


        北冥华:现在想来,依师相能为,怎可能让鳍鳞会存活至今,这一定有鬼。没关系,有儿臣在,父王尽管吩咐,儿臣使命必达。
        北冥缜:(入内)儿臣参见父王、二皇兄。
        北冥封宇:缜儿怎找到御书房了?
        北冥缜:急禀边关状况,向右文丞询问后,便直接赶来,是儿臣冒犯了。
        北冥封宇:无妨。华儿,你帮本王找来异儿吧。
        北冥华:啊?这……但是异弟他……
        北冥封宇:不用担心,去吧。
        北冥华:是,儿臣告退。
        北冥封宇:鳌千岁那边,有动作了?
        北冥缜:皇叔出现在边界,儿臣与狼主本可得手,想不到武师竟然出手相助。
        北冥封宇:武师,谁?
        北冥缜:卸任统帅螺武缨之子,灵玄介首蜃虹蜺。
        北冥封宇:(惊)啊?他出关已久,鳍鳞会入关时,也未曾听他有所动作,为何他会帮助鳌千岁?
        北冥缜:此事儿臣也感纳闷,儿臣感到现场时,武师也不似与皇叔同一阵线,甚至有对持的迹象。
        北冥封宇:他的实力,你很清楚,先宣达众军设防吧,本王一时也无头绪,必要时……
        北冥缜:父王。
        北冥封宇:没事,你辛苦了。现在狷螭狂也是我方援军,也许可以向他求教。
        北冥缜:狷螭狂。儿臣明白了,在此告退。(离开)
        北冥封宇:连他也为敌了吗?唉,师相,如果是你,会怎么做?(北冥异入内)你来了。
        北冥异:参见……父王。
        北冥封宇:不用这么拘束,陪本王走走吧。


        (皇城内某小路上)
        北冥封宇:异儿,对你来说,本王与你的父亲有何不同?
        北冥异:童蒙的记忆早已模糊,无从比较。
        北冥封宇:那在史册之外,你认为你的生父是怎样的人?
        北冥异:在阎王鬼途口中,父亲是一个雄才大略、企图心很强的人。
        北冥封宇:嗯。
        北冥异:父王想说什么?
        北冥封宇:没,只是走走。
        北冥异:提起父亲之事,难道不是为了矫正儿臣的想法?
        北冥封宇:与其强迫面对不想承认的缺点,倒不如学习优点。世无完人,就算本王自诩无愧天地,也难面面俱到,也许……也许在无痕皇帝身上有本王没发现的优点值得你学习。
        北冥异:听起来父王也不是很了解父亲。
        北冥封宇:因为连本王也不是很了解自己。


        (回忆:
        未珊瑚:若非欲星移始终挂念鳞族,你北冥封宇不过就是任人摆布的一代昏君。)


        北冥异:父王怎么了?
        北冥封宇:终于,你愿意再次开口探问本王。没事,就……再陪本王走走吧。


        回复
        4楼2018-04-25 02:52
          【海境•试吃间】
          (修儒独自准备膳食,砚寒清与俏如来从外回来。)
          砚寒清:没趁这次机会处理掉雁王会很麻烦。
          俏如来:你可以出手啊,也许我不会阻止你。
          砚寒清:我明白,你有你的打算,但跟他这种人合作……
          俏如来:不是合作,这种时候还需要他。
          修儒:你们两个在吵架喔。
          砚寒清:没有,讨论一些事情,比较大声而已。
          修儒:我明白砚大哥的顾虑,先前我帮师相医治时,断云石的伤口确实有一点棘手。
          砚寒清:师相被断云石伤过?
          俏如来:修儒。
          修儒:啊,好,我不多嘴。(砚寒清转身看向俏如来)
          俏如来:对了,你知道我为何知晓雁王是为了追查鬼谷门而来吗?
          砚寒清:你转移话题的功力太差了。
          俏如来:当初他好似对狷螭狂兴致高昂。
          砚寒清:什么兴致,总不会是为了他那套古岳剑法吧。(修儒失手跌落盘子)啊,修儒。
          修儒:我……我没事,抱歉失神了。
          砚寒清:我来帮忙吧。俏如来,你继续说。
          俏如来:嗯,狷螭狂曾受命协助对抗魔世,也许那时雁王便从他身上察觉到动乱海境的可能性。
          砚寒清:你是认为狷螭狂的身世与纵横家牵连未断。
          俏如来:毕竟不能全然信任,该有的防备一点也不能少。
          修儒:看来你们有很多事情要谈,我先离开了。(离开)
          俏如来:其实,我还在意一件事。地门一战,师相在意识空间对我提起,雁王曾拿一个过往威胁他。疑问的是在此之前,除了师相本身,只有一个人知悉这桩过往。
          砚寒清:谁?
          俏如来:药神,鸩罂粟。


          【海境•某处小路上】
          北冥缜:<武师投靠皇叔,加上梦虬孙,依这三人的血脉,恐将成为最紧密的合作关系。误芭蕉正回师门,也许可趁势向雨相讨教。>
          (另一头狷螭狂亦心思沉沉缓步而来)
          狷螭狂:<未珊瑚被打入冷宫,覆秋霜能协助之处也到此为止,这是仅有的筹码了。但鲛人一脉仍有可能阻止王翻案。>


          北冥缜:是你。
          狷螭狂:锋王。(北冥缜正要擦肩而过)悔恨吗?若当初每一个人皆相信你的直觉,杀掉罪者,也许便无今日事端。
          北冥缜:也许吧,但至少我亲自走了一趟令尊曾走过的路。先在宫中制造各派系不合的传言,再选择时机传出假讯息,让令尊认为紫金殿遭围。为了保护皇祖父,令尊率军入宫,却被诬指起兵犯上,顺势宣判造反罪名,这才是真相吧。
          狷螭狂:要说真相,为何避重就轻?
          北冥缜:我明白,负责传递讯息、布置一切,是鲛人一脉。(此时不远处,北冥封宇与北冥异散步而来。)我的母系血统出自鲛人,所以你也恨我。
          狷螭狂:太天真了,起兵造反这是多大的罪责,未经查证,焉能轻判。就算鲛人一脉有通天本领,没有实证,如何陷家父于万劫不复?家父离开边关时,又是谁有权打开关口,让家父坐实勾结外境的重罪?(北冥封宇二人隐身一旁山石后)
          狷螭狂:在这一连串布局当中,你所扮演的是家父,罪者扮演的是不存在的叛党,那……娘娘的位置呢?
          北冥缜:诬陷令尊是皇祖父默许,打开关口是皇祖父下令,计划成果是皇祖父收网。
          狷螭狂:而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罪者的出生。就因为罪者重现螭龙血脉,就因为先王与鲛人一脉担忧家父利用罪者重洗海境阶级,就因为家父来自外境,所以不愿信任!
          北冥缜:但……你还是做错了。
          狷螭狂:动荡海境,牵连无辜,王已经用过了,不用重申。
          北冥缜:我所指的是鳍鳞会,他们自始至终该是最支持你的一群人,但你最后却选择背叛他们。当然,还包括你口口声声最重视的梦虬孙。
          (修儒从御膳房方向而来,不愿打扰,避在一旁)
          北冥缜:方才你问我是否悔恨,现在我回答你,该悔恨的人,是你。(离开)
          北冥封宇:唉。


          【海境•狷螭狂房间】
          狷螭狂:(看着手中时刻拿着的锦囊)反口锦囊,虽有妙策,无处不反,真是……讽刺啊。(旧伤复发)鳌千岁的实力确实非同凡响,此内伤竟如此难愈。(修儒入内)你?
          修儒:这几日看你的步伐就知道内伤未愈,所以来帮你诊视。(上前欲探脉)
          狷螭狂:(回避)此伤罪者能可自理。
          修儒:逞强对大家都没好处。(探脉)听说你也是古岳派的人。
          狷螭狂:家父是,至于罪者,从没到过古岳派。
          修儒:不想回去看一眼吗?虽然很残破了,顺便吊祭一下李沉渊大师。
          狷螭狂:没什么好吊祭的,大师,哈。
          修儒:你的口气听起来很不好,(拿出针灸)你可知道,古岳派是在对抗魔世的过程当中不幸被灭。
          狷螭狂:陈旧不堪,藏污纳秽,派内各支脉内斗。像这种派门,灭了也好。
          修儒:你怎会这样讲话啊?
          狷螭狂:家父就是争斗下的输家,最后留在身上的竟只剩一本剑谱。
          修儒:所以你是为令尊抱不平。
          狷螭狂:经历过派内争斗来到海境,还不知提防他人,家父也是愚不可及。
          修儒:这是太善良,而不是愚蠢吧。
          狷螭狂:罪者不想讨论……
          修儒:来,运气看看。(狷螭狂运气)有感觉对吧?你练武时,要注意喔。残雪封桥,虽然让整套剑法更为周全,练法却与入手总决有所差异,记得改用绵劲,有时间我会设法修补你受损的经络。太师祖说,他一直在等一个人回去,那个人名叫李真岩,他离开时,太师祖并不知情。
          狷螭狂:你知晓家父的名字?
          修儒:你可以对自己的遭遇不平,但不能污蔑太师祖。若不是太师祖断后,师尊也救不到我。


          (回忆:
          修儒:我全家被魔世屠戮,杀人的凶手荡神灭,这个**甚至连我的面容也没记住。是你救了我,照顾我,教育我,修儒只剩下一个人亲人,只有你是我的亲人。)
          修儒: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先前去吊祭时,我没让俏如来大哥跟上。只因在我被师尊救起之后,就已经决定用什么身份继续走未来的路.。
          狷螭狂:你……果然也是……
          修儒:我是修儒,冥医杏花君的嫡传弟子。


          回复
          5楼2018-04-25 02:52
            【东瀛】
            (剑无极寻找到道末之前停留的山顶,已不见人影,只见地上残留些许血迹。)
            剑无极:血迹,是小诚与鬼夜丸吗?(随后,神田与霜赶来)
            神田京一:有线索吗?
            剑无极:此地有血迹,是不久前所留。
            神田京一:人已经离开了。
            剑无极:慢了一步,可恶!
            雨音霜:别自责,这不是你的错误。
            剑无极:霜,你们两人怎会突然出现?
            神田京一:军师与上杉龙矢合作之后,他就放我们离开。
            雨音霜:神田大人,应该称呼上杉先生才是。
            神田京一:好啦,我知道啦。然后军师就要我们做伏兵。这次任务是先在附近搜索是否有埋伏,顺便支援,打那个胧三郎一个出奇不意。
            雨音霜:可惜仍是被他脱逃了。
            剑无极:唉。
            雨音霜:总之,先将状况回报给信之介大人。
            剑无极:嗯。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你们先回去见赤羽,我稍后会去竹龙众与你们回合。
            雨音霜:什么事情?
            剑无极:算一点私事。(正要离开)
            雨音霜:剑无极。
            剑无极:怎么了?
            雨音霜:没事,你先去处理你的事情,我们稍后见面再说。
            剑无极:嗯。(离开)
            神田京一:你想问雪山银燕的消息吧。
            雨音霜:我虽然关心,但现在不是谈这些事情的时候,先回禀信之介大人吧。
            神田京一:嗯。


            【东瀛•某处树林】
            胧三郎:我的伤势必须及早疗养,幸好有魔之甲护身,否则,此战危殆。在战场上出现的那四个人,为何有熟悉的感觉?为何我会叫出他们的名字?(木魅等人赶来)是你们。
            木魅/红翎:(下拜)主公。
            胧三郎:两位请起,你们叫我主公。
            红翎:主公认不得我们了?
            木魅:<主公的记忆。>
            胧三郎:你是木魅,你是红翎。我还记得你们的名字。不过还有这两位是……
            红翎:他们是吾族后辈,意外漂流到此界,与我们两人一同行动。
            胧三郎:族人。
            红翎:是,(转向刑跋二人)快跟主公自我介绍啊。
            刑跋:是……是。我叫刑跋,他是哑冥,跟随两位大哥来带此地。见……见过主公。(与哑冥一同下拜)
            胧三郎:不用多礼。<确实,他们身上有与我类同的气息。>
            木魅:一别千年,主公莫非遗忘了关于我族的记忆?
            红翎:啊,怎会?
            柴田道末:(来到)你猜的没错,主公身上的记忆确实尚未完全。主公。
            胧三郎:道末,你来了。鬼夜丸与云外镜呢?
            柴田道末:我安置在安全的地方。
            胧三郎:这次多亏有你。
            红翎:你是何人,怎敢胡乱称呼主公。
            胧三郎:他是我的手下。
            红翎:啊?
            柴田道末:在下柴田道末,是主公在人界所收的下属,见过诸位。
            红翎:你是……人族。
            柴田道末:是,道末有幸,此后与诸位便是同志。
            红翎:谁与**的人族是同志!
            木魅:红翎。
            红翎:哼!
            木魅:你说主公记忆并未完全,究竟怎么一回事?
            柴田道末:这……
            胧三郎:无妨。
            柴田道末:是。由诸位身上的气息推断,应该是主公在妖族之中的旧部。对于当年群妖自封妖界,主公被放逐人世的这段过往背后,两位可还记得?
            红翎:这不是废话吗?
            木魅:我族与人族原本同住人界,当时通道尚未封闭,两族时常发生冲突。妖王认为人世本就是人族的地盘,主张退守避祸,与主张战斗的主公立场相对,爆发激烈冲突,一战失利,主公被妖王驱逐。而后妖王自封妖界,限制族人出入他境,我们也从此与主公断了音讯。在那之后,主公究竟发生过什么?
            柴田道末:妖王率领群妖避入妖界,确实为两族之间省去一场浩劫,但被遗留在人世的主公却成了人族追杀的对象。追随主公留下的妖族死伤殆尽,主公也被逼至山穷水尽的绝地,为求保命,主公舍弃肉体的一部分,以脏腑施行转命,化出替身掩护真身逃走。
            红翎:一派胡言,以主公的能为,怎有可能如此狼狈。
            木魅:主公,是真实的吗?
            胧三郎:千百年的追杀,无数次的转命,我的记忆,在一次一次轮回化身之中,渐渐混乱淡薄。只记得自己是妖,剩下的本能驱使我寻回散落的肉身,只铭记必须重回妖界,率领群妖向人族洗刷耻辱。
            红翎:我还是不相信,区区人族怎可能有如此能耐?
            柴田道末:人族之中不乏高手,主公再强,终究猛虎难敌。更何况人族之中还有专为克制妖族而生的一支族群——阴阳师。
            木魅:阴阳师?
            柴田道末:他们修炼的术法专克妖族,纳阴阳自然之气,生天地五行造化,所用的术式奇异刁钻,强如主公亦难免败于他们的手中。
            红翎:阴阳师若真如此厉害,吾倒想一会。
            柴田道末:在阴阳术最繁荣昌盛之时,阴阳师集团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但经过长年变迁,阴阳师早已人才凋零,残存者屈指可数。实不相瞒,我亦是阴阳师。
            红翎:你!
            胧三郎:让他说完。
            柴田道末:我虽修习阴阳之术,却不似其他人一样愚昧。他们惧怕妖族的强大实力,一心只想大雅妖族。但我第一次见到主公,就被主公的气度所折服。在我眼中,比之人,比之魔,妖才是世间最强大的种族。唯有妖族才有一统世间的能力,主公胧三郎就是我毕生追随的主人。
            红翎:你这个人的想法倒是真危险。
            木魅:胧三郎?
            胧三郎:那是我现今所用的名称,更久远前的名字吾已遗忘了。你们在此时出现,正是天要助我。虽然我的记忆尚未完全,但本能告知我,你们是可以信赖的对象。你们……愿意助吾夺回剩下肉身,恢复记忆,让妖族一统天下吗?
            道末/木魅/红翎:(跪拜)属下愿意追随主公,万死不辞。
            (胧三郎看向不知所措的刑跋与哑冥)
            刑跋:属下愿意追随主公。(与哑冥亦跪拜,表达忠心)
            胧三郎:赤羽信之介,风间烈,御魂笑光辉,鹿死谁手,犹未知也,哈哈哈……


            【海境•某处小路上】
            御魂笑光辉:你不是找人了,怎么又绕过来?(遇到无功而返的剑无极)
            剑无极: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脚程快一点而已。
            御魂笑光辉:不错,加油。
            剑无极:还想隐瞒吗?就算我没注意到,赤羽一定也知道了。
            御魂笑光辉:隐瞒什么?
            剑无极:我原本以为,是东剑道派人将逆刃刀送回,但是老爹一开始根本不知道我师承宫本师尊,也不知道逆刃刀的事情。我早就该想到,是你,在背后操弄这一切。
            御魂笑光辉:为什么我要这么做?
            剑无极:你真正的目的是想利用我,不是,不止是利用我,你要利用我身上的另一项东西。
            御魂笑光辉: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剑无极:现面吧,小空!(剑气威势,直冲御魂笑光辉脸上面具而去)


            〔一声小空,即将揭穿御魂笑光辉的真面目,他真是飘落绝海的小空吗?
            胧三郎再得助力,反转东瀛武道势力,三方鼎足之势,又会如何变化?
            俏如来与雁王达成协议,他真能找出鬼谷一脉的存在?雁王属意的英雄又到底是谁?
            海境两派各自笼络战力,决战之后谁是最后的胜利者?
            预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第六集——不堪回首的故人。〕


            回复
            6楼2018-04-25 02:54
              ============end=============

              网盘:https://pan.baidu.com/s/1reZZ2jFmJrTZSMGsk28LGw
              金光布袋戏资料馆:https://jinguang.huijiwiki.com/wiki/%E5%8F%A3%E7%99%BD


              回复
              7楼2018-04-25 02:54